首页

搜索 繁体

第416章(1 / 5)

几秒钟后,在二楼的一处房间里头,一道女人的声音传来,“我在这,救救我……”我赶紧打开房间,发现是锁的,当即一脚踹开,结果却是没想到这老秃头家还真是有钱,房间里头居然还装了个玻璃浴室。我一眼看去,那玻璃浴室里正有一道女人的身影。

那尸体的脸早已枯萎和风化,就剩下那么一对渗人的眼窝,而直到死去,他的手里仍然还抓着一杆枪。“这是?”李文海忍不住凑了过去,随即惊呼道:“这是日本兵。”我一眼看去,的确,从衣服和尸体手上抓着的枪显示,这尸体主人还真是一个日本兵,只是这日本兵好似临死前遭受到了攻击一般,身体残缺不损不说,就连身上也多了好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这里也有!”李恩的声音传来,我回头一看,发现在另外的角落里,也躺着好几具日本兵的尸体,一具比一具死得惨,甚至有一具尸体,脑袋直接被啃了半边,连带着那鼻子眼睛都没了,死状极为的惊悚。“怎么会这样?这些日本兵自相残杀了不成?”周小舍纳闷道。

我摇头,“不清楚,看样子不像是自相残杀,按道理来说,上面第一层有村民的尸体给他们当口粮,足够他们吃上一段时间了,他们没理由会相互攻击。”“不是自相残杀,那怎么全都死了?”“你问我,我问谁?”我没好气哼了句。

周小舍一脸的讪笑,我见状则不多说,将这些日本兵手上端着的枪给提了过来。“教授,会用枪不?”我冲李文海道。“我是读书人,用不来。”“用不来也拿一把,说不定用得着,这个是扣板机,要开枪的话瞄准就行。”我拿了一杆枪给李文海,而李恩那小妞不用我开口便自己提了一杆,至于周小舍那王八羔子则一个人抓了三杆枪,最后要不是我拦着,我估计这小子兴许得把那日本兵的鞋子皮带都脱了。

“老铁,这可都是真皮鞋啊,踩起来肯定带劲。”“带劲你妹,道士不都是穿布鞋的吗?”“老铁,那按你这么说,人家卖老婆饼的,还得送老婆了?”我翻了个白眼一阵无语,面对周小舍这厮,我根本辩不过他。就在这时,上边的石屋忽然传来了一阵异样的声响!

这声音一传来,我心头顿时猛地一动!“上边有声音!”李恩忍不住出声道。我连忙比了个嘘的手势,心头忍不住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他娘的,这里黑不溜秋的,尸体一大堆,上边怎么会有响声呢?“我们上去看看,你们小声点。”我道。

我将从日本兵身上提过来的枪端好,再将子弹上膛,这枪把式虽然各不一样,但万物不离本宗,开枪无非就是上膛和扣动扳机加瞄准。我端着枪,领着周小舍他们重新上了楼梯,一步步走回到上面的石屋。上边石屋伸手不见五指,寂静到了极点,我屏住呼吸,目光一点点扫过全屋;我一手端着枪,一手托着手电筒,灯光照到哪里,枪口就对准到哪里。

但诡异的是,我手电筒扫了一圈,却一无所获。这时,周小舍忽然在我耳边小声开口道:“老铁,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有屁快放,别绕关子。”“你记得我们刚才下去的时候,铁门是打开的不?”周小舍道。周小舍话音落下,我顿时一阵毛骨悚然!

“嘿,有意思了,几个大活人还得听一条狗的话,现在可是以人为本的文明社会,怎能让一条狗当了主。”几个男学生在后边嘟囔道。我一听,火了,“别给我瞎在后边嚼舌头,不喜欢就别下去,要下去就得听我们的。”“小哥别生气,我那几个学生都是在学校里做研究,很少出来,放心,我会看着他们的。”李文海赔着笑脸道。

几个男学生面面相觑,恼羞成怒,却也不敢再开口。十几分钟后,等到每个人都系上了绳子,我这才从背包上摸出两根铁拐模样的东西。李文海问:“小哥,这是什么?”“这叫下山拐,是我自己改造的。”“小哥动手能力还真强,这副下山拐虽然看起来形状古怪,但很有科学原理,拐角呈四十五度,可以减缓下坡的重心不稳,另外拐脚还有钉刺,这样就算地面再光滑,也不容易摔倒……”

“教授开玩笑了,我可不懂什么科学原理,我只知道做东西要实用……”我说的这些都是用血换来的教训,之前我们村就有两个村民下去这洞,结果一死一伤,伤的那个也是因为这瘴气,结果没几天全身长满了脓疱,一个星期不到就翻白眼了,所以这也是大黄不愿意我下洞的原因之一。

一切准备就绪,一伙人跟在我的身后进了洞。一进洞没几步远,洞内顿时两眼一懵黑。这洞穴很深,空气中也散发着一股泥土腐烂的味道,我回头再看看身后那群学生教授,发现他们早已没了刚才的兴奋劲,一个个的拉着脸,搞得像是要去参加葬礼似的。

“几位公子哥小姐,等下看到什么东西可别大叫,不然会有更恐怖的东西出现。”我领着大黄,一步步往里边行去,这洞穴在外边是呈扇形状的开口,但一下来,其实就是一个大滑坡,长年累月的幽暗环境下,滑坡上的地面长满了绿藻,而我手上的这对下山拐,刚好派上了用场……

【作者题外话】:新书新征程,这本书中,会有上一本书焚尸匠一众主角的出场,大家拭目以待,但剧情会更加悬疑和贴地气,这是鸡蛋第一次写盗墓类的小说,期待大家的支持!'第04章唐伯虎真迹由于这洞穴我来过一次,所以我对这里倒也算是轻车熟路。

只是这洞里边的空气着实有些不太好闻,我只得给自己和大黄也套上了个口罩,而大黄一套上后,则整得跟个滑稽的四不像似的……大黄在前面带路,我在一旁打着手电筒,在后边则是李文海和他的学生们。这个李文海绝对是个疯狂的考古迷,本来滑坡就不好走,结果这厮愣是走三步停一下,一停就得蹲在地上,一边拿着手电筒一边用放大镜研究起了地上的泥土。

“小哥,这是黏质土,一般都是在底下深处才会有,没想到居然出现在了这里。”李文海道。“教授,你意思是说,这个洞穴难不成是有人故意挖的?”有学生道。李文海点头,“不错,我们现在离地面也不过十几米的距离,而这个黏质土,一般都是百米之外的地下深处才会出现,看样子,这个洞穴下面肯定还有更深的地方。”

我不得不佩服这个李文海,单凭着看点泥土,就能知道洞穴下面还有更深的地方,但我肯定是不会带他们下去那里的,那地方,不是他们能去的。我领着这一众学生继续往下走,有大黄狗在,一路上倒也显得风平浪静。但这平静没持续太久,我便看到前面出现了一层迷蒙的雾气。

“快,把口罩捂严实一点!”我道。其他人一听,赶紧麻溜的将口罩捂住了嘴巴,但下一秒钟,我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男人的尖叫声!对没错,就是男人发出来的尖叫声,雄壮中带着几分不可言喻的尖锐!我回头一看,看见那尖叫的男人旁,出现了一跳只有手指粗,但长也不就过半米的小黑蛇!

他大爷,这么一条蛇你就叫唤了?“别叫了,这是黑头蛇的幼崽,小心别踩死它了。”我连忙道。那男学生一听,总算是稍稍安静了一些。“小哥,这黑头蛇有什么来路吗?”李文海问道。我解释道:“这黑头蛇,是我们这边的一种毒蛇,最喜欢窝在这种阴暗的地方,这蛇是群居动物,几年前有个外地人就因为踩死了一头黑头蛇的幼崽,当天夜里,他就被一大群黑头蛇寻上门来,然后给分尸了……”

李文海大吃一惊,但我说的可没一点假话,几年前那个外地人的死状我到现在还历历在目,死得真是一个惨,身体都被黑头蛇的毒液所腐蚀,露出森白的骨头不说,连块完整的肉没留下,最后还是堆了些干柴直烧成了骨灰。洞内阴暗潮湿渐甚,这随着越发的往下面走,空气逐渐变得稀薄不说,连路都有些不太好走起来。

但李文海却越来越开心了。李文海蹲下身,摸着那地上的泥沙,兴奋道:“这是防水沙,古代人挖墓时都会用这种沙子来防水,作用类似于我们现在的水泥……小哥,看样子下面应该会有墓穴,请问我们离下面还有多远?”“不远了,估摸着也就三五十米吧。”我心里暗暗吃了一惊,这李文海牛逼啊!

“各位小心点,越靠近墓穴,说不定会有机关。”李文海对后边的学生道。后面那几个学生一听到会有墓穴,顿时兴奋得摩拳擦掌,我在一旁看得直暗笑……十几分钟后,我把李文海他们领到了一处错乱狭小的洞穴,那里头,正是一处墓穴。

李文海喜形于色,他赶紧脱下口罩戴上了手套,小心翼翼的靠近到墓穴处,然后欣喜若狂的对照起了古墓的摆设……那几个学生也开心得不行,各是操起了什么放大镜,隔膜袋,还有那什么测量工具,对着那棺材一阵打量,我在一旁则一脸淡定的叼着烟,旁边的大黄狗也百般无聊的摇着尾巴。

几分钟后,李文海小心翼翼的靠近到棺材旁。身旁的几个学生欣喜道:“老师,看这棺木,应该是梨木吧,如果是梨木的话,应该是明朝年间的了。”“对对,这一次老师肯定可以让学校的其他人刮目相看。”前穿百穿,唯独马屁不穿,任凭李文海再文质彬彬,也耐不住自己这几个学生轮番的马屁声。

我在一旁极破坏风景的道:“各位教授,赶紧开棺吧,开完我们就撤吧,兴许还能赶得上晚饭。”几个男学生冲我翻白眼,其中一个更是不屑道:“你懂什么?这可是文物,多么宝贵你知道吗?哪能那么快就走,这开棺也要小心点才行,万一损坏了里边的文物,你担待得起?”

“是是是,文物宝贵,那你们慢慢开,我等着便是。”我咧嘴露出一副人畜无辜的笑容道。几个男学生哼哼了一下,似乎很满意我这姿态。很快,在李文海的带领下,这几个学生从棺材底摸到棺材盖,那脸上纷纷流露出一副满足的姿态,看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几分钟后,几个男学生总算是动手准备开棺了。“小心点,别破坏了里边的文物。”李文海叨念道。“老师放心,文物宝贵,我们一定加倍小心。”在李文海的目视下,几个男学生先是将棺材盖卸开,然后慢慢的推到一旁。此刻,几个男学生神情紧绷到了极点,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棺材,我估摸着这棺材里要是有个女人,兴许都能被他们几个给看怀孕了不可……

“棺开了,拿手电筒来。”有男学生连忙喊道。男学生们打开手电筒,此刻,就连李恩也忍不住凑了上去。李文海老脸通红,我叼着烟,一脸的云淡风轻。几秒钟后,我听到男学生们发出了一阵惊讶声。“老师,棺材内没有遗体。”

“老师,好像也没有留下任何陪葬品……”“不对,有留下了一幅画。”失望之后,男学生们难得欣喜了一把,他们小心翼翼的将棺材内仅有的“文物”给捧了出来。那是颜色泛黄的古画,单看那纸质和颜色,就知道在棺材里放了不短时间。

此刻,那些学生的目光都注视着这幅画,他们缓缓将画打开,然后将手电筒照了上去……我叼着烟,回头一看,只见在那手电筒的照亮下,那几个男学生神色惊喜不已。一男学生开口道:“老师,是唐伯虎真迹。”李文海一听,顿时神色一动,“打开,让我看看。”

三四个手电筒齐刷刷照向了那副唐伯虎真迹,赫然只见那上面,正画着两个你追我赶,脚踩着自行车的古人,而在那画的旁边,则还写一行歪歪曲曲的大字:“唐伯虎真迹:萧何月下骑车追韩信!”一瞬间,连带着李文海在内,场上所有人脸色通红到了极点,尤其是那几个男学生,神情窘状得不行,恨不得一头钻进地里。

我强忍着笑容,一脸正经道:“谁那么坏?盗了墓就算了,居然还在棺材里留了这么一幅画,忒没良心了,害得我们千辛万苦跑来这里……”就在我话音落下,大黄忽然走过去叼起了那幅唐伯虎真迹,然后在众人的目视下,屁颠屁颠的摇着尾巴,一脸讨好的将画放到了我面前。

刹那间,场上无数道目光齐刷刷向我看了过来,场面一度非常尴尬。'第05章茅山首席大弟子周小舍说实话,这一刻我很怀疑,我怎么就养了这么只傻狗,平时看大黄你也不蠢啊,怎么关键时刻就把我这个主人给卖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但尴尬的是,这会连带着李文海在内的那群人,目光全部盯着,尤其是那泼辣女李恩,那小眼神简直就跟要杀人似的。

我干笑了几声,随即虎着脸道:“李教授啊,你们该不会是怀疑这画是我留的吧?”“不是你,难道是你那条狗?”李恩呛道。我深以为然道:“很有可能,我家这条傻狗就喜欢干这种事,前几天这不还偷了隔壁寡妇家的内裤,被人家逮个正着,哎,你们说说,我这主人如此英明神武,怎么就养了这么条混狗呢?”

面对我的讨伐,大黄摇着尾巴直吐舌头,一脸的无辜……“无耻,明明就是你自己干的事还赖狗身上了,我问你,这墓,你是不是来过。”李恩没好气问道。我摸了摸鼻子,目光扫了一圈。得,看来今天这是逃不过去了。我干笑了几声,道了句:“曾经来过一次。”

“哼,我就知道,爸,这无耻的家伙一直在蒙骗我们!我说这一路上这么轻车熟路,就连进到了这墓了还那么淡定,原来这里边的东西早就被你洗劫一空了。”“我说李恩小姐,你这话就扎心了,我来过一次,可不代表我洗劫过这里。”

“你的话还能信吗?爸,我们那几万块就不该那么快给他的,你看他现在这嘚瑟样……”李恩愤愤不平,那张精致的小脸一生气,红彤彤得跟个苹果似的,还挺好看了;而她那被皮衣包裹下的身材,也随着气呼呼的喘息上下起伏着,看得我差点眼睛都直了。

好一会,李文海叹了口气,对我哭笑不得道:“小哥,你可一点也不厚道啊,这墓你都来过了,一点东西都没有,亏我们大家伙白高兴一场了。”“李教授,名人不说暗话,我就是因为厚道才把你们带来这里,如果换做其他村的贼小子,这会你们能活生生站着那简直就是奇迹了。”我道。

“切,你少在那危言耸听,爸别听他的。”李恩不悦道。“李教授,我也不骗你,这墓,我三年前是来过一趟,但这里头的东西我可没碰,还有,你们来之前也没指定去哪里,所以这可算不上是我耍赖。”我道。“小哥,你这是门内人坑门外人,我们一路上风尘仆仆来到这里,可不是来看空墓的,今天你既然来了,何不带我们去其他处转转?”李文海道。

我郑重其事道:“李教授,听我一句劝,你们来这里拍拍照带点样本回去就得了,下面那地方,真不要去得好。”“为什么?”“为什么,那我给你说说为什么吧,没错,这洞穴下面是还有更深的地方,那里有没有古墓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的是,这些年来下去那地方的人,少说也有四五十人了,但至今,只有两个人活着出来。”

我话音落下,李文海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带着李恩在内,也是面露震惊之色。“小哥,你没骗我们?”“教授,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你们来时也看见了,村子里的年轻小伙不少,但那老秃头村长就非要让你们找我,这是为啥?还不是因为他妈的那老秃头对我怀恨在心,明知道我缺钱所以想暗地里弄我一回。”我道。

李文海半信半疑,但李恩和那些男学生们却一点也不相信我的话。李恩冷哼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知道那洞穴就只有两个人活着出来过?”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包梅花牌香烟,点燃一根后深吸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道:“我当然知道了,那两个活着出来的人,一个是我爷爷,另外一个,是我爹。”

“那他们现在人呢?”“一个疯,一个失踪。”我声音淡淡,香烟呛鼻,可我却平静得跟个八十岁老头似的,面无表情。李文海哑口无言,就连李恩也稍稍收敛了一些。“怎么着?”李文海好奇问道。我吐了口烟雾,道:“后来那几个老美子全死了,至于那几个摸金校尉,是临死前爬出了洞穴,但身体,到这里以下全没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顺手在腰部比了比,李文海一看,当场脸色微微一变,那几个男学生,也面面相觑了下后,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呼声。我狠狠吸了口烟,将烟头丢在地下踩灭后,道:“教授,该说的我也说了,你们现在在这里取点样品什么的再出去也成,只是下面的洞穴,如果不想死,就别去了。”

周围几个村的村民,早就将这处洞穴当做了禁地,也就外头那些以讹传讹的狗王八们不知道实情往这里瞎凑热闹。我把话撂下了,也不多说就站在一旁静静候着,心想你李文海再痴迷考古,也得为命着想吧……但我的预料最终还是落空了,这城里来的李文海,对古墓的痴迷程度远超出了我的估计。

只听到李文海迟疑了好一会,随即冲那些男学生们道:“大虎,你们和小恩回去,另外,留一个工具包给我,其他人都走。”李文华这话一说出来,我当场菊花一紧!我去,这个李文海疯了吗?让自己的学生和女儿回去,自己留下来继续探寻洞穴?这大爷是把这当闯关游戏有九条命可以复生了不成?

我还没开口,李恩和那群男学生说话了。李恩道:“爸,你不走我也不走,我就不信邪了,不就是一处洞穴吗?还能恐怖到哪里去。”几个男学生也纷纷开口道:“是啊教授,现在可是文明社会,科学才是真理,我们也不相信这洞穴有那么玄乎。”

“没错,我看说不定是某人为了贪图方便将我们打发掉,故意给我们瞎扯故事呢,收了四五万块就想什么也不干,真把我们当傻瓜了不成……”我抬头看去,发现说这话的男学生看外表娘里娘气的不说,说句话还翘着兰花指,气得我想一巴掌就砸过去,看看这家伙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不容我多说,李文海被自己学生和女儿这么一通话下,顿时心动不已。好半天后,李文海咬咬牙,冲我道:“小哥,我们还是想下去洞穴看看,不知道你什么意见?”我刚想说话,忽然间,大黄狂吠起来,接着,一道身影从后边窜了出来。

“嘿,教授们,这位老铁要是不愿意,就让小道带你们下去呗,反正我们顺路……”我目光看去,只见说话的这身影,竟是年纪和我相仿的小道士,只是这厮身上道袍破烂得就跟在路边垃圾桶捡回来似的,脸上满是一副自来熟的表情。

我一脸不爽道:“你是哪位?居然跟踪我们?”小道士冲我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道:“嘿,听好了,我是茅山首席大弟子,姓周名小舍是也……”'第06章 寻龙定穴,入斗无回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周小舍,他的年纪和我相仿,而这个口口声声自称是茅山首席大弟子的家伙,其实还真是从茅山下来的。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我目光落在周小舍的脸上,这家伙嬉皮笑脸的没个正经不说,刚才这一路上跟在我们后头下来,我和大黄居然都没能发现,可见,这厮还是有点能耐的。周小舍冲李文海笑道:“几位大教授,你们要下去,刚好小道我也想,要不我们凑个伙,一起下去也好有个照应。”

李恩回应道:“哼,谁要和你搭伙,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嘿,美女你这么说就扎心了,小道和你打包票保证,小道人肯定是个好人,但正经不正经就不好说了……”“哼,王婆卖瓜自卖自夸,陈化凡,我问你,你到底带不带我们下去的?”

我摸了摸鼻子,心里还别说挺纠结的,要不是半路上杀出来个周小舍,我肯定当即一口回绝李恩他们,但现在不行啊,我要是答应的话,这个来路不明的周小舍,肯定屁颠屁颠的带着他们下去了……这会,我脑海里不自觉想起了以前我那死鬼老爹说过的话。

他说过,寻龙定穴,入斗无回头,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下来这个洞穴,除非是我足够有本事的时候,要不然,死了都没人给我收尸。我不自觉又摸出了一根梅花牌香烟,一旁的周小舍见状大大咧咧也冲我要了一根,要完之后还不忘给我点燃。

就这样,两个素未谋面过,年纪相反,一帅一丑(帅的肯定是我了)的两货,就这样近距离面对面的吞云吐雾起来,话语虽然不多,但眼神之间的相互打量却少不了。一旁的李文海他们也出奇的没有出声,场上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是寂静。

好半天后,我狠狠吸了最后一口香烟,然后狠狠踩在了地上,道:“入洞凭天命,宜人少不宜多,李教授,你们一共是七个人,叫三个回去,留四个一起走。“李文海一行加上他女儿,一共有七个人,如果再算上我和周小舍,那就达到了九个人,而入盗洞,人少胜人多,也最忌讳单数,所以让李文海那边喊三个人回去,最稳妥不过。

我这一说,李文海倒还好,但他女儿李恩可不乐意了。“凭什么我们只能去四个人?我们一起来的,就要一起去。”李恩道。面对李恩的目光,我毫不躲闪,一字一句道:“要下洞,你们就得听我的!”周小舍赶紧也出面当和事老道:“美女,听这位老哥的,这要下洞,人多了反而不好。”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