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43956章(1 / 2)

  “考试开始,不得私语,被发现者,试卷作废。”  ……  规则宣布完毕后,云清瑶拿出一叠试卷放在身前的案几上,然后拂袖一挥,几十张雪白的试卷张张飞舞起来,分散开,轻飘飘的落在每个考生面前的案几上。  除了白启之外,其他考生拿到试卷后,双目一凝,立马进入了备考的状态,开始翻阅起试卷,查看着考题。

何术指着骏马,说道:“这只神魂叫什么名字我不清楚,但是我从经典记载上了解到,它在旷古时期,似乎是有名的福神,而且它的神魂,很适于修炼灵术。”说完,又指向另一边,那里有一只正在缓慢飞行的翼蛇。“这只神魂是羽蛇,据说是化蛇的后裔,化蛇可是骇人听闻的大凶,可在旷古时期,也有人将其供奉为神。”

白启一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指着那鹿蜀和羽蛇说道:“你的意思是,它们就是所谓的神?”何术点了点头。白启恍然大悟,暗道原来如此。原来是古人将这些神通广大的异兽、凶兽视为神灵,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些神仙。

如此一来,人吃‘神’的事情,就好理解了。我说嘛,旷古人族怎么会那么凶残,把神灵当作壮大己身的食物看待,原来这所谓的神,只是一群异兽啊。“嗯!”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周围的所有的神魂如同惊弓之鸟一样,一下子鸟飞兽散,统统跑开了。

白启回头一看,发现后边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窜出来一只小豹子,速度飞快的从身旁一冲而过,匆匆一瞥之下,白启惊的头皮阵阵发麻。是我看错了么?刚才那头豹子竟然长了一张人脸?尾巴那么长,还要用嘴叼跑?这什么东西啊!

“猪剑!”站在一旁的何术扯着嗓子尖叫了一声,然后二话不说,提起他手中的捉魂网,撒丫子的朝着刚才疾跑过去的怪物追了过去,白启一时都没能反应过来。“你慢点!等等我啊!”等白启拔腿去追的时候,那何术已经追着那怪物绝尘而去,难以相信,何术那么小的身体,居然能爆发出那么快的速度来。

什么鬼?我这就被抛弃了?(感谢幕言而心2000币打赏支持,上周推荐票虽然没达到八百,但为了个感谢大家的支持,今天额外加更一章,有推荐票的朋友请继续支持本书~)第五十八章 山海经这小子也太不够义气了吧?刚才那怪物是什么东西?至于这么兴奋冲动吗?

白启追了几步,见追不上后才停下脚步来,一脸郁闷。对了,他刚才喊什么来着?白启突然想起何术刚才追上去之前,喊的那一声话,似乎是叫出了那只神魂的名字。猪剑?那只长着人脸的豹子神魂就叫猪剑?这也太难听了吧。

“不,不对!”白启脑子灵光一闪,隐隐约约的记起了些事情。长着豹子身,人脸,长尾巴,还有名字叫猪剑。熟悉,好熟悉,这些信息拼凑在一起后,自己感觉很是熟悉啊!“猪剑,猪剑……嗯?山海关?猪剑?”

如果不趁着夕阳的余辉进行晚上的修炼,今天就会浪费一次修炼机会。白启急着想要提升自己,自然舍不得浪费这次修炼机会。当下扭头偷偷看了眼那边的文太白,发现他躺在藤木椅上睡的正香,打着轻鼾。好机会!

白启放下锄头,蹑手蹑脚的走到灰岩上,开始修炼起来。过程不快不慢,这一次修炼,白启体悟到了一种全新的感觉,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愉悦感。然而,眼看又到了即将收功的紧要关头,耳边再次响起一阵风声。卧槽!

砰!这一脚跟早上那一脚一样,都来得十分突然,而且力度相同,白启趴在地上,又呕出了一口热血。第二次!妈的,这是二次了!“老东西,我跟你……”(感谢*征程*500币打赏,有推荐票的请支持一下,这周推荐票总数超过800,下周加更。)

第五十章 我一定是被玩坏了啪啪啪!话还没说完,文太白已经出现在身前,按着自己就是一顿毒打。“老东西?看来我下手还是太轻了。”“啊啊!师尊!师尊我错了!”“现在认错,晚了!让你锄地,你就跑去偷懒,不教训教训你怎么能行?”

“冤枉啊,我是在修炼啊……”辩解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太阳穴又是一痛,再一次晕了过去。文太白对着昏迷状态白启,又是一顿‘鞭尸’。当白启再度幽幽醒转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清晨,天光将亮。白启睁开眼,半天没有动作,了良久过后,才自言自语的问道:“我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对于昨天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感觉很是梦幻,一点儿也不真切。一定是梦,对,是梦。虽然自己此刻是躺在地上,没有在躺在帐篷里,但白启坚信,那一定是场梦。世上怎么可能有那么恶毒的人!没事就打人!

一打就吐血,还要打到晕为止!太尼玛残暴了。天光破晓,白启看见了朝阳升起。该修炼了。白启这么想着,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文太白的房间,发现大门紧闭。做梦,是做梦。故意无视掉门口的藤木椅和就被,白启自我催眠着。

爬上灰岩,贴上虎骨膏,开始了今天的修炼。当酥酥麻麻的感觉袭上心头的时候,白启猛地睁开眼来,身旁空无一物。哈!果然是……砰!文太白面无表情的站在白启背后,一脚蹬出,毫不留情的把白启从灰岩上蹬下,向前扑倒。

前面是悬崖。这下……死定了!浑身还在麻痹状态中的白启万念俱焚,身体正在极速下坠,万丈高的天煞峰,顷刻坠落下三分之一。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眼前灰色的崖璧从眼前刷刷而过,白启想要拼死一搏,结果浑身使不上劲。

自己要是武侠小说里的主角的话,这个时候半山腰上应该出现一颗松树把自己拦住,然后自己意外发现悬崖上有个山洞,自己走进去就有一本绝世神功在等着自己……可是天都峰的崖璧上孤零零的,除了粗糙的石头之外,一根杂草都没有。

完了!白启不甘的闭上了眼。噗通——不知过了多久,当白启一头扎入了冰冷的湖水中,浑身一个激灵,立马清醒过来,身体也恢复了力气,连忙划动起四肢,向岸边游去。没死!我竟然没死!“哈哈哈!”

劫后余生的庆幸感令白启感到一阵狂喜,当狂喜过后,心底涌出一股能够焚山煮海火的怒火,抑制不住的直冲脑门。“这个老东西!我绝对……”就在这时,两个物体从天而降,噗通一声落在水里,溅起一阵水花,白启吓得哇哇怪叫,连滚带爬的跑上岸,以为文太白见自己没死,就从山上踢了两个石头下来砸自己。

结果回头一看,发现是两个铁质木桶。“今天打水,浇灌你昨天挖过的那些地”文太白戏谑的声音如风一样灌入从左右灌入自己的耳中,白启下意识四下一看,并没见到其人。“哦,对了,你昨天地还没挖完,赶紧的,要是太阳下山前你没把事情弄完,下场你是知道的。”

看来文太白早就知道这下面有一片湖泊,是故意把白启从峰顶踢下来的。这个死老东西!白启暗恨,极度不爽的走到一颗树前,泄气般的重重踹了树干一脚,整颗树冠顿时猛烈的晃动起来,震下一地落叶。这一脚出去,心情也平复了不少,回到岸边,将那两只水桶拿起,打了两桶水,提着走了。

看来练功还是很有必要的。白启推测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自己苦练了一个月的玄元功的原因。短短一个月就能如此抗揍,要是在练上个半年那还得了?可是……一想到这两天不断被文太白打断练功状态,无法进行修炼,白启就恨得牙痒痒。

肯定是这老东西不想让自己成长起来,所以每次都故意打断自己修炼,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不就当初揍了他一顿么,至于现在这么报复自己吗?白启现在非常想不通,既然这老东西如此厉害,当时又怎么会被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打倒,一顿暴揍?还被自己抢走了玄都令呢?

清晨十分,天气微凉。“臭小子,今天怎么不起来修炼了?”帐篷外,洗掉身上污垢,穿着麻衣的文太白毫不客气的伸脚进来,踢了踢白启的小腿。“小爷我不干了。”白启早就醒了,一直睁着眼,面无表情的盯着头顶看着。

如果自己没记错,今天是这老东西回来的第七天。而这七天的经历,对自己来说,就像噩梦一样恐怖,简直惨无人道,令人发指,如同身处地狱之中。每天只要一修炼就挨打,挨完打后就干活,活没干好又挨打……而且,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七天了,整整七天了!自己一顿饭都没吃过!一口水也没喝过!虽然自己肚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七天过来没有产生过半点儿饥饿感,但问题是自己这七天,可是实打实的没吃过一顿饭。我的身体一定是被玩坏了,不然七天不吃不喝,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半点儿的饥饿和饥渴呢?

妈的,这样下去小爷迟早会被玩死。一想到自己这七天来所经历的一切,白启就气得不行,忍不住抬起头冲帐篷外吼叫起来。“你个老东西!小爷我不陪你玩了!你爱怎样就怎样,有种你打死我,要不就把我赶走,反正小爷我就这样了,妈的,云清瑶肯定是你跟那秦长老的私生……”

白启话还没说完,文太白就突然弯腰,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十分野蛮的将他从帐篷中拉了出来。白启早有准备,二话不说,亮出灵刃,拇指一划,就要以血气激发灵刃来攻击文太白。第五十一章 你以为我想?结果也不见文太白有所动作,手中的灵刃就被野蛮的抽走了,不仅如此,自己放在枕边包袱里的那一大堆灵宝、灵帖……全都悬浮起来。

“实力平平,这些东西对你来说反而是个祸害,我就先没收了。”文太白说着,打了一个响指,啪的一声,白启所有的灵宝、灵帖、机关丸等物件都离他而去,飞进了文太白的房间。日!白启万念俱焚,虽然早就知道自己是斗不过文太白的,但现在唯一的能够用来反击的东西都被收走了,这下彻底没戏了。

只好两手一摊,任由文太白将自己从帐篷中,拖到一旁的悬崖边。“你先修炼吧,今天老君我不揍你。”文太白将白启拖到灰岩边后,转身离去。……几个意思?白启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身而起,狐疑的回头看向文太白。

见文太白的确回房,关上门了以后,白启这才屁颠屁颠的跑回帐篷,拿起虎骨膏贴在身上,然后回到灰岩上,开始修炼。与往常一样,前半段修炼的状态一切顺利,可是眼看就要收功的时候,白启就开始提心吊胆起来,眼皮打颤,额头开始冒冷汗。

这七天下来,自己已经被文太白揍出了心理阴影,一到收功的紧要关头,心情就慌得很。这一次,白启终于撑过了收功阶段,这是自文太白回来后,白启第一次从头到尾将玄元功运转完。这老东西,搞什么鬼?白启见真的没有意外发生,心情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更加忐忑起来,总感觉事出反常必有妖。

想要回头看一下文太白房间的情况,结果刚一回头,就看到文太白嬉笑不已的站在身后。“你!”砰!迎面一拳,白启惨嚎一声,捂着脸,又一次从悬崖边坠落。“我去你大爷的,你不讲道义!出来混的,哪有往人脸上怼的!”

在愤怒的咒骂声中,白启跌入了山下的水潭之中,身子一旋,腰肌一摆,整个人如同海豚一样,呈波浪状一上一下的游向岸边。文太白也跟了过来,站在一旁,笑呵呵的说道:“本来是不想揍你的,但是一看到你的脸,手就痒了,成习惯了。”

白启闻言,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爬上岸,甩了甩头发,说道:“老头,说吧,你想怎样,你一直这么搞我,不可能只是因为那次我揍了你,是因为云清瑶的事吧?”“你居然觉得秦丫头长得漂亮?”文太白闻言,一脸鄙夷道:“秦丫头小时候还挺可爱的,长大后就成歪瓜裂枣了,你居然会觉得她漂亮?”

“谁说我觉着她漂亮了,我只不过……等等,你别转移话题。”白启正想反驳,突然感觉不对。“行了,臭小子,我也不折腾你了。”文太白说着,不耐烦的指了指旁边的一棵树干有水桶那么粗的大树,说道:“过去,用力在树上打一拳。”

又搞什么花样?白启瞄了那颗树一眼,心底十分不情愿,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走了过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文太白你个老东西给我等着,别给我强大起来的机会,不然你对我所做的一切,小爷我会十倍、百倍的奉还给你!

这么想着,心底一股怒火蹭的一下冒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树干,白启咬牙切齿,将其幻想成了文太白,当下张开马步,提拳收劲。“喝!”一声清喝,白启一拳击在树上,臂力倾泻而出。砰!水桶那么粗的树干,在白启不可思议的眼神中,被拳头击中的位置,直接从中炸开,木屑纷飞。

大树拦腰断裂,咔吇作响,向后缓缓倒下。“怎么?你很惊讶?”文太白从身后走来,站定在白启身旁。白启抬眼看着他,僵硬的点了点头。啪!文太白气的牙痒痒,直接一巴掌拍在了白启后脑勺上,吼道:“你个狗日的吃了老君我十几只寻药兔,几十头的灵角猪,那么磅礴的灵力,就算是头猪都能飞天了!”

哈?白启本想发怒,听文太白这么一说,转而一脸懵逼。“傻了吧?你体内现在存储了一大团灵力,你现在是吸收了点皮毛而已,要不是老君我这几天帮你打通筋骨,你小子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因为灵力过剩,变成个木头人,你知道吗?”

“什么?”白启一脸迷茫,表示自己没有理解。“你以为你身体越来越结实是因为修炼玄元功的原因?”文太白说着白了白启一眼,说道:“你真当自己是绝世天才?修炼玄元功这种垃圾功法,短短一个月内就能有成效?”

“难道不是?”“是你个大头鬼!”文太白说着就来气,伸手又是一巴掌拍来,白启向后一躲,结果还是啪的一声,被文太白拍中了头顶。“那是灵力僵化的征兆!每天猪肉吃的爽吧?你这废材身体根本转化不了那么多灵力,贪多嚼不烂,你继续吃下去,最终结果就是被灵力同化,成为个四肢僵硬的废物。”

白启捂着脑袋,狐疑的看着文太白,一脸的我不信。文太白见白启这幅模样,眼珠子一转,笑道:“嘿嘿,你若是不信,试着按一下脐下两寸的地方试试看?”白启闻言,皱着眉头,伸出手指往脐下两寸的地方一按。

卧槽!疼!一股撕裂般的疼痛感顿时爆发,传遍全身,整个人瞬间被抽干了力气,仰面倒地,软趴趴的成了一滩泥。真是如此?刚才那一下,白启清晰的感受到,自己体内似乎存储着一团巨大的能量,稍有不慎,就会爆炸的感觉。

过了半响,白启才恢复过劲,爬起身来,看着一脸得意洋洋的文太白,怀疑道:“我还是觉着,这是你做的手脚,你揍了我这么多天,我身体不出问题才怪。”文太白一听,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嘴角微微抽了几下。白启生怕激怒了他,赶紧说道:“那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要帮我?我可不信你会这么好心。”

“你以为我想?”果然,文太白沉默了一会,说道:“一个月后,宗里要为新入门的弟子举行月比,你也要参加。”(感谢*征程*2000币打赏支持,感谢疯花雪月?帝壹500币打赏支持,感谢忽然天好蓝1000币打赏支持,有推荐票的朋友请支持一下,下周加更。)

第五十二章 超凡脱俗“什么?”白启一惊。又来?我这才入门没多久,又要比?“老君我要是没回来,这事倒也算了,眼不见为净,你是什么下场也与我无关。”文太白斜眼看着白启,一脸的嫌弃,鄙视着白启。

“可老君我回来了,那这事情可就不能太随意,你虽然刚刚踏入修炼,还处于凡人蜕变阶段,但作为我文太白的徒弟,到时候就算输,那也不能输的太难看。”“所以……你是再给我做特训?”白启一听,回想起这几天的情况,立马猜测到了什么。

“你聪明倒是挺聪明。”文太白瞪了白启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本来老君我是想宰那么一两头灵角猪来便宜你小子的,结果没想到你小子胆大包天的宰了我养的那么多灵兽当饭吃!”“怪我喽?”白启连忙后退几步,不愿再这话题上纠缠,转移话题问道:“所以月比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有,这修炼到底是怎么个回事?我现在一拳能打断这棵树,算个什么水平?”

“你还真是无知啊,唉……”文太白看着白启,摆了摆头,叹了口气,说道:“你现在处于蜕变阶段,连入门的层次都还算不上。”“凡人九转蜕凡,一转炼气、二转炼皮、三转炼骨、四转炼筋……九转成神,等炼出了元力来,才算是蜕凡成功,才算是正式踏入神人之道。”

文太白说着,顿了一下,想了想,继续说道:“至于你现在,表面境界处于蜕凡一转炼气,但实则已经触摸到了二转炼皮,短短一个月能修炼到这一步,也算是快的了。”“当然,你这完全是因为吃了我那十几只寻药兔和几十头灵角猪……啊!一想到这我就气的很啊!你个臭小子!”

文太白说着,又忍不住,一步跨出,一掌拍来。啪的一声。白启这次虽然事先用双手护住了头,但被文太白拍了一巴掌后,手指也生疼无比,十指连心,疼的他眼角抽搐不断。妈的。怎么就绕不开这个话题呢?

树影随风摇曳,清香扑鼻。白启与文太白站在断裂的树前,一个浑身湿漉漉的,模样狼狈,一个背负双手,笑而不语。“我与一同入门的新弟子之间,差距到底有多大?”白启仰视着文太白,问出了心底困扰了许久的疑惑。

文太白沉吟半响后,说道:“你现在的实力,就等同于那些个世家、皇族或者小家族里头的那些五六岁的小娃儿。”“他们到你这个岁数的时候,怎么也有四转炼筋的地步,一些天赋异禀,努力勤奋的,甚至有可能达到六转炼血的地步”

“新人月比,距离下个月还有三周多一点的时间,你就算现在奋起直追,在我的辅导下,最多也就能达到三转炼骨的程度,还是差了点。”就差了点么?那也还好吧?白启一听,又问道:“那个云清瑶又是个什么境界?”

“云清瑶?我没见过,但她既然能够神变,代表她已经走到神人境的巅峰了,再更进一步,就能追上老君我,跟我同一境界了。”文太白如此说道。“什么?!”白启怔了一下,惊疑道:“云清瑶这么厉害?实力都快跟你们长老一个层次了?”

“咳咳……差不多吧。”“总而言之,这次月比我不期望你能有个什么成绩,但绝对不能输得太难看,我可丢不起这个脸。”“呃……这次比试不能借助外力吗?譬如灵宝什么的。”白启迟疑道。“不能。”文太白摇头。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