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6599章(1 / 5)

曹德反问道:“你知道我不是嫖客?本公子既然来到这地方,怎么就不是了?”老妈子再次打量一番,确定的摇了摇头,“公子不是,你身上有一股子傲气,瞧不上娼家的身子。你是来喝闲酒的。”她回头看了看曹嵩、刘能等人,“至于这几位嘛,那就得另说了。”

杨彪被他吓出一身冷汗,左右看了看,连个路人也没有,就急忙警示道:“北海先生,噤声!你这话如果传到曹贼耳目中,怕是要惹来杀身之祸。”孔融冷哼一声,“杀身就杀身,你当我怕他么?”之后就闷头葫芦一样,不敢继续说了。

董承叹了口气,说道:“咱们今天出来,只是喝酒,不谈政事,几位都不要乱说话。杨老弟,你对这一带比较熟,可有什么上好的酒楼、饭庄推荐?”杨彪一阵苦笑,摇摇头道:“几位老哥又不是不知道,许都这地方,三寸地皮这么大,和洛阳、长安怎么比?哪有什么上好的酒楼?若是凑合着吃,也有一家说的过去的,可惜半个月前被人乱改一通,眼下估计是不成了。”

“哦?乱改一通,怎么个改法?”董承来了兴致,追问道。孔融最听不得与曹操有关的人或事,哪怕是曹操的兄弟,他也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一听杨彪说这小子竟然把锅台放在大厅里,当时就冷嘲热讽起来。“他莫非是个傻子?跟他爷爷曹腾一样,缺了点东西?”

杨彪笑道:“要不,咱们去瞧瞧?”孔融第一个举双手赞成,“走,瞧瞧这二傻子去!”一行四人走街串巷,终于来到平安大街。还没到地方,就远远的看见十字路口处,酒楼内外灯火通明、人影幢幢,不知有多少人都在外面站着,看模样还挺着急。

四人心中好奇,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刚刚走近,就听到阵阵欢歌笑语声。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直入肺腑。孔融大为震惊,挤过人群,探头探脑的往酒楼里一看:好家伙!大厅里里外外,满满当当的全都是人!他当时就傻眼了,杨彪刚才不是说不成吗?怎么这酒楼的生意这么好,开业第一天就全场爆满?

孔融闷闷不乐的退了出去,瞥了瞥杨彪,没好气的道:“杨老弟,你过来看看……”杨彪看了一眼,也感到十分惊讶,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酒楼的伙计已经笑呵呵的跑了过来。“先生你好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什么服务?”伙计连珠炮一般,气都不喘一下,得得得一口气说了下来,倒把杨彪给吓了一跳。尤其是最后“服务”那两个字,更是拖长了音节,让人气的想揍他一顿。

杨彪没怎么听明白,反正就是欢迎他们的意思,也就不愿追究,指着酒楼里的人群道:“你们这怎么这么多人?”伙计笑道:“这位贵客,你们是来吃火锅的吧?请在外面排队,等叫到了你们,你们再进来。”排队?生平第一次听说,他杨彪去吃饭还得排队。他可是朝廷里的太常大人,外面还站着国舅爷、北海相、大司农几位重臣,你这酒楼多大的能耐,敢让他们在这里排队?

杨彪脸色一沉,即刻就有些不高兴了,“去,把你们东家叫来。就说国舅爷、大司农他们来了,让那小子出来迎接一下。”伙计笑啧啧有声,“爷台,我们东家说了,若是有人想来吃火锅,就得老老实实的排队。小人可帮不了你。”

因此,做账有多难、有多费事,荀攸比谁都清楚。就说曹德那些单据,虽然只是几处厂区的进货出货,可五六名干事一起下手,仍是足足用了半个时辰。那蔡贞姬只花了盏茶功夫,转眼之间就弄好了?她还是一个人!荀攸越想越是心惊,越想越难以置信。他趁曹德不注意,一把将账本拿了过来,口中犹自问道:“二爷,你俩莫不是在演戏,故意做个样子要我们几个难堪?”

哪知账本一到手,荀攸只看了一眼,瞬间呆了……------------第67章 纵横方圆说是账目,但细究起来,其实是一个个表格。表格之中,使用的也并非是平常的文字,而是阿拉伯数字。可荀攸不认识啊,他见各处表格中全是一串串鬼画符,顿时一脸茫然。

看了许久,实在看不懂,荀攸便指着其中一处问道:“二爷,这个小棍棍是什么东西?”“小棍棍?”曹德哑然失笑,他这是正儿八经的账本,怎么会牵扯到小棍棍?扫了一眼,曹德噗嗤一声,答道:“这是‘一’,不是什么小棍棍。”

荀攸咋了咋舌:“一?确实有点像。那这个倒着的挂钩又是什么?”“这是‘二’。”“这个像耳朵一样的东西呢?”“这是‘三’。”“嘶——,妙,妙啊!”不得不说,荀攸还是有些眼光的,虽然是初次见到数字,但已经体会到了它的好处。乍看之下,是有些奇怪,可极其容易辨识。尤其是混在文字之中,更是一眼就能瞧出来。

他一边细细品扎,一边接着往下看去。看着看着,荀攸忽然再次问道:“二爷,这两个黏在一起像是干坏事的,又是几和几?”曹德瞄了瞄,嘿嘿道:“那是69,69懂吗?老兄,人家干什么坏事了?”荀攸脸上一红,没好意思继续往下说。

他扭过头来,盯着曹德道:“二爷,这些都是你发明的?”曹德摇了摇头,“这是阿拉伯数字,从0到9总共十个。两个连在一起表示十位,三个连一起表示百位,四个就是千位。个、十、百、千、万,刚才那个数目,就是一万两千三百六十九。”

这么一解释,荀攸顿时明朗了。他再次看着账本,喃喃自语道:“阿拉伯?这是曹家哪位大伯?没听说你家有人叫阿拉的……”曹德稍稍低头,掩着嘴偷笑。蔡贞姬所做的账目,以表格和数字为主,以文字和注解为辅。表格抬头,是每个阶段的日期,如5月1日,5月2日,5月3日等;表格左侧,是各种材料的名称,如石灰石,河沙,黏土等。

把这些单元汇集在一个表格中,本来是十分寻常的基本操作。可在荀攸看来,仿佛是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一般。他从未见过有如此简单直白,又如此清晰明了的账本。别说是司空府里的书吏、干事,哪怕是两三岁的幼童,只要认清了数字,都能毫无遗漏的说出来。

看着看着,荀攸忍不住长叹一声,把账本递给几名干事,感慨的道:“都看看,都过来看看。平日里仗着自己有几分能耐,个个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现在都仔细的看清楚了,看看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几人早就有些心痒难耐,此时听荀攸如此一说,全都忍不住凑上前去。等账本传到手中,见了其中的表格数字后,众人心里便五味杂陈,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

他们回头看了看自己做的账本,六个人花了半个时辰,弄出来的东西合在一起,厚厚的叠成一摞,都等于一本书了。而且密密麻麻的,能把人累死,折磨死。反观手中的表格,简简单单,最多三页。一眼扫过去,全都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两者一对比,高下立判!几名干事脸颊羞得通红,刚刚,自己还瞧不起二爷,嫌他不肯服气,要等到他出丑时给他好看。可弄到最后,小丑竟然是自己!人家二爷哪里是不服气?人家那是懒得搭理你。就自己做的东西,杂碎一样,自己看着都嫌恶心,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当个宝贝似的……

一想到这里,几人恨不得拿大嘴巴子抽死自己。“二爷,我等,我等真是,唉……”曹德笑了笑,没当回事。虽说荀攸领着他们过来,必然有他们的目的。但这几名干事还算客气,也没安什么坏心思,没必要跟他们较真。此时,蔡贞姬已经理清了火锅城的出账入账。

她将一张画着坐标轴的草纸交给曹德,说道:“自入了五月以来,火锅城的生意每况愈下。从原来的日入百万,降到了六七十万,而且还在往下降。”荀攸在一旁听得头皮发麻,一天入账六七十万,这还算生意差?人比人,气死人!

他正要将饼状图递给蔡贞姬,谁知荀攸突然走了过来,伸手将那张草纸抢了去。看了看,荀攸便指着坐标轴问道:“二爷,这条横线是什么东西?”曹德随口答道:“X轴,喔,就是横轴。”“这条竖线呢?”“那是纵轴。纵横两轴,把空间分成了四份,形成了一个坐标。”

荀攸捧着一张草纸,就跟拿着圣旨似的,时而满脸狂喜,时而满心震惊。他想象着把司空府的出账入账套入纵横之中,想象着把朝堂之上的各项开支化入到饼状图中,偶有心得,竟因为激动而导致双手发起抖来。几名干事聚在周围,许久许久,都没有人开口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院内已然没了人影。曹德和蔡贞姬,带着小碗、美卿两个小姑娘,赶往郊野之外的水泥厂中巡查去了。只留下荀攸他们几个,站在屋内盯着草纸,静静的发呆……------------第68章 我特么谢谢你啊!一直到中午,几人连饭都顾不上吃,就在那里围着一张草纸讨论来讨论去。

有的说可以把军营中的粮草、器械等各种开支做成饼状图,有的说可以把许都的人丁、土地等各种数目汇总到纵横图里,还有的说可以把朝堂之上各级官员的俸禄、月供统一归纳,写入同一张表格之中。大伙心知肚明,只要是主簿院中过手的账目,全都可以按照纵横图轴、方圆图表的形势记录在一处。

简单明白,一目了然!荀攸激动震撼,如获至宝一般,将草纸小心翼翼的展开,小心翼翼的叠好,又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他满脸兴奋,又满脸严肃,对几名干事敦敦告诫道:“二爷真不愧是二爷,于算术之道竟然能有如此造诣!今天,我们算是大开眼界了!以后,你们无论是谁,万不可盲目托大,当谨言慎行,多多向二爷讨教指导。”

几人早就没有了刚才的狂态,此时全都老实的跟个鹌鹑一样。大伙尴尬的笑了笑,纷纷长吁短叹的感慨起来。“大人,就算你不说,在二爷面前,我们哪还有脸托大?”“是啊,本以为二爷不过是个土财主,许都城里新晋的暴发户。谁能想到,他竟然是我辈之中的大家!”

“二爷啊二爷,唉,真是天纵之才!就说这俺大伯数字,二爷说是他伯父造的,可谁信呢?这分明就是二爷自己弄出来的!”众人感慨一阵,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就再次过了一遍账本,将里面的种种细节铭刻在心后,规规矩矩的放在桌上,一路往司空府赶去。

到了司空府,大伙仍是难以平静。先再次熟悉了一遍阿拉伯数字,就拿着自己原来做的账本,把它们全都改成了表格、图轴。一眼看去,简单明了、直白通透!大伙对曹德的敬佩、仰慕,便愈发难以收拾。荀攸拿出草纸,一会儿围着它百感交集的来回踱步,一会儿又捧着它摇头晃脑的细细钻研。

那感觉,就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落魄公子,突然间碰到了一份珍珠翡翠般的美味佳肴,既想好好的痛快的大吃一顿,又怕自己太过唐突,玷污了这件艺术品一般。整整一个下午,主簿院里什么也没干,全都坐在厅堂内欣赏起那张草纸来。

曹操进来的时候,院内的干事正激烈的讨论着。他乍看之下,只以为水泥的事有了眉目,急忙走过去问道:“公达,秘方到手了?”荀攸转过身来,看了看曹操,忽然深深一揖,郑重其事的道:“主公,荀某能在你手下做事,真是三生有幸!多谢主公,多谢主公!”

底下几名干事也纷纷行礼道:“司空大人,能跟着曹家打天下,实在是我们的福气!天大的福气!”他们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子,不仅曹操大为震惊,就连郭嘉、荀彧也跟着茫然起来。曹操求贤若渴,这事儿谁都知道。荀攸是当世大才,这也是普天之下全都公认的。

当初,荀攸正滞留在荆州时,曹操为了请他出山,每天一封信,每天一封信,一连撩拨了大半个月,荀攸这才答应过来跟他干。主簿院的干事们,也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曹操为了将他们收为己用,没少下功夫。连派发给他们的俸禄,都比其他文职要高,基本上和卖命的武将等同。

哪怕这样,曹操还是不放心。他就担心这帮能力出众的贤才们,哪天突然不乐意了,不高兴了,就此撂挑子不干了。因此,他是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变着法子宠着哄着,想和他们搞好关系。现在,这帮个个牛气冲天的人物们,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间就良心发现了。知道我曹操对他们的好了,所以全都开始表忠心了。

曹操欣喜若狂,满脸的激动难以掩饰。他急忙上前,一把握住荀攸的双手,感慨万千的道:“公达,诸位,你们大可不必如此。快快免礼,免礼……”曹操喜形于色,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自己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把这些人物彻底的收服了。

曹操一脸懵逼:嗯?你几个意思?身旁五六名干事也连连点头,一起附和道:“荀大人所言极是。若非跟着老曹家,我们哪里会碰到二爷这号人物?说句实在的,司空大人,您能有二爷这样的兄弟,曹家能有二爷这样的子孙,是你们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呐!”

曹操呆若木鸡,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嘴巴张的跟大瓷碗似的。他盯着众人,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们,你们刚才对我又是作揖又是行礼的,是因为曹老二?”荀攸抬起头,一脸不解的反问道:“要不然呢?主公以为是什么?”草!

我草草草!我特么卧了个大草!我曹操还以为你们这伙逼人们突然良心发现,体会到我的用情之深,体会到我的用情之切了。谁能想到,竟然是因为我缺德的兄弟曹老二!全特么一群白眼狼!曹操气的鼻子都歪了,脸上又羞又怒,瞬间变得铁青。

他听到身后有些动静,扭过头,就看到荀彧、郭嘉二人,正在那里低着头、耸着肩,努力的憋笑。曹操更加气的不打一处来,瞪着荀彧、郭嘉质问道:“笑笑笑!手里的工作做完了?闲的没事了?”二人急忙收了笑容,清了清嗓子,庄重威严的站在那里。

曹操哼了一声,又指着荀攸训斥道:“水泥呢?我要的水泥呢?你这去了一整天,正经的东西一样没弄到,就学会瞎扯淡了。”荀攸淡然一笑,摆摆手道:“主公不必心急,水泥早晚都能弄到手。属下多去几次,和二爷搞搞关系,定能让你得偿所愿。”

几名干事们一听这话,顿时两眼放光,急忙争先恐后的叫道:“我也去!荀大人,带上我,我也要去!”曹操一捂额头,忍不住仰天长叹:去去去,我可去你马勒戈壁的……------------第69章 在座的都是垃圾主簿院内闹了这么一出,曹操实在是一点心情也没有了。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想要让荀攸去偷配方,那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掰扯到最后,说不定配方没到手,反而要把荀攸给倒贴进去。真到了那一地步,曹操哭都没地儿去哭。就目前这种状况而言,配方是没指望了。要得到水泥,最稳妥的办法,还是得去求曹德。

看看他水泥的产量有多少,除了医院里所必需的,能不能空出来一部分,先让自己用着,把城墙、军营等重要设施先建起来。弄明白这一点,曹操便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荀攸尴尬的笑了笑,急忙将草纸宝贝似的收了起来,答道:“主公,这事实在是急不来。水泥厂那边,一天的产量约在五千袋左右,医院里勉强够用。短时间内,二爷怕是腾不出来空了。”

曹操一声惊呼,诧异道:“一天产量五千袋,勉强够用?他这是拿水泥填坑了?”荀攸皱眉道:“听二爷说,昨天刚刚打完地基。到底能用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第一次遇到水泥这玩意。”曹操烦不胜烦,摆着手嘟囔道:“走走走,去工地上看看。唉,一个个的,谁都不让我省心。”

几人也没办法,只得乖乖的跟在身后。工地上热火朝天,人满为患。搅拌泥沙的、搬运砖石的,测量看图的、砌墙刮灰的,成百上千号人物聚在一起,挥洒着汗水,正在烈日下埋头苦干。一眼看去,面前的墙壁已经垒到一丈多高。各处院落虽然还没有划分清楚,但已然初具规模,有了大致的雏形。

这特么是刚刚打完地基的样子?曹操猛然回头,指着工地上的墙壁,盯着荀攸质问道:“你瞧瞧,你仔细的瞧瞧。你家地基打的有一丈多高?”荀攸满脸尴尬,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午时,他到曹府之中,亲耳听曹德说的。医院昨晚上刚刚打好基地,今天才开始砌墙。怎么才只半天功夫,竟然有一丈高了?

几人一脸茫然,盯着面前的场景左看右看,实在想不明白。尤其是工地上那些奇奇怪怪的设备,更是让众人找不着北。比如,运砖用的车不是牛车,而是一个轮子的独轮车;吊泥沙的绳索不单单是绳索,而是套了几组滑轮;还有刘能、赵四儿几个,手里拿着的尺子不是直尺,也不是卷尺,而是几块白铁套在一起的组尺。

这些东西,他们连见都没见过。荀攸一脸懵逼,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他把刘能叫了过来,指着他手中的尺子问道:“你这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因为偷水泥一事,刘能与他们见过一面。此时再度重逢,难免感到有些尴尬。他笑呵呵的搓了搓手,急忙打招呼道:“司空大人,几位,昨晚上真是,真是……”

荀攸大手一挥,没心思听他闲扯,盯着尺子继续问道:“这是什么玩意?”刘能急忙答道:“这个啊,这个是三角尺,用来测量绘图的工具,二爷给的。”荀攸拿过来仔细看了看,只一眼,顿时大惊失色。他虽然不是工匠出身,但许都城的扩建、改造事项,都是由他主持负责的。因此,对于建筑上的事情,荀攸要比荀彧、郭嘉等人在行的多。

他一见到三角尺,立刻就明白了它的妙用,当即就有些齁不住了。“这,这是二爷发明的?”刘能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对他来说,曹德无论发明出什么东西,都不值得大惊小怪。在他眼里,二爷就是二爷,是独一无二的二爷!和二爷比起来,所有人都是渣渣!所有人都是垃圾!二爷是鹤立鸡群的鹤,其他人就是鹤立鸡群的鸡拉出来的狗屎!

曹德曹二爷,天底下没人比得上!刘能淡然一笑,满脸骄傲的道:“三角尺而已,算不得什么。您若感兴趣,我这里还有些其他玩意,都是二爷给的。”说着,他从工具箱里取出五六样东西,一一摆在众人面前。“这是圆角尺,二爷给的。这是高度尺,二爷给的。这是深度尺,二爷给的。这是游标卡尺,二爷给的……”

刘能每说一句,都要在后面加上“二爷给的”这四个字;每摆出一样东西,荀攸几人的眼皮都要抽上一抽。荀攸实在受不了了,连连捂着眼睛哀求道:“行了行了,你特么可别说了。让我缓缓,让我缓缓。”现场的一幕幕,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他真的难以接受。就比如这些工具、设备,无论拿出来哪一样,都能引起建筑行业的极大震荡。

可这位二爷倒好,日他妈,一下子搞出来十几样,样样全特么是划时代的产品。众人这脆弱的小心肝,哪里能受得了啊?荀攸一边摸摸这个,一边摸摸那个,问道:“二爷呢?二爷在哪里?”荀攸瞥了他一眼,哼了哼,拿起他的工具箱往自己肩膀上一挎,说道:“你这几套工具我先用几天,有空了还你。”

随后,他也不管曹操等人,直接一路小跑着溜了。回到家之后,荀攸第一时间打开工具箱,就地开始钻研起来。他越琢磨越是心惊,越琢磨越是震撼。甚而至于,在摸透了圆角尺、三角尺这些东西后,荀攸猛的握紧拳头,捶胸顿足的嚎啕大叫道:“二爷,我的二爷啊!你真是天纵奇才!天纵奇才!”

想起来刘能所说的话,二爷正在家里备课,等晚上下工后,给他们培训培训,荀攸一颗心再也按奈不住了。他将工具箱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藏到地窖之中,用落叶和泥沙掩埋好,以免被人发现。随后,荀攸便走回自己房间,脱下官吏的制服,换上学子的装束,取出自己的算盘,背上自己的书包,毕恭毕敬、诚诚恳恳的向曹府走去。

他要去听课,他要重新做一个学子,去听曹德曹二爷讲课……------------第70章 开课授业小院之内,已经聚集了三拨人。第一拨是刘能、赵四儿几个,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工匠,是医院工程的一线指挥者。所以,曹德要求他们必须参加培训。

不仅要参加培训,还必须要好好的学习、认真的听讲,争取把个人的数学水平提高到现代初中的阶段。第二拨是蔡贞姬、小碗、美卿三人,蔡贞姬是曹德的大掌柜,也就是集团总裁,不管是火锅城、医院,还是水泥厂、石灰厂,她都要过问。因此,曹德对她的数学素养要求更高,必须要达到现代高中的水平。

至于小碗和美卿两个,因为闲来无事,也就跟着过来了,算是旁听。曹德想了想,这二人心思缜密,又温柔可人,培养成贴身秘书之类的最好不过。第三拨,则是司空府主簿院的干事们,也就是上午来小院里帮忙做账的那几位。他们的出现,其实很让曹德感到惊讶。但人家既然来了,又诚心诚意的想要听讲,曹德自然不能敝帚自珍,一棍子把人家打出去。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