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58565章(1 / 2)

简直是粗暴又完美的计划!朱见济裹着被子,睡了个好觉。只有武清侯府那边,虽然石亨也看不惯朱见济这个太子,觉得他继续活着并不利于自己的大业,但没想到太子通过后发优势,早就盯上了他,找人给他挖好了坑。不过石亨的情况比起他在内廷里认识的酒肉朋友曹吉祥还是好很多的。

大明的钱还没重新攒回来呢,能支持起关外建设已经够好了,何谈大规模的向草原出动军队?朱见济听了沉默,景泰帝听了打瞌睡——他昨天才跟唐妃和好,今天就有点劳累了。“两位卿家所言,都有道理。”“以孤的想法,兀良哈收服过来的确有效,如果放任他出去乱咬人,也不利于大明边关的稳定……”

“这样吧!”“既然沙不丹他们提了要求,大明也跟他们提几点——”朱见济再次提上腰带,将早就打好的腹稿说出。------------第113章:对于兀良哈友好的协定“首先,得让兀良哈那边拿出诚意来!”“不然大明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他们,他们又死活听不懂人话,不但让朝廷丢了脸面,还让其他蛮夷小觑了我大明。”

“告诉沙不丹,让他们部族里面的人都给自己取一个汉人名字,此后要给孤学汉话,写汉字!”“别告诉孤,说什么兀良哈三卫他一个人做不了主,别以为孤不知道他的底细!他此前不还杀了女婿脱脱不花吗?怎么可能没有一锤定音的本事?”

“他们在草原上该做什么做什么,可到了我大明直辖之地,便要学会懂规矩!”景泰帝摸着小胡子,倒是明白了儿子的话中深意,“青哥儿是想对蒙古玩一手当年北魏孝文帝做过的,移风易俗?”“可当年蒙元立足中原尽百年之久,也没有学会我华夏传统,元帝之中还有不会说汉话的……此时这般行事,能成吗?”

别说蒙元了,即便是孝文帝改革后,鲜卑一族的守旧势力仍然庞大,新旧两派的权利争夺没过多少年就把北魏搞崩溃了。而鲜卑族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还得等到隋唐之后。由此可见,移风易俗对于一个有自我认知的民族来说有多么困难。

景泰帝有些担心儿子这个计策行不通,白费了功夫。朱见济安抚好爸爸,“此一时彼一时了。”“当初蒙元蹂躏中原,那是他强我弱,形势那样,蒙古人怎么肯学我华夏文明?”更何况在元朝的四等人制下,蒙古人和汉人之间还差了两个阶级,是很难跨过如此巨大的差距去搞什么文化交融的。

以蒙元统治者的本意,他们恨不得治下的所有人都守着自己的传统,永远都不混在一块。因为只有搞大了双方差距,才有利于作为少数群体的蒙古在其中浑水摸鱼。“如今我强他弱,对方还有求于我大明,让他们改个名字又能如何?而且儿子说了,让他们在外面用汉名,草原上任其自由,算是大度了!”

“可这么一看,不还是没什么用吗?”景泰帝持续疑惑。朱见济笑了,“眼下是这样,可等以后就不一定了!过个几年,说不定蒙古还要求着咱们教他读书识字呢!”“到时候朝堂上的诸位臣公,也能落个教化蛮夷的好名声。”他给李秉发过去的小册子上面说了一些关于“经济支援”的问题,相信以后者实干派大明朝精英的身份,能够明白其中深意。

收到儿子新年礼物的景泰帝很高兴。虽然他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鬼,但还是很给朱见济捧场。“此乃我大明所统九州之地!”“这是寰宇之内的景象。”朱见济指着沙盘和地球仪给好爸爸做讲解。此话一出,引起了家宴里的各位皇族惊叹,都伸着脖子,企图给自己开开眼界。

当然了,在这样开心的时候,没有谁会傻到怼太子一句“天圆地方”的话。皇帝和太子显然是一体的,他俩说啥就是啥。反正在中华古代典籍里,不也常说“天地混沌如鸡子”吗?区区小事,不必计较。------------第一百零一章:太子当为此处天子

“原来我家天下,长的是这般模样……”景泰帝凑近沙盘,低头张望。“这里应当是直隶……这里是南京所在。”由于制作的难度不小,朱见济只让人粗粗的把大明诸省划分和首都所在给标示了出来。景泰帝的文化水平也不高,还是第一次看这么立体的地图,能迅速接受且认出大体的省份已经算好的了。

朱见济上前,为景泰帝指认其余的地区。“原来我大明有这么大的地方!”见识完自己统治区域的景泰帝又飘了起来,心中生出万丈豪情。天下之大,尽在掌中!这么庞大的帝国,世间还会有谁是对手?大明,当真是天下无敌啊!

“这件东西深得朕心,青哥儿果然是最好的!”景泰帝揽着儿子的肩膀,充满骄傲的说道。其他的王爷还在看着沙盘,没有从惊讶中恢复过来。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直观的了解到自己所在的国家长什么样子。在宣德之后,包括景泰帝在内,大明的皇族们很多都是五谷不分的贵人,更别说大明疆界了,顶多听讲课的老师提上一嘴,随后忘到脑后去。

因为从他们这一代开始,基本上和民间是隔开的,皇帝在宫内,亲王在地方被当成猪养,没有下乡的机会。而从太宗到宣宗,都有些地方上生活打仗的经验在身,属于了解民情的统治者。等到土木帝上台,一个小娃娃长于妇人之手,自然也就跨了下去。

景泰帝也就通过今年跟儿子交换信息,对民间情况多了几分清醒的认知。他跟着亲戚们,一起对沙盘啧啧称奇,偶尔还伸手摸一把,感受下那莫名的,从云端俯瞰众生的神奇感觉。美中不足的是,这沙盘对地域划分不够详细,让王爷们连自己的封地都看不到。

等他们释放够了自己的好奇心,景泰帝才把目光挪到旁边用一根细长坚挺的铁棍支愣起来的木球上面。“这个地球仪又是做什么的?”青哥儿把它跟沙盘一块放出来,那肯定有其他深意!“这个父皇看了就明白了!”朱见济恶趣味的笑笑,等着看景泰帝被震撼到的表情。

他拉着好爸爸来到木球前面,拨动几下。地球仪很顺畅的转动起来,上面用不同颜色矿石填充好的地形也随之变化,最后将“大明”摆动到景泰帝眼前。木球上面的各种版图除了颜色不同,朱见济还让能工巧匠们在上面刻画几笔,突出了山脉江河,让它变得和沙盘一样的直观立体。

景泰帝凑近的瞧瞧,发现直面自己这边的一块颜色图形有些眼熟。好像……是大明?景泰帝给了儿子一个好奇的眼神。朱见济点点头,指着地球仪上的大明疆域给好爸爸介绍道,“古人曾经说过,天下有大小九州之分……”“我在梦里,曾经被太宗带着骑乘天马,飞跃江河湖海,游览了大九州一遍,只是当时过于讶然,也想着等地球仪做好之后,和父皇一块赏阅,就没有多说这事。”

太宗皇帝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朱见济对此已经非常熟练了。反正他脸大皮厚实。实在不行,就说太宗又托梦了,自己这个隔了好几代的孙子可让他喜欢了!只可惜朱见济对世界地图并不是太熟悉,让地球仪上的地形地貌有些不符合实际,那些国家的疆域更是他按照脑子里浅薄的印象胡乱画的——

除了像奥斯曼帝国这种体积庞大且地标明显的国家还算有几分真实,西方那种乱成一锅粥的地方,就不值得小太子多费脑子了。能在地球仪上面给他们用颜色标记一下,显示他这个国家存在,已经是朱见济给面子了。以后西方诸国能不能保存,那还两说呢!

“当真神奇!”景泰帝对儿子的话深信不疑,对着地球仪再次探索起来。首先是震惊于“大九州”的广袤和脚下大地是个圆的。好在此前知识不充分,现在景泰帝接受起新事物来,反而非常顺利。旁边喜欢读书的王爷就不行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球仪,跟中了邪似的。

景泰帝凑过去,还没来得及转动去看下世界另一面的样子,就被大明和瓦剌的版图给下了一大跳。大明占地广阔这是自然的,毕竟开国皇帝朱太祖实在是个前所未有的猛人。瓦剌作为草原民族,驰骋地广人稀的北方大漠,颜色覆盖的多一点,也有道理可言。

但纸面上的消息太过于飘渺,仍然让大明天子觉得自己和瓦剌相隔遥远,位于两个世界。现在,景泰帝恨不得直接把瓦剌的版图从地球仪上抠下来,扔到用蓝色标明的大海里去!太近了!原来老祖宗说的“天子守国门”,是真话,不是吹牛皮装逼啊!

难怪他老爸宣德皇帝在位时还有人念叨迁回南京,这距离的确让人担忧不已。不过比起自己老爹和老哥好的是,景泰帝在意识到大明京城的位置有多离谱时,第一反应不是迁都拉开和边境的距离,而是去打击瓦剌这个敌人。他就是依靠保卫北京这个大功劳,能理直气壮的坐上皇位的。

所以定都北京是他的“天命”,岂能轻易的搬走?景泰帝手指压住代表瓦剌的青色区域,拿指甲去抠它,企图通过降维打击来解决问题。“父皇可别把地球仪给弄坏了,这是儿子的心血啊!”朱见济阻止了好爸爸无聊幼稚的举动,哭笑不得。

景泰帝这才放开了手,放松心情转移视线,让儿子继续给自己讲解其他颜色代表了哪些地方。“土黄色是西域……”“绿色是泰西各国……”朱见济把地球仪自东向西的慢慢转,逐个说明。“西域是我汉家遗地!”大明天子看着“大明”旁边那一块也不小的地方,忽然开口说道。

想要!朱见济顿时意会,“的确是汉唐故地……我大明能收复失落数百年的燕云,自然也要让此地重归华夏!”景泰帝满意的点点头。反正他现在喝了酒,先潇洒了再说,也不去考虑打西域需要花费多少精力了。然后又惊叹于大地另一边的奥斯曼帝国,“此国如何?怎么领土看着和大明相近?”

这个不好,大明无论如何也要是全方位的领先啊。“此乃突厥和当地蛮夷混种所建之国,粗鲁不堪,尚绿色。”朱见济指着地中海附近的地盘,跟景泰帝说起了相关情况,以及传说中的罗马。“原来这个地方之前就是古人口中的大秦国所在。”

景泰帝听完扼腕叹息,“此等文明开化之地,竟然被蛮夷给破灭了……”这样的伤痛,就跟当初蒙元灭南宋一样,很让人感同身受。“不过天下如此之大,也是我等从未想过的。”朱瞻墡长者之风,震惊完了后最快恢复冷静,捻着胡子感叹道。

诸位王爷随后更是借机吹捧起朱见济的博学多才,以及太宗皇帝在天有灵,死了这么多年还惦记着马踏寰宇。今日太子抬出的这两样,都有些突破他们的正常认知。但还是先前的原因,赵高都能指鹿为马,小太子当然可以指着大地说它是圆的。

谁让王爷们的身家性命全都捏在皇帝手里呢?从皇权角度来说,杀亲王比杀大臣还要轻松。景泰帝跟着沾光,毕竟有其子必有其父,定然也是先祖认可的有为之君。“来人!”将地球仪和沙盘赏阅完毕后,景泰帝忽然大手一挥,发出召令。

“昔太宗永乐之时﹐命人纂修《天下郡县志》﹐然书未成。今日我大明昌隆,应续先人之志,再修此书!”“书名便换为《寰宇通志》,记录大明各地郡县行省和都司……”“另再附录域外之国,统写日本、西域、朝鲜等国之概况!”

“朕为大明天子,等到今日才明了治下九州是何模样,天底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不解山川地理之人。”“书成之后,应当刊印分发,晓喻天下。”景泰帝显然是被酒精激发出了一些豪迈之情,一通命令下来,根本没有给人反驳的机会——

在封建时代,地理水文都是属于需要保密的东西,你把它宣传出去了,别人造反攻城不是更容易了?皇族长者朱瞻墡想要开口劝谏一下,结果景泰帝拉着儿子就指着沙盘说道,“吾儿日后便是此处天子。”然后他又一指地球仪,“再日后当为此处天子!”

“青哥儿要好好勉励之!”------------第一百零二章:北方的宣府宣府大同一带。年末时节的大明北境已经很冷了,但是比起往年的情况,今年还算好一点——因为皇帝下令,给戍守国门的士卒分发了新的棉衣!在大明的卫所制度下,很多方面的支出,是需要当地卫所自己出的。

因为卫所士兵是“半兵半屯”的,卫所本身是有收入的,所以节俭的太祖高皇帝也很少给他们发工资。你家里有田地,怎么能再问朝廷要钱呢?!基于明初这种制度,朱太祖曾经非常骄傲的喊出,“朕养兵百万,不费国家一钱!”

当然,历史发展到现在,这种自给自足的军队模式也遭到了破坏。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保持原来的模样,一心一意的按照朱太祖定下的规矩走。特别是随着卫所制度的崩坏,士兵手里的田地要么被上官和当地豪强占领,要么就是因为繁衍后代过多,被分割的一点不剩。

于是戍边士卒的生活水平也跟着降低,还得时时盯着对面的恶邻居,生怕他又跑过来,抢夺自己手里面本就不多的口粮。越靠近边境,这种担忧的心态更明显。而对此前的宣府大同等地来说,这种问题是不明显的。因为出了他们这儿往北,大明还有很多地盘和卫所,蒙古人的弓箭无法直接射到家门口。

可由于宣德时期实行了战略收缩策略,废掉了不少更北边的卫所,让大同等地慢慢的成为了边关。所以等到正统十四年,大同的士卒们可以见识到“叫门天子”的绝代风华。景泰初年,边疆士卒的待遇也不太行。因为穷,一直没有改变过。

好在今年财政困境稍微缓解,商税给国库氪了一大笔金,朱见济在玻璃产量有些提高后,也的确给徐永宁补全了体面,给了南京三家权贵的代理权,顺便让他们狠狠出了笔钱。种种搜刮,然后在东宫计算机们努力的核算分配下,转变成为各种物资,被运来边关。

方瑛作为当世名将,人品还是有所保证的,再加上皇帝派遣了太监监军盯着,还有东宫最新一批的会计随同而来调度,让这批物资最大可能的发放到底下士卒手里。有钱,有粮,有棉衣。虽然过了年可能就要打仗了,但士卒们还是觉得很满足。

“阿剌知院有回信了?”方瑛和宣府巡抚李秉在大堂里对坐,商议着开春之后应该要做的各种事项,等听到来人传报后,惊喜的站了起来。李秉也非常吃惊,随即感叹道,“没想到瓦剌之中果然出现了如此巨大的裂痕,竟然使得阿剌知院这等人物也反对也先了。”

他本是反对景泰六年开边出击瓦剌的,因为土木堡之后,大明边关残破,急需恢复。自景泰三年巡抚宣府以来,李秉就开启了嘴炮模式,疯狂弹劾当地贪赃枉法的人物,又招收流民过来开垦田地,将破败的宣府迅速的整顿一番。可以说,景泰朝的大明国势恢复,都离不开这种踏实能干的官员。

也正是因为从中央到地方,都有这种实干派的官员存在,大明才能走出“建国不到百年,国都就被围了”的阴影。可惜实干派和清流党终究合不来。轩輗的名声被人宣扬成一个固执己见的老犟驴,王文被骂刻薄,李秉也是被排挤到宣府的。

他为了宣府花费了好几年心血了。舍不得才有所成效,就急哄哄的出去打仗,把积蓄数年的人跟物都一波撒出去。太上皇前车之鉴呢!不过方瑛到后,拿出了太子交付的各种新东西,算给李秉吃颗定心丸。作为一名实干派的官吏,又在边境待了两三年,李秉是能看出望远镜和长弓对于战时的增幅作用的。

唯一的不好之处,就是东西刚刚研发出来,没能大规模的配给军队,只能省着用。而除了以上两种,充足的火铳、粮草还有棉衣的到来,让李秉最后踏实下来。方瑛更是跟他说过,太上皇亲征中的乱命频出的情形,不会再发生,来之前太子殿下就跟他说过了,这一场仗要把大明的威风和胆气都打回来,所以给予了自己很大的指挥权。

没看到那些监军和会计们都很服从自己吗?显然是在出差之前,就被小太子叫过去敲打过了的。李秉对此半信半疑,心想上位者能这么说,但京城里的大官们能这么做吗?但他还是支持起了方瑛的工作,配合他做好出征前的准备。

“有了这个家伙的接应,对付也先,咱们就多了两成胜算!”方瑛将情报看了又看,老怀宽慰。倒不是说阿剌知院能起到多厉害的作用,但打仗嘛,要追求高胜率和低损耗。毕竟在此之前,朝廷已经做了不少准备。如果都这时候了,方瑛这种多年名将还顾忌徘徊,非得弄什么阴谋诡计才能打胜仗,那朱见济也不会派他过来了。

方瑛虽说多年征战于南方,但打仗的经验有,身边还有郭震、过兴这种镇守边关多年的老将辅佐,也不怵瓦剌。所以阿剌知院这个家伙能不能被大明拉拢,并非重要的事。成,则锦上添花。不成,也没有什么。方瑛只是根据皇太子收集来的情报,自己又在宣府驻守多日后,尝试着向对方伸出了橄榄枝。

阿剌知院是瓦剌中有名的议和派,也是也先起初的心腹。他对也先算是尽忠了,跟着人一块击大明败脱脱不花,还支持后者自称大汗,追杀黄金家族的子孙。最后一样行为放在草原上,已经是违背了政治正确,让阿剌知院的名声跟着也先一块烂掉了,算是自己断掉了退路。

不过阿剌知院此人的心思颇为活跃,不死守黄金家族这个落后的招牌,认为草原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是可以换人做大汗的。也先称汗重建大元后,阿剌知院以为自己劳苦功高还忠心,肯定会有一个显赫的职位等着干。结果他想当的太师没当成,被也先转手交给了次子。

这种不厚道的剥削行为让阿剌知院这个勤恳的打手心生怨恨,也先察觉到了这一点,然后为了镇住这名老部下——他毒杀了阿剌知院的两个儿子。好了,这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也先膨胀后的一波骚操作让阿剌知院跟他彻底撕破脸面,然后在大明方面暗搓搓的撬墙角下,决定投奔新老板——

要问这个联系路子怎么来的?石彪当初在大同那边做倒爷积攒创业基金,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如今人虽然没了,但路子是被朱见济派过来的锦衣卫们接手了的,仍然和瓦剌那边勾勾搭搭,用一些粮食和落后兵器钓着鱼,连阿剌知院都上钩了。

所以说边境倒爷这种勾当,石彪做,不行。太子做,可以!朱见济毫不犹豫的给阿剌知院开各种空头支票,比如说击垮也先势力后,支持阿剌知院当新的蒙古大汗,并且开放边境贸易,让草原人民也能呼吸到来自文明国度的香甜空气等等。

但目前被阿剌知院部落占据的开平卫必须归还大明。阿剌知院对此摇摆不定。知道今天才传回消息,同意了来自大明的交易。他已经无法忍受也先了,也先对于迟迟不肯将权力上交给自己都阿剌知院也越来越不满,有意再杀后者其他的儿子祭天。

不过是一个开平卫而已,等到他顶替也先成为新大汗,会有更好的领地繁衍他的部落。------------第一百零三章:三方动当冬天的雪花从北往南纷纷洒落的时候,长城内外都无法保持平静。跨年完毕后,随着冰雪逐渐消融,更有新的一批物资被运送来宣府一带,让方瑛等人产生了一种“老子真有钱”的错觉。

“呼——”戍守的将士对着手心吹了口气,搓手取暖。“要打仗了!”有经验的老兵看着城里最近的动作,对着自己旁边的小兄弟们说道,“怕不怕死?”“怕他个卵子!”年轻气盛的小兵当场翻白眼,“爷养了一个冬天的肉,一身棉甲穿着,难道还怕锤不死北边的蛮夷?”

“朝廷这几个月下了血本了,上头的人肯定舍不得打败仗……上面当官的靠得住,咱们只要不发怵,就能保住命!”要说东宫六率到了,也不是当招牌出来看的。这支部队就像闯入了沙丁鱼群的鲶鱼一样,也被寒风吹到麻木的庶卒们带来了另外的活力。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