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4章(1 / 6)

在灵师学院中,每一届都会有很多天赋超好的学员而成为不了灵师。一代贤者‘普渡圣者’就曾说过:成为灵师需要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再加上百分之一的天赋,决定灵师走上更高境界的不是先天天赋,而是自身,努力和大毅力才是修炼道路上最重要的先决条件。”

这些护卫的实力,虽然可能不是特别强大,但他们都是常年接触灵师,察言观色的眼力劲还是非常不错。瞧见天堂带着两个美丽的少女进来根本没有进行阻拦,他们这店除了接待灵师之外,最多的就是贵族老爷,和天堂这样的公子哥了。

转过身来的天堂,盯着男子身前的徽章有些愣神。但是男子也毫不在意天堂的上下打量,而是憨厚一笑,恭敬的说道:“公子,我叫汉尼拔,是昊宇大人亲自任命的店长,专门守护灵品店的安全。呵呵,公子可能不认识属下,上个月向公爵大人汇报账务的时候,有幸在公爵府见过您一面。”

况且一直以来都是以债主身份自居的天堂,想的可不是价格优惠一些那么简单,这点从他脸上笑容就能看出来。也让后人对天堂有个定义,不怕天堂叫,就怕天堂笑,圣者一笑必有人糟。而且他的笑容越是灿烂,那就证明他想要坑的越狠。

即使是那些灵师才能使用的武器和装备也不太关注,唯一能够引得她俩注意力的还是一件女性灵师穿的皮甲,由三阶灵兽沼泽巨犀的皮制作而成。经过灵器师精良的手艺,打磨加工后,变得非常柔软,穿上身上不仅能够增加防护,还很舒适。

汉尼拔那黝黑的脸上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一样,说道生分的时候,他还刻意的板起脸来,装作很受伤的样子。若是不了解其中内情的人,可能真的会被他这样的老实模样,博得一些感情分。但是在天堂这里却是完全行不通,因为他早已经是个中的行家里手,熟悉的很,知道这全都是演技。

虽然这修炼的日子,在常人看来颇为的枯燥乏味,甚至痛苦不堪。不过,这对于从小就开始在北境过着流浪生活,经历过无数白眼,嘲讽,打击。甚至被当作诱饵和弃子一样,随意就将其放弃的天堂来说,却不过是一桩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已。

经过一年时间的刻苦修炼,天堂也终于是达到那凝聚灵力海的程度。为了提高灵力海凝聚的成功率,孟薪特意让天堂来到地下这处他平时的修炼之地,也是天堂当初感受到火元素灵力的地方。如果这是能够顺利成功凝聚灵力海,那么此处就是天堂的福地了。

空气中的火元素灵力源源不断,争先恐后的进入天堂的体内。如果是在平时修炼的时候,天堂绝对会惊喜非常。可是此时,这元素灵力涌入的速度太快了,就像龙卷风。根本就来不及进行有效的压缩提存,再转化为己用,这种窘迫的状况,一时间让得天堂的身体有些无法承受。

“他死了,姐姐开心才对,怎么会伤心?弟弟你问姐姐这道业怎么来?其实也简单,姐姐的祖上,就是曹操麾下的摸金校尉,咯咯,我那群老古董祖先,定了什么传男不传女的规矩,但没想到到了我老头子那一代,就生了我这么一个女儿?你们猜怎么着?”

“日子也就那么过了,后来我那老头子得了肝癌死了,我那丈夫得了我苏家的摸金道业,就将我带在身边并与一队他的朋友一起去一座唐墓,但没想到,就在那唐墓里,我们遭到了机关和粽子,最后被捆在一处死陵,断水断粮……”

看到我脸上有些古怪,苏锦忽然微微一笑,美眸中重新流露出了几分媚意,她肆无忌惮的凑过来,在我耳边吐气如兰道:“好弟弟,别怕,像你这样的小鲜肉,姐姐还舍不得下手,你要是信守承诺,真把血罗盘送给姐姐,到时候,姐姐让你包1养些日子也不是不可以……”

倒斗该用的工具和干粮,我都放进了背包里,下车后,苏锦还不忘从她的后车座里,拿出了她的洛阳铲,我仔细看了下,那洛阳铲的设计与一般用的有些差异,它的底刃整体是斜坡状,最下面还挂好一些尖锐的跟刺,看样子,这把洛阳铲不止能挖土,杀人更是把利器。

那是一块刻着铭文的青石板,我们喊作墓盖子,这玩意在唐朝以前的陵墓比较常见,一般那些陵墓设计好,封死之后,都会在墓口放上一块石板盖住,甚至一些有钱的贵族,用纯金纯银来打造这个墓盖子的也有,以展示自己的身份。。

“我感觉,诸葛亮在山顶上栽黄皮果树,应该不止是他妻子喜欢吃这个原因,我听老人说过,这世上有些东西,容易通灵性,就像动物里的猩猩猴子,不但寿命比其他的动物长,智商也很高……我想,这黄皮果树,应该也算是容易通灵的一种存在,要不然,诸葛亮也不会耗费那么大力气填土造山,还栽了这么多的黄皮果树。”我道。

后来祖宗担心被魏国皇帝怪罪,所以逃到了一处无人认识的地方,隐姓埋名,但关于血罗盘的传闻却一直没停下来过……这些,也是我在祖宗遗留下来的书册里看到的,只可惜我那些父辈爷辈们,虽然知道月英墓在这,却没一个敢来的。”

我低头看去,只见苏锦的双手已经被树根捆住,至于她腿上的那一条树根,更是窜进了大腿里面,再看看苏锦那张原本精致的小脸,已然面色如血,她咬着嘴唇,想要自己不吭声,可她的身体,却在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着,连带她那双媚眼,也多了几分迷离之色……

折叠刀依旧锋利,我用手指拨开苏锦胸口上的第一条根须,这一条勒得有些紧,不得已,我只能先用手指垫在苏锦的胸上,卡出一些空隙,再用折叠刀轻轻隔断,要不然,已折叠刀的锋利程度,一不小心就能将苏锦那胸口划开一道口子……

我看向主墓室的最里面,在那里,静静摆放着一口简单的棺椁,从那颜色上可以分辨得出,棺椁应该也是取材于黄皮果树,棺椁上还披着一件打满补丁的披风,虽然年代久远,但却依稀可以感受得到这都是一针一线精心缝制出来的。

在几道陌生的身影中,我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是那冷小欣,此时她面无表情的盯着我,在她身旁,那几个同伴全都是清一色的女子,看长相,还都挺不错的,只可惜那眼神那表情,都太冷淡了,搞得我像是欠了她们几百万似的……

苏锦点点头,道:“不错,这是曹操给手底下盗墓者设下的最高职位……另外,在曹操之前,另外一个冷家的人,曾为董卓的秘士,叫做冷樾,就是他,帮助董卓在千古帝都洛阳连倒十八座帝王陵墓,然后一把火将洛阳烧成了灰……”

“不错,他们都是冷家之人,再后来,例如唐朝安史之乱的安禄山、宋朝靖康之耻都有到冷家的人,他们要么不现身,要么一现身就是战乱天下……到现在,冷家已经是一个庞然大物,虽然很少人能知道他们在哪里,但对于那些老盗墓者来说,冷家,是一个不可以招惹的存在。”

【作者题外话】:有书友说,鸡蛋想钱想疯了?靠写重复章节骗钱?抱歉,鸡蛋真没这么干过,我刚检查了一遍,在前面有一个章节是重复了,仔细一想,应该是我上传章节时,不小心复制了两遍,所以导致那个章节里多了两千字,在这里深感抱歉,鸡蛋已经改回来了。。

老光一看,顿时眉开眼笑,道:“嘿嘿,这放逐山呢,其实它是不止一座山,它是由无数的连绵山脉和丛林组成的,而它这个名字的由来,是那是因为在我们历代历朝,会将那些罪犯放逐到那里,尤其是周商时期和明朝那会,据说就放逐了上十万罪犯,后来也就有了这个放逐山的名字……”

下午时分,酒足饭饱的我剔着牙,观察着人来人往的楼下,发现这些人的服饰都挺有特色的,看样子应该都是一些少数民族,而且这里的美女虽然不多,但一个个眉清目秀也挺天然的,没有城里女人的那种浓妆艳抹,但唯一的缺憾,就是她们身上衣服穿太多了,连截小腿都没露出来……

掌智和尚听得长吁短叹,至于周小舍则忍不住骂娘,说自己失算了,那一天晚上,他连冷小欣的手都没摸着,最后稀里糊涂就被迷昏了过去,等再醒来的时候,已是光着屁股躺在了地上,最后,还是第二天那旅馆老板娘打扫卫生时发现才叫醒他的……”

周小舍露出几分嘚瑟的神色,道:“当年诸葛亮死的时候,刘备的儿子,也就是那什么阿斗皇帝,按照诸葛亮的遗言,派了四个大汉扛着诸葛亮的棺材一路南行,说是什么时候绳子断就埋在哪里……但后来,那绳子一直没断,四个大汉为了偷懒就将棺材随便丢在半路上,也就是现在这个地方,嘿嘿,没想到的是,四个大汉临走前,却看到诸葛亮的棺材,被一伙不知名原始部落的人抬走了,但在起棺的时候,天空突然变得电闪雷鸣,龙啸四野,所以,这里也就被命名为了龙鸣县……”'

“传闻,那些带走诸葛亮棺椁的人,就跟野人一样,身上只裹着一条破布,手上拿的武器,也是一些木棍和弓箭,他们脸上抹着奇怪的图案和颜色,根本就不像是生活在附近的人,倒像是山里的那些原始部落,后来,县志上有记载,这些人带着诸葛亮的棺椁,一路南行……”

“我也是听说的,传闻在放逐山那一带生活着几个原始部落,其中就有诸葛亮源来的那一脉,还有,这些年来也有一些胆大的旅游爱好者和探险者进入过放逐山,但就没有一个活着回来过……所以几位老板,我希望你们能多考虑考虑,要是你们想去别处,我老光立马就带你们过去,可要去果敢和放逐山,那老光真接不来这个活……”

我不禁皱眉,看样子,这还真不是钱的问题,果敢那边现在是战乱,可以算是人祸,但放逐山那一块,那可就是一个真正的险地,想想从商周开始到明朝,足足十几万的罪犯都被流放驱除在那里,最后存留下来的寥寥无几,可见,这放逐山的恐怖,绝非空穴来风。。

喝酒中,我和周小舍一边给老光灌酒,一边有意无意的从他嘴里套问着这个关于放逐山和妖龙岭的事情……至于掌智和尚,在连续拒绝了老光的几次敬酒后,他默默地坐到一旁念起了经文,说是为我们今天吃的动物和酿的酒超度……

掌智和尚的奇葩我见识过的,当下也不理会他,只是让我感到古怪的,经常在我面前说不喜欢男人喝酒的苏锦,却在这会一个劲的劝我多喝点虎鞭酒,而在听旅馆老板说他们当地男人最喜欢喝的豹鞭酒有壮阳作用时,她又笑盈盈地给我要了一瓶最贵的豹鞭酒,一双美眸,直接往我身上扫……

一眼望去,在果敢这边的桥下,满目尽是帐篷和临时住所,我不免有些好奇问起了开车司机,他介绍说最近果敢战乱,这些帐篷和临时住所,都是那些避战的难民搭的,现在果敢就是这么个情况,里面的人很难出来,而外面的人要进去更难,除了过关检查外,更要注意的,是外人进入果敢之后,该如何自保……'

什么族仆,意思很简单,那就是这个冷家在东汉以前,世世代代都是给别人家当仆人的,至于为什么在东汉之后,翻身把歌唱,我想除了他们获得了董卓曹操的看重外,肯定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毕竟,要被人看重,首先得有本领,而冷家世代为仆,这本领又是哪里得来的,那就得问问他们自己了……

这些难民大多面带菜色和恐惧,而除了他们之外,偶有一些年轻男人们三五成群,往往会寻觅到落单的难民,然后上去就是一通抢1劫,有些要钱的还好,而有一些还盯上了难民当中的妙龄女孩,他们手持棍棒菜刀,一边嘻嘻哈哈的将妙龄女孩拖到附近的草丛,一边威胁着来往的难民。

大路有难民,而在小道,却稀稀疏疏落着一些尸体,不少猫头鹰从天空俯冲下来,争相恐慌的享用着那些尸体上的腐肉,它们最喜欢的,便是尸体脸上的肉,最是稚嫩,它们也格外喜欢吃尸体的眼睛,往往那些尸体十有八九,肉还在,眼球却被猫头鹰给啄了。。

“几位老板,等下我可就不进去乌瓦村了,你们自求多福,还有进去之后,你们千万要注意,忍一时风平浪静,那进去乌瓦村的,都是狠角色;里面逃犯云集,指不定路边哪个乞丐,可能就是杀了十几口人逃去那里的,还有,别多管闲事……”

偶有一些本就输得一干二净,却又耐不住酒馆老板娘风骚诱惑的酒鬼,在喝完酒与老板娘调完情后,买单却又一毛钱都拿不出来时,那老板娘立即就跟变了个人似的,阴冷的一哼,酒馆里头立即就有一伙人杀气腾腾的冲出来,将那吃霸王餐的赌鬼就地暴打一顿,再丢到路边去……

每一间平房门口,都摆着一条长板凳,上面要么坐着一两个衣着暴露,眉目传情的年轻女人,要么就是坐着好几个叼着烟,一脸猥琐的讨论着进去之后要用什么姿势的酒鬼赌徒,对于他们来说,格子间里面的那张床和年轻女人,只不过是他们用来打发无聊时光的小乐趣。

一眼看去,一排破旧的平房,愣是被分成了数十个狭小的格子间,里头是床,外头则是一条遮人耳目的帘子,至于这些格子间的主人,则用她们那年轻的肉体,熟练的向路边来往的酒鬼赌徒抛着媚眼,虽然动作中带着无限诱惑,可她们的眼神里,却分明流露着无尽的麻木不仁……

有因为吃了霸王餐被打得奄奄一息的赌徒,也有为抢劫一个长得漂亮一些的妓1女而打得头破血流的酒徒,甚至,我还见着不少醉醺醺的人一不小心就掉到了路边的臭水沟里,面朝底下后就没再爬起来过,但路上的行人,对此却视若不见,似乎对于他们来说,乌瓦村哪天不死人了才是真的不正常……

热闹到底结束,酒馆又恢复了平静,一众酒鬼轰然散去,而刚才站在角落里看热闹的酒馆老板娘则扭动着水蛇腰凑了过来,一张浓妆艳抹的老脸上,硬是挤出了一抹掐媚的表情,冲我连连暗送秋波,弄得我鸡皮疙瘩都快掉了一地……

周小舍黑如葡萄的眼珠子转了转,猥琐道:“哎,小道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最没兴趣了,不好哄又要教育,有时候在床上做点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你一打小姑娘的屁股,她还得问你干嘛打她屁股,不像那些有夫之妻,你一拍她的屁股,她就自觉摆好了姿势……”

其中随着李子虎一死,他的十三号赌堂被乌瓦村其他势力给瓜分了,这李子虎的赌堂下,可藏着不少钱,当时我和周小舍走得急,倒也没有去看下面的钱,后来听酒馆老板娘说,这李子虎在赌堂下面好像是藏了千把万的现金,花花绿绿的各个国家的纸币都有。

不过因为这千把万我们一分没拿,乌瓦村里却流传出了另外一个口口相传的消息,说我和周小舍之所以杀了李子虎没拿钱,那是因为我们看不上这千来万的‘小钱’,说是我们大有来头,背后有大势力,所以才敢在乌瓦村里杀人……

沉默了几分钟后,就在我以为老贾不会回答这话时,他却深深叹了口气,声音沙哑,眼中流露出一抹追忆的神色道:“放逐山?呵呵,人们都说那是不祥之地,可当年我并不信……为了钱,我自告奋勇,领着一伙盗墓者出发,到还没等到了那里,就死剩下我最后一个人……”'

沉默了几分钟后,就在我以为老贾不会回答这话时,他却深深叹了口气,声音沙哑,眼中流露出一抹追忆的神色道:“放逐山?呵呵,人们都说那是不祥之地,可当年我并不信……为了钱,我自告奋勇,领着一伙盗墓者出发,到还没等到了那里,就死剩下我最后一个人……”

“搞什么,现在说不行吗?小道还真就不信了,这不就是走山过岭吗?能有多玄乎,难不成,还能难过那什么长白山大兴安岭的……”周小舍满是不屑道,走南闯北的,也知道华夏之地上,最让盗墓者心生向往,却又无比畏惧的地方,莫过于长白山和大兴安岭。

“呵呵,放逐山不同于长白山和大兴安岭,放逐山是十万逃犯被放逐的地方,那些人都拼了命想要离开放逐山;而长白山和大兴安岭不一样,这都是天赐之地,无数的帝王将相,都梦寐着自己死后能在那里占有一墓之地,生为人杰,死后亦要为鬼雄……”老贾如是道。

至于长白山的传说那更多了,天池、野人部落、还有一个让许多盗墓者心生向往的悬棺,据说在长白山的极高之处,有一口悬在崖边的棺材,它只有在落下鹅毛大雪之时才会现身,但长白山那边常年积雪,一旦下起了鹅毛大雪,随时都会有雪崩的情况,盗墓者们再神通广大和勇敢,也扛不住这大自然的力量。。。

周小舍和掌智和尚打小是一起长大的,只不过后来一个被送去当了和尚,一个则跟上了一位专门坑蒙拐骗的道士,如今两人一对比简直天壤地别,一个话少,却又眉清目秀得跟个小姑娘一样,一个则跟个话痨似的,要是再给他一瓶酒还能把月亮吹下来……

周小舍还告诉我们道,和尚的这双耳朵确实不简单,在小时候,他们偶有一次和其他小伙伴去河里游泳,但那一次,掌智和尚说什么也不让周小舍下水去,周小舍问是为什么,和尚说水里有人在说话;一开始周小舍还不相信,可没多久,等他看见那几个下水游泳的小伙伴一个都没上来时,他就彻底信服了。

帐篷外,夜色渐深,山里的风,一到了半夜万物寂静时,吹得格外来劲,好在帐篷的质地不错,几个大老爷们挤在一起,顿时鼾声大起,尤其是老贾和周小舍这两个人的打鼾声,一个好比晴天炸雷,一个犹如撼天动地,两种截然不同的鼾声,一唱一和,你一方刚消,我一方又响起,配合得天衣无缝,简直绝了……

“不,鬼可以随时出没任何地方,但它不行,它只能存活着在山岭之中……”老贾压着声音,话锋一转道:“当年我带那伙盗墓者进来时,一个个的身手高强,但在这山?的手下,却死了足足五个人,几乎每一天晚上,都会有一个人死去。”

山?在疯狂挣扎,而且让我吃惊的是,这玩意好像会变身术一样,一下子一个模样,刚才还是那风骚女子模样,结果转眼间又变成了一个乖巧少女的样子,然后再接着变化成另外一个漂亮女人的模样,并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感觉。。

按照老贾的推断,今晚上这个山?肯定是会来的,昨晚上它吃了那么大的一个亏,怀恨在心前来报仇那是必须的,而我要做的是,就是呆在这里,尽量的拖延山?,给老贾争取足够的时间,让他可以找到山?的尸骨,从而毁掉之后,山?自然也就存活不了……

牛鼻子还好说,吊儿郎当的,老贾你要就要;但和尚是会念经的,昨晚上也正因为有他及时赶来念了那么一段什么大乘经法才吓跑了山?,今晚你要是再带走,那就我一个纯爷们外加苏锦和阿悄她们俩个,危险系数直接就飙升了……

“傻丫头,遗腹子就是遗在肚子里面的孩子啊,比如说,你先生要是今晚死翘翘了,但他等一下要是兽性大发将你给欺负了,那你以后怀上的孩子,就叫遗腹子了……你要是还不懂,就让你先生好好给你探讨解释,他肯定知道。”苏锦坏笑道。

苏锦的身材本就极好,上半身波涛汹涌饱满如东北大馒头,下半身修长白皙似山东白面馒头,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一个劲的说往上,结果等我的手一碰着她的大腿处,她顿时身体轻轻一颤,媚眼如丝,竟是忍不住发出了一道愉悦的娇喘声。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