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162章(1 / 2)

下一秒钟,诸葛玉树从油纸伞里面拔出了一把剑!对,就是一把足足有一米来长的剑,刃口上锋芒毕露,一看就是久经战斗的那种武器。我心头一动!没想到诸葛玉树背着的油纸伞里,居然还藏着一把剑,这剑一看也有些年代了,上面略有些陈旧,不过锋利程度却不敢让人小看。。

第244章 续命别看诸葛玉树这厮看起来挺高的,但还真重不到哪里去,我背着他踉踉跄跄走到下来的地方,在那里,周小舍他们几个居然出乎我意料的都在了。此时天还没亮,外面的雪还在飘着,我头一抬就看着了周小舍在上面举着火把。

周小舍毫不犹豫就跳了下来,在见着我背上满身是血的周小舍后,连连倒吸了几口冷气。“老铁,这是怎么回事?”我头也不抬,抓着掌智和尚丢下来的绳子,将早已昏迷过去的诸葛玉树身体绑住,然后让掌智和尚把他吊上去。“和尚,快救人。”

我朝掌智和尚喊了一声,旋即看了一眼身后的五毒池,冲周小舍一字一句道:“烧了这里,一具尸体都别留。”周小舍向五毒池看了一下,顿时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那池子里漂浮着密密麻麻的绿毛尸体,它们大都已成型,估计不用十天半个月,它们都将彻底异变起尸。

但在此刻,我决意不会留下一具尸体!!……………………约莫着一两个小时后,我和周小舍他们回到了地面上,在我们脚下,那个地下陵墓里已经塞满了干草和火药。雪花飘飞中,我吐出一口浊气,目光一凝后,将手中的火把丢了下去。

火把一挨中那干草,立即化为了一大窜火焰,很快让地下陵墓彻底燃烧起来。我和周小舍转身离去,没一会,身后的地下陵墓中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那是周小舍丢在五毒池里的炸药被引爆了,按周小舍的话来说,就那千来头尸体,只需要三个炸药包,就能让它们全部上天……

但最终尸体并没有上天,在巨大的爆炸波下,那积重的积雪很快如山崩一般,将那地下陵墓彻底压塌,最终一切归于平静,那口五毒池和上千头尸体,也注定长眠于地下,再无重见天日的机会。。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一桩莫大的功德。

但对于诸葛玉树来说,却算是一次不小的伤害……等回到了临时住所后,诸葛玉树躺在了简陋的帐篷内,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脱掉,露出一副健美的胸膛,只可惜,上面有好几处伤口血肉模糊,就连我这个大老爷们看见了,也不住的心头沉重。

这家伙,这一次伤得太重了。掌智和尚正忙不迭的给诸葛玉树清理伤口,一旁的苏锦和石颖也在默默帮着忙,天寒地冻的,没有清水,只能用篝火将积雪融化后,再加上掌智和尚的一些草药,然后再用撕下来的衣服小心翼翼洗着伤口。

“抱歉,花姐,族长下令了她不见任何人!来人,将这两个男人赶出部落,任何人都不得给予他们食物,违者也一并驱逐出部落……”几个年老的女祭司冷冰冰道。第211章 一个都不能少这几个年老的女祭司指挥着一众部落壮实男人,乱哄哄的将我和东应天赶出了部落。

东应天看不下去,还想找他们理论,但被我一把给拦住。不过在临出部落前,花婆婆还是故意偷偷给我拿了一包粮食,她面带歉意道:“小子,是小瑶任性了,我们月氏一族,从来都不该这么冷漠无情,尤其你还是我们部落的恩人……”

“婆婆不要内疚,这事我也早就预料到了,不过,有件事我想告诉婆婆。”我道。“什么事?”“不久之后,放逐山会有一场大灾难,还请婆婆与月氏部落早做准备……另外,托婆婆告诉你们族长,下次再见面时,我非得揍她屁股不可。”

我笑笑带着东应天离开,身后独留下一脸凝重之色的花婆婆。。东应天在月氏部落被囚禁了将近二十年,对外面的世界早就没了太多的感知,唯独对于回家的道路却一点也没忘。按照东应天的说法,从月氏部落到永恒部落,如果徒步行走,估计得七八天的时间,但他知道近路,可以节省个两三天,不出意外的,五天之内就能返回到永恒部落。

对于即将要去的永恒部落,我对它的信息算得上是一概不知,再加上东应天也出走了二十年,如今部落变成了什么样子,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不过我心里始终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稀里糊涂成为了一个部落的少主,天知道,我陈家先祖以前是做什么的啊,别人家祖传下来的都是一些稀世宝贝,而我陈家先祖倒好,直接给我传了个部落……

在赶往永恒部落的第四天时间,我突然发觉情况有点不对劲。那就是在我们的身后,好像凭空多了一条小尾巴,我好几次回头看去,都能隐隐看见几道隐匿的人影。。事出异常必诡,我暗暗交代了一声东应天小心一些,东应天告诉我说,永恒部落不远处了,饶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在部落门口刺杀少主我吧。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有点不安。果不其然,就在当天晚上,意外骤现!!在赶了一天的路后,我和东应天搭了个篝火暖身后,便昏昏睡去。寂静的夜色下,我隐隐感觉到了一阵冷风袭来!忽然间,不等我睁开眼,已经先传来了东应天的怒喝声!

“何方宵小,竟敢刺杀我家少主!!”敢情东应天也察觉到了危险,所以故意在装睡,当下他一出声,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东应天已经如一头护崽的老母鸡一样,将我护在了身后。我抬头看去,只见在东应天的前面,多了一群陌生男人,一个个的凶神恶煞,脸上尽数都涂画着一些古怪的图案,看样子,应该是五氏族中的某一支。

陌生男人中,一个领头的目光扫了我一圈道:“哼,少主?今夜过后,可就没有什么少主不少主的了!”黑暗中,东应天认出了面前的这群陌生男人来历。“你们是石氏一族的?”东应天怒道。“好眼力,不枉费我们在这里等了你们这么多天!”陌生男人冷笑道。

东应天脸上青筋暴露,怒气冲冲道:“哼,你们石氏一族,当年只是依附我永恒部落的一支仆族,这些年过去,趁我永恒部落无主混乱,掠夺了我们多少族民,哼哼,现在居然还敢来截杀我们少主,胆大包天!!”“呵呵,时过境迁,你们的少主,不过是一扶不起的阿斗,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去,我大可饶你一命,只是你这少主,得留在这里了。”陌生男人面无表情道。

“是你们族长派来截杀我们少主的?”东应天问道。“呵呵,不该问的事情就不要问了,让开,你们少主的命,我们要了!”一众陌生男人忽然都亮出了锋利的白刃,他们隐隐已将我围住,看样子今晚对于我的性命,他们势在必得!

我皱眉,联想到前几天月瑶把我赶了出来,连我的折叠刀都被收走,如今又出现了这伙石氏部落的截杀者,这其中,难不成有什么联系?要不然,可就真的太巧了。。我和东应天都手无寸铁,对面的陌生男人足足有将近十个人,每一个都手持利刃,身手矫健,眼神里透着一股嗜血的冷意……

我心头一紧,看了一眼面前满头白发的东应天,知道他被月氏部落囚禁了将近二十年,早就没了以往的气力和身手。我淡淡对东应天道:“东伯,你先走吧,这里交给我。”“少主,他们都是石氏一族的高手,我留下,您趁乱走,前面离永恒部落只有一天不到的行程……”

“不用说了,既然你喊我作少主,那你就得听我的,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离开这里!!”我道。东应天一怔,老脸流露出一抹复杂之色。旋即,在我的目视下,东应天缓缓离去,背影无尽沧桑……而我这边也准备好了一场苦战,虽然手无寸铁,但已经到来的事情,总是要接受的,唯一让我感觉到诧异的,这个所谓的石氏部落,我貌似和他们没什么过节吧?他们派出高手来截杀我,怕是背后另有其人在布局。。

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见到石氏部落的高手举起了手中的利刃,毫无阻拦的刺进了东应天的胸膛里。一道热血从东应天的嘴里吐了出来,他双眼怒睁,狠狠咬住了那个石氏部落的脖子,硬生生将那人给咬得血肉模糊后,趁机抢过了他手中的利刃,再丢给了我。

“少主,接住!”我伸手将这把带有东应天鲜血的利刃接住,而下一秒钟,另外几个回过神来的石氏部落的高手,已经纷纷将手中的利刃都刺进了东应天的身上。“少主,原谅我再也无法侍奉您左右了……恳请您,振兴永恒部落……我,死而无憾。”

东应天满身鲜血,轰然倒地。这是一道沧桑的身影,这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这是一个忠心耿耿的老仆。但在这一刻,我亲眼目睹他将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为我夺到了一把利刃,然后惨死在了那些人的手中……我心头狠狠抽搐了一下,怒火瞬间充斥了我的心头!

我握紧了手中的利刃,上面还残留着东应天的鲜血……怒意一下子冲上了我的脑袋,还有骨子深处的神秘力量,也顺着血液蔓延了我的身体;我仰天一声咆哮,双眼血红!我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奋不顾身,悍不畏死!!近十个石氏部落的高手匆忙围堵过来,他们一开始狞笑连连,但没一会,他们便目瞪口呆……

一个石氏部落的高手将利刃刺进了我的手臂,但随即,我手中的利刃将他整个脑袋都剁了下来,手法干净利落,脑袋无声落地,空留下一具喷血的躯体还站着在原地。几秒钟后,又一个石氏部落的高手倒着在了血泊中,我将利刃从他的胸口上拔了出来,留下一个碗口大与血流泉涌的伤口。

一连死了两个同伴后,另外的石氏部落高手顿时面露不安之色,他们齐声怒吼,随即冲了过来!我目光扫了一圈,嘴角露出一抹狰狞的冷笑!“东伯,我会让他们全部给你陪葬,一个都不能少……”第212章 又是冷家!东应天的尸体就躺在前面不远处的血泊中,我一步步走过去,在我的脚下,一个个石氏部落的高手轰然倒下。

他们临死时,双眼睁得很大,似乎不相信刚才这个还被他们示弱蝼蚁的男人,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爆发出这么大的能量。。我咬紧牙根,身上已经鲜血给沾湿,分不清是他们还是我自己的。我手持利刃,一步杀一人!“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我怒喝道。

面前的一个石氏部落的高手一怔,旋即眼中冒出一丝恐惧。他转身就想跑,但下一秒钟我手中的利刃已经刺进了他的后背,从他的心口处穿出!一道血箭从他身上喷出,腥热的鲜血溅到了我的脸上。。我不以为意,目光锁定了下一个石氏部落的高手。

“我想知道,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我冷声道。前面还有四个石氏部落的高手,他们面面相觑了下,其中那领头的高声喊道:“石氏一族的勇士,以死为荣,杀啊!!”在那领头的鼓噪下,另外三个人奋不顾身的冲了过来。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那我就把这份荣誉赐予你们!”我手起利刃落,一颗头颅率先从我手下滚落到地,接着是第二颗、第三颗……但也是这个时候,那个领头的郑氏部落高手不知道从哪里窜了过来,忽然寻到了我一处破绽,将利刃直生生刺进了我的身上。

我甚至能听到衣服和皮肉在这利刃下被穿透的声音。我一口鲜血喷出,脸上已是青筋暴起!没容那领头的拔出利刃,我手上已经砍钝的利刃,顺势将他整条手臂都砍了下来!一阵痛苦的哀嚎声响起,那领头的人眼睁睁看着自己手臂露地,面露出一股骇然,脸色惨白!

这一刻,他是真的怕了!!我捂着血流泉涌的伤口,缓缓举起利刃。那领头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饶命,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告诉你……”利刃停滞在半空中,我冷冷道:“说,是谁派你们来的。”“我说了你就能饶我一命吗?”

我眼都不眨一下,将利刃径直砍在他的肩膀上,一字一句道:“你还有一次机会。”领头的人彻底趴倒在地,身体连连颤抖,他恐惧无比道:“是冷家,是冷家派我们来的。”“是冷瞳吗?”“是他!”“他怎么指使得动你们?”

“我们族长受过他们恩惠,前几日他忽然出现在了我们部落,只是交代了几句话,族长就派我们过来截杀你,说只要尸体,不要活人……”领头的人颤栗道。我将手中的利刃收起,目光瞥了一眼这个该死的家伙,但最终还是没有下手杀他,我答应了他,这个承诺得作数。。

我看都不看一眼这个彻底被吓住的领头人,转身向东应天那边走去。东应天静静的躺在血泊中,一头白发也已被染成了红色,看起来仿佛年轻了十几岁,尤其是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在临死前露出来的笑容,让他显得格外安详……

“东伯,我带你回家。”我喃喃道。我一弯腰,胸口上的鲜血顿时忍不住往外流。我顾不上疼痛流血的伤口,直接蹲下身准备将东应天的遗体背起来。但就这时,我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一道狰狞的叫声响起。“去死吧!”

我心头一紧,是那个领头人的声音。我猛地回过头,已然见到那个领头人离我咫尺之遥,可不容我举起利刃抵挡,我见到领头人忽然脸庞扭曲成一团,站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接着,一大口鲜血从他嘴里流出,然后缓缓倒落在地上,在他背上,赫然插着一支白色的羽箭。

我抬头看去,见到不远处的黑暗中走出来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我脑袋一愣!是那个月瑶,还有花婆婆带着几个月氏一族的高手赶来了。月瑶依旧冷若冰霜,手上正抓着一副弓箭,显然刚才那一支白色羽箭是她射出来的。花婆婆脸上带着一丝担忧之色,看到满身是血的我,她不住的叹气,道:“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花婆婆继续道:“自你离开后,我们一直在你身后跟随着,这一路上,一共遇到了两拨想要追杀你的石氏高手……小娃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石氏一族要派出那么多高手追杀你?”我没有回话,但心头却是微微一动,听这话,月瑶应该是故意将我逐出月氏部落的,然后自己带人在后面跟随,帮我拦住了两拨追杀者……这么一说来,似乎,我还欠她一个大恩情。

我不动声色,目光在月瑶身上打量了一圈后,不动声色将那领头人背上的羽箭拔了出来。接着,我将羽箭的箭头折断下来,然后走到月瑶面前。我丝毫不理会她那张冷冰冰的脸,也不顾及她身后那几个虎视眈眈,眼中满是醋意的部落勇士。

我将带血的箭头放在她温软的手心上,道:“以后若是需要我帮忙的,可以尽管叫人拿这个箭头来永恒部落找我……这个恩情,是我陈化凡欠你的。”我话音落下,月瑶脸色一动,平静似水的美眸凝视着我的脸庞,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婆婆,谢谢了。”我对花婆婆道了声谢,然后拖着虚弱的身体转身离去。几秒钟后,我将东伯已经冰冷的遗体艰难背了起来,然后轻声对他道:“东伯,我们回家吧,这一次,我来带路……”东伯没有回应我的话,只是嘴角的笑容,似乎是在回应着我,阔别部落二十年的他回家的喜悦。。

在我缓缓离去的同时,身后传来了花婆婆的声音。“小娃子,那诸葛一脉的部落上一次露面,是在东边,如果你要找他们,顺着那个方向,也许会有发现……”我怔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的道:“有个预兆你们可能还不知道,七星连曲时,将尸行遍野,你们早作打算……”

第213章 永恒部落少主在月瑶和花婆婆的目光下,我背着东伯离去,空留下满地的尸体和鲜血。我不知道在背后的她们作何感想,但我此刻的想法,那就只有一个!“返回永恒部落,达成东伯的遗愿,重振永恒部落!”至于截杀我的石氏部落和冷家,这个仇,我非报不可!!

小路崎岖,没有东伯的带领,再加上我身上有伤,我走得格外艰难。在路上,由于我身上的血腥味,我遇到了不少饥饿的野兽,甚至还有一头足足有两个人高的熊瞎子,为了对付他们,我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我身上伤痕累累,但对于我来说,只要东伯的遗体完好,那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一路行走,从天黑走到天亮,又从天亮走到天黑,这一路上,我没有停下来过,披荆斩棘,跨过不少野兽的尸体,终于,在第三天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我见到远处,多了一缕缕炊烟。而在炊烟下,落着一个荒凉松散的部落,外面是一层足足有两三个人高的围栏,只是围栏年久失修,早已布满了一层极厚的灰尘,显得很腐朽和不堪一击。

我艰难的背着东伯来到了部落。在部落的破败大门,我见到了一块锈迹斑斑的铁牌,上面隐隐能见到几个狂草的大字。“永恒部落……”我喃喃念了一遍这名字,嘴角不住的勾起一抹苦笑。这就是东伯口中,百年前镇压得五个旁氏部落抬不起头,纷纷纳贡求和的放逐山霸主--永恒部落??

我摇头,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无不透着两个字:破败。。我一脚踹开了那用生锈铁链拴住的大门。在永恒部落的外围,满是荒凉,我看不到一个人影。直到走进去了许久,这才终于有了一些人气,虽然天才刚亮,但已经能看有一些人在外面劳作,他们用原始的石盘,打磨着那少之又少的麦粒,现在已是入秋,很多小孩子却连一些裹身的衣服都没有……

至于那些大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女人皮肤黝黑干巴巴如老人,那男人也不少是骨瘦如柴,在他们身上,看不出一点部落男人该有的霸气,有的,只是麻木的眼神……很多小孩子率先看到了我这个外来者。更多的人,注意到我身上还背着一具尸体,他们终于面露出诧异,男人们警惕的望着我,女人们则赶紧带着自家的小孩进了帐篷……

唯有少数的那些部落男人们,睁大了苍老的双眼,死死盯着我和背上的东伯。。东伯在二十年前,是永恒部落里的一号人物,但在二十年后,能够还记得他的人,已经不多。。但好在还是有人认出了他来。一个白发苍苍的部落老者忽然拦住了我,他死死盯着我背上的东伯,声音沙哑道:“他是谁?”

“东应天,二十年前,永恒部落的勇者。”我平静道。“果然是他!”白发老者惊呼不已,接着,更多的部落老人围了过来。“真的是应天。”“二十年过去了,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没想到现在……”部落老者们连连叹气,而一旁的那些部落男人女人们,则是面面相觑,对于面前这个已是闭眼多时的东应天,流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

唯有那群老者们长吁短叹。这时,忽然有一个部落老者目光注意到了我,他开口问道:“他是东应天,你又是谁?”顺着这老者的话音传来,其他部落的男女老少们,纷纷也将目光投了过来。我缓缓抬起头,在众人的目光中,摘下我脖子上的石坠子,沉声道:“神灵之坠在此,所有族民听令!!”

我话音落下,顿时无数人目瞪口呆。那些部落老者们,更是满脸震惊的望着我和手中的石坠子……对于年老的他们来说,我手中的石坠子,就是身份的最好证明!!我目光扫了一圈,将手中的石坠子再次举高了一些。“神灵之坠在此,所有族民听令!!”我提高了声量继续道。

“是真的神灵之坠!”有老者欣喜喊道。一石惊起千层浪,更多的部落老者们露出狂喜的表情。“跪下,全都跪下,是族主的神灵之坠!!”老人们喊道。部落的老人率先跪倒在地,一脸的虔诚和恭敬,对于他们来说,见坠如见人,他们祖先是神灵之坠主人的家仆家将,他们从出生到长大,就一直饱受祖先留下的教喻警示。。

有了部落老人们的举动,那些年轻的部落男女们,也纷纷跪倒在地上,就连小孩子们,也有模有样的跪下来,恭恭敬敬的将双手贴在地上,以示恭敬!他们天生是永恒部落的族民,他们生来,便是坠子主人的追随者!!我目光扫了一圈,心头微微一定!

旋即,我朗声道:“神灵之坠在上,我乃陈家后人陈化凡,今日归来,便是永恒部落少主!!”我声音振振,风声正劲,却也吹不散我的话语!跪倒在地上的部落老人们听到这话,纷纷抬起头,目视着我。他们身体在颤抖,他们的老眼里满是激动的神色,他们虽是永恒部落地位最低的族民,但追随族主的热血,却从未冰冷过!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