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76章(1 / 6)

周小舍也不含糊,拔腿就要跑,但不容我们起身逃走,就在这时,吸干郑瀚文鲜血的木棺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吼声!“是何方宵小,竟敢扰乱帝陵!!”吼声震耳欲聋,差点没把我们几个人给吼愣了。紧接着,破旧的木棺骤然裂开,一具身披盔甲,手持战剑的男尸缓缓从木棺中站了起来。

我听得心花怒放,自己虽然知道这块黑漆漆的玩意是好东西,但也没想到会这来路。当即,我请求老头帮我把这块精铁一并融了,用在做洛阳铲的底刃上,我心头激动地不行,这一次做的洛阳铲,不但请到了老师傅,还用上了好材料,做出来的东西,绝对不简单。

……………………打铁不是一下子就能好的,我和老头商定好明天晚上过来拿,随即,我自己又跑了一趟市场,从那里淘来了两根黑驴蹄子和一些黑狗血,这些玩意,都算得上驱邪的好东西,尤其是黑狗血,据说用来对付粽子效果极好。

一切该买的东西都买着了,我背着个包返回到了王家古董铺。一回去,我就看着店门口停着一辆眼熟的小汽车,我定睛一看,妈的,一眼就看到那个斯文男郑瀚文又开车送王洛洛回来了,王洛洛依旧坐在后车,郑瀚文照例主动去给她开门,然后两人相视一笑,那真叫一个甜蜜蜜……

我看得心里头莫名的有点不爽,我寻思着我自己可能真喜欢上王洛洛了,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这样妒火中生。我背着包想要直接进去店里,本来是懒得和他们打招呼,但没想到却被那个郑瀚文给叫住了。“小陈,好久不见,呵呵,你这背的什么,该不会是怕在大城市吃不惯,特意从你们乡下带来的土特产吧……”

郑瀚文这一打趣,王洛洛听得有些忍俊不禁。郑瀚文满面春风,看到逗笑了王洛洛,似乎有些得意,我听得直起鸡皮疙瘩,大爷的,我和你貌似还没熟到可以喊小陈的地步吧……还有,我们乡下人得罪你了?我背个包,就是土特产了?妈的,装逼,虚伪!

我回过头,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道:“原来是小郑啊,是挺久不见的了,人家都说度日如年,我俩这么一算,好像也有一两年没见面了……”我话音落下,一旁的王洛洛嘴巴微张,顿时掩嘴轻笑了起来(原谅她笑点低,我不觉得好笑,她倒是笑得跟个三岁的缺爱儿童一样)。

而郑瀚文尴尬地笑了笑,斯文依旧,但我却分明看见他的眼里闪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怨恨之色……'第67章 过两天再撩你郑瀚文脸上笑容有些僵硬,我和他干扯了几句不疼不痒的话后,找了个借口离去,我想着回去早些休息,毕竟明天晚上还要干正事。

王洛洛对我没有主动和她搭话,有些不习惯,她在后边看着我,直到我快走了才冷不丁的开口问了句:“陈化凡,你站住。”我站住,回头道:“咋了?”王洛洛道:“你今天怎么不和我说话?”有时候,女孩子就是这样,平素你追得紧了吧,人家爱理不理,而一旦哪天懈下来没去搭理她,人家却不习惯了……

在巨人下面,是一处处古老的建筑与遗迹,单从遗留下来的痕迹来看,也许,那又是一个历史所没有记录的高度发达的文明。血玉棺椁已是半沉在水底,我已经开始感受到血玉棺椁中的空气变得格外细说,我呼吸一下,都能感受到心肺传来一阵灼热的疼痛感。

我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我咬咬牙,疯狂的用手肘极大棺材盖,可棺材盖上面的巨石却稳若泰山,任凭我如何用力,它就这样死死压着棺材盖,不容我移动丝毫。十几秒钟后,我累了,也彻底绝望了,双眼的视线开始出现了模糊。

我望着血玉棺椁外,那昏暗的水底,喘急的水流,似乎每一样东西,都与我毫无关联,可我偏偏又要葬身于这么一处陌生的地方,心里想想,不免有些不是滋味。血玉棺椁中的空气在迅速减少,到后面,我已是喘不上气,脑袋一阵空白,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感充斥了我整个心头。

关键时刻,我看到昏暗的水中,两道身影游了过来。在喘急的水流下,这两道身影显得格外渺小和微弱,可让我百感交集的是,他们确确实实是过来了……我艰难睁开眼睛看去,一眼就见到周小舍和韩轩辕各拖着一条绳索游到了棺椁旁。

我只觉得心头一阵温暖,节骨眼上,他们还是来了,即便再多凶险,他们依旧毫不犹豫,什么叫做兄弟,这就是兄弟,生死与共!!周小舍和韩轩辕冲我打了个手势,然后将身上绑着的那条绳子捆在压着棺材盖的巨石上。他们也算聪明,知道单凭他们的人力是推不开那块巨石的,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以力借力。

水流不是很急吗?人骨桥不是已经塌了吗?他们就将绳子的一头绑在人骨桥那边,一头缠住巨石,借助湍急的水力,将巨石头给拉开……不得不说,周小舍和韩轩辕的想法很好。血玉棺椁里的我,已是一口气喘不上来,整个人意识都有些模糊。

血玉棺椁外边的周小舍和韩轩辕看到这一幕,也心急不行,可绳子就两条,巨石又那么重,没有个一时半会,巨石完全拉不开。我抬头看去,见到周小舍和韩轩辕已经使出浑身气力拉住了绳子,想要用自己的力气,来硬生生拖动巨石,可他们的力气有限,没一会,他们已是气喘吁吁,脸色发白。

我见状心生不忍,冲他们摆手,示意让他们赶紧离开,巨石拉不开就算了,免得他们也在这水里窒了息,这样对我来说,那就罪过了……可任凭我怎么示意,周小舍和韩轩辕就跟铁了心的,充耳不闻,一个劲的拉着绳子,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

周小舍拼劲全力在拉绳子,韩轩辕也如此,他干脆将绳子绑在自己的腰上,大有我一死他也不活的意思。我看得眼眶泛酸,这辈子,能有这么两个兄弟,我死而无憾……我在血玉棺椁里努力招呼他们离去,甚至,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拍打着血玉棺椁,向周小舍和韩轩辕表明我的态度:既然救不了,就别以身犯险,我死了就死了,你们一起陪葬他娘的值得吗?

周小舍冲我做出了一个闭嘴的手势,他想吐一口浊气,结果嘴巴一松,却吐了口鲜血出来,我看在眼里,心头不由得一紧!“他娘的,你们给我上去啊,还在这里干嘛?”我在血玉棺椁里嘶吼道,也不管外边的周小舍和韩轩辕有没有听着!

“牛鼻子,你再不上去,他娘的就得给我陪葬了,还有老韩,你是傻子吗?我求你们了,都快上去,不要管我!!”我无力的拍打着血玉棺椁,看着外边的韩轩辕和周小舍,心头大疼。我死可以,但我绝不愿意拖累其他人!尤其是和自己同生共死过的好兄弟!!

周小舍在吐血,韩轩辕脸色惨白不已,两人在水下已呆了很长时间,他们的身体早已到了极限,再不上去,必死无疑……水流愈加的湍急,可巨石还是丝毫不为所动。眼看着周小舍和韩轩辕那逐渐难看下来的脸色,我连连咆哮,宁愿自己一死了之,也不想害他们!

我咬咬牙,双眼血红,这个节骨眼上,周小舍和韩轩辕是铁了心要救我,但我一点也不想拖累他们。我心生苦涩,心里头隐隐已有了主意……我拔出还在叉在胸口上的洛阳铲,顿时一阵猛烈的痛感袭来,让我不由得清醒了一些。我看了一眼手中已折断却又带血的洛阳铲,苦笑一声,缓缓对准了自己的脖颈。

事到如今,与其害他们,还不如自己先行了断……周小舍和韩轩辕看到我的举动,也吓了一跳,迅速冲我示意,让我冷静。可我他娘的哪能冷静啊,你们两个都要死在这里了,我能冷静到哪里去?我叹了口气,手中的洛阳铲已经放上了脖子,只需要我轻轻一动,即可轻而易举划破我的脖颈……

第126章 仙女下凡水晶棺一出现,当场让我满脸震惊!至于周小舍他们,更是不敢相信这眼前的一幕!我甚至都不知道水晶棺是怎么出现的,刚才我都准备抹脖子了,哪想到它在这个时间点出来,并救了我一命。湍急的水流中,水晶棺将血玉棺椁稳稳的托上了水面,但这还没完,水晶棺迅速浮出,然后撞击向压住血玉棺椁棺材盖的巨石。

刹那间,那块足足有好几千斤重的巨石,结果在水晶棺的撞击下,就跟如一盘散沙似的,一下子散成了粉末状,被水流一冲就没了。我看傻了眼,从刚才的危在旦夕,再到现在的转危为安,感觉就过坐山车似的,对于我和周小舍还有韩轩辕来说十分艰难的东西,可在那口水晶棺下,却丝毫不费力气。

在这一刻,我的价值观瞬间崩塌,我开始怀疑,除了异尸粽子和妖物外,是不是真的有另外一种存在,拥有超乎这个世界任何生物的能力?巨石一粉碎,我轻而易举推开了棺材盖。血玉棺椁飘在水面上,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整个人的心神为之一振。

我赶紧将周小舍和韩轩辕也拉上了血玉棺椁,这两个家伙已是筋疲力尽,一上来,三人相视一笑,颇有几分劫后余生的痛快!周小舍受了伤,我看了下,倒也不是什么大伤,估摸着应该是刚才在水下的时候,下面水压太大,再加上没呼吸上空气,所以这家伙才吐了几口鲜血。

现在看来,周小舍已是又恢复他那副龇牙咧嘴的模样……我拍了拍周小舍和韩轩辕的肩膀,大恩不言谢,他们今日的这个情义,我陈化凡注定终生难忘!“老铁,你看那口水晶棺材,它又过来了。”周小舍忽然道。我连忙顺着他的话看去,果不其然,只见刚才那口将巨石撞得粉碎的水晶棺,这会正向我们浮了过来。

“不好,它该不会是也要撞我们吧?奶奶个熊,刚才那么一大块石头都被撞烂了……”周小舍不安道。我看着不远处那口已是第二次见面的水晶棺,坚信不疑道:“不会的,算上今天,它已经是救人过我两次了。”“两次?你什么时候还和它见过面?”

“就上一次在地底古洞的时候,你和李恩他们离开没多久,我就遇到了它,我记得,在水晶棺里面,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多漂亮?”周小舍一听有美女,两眼放光道。我脱口而出道:“很漂亮,倾国倾城,绝世……”周小舍眼睛一下子直了,就连韩轩辕,也不住的往那口水晶棺看去。

没一会,水晶棺已经来到了血玉棺椁的旁边,两者相隔不到一米的距离。在湍急的水流中,血玉棺椁摇摇晃晃,可旁边的那口水晶棺,却稳如泰山丝毫不受影响。。我们三个齐刷刷的望着水晶棺,在我们炙热的目光下,水晶棺的盖子缓缓掀开,一道亭亭玉立的身影,从棺内缓缓站了起来。

我目光落在那道身影上时,双眼瞳孔剧烈一缩,脑袋几乎一片空白!一道绝美到极点的身影毫无瑕疵的映入我眼帘当中,她身穿一袭白色长裙,本就完美的身形,在那长裙下,犹显得格外清新脱俗。这是一个可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心动和窒息的女子,双眼纯净如清泉,琼鼻皓齿,如此沉鱼落雁的眉毛,宛如天上仙女一般,令人不敢心生邪念,生怕对她有一丝的玷污……

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女子的眼中带着一丝惘然,像是心事重重,又像是有些欲言又止。我抬头望去,目光与女子四眼相对。顷刻间,我心头闪过一丝古怪的感觉,一股来自于内心深处的奇怪声音在告诉我,这个女子,与我的关系似乎不简单……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时不免露出了一丝窘迫。女子一看,黛眉微粗了下,旋即,她嘴角一勾,竟然嫣然一笑。“这美女,只应天上有啊……咦,她在冲小道笑?不行,小道要醉了……”愣是周小舍这个百花丛中过的混混人物,也禁不住那女子的嫣然一笑,不由得有些要把控不住自己。

“美女,不,仙女姐姐,小道叫做周小舍,刚才的救命之恩,小道也没什么好报答你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小道吃亏点,对你以身相许也不是不可以……”论无耻,我绝对不是周小舍的对手。这家伙挤眉弄眼的,自来熟的伸出手,想要和女子握手。

女子迟疑了下,也伸出了白皙如玉的小手。只可惜,女子伸出来的手却绕过了周小舍,竟是落在了我的面前,显然,她是在示意我。我脑子一愣,完全没想到女子居然会有如此举动……周小舍也懵逼了,他看了一眼自己伸出去的手,又看了一眼女子递到我面前的小手,他顿时一屁股坐下来,悲愤与加的嚎叫起来。

倒是韩轩辕显得淡定了不少。韩轩辕冲我道:“恩公,你还愣着干嘛?快牵住人家的手啊?”我迅速回过神来,望着对面那道惘然的目光,心头微微一动,将手伸了过去,搭在女子的手上。女子的小手很白,却也很冷,但此刻,她的小手却抓住了我的大手,然后轻轻一动,我的身体竟是不由自主的飘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这怎么回事?女子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邪门了!!不容我反应过来,我的身体已经飘出了血玉棺椁,然后缓缓落到了水晶棺材中,与女子站在了一起。对面的韩轩辕和周小舍看直了眼,即便是他们,也不敢相信我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就这样被一个女子给拉了过去……

女子救我两次,我知道她对我不会有恶意,索性也就任凭她将我拉到了水晶棺中。水流涌动,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水晶棺竟是突然飞速穿过了重重水面,一下子与周小舍他们拉开了一大段距离。我脑子一怔,看见已被甩到后头的周小舍他们,忍不住对女子道:“仙女,你要带我去哪里?”

女子也愣了一下,忽然噗嗤一笑,接着,她目光幽幽的望着我,道:“如果说,我要带你去看一个你从未见过的世界,你愿意吗?”'第127 月璃我脱口而出道:“是另外一个世界吗?”“不,是外面那个世界之外的本源……”我盯着面前这张绝美无瑕的小脸,心头越发的疑惑,她,到底是人还是粽子,又或者,两者都不是?

我不敢问这个问题,这个女子宛若仙女下凡一般,就连说话,都有种让人如玉春风的感觉,我怕我问了这个问题,会破坏她在我心目中美好的一面……我点了点头,道:“只要你带我去,我自然没有什么不愿意的。”女子双眸凝视着我,一时竟是静默无语。

几秒钟后,水晶棺再次加速前进,穿过重重湍急的水流,纵横在辽阔无边的地下河……在地下河的水面上,我和女子同站在水晶棺中,所过之处,水流滚滚,而随着水晶棺越到深处,光线愈加的暗淡,原本湍急的水流,也变得平静了不少。

女子没有说话,我抬头往前看去,却是不住的倒吸了口冷气。只见在幽幽的前面,水流逐渐变得静谧,而在水底下,无数的巨人雕像和古建筑,则显得格外的清晰可见。我一眼看去,心头满是震撼!这水底下,掩埋着一座座上古城市和遗迹,延绵不断,地下河有多长,水底下的上古城市和遗迹,就有多辽阔。

水晶棺拉着我一路前行,所到之处,水底下尽是巨人雕像与上古城市,似乎在更久远的曾经,这里如果没有地下河,那极有可能,就是一个从未被人记录到的文明,甚至,是一个新的世界……我不敢置信的望着地下的一切,此前在地底古洞的时候,我也曾见过这般类似的水底遗迹,但和现在的相比,俨然是冰山一角。

在远处,延绵的地下河却被无数的山石阻断隔绝,无数的河水,只能透过那狭小的缝隙,汇集成流,至于河底下的上古遗迹,则全部被重重山石所彻底掩盖。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此辽阔的地下河,这下面到底掩盖了怎么样的一段历史,还有,那重重的山石,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有意为之,存心用来隔断地下河的……

这时,女子忽然开口了。她幽幽道:“外面世界的人,从未知道,在他们的脚底下,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上古世界……”我心头一震!是啊,外面世界的人,谁会想到,在自己脚下,不但有泥土有地下河,更还有一段从未被人发现过的文明,即便是我自己,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很难相信。

水晶棺还在飞速前进,在行到那重重山石后,眼看着前方已没了路,女子叹了口气,水晶棺一掉头,随即原路返回。我心里震撼无比,刚才一路所见所看,都极大超乎了我所能理解的范围。要不是我面前真就站着这么一个白裙女子,我估计都得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还是他娘的脑子进水了!

我不知道这个希望有多大,但我心里却隐隐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四祖公所说的陈家人诅咒和另外一个世界,也许,就是水底下的这个上古遗迹,那是四祖公都未涉及到的地方……我将目光投向了身旁的白裙女子。她目光幽幽,她望着水底下的上古遗迹,神色惘然。

对于她来说,下面即是她的家园……我道:“这水底下,真是世界的本源吗?”女子侧过脑袋,双眸纯净如清泉的看着我,好半响,她突然开口道:“水底下,不止是世界的本源,也更是我与你的世界……”“什么!”我脑袋瞬间蒙圈,白裙女子的话超乎了我的意料,这是我所没有想过的。

我想继续再问,可白裙女子却没有再多加解释,似乎对于她来说,现在的我,就算知道太多,也是徒劳……异尸吗?不可能,她的小手虽然很冰,可我分明感受到了一丝死人所没有的温度。不是异尸?那是妖?更不可能,她双眸清澈如泉水,这世间,真有妖,也不可能有这种干净纯洁的妖……

女子似乎打算不想再和我多开口,任凭水晶棺将我拉回到了原处。在那里,周小舍和韩轩辕已经上了岸,正翘首以盼的等着我;不过我能确定的是,岸边周小舍和韩轩辕那四只火热的眼睛,此时明显更多的是落在女子的身上,而不是我这个大难不死的兄弟……

水晶棺的速度放慢了下来,女子也终于正眼看向了我。我迟疑了下,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女子救了我两次,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但在这么一个绝美的女子面前,我似乎找不着任何能报答她恩情的地方,这对于我来说,心里头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所以,我不问她是人还是妖,我问出她的名字,记下她的模样,也许总有一天,我能将这份情,一并还给她……我话音落下,女子微微点了点头。我心头一喜。女子回答道:“我的名字,叫月璃。”“月璃……”我喃喃念了几遍,感觉这名字,就如她的人一般,极美。

月璃凝视着我,一脸认真问道:“我的名字,好听吗?”我毫不犹豫的点头,“好听,就与你的容貌一样,很美。”我说的是实话,月璃的美,是我从未见识过的那种带着仙气的美,如果这个世间有神仙的话,我想,那她应该就是其中最美的仙女……

我话没说完,水晶棺已经将我送上了岸。但在临走前,我隐隐约约听到离去的月璃淡淡道了一句。“月似伊人妆,琉璃碎流年……月璃这个名字,还是你给我取的…………”'第128章 往生水的发明者等我再回过神的时候,月璃和水晶棺已从我面前悄无声息的消失。

我望着那不留痕迹的地下河,感觉一切恍若做了个梦一般,虚幻缥缈……周小舍狠狠掐了我一把,瞪眼问道:“陈化凡,你给我老实交代,刚才你们干嘛去了?”“没干嘛啊,就看看风景。”“看风景?小道信了你的邪,孤男寡女的不说,小道见她看你的眼神,就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了?”“就跟那种婆娘看自己家汉子的差不多!”周小舍一语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这鸟人真是什么话都敢说。。韩轩辕见我平安回来,赶紧将从血玉棺椁中得来的木盒子递给了我。我打开盒子,只见里边的人皮地图还完好无损,只是上面所画的山河地形,却又是我所看不懂的。

周小舍凑过来看了一圈,也是摇头晃脑的说画了什么鬼地方,看都看不懂……“一边去,老韩,走,回去了!”“好!”大难不死有没有后福我不知道,但我清楚的是,在将来,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等着我,包括月璃……临走前,周小舍左顾右望,看着已是地下河水泛滥的十八层墓楼,一副痛心疾首。

“奶奶个熊,就这样走了?小道九死一生,这个斗可是什么都没倒大,那不亏大了?”“不行,老铁老韩你们等下,小道今天说什么也不能空手而归,这要不然传出去还怎么混啊!”周小舍看了一圈,目光落在那口还飘在水面上的血玉棺椁。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