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9365章(1 / 3)

  “杀!”  “保护大王!”  “白民不凡,白帝不败!”  ……  不要啊!  白启睚呲欲裂,眼睁睁的看着己方的白民大军一个接一个的陨落,最后,白民国王为自己挡下一击,被万箭穿心。  “这就是你的计谋?”临死之前,白民国王神色冷漠,像是感受不到痛楚,冷冷的看着白启。

“还有,不管我徒弟身上生了什么事,都轮不到你们来的插手。”徐太虚眉头一跳,看着态度强硬的文太白,头疼无比,心中暗想道:早知道会是如此,当初就不该把这个五德全黑的小子交在他手上。……“呜啊啊啊!”白启怪吼一声,人影一闪,冲到风从龙面前。

“滚开!”风从龙大吼一声,视线模糊,难以看不清白启的身形,而且浑身软,根本无法抵御。砰!冲到他面前的白启果断出拳。“啊!”风从龙胸口一痛,还未回神,脸上又挨了一拳,紧跟着,要命的铁拳如骤雨般,不断砸下。

狂暴状态中的白启乘胜追击,甩动两只胳膊,抡起拳头不停的猛击着毕玉轩,左右开弓,如狂风暴雨,拳拳到肉。“呃啊!”风从龙哀嚎一声,只感觉五脏六腑俱裂。白启以最简单、最原始、最粗暴的方式,痛殴起风从龙,用焦黑的拳头,不顾疼痛,硬生生捶的风从龙遍体鳞伤,七窍流血。8

第一百五十章 轮不到你们插手“这无耻败类的身上到底生什么事了?怎会如此威猛!象是天神下凡!”擂台有人瞪大了眼球,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这根本不是凡人能够拥有的力量!”有人惊呼。“风师兄这下危险了!”有人担忧。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白启身上,充满了畏惧。……砰砰砰!白启迅如疾风,铁拳挥舞,一拳一拳的砸在风从龙身上,震碎其筋脉,断起筋骨,并将一股残暴的力量灌入他的体内,由内而外的一起摧残着他。

“叔父救我!”风从龙绝望之际,不又得朝风太傲出了求救。砰。白启一拳砸在风从龙太阳穴上,这一下,风从龙再也承受不住,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没了意识,浑身开始无意识的抽搐了起来。“竖子尔敢!”

风太傲闻言,再也无法保持淡定,急红了眼,正要行动,一只大掌携雷霆之势镇压而来,风太傲不得不出手抵抗,被拦截下来。“我说过,谁若敢动,谁就将你镇压。”文太白冷眼看来。“文!太!白!”风太傲一字一顿的喊出文太白的名字,杀机毕露,就要出手。

“冷静。”徐太虚在一旁呵斥一声,打算亲自出手,直接镇压白启,结束这一场闹剧。“傻大个,你要与我开战?”可文太白立即一眼瞪来,伸手抓向虚空。只见他右手在身前虚抓一下,顿时,电弧跳动,虚空震荡,光芒闪耀,缓缓的从虚空中抽离出一截龙纹血色的枪杆。

受内伤了,很严重。刚才周全涛那一脚,威力惊人,要不是有天蟾内甲挡了一下,恐怕他早就昏迷不醒了,哪还有现在反败为胜的事情发生。“我的天啊!”“啊啊啊啊!我不信!”“周师兄竟然败了!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突然,全场接二连三的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所有人都在质疑。周全涛居然被打败了!被一个区区五转炼肉的凡人打败了!并且还败的极其凄惨,鲜血淋漓的模样,惨不忍睹,令人不忍直视。这一场比试的结果,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擂台下的观众们看着擂台上的白启,一个个都是见鬼了的表情。“本轮比试获胜者……白启!”杂役弟子跳出来宣布成绩,并带来了两个弟子,将白启搀扶起来,打算带其去疗伤。被搀扶起身的白启没有急着下台,而是目光徐徐的环视了一圈擂台下方,咧嘴一笑,大喊:“怎样!服不服?”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就杀了他什么?他说什么?服不服?他在问我们服不服?擂台周围的观众们面面相觑,随后一个个怒目其瞪而来。嚣张!太嚣张了!“你算什么……”有人出声,想要说些什么。结果说到一半就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盯着白启一言不发。

因为周全涛的实力,在此次月比里头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前十的高手,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令人重视的高手,稀里糊涂的败给了一个五转炼肉的入门弟子。服不服气?这个还真不好回答……“哈哈……”白启看着一群人被自己一句话赌的哑口无言,心里顿时一阵爽快。

这群家伙来之前不是一直**叨叨的,说自己怎样怎样……结果呢?徐永寿也好,周全涛也罢,不全都成了自己的手下败将吗?笑的最后的,是小爷我!“无敌~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白启哼着小调,在两个杂役弟子的搀扶下,扬长而去。

擂台边的人,看着他这幅得意的模样,一个个都气的牙痒痒,然后又回头看向旁边正在被抬走,昏迷不醒的周全涛。突然,有人低声咒骂起来:“周师兄是被偷袭的!这个五德全黑的家伙!若不是依仗着手中重宝,怎么可能会打赢周师兄?简直就是无耻!是宗门败类!”

“没错!这家伙就是个无耻败类!”“白全黑!白无耻!白败类!”……很快,这小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玄都宗。天元峰。“什么?白老大参加了半决赛?”正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还在养伤的熊大富唰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身来,竖起耳朵,从门外路过的杂役弟子们口中听到了白启的消息。

“什么?!”突然,熊大富听到了一个消息,惊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冲出房门,一把拽住住门外的一个杂役弟子,神情激动。“你说白老大不仅参加了半决赛?还连胜两场?晋级了决赛?你没骗人吧?!”“呃……”杂役弟子被突然冲出来的熊大富吓了一大跳,默默的看了眼同伴,紧张的反问道:“白,白老大是谁?我说的是白全黑……”

“对!就是他!”熊大富两眼放光。……天心峰。“心远,外边吵吵闹闹的干什么呢?不知道这里是静室么?”林太清从静室内出来,看着外边窃窃私语的杂役弟子,微微皱眉。“弟子这就去呵斥他们。”天心峰大师兄宁心远说着,就要向那帮扎堆在一起的杂役弟子走去。

“且慢。”林太清喊住了宁心远,听见了那些杂役弟子在议论月比之事,七嘴八舌的,不由好奇的问道:“月比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无耻败类是在骂谁?”“禀师尊,他们在谈论是天煞峰的白启,他依仗灵刃之利,偷奸取巧的赢了这次比赛……不过弟子倒是挺欣赏他的,能以区区五转炼肉的境界,打败神人,先后赢得两场比试,弟子自问是做不到的。”宁心远如实回道。

“嗯?天煞峰?二师兄手下的那小子?”林太清瞬间就起了白启的模样,不由得来了兴趣,说道:“你在这为你何术师弟护法,把门口这些人驱散,以后别让人在静室门口喧哗,我前去天都峰看看。”林太清说着,一步踏出,脚踏虚空扶摇直上,平步青云的飞向天都峰。

“遵命。”宁心远待柳太安走后,转过身,大步走向那帮杂役弟子,边走边说道:“你们几个……”……同样的一幕,正在苍云山各个山头内发生,一传十,十传百。就这样,天煞峰白启,依仗重宝之利,偷奸耍滑打赢了神人,赢得了今日半决赛,顺利晋级的消息,一时间玄都宗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然而,白启名声是有了,却和以往一样,都是坏名声,现在,又有人要在白全黑这三个字前面,加上无耻败类四个字了……入夜,微凉。天云峰,神风殿内。五长老风太傲端坐在正厅内,手指放在桌前,一下一顿,富有节奏的敲打着。

那小子运气怎么会那么好?随便捡把匕首就是重宝?风从龙不由得回忆起了古遗迹之行。“图穷匕,人神大战时,为了抵抗神灵大军的进攻,人族铸剑大师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用以反抗的灵刃,能够随意幻化形态,无往不利。”

“什么?”风从龙闻言骤然一惊,惊疑不定:“用来与神了灵作战的灵刃?那岂不是天兵?”顿了顿,他目光逼人,继续说道:“也只有白民国这样的古遗迹,才有可能留存下这样的重宝……我今日仔细观察过了,你说的没错,那白启手中,的确像是有一枚嘘戒。”

“果然!”风从龙两眼一瞪,目光四射。嘘戒,那可是用古神嘘的骨头做成的神戒,可容纳世间万物!再回想起当时那间藏宝室内的锁存留存的重宝……风从龙不信,白启在得到了嘘戒以后,不会拿去收几件重宝进去。

也就是说,白启手中可能藏有一大批重宝!而这个消息,目前恐怕就只有自己二人知道。必须得到!不负一切代价!风从龙脑袋发热,狠声道:“本来这次我特意安排那个与他有仇的周全涛和他同一个擂台,就是想让他暴露出那把匕首,没想到他能依仗着图穷匕之利,打赢这次比试。”

“不过这样也好,如此一来,也就暂时不用担心宗门会去调查他,我们就能够抢在宗门调查他之前,把嘘戒从他手中夺来!”风太傲说到这,顿了顿,停下了敲打桌面的手指:“就杀了他。”他语气平静,口中说着杀字,虽不带一丝杀气,却冷的刺骨。

(感谢书友0o夜寻欢o0的100币打赏支持~感谢书友超级贱剩的100币打赏支持~感谢书友第二视角的100币打赏支持)第一百四十四章 救命啊,救命啊!天煞峰。发生什么事了?白启坐着黑仔回来后,诧异的发现,天煞峰模样有了小变化。

原本的天煞峰顶,就象是在一处世外桃源中筑起了三间小木屋,一副隐居山野的模样,小屋外是一道活水湖泊,湖泊流到悬崖尽头,倾泻而下,成了一道亮丽的瀑布。而现在,其中又多了几间木屋,格局也改变了,原本只有三间木屋呈‘凹’字型排列,现在则是在凹字型背后不远处,横着竖起了长排屋子。

现在天已经黑了,一般天煞峰到了这个时候,就只能借助月光来照明,而现在,却是在四周升起了火盆,屋里也都点起了蜡烛,灯火通明。“日!我的窝呢!”白启从黑仔背上翻身而下,身上缠着绷带,快步走到文太白屋门前,发现自己居住了两个多月的小木屋已经被拆了,旁边时而用来烤肉火堆,也被人撤了。

“哎呦,臭小子回来了?”文太白冲一旁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仰头灌酒,斜眼看着白启,打了个长长酒嗝:“不错,还活着,怎样,今天最少也打赢了一场吧?没有给我丢脸吧?”“……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关注这次月比?”白启嘴角微微抽了抽,指着自己之前帐篷的位置,问道:“你先告诉我,我的窝呢?这又是怎么回事?你这是在搞扩建?”

白启又伸手指了指后面那一排木屋。“那边,第一排第一间,以后你就住哪。”文太白说道。嗯?白启回头看了眼第一排那间木屋,这才发现,这间屋子外形与其他几间屋子不同,看起来更加宽敞,并且与其他的木屋保持着距离,显得独立。

“嘿!”白启乐了,看着文太白笑道:“老头子你终于良心发现了?没亏我这次拼了命打赢两场,赢了半决赛……”“好,也算是没给我丢脸……等等,你说什么?”文太白本不以为意,突然两眼一瞪,盯着白启:“你打赢了半决赛?连胜两场?这不可能啊!

他一脸的惊疑不定,质疑道:“我教你的那两招勉强能赢一场就不错了,你怎么可能打赢两场呢?”“嘿嘿,怎么着?看不起我?”白启看着文太白一脸诧异的模样,心中暗爽不已,嘚瑟道:“小爷我是非凡人,行非凡事,你怎么能用寻常人的眼光来看我呢?”

“啧啧,不错不错。”文太白听后,围着白启转了两圈,点了点头:“有点意思。”“话说,那几排屋子是……”白启正要继续询问,忽然发现,从不远处的森林中走出两名少年,径直朝这边而来。谁啊?白启一愣。

两人冲着文太白而来,行礼道:“禀报二长老,林中现存灵兽已经清点完毕。”“嗯,那没事了,自明日起,你两该干嘛就干嘛。”文太白点了点头,侧过脸来对白启说道:“这两人是我今天要来的杂役弟子,叫……嗯?你两叫什么来着?”

“呃……”那两个少年顿时汗颜,个子较高的少年率先站出来,回道:“回二长老,弟子姓简,名作明,善养灵兽,精通厨艺,修习。”留下的那个少年跟着说道:“弟子姓厉,名长青,善种植灵被,精通酿酒,同修。”

说完,两人又整齐的冲着白启一拜:“我等二人,拜见过师兄。”“杂役弟子?”白启微微一惊,看向文太白:“老头子,你这是打算干啥?重振天煞峰?你要广收徒弟了?”“重振个屁,我是怕你个臭小子趁我不在,偷吃我灵兽,找两个人来监督你。”文太白说着,便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回自己房间。

走到一半,他又突然停下脚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你赢了半决赛,岂不是说你明天还要参加决赛?”“不去,你当我傻幺”白启果断摇头,分析道:“现在宗门上下谁不知道我有图穷匕在手,明天我再去打,恐怕一上台就要被人一根手指头弹下来,我才不去找虐呢。”

说完便看向身边的两个杂役弟子,笑道:“很好,我一个人早就闲的蛋疼了,简作明?历长青?好麻烦,以后我就叫你们小明、阿青吧……”“不行,你明天得去。”然而,文太白却又折返回来,目光灼灼的看着白启:“没想到你竟然能走到了这一步,不错,明天你要是能打赢决赛的话,就得到了六门大比的名额。”

“我倒要看看,到时候徐太虚那傻大个要怎么安排你……有意思,想想都有意思,来,今天我在交你两招……”“不去,打死不去。”白启果断拒绝,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后退,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这老头子还真当自己是无敌小强,百折不挠幺?

还有,什么鬼六门大比?一听就象是很危险的事情好吗?这种事情你要搞自己去搞,千万别带上我,小爷我可完全不感兴趣。况且今天我已经打过瘾了,我一个九转蜕凡的小角色,没事跟那群神人斗个什么劲?这不是自己找虐幺?

再说了,我的心愿可是世界和平好吗?成天打打杀杀的干什么。……可是他拒绝有用吗?文太白会听他拒绝就放过他?……这怎么可能!“你要干嘛?你有病啊!老头子我跟你说!你别动我!我生气起来我自己的怕!”

“哎!你干嘛?你放手,你给我放手!”“救命!救命啊!”……结果,就像以往那样,白启被文太白拽着衣领,任由他徒劳挣扎,最终还是被无情的拖进了小树林里……简作明和历长青两人下意识的对视一眼,接着低下头盯着脚尖,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

翌日,清晨。白启一夜未免,神情憔悴的从小树林走出。“师兄,这是长老他吩咐给你准备的十全大补汤。”简作明捧着一碗白玉汤盅,在树林外等候多时。“等着,小爷我跟他没完。”白启毫不客气的结果汤盅,试了试温度,感觉不烫嘴,便一口喝完。

顿时,一股热流在体内迸发,苦修了一夜的疲惫顿时一扫而空,整个人再一次变得精神奕奕。“爽啊!”白启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将空了的汤盅还给简作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诶,对了,小明你是个什么境界啊?几转啊?有没有你师兄我高啊?没有我以后就来指点你修炼啊。”

呃……小明?简作明一时难以适应白启对他的称谓,呆了半天后,才反应过来,回道:“回禀师兄,我三年前便已突破凡人,现如今是元灵境。”“什么?!你是神人?”白启登时惊掉了下巴。万万没想到,一个尊称自己为师兄的杂役弟子,到头来比自己还厉害。

而自己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说要指点别人修炼?这下丢人丢大了……“啊哈哈哈……不错,不错,嗯……你很不错。”白启尴尬的笑了两声,心里却是在偷偷的骂娘。这么说来,到头来我白启还是这天煞峰上,最弱的那一个?

干……迎面吹来的风有些微凉,骑在黑仔背上,白启心情极其郁闷。夜魇兽却倒是很开心,因为简作明为它在天煞峰上做了兽巢,如此一来,它就能在天煞峰上长久定居,不必回夜魇洞,两头来回跑了。飞舞间,夜魇兽兴致高涨,大嘴张开,发出一声嗷嚎:“嗷~”

“嗷你妹!”白启正值心烦意乱之间,毫不客气的一巴掌呼在夜魇兽身上,啪的一声脆响。小爷我现在要去打擂台,给人虐去,你还在这跟我嗷嗷嗷,嗷个屁啊!老头子让自己在那边苦修一夜,结果一大早的就不见踪影,也没有什么吩咐和安排,不知道跑哪去潇洒了。

……大爷的!昨晚明明那么积极的让自己来参加决赛,结果决赛要开始了,他人却不见了。那我参加这决赛干嘛?白启头大无比,心里有一百个不乐意,但又不敢违背文太白的安排,只好硬着头皮去天都峰参加决赛。

“……”黑仔这时似乎也感受到了白启的不爽,顿时乖巧的安静下来,接下来一路静静的,驮着白启到了天都峰。“啊哈!老大你还敢来?”天都峰停靠区域,早已在此蹲候多时的熊大富一把冲了过来,一脸兴奋的看着白启,叽里呱啦的说了起来。

“白老大,你简直就是我辈楷模啊!居然能够打败神人,赢了半决赛!以后这说出去都没人信呐!”“那把什么都能变的匕首呢?快拿来瞧瞧!是在遗迹内捡的吧?”“白老大……”啪!白启毫不客气的一伸手,抽在他后脑勺上,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叨叨个什么劲?你觉着这事很好玩?你以为我想来?”

“呃……那你来干啥?弃权幺?”熊大富呲牙咧嘴的揉着后脑勺,一脸不解。“那你以为呢?”白启撇了撇嘴,说道:“你也不想想今天参加决赛的都是什么人,昨天我依仗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你觉着今天还有人会给我出手的机会?”

第一百四十五章 最后的决赛“说的也对。”熊大富认真的带点了点头,然后下一息,又露出一脸讨好的表情,嬉皮笑脸道:“那既如此,你那匕首借我耍两天呗?”“滚!”白启懒得搭理他,扭头就走。“诶!白老大你别走哇,你要是不肯借我耍也行,那起码要拿出来让我开开眼界吧!白老大,白老大……”

就这样,两人一路上吵吵闹闹的来到了月比场地。隔着大老远的,白启就发现了,今天来观看比试的人,比起昨天足足多了三四倍,整个月比会场,好像又恢复回了第一天月比时的模样。白启一来,这些人依然像昨天那样,齐刷刷的回过头来,投来异样的目光。

“这么多人?不会都是专程跑来看白老大你的吧?”熊大富见状也是吓了一跳,立马后退两步,与白启保持开距离,小心翼翼的,不想惹火烧身。毕竟,白启在宗门内的名声现在可不是一般的臭。“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大马猴,有什么好看的?”白启见着架势,其实也有点头皮发麻,但心里也不虚,硬着头皮走向前,想要挤过人群,走向月比擂台。

结果他一靠近,人群就如同潮水般,向两旁分开,自觉的为他让开一条道。同时,四周响起了蜜蜂一样的嗡嗡声,仔细一听,是人们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他就是那个无耻败类?”“没错,就是他……白全黑!”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