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29章(1 / 2)

我还真把罗里吧嗦的周小舍丢了下来,但后边的粽子追得紧,不等周小舍爬起来,后边的大黄一口叼住了周小舍的衣服,又把他连衣服带人给拖走了,等大黄再停下来的时候,周小舍着地的屁股那边,裤子早已被磨烂,露出大片白花花的屁股……

“你小子虽然是阴阳平衡体,修炼灵力的速度可能会比其他灵师慢上一些。可是你的精神力却远超常人,在某些方面也是可以帮助你提升修炼速速。我计算过,你小子总体上修炼速度应该不会比一般天赋的灵师慢多少,只是你选择了灵药师这条最艰难的路。”

“伏火决的威力和效用确实是非常的强大,甚至可以说是逆天,修炼到最终境界也确实要比金色的灵技厉害。但是也有一个事实,那就是从葛洪祖师创下伏火决之后,我们这一系的先辈们,无论修炼的天资如何,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将伏火决修炼成功。”

“我在一部古籍中看到一篇关于葛洪祖师的记载,上面写明了祖师爷是一位火系的阴阳平衡体。加上一些其他的资料信息,因此我大胆推断出来一个结论。之所以后来的先贤们,无论天资多么的卓绝,因为自身不是阴阳平衡体,所以才无法修炼伏火决。”

更有甚者,待到自己体内的灵力逐渐强大,脆弱的筋脉和身体强度便将可能会因为禁受不起越加强大灵力的冲击,从而导致筋脉爆裂的情况。那时候轻则筋脉寸断成为一个不能动弹的残废,重则落得一个身死灵消的下场,就后悔莫及了!”

而你体内灵力的强弱,也是决定着你能否成为更高等级灵药师的基础,所以千万不要小瞧了任何一位高阶的灵药师。因为每一位高阶的灵药师,首先他自身就是一位实力强大的灵师。加上他们炼制的那些灵药辅助,往往灵药师能够爆发出,远超同阶的战斗能量。”

不过,以你现在筋脉的坚韧程度,就算灵力充足也根本无法凝聚灵力海。即使是有聚灵药剂和增灵丹帮助,那也不行。你现在这小身板可禁受不起一次灵药药力的冲击,即使是最垃圾的固体丹也有可能挤爆你的筋脉,让你爆体而亡,对你日后的修炼也会产生不良影响。”

事实证明神迹降临那种事绝对是子虚乌有,求神告奶奶没有任何卵用。天堂在祭坛上面跳了几段大神,依旧没有感受到丝毫火元素灵力的存在。反而倒是把自己给整的一身臭汗,浑身都是湿透了,这也算是感受到火元素的威力了,热啊。

这都不是关键,感受着空气中的火元素,天堂感到周围有很多细小的火红色光点在围绕着他。给他的感觉是宽容,和蔼,十分的舒适,就象那次让他在北境冰原被冻僵之后置身于温水中的感觉一样。直呼一声好舒服啊,仿佛周身上下几十万个毛孔同时舒张一般。

于禁嘿的一声,反而问道:“不然呢?你宛城大火是谁放的?粮草府库全被烧干烧净,是野狗放的?我曹营十几万大军,为何不找个水草肥美的营地?为何非要驻扎在这鸟不拉屎的树林里?实话告诉你,你今天前来截寨,二爷早就知道了。你的一言一行,全在二爷的算计之中!”

曹德呵呵一笑,压根就不管他,自顾自的说道:“你既然想听,那我就说了。昨夜一战,宛城兵马死伤大半,留下的不过是些伤残老弱,你张家军已经无力守城。不如趁早投降,念在往日的情面上,我可饶你不死,并且,依旧按你主动投诚处理。你可愿意?”

曹德哈哈笑了起来,“张绣,你莫要以为区区几个人,就能牵住我的鼻子。你错了,我让你放了他们,不是因为我有多在乎,而是因为我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曹安民奸猾狡诈,早就该死,就算你不说,我也依然不会饶他。可你若是当真把他们杀了,我曹德必报此仇。你若能把他们放了,我曹德绝对既往不咎。你若不从,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各自回营,调兵遣将,准备决一死战吧!”

“所谓,死皇帝不死世家,死道友不死贫道。你张绣若是没了,那你张氏宗族也别想活。可你手下那些谋臣、兵卒,甚至是幕僚、密友,依旧会活得好好的,有些甚至会成为我许都的得力手下,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贾诩呢?他上下嘴皮一动,一句话害死了几万精兵,到头来,竟跟个没事人一样,在张府大厅里又是闲坐品茗,又是隔岸观火。张绣几乎敢断定,宛城若是真的没了,张氏宗族内绝对会被诛杀殆尽,而贾诩,妥妥的会反水投诚,跑到曹操那边,继续做他的谋士。

感慨了这么一句话,张绣便回到府中,刻意把贾诩支开,将宗族内的老少子侄、贴身的将领亲卫召集起来,说道:“刚才曹德明言,只要我们肯献出城池、交出俘虏,他便既往不咎,依旧按原来的既定的规划收纳我等。诸位意下如何?”

郭嘉忽然点了点头,附和道:“二爷此言,十分有理。这事吧,不掰扯清楚,对谁都没有好处。一来,二爷和邹夫人,以后都没法做人;二来,事情发生了,却没个说法,大家以后心里都有个疙瘩,时间长了,难免会心生怨恨。”

郭嘉神秘一笑,对着张绣身后几名父老施了一礼,抬手说道:“二爷爱慕邹夫人,那是你我都知道的事情,瞒也瞒不过去。二爷的手段、计谋,你们昨晚上也都看到了。要说他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郭某第一个不信。眼下,你们邹夫人既然和我家二爷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那也是他们之间的缘分。郭某斗胆,今日要做一个媒,替我家二爷向邹氏求亲!还望诸位好好思量思量。”

郭嘉瞥了他一眼,训斥道:“那你说怎么办?要曹氏就此落下骂名?要张氏就此成为笑柄?要邹夫人以泪洗面,再也抬不起头?是个男人,就得负起责任来,邹夫人哪点配不上你?多少人上杆子的往里凑,想要都要不了,你还在这较劲?你可省省吧。”

典韦提前被张绣抓了起来,没逃掉,昨晚上那场大战就没参加。他见几人一直围着胡车儿互吹牛皮,心里十分不爽。走到胡车儿面前,抽出一把军刺,面无表情的道:“小胡啊,幸亏你们识时务,投降了。不然,你们现在怕是胜不了几个人。我曹军不仅兵多将广,而且装备十分先进。你瞧!”

许褚急忙嚷道:“老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能见别人发明个东西,就说是自己的。这是你的箱子吗?这分明是主公、苟大人、郭军师的!主公,你别怕他,还有狗货、军师,是你们发明的,那就是你们发明的,别人抢也抢不走。你们是咱许都的大发明家,怕什么?”

许褚凑到他耳边,一脸猥琐的道:“兄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次看向邹夫人,眼都直了,一直喷火。白天怕是没满足吧?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想等到晚上,好好的释放释放。理解,理解。曹洪、夏侯惇他们,带兵打仗时不就差点没把自己搞废?话说回来,反正不见到好东西,我就不走。”

徐晃新进许都,在场的都是曹操身边最为重要的谋臣、将军,所以不敢放肆,抽了个空,小心翼翼的问道:“主公,你说的玄铁究竟是怎么回事?普天之下的玄铁我也不少,可那东西稀罕啊,百年难遇。哪怕二爷再怎么有手段,想要打造出一支铁军,怕是铁料也不够吧?”

荀彧摇了摇头,“先不提铁料的问题,单说模具,咱们的水平就达不到。主公你看,这段角铁笔直匀称,一点杂质都没有,想要靠铁匠一点一点的敲打出来,那得费死功夫,而且还不一定能成。你说二爷是怎么弄的?这狗东西,别看整天吊儿郎当的,可手里的东西全是宝贝。”

徐晃嘿的一声重叹,“主公,你太小瞧我了,怎么说末将以前也是天子帐下的一名大将,而且还是个侯爷,这点小事如何能难得住我?主公请放宽心,哪怕万一末将真的弄不出来,我就去求二爷。他是你亲弟弟,肯定会帮忙的。”

曹操呵呵笑了笑,“我兄弟教给我的,他说,程昱程老弟似乎不喜欢女人,是个同志。我一想,同志同志,不就是志同道合的意思吗?程老弟兢兢业业,为了许都,为了你我的基业,连女人都不碰了,可是真不错。这个词儿形容的贴切,极好,所以我就拿来用了。”

夏侯惇、夏侯渊兄弟,也算是曹营之中拔尖的。但夏侯惇脾气暴躁,容易冲动。十四岁时,有人羞辱他师父,他上去就把那人给杀了。年前征讨吕布时,他急于冒进,被流矢射瞎了左眼,从此以后就更加暴躁了。每天早起照镜子,只要看到自己瞎了的左眼,就会把镜子推倒在地,乱砸乱踩。

武帝之前,虽然也允许民间制盐,但制作出来的食盐只能卖给官府。如果谁敢私自卖给百姓,那可是要杀头的。官府卖盐,自然能够很好地调控价格,而且,古时的盐税很重。武帝时,仅仅是卖盐的税收,就将近占了国库收入的一半。

刘能急忙凑过来解释道:“二爷,他们是学徒,是来学本事的,给什么工钱?一天能管三顿饭就不错了,有时还有宵夜,还有酒。要是换做其他地方,一天最多管一顿饭,能不能吃饱还得另说。咱们这每顿都有鸡有肉,而且随便吃,管饱管够。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求都求不来,谁还敢要工钱?依我看啊,他们也不是来学本事的,他们是来享福的!”

曹德抬了抬手,让他们全都站了起来,“我也知道,兵荒马乱的,你们过的也不容易,有些甚至吃了上顿没下顿。不过,你们既然来了,二爷也不会亏待你们。好好学,好好干,等哪天你们之中,谁的水平超过赵师傅了,我赏他一趟房子,替他操持一门亲事,所有的花销二爷全包,都记住没?”

曹德亲手将他扶了起来,柔声安慰道:“好,说得好啊,二爷就喜欢你这样的人。一会儿,我让下人收拾收拾,给你专门腾出一个院子。另外再找人打听打听,给你娶一房婆娘。以后啊,这个铸造厂就交给你了。好好干,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全都满足。”

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调解一下紧张的情绪,曹德一边帮邹夫人拿饭菜,一边笑呵呵的开玩笑道:“女孩子嘛,还是不要乱跑。外面坏人多。听说,许都城里有专门哄骗女孩子的,骗到手把人家的身子玩弄了,结果却不娶回家,你说这人渣不渣?”

曹德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安慰道:“以前小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后来,有个女孩儿脱光了衣服站在我面前,我立马就知道该做什么了。这种事不需要教,就像喝水吃饭一样,除了各人有各人的花样,目的和结果都大同小异。实在不会,你就趁她喝醉了,抱住她胡作非为就行了。你不是想有个家吗?今晚就就给安一个家。”

张茜自己都忍不住乐了,噗噗的捂着肚子,一边憋着笑意一边无奈的道:“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他左手抱着我,右手打铁,一晃一晃的,累的我腰疼。我就干脆不装醉了,从他怀里挣脱,说‘你别一个人玩呀,咱俩玩点有意思,能两个人一起玩的。’”

“二爷,一个月后,武场大校。主公已经下令,所有的将士谋臣,别管是本家的,还是外来投诚的,都得参加。曹洪、曹仁,夏侯渊、夏侯惇,典韦、许褚,李典、乐进,包括在下,都要在校场之中的比对武艺、骑射、征讨、厮杀。”

他看了看手中钢刀,意气风发的道:“一来,主公想要考校一下诸位将士们的勇武;二来,也要试一试新铸造出的兵器。徐某来许都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尽在军工部里帮闲!此次武场大校,徐某定当以手中钢刀,打出一个名声来!二爷,告辞!”

曹操根本就不理他,扭头对徐晃、曹彰、张绣、曹彪等人叮嘱道:“这段时间,你们好好的盯着他,务必要让这小子骑射。若是能有一两门看家本领,那就更好了。不管怎么说,他马上就要成为你们铁军的统领,不能丢人现眼!”

曹操面目威严,向前走了两步,缓缓说道:“曹某能入主许都,全仰仗诸位。曹某能坐拥一方,也全仰仗诸位。我许都日益昌盛,而三军将士也越发壮大。今日校场比武,一来,是要扬我军威,让大伙看一看我们的本事;二来,自然是挑选其中最为杰出者,拜为将军,统领兵事。愿诸君拿出真本事,共同奋进!”

临别之际,徐晃特意来到曹德面前,说道:“二爷,末将要登场了。此次我们的对手,无一不是当世有名的大将军、大人物。末将虽身经百战,也绝不敢掉以轻心。论勇猛,末将怕是比不过许褚、典韦,论突袭,末将怕是比不过夏侯渊、夏侯惇,论算计,末将怕是比不过曹仁。二爷,您作为阵外指挥,有什么妙计没有?”

曹操瞥了他一眼,不无打击的道:“前有许褚、典韦,后来,曹仁、夏侯惇,与徐晃对垒的,是曹营中的大将军夏侯渊。五路人吗,全都虎视眈眈,盯着你的铁军。你只不过有一名徐晃,哪怕把张绣算上,也不够打的。有何资格说拿下比试?老二呀,可不能牛气吹的比天大,结果光说不练呀!”

曹操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道:“这样,你做这个统领,也不让你太操心。徐晃,张绣,曹彰,曹彪已经给你了。我把荀攸、杨修他们,也全都调过去,给你出谋划策。只要你好好练兵,偶尔出去打打仗,随便攻几座城池回来,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管。”

曹彪一抬头,笑道:“哦,父亲,是这样的。荀攸不是负责管理军政院吗,他一听说要调去铁军,立马带着手下人就来了。还有主簿院,原本大多都是二叔的弟子,现在二叔从政从军,他们也没理由不来帮忙。父亲,你司空府现在空了一半,大伙都想着要登上二叔这艘巨轮,想要跟着二叔一起建功立业。”

曹彰急忙把他拉到一旁,苦口婆心的劝诫道:“夏侯渊叔父是箭术大家,三军营寨,没有比得过他的。他手里那把弓,名叫霸王弓,是楚霸王项羽的随身之物。弓身由玄铁打造,重127斤,弓弦由龙筋所制,坚韧异常。他有如此神兵利器,谁也赢不了他!二叔,你连六十斤的软弓都拉不开,就别逞能了。这一场,咱们认输。”

他一边抚摸着弓身,一边打起了曹德的主意,“兄弟呀,你现在是铁军的统领,应当以大局为重。既不能掉以轻心,也不可敝帚自珍,有什么好东西,该拿出来才是。就比如这把神弓,倘若人人都能配上一套,那我军岂不是所向披靡,天下无敌?”

张绣吓了一跳,顺着曹德的目光,在花名册上瞄了瞄,随后忍不住笑道:“二爷,不用大惊小怪,就是这个人出口不逊,大言不惭。扛着一把银枪,说能挑翻整个许都,我瞧他年纪轻轻的,实在能吹,就一顿臭骂,把他给骂走了。”

曹德笑道:“也难怪,你最近一段时间确实不顺,兄长病死,公孙瓒那老货又不待见你,所以整天郁闷的很。难怪你一时半会记不住我了。没关系,咱们有的是时间。阿云啊,你本来是常山人,却在公孙瓒那里做别部司马,顺心顺意吗?”

待前戏做足,众人全都眼巴巴的盯着时,曹德拉着头晕目眩的赵云,爽利的往地上一跪,说道:“我曹德,愿与赵云赵子龙皆为兄弟。自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朋友就是赵云的朋友,我的敌人就是赵云的敌人。若违此誓,天诛地灭,人神共愤!”

杨修道:“人赵云乐意,简简单单一顿饭,不仅腾空了整座三楼,还生生吃了几十万。别说赵云,我都想跟二爷磕头,做八拜之交。二爷是真舍得下血本。只是,过不来几日,全天下都知道赵云是他的兄弟了。哈哈,你说刘备会是个什么表情?”

杨修云淡风轻,压根每当一回事,“无妨无妨,家祖父与二爷关系极好。你既然是二爷的兄弟,那自然也是我杨家的好朋友。子龙啊,你赶紧收拾一下。一会儿,孔融孔北海,王朗王谏议,还有刘真、陈琳、王粲、徐干他们也会到场,陪你喝两杯。大伙都是二爷的朋友。”

“你踩坏了我的铅笔盒,当然要赔我。你不赔我,就是故意损坏他人财物罪,虽然现在数额不够,还不能判刑,可我会记着的,等到数额达到立案标准,我就去申请立案,根据《刑罚》第七百五十二条规定,故意损坏公私财务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即便到时候你还是未成年人,也会被拘役,拘役就是坐牢,坐牢就会有案底,有案底就没法参加高考……”

路悠悠赶紧一把抱住他,把清清瘦瘦的少年抱了个满怀的同时,一股好闻的,混着清晨微风的超能柠檬味肥皂味道把她包裹了个严严实实,再对上那张棱角分明,少年气十足的白皙脸庞,她差点儿就没忍住,老夫聊发少年狂,狠狠亲这中二少年一口!

其实她一点儿也不丑,反而还挺好看的,那脸蛋白白圆圆的,像只刚出锅的大白馒头,眼睛也大大圆圆的,像秋天里刚摘下来洗干净的大黑葡萄,嘴巴鼻子却又小小的,特别秀气,尤其是嘴唇,唇线分明,颜色柔嫩,像春天里刚开的芙蓉花,娇嫩的让人舍不得碰一下。

众所周知,西桥街中学是按照入学成绩分班的,一班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初升高时候成绩排在全省前两三百名以内的,也就是未来清北的苗子,师资力量好,教学进度快,参赛机会多,所以这个班级才被称为‘金牌一班’,即便将来分班,以西桥街中学偏理科的惯例来说,最好的班级,依然是一班。

顾老大媳妇儿在得知顾柏旸有先天性心脏疾病的时候就把他们父子两个给甩了,为了救儿子的命下了海,顾老大辞职下海,搞了个歌厅,几年下来,也算小富,就是难免也有点儿飘,乱搞了一次男女关系,就把歌厅里负责驻场唱歌的小妹子变成了媳妇儿。

“我真是,看见你们就生气!我辛辛苦苦教你们,你们倒是有一个知道感恩也好啊!不说帮我做什么,让你们补课,一个个就像要了你们的命似的!我就不信,你们家里已经穷到补不起课,买不起课外书的地步?既然穷成这样,那还上什么学,掏粪去算了!”

“不过,你也不要怕,一会儿你要是看到陈娇娇他们,就赶紧跑,跑出去校门外那个小卖铺,打电话给110,就跟警察叔叔说,看到学校有人打架,还拿着凶器,让他们快点过来。哦,对了,你一定要报详细地址地址,否则,警察找不到的。”

可看看路悠悠可怜巴巴的样子,刘老师又不忍心,叹了口气,道:“悠悠啊,老师不管你之前的成绩为什么那么差,但现在,既然你想好好学,就不能再松懈了。你想想,高中统共三年,现在已经过去快半年,也就是六分之一的时间了,你还有时间浪费吗?”

经过前世天天在地铁里写剧本的锻炼,路悠悠特别容易集中精神,几乎是在读题的那一秒,就进入考试状态,迅速找到自己会做的题,一道道快速刷下去,刷完抬头看表,已经过去二十分钟,还有将近半数大题,一半她能看懂,一半,她连题干读起来都费力。

这种方式,简直比刘老师一张张发卷子还有威慑力,基本上,高老师打个叉叉,路悠悠的神经就要下意识的抽一抽,等到一张卷子批完,大大的六十二分写在上面,哪怕是个老人家的灵魂的路悠悠,也没忍住,胖脸通红,垂着脑袋,不敢看高老师。

“怎么,我说的话,你们没听懂?还是觉得,警察不会来?我可告诉你们,刚刚那个,就是报警去了,最近的警察局离这儿也就不到两公里,出警的话,用不了十分钟就到。你们是等着被抓进去捡肥皂呢,还是准备跟他一样,残废在这儿?”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