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73248章(1 / 9)

“家主,族规不能破啊!”白眉老者道。另外几个青家的老头也跟着附和,在他们眼里,一个女人的人生还抵不过几条不成文的规矩。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我回头看去,却是见到青家的不少建筑竟是莫名着了火,黑烟冲天,不少人惶恐乱叫起来。

也庆幸青家的人发现得早,迅速就将那妇女拦住,然后这才让老神棍躲过了一劫。老神棍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鼻血,愤然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咱是天机派的传人,算个命还能骗你们不成……哎,这馒头真香,还有人要算命的吗?”

第631章 青家三小姐看着老神棍的拙略表演,我瞥了一眼地上的几块砖头,准备就地为民除害。不过很快便有一队青家的人赶了过来,将老神棍从地上拖起来,直接赶着人群往城里头走去。围观的人群迅速被驱散,取而代之的是我们这将近百号外来者双手被绑上绳子,随后被引到了城内一处荒芜的大宅子里头。

老神棍就排在我身后,一双浑浊的老眼四下打量了一圈后,在我耳边贼眉鼠眼道:“小哥,你说他们抓咱们来作甚?”我翻了个白眼道:“你不是天机派的传人吗,算算不就知道了?”“嘿嘿,咱堂堂天机派,只勘天机不算俗事,老祖宗留下的荣光不再,但规矩还是要有的。”

看老神棍那恬不知耻的样子,我开始后悔刚才在路上怎么就没用板砖伺候他,哎,终归是心软了。这不,我身旁的人群看到这女子顿时有些骚动,但人家可没正眼看过来,她径直走到门台上,目光轻轻掠过众人一眼,立即就有青家的人主动凑上去,毕恭毕敬道:“三小姐,按您的吩咐,这些人都是外来者。”

被喊作三小姐的女子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她盯着身旁的男子道;“就这么点人?”男子在三小姐的目光下脸色发白,道:“回三小姐的话,最近来青城的外来者太少,我们今天也是费了很大劲才抓到这些人的,您这每天定的人数太多,我们也是……”

“没用的东西,外来者没有,你们就不会抓点城里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三小姐怒道。“可是,城里的人不好糊弄,万一抓到了和我们青家沾亲带故的,闹起事情来会不会……”“让你做点事这么畏手畏脚,滚出去自领惩罚!”

“明天再凑不到人数,我砍的就不是你一根手指了。”三小姐头也不抬道。青家的年轻男子惊恐的趴在地上,任凭手上鲜血淋漓,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再出……我看得这一幕,不由得心里倒吸了口冷气,这个三小姐看起来长相不赖,但行事风格可真是阴狠。

就在我寻思着要不要直接上前去宣告自己身份时,三小姐已经转身打开了宅子的内门,一阵尖锐的金属挤压声传来,内门被打开,里边俨然盖着一层用铜水浇灌过的大铁门。众人目光聚在大铁门,只见三小姐忽然咬破指尖,将鲜血印在大铁门上的一个凹纹处后,大铁门颤动了一下,随即缓缓打开,露出里边一条漆黑的楼梯小道。

我收回手掌,微笑对青松道:“青家年轻一代第十名的高手,果然不同凡响。”我说的是真心话,但落败的青松却是没这么想,他面如土灰,宛如一只斗败的公鸡,脸上挂着苦涩的表情,他喃喃自语道:“我竟然败了……十年了,我好不容易搏到的年青一代十大高手,没想到你在一个路人前不堪一击……”

青松说话间,我抬头看去,发现刚才满脸傲气的三小姐,樱桃红唇张得大大的,略施粉黛过的小脸满是震惊之色。“你到底是谁?”三小姐美眸中露出古怪的神色,说话的语气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傲然,我目光扫去,她连忙垂下眼眸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我离她不过六七米的距离,如果要动手那只是一瞬之间。但我今天来青家的目的,并非是与他们为敌,毕竟追根溯源来说,三小姐还算得上是我的表姐妹。我当即露出笑容,一脸真挚道:“我是你哥。”第633章 造城三小姐一脸错愕,她打量了我一圈,道:“不可能,我从未听家族里说过有外放男儿一事,你虽然实力高强,但青家也不是你能为非作歹的地方。”

三小姐一口否定了我的身份,我听在心里也是觉得无奈,估摸着我母亲的事情应该仅限于青家年老一辈才知道,至于这个年纪和我相仿的三小姐,应该是丝毫不知了。我正想走近过去和三小姐仔细谈一谈,但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自己右心口处传来一阵剧烈的麻痹感。

我瞬间感觉到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前脚刚踏出去,两眼有些发黑,而离我不远的三小姐以为我是要对她动手,迅速从衣袖里摸出一把小匕首,直向我刺来。若放在平常,三小姐的身手我并不放在眼里,但此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全身一阵乏力,随着右心口处传来的麻痹感,眼皮子不由自主的拢下来,竟是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即便如此,我仍然凭直觉徒手抓住了三小姐刺来的匕首,但下一秒钟,我便听到了三小姐兴奋的话语。“青松,快动手!”在一旁的老神棍失声叫道:“小子,你命不久矣……”老神棍的话刚说完,我便感觉后背结结实实挨了一掌,喉咙一甜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后整个人如散架了一般瘫在地上。

至于后头的事情,我再无任何知觉,双眼一蒙黑,放佛是陷入到了一处黑暗当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全身慢慢恢复了知觉后,我艰难睁开双眼,却是看到自己双手双脚被套上了厚厚的铁链,而老神棍则站在我身旁,像看妖怪一样盯着我看。

我露出苦笑,他娘的这回算是栽了。老神棍伸手捏了捏我的脸,又探了一下我的气息,一脸狐疑道:“咋回事,刚才都死没气了,现在又气息壮如虎狼,邪门了。”“是你救的我?”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得,多了一个坑,不过骨头倒是没断裂,看样子青松倒是没下杀手。

“嘿嘿,咱哪有那能耐,话说你受了那一掌,那三小姐刚好有事,没来得及把你丢坑里,便叫人把你手脚用铁链子绑住,说是等她腾出手来再好好收拾你。”我调整了下呼吸,回想着之前怎么就莫名陷入到了昏迷中,结果我寻思了半天,当我把手放在右心口上时,忽然整个愣住了。

我咬了一下舌尖,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然后又摸了摸左边的胸口,结果目瞪口呆。老神棍一脸鄙夷的盯着我,道:“年轻人,再怎么喜欢胸大的,也不能自摸吧……”我没好气瞪了一眼老神棍,道:“滚犊子!”此刻,我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竟是一左一右都有着心脏的跳动。

刚才的昏迷,我估摸着应该和右心口有一定的关联,可我仔细一想,他娘的,我怎么竟有了两颗心脏呢?我想破了脑袋,最后联想到了此前的双鱼玉佩,那玩意自我得到后,莫名融进了我的身体里,再之后,就如斗转星移一般到了我的右胸口,如此,我宛若一个新生的婴儿一般,楞是比寻常人多了一颗心脏。

在老神棍鄙视的目光下,我捂着右边胸口,对比着左边的心脏,右边的明显跳动得更厉害沉稳,而更让我感到不妙的是,我右边的心脏好像在快速吞噬着我体内的鲜血。我想刚才的眩晕感也许就是这右边心脏供血不足形成的,我现在身体发虚,估计一头牛都要被我当场吃掉。

“老神棍,你摸摸,看我这是怎么回事?”我想要去抓老神棍的手,结果他连忙躲到了一旁,怒气冲冲对我道:“臭小子,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有这种嗜好,怎么,好好的小娘子不要,偏看上咱的旱道了。”“啥玩意,旱道?”“跟你说个球,咱年轻时也算是一表人才,多少黄花闺女翘首以盼的要跟咱同床共枕,没想到老了,竟是要被你这臭小子看上……”

我一脸懵逼,寻思着自己只是单纯的想要他感受一下我的右心口,怎么就成了专走旱道的臭小子了。我冤得没处说,老神棍一脸鄙夷的与我保持着距离,没多久,地道里走出来一队身影,是青家的人来了,他们手上握着鞭子,只要看到人二话不说便先用鞭子伺候上去。

老神棍一脸讨好,说:“咱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要不就不下去挖土,给你们算算命成不?”青家人一鞭子抽在了老神棍的脚上,疼得他直哭爹喊娘。“你们这群不尊老的家伙,挖土便挖土,用鞭子抽咱搞什么?”青家人冷冰冰指着我道:“老家伙,把他也给带下去。”

老神棍一怔,道:“他身上还有伤……”啪!鞭子的声音响彻在半空中,老神棍打了个机灵,连忙将我从地上拖了起来,义正言辞的冲我道:“年轻人就是要多劳动,这样伤才好得快!”老神棍的不要脸是我意料之中,我手脚被绑上了铁链子,走一步便哗哗作响,没多久,我便被老神棍带到了地道下边。

我落定站住,低头往昏暗的地道下面扫去,目光所及,不仅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瞳孔剧烈一缩,喃喃道:“青家,这是要造一个地下城啊……”第634章 青家女仆更别说,以青家这种上古家族的底蕴,指不定他们就有什么法宝可以代替太阳发热。

我心头震撼无比,浑浑噩噩的老神棍也是吃惊得眼睛都瞪圆了。“咱可真是头一回见到,青家这是窥探了天机不成……”老神棍喃喃道。“什么天机不天机的,青家造城,地下白骨苍苍,这是要有违天和。”我道。老神棍眼珠子一转,道:“天都要变了,还管什么和不和的,咱看,能活下去便成。”

青家人这时注意到了我和老神棍,提着鞭子凑上前来,道:“我说你们俩嘀咕什么,还不赶紧干活。”“嘿嘿,干活便干活,咱有话好好说。”老神棍摆明了是个软骨头,三言两语求饶后,拖着我来到了河边,然后给我挑了一把锄头,说是年轻人就要多劳动劳动。

我翻了个白眼,这个老家伙说话倒是挺好听的,给我弄了个沉甸甸的锄头,自己却捣鼓着一把小叉子,还美其名曰他干的是技术活……我和老神棍加入到了劳作的队伍中,我环顾四周,发现身旁都是清一色的男子,但不少都是瘦骨嶙峋的,想必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城里没少受折磨。

我一眼望去,这地下城几乎是和地上的青城一个模样,但这里却是用上千号人的血汗一点点挖出来的,地下河两旁白骨累累,死去的人尸骨未寒,活着的人神经麻木,苟延残喘……老神棍是个闲不住的主,拿着一把叉子轻描淡写叉了几块土石后,便试探问起了身旁的人,但不料别人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干着活。

“哎,岂有此理,简直有违天和,要换做咱年轻的时候……”老神棍话还没说完,身后结结实实挨了一鞭子。一个路过的青家人可不心软,抬手就是一鞭子抽在老神棍身上,疼的他直抱头乱窜。“有话好好说,咱都是明事理的人啊……”

一鞭子下去后,老神棍耸得跟一只刚被强制播种的公猪一样,拢拉着脑袋拨弄脚下的土石,嘴里念叨着自己年轻时何等英明神武,要换做年轻时,非得把那三小姐抓到一处小树林里好生教育一番。“叮叮,开饭了。”没一会,地道走下来了一队手提饭桶的身影,现在是饭点时间,青家人也知道干活的人不吃饭,没一两天功夫都得暴毙,所以饭菜倒是准备得挺多。

老神棍垂头丧气,道:“咱只是个孤苦的老人,谁来可怜可怜咱……”老神棍这一哀嚎真别说还有几分作用,一个年纪约莫着十八岁出头的女孩留意到了坐在地上假惺惺抹眼泪的老神棍,连忙提着一个饭盒走了过来。“老人家,这盒饭给你,不用跟他们抢了。”

小姑娘模样算不上出众,但也长得有几分小家碧玉的感觉,我注意到她应该是青家的女仆,刚才给苦力汉子们分饭的时候,是她一边拦着青家人不要用鞭子抽打他们,一边忙不迭的把饭菜分给众人。现在又给老神棍送饭,就冲这一点,这个丫头妮子心性不赖。

小姑娘也注意到了一旁没有饭吃的我,美眸流转了下,转身重新拿了一个饭盒,然后走到我面前亲手递了过来。“还剩最后一个了,给你。”小姑娘眨巴了下眼睛,表情真诚道。我摇摇头,那饭盒里装的是寻常饭菜,对此时的我来说,作用不大。

“怎么,你不要?”小姑娘诧异道。老神棍一边狼吞虎咽,一边鄙视我道:“嘿,也不知是哪个富家子弟,寻常饭菜都吃不得,小姑娘,他不吃给咱便是……”老神棍说着将饭盒抢了过去,小姑娘这下犯了愁,别人都在大快朵颐,就我瘫坐在地上。

小姑娘看了一眼身边没有青家人在注意她时,这才低头冲我道:“你想吃什么,我看能不能弄来给你……”这会的我已经是口干舌燥到不行,看见这小姑娘挨近过来,目光不由自主的盯上了她秀气雪白的脖子。一股强烈的嗜血感充斥了我的脑袋,我吞了口口水,神色一愣,脱口而出道:“我想吃你……”

我这话一说出来便知道错了,一旁的老神棍听得一口饭喷了出来,老眼一眯对我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贱兮兮道:“咱还以为你小子专走旱道呢,没想到是水陆两道通行……”小姑娘这下彻底红了脸,她也没想到好心问我吃啥,却问出了这么一句让她恼羞不堪的话来。

“二小姐说得对,我就不该下来的,活该饿死你……”小姑娘气得直跺脚,冷哼哼一声转身便走,还不忘骂了我句流氓,色痞子……我哭笑不得,真想给自己一耳光,只是刚才看到小姑娘雪白的脖子,心口处涌来的强烈嗜血感真让我有些不由自主。

我本以为这小姑娘估摸着是不会来了,但没想到在晚上的饭点时间却再次见到了她的身影。如万花丛中一点绿,在瘦骨嶙峋的众多苦力汉子中,她善良殷勤的分发着饭菜,等到大家伙散去后,她目光似有似无的往我这扫了几眼,最后只见她低着头,手上捧着两个饭盒递给了老神棍,并在他耳边说了句话后就离去。

老神棍嘿嘿一笑,将底下的饭盒丢了过来,自己则埋首在饭盒上,头也不抬道:“你小子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撞上了个心善丫头……”我打开小姑娘留下的饭盒,只见上面是一层白饭,而用勺子挖开米饭后,底下全部是清一色的肉菜,也幸好老神棍不知道,要不然非得来抢不可。

我抬头瞅了一眼已经远去的那道倩影,心头微暖,对我来说,这个青家的小女仆,可远比那个刁蛮的三小姐可爱得多……第635章 要点甜头女仆丫头送来的饭菜虽然可口,但我吃着总有点乏味,这会的我,脑海里总是有股嗜血的冲动,尤其是我的右心口,隐隐又吞噬了我体内不少鲜血,让我不由得身体发虚。

“他娘的,难不成真要去吸血?”我暗自苦笑道。我抬头瞥了一眼刚狼吞虎咽过的老神棍,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看到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愣是捂住了自己的屁股,冲我啐了一口,道:“不要脸的臭小子,休想走咱的旱道。”我翻了个白眼,叫他滚犊子,我刚才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是想着要不就在老神棍脖子上咬一口,只是看他那骨瘦如柴的小身板,估计我一口咬下去非得成干尸不可。

身体的虚弱感愈发的强烈,我连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希望可以减缓这种让我忍不住吞食别人鲜血的冲动……好在没多久,不远处的人群中传来一阵躁动。听着好像是有人从地下挖出了一个蛇窝,惹得不少人纷纷跳到一旁,生怕被蛇咬到。

老神棍一脸看热闹的凑了上去,没一会便捏着一条足足半米来长的青皮蛇笑嘻嘻走到我身旁,道:“嘿嘿,可惜了一窝青花蛇,大十几条呢都被弄死了,这条我看着挺肥的,晚点趁没人了,咱烤了吃。”我瞥了一眼青花蛇,倒算得上是肚儿圆肥,老神棍将它脑袋和尾巴绑在一起,然后丢在我脚下的一个土坑里藏起来,看样子是准备当今晚的宵夜了。

“小子,青花蛇有毒可别被咬了,晚点咱教你怎么作烤蛇。”老神棍得意洋洋的转身离去,我瞅了着在脚下土坑里卷缩的青花蛇,喉咙竟是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强烈的嗜血感迅速充斥了我的脑海…………老神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歇息的时间点,他趁得四下无人,连忙跑到之前藏青花蛇的地方。

结果当从土坑里将青花蛇捞出来的时候,这个老头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老脸上露出一抹不敢置信的表情。“怎么回事?咱的青花蛇怎么成这样了?”老神棍捏着他的青花蛇,只见几个小时前还肚儿圆滚滚的家伙,这会已然干瘪得只剩下一层皮包肉,而在蛇腹处,还有一个不起眼的牙印。

蛇血迅速融进我体内被右边的心脏吞噬殆尽,接着便转化成一股异样的暖流充斥到我全身,我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铁链子,寻思只要我愿意,这条铁链子瞬间就能断成好几截。但这个地下城的几个出口都有青家人把守,我深呼吸了口气,决定还是继续在这呆几天,这不,在不远处又有人发现了一个蛇窝……

我不明白自己身体怎就出了这个异样,一连两三天的时间,我吞了三条青花蛇,还外加几只说不清楚是什么万一的生物,只知道它们的血挺凉的,但一入肚便一股脑全被右心脏给吞了。在这几天的时间,我也注意到之前负责送饭的青家丫头来得没之前勤快了,看她的表情挂着一抹难以言语的悲伤,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事情。

这个青家女仆丫头送了几天饭,深得那些苦力汉子的心,这不,老神棍更是借得给她算命的机会,把她名字和年龄都探了出来。我有点看不下去,老神棍这套说辞我听了不下五遍,不是什么血光之灾,便是大富大贵之征兆,也庆幸青家女仆丫头心地单纯,要换做其他泼辣女人,不得把老神棍挖个坑给埋了。

这时,女仆丫头忽然叹了口气,面露出悲伤之色。老神棍问道:“怎么丫头,我给你算的这命可是上上等,还叹气作甚?”女仆丫头垂下眸子,眼中闪过一丝无奈,道:“我怕是等不来老人家您说的如意郎君了,过几天,我就要嫁人了。”

“嫁人?”“不,准确来说,是算作陪嫁女仆,这辈子再无任何自由……”老神棍老脸暗红,似乎没想到自己算的命如此不堪,但仍然强行镇定道:“丫头,你倒是跟咱说说,也许有什么破解之法……再说了,还有谁,能强迫你青家的人嫁与外人?”

青语说到这里有些泪眼婆娑,也不怪她,毕竟如花一般的年纪,本对着自己的终身大事有美好的寄托,可不料,身在上古家族不由己,自己连外面的世界都没见识过,却要成了陌生男人的暖床丫头。老神棍哑然无语,一个劲叹道:“这晋家来的什么人,竟如此厉害?”

“来了三个,据说是晋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这不,我们连败了五场,今天是最后一场,再败,便只能将三小姐也嫁与过去了……”听到这里,我忽然莫名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忍不住拍手叫好道:“那可真是太妙了。”青语一怔,满面狐疑的抬头看向我,又怒又气道:“我好心给你送吃的,你为什么还替别人叫好?”

“别人我倒不会叫好,但如果是三小姐被嫁过去,我当然是高兴还来不及,这个丫头妮子,要是过去晋家,肯定是祸害一方。”青语怨怒瞪着我,气得直咬嘴唇。我看在眼里乐在心头,这个女仆丫头生气起来,倒好像还多了几分风情。

我眯着眼对青语道:“这事不怪晋家人太强,只能怪你们的高手太弱,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你是不知道,那三个晋家的年轻人是有多厉害。”青语气呼呼道。我摸了摸鼻子,道:“厉不厉害,你说了不算……不过我倒是好奇,你们青家的年轻人都输了五场,最后一场可怎么打?”

说到这里,青语眸子都暗淡了几分,道:“族里的长辈们都气坏了,但也无可奈何,只好悬赏那些未出战的人,只要能赢下今天的比试,大可提出任何要求做奖励。”“哦?任何要求都可以?”我顿时来了兴趣。“当然,只可惜,到现在还没有人敢站出来……”

“青家丫头,我想问问,要是我去帮你们比试,你能答应我一件事不?”青语一脸错愕,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来。我也不含糊,嘴角微微一笑,伸出手将脚下足足有拳头粗的铁链子硬生生扯成了几截,站在旁边还准备笑话我的老神棍见状,当场惊讶得合不拢嘴……

“怎么样,这点实力够不够?”我道。青语下意识的点头。“既然实力够了,但我也要跟你讨点甜头,总不能白帮你们去比试吧?”我目光在青语身上故意肆无忌惮的打量了一圈,吓得她赶紧捂住了自己饱满的胸口,道:“你想要什么甜头?”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