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7章(1 / 5)

路悠悠一进去,就被顾老大过分夸张的美式装修风格,搞得有点儿懵。不过,顾柏旸明显有点儿嫌弃,挠着脑袋,一脸不好意思:“是不是,挺俗的?”“不呢!一点儿都不,就是显得,太有钱啦!”路悠悠嘿嘿笑。顾柏旸也跟着笑,不服气的说:“这算什么,我以后,可比他有钱!到时候,我盖一个小区给你!高档小区,全都是电梯房,还配花园的那种。咱俩就啥也不干,每天坐家里,收房租!”

西汉年间,甚至出现了一整个村的人食用毒盐,结果全部惨死的惊天大案。二来,自然是要控制食盐价格,保证财政税收。至于私自铸造铁器的禁令,自然是为了维护当权者的统治了。如今正值东汉末年,普天之下所有的铁矿,基本上全都把持在官府手中,另有一小部分,由各郡的世家豪强、各地的军阀势力占据。

长葛、颍川一带的铁矿,别说现在还没有开采出来,哪怕是已经建好了场地,那也只能由官府使用。或许,曹德能仗着自己是曹操的兄弟,多少捞点油水,但九牛一毛,和他规划中的比起来,根本不够用。因此,曹德在建造医院时,就已经想出了一个法子:公私合营。

公家,自然是司空署制下的各级官府,其主要的用处,无外乎是些兵器、铠甲,或者是公家采办的其他物品。这些东西,所需的铁料缺口巨大,再加上铸造技术有限,不仅打不出来好铁,耗费的时间也长。曹德就是要用技术来换资源,他帮曹操冶炼钢铁,打造兵器,作为交换,曹操就得允许他使用矿场,捯饬自己的小生意。

互利互助,相得益彰,简直完美。许都城郊外的几处厂房,赵四儿正在教导几名学徒如何辨别铁矿,一听门房说曹德来了,急忙放下工具,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二爷,您回来了?听说,您在宛城时,因为要搞张绣的婶子,他不同意,你就跟张绣干了一架。二爷终究是二爷,牛气啊,冲天一怒为红颜,老赵我服了。”

曹德急忙挤了挤眼,低声提示道:“蔡姑娘在呢,别乱说话。”赵四儿嘿嘿一笑,挠着头道:“没事,没事,蔡姑娘来的早,是姐姐。邹夫人来的晚,只能是个妹妹。姐妹齐飞,举案齐眉,羡煞旁人也……”曹德瞪了他一眼,骂道:“几天不见,哪来的这么多新鲜词儿?皮痒了?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

赵四儿一拍胸脯,“早弄好了,二爷,你过来看看。”几人跟着他走了进去,就见院子里摆着许许多多的工具。有些是打铁时常用的锤头、撬棍,有些是炼铁时所需的模具、风箱。曹德检视一边,说道:“马马虎虎,还算可以。”

“全托二爷的福,没有二爷,小人还是铁匠铺里的一名苦力,哪有现在的荣华富贵。不瞒二爷说,小人现在顿顿有肉,天天有酒,这小日子过的真是滋润。”曹德笑了笑,扔给他一个钱袋子,指着几名学徒道:“大家辛苦了,分一分,拿去喝酒吧。”

一个钱袋子,里面少说也有五六贯。五六个小伙子,急忙抬手行礼:“二爷,谢了,多谢了。”曹德笑道:“应该的,谢什么。对了,你们一个月多少工钱?”“工钱?”一名学徒挠了挠头,笑道,“我们刚刚拜在赵师傅门下,平时只管干活吃饭,没有工钱。”

包老师:……燕外为什么没有体育系!学体育,就不能为中华振兴奉献终身了吗!肤浅!现在的学生,太肤浅啦!可是,他还是没忍住,把看到的,感觉到的,路悠悠跑步时候出现的基本错误给她纠正了一下,同时,教给她不少跑步的小技巧,路悠悠都一一记在心里,还当场演示给包老师看,让他及时帮忙纠正。

包老师在发现她悟性极高,基本上一教就会之后,干脆就教了更多。以至于直到天都黑了,操场的跑道都看不清了,包老师才意犹未尽的放了她。“悠悠啊,你回去,一定要把老师的想法告诉家长,也好好想想嘛,体育运动,也是为国争光啊!”

“昂,包老师,谢谢你!”路悠悠仰着大脑袋,抹一把额头的汗,笑的傻呵呵。心里就很抱歉了,她,志不在此!跟包老师分手,路悠悠转身,就看到,顾柏旸正蹲在操场角落里,跟只被鸡妈妈弄丢的小公鸡似的,耷拉着脑袋,在地上画圈圈。

路悠悠赶紧冲过去,到了跟前,却发现,顾柏旸画圈圈画的好认真,忍不住放轻脚步,凑过去看。原来,小公鸡在埋头做题呢,那样子,乖的不得了!路悠悠就好想伸出手,揉揉他的紫毛!可惜,被顾柏旸发现啦!他抬头看看她,再看看地上的习题,立刻抬起脚一通乱搓,把解了一半的题搓了个乱七八糟,还故作轻松的看看远方路悠悠刚刚跑步的位置,问:“你,练的,挺好?”

“昂!可好呢!顾柏旸,谢谢你,你好厉害啊!”路悠悠心里嘿嘿笑,脸上扬着崇拜的笑容。顾柏旸被她笑的一愣,抬手揉揉后脑勺,也嘿嘿笑了。笑的不好意思,笑的一脸满足。路悠悠,说他,好厉害啊啊啊!“走,给你买鞋去!”

顾柏旸一飘,就准备给路悠悠买双鞋!他刚刚看到了那个包老师看她衣服鞋子的表情了,发现,路悠悠的鞋子很旧了,边沿的地方,都已经磨下去一截。想想之前一起晨跑、上学,她也是天天穿同样的鞋。虽然也纳闷了下,魏阿姨和路叔叔都不管的吗?

但还是第一个想到,要给天才跑步少女路悠悠,配双绝顶战靴!------------第四十七章:别添乱路悠悠愣了下,笑呵呵的跟上。她可以自己付钱的,但,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比只是自己单方面无尽的付出,好很多很多啊!两人到校门口,请门卫大爷打开门,正要出去,突然耳尖的路悠悠听到像是几个女生吵闹的声音,下意识循声看过去。

就见学校体育楼拐角的地方,一个高高大大,穿着体操服的女生闪了下,连连后退了几步,然后突然朝着前面冲过去。与此同时,几声怪叫传出来。这回,连顾柏旸也听到了,刚要回头看,就被路悠悠拉着,直接朝那方向跑过去了。

他愣了下,手腕还被拉着呢,只好乐颠颠的,跟在她身后了。也就是他们过去的瞬间,一个瘦高个儿的女生被推出来,一屁股坐在地上。“陈娇娇,你傲个屁啊!我们早就听说了,你爸这体育馆,根本不是给你造的,那是为了送你妹进来,是人家要去留学,不屑来,才轮到你这个没人要的,拖油瓶!”

“你来参加训练,也不是为了拿奖吧?不会是为了,那100块的服装费吧哈哈哈哈!”几个女生哈哈大笑的时候,路悠悠终于冲过去,一把扯起正要起身的陈娇娇,把她推到身后!陈娇娇一愣,还想挣扎上前,被后来顾柏旸一把拉住。

“别添乱!”陈娇娇:……怎么添乱的成了她!她好歹是血月的前老大!他们面前站着的,是四五个比陈娇娇还高个儿的女生,大概是长期训练,她们看着人高马大的,长得也没陈娇娇漂亮,现在脸上,都还带着副傲慢的神情。只不过路悠悠突然出现,有点儿惊讶而已。

“诶,小胖子,别乱出头啊,你知道她是谁不?”一个女生上来,叉着腰,似乎想讲道理。路悠悠点头:“我知道,她是我好朋友,所以,我不能让你们欺负她,有事情,我们可以讲道理。”“讲道理?”女生怪笑着。“小胖子,你让我们,跟一个屁都不懂的小混混讲道理?你还说,她是你朋友?那你交朋友,可太不小心了!学姐看你也是挺乖一孩子,好心教你,不要跟这种败类垃圾混在一起,免得……唔!”

她话没说完,突然就被一包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纸巾捂住嘴了!女生震惊的瞪着眼前刚刚退后两步的路悠悠,一把从嘴里扯下纸巾包,嫌弃的呸呸两声,就想冲过去揍人。路悠悠才不怕她。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照旧是掰大拇指,女生可不比男生的承受力,疼的哎呦一声,直接跪了!

“她不是小混混,更不是垃圾败类,你们这么说她,才该好好擦擦嘴!好好反省!”路悠悠理直气壮说完,才松开手。女生疼的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瞪着她直喘。其他女生毕竟也都是学体育的,当然看的出路悠悠那招,可是谁也没想到,她个小胖子,居然出手这么快!

------------第四十八章:拿钱办事打完人,路悠悠拍拍肉爪子,回头看向陈娇娇。陈娇娇的表情有点儿一言难尽,隔了老半天,她才勉强挤出一句话:“路老大,我之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顾柏旸在她身后骄傲的一扬脑袋:“那是,我们悠悠,厉害着呢!”

陈娇娇一脸便秘的朝他看过去,又看路悠悠的反应。她笑的傻呵呵的,冲过来,跳高了,一把勾住陈娇娇的脖子:“哎,这声老大,没白叫的吧?”“没。”陈娇娇忍笑,低着头,用很低很低,低到只有路悠悠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两个字。

“谢谢!”谢谢你,把我当朋友!“嘿嘿,谢啥嘛!”路悠悠反倒不好意思了,挠着大脑袋傻笑。仨人回家,陈娇娇这才把她的的确确,就是为了拿到那一百块服装费,好攒下年学费的事情告诉路悠悠,也坦诚的承认,那个胖高个儿的女生林潭说的没错。

“但林潭不是个碎嘴的人,不知道谁把这事儿传出去。”陈娇娇说完,面色严峻。显然在她眼里,被人知道她的情况,是件很严重,很窘迫的事儿。路悠悠倒也赞同,只是她总有种奇怪的感觉,想劝陈娇娇,认真参加这次啦啦队操比赛,可具体有什么理由,想了一路,直到顾柏旸都把她送到楼下了,她也没想起来。

倒是让顾柏旸看出来,她有心事。他抬手在她后脑勺上拍了一下:“你又不是圣母,怎么谁都想管呢?”路悠悠一愣,笑了。也是!这是她上辈子的毛病了,要不是因为这个性格,也不至于被爹妈亲戚们坑了一辈子!“而且你也知道,劝她是没用的,真那么想帮忙,还不如拿出点儿实际的。比如,她不是缺钱嘛,我们可以给她钱啊!”小公鸡一撩额前的紫毛,甩甩脑袋,耍帅。

路悠悠扑哧笑了。不得不说,顾柏旸这法子,简单粗暴了点儿,但绝对是最有用的!如果,她真的月考能入前二百名,完成任务目标,拿到那两千块,那替自己的另一个功德值陈娇娇交点学费,也并无不可。见她笑,顾柏旸的眼睛又亮了亮,拍拍她肩:“开心了吧?钱的事儿你也别担心啊,有哥啊!”

“昂!你最厉害啦!”路悠悠猛点头,葡萄似的大眼睛,把顾柏旸晃得晕晕乎乎,分开的时候,脚步都是虚浮的。路悠悠一直目送他走远,才要回头上楼呢,突然就被一双软乎乎的纤细小手捂住了眼睛。故作粗哑的女声从身后传出来。

“老实交代,刚刚那小帅哥,是不是你对象?”路悠悠就笑了:“章茉茉,他是不是我对象两说,可你对象……唔!”话没说完,就被从后面捂住嘴了。章茉茉从后面窜出来,紧张的朝楼上看看,确认魏之煊没趴在阳台上看他们,才气的小拳头捶路悠悠的肩膀。

“你到底能不能保密啊,这就说出来啦?万一哥在背后站着,告诉我妈,我可就惨啦!”------------第四十九章:为了爱情路悠悠就笑。她当然是知道魏之煊不在背后,也没在楼上,这会儿,他八成正忙着跟长辈们交代她这一下午的反应,否则,以三姨的脾气,章茉茉刚从学校回来,肯定让箍着写作业复习功课呢,还能下楼来找她?

她就问:“怎么你没在楼上?”“我妈神了,跟我说,让我今天陪你玩儿。”章茉茉没心没肺的,从兜里掏出两张十块钱的钞票给她看,还兴奋的小声告诉她:“头一次这么大方!”“那我们逛逛去?”路悠悠准备配合长辈们演戏。

“走呗!吃烤羊肉串儿去!”章茉茉个子比她高,一勾她脖子,姐妹两个,在楼上大人偷偷摸摸,但早就被路悠悠发现的注视中,走远了。楼上的三姨就松了口气,回头瞪了眼一言不发,坐在路悠悠板凳上的大哥。“魏戎,你可是咱们家老大,魏淑琴这事儿,爸那脾气管不了,妈舍不得管,你也不准备管了是吧?那我问你,悠悠怎么办,还真准备就这么不清不楚的,让爸妈养着?”

“都说一天了,也没办法,否则你要怎么办?”魏戎当兵当了一辈子,脾气却软乎又老实的很,到现在,都没转过弯,搞不清楚,怎么向来好好的妹妹、妹夫,突然就已经离婚好几年了?更想不通,他们居然早有了各自的家庭,孩子都有了!

合着这三五年不回家,不是没时间,是根本不要这个家,也不要路悠悠了?当初,他俩也是正常恋爱结婚,让不少人羡慕的一对儿,怎么就莫名其妙,搞成这样?他想不通,魏淑芬可早想通了。她和魏淑琴一起长大,年龄相差,不过一岁半,她那位天真的姐姐想什么,她太懂了!

爱情呗,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呗!至于姐夫嘛!三代单传独生子,结婚的时候就说,一定生个男娃出来。结果赶上严抓超生,敢生二胎,就得让开除,魏淑琴是死都不会屈服于做个生娃工具的,更是死都不会愿意被开除的,她的工作,就是她的第二场爱情。

路爱民也是无论如何拗不过他的封建老古板爹的,于是两人的爱情迅速烟消云散,离婚离的,嘎嘣脆!俩人,没一个想过,还有个已经十六岁的女儿!魏淑芬越想,越气,就觉得,这都什么事儿?魏淑芬说完一拍桌子,把魏戎吓得,差点儿跳起来,迟疑的问:“这,这能行?”

“怎么不能行?难不成,让悠悠自己养自己啊?”魏淑芬掐着腰反问。魏戎皱皱眉:“那我得找你嫂子商量商量。”说着起身,逃似的,赶紧走。结果一开门,魏之煊沉着脸,站在门口。------------第五十章:欠了谁的魏戎一见魏之煊那脸色,就暗叫不好,瞪了他一眼:“你堵这儿干什么?”

说完,赶紧绕过儿子,抄了外套就跑。魏淑芬也瞪了眼门口的魏之煊,告诫他:“别告诉悠悠啊!这事儿,我们还没商量好呢!”“你们不用商量了,两年以后我大学毕业,我养悠悠!”魏之煊冷冷的看了眼魏淑芬,说完就出门了。

他的话,在外面客厅坐了很久,也沉默了很久的魏家老两口都听到了。外公叹了口气,扶着桌子,慢慢回他屋里去了。他是个抗战老兵,战场上受了毒气弹的影响,肺部一直不好,还有骨质疏松和风湿,这些年,几乎年年都要去住院、疗养,可身体还是日渐虚弱。

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把悠悠养大的那天。外婆倒是没这么丧气,利落走过去,白了眼魏淑芬:“早告诉你,别打那歪主意!你大哥的钱,全在你嫂子那儿,你那嫂子,能拿出钱养悠悠?”魏淑芬这话刚说完,外婆顺手就抄起扫床的木头扫帚,直接朝她头上扔。

“我说你这一整天,打得什么主意,敢情,是想让我们悠悠,给你们养老,好让你们自己的孩子,飞黄腾达去!”魏淑芬躲得快,扫帚只打到她胳膊,那也疼的她哎呦一声,又怕真气坏老太太,赶紧捡起来扫帚,拍着外婆后背,帮她顺顺气,又说:“我可不是为自己,是为了大哥大嫂打算,本来,他们不也挺喜欢悠悠?”

“妈,你这话就过分了,我,我怎么就断送悠悠了?她但凡跟茉茉一样学习好,我也不会说这种话!我那不也是为了……”话没说完,啪的一声,脸上生生挨了外婆一巴掌。魏淑芬四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被亲妈打耳光,想想都觉得没脸,丢下二老,抓起衣服,嗷呜哭叫一声,就摔门跑了。

看着还在颤抖的防盗门,外婆气得又想抓东西砸门。外公赶紧过来,一把拉住她。“不气,不跟他们生气。”“不跟他们生气,我跟你生气!我们悠悠多好的孩子,她是欠了谁的,怎么就这么命苦啊!”外婆说完,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哭了。

外公也跟着叹气。他后悔了。后悔太宠魏淑琴,把她宠成了没有责任感的母亲,也后悔当初没拦住她,让她嫁给了妈宝男的路爱民。可后悔也晚了,他只想着自己能活的久一点,再帮外孙女,多撑出一片狭窄的天空。------------

第五十一章:出息着呢“姐,你干嘛呢?”烤肉羊肉串的吊炉旁边,章茉茉边啃串超大羊肉串,边拿胳膊肘戳发呆的路悠悠,招呼她。“快吃啊,一会儿凉了不好吃。”“我吃饱了,你吃吧。”路悠悠笑了笑,手撑着脑袋,偏头打量章茉茉。

想着她以后潇潇洒洒的样子,想着她以后恨铁不成钢的说她:“姐,你能不能就为自己活一次?”结果,章茉茉被她的话噎住了,使劲儿拍着胸口,咽下羊肉,妈呀喊着,问她:“你,你该不会真谈对象了吧?还要为了那紫毛减肥?!”

“紫毛?”路悠悠眉头一挑,从章茉茉的话里,听出了看不起的味道。章茉茉说着,还兀自摇摇头,不赞同的模样。路悠悠扑哧笑了,抬手拍一下妹妹的小脑袋。“行了你,胡思乱想什么,吃你的吧!”“我告诉你,反正不行啊!我姐以后有出息着呢!不能让个小混混耽误喽!”章茉茉拿一串羊肉串,强行往她嘴里塞。

路悠悠只好吃下去,认真告诉她:“他叫顾柏旸,不是小混混,以后,他也出息着呢!”她一定,让他出息!至于她那对爹妈?路悠悠苦笑,大概章茉茉想不到,以后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逼着她‘随便’嫁人的,就是那两口子。魏淑琴怎么说的:“就你那条件,还想要什么样的?有人要你,就不错了!”

她跑去找路爱民评理,他像是理智而冷静的扶了扶眼镜,说:“你也别太挑了,你自己什么条件,不清楚吗?”这两口子啊,真不愧是夫妻!他们想什么呢?想的跟三姨一样,她反正是学习不好,性子软好说话,就凑合有个工作,留在他们身边,给他们养老,让其他孩子,都去心无旁骛的奔赴前程吧!

上辈子,没了外公外婆和哥哥依靠的她,也就认命了。可这辈子,谁也别想让她认!路悠悠和章茉茉吃完烤串回去,家里已经只剩下外公外婆,说三姨留了话,让章茉茉住两天,陪路悠悠。这可把章茉茉高兴坏了!她哪个假期的哪一天不是在培训班里过?人都快傻了!

终于得到两天假期,兴奋的晚上睡不着,抓着路悠悠,计划这两天要做什么?路悠悠打了个哈欠:“明天我们学校运动会呢,运动会结束,咱俩一起刷题!”“刷,啥?!”章茉茉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刷题,就是做题嘛,我买了好多辅导书,我们一起做哦!”拍拍她,路悠悠翻个身,睡着了。

------------第五十二章:哥是英雄路悠悠睡得不好,梦里噩梦连连的,总梦到上辈子的事情。还梦到些稀奇古怪的,以为自己还是个老太太,一觉醒来,发现重回十六岁,就是临死前的一个梦!路悠悠豁的醒了!睁开眼,天刚蒙蒙亮。

外面的天还是昏沉沉的,压的她心口难受。干脆起床换衣服,去训练。章茉茉翻了个身,发现床边没人了,眼睛睁开条缝,迷迷糊糊问:“这么早,干嘛去啊?”“你睡吧,我去晨跑。”路悠悠给她掖好被子,开门出去了。“晨跑什么啊……”章茉茉无意识嘟囔一句,翻身,继续睡。

“啊!”她本能的连连后退中,就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双腿一软,就坐进个温热的怀抱里。黑狗就在她侧面不远的地方,只是已经不可能攻击她了,因为它已经抽搐两下,口吐鲜血,死了!眼前突然出现这么血腥的一幕,路悠悠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爬起来跪在路边,不停的干呕。

身后有人毫无规律的拍着她的后背,顾柏旸有些陌生的声音传过来:“不怕不怕,死了,都死了!”不知道是不是他声音温柔的有点儿过,恶心居然瞬间散了,她对着地面,自嘲的笑了下。干嘛呀,也是活过一辈子的人了,从水泥里挖出的尸体都见过了,怎么居然害怕一条已经死了的狗?

她就着路边的台阶坐下,抬起头,仰头望着顾柏旸,朝他笑。“你怎么,突然就出现啦?”顾柏旸愣了下,盯着她的笑脸,表情有点儿怪异,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似的,半晌,却突然一撩刘海儿:“废话,不是你的说的?哥是英雄!”

“对,对哦!”路悠悠嘿嘿傻笑,伸出手给顾柏旸:“那英雄,拉我一把。”他赶紧伸手拉她起来,还小心翼翼问:“你到底吓到没啊?还有,这狗没抓到你吧?”“没事。”路悠悠原地跳给顾柏旸看。又瞥了眼路边的死狗,眉心微蹙,有点儿抱歉的样子。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