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46章(1 / 3)

可最后你告诉他,是一个玩笑?!只是两个年少无知的男女,一时兴起所为?不,他不答应!此刻,他心中的所有情绪,皆化为一腔盛怒。说不清这愤怒为何而来,他只知道,这件事一定要有人,为其负责!………………客栈大堂,伍无郁面无表情的坐在椅上,双手紧紧攥着锏柄,一刻没有松缓。

每一次,所赏之人,皆是朝中肱骨,国之柱石!只有每当这三人去世,皇家才会收回亢龙锏。在这期间,一条条权利被渐渐赋予其上,可以说,此锏就是李唐皇室的威严,说是这盛唐的具现之物也不为过!若仔细观察,便能发现朝堂上那些痛心疾首的臣子,皆是李唐旧臣。反倒是武深思这般的女帝忠实簇拥者,则或是拦着这些人,或是坐上旁观,并没什么反应。

“国师,还不谢恩?”一片鸡飞狗跳声中,只见女帝神情莫名,嘴角轻轻勾起,说出一句。闻此,伍无郁暗暗咬牙,终是拜下道:“臣,谢恩!”他娘的,不管了!把老子推到火上烤也好,试探老子也罢,管他亢龙锏还是麒麟锏,老子要了!

漠然起身,在几名女官的服侍下,这华丽威严的麒麟袍,便穿在身上。看着面前女官手中的玄黑长锏,伍无郁神吸一口,伸手上前,便将其拿在手中。咦?好轻啊!本以为会很重,实则仅比木制要稍重些。“胡闹,胡闹啊!竖子焉敢!放下亢龙锏!放下!!”

“妖道尔敢,老夫誓要杀汝!”“……”很显然,这些人都觉得伍无郁配不上这神物,让他拿着,是对亢龙锏的侮辱,是对他们心中对李唐信仰的玷污。五指紧紧握住长锏柄处,伍无郁望着这些人,一言未发。终于,只见一名绯袍御史涕泪横流,跪倒在地上冲武英道:“陛下,不可啊!亢龙锏乃我大唐神物,怎可……”

话说一半,这人就止住了。朝廷亦是随之一静。气氛凝固,只听武英呵呵一笑,“呵呵呵,李爱卿,你刚刚说什么?我大唐?莫非……你不是我大周之臣吗?”声音慵懒,却是杀意凛然!那御史当即不住叩首,不敢再说一言。面色倏然转冷,武英冷冷道:“来人呐,推出午门斩首!”

“啊?”那御史猛然抬头,双目之中满是仇恨,被殿外护卫架着,还疯狂咒骂:“武氏,你不得好死!窜我大唐国祚,污我大唐神器,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啊!”“派人,将其满门抄斩!”“是!”朝廷中的混乱止住了,所有人望着金玉台上的皇帝,皆是心中颤栗。

仿佛证圣年间,那个大杀四方的女帝,又回来了……一步一步走下来,武英抓住伍无郁持锏之手,猛然抬起,然后漠然道:“有人说此物乃亢龙锏,可朕却说是麒麟锏,众卿家以为呢?”卧槽,指鹿为马?!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女帝,伍无郁咽下一口唾液,决定还是安心当好一个工具人好了。

其实他现在还真恨不得自己就是个木架,一个装这长锏的木架。只见武深思脸上堆笑,笑呵呵道:“陛下所言甚是,此物是麒麟锏,哪是什么亢龙锏,亢龙锏是什么?臣可不知道。”“是极是极,此物是麒麟锏,麒麟锏。”“对!麒麟锏!”

“是!”脚步匆匆离去,没一会又是折返而归。“参见国师大人。”伍无郁掀开车帘,淡漠道:“谁家的?”“呃……”三人互看一眼,然后躬身道:“梁王让小人给大人带句话,没打个招呼就占了贤弟的地方,失礼了。还送上多年欠租。”

说着,一方木匣便被递上来。伍无郁随手掀开一看,只见里面厚厚一叠,皆是银票。随手递给楠儿,伍无郁和煦道:“梁王有心了,回去告诉梁王,贫道多谢了。”“是,小店物件都打包好了,这就搬走,不耽误大人了。”“嗯。”

车帘放下,上官楠儿数着银票,有心吃惊道:“怎么着也有几万两了,这内城房租这么高吗?”见她这样,伍无郁不禁哑然失笑。“是啊,知道贫道这地方,多值钱了吧?”“切……”又是一刻过去,外间仍是纷扰不止。伍无郁这才起身,缓缓走出马车。

刚刚走出马车,外间的争吵便消失了。所有人望着马车上,缓步下来的俊美青年,皆是不敢高声。随手解开身后大氅,凉意拂体,让他精神不少。环视四周男男女女,伍无郁平静道:“此乃贫道之地,让尔等占据多年,如今不收租金,反给尔等银钱。为何还要行强盗之事,不肯离去?”

声音不大,却让这满巷的人,听了个真切。一时无人应答,片刻后,一名妖媚的女子柔柔道:“哎呀,这话说的。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哪里是什么强盗呢。只是这店内物件繁多,匆忙间没那么多人手,还望大人宽限几日才是呀……”

“胡说!”任无涯脸上几道抓痕,气急败坏道:“老早我就来这说了,可到了现在,你们还是连动都没动,一拖再拖!”“哎呀呀,官爷您别急啊,看的小女子都于心不忍了,这不店内都是些弱女子,物件多,又没力气,可不就得慢些嘛……不如再宽限些时日?”

女子披红挂绿,身段妖娆,眼神藏媚的回望,任无涯这货一腔怒火,却是无处发泄。见此,伍无郁嘴角一勾,沙哑道:“无妨,此事易尔。鹰羽卫何在?”“在!!!”“帮她们把东西搬出来!”“是!”展荆大手一挥,一队如狼似虎的鹰羽便强硬冲入其店中,然后一件件东西被扔了出来。

什么花瓶、木桌,管他易碎还是敦实,全都被扔了出来。“啊啊啊!!”“做什么,做什么呀?!”“滚开!”这家勾栏之内,一阵女子尖叫响起。店外那女子见此,当即大急,张牙舞爪的就要上前,嘴里还骂骂咧咧个不休。当然,鹰羽卫是不可能让这泼妇近前的。

一名鹰羽卫当即伸臂一挡,也不见有何动作,这女子便被震倒在地上。“贫道说的东西,不光指物件。”伍无郁幽幽开口,展荆顿时双眼一眯,沉声道:“明白!”下一刻,一名名女子便从二楼扔下。各个跌在地上,哭闹不止。二楼而已,加上鹰羽卫都用了巧劲,别说出人命,连落个脚伤都难。

看着这乱哄哄的一幕,伍无郁环视其他人,淡淡道:“还有谁想让贫道帮忙?”视线扫过,无一人胆敢对视,皆是纷纷低头,更有甚者已经开始转身回店,准备收拾。见此,上官楠儿悄悄来到伍无郁身侧,指着雪地杂物里哭闹的女子,低笑道:“有人衣服都没穿好呢……真不怜香惜玉……”

侧头回望,伍无郁笑道:“此巷之内,除了你,何来香玉?”“……”抵不过他撩人于无形,自然又是闹了个大红脸。第一笔九十七章:掌掴很快,哭闹累的女人们见撒泼没用,顿时泄了气。开始纷纷起身,在一片杂物中,拾捡自己的东西,然后若丧考妣的离去。

其他门店也开始有了动静,不再抵死不从。不过还有五六家,皆在观望,没用一丝动静。见此,伍无郁眉头一皱,选中一家酒楼,走上前道:“你家为何不动?”门口的小二眼珠子一转,正欲开口,身后一名拿着算盘的青年,却是不屑道:“这店,搬不走。”

展荆双目一沉,就要下令鹰羽强入。然这青年却是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见此,伍无郁挥手拦住了就要上前的鹰羽卫,抬头看了眼这酒楼,眯眼道:“好地方,好气派。贫道到是好奇,这家店,姓什么?”姓什么?青年眼底泛起一抹冷笑,竟也不搭理。

给脸不要!见此,伍无郁眼底泛冷,幽声道:“不过姓什么,贫道也不在乎了。农间百姓尚且还争毫厘田,贫道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宅院,都护不住。”声罢,身后鹰羽齐齐冲入酒楼。打砸驱人,干的那叫一个得心应手。不知情的人来看,怕还真以为是什么仗势欺人的行凶徒呢。

那青年见此,顿时愤愤扔下算盘,咬牙切齿道:“朝堂上,你现在就是众矢之的。多少眼睛盯着你呢!若还不收手,你自己想想会有多少大臣参奏你!莫要自误!”缓缓上前,伍无郁漠然道:“跟长平一个德行,井底之蛙,窥一偶而妄自尊大。”

“我岳丈姓孙!”终于,这青年喊了出来。本以为能震慑住他们,谁知伍无郁竟是冷笑片刻,然后摇头道:“本还以为姓狄姓张……也对,自己魔怔了。阁老之尊,岂会如此行事……展荆!”“末将在!”“贫道等累了,要去车内歇会。半个时辰,此巷之内,不许再见外人!”

“是!”伍无郁转身离去,身后无数鹰羽皆是狰狞一笑,撸起袖子大步冲向了那些门店。混乱,再起!然他却不在乎了,回到马车后,便当真开始闭眼小睡。“这样行事,是不是太粗暴了些?”上官楠儿有些忧心。伍无郁却是冷笑道:“我们就是想得太多了。这条巷子,本就是我们的,谁也夺不走。以阁老他们的身份,若是以此事阻拦,只会平白丢了身份。至于其他人,贫道怎会放在眼里?”

“罢了,你心中有数便好。”不再开口,马车内的静谧同外间的混乱形成鲜明的对比。小半个时辰过去,展荆大步走来,沉声道:“大人!办完了。”“知道了。”重新走下马车,伍无郁放眼一瞧,只见巷口一队鹰羽按刀而立,所有杂人皆被挡在外间。

十八门户一字排开,才有了这条祈福巷。门店之后,各家以墙垒壁圈院,将那安道观分割了干净。除了里面的一座七层木楼。在展荆的陪同下,伍无郁走入了里面,看了眼格局,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展荆,记下。一会去工部,不,直接去梁王府,请梁王派工部之人,来修缮一下这里。

这十八个门店,通通堵上,垒上丈高的墙。内里打通一片。”“末将明白。”展荆蹙眉道:“这些并不难,用时也少。推墙重盖,让手下弟兄一起做,料想三日时间,就能办好。只是这三日里,不如大人先另寻住地?”“不用。”

负手在后,伍无郁站在七层木楼下,看着这座似塔似楼的建筑,眯眼道:“先让人把这里收拾出来,贫道就住七层。原先衙门里的秘籍、账簿、档案、卷宗等等,都放在二至六层。”展荆跟在伍无郁身后,看着面前十丈方圆的木楼,点头称是。

当初建造这安道观时,可是闹了不小的动静。这一层,足够大人住了。“先这样吧,去派人吧。接下来贫道就在这,哪里还有不足,亲自指点。”“是!”“大人!”这时,任无涯却是匆匆而来,面露急色道:“一队兵甲过来,将弟兄都围住了,还叫嚣着要把弟兄们都带走审问。”

兵甲?!伍无郁目光一沉,随即又缓和。也对,不是兵卒,其他人怎能拦得住鹰羽卫。看来军队之中,也不全是武皇一派,毕竟京都护卫,互相制约,编制繁多,女帝只要掌握绝对的力量便是了。心中想了很多,伍无郁脚下却没停。

大步来到巷道上,果不其然,看到了许多持枪兵卒,将鹰羽卫围在一处。因他先前有命,不许轻易拔刀,因此两相对峙下,鹰羽卫自然有些势弱。压根没多想,伍无郁当即怒喝道:“拔刀!”众鹰羽一愣,随即纷纷怒抽寒刀,刀芒折射,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好胆!竟敢当街拔刀?”一名披甲汉子大步上前,颐指气使的就要说话。伍无郁却是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看着面前的青年,这披甲汉子犹豫片刻,然后故作强硬道:“本将乃是……”“啪!”当着所有人的面,伍无郁一个耳光扇过去。

“你!”“啪!”“我是……”“啪!”一连三下,伍无郁这才收手,环视四周沉声喝道:“谁给你的胆子,敢围我鹰羽卫?!领兵逞凶,你要造反吗?!”一顶帽子扣过去,他理也不理,回首怒喝道:“鹰羽卫听令!驱其出巷!敢有反抗者,杀无赦!”

这么……强势???第一百九十八章:更名,立威上官楠儿有心上前劝解,众鹰羽却是安耐不住了。纷纷持刀上前,逼迫这群兵卒退出巷口。兵卒一边后退,一边看向那大汉。见此,伍无郁眯眼冷喝道:“展荆,请麒麟锏来!说不得,今日锏下又要再添亡魂了!”

“是!”一闻麒麟锏之名,那披甲大汉顿时一惊,脸上青白一阵交替,而后恨恨挥手,领人退了出去。站在巷口,那大汉咬牙道:“本将接到有人举报,说是有人抢占民宅……”任由他呼喝,伍无郁却是懒得搭理,冲巷口的鹰羽嘱咐道:“守好此地,妄入者,杀!”

“遵命!!”“国师你怎敢?!本将可是……”“聒噪!”伍无郁瞪了他一眼,然后环视四周,指着祈福巷牌子道:“摘了!以后这里不叫祈福巷,叫黑巷!”“呃……黑巷?可是有何说法?”展荆愣头愣脑的询问。见此,伍无郁顿时翻个白眼,他娘的,随口说的,有个屁说法。

等等……我给你编一个。“天暗为黑,无亮为黑!黑者,藏污纳垢,掩凶盖罪是也。此地更名黑巷,我鹰羽卫以后,便在这里,捉拿那些藏污纳垢之徒!”“末将遵命!”见此,伍无郁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理也不理巷外叫嚷的兵将,大步走回木楼处,开始跟展荆说着自己的规划。

“大……大人,这又是更名,又是叫嚣的,如此行事,是不是有些太惹人眼了?怕是会惹人嫉恨啊……”上官楠儿蹙眉道。闻此,伍无郁眯眼道:“贫道要的就是惹人嫉恨。鹰羽卫,从来就不是什么清善之地。以前不是,以后更不是!贫道今日此举,皆是为了立威!

等着吧……”看他这样,上官楠儿张张嘴,却又没再说什么,而是拉着灵儿开始四处观看。————接下来,一连几日,这个地方都是热火朝天,日夜不休。因为伍无郁临时起意,因此原本三日的工程,足足又给延后了六日!正月初十,伍无郁一身白袍,站在七层之上,凭栏俯瞰,心中意气勃发。

到是上官楠儿看着下面被分割成几个大院,大院内又各有十个大屋的格局,有些不解。“为何要这样布局?”不止是她有疑问,展荆一众,亦是困惑不已。“到了时候,你们就明白了。”伍无郁高深莫测的笑了笑,然后看向展荆道:“各地开始行动了吧?”

“是!邻近道州,已有人上报情况了。末将已经整理成册,只等大人翻阅。”“唔……”沉吟片刻,伍无郁点头眯眼道:“放出消息,就说贫道打算将这次行动,当成一次校考测验。同时表现出众者,必须上报其家世过往。由你亲自盯着,每道我要找出数十人,进京见我!”

每道数十人,表现优异者?展荆一惊,然后微微激动道:“明白!”“你究竟想做什么?”上官楠儿安耐不住,上前询问。伍无郁咧嘴一笑,在其耳侧低语道:“今晚跟你说。”小嘴一抿,上官楠儿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牵着灵儿大步离去。

七层仅剩伍无郁与展荆二人。伍无郁望着他,淡淡道:“不妨说与你,此次行动之后,贫道就会上奏陛下,重改鹰羽建制。将鹰羽卫,彻底脱离六部桎浩。衙门之内,各部也不再以三旗划分,各级主事,长官,职能,皆会大变。让你选这数十人,我会从中选十人,他们将会是以后各道鹰羽长官。为贫道在天下各地张目……”

目光瞪大,展荆愕然半响,这才喃喃道:“脱离六部,自成体系……大人,这样能行吗?”“能不能行,那是贫道的事,你不用管。只需放出消息,让他们借此次整顿江湖门派,好好表现。要让他们知道一件事,鹰羽卫所属,不再是爹不亲娘不爱的狗腿衙门了!”

伍无郁眼神深沉,转而轻笑道:“当然,你展荆的位置,贫道早已想好,不用多虑。”听国师特意点出自己,展荆那里还不明白?于是当即单膝下跪,沉声道:“属下谢大人厚爱!必为国师大人,誓死效力!”“嗯,对了,改制这个消息先别放出去,只说贫道有意见一见各地杰出能人便可。这天下没几个傻子,能嗅出这里面的猫腻。”

“属下明白!一定守口如瓶!”“下去吧,好好办差,不可马虎。”“是!属下告退。”再无人,伍无郁环视着宽阔的木楼,缓缓走至栏杆处,远眺而去,神都繁华,皆在眼底。“师父!师娘……楠儿姐姐一个人在楼下生闷气呢。”

楼梯处,灵儿探头探脑的模样,十分可爱。伍无郁回首笑道:“去问问你楠儿姐姐,生什么气。”“哦!”虎头虎脑的灵儿得令之后,哒哒哒就蹿下了楼。过了一会,灵儿又上来,喘着粗气,学着上官楠儿的模样道:“楠儿姐姐说:下侍怎敢生国师大人的气?不过是一寻常婢子,大人机密之事,不愿说给下侍听也是对的。下侍可不敢生气……”

这女人怎这么小心眼,不说了等晚上再跟她说?无语扶额,伍无郁叹气道:“灵儿去,告诉她,就说师父错了,一会带你俩去吃好吃的,让她别闹了。”小脸憋的通红,灵儿想了想,最终攥着拳头走了下去。……“呼~呼~师父,楠儿姐姐……”灵儿气喘吁吁道:“她说了:下侍没闹,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婢子,哪敢在国师大人面前闹……”

嗨这丫头!伍无郁开口道:“灵儿你去跟她说……”“不!”灵儿艰难的爬上七层,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嘴一扁委屈巴巴道:“师父自己去!就知道欺负灵儿,明明是你俩的事,非得欺负灵儿!灵儿不干了!”这时,上官楠儿从楼梯处现身,俯身便给灵儿擦汗,便低声道:“别理你师父,一肚子坏水。就知道欺负我俩。”

恰逢时,清风过堂。看着面前撩发俯身的女子跟地上的女童,伍无郁心底一下子暖了起来。第一百九十九章:观天下之机七层木楼有了名字,是伍无郁亲笔书写,然后拓印成牌给挂上去的。观机楼。观机,观天下之机。寒夜未眠,青灯摇曳。

上官楠儿跪坐一旁,一双素手正用针挑着油灯。另一边,伍无郁则沉默着翻看手中的册子。“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至于吗?这才刚开始,要不了多久,十道情报会源源不断的送来,到时候有你看的。”楠儿叹口气,来到伍无郁身旁,俯身趴在他的膝上。

一手擎册,一手抚过她的发。伍无郁带着淡淡的疲倦,轻声道:“一件事,两行字。不多看多想,怎能尽知尽悟?”樱唇一抿,上官楠儿直起身,皱眉道:“你好几日没下过这观机楼了,莫不打算一辈子待在这上面?”将手中小册放下,伍无郁噙着一抹笑意,“有何不可?你看贫道在这,不出屋而知天下事。有没有一种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风范?”

“呸!”轻啐一口,二人相看良久,然后那盏青灯便被吹灭。楼下,展荆一身羽服,默默望着头上。当他看到灯火熄灭之后,这才收回了视线。艾渔双手环臂,皱眉道:“荆哥,国师大人究竟要做什么?”“大事……”——————

观机楼,七层。上官楠儿伏案阅册,双手不住翻动。忙活了许久之后,这才伸个懒腰,白了眼旁边的伍无郁,嘟囔道:“整理好了。”伍无郁迈步走去,只见其案前放着四摞册子。“这是行进顺利的,这是有些麻烦的,这是发生冲突需动用武力的,这是鹰羽出动无功而返的。”

听着她的解释,伍无郁径直看向最后一摞。也不多,仅有两三册。可拿起翻看,里面却满是笔墨。眉头微皱,沉思片刻,伍无郁便拿起桌上铜铃,轻轻摇晃。下一刻,楼梯处便有人回应。“大人!”“唤展荆与任无涯二人上来。”

“是!”见此,上官楠儿皱眉道:“你打算怎么做?”“雷霆手段。”………………没一会,展荆与任无涯便上来了。“大人叫我俩?”“是!”“对了,展荆你带着任无涯,再领五十飞豹旗,星夜兼程援助当地。事成之后,不必回神都,替贫道巡视督办各地,另外多注意哪些杰出忠心之人。这一点,明白吗?”

说着,伍无郁便看向展荆。展荆面色一沉,抬头道:“大人的意思是,待到各地事平,回京之时,也带上他们?”“对。”“属下明白。”展荆点点头,然后想起什么,皱眉道:“不知大人注意到没,虽然大人允各地互助支援之权,然现在的鹰羽卫毕竟还挂名于兵部,因此当地鹰羽驰援时,有不小的麻烦。”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