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386章(1 / 9)

随后景泰帝宣布辍朝一日,命礼部谕祭,派遣了专门的官吏去金濂老家淮安为其造墓。一切费用由皇家承报,并且追封金濂为“沭阳伯”,赐谥“荣襄”。这位宦海沉浮几十年,和朱见济接触不过两月的老人到底是享尽哀荣了。再之后,景泰帝调任张凤作为新的户部尚书,另外批准了吏部尚书王直“告老还乡”的要求,让另一位尚书王翱独自管理吏部。

------------第一百章:太子给父皇的新年礼物“徐大哥性子那么急躁,让他出去……不会把人打死了?”柳承庆在事后小心的问太子。他倒也不是搞什么圣心争夺,背后说人坏话,而是真心觉得徐永宁这么能搞,生怕他弄出大事牵连了上东宫,让朱见济不好受。

对比起张懋的实心眼和徐永宁的哈里哈气,柳承庆是最老成多思的。“你放心,老徐心里明亮着呢!”朱见济不在乎的笑道,“南京那边你是不晓得他给我做的多漂亮,年底财报总算是有底气给我父皇过目了。”目前的朝廷大政,在中上层面推行的还算顺利,因为这是监察机构可以探听注意到的地方,统治者偶尔动真格的翻翻资料,也能找到相关记录,不好隐瞒。

但是更往下面去,基层有没有认真的去做,朱见济无法保证。他可是听说过后世所谓的“大小政府”之分的。皇权不下县,地方上面“乡贤”盘踞,那该烂的还是会烂,甚至还会让他们把朝廷大政变成盘剥老百姓的新方法。所以朱见济并不介意徐永宁提出的要求,他也希望能有人去下面帮自己打理打理。

要把权力触角延伸到各处,这需要的是制度完善以及各方面的支持。朱见济此时是做不到的,但这并不妨碍他派人去清理一小撮人,把他们从“乡贤”的幻梦里揪出来。之前的整风运动搞了一下民间的流氓,过去几个月,听卢忠的报告,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乡野街巷之间又有夜踹寡妇门的事情发生。

利用徐永宁这个活力过剩的,起码能给那些混账长长记性,让直隶地区的百姓能过个好年。又到一年末尾了,朱见济感慨着,拿出了东宫财报观看。之前的各种事基本上让东宫财政收支平衡,但还没有能实现他最初给出的承诺——

他是要去赚钱孝顺好爸爸的!如今年底都快到了,要是景泰帝在家宴上随口一问,朱见济钱包空空如也,如何交差?好在南京的权贵们被徐永宁钓上来了一笔钱,让朱见济有了足够的结余为景泰帝准备新年礼物。景泰帝喜欢很多东西,是一个博爱的人。

而针对如此人物,朱见济想给好爸爸送不少东西。比如说呈现出大明疆域的沙盘,还有一个地球仪。这才配得上景泰帝的天子身份。这两样东西要做的精细,除了要有各种资料打底和无数能工巧匠外,也是要钱的。因为要准备材料,还有给手下的报偿。

在所有的时代,能够承载知识的物品,都有着高昂的价值。朱见济早就把这命令放了出去,工资说好了年底再给人发放,日常花销则是东宫负责。眼下,距离沙盘和地球仪的完工不远了,朱见济相信景泰帝看到这玩意儿的时候,会有多惊讶。

第六十三章:太子预备解决老孙跟老张“什么?!”“怎么会有人如此污蔑我?镇儿明明就是先帝的嫡长子!”“他们是想造反吗?!”孙太后反应激烈,头上的珠钗都跟着摇摆。“老哥也知道你是清白的,只是这谣言源于宫里,不把这谣言的揪出来,着实的让人难以下咽。”

孙太后幻想了一下自己吃饭吃出只苍蝇,也是极为恶心。“可是仁寿宫中的宫人,都是皇帝安排的耳目,我又能做什么?”孙太后长叹一声。“你到底是太后,怕他做什么?”孙继宗胡子一翘,根本没把景泰帝放在眼里。谁让孝道比天大?

在仁寿宫被更换了宫人后,为了显示自己当真是替太后“着想”,景泰帝也会时不时带着老婆孩子过来问安,打个卡就走,让人找不到话说。皇帝还会来问安呢,还给太后换了更尽心的宫人服侍。谁敢说他不孝?而且为了不把孙太后真的逼到鱼死网破,孙家人要来探视,景泰帝也不会过于拦着。

区区外戚,能飞起来不成?“就算皇帝对你阳奉阴违,你也可以找其他人,比如说皇后跟吴妃……”反抗不了他们,就不会恶心他们吗?!孙继宗对着妹妹怒其不争。如果他有这种让皇帝不敢冒犯的身份,一定要把这皇宫闹得鸡飞狗跳!

奈何他妹妹顺风顺水一辈子,脑子一点都没见进化。你老公死了,你就忘了当年宫斗的手段了?秉持着这种想法,孙继宗小声的给孙太后出主意。话刚说完,就有宫人走过来,提醒会昌伯每日的会见机会到点了。这种事是不能续个钟的。

孙继宗这才气哼哼的走了。不过孙太后却是被大哥指明了一条新的路,当真端起自己太后的架子,在景泰帝的后宫们日常来打卡问安之时折腾她们,搞得景泰帝做操时都得看着美人的汪汪泪眼——起初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勇猛让花苞带水呢,谁知道人根本就没对他有多大感受。

让美人落泪的只是一个中年妇女!景泰帝真的被恶心到了。但是后妃每日问安是规矩,他作为天子,在后宫却是要听皇太后的。毕竟男主外女主内,长久之理。只要孙太后拿出年轻时做作的本事来,还真能“父子通杀”。特别是景泰帝的生母吴贤妃最近也常被孙太后叫过去,话里话外的磨她,将内敛低调的吴贤妃磨的连怒气都不敢生,还被要求出面,去大搜宫廷,把乱嚼舌根的宫人抓起来,为孙太后和太上皇证明清白。

吴贤妃唯唯诺诺。谁让吴贤妃一直很怕她?宣德皇帝年近三十才和真爱孙太后生下了第一个叉烧,甚至为了爱情废了原配皇后,可见其人得宠的厉害。结果正当孙太后志得意满之时,吴贤妃却成为了漏网之鱼,为皇帝生下了第二个儿子。

被气到的真爱从此看吴贤妃极为不顺眼,有事没事就爱找她的麻烦。宣德皇帝没管住下半身,也自觉对不住爱情,只要孙太后不针对他珍贵的儿子,那就随便她了。这种情况,到了正统朝也没有改变。等到儿子景泰帝上台了,吴贤妃心里却早就生出了阴影,在宫里也一直很沉默,连景泰帝父子跟孙太后的斗法都不敢插手。

这是个真正清修度日的爱佛人士。奈何因为孙继宗的主意,让她被迫参与到了这浑水里。“她这是借着母亲您来磨搓儿子啊!”景泰帝来拜见生母时,见着吴贤妃低沉的模样,问了伺候她的宫人,得知来龙去脉后当即大怒。没想到都到这地步了,孙太后竟然还敢做这种事!

偏偏他还真没什么办法。就像景泰帝常常被强调正统的臣子说的哑口无言一样,孙太后是宣德皇帝的正妻,吴贤妃只是一个人形的物件,地位是不一样的。景泰帝要尊重太上皇。吴贤妃也要尊重孙太后。景泰帝折腾太上皇,她就折腾他老娘。

简直是互相折磨。无奈之下,景泰帝只能找到他聪明的大脸儿子,问朱见济该怎么办。朱见济也没想到自己让人传的谣言竟然牵扯到了他奶奶的身上,心中略微尴尬。但这没关系,他脸大走天下!“归根结底,还是在太上皇身上。”

“太上皇一日还在他们眼里,他们就一日不肯放弃。”像外戚这种和皇帝本人息息相关的东西,当然是要拼命去维护的。“那怎么办?他已经被囚禁了啊!”事到如今,景泰帝都没有对朱祁镇下黑手的想法。他甚至觉得把人关严实了,他和对方的矛盾就没有了。

朱见济此前跟他说过的把人赶去凤阳老家,景泰帝都逐渐放到脑后去了。朱见济对好爸爸的政治手腕从来不报希望,看着他逐渐安于现状连南宫都不针对了,可见还得自己撸袖子上。“那儿子来想办法,区区外戚,孙家人安分还好,不安分咱们就做了他!”

如今在夺门事件中充当最强武力的石亨已经去诏狱度假了,孙家人也能当年猪杀了。跟孙继宗玩得好的张輗也要一块解决了。反正都要动手的,先前也收集过不少他们的黑料,不算师出无名。趁着东宫六率近来训练完毕,朱见济打算开门放狗了。

“你对你二叔怎么看?”回到咸阳宫,朱见济先抓来自己的小伙伴张懋问话。张懋摇摇头,“二叔不行,他只对我大哥好一点,对我一向没什么好脸色。”说完这句,张懋还对朱见济感叹起了他在家里的生活不易。因为年幼,虽然头顶一个“英国公”的称号,但事务基本上都是他大哥在管理,张輗也频频插手,双方可以说是把张懋这个真正的主人给架空了。

而张忠对这个叔叔马首是瞻。也就是张懋进宫和小太子当了伴读,有了靠山后,张忠一系才对这个小弟弟稍微尊重了点,经常来串门的张輗看到张懋,却仍然是一副“你也配姓张”的表情。所以对张懋而言,待在东宫反而更像待在家里,他也是伴读天团里最亲近皇家的一个。

“难怪张輗跟孙继宗玩得好,原来都是一类人。”朱见济说道。这种人小肚鸡肠,只觉得所有人都得对自己好,他富贵那是命中注定的,所以面对冒犯了自己利益的崽种,自然是“行止发乎于情”了。“英国公府自当由你做主,你叔叔早就分家出去了,凭什么掺和你家事情?”

朱见济提起了腰带,让张懋低下头直视自己。“张懋,你想当个真正的英国公吗?”------------第六十四章:太子开门放狗张懋的心砰砰大跳,被小太子的提议蛊惑住了。他也不傻,作为勋贵出身,知道自己一进东宫,就跟太子绑在一块了。

而他在家里逐渐的被大哥看在眼里,不再被底下人当个孩子一样哄骗轻视,也是因为他成了太子的伴读。他是受了好处的,所以他需要回报太子殿下。只是他年幼,管家权力又被老叔叔架空,纵然看着小太子能傲然立在诸大臣间充当指挥,心生羡慕,却也无能为力。

张懋算虚岁,已经快十一岁了,性格也算稳妥懂事,他觉得自己是可以学着管理“英国公”这个庞大家族的。更何况作为这一代的家主,张懋也不愿意看到老叔叔这个旁支的力量压过主家。只要他能在家里发出自己的声音!现在太子殿下这么说,是要帮自己吗?

“我愿意!”“我想要!”张懋大声的喊出了自己的话,手激动的微微发抖。“那好,那我就帮你!”朱见济微微垫脚,面不改色的搭上了张懋的肩膀。“你是太子伴读,自当与孤荣辱与共!”“太子殿下的命令就是我人生前进的方向!”

张懋隆重宣誓,还没有褪去婴儿肥的脸上是不符合年龄的严肃。“让柳溥、宋兴和朱仪来见孤吧!”朱见济转头吩咐马冲。马冲应声,随后小跑过去叫人。三人不久赶到。虽然太子召见神机营和禁卫长官有些越职,放到其他朝代都要犯皇帝忌讳的,可景泰帝都愿意让朱见济当“儿皇帝”了,哪里会在乎这点小事?

柳溥看得也清楚,所以当听闻太子召见时,连迅速处理完手中事物,来到了咸阳宫。他没有看旁边的儿子柳承庆,只是很安静的跪在地上。朱见济让张懋来到自己手边,对着这三位说道,“英国公家纲常扰乱,作为分家的护驾将军竟然成了掌家之人,这是不符合礼法的。”

“而且孤还听说,张輗与石亨走的近,只怕也有些脏东西在身上。”“孤念着这是勋贵之间的问题,所以特此请你们这些长辈过来,为英国公出出力。”“张懋谢过各位叔叔了!”没等对方说什么,张懋率先给人讲礼貌,让三人在太子跟小英国公的左右夹击下无法敷衍此事。

其实勋贵们是不想掺和别人家乱子的,特别是英国公这种顶级的豪门。但现在哪里有他们退缩的份儿?!“定西侯,你是此间长者,你来说说怎么解决?”朱见济点了宋兴回答。宋兴无奈说道,“老臣与张懋没什么交情,何况张輗生性傲慢,连自己大哥都不曾放在眼里,想要说服他放弃主家权力,着实有难度。”

“所以你的意思是,来软的不行喽?”朱见济点点头,表示自己懂了。“看来不把老东西打一顿,他是不会知道疼的。”“成国公和定西侯,你们两位都是掌兵之人,可愿意带着人去英国公府一趟,把鸠占鹊巢的张輗赶出去?”朱仪和柳溥对视一眼。

作为同等级的成国公,朱仪自然是不怵张輗的,再说这么久了,东宫六率已经训练到个个肌肉满满,是该拉出去摆摆姿势了。柳溥瞄了眼旁边的儿子,最后也狠心点头应了,“臣愿往!”他跟儿子的前途都在小太子身上,该显示忠心就得显示忠心。

柳溥性格虽说有些懦弱迟疑,但带着兵马去吓唬人还是敢做的。于是朱见济满意的点点头,拍了拍张懋的手臂对他说道,“你看,这么多长者都站在你这边呢,占了你家的那个老东西不足为据!”张懋感动的又开始积蓄眼泪。徐永宁终于憋不住了,“我也要跟着去!”

“你不能去英国公府。”结果朱见济摇摇头,不同意对方的自告奋勇。徐永宁刚刚把脸鼓起来,丹田运气就要发出质问,却又听到了朱见济后面的话,“你带着人去会昌伯那边,给孤把他家给围了!”“围了不要动手,也别说什么,只要不放人出来就好。”

孙继宗不是要恶心他吗?那朱见济也不介意恶心下他们全家。“那我坐旁边当柱子啊?”徐永宁还不高兴。“放心,你围了人家宅子,孙继宗这个老不羞肯定会出来跟你辩论,到时候你就可以纵情辱骂他了。”“那用什么理由围?”

“就说石亨跟他有关系嘛!”现在石亨算是一块砖,哪里需要他朱见济就往哪里搬。反正人在诏狱里被关着,谁知道他供出来了什么。孙继宗的确也跟石亨有过往来,不算冤枉。于是徐永宁高兴的走了,带走了东宫六率中的两百人。

朱仪跟柳溥则是各自召集自己的部下,一个带着剩下的东宫卫队,一个则是神机营中的火铳队伍,凑足一百五十人的精英团也去英国公府开荒洗地图了。朱见济慢悠悠的过去找好爸爸,汇报一下自己做的事情。毕竟在京城之内调集军队,再怎样也得跟皇帝说一声,不然容易引起骚乱。

——————英国公府。张輗跟着大侄子张忠正在谈话,说的却是近来“官员财产登记”的问题。作为勋贵,张忠身有残疾没有当官,可张輗却是有职位的。而在太子殿下的深切关注下,张輗的财产问题自然被户部和都察院详细的核实了一顿,将他私底下侵占的田地和商铺都给抓了出来,甚至将张輗作为一个典型,通报给了他的同僚们。

张輗对此恨得牙痒痒。再显贵的身份也要有钱财支撑,没了钱他去当个落魄贵族吗?张輗觉得,这是小太子在报复自己没去给他的车马行送钱导致的,也有可能是张懋这个小杂种给主子吹了什么风。反正当初的伴读天团为了响应太子号召,的确认真给皇庄制造的新式马车打了广告,短短时间内,定国公和定西侯两家出行都换成了四轮子。

而英国公这边,由于张懋没有话语权,没人搭理,只有张懋一人坚持换成了四轮马车,每天坐着它进宫陪太子读书。大纠察之时更有不少官员捧着钱往车马行里面砸,而这些人中又有不少,没有被纠察人员抓出来黑料。对此,张輗怎么看不出其中门道。

但他是如此的倔强,对着大哥张辅都一点不怕,何况小小太子?现在私产被没收了,张輗没有后悔,只是痛恨起了朱见济的不懂事——哪里有勋贵不置办黑暗产业的,凭什么只针对他!小太子一点都看不清局势,不知道是有官员和勋贵们的共同支持,他爹才当得好皇帝。

景泰帝用了于谦这个官场中格格不入的清风侠,现在小太子又针对官员频频出招,简直是要自坏根基。长此以往,国将不国!景泰帝要是有太上皇一半的好,何至于引得官场哀声连连?如果太上皇还掌权就好了。张輗心里想着,最后竟然冒出来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第六十五章:太子围了英国公府【二合一】他这人混账惯了,活到这岁数也不打算改,已然是要混账到底了。他是护驾将军,开国元勋之后,人脉广泛。直接造反很有难度,但这并不意味着拥戴太上皇重新登基就不行了。

可惜石亨因为被小太子构陷谋反被抓了起来,不然自己还能把他拉拢过来。心里的念头一起,张輗就不受控制的疯狂幻想起来,甚至罗列起了他可以联系到的人手。张忠看着叔叔脸上忽然浮现的狂热之情,不知道其中内涵,只是沉默的给他续了一杯酒。

张忠的一些产业也在这次大纠察中被查出来没收了,他跟张輗一样不满。只是他性格没张輗那么横,私底下也不敢对着皇帝太子口出怨言。但这并不妨碍他指桑骂槐。“张懋这小子天天混在宫里,莫不是以为抱上了小太子的腿,就能翻身了?”

就小太子那模样,听说他在宫里骑的羊车都有些拽不动他,张懋凑上去,不怕被使唤着跟羊一块拉车?想想幼弟给小太子当马骑的场景,张忠心中生出了报复的快意。他极为嫉妒自己唯一的弟弟。因为他健全,因为他在摇摇欲坠的时候,抓到了皇家伸过来的橄榄枝。

凭什么享受这一切的不是自己呢?幸好,看小太子最近推出的各种政策都颇为刻薄,想来对自己身边的人更加不堪。张忠可以通过幻想,快意地倾泻自己的嫉恨。而当叔侄二人畅快的想像某些画面时,英国公府却是被热热闹闹的围了起来。

对比起徐永宁那边,他们的人手虽然不多,但大半是拿火铳的,一排枪杆子对着你,威慑力比刀兵还大。“你们干什么?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看大门的走出来,看着那一溜黑洞洞,抖着腿大声发问。张懋从高大的人群中挤出来,对着门房回复,“奉太子殿下敕令,这些人是来帮我清理家事的!”

“还请两位将军随我进去,这个时候我大哥和老叔应该都在其中。”张懋对着朱仪和柳溥说道。两人当然答应,选了几个亲卫随身,披盔戴甲的就气势汹汹的大步迈入英国公府。门房哪里见过这阵仗?屁滚尿流的跑进去找真正的管家人张老太爷了。

“奉太子敕令,都给我闪开!”朱仪一边走,一边让身边的肌肉猛男推开前来阻挡的张忠和张輗属下。张懋仗着有猛男团护体,慢慢也走出来了个虎虎生风,步子迈的极大。他大踏步的来到了正厅,站在台阶之上,朱仪柳溥护法左右。

张輗听闻消息急忙赶过来的时候,正好对上张懋居高临下而来的目光。张忠一瘸一拐的跟在他后面,略显痴肥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刚刚的剧烈运动。他在家里喝茶聊天呢,怎么突然就被围了?!“你们想干什么?”张輗急吼吼的说道,指着张懋,“你带着外人来家里如此行事,是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吗?!”

张忠也喘着气冲他喊话,在这么多人围观下难得没有跟张懋摆脸色,“小弟还是不要胡闹了,今日弄出来这么大的笑话,传出去了可要祸害咱们全家的!”有下人也开始应和起两位管家人的话来,嚷嚷的跟群苍蝇似的。朱仪哼了一声。

他带过来的人立马接受召唤,抬起火铳对准了下面的狗腿子们。一声响起,院子中的地面立马开了花。狗子们瞬间安静了。他们突然想起了张辅还在世时立下的规矩,个个听话懂事的退到两边,不再敢掺和大人物间的斗法。看见这一幕的张懋也想起了他在小本本上看到过的太子名言——“真理只在枪炮范围之内”。

于是他更加明白自己是有靠山的人,没看火铳一摆出来,连胡子都快气飞上天的张輗都温和了下来?“还记得太子说了什么吗?照着吩咐办,端起你国公的架子来!”朱仪小小推了下张懋,让他赶紧的以英国公府当家人的身份,把张輗这个老混球赶出去。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