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45687章(1 / 7)

路悠悠捂着嘴,咯咯笑的像只刚下蛋的小母鸡。只有顾柏旸,死死盯着她。俊脸紧绷,手指握拳:路悠悠小学时候,为了贺子涵,到底怎么啦啊啊啊好烦!------------第八十八章:路悠悠她有狗啦晚上到家,路悠悠第一件事,就是冲回房间,往枕头下摸,果然,摸出了一只红色封皮的存着本!

“怎么办?到底为什么去校长办公室?难道,刘校长也相信那些乱七八糟的谣言?”顾柏旸懒得回答倒是葛倩倩得意的不行。“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啊?都被校长叫过去了,肯定是查到证据了!路悠悠这回啊,估计得背处分了!”

“对啊,就说嘛,明明之前还什么都不是,这两回,都要进一班的架势,这谁信啊!”另一个同学,对着后面的学渣们翻白眼。“差生,就是差生。”葛倩倩装模作样的翻开习题册。结果,刚翻开,就被杜高一把抢过来,一个高空抛物,隔着半个教室,扔楼下去了。

周围连连尖叫。葛倩倩气得跺脚大哭。“杜高,你干什么扔我辅导书!那书是赵老师给我的,西市根本找不到,你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书多贵,我就知道,我没扇你,就是给你脸!”杜高咬牙切齿,朝着葛倩倩挥巴掌。教室里,顿时一片寂静。

杜高目光扫过中排、前排一些同学。“我告诉你们,我路老大的事情,轮不到你们多嘴!都给老子把嘴闭紧,谁敢传路老大的谣言,老子弄死他!”说完,转头就走。张瑜皱着眉头,叫住他:“杜高,你是体育委员,怎么能威胁同学?”

“我不止威胁同学,我还威胁你呢!张瑜,你TM也给老子把嘴管严了,作为班长,造谣同班同学,你TM还有理了是吧?”“杜高,你没证据,别瞎诬陷好人!”另一个同学站起来,想替张瑜出头。“对啊,张瑜干嘛造谣路悠悠,她也配!”有人翻白眼。

杜高气死了,扑上去就想打人,结果,还没扑上去,就被顾柏旸拎着衣领,直接拖回来。杜高:……“你松手!”顾柏旸松手,杜高一屁股,坐地上了。然后就听啪一声,顾柏旸一个巴掌,打那最后说话女生的脸上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贺子涵妈妈的首秀全班安静。被打的女生,更是捂着脸,吓得话都不敢说。因为顾柏旸的脸色,实在太可怕了!“她配不配,轮不到你说。”顾柏旸话音刚落,教室门突然打开。刘老师站在门口,目光威严的扫过二班的学生。

“怎么,赵老师不在,你们都放羊了?”说完,直接叫张瑜:“你是班长,不知道组织同学自习?”张瑜赶紧站起来,张了张嘴,大概想争辩,却在刘老师威严的注视下,硬生生憋回去,拿着课本走到讲台,做出监督同学自习的样子。

“上回是偷卷子,这回临时出卷子,考砸了,那就证明上回的确有问题,不用学校,我们来查,要是这回考试还没问题,那就是冤枉人,这位家长,您得给人家学生道歉啊!”另一位民警笑呵呵,跟曲秀梅打商量。不愧是天天处理家长理短的片区警察同志,提出的办法,谁都没法反驳。

曲秀梅是真不信,当下冷哼:“好啊,她考好了,我当着全校学生面,给她道歉都行!”“曲阿姨,这可是你说的!”魏之煊,也是真心信悠悠,抓紧了她的肩膀。“我说的!”曲秀梅梗脖子,完全没看到,赵老师那一脸灰败的表情!

刘校长其实也早想到了,可惜年纪大了,被曲秀梅一闹腾,就头晕,一晕,忘了。这会儿赶紧照民警的意思,给金牌一班的化学老师,牛老师打了个电话。牛老师直接带着一份准备给自己班学生做的考卷过来,顺便,也把担心的不行的刘老师带过来。

正好又赶上课间操,消息灵通的杜高和顾柏旸、二班一群学渣外带陈娇娇和她血月家族的杀马特们,也都过来,堵在校长办公室外面,等消息。那阵仗,又吸引了许许多多,来看热闹的学生,以至于,民警同志们不得不亲自出去撵人。

当然,这都是后话。这会儿,牛老师正憋着一脸兴奋,站在路悠悠后面,使劲儿看她做题。考试气氛不怎么好。路悠悠坐刘校长办公桌对面,趴着考试,她后面、前面,坐一圈人。前面是监考刘老师、牛老师,左侧窗边,是急需新鲜空气和茶水的刘校长,右边,是虎视眈眈,一秒钟都不想放过的曲秀梅,后面,是隔着老远,继续头晕的赵老师,和一位民警同志、无比紧张的魏之煊。

校长室比较简陋,不太隔音,窗外、门外,课间操期间闹哄哄的声音,还在往里飘。这情况,刘老师和牛老师,都替路悠悠捏把汗。可她们在后面站半天,都没发现她有半点儿走神,从刚拿到题的瞬间,她就沉浸进了题海里,一个题、一个题,迅速刷过,并且边做,边进行分类,只要前面出现过同类题,后面的速度就会更快。

翻过两面,只花了半个小时都不到。牛老师惊讶的看向刘老师,她能看懂,正确率很高,这么高的前提下,速度还这么快,这是专业训练过?刘老师暗暗点点头,挑了下眉。那意思,私下里,给你讲!牛老师连连点头,这回,她算是相信了,难怪刘老师早想要这个学生呢!

简直不只是天赋的问题,而是连学习方法,都优秀的惊人啊!理智型学生,比天赋型,还珍稀!------------第一百四十五章:金牌种子选手考试过半,刘老师已经彻底放松了。她想起上次运动会上,路悠悠和顾柏旸在吵吵闹闹中卡着时间刷题的一幕,笑了。

路悠悠,一直在进步啊。不止学习,心理素质,也在进步!牛老师却兴奋了,盯着路悠悠,真是一点儿都不想放过!这学生,未必考的能有多好,毕竟,她拿的这套题,可比赵老师出的月考题难多了!但她的考试方法,绝对是很好的。

考试心态,绝对是他见过,最过硬的!这样的学生,别说刘老师,给他,他也要!看来,自己闺女,牛倩,还挺有眼光,上回月考完回家,她就说过,路悠悠是个不简单的学生呢!牛老师胡思乱想间,路悠悠已经做完题,开始检查。

毕竟还是紧急赶上来的,有些基础不稳,所以很多题,其实都没把握。她认真检查过后,刚好考试时间结束。牛老师当场判题。曲秀梅伸长了脖子,一错不错的盯着看。她也不是傻子,路悠悠刚刚考试的状态,牛老师那欣赏的表情,刘老师那自信的态度,她都看到了。

可她不相信啊,连魏淑琴都觉得她闺女是个傻子,初中物化生从来没及格,要不是中考时候,魏之煊临时给她猛补,老魏家老头子愿意替她说话,王老师愿意要她,根本上不了西桥街中学的人。怎么才进学校小半年,就从一个学渣,突然变成全年级前六十了?

说出去,谁信啊!可成绩出来,曲秀梅,就是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了!这份卷子,路悠悠考了一百一十八分。比起月考成绩,还要高出九分!后面一道实验大题,路悠悠恰好在培训班做过,老师为了让她提高成绩,临到考试前,根据她的学习情况,让她连刷了两天难度题,恰好,她刷过同类的,这回遇到,自己做的也挺畅快。

听到分数,路悠悠倒是挺淡定的。做完那道大题的时候,她就大概能估出分数了。“怎么可能!”曲秀梅窜起来,拿着路悠悠的试卷,前前后后翻了好几次!她是没什么素质,可为了儿子,也还真认真学习过一些课程,当然看的出来,路悠悠这成绩,简直比真金还真!

“昂,刘校长,我一定努力!”路悠悠高高兴兴,点大脑袋。“哎呦,大脑袋,就是装东西!”刘校长手痒痒,没忍住,撸了把路悠悠的大脑袋。没想到,手感还挺好!他得意洋洋,招手叫赵老师:“赵老师,这个学生要好好培养!”

又叮嘱牛老师、刘老师:“这可是你们金牌一班的种子选手,好好教。”赵老师一脸苦笑。牛老师、刘老师都很高兴。魏之煊也高兴的不得了,上来就给路悠悠一个拥抱。“悠悠,你是哥的骄傲!”说完,他看向曲秀梅:“曲阿姨,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您是不是也该回去上班了,这毕竟是学校,再闹下去,就是扰乱治安了。”

------------第一百四十六章:赵老师得老实曲秀梅灰溜溜的走了。跟来办案的民警叔叔、哥哥们也没生气,还拍拍魏之煊的肩膀:“小魏啊,你们兄妹两个,都是好样的!”竖竖大拇指,告辞走了。刘校长忙去送。老师们也都各自有课,不过,牛老师跟赵老师打商量。

“赵老师,把路悠悠借我一会儿呗?”都是化学老师,牛老师这么明显的抢人,抢的还是赵老师看不上的人,她简直难受死了!可表面上还笑的通情达理,同意了,一转脸,冷着脸,快步离开。于是,牛老师带着路悠悠,去了办公室。

物化生,是在同一间大办公室里的。牛老师是金牌教师,同时还带着高二两个普通班和一个金牌一班的化学课,平常特别忙,所以说是聊天,其实多半就是他说,路悠悠听。先讲卷子,单独把卷子上,路悠悠做错的题,给她一道道纠正过来。

接着,就是谈学习方法。他听说,路悠悠这个卡着时间考试,并且利用政治哲学逻辑,给理科习题分类以后,特别惊讶,忍不住仔细想想,感叹:“的确是,有些高一学的好的学生,高三的时候,会进步飞快,不过……”“怎么解释,诸如华罗庚先生这类天才呢?”

牛老师捉摸。路悠悠心里暗叹:韩寒也是天才啊,可他后来,是真的很后悔没有好好读书、考大学。不过这话是不能说啦,她只好傻乎乎挠脑袋:“可能,这种学习方法,只适用于我吧?”毕竟,我是有系统加持的人!牛老师觉得,有道理,学习方法,也讲究因人而异嘛!

最后,就着这个话题,牛老师也还是指出,路悠悠多半问题,都是因为基础不踏实造成的,她得好好补基础!路悠悠狂点头。牛老师看她学习态度良好,就拍拍她脑袋:“行了,回去吧,老师真心期待,在金牌一班见到你!”“昂,谢谢老师!”路悠悠高高兴兴出门。

到门口,牛老师突然叫住她:“对了,路悠悠,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路悠悠一愣,已经知道,牛老师指的是,今天的事情,肯定跟赵老师有关。他觉得她还是个孩子,看不清。可真实的她早就不是了,老早就知道,曲秀梅会跑来学校闹事,多半就是赵老师挑拨的!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刘校长都知道赵老师办补课班的事情,想必最近这段时间,她日子不会特别好过了吧?路悠悠回教室,已经是上午最后一堂课下课了。杜高几个赶紧围上来,问她:“路老大,是不是那姓赵的欺负你?”路悠悠摇摇头,正想认真讲讲呢。

顾柏旸直接伸手捂嘴:“下午再说。”路悠悠:……她眨眨眼,为啥呀!杜高:还,还能这样?好羡慕哦!然后,她就在杜高羡慕哭了的目光中,被顾柏旸拉着手腕子,带出教室了。“为啥不让我给杜高讲啊,其实早晨的时候,可有意思啦!”

“你觉得,有意思?”他们已经走出去,顾柏旸站在人不算多的校园树下,凉凉的盯着她。------------第一百四十七章:路悠悠被抱啦路悠悠眨眨眼,突然就想起,上次顾柏旸发脾气的事情。这次,好像也是差不多的情形。虽然不是她有事瞒着他,但同样都是有了麻烦,她把他甩下,自己去,但没有给他个交代。

“我对你,眨眼睛,来着。”路悠悠垂着大脑袋,小心翼翼,拿小手指,勾了勾顾柏旸的手指。顾柏旸:……靠,勾,勾小爷干啥!勾的小爷心痒痒,头发热,一点儿气都生不起来!路悠悠!顾柏旸火冒三丈,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狠狠扯进怀里,用力,抱着!

“路悠悠,你再敢扔下我,一个人去,你试试?”路悠悠没回答。她有点儿傻。从上辈子,到这辈子,除了哥哥,她好像,第一次被男生或者男人这样紧的抱着。是,她得承认,她上辈子是孤独终老的,她那个家庭状况,拖家带口的,没人愿意娶她,等到她能嫁人的时候,已经四五十岁,别说是别人,她自己结婚的心思都淡了。

于是,就那么天天给自己找事做的,过完了整个晚年。上辈子,也没觉得多凄凉。可这辈子,突然被顾柏旸抱进怀里的瞬间,她才发现,之前胸腔里那颗心,有块地方,其实是空着的,这个瞬间,比顾柏旸身上好闻的气味,给填满了!

她忍不住扬起嘴角,笑着抬手,拍拍他的背。“昂,我听你的嘛,以后,尽量都不一个人。”“也不许,粉饰太平!”顾柏旸松开她,板着脸,盯她的眼睛。路悠悠忍不住瞪大眼睛:“妈呀,你居然会用‘粉饰太平’,哎呦!”脑门上被重重拍了一巴掌。

“油嘴滑舌的!”他那口气,像极了,听了展堂的好听话,高兴的红了脸的佟湘玉,路悠悠忍不住咯咯笑起来,笑的顾柏旸都忍不住笑,捏着她的小鼻子,左右摆摆。“作为惩罚,今天开始,只许在我家吃饭!”“哎呀,那……”

“你家的饭,金子做的?”路悠悠还没说话呢,凉飕飕的声音传来。魏之煊一把推开顾柏旸,拉着路悠悠,给她藏自己身后了。“小子!我妹妹,未成年呢!你敢把她往你家骗,不想上学了,想住监狱是吧?”他指着顾柏旸威胁。

顾柏旸脸黑黑的,路悠悠赶紧解释:“哥,他,他就是让我去吃饭的意思……”“吃饭也不许去!”魏之煊瞪眼,瞪完,大概觉得路悠悠会沦落成猪队友,一句废话没有,拎着她的衣领,就把人往学校外面带。路悠悠好怕顾柏旸生气,赶紧回头,可怜兮兮朝他摆摆手。

顾柏旸也摆摆手,尽量显得自己没生气,免得小胖子还担心。结果俩人一来一往,也没几秒钟,就被魏之煊发现了,路悠悠的后脑勺,迅速挨了一巴掌,又被拎着领子,像拎一只小奶兔子似的,拎出学校,直接拎到学校对面小区外面,一家羊汤馆去了。

魏之煊把她按在座位上,自己跟老板叫了两碗羊汤,两个饼,拉开椅子,大马金刀的,坐路悠悠对面。------------第一百四十八章:热心羊汤馆老板要说,魏之煊不愧是学刑侦,在刑警大队实习过的,往路悠悠面前一坐,冷眼扫过来,她顿时感觉到了强烈的威亚。

脑子里就一句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哥,我,没早恋!”她当然知道魏之煊担心啥,之前,他就告诫过了。魏之煊眯眼睛,那意思:都抱了,还敢说没早恋?“那,朋友也可以拥抱啊!”路悠悠小小声狡辩。魏之煊嘴角抽了抽,面带冷笑,那意思:你们那是朋友的拥抱?

“当然是!反正,我没早恋!”路悠悠拍案而起,她特么上辈子连恋爱都没谈过的人,怎么可能重生一次,就早恋啦?早恋是啥,她,都还不晓得嘞!“哼!”魏之煊一副早就看透世界的样子。正好老板送上两碗羊汤,两个饼子,还笑呵呵的,把一小碟子炒羊血放在他们面前。

“小魏,这你妹妹啊?”他拉了把椅子,坐下问。魏之煊在刑警大队实习,离这里不远,羊汤馆早开门、晚关门,他们就经常过来吃饭,羊汤热乎又顶饱,吃完了,不管多饿,胃里都瞬间能舒坦。所以老板跟魏之煊,也挺熟。刚看他那么严厉对路悠悠,把小姑娘都快吓哭了,就主动过来劝。

当着外人的面儿,魏之煊也不好意思一直板着脸,勉强点点头,介绍:“路悠悠,二妹妹,在西桥街中学读书。”“呦,西桥街中学啊,那可真是好学校!”“难怪有人喜欢呐,你瞅瞅这小丫头,长的漂亮,学习又好,还一脸乖相儿,可不就是你们男娃心里的那个什么,梦中情人?有人追,正常的,那没人追,才不正常呢!”

“两码事。”魏之煊就头疼。一边头疼吧,一边又忍不住打量路悠悠。仔细一看,还真是,女大十八变,才一个多月不见,他妹妹不仅从一个小胖子,变成了只有小脸儿肉嘟嘟的小瘦子,身量好像都拔高了。就像一株万年不开花的小树苗,突然开了朵儿花,漂亮的,别说是顾柏旸,他这哥哥看了,都觉得,容、易、出、事!

难怪那小子,心急火燎的,居然都上手了!敢情,是怕他妹太优秀、太漂亮,让抢走是吧?魏之煊越想越气,狠狠瞪了路悠悠一眼。路悠悠委屈巴巴垂头,都不敢吃面前热腾腾,香喷喷的羊肉汤!“你看看你看看,你这当哥的,这么凶干啥?那怎么就两码事了?你是个警察吧,凡事讲证据吧?人小丫头说了,没早恋,你这当哥哥的,有啥证据不信?”

老板凑近了,干脆挡住魏之煊看路悠悠的视线,追问。还好心给她打手势,意思是:你吃,你哥,我搞定!路悠悠可饿啦!折腾一早晨,早就饥肠辘辘,赶紧趁机埋头苦吃。魏之煊则被问傻了。是啊,他有什么证据,证明妹悠悠早恋?

就是看着顾柏旸抱了她,也没干什么更亲密的事情,就这样审问她,会不会过分?会不会,跟早晨冤枉她的曲秀梅一样,伤害她,让她难受?悠悠最近够累,够难过了,他没帮忙就算了,怎么还让她难受了呢!------------第一百四十九章:外婆偏心

魏之煊被羊汤馆老板一绕,绕出了满心愧疚。尴尬的,掰了块饼子,送到路悠悠碗里。问她:“想不想吃别的?哥,发工资了。等周末,带你和茉茉,吃鼓楼街新开的那家必胜客去。”“哇,必胜客!”路悠悠好高兴!她上辈子,当然吃好多必胜客,可总觉得吧,没早先吃到的好吃,所以还真挺怀念,没想到,这时候,西市居然都已经有必胜客啦?

“嗯,给你和茉茉一人一个碗,看你们能拼多高的沙拉。我听说,有拼一米高的呢!”魏之煊故意引开话题,见妹妹还是傻乎乎的,反而放心。路悠悠这粗神经,不可能早恋!他就是想多了!要有那个意思,也是顾柏旸那臭小子,想趁他妹傻,对她下手!

他得找个机会,好好跟臭小子‘谈谈心’!吃羊汤前,魏之煊就给外公、外婆打过招呼,路悠悠不回去午饭。但吃过饭,兄妹两个还是赶紧回家。魏之煊一个月没回去看魏家二老,也一个月没洗澡,没好好睡觉,可得回去洗干净,好好睡个舒服觉,也让天天牵肠挂肚的二老放放心。

果然,外公、外婆见魏之煊回来,都高兴的不行,外婆还边嫌弃他臭,边给他放洗澡水。魏之煊不说自己的事,反而告诉二老,路悠悠这回月考,总成绩考了第五十五名,连校长都说,她有希望,进金牌一班!“是出门的时候,碰到刘校长说的,咱们悠悠,进步太快了,刘校长都注意到她!”

魏之煊谎话圆的满满的,外公、外婆,都信了。外婆乐坏了:“哎呦,我们悠悠太棒了!”说完就催外公:“你把悠悠的化学成绩,告诉那个孟老师,问他,这么好的学生,他收不收?”“外婆,我那个成绩,不好的!”路悠悠赶紧解释。

“都超过一百分了,还不好啊!”外婆茫然。外公无奈:“总分一百五十呢!”“那,茉茉能考多少,能比悠悠多不?”说到底,外婆是有些偏心悠悠的,她担心,章茉茉考的,比悠悠好,孟老师不收悠悠。毕竟,悠悠是她养大的孩子,再加上,魏淑芬闹腾的太厉害,没让外婆觉得她和茉茉需要照顾,反而让老两口觉得,章茉茉有人撑腰,路悠悠没人撑腰,她得给悠悠撑着。

“茉茉理科都比我好呢!”路悠悠赶紧说,给外婆解释;“我这个成绩,距离给孟老师当学生,还差的远呢!而且,孟老师的班,不是要等期末考试成绩以后,才能上吗?外婆,你再给我点时间嘛,我一定努力上!”“嗯,我们悠悠,一定能上!”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