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章(1 / 1)

就在此时,叶枯脚下的“白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似是融化了一般,他似是踏进了一片泥沼之中,整个人都在下沉,而下方便是一片深邃的黑暗,不知何时,那些黑雾竟如凝固了一般,变得粘稠,浓而不散,只在这“白骨”融化之处开出了一道漩涡。

短兵相接,局势一面倒,那几位率先冲出的黑衣人仅仅分出两人便死死地缠住了杨家元老,杨老的攻守间已经有些捉襟见肘,根本无暇他顾。剩下四名黑衣人冲入杨家人群中,犹如猛虎入了羊群,哀嚎不断,杨家众人中少有一合之敌。

杨老爷子那边不容乐观,手掌拍出与对方二人硬撼,双方都讨不到好处,他也无暇抽身,若是放了这两人入人群那必定是一场灾难。可他心知,身前身后还有一大批劫匪冲来,心生悲意,“天要亡我杨家啊!”他心下一横,暗定拼着一切都要把杨泠泠给送出去。

反观黑衣人吐出一口鲜血,那玄黄星盾上竟有一股反震之力,让他受了不轻的伤。来者不善也不简单,他心中虽然是又惊又怒,但还是没有丧失理智,他们没有人是少女的对手,再死下去,恐怕真的是要一个都不剩,就是他自己都没把握全身而退,

她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一行人在收拾了一番,将尸体就地掩埋之后便又出发了。其实对于他们来说,生死本就是很寻常的事,哪一个人不是在刀尖上挣一口饭吃?心中虽是为朋友甚至是为亲人的死感到悲痛,可生活还是要继续,这就是武者,也是人。

叶枯本是欲借着此回见识一番当世修行之法,但这一下,他把上官玄清也一并说进去了,“方才畏畏缩缩,临阵怯敌,我看你本事是都在这张嘴上了。”一道星芒闪过,上官玄清不假辞色,叶枯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掌,激起了不少尘土。

叶承天的北王只是古夏国的北王,其所掌管的北域也只是古夏国的北域,北域以北城为都,北城辖下又有北木居其南,北蒙居其东北,北宁居其西北。这世界上是三古国鼎立的格局,武者宗门、门阀世家大多都依存于这三个庞然大物,只是三古国并未接壤,当中有天河横划,断成了三方世界,不相往来,常人穷极一生都难以遍涉一国之域,天河更是让寻常之辈望洋兴叹,非修炼有成不得过。

那位带有几分阴柔之色的男人摇了摇头。上官玄清是陛下最小的女儿,又是皇后嫡出,自然是从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这也造就了她傲气的性子。仗着宠爱,或者说是父皇和母后的溺爱,也不必对谁假以颜色,包括她这次偷跑出来,就是要来北域看看,她这未婚夫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至于这位李公公,古夏皇庭有三千宦,按着古夏国的律法,宦官不得踏出国都半步,更何况是身为三位大宦官之一的他。只不过上官玄清一事非同小可,皇帝这才密旨破例让他走这一趟。他也是前一天才到了北城,自然不知道两人之间的事情。

老郑和武大勇他们早已在客厅准备着,就连小虎也特意起了个早床,在一旁磨着一把短剑,那是昨天秦天虎来了之后,秦若萱特意从她父亲那里讨来的,剑刃六十公分长,用上好的日本玉钢炼制成的,算得上的削铁如泥,剑身也不是很长,刚好适合小虎用。

端木磊顿了顿,脸上堆笑道:“做人嘛,最要紧的是开心,大兄弟,俗话说前世的一百次擦肩而过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回眸,你看我们都见了两次面,这缘分可是不浅,我决定了,这一次连山,你就跟我混吧,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很感动?”

不过对于他,我倒是没感觉到什么危险,端木磊虽然是盗墓世家的,但更像是一个贪玩的纨绔子弟,喜欢侃侃而谈却吃不了苦,我心里寻思着这一时半会也找不到龙脉头,把他带在身边,估计不用几天时间,这个家伙肯定吃不了苦头就得走。

我仿佛感觉自己像是带了个皇帝进队伍,连山小路崎岖,常常没走一会,他就喊着要休息,被秦若萱鄙视得不行;可偏偏这厮口才极好,就连老郑也能跟他聊得来,所以队伍里,除了秦若萱外,其他人反倒是对这个端木磊相处格外融洽……

一个阴兵从秦若萱身后扑了过来,我一把将秦若萱抱主后,一脚将那阴兵踹倒,同时抓起匕首狠狠刺在了它的脖子上,将它的脑袋割了下来,都这节骨眼上了,也怪不得我残忍,只是对付阴兵要砍头,才能彻底了断它,不然它们就会跟一头疯狗一样攻击你。

但诸葛玉树对我的呼喊并没有任何反应,他眼里只有那些阴兵,等到将最后一具阴兵砍杀在地后,他才面无表情的收起了手中的利剑,阴兵数量不少,但短短的十几秒钟,全都被他砍瓜切菜一般斩杀,一旁的秦十三和秦十四看得面面相觑,如临大敌。

好在这个时候已经爬上树的牛建国和武大勇他们顺势丢下不少点燃的树枝,堪堪给我赢取了一点时间,借得这个时候,我立即爬上树,低头一看,底下已是密密麻麻的食人蚁,它们张牙舞爪着,刚才要是慢上那么两三秒钟,我估计就得葬身在这蚁群中不可。

“她救过我,我答应要保护她一辈子的。”诸葛玉树言语淡淡,但眼神却多了几分坚毅,我心里不禁感叹,真他娘是孽缘啊,你在放逐山时多少女人追你倒贴你都不要,结果来到这花花世界,却被一个姿色略好一点的女子给缠住了。

秦若萱吃着蘑菇,两只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白天拉了许久的担架,她显然也饿得饥肠辘辘,如今好不容易能有东西吃了,再也顾不上千金小姐的吃相,狼吞虎咽的,不过她越是这样随性,我反而越觉得这才是真实的她,不做作、又带着几分可爱。

这山上的大路都不好走,更别说是走小道,没一会,秦若萱便是累得气喘吁吁,但这个刁蛮小妞性子出奇的倔强,即便再辛苦,也不肯放下担架的绳子,她自己也知道,大墓的方位已经暴露,眼下我们得跟时间赛跑,越快和老郑他们汇合越好。

赵恒喜出望外,念叨着自己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加入到一个大帮派里去,之前他也想去进盗门的,但可惜没人要他,眼下见到我这个在斗门打杂的,居然都能一拳击败麻子李,当下心思跃动,一眼就认定我的斗门肯定是什么隐世大帮派。

赵恒抖了一下自己的招风耳,得意道:“不瞒老弟,我的耳朵可以听见任何细微的声音,你的脚应该踩到了东西,我怀疑是炸药包,这山腰上有不少狗犊子为了找到墓口,炸了个遍,很多炸药包都被遗漏在这,没来得及点燃就没了人。”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连山有大墓,但到现在谁都没能找到墓口,可见这墓里边,怕是有什么玄机……还有,只有我们和诸葛玉树找着了龙脉头和龙脉尾,按道理,能知道大墓方位的,也就只有我们和他,但现在满山遍野的盗墓者,这里面肯定是有人泄露了消息,故意吸引盗墓者们上山来……”

好半天后,老郑道:“这座连山,我曾在一些古书籍上看过它的资料,虽然不多,但里面却记录了连山在秦朝时就已经存在,那时,它是一座重兵把守的要地,秦始皇为了镇守南疆,在这里设下了军队,并派遣了秦朝的大将过来。”

也就只有冷家,才有这种本事知道连山上有杀神白起的陵墓,而冷家想做的是,就是将上连山的几百号盗墓者,都让他们死在白起的陵墓中,这会一来,那些盗墓帮派的实力必定受到损失,对于他冷家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有这种效果,无疑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事到如今,我猜测秦若萱应该是中了那惑尸的什么迷魂术之类的东西,要不然,秦若萱的反应绝对不会这么缓慢,要放在平时,这个刁蛮小妞一见着两个我,非得叉着腰露出两颗小虎不可,但现在的秦若萱,更像是一个迷茫的小孩,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那惑尸一眼,脸上流露出犹豫之色,竟是不知道该走哪边。

几秒钟后,牛建国一斧头解决了‘惑尸’,脸色虽然恢复了平时的凶神恶煞,但眼神里多少多了一丝以前所没有的追忆,我心里看得很清楚,这个整天骂骂咧咧的老牛,内心怕也是柔软汉子,只是他的故事应该很苦涩,以至于到现在我都没听他说过自己的往事……

这个弑人,明显也早已死去多时,虽然外面穿着厚重的盔甲,但我还是看见了在它的盔甲里边,俨然是一具没有任何皮肉的骷髅,说白了,这就是一具骷髅邪物,只是不知道白起用了什么神通,居然能让他手底下的这些人还保留着意识……

我见到一阵火星从秦十三的软剑上冒了出来,弑人出手之后,还站在原地不为所动,但再看看秦十三,则是被这一剑给击退了两三米远,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他拿剑的手掌上,鲜血淋漓,上面的虎口早已被巨力所撕裂,显然,这都是刚才秦十三刚才为抵挡弑人的战剑所伤的。

我没有接过牛建国手中的香烟,我目光看向了左右两边的墓道,那里早已血流成河,众多的盗墓者几乎神情恐慌到了极点,但他们并没有发现我和牛建国的身影,他们身前的路已经被各自镇守墓道的先锋官堵死,而在他们的后面,则是有不少惑尸在飘荡着,只要他们敢回去,那些惑尸就会将他们开膛破肚……

人多势众的盗墓者如惊弓之鸟,被弑天步步逼近,此时的他们,再也没有勇气上前对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惨死在弑天的屠刀下,人头滚滚中,盗墓者们慌乱不堪,有几个忍不住往后跑去的,则是落入到了惑尸的埋伏,当即被它们给开膛破肚啃食掉了心脏……

不过我心里却是不住苦笑,盗墓者们并不知道,我的血脉之力只能持续一段短暂的时间,根本撑不太久,眼下,血脉之力在我体力缓慢流逝着,我得立即出手,不然一旦血脉之力彻底流失,我必定身虚如抽丝,那个时候等待我的,只能是弑地狂暴的攻击,然后再将我给碎尸万段……

盗墓是一个圈子,这个圈子里就犹如是一个世界一样,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便是冷家和盗门、在它们的下面,则是其他的世家和盗墓帮派,而我身旁的这些盗墓散人,更多的是处于盗墓世界中的底端,在他们的心目中,冷家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存在,所以当冷瞳一出现,他们自然是人心惶惶。

三十万是什么概念,估计换做现在可能也就是一个小县城的人数,但在战国那会,三十万士兵几乎算得上是整个赵国的绝大多数兵力,所以自此之后白起恶名远传,人称杀神,横扫六国无人能挡,说他是秦始皇手下的第一号战将也不为过。

好在我对冷瞳的手段早有警惕,立即一个侧身躲开,白光闪过,结果射中了我身后的几个冷家高手面门,全部都是毒针,足足有好几十支,都携带着剧毒,可怜那几个冷家高手猝不及防下被射中后,口吐白沫,没来得及挣扎便脸色发黑倒在了地上。

我只觉得一阵头昏脑涨,整个身体直接摔在了青铜棺材里头,这一摔倒是不轻,但好在冷瞳是先我进来棺材里,顿时便成了我的人头垫子,我整个身体刚刚好压在她身上,要死不死,我的脸与她的脸贴在一起,而我们两人的嘴唇,更是只差一点点就能亲在一起……

冷瞳狼狈不堪,她又气又羞,要知道她在冷家,那可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主角,偌大的冷家,除了她父亲外,绝对没有第二个男人敢近距离接近她,但没想到在今天,她的身体却被一个她最怨恨的男人给碰了还不止,更好触碰到了她以前所没有见识过的玩意甚……

对此,冷瞳丝毫没有察觉,她的心满是对我的怨恨,又哪知道在自己的背后,白起已经慢慢睁开了眼睛;这是一具披头散发的男尸,身穿着重盔甲,刀枪不入,而盔甲里头则躺着一具干瘪得没有一丝血肉的身体,他的眼珠子全部都是红的,仿佛就跟染过血一般。

没有任何的犹豫,白起一口就咬断了这个盗墓者的脖子,然后狠狠一吸,这个在十秒钟前还肥膘满身的盗墓者,结果身体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身上一滴鲜血都不剩,至死这个盗墓者都没有瞑目,脸上露出了一副绝望的神情。

“只是三叔对你宠爱有加,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过你的身世,就连族里的老人都被瞒了过去,所以你才能有今天这地位……呵呵,姐姐,从小到大,你一直稳压我一头,可惜,你却不是真正的冷家人,你今天所有的,都是三叔给你的,没有三叔,你只不过是一个流浪街头的弃婴而已……”

此时的白起,已经彻底化尸成僵,身体坚硬如玄铁,刀枪不入,另外又力大无穷,一双獠牙更是可以在短短的两三秒钟,将一具足足两三百斤的壮汉吸成了一具干尸,随着鲜血越吸越多,白起身上的毛发愈加变得雪白,到后面,它的白色毛发自动成了一层坚不可摧的白色盔甲,任凭盗墓者的武器如何砍杀,白起就是毫发无损……

冷霄已经在得意冷笑,他从小到大就一直生活在冷瞳的光圈中,如今在得知冷瞳的真正身世后,对他来说无疑就是一次天赐良机,可以将冷瞳一次性铲除,这样在冷家,他的地位便无人敢动,另外也不用日后再拿去和冷瞳相比……

冷家姐弟结仇,这对我来说可是个好机会,以冷瞳的性格,今日她这样被冷霄欺负,她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虽然她不是真正的冷家后代,但我相信,她的本事一定不会比冷霄的差,若是能让她返回到冷家,肯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冷霄转身就想跑,在墓穴深处,那里有另一处墓口,通连着冷家的地盘,只要冷霄能跑过去,保住性命肯定是不成问题的,到时候就算回到了家族,有他父母的护佑,冷瞳也不敢过于放肆;但若是留在这里,以冷瞳有仇必报的性格,他冷霄不死也得残废……

冷瞳一下子被鲜血染红了衣衫,绝美的小脸上流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而冷霄在见到自己没有一匕首刺死冷瞳时,连忙再次抓着匕首往冷瞳的面门扎去;这个平素在冷家被冷瞳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家伙,眼看着有机会除掉自己当冷家族长最大的威胁,没有丝毫情义可讲……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眼角余光一扫,无意间发现冷瞳的身材也非同小可,别看她平时都是冷若冰霜不苟言笑,但她的身材却是数一数二,只是她仿佛故意为了掩盖自己的身材,所以很少会有男人可以亲眼目睹到她的‘真材实料’……

第二座堆积起来的,则是足足有上百套盔甲,白起绝对是一个盔甲迷,各种各样的盔甲都有,像电视上常看见的金丝盔甲,在这里就有十几套,每一套上面都绣着不一样的图案,我估摸着随便拿一套出去外面,少说也能卖个百来万,这可都是市面上难得一见的上等货。

“掌柜,殉葬品都整理好了,金饼一共有九百八十枚,玉器也有一百多个,还有战甲一百二十套,其余的奇珍异宝,略计也有上百件。”牛建国咧嘴笑道,这个白起墓绝对算得是个大斗,里头的殉葬品随随便便拿个出去那都是六七位数的价值……

我看着秦天虎和随从离去的身影,心里头有些莫名的失落,我连秦若萱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昨晚的事,于情于理都是身为女孩子家的她吃亏,就算她在这里要我负责,我也会毫不犹豫答应,毕竟,秦家在盗县也是数一数二的势力,秦若萱的名头更是人尽皆知,昨晚的她要是被人传出去的话,名誉肯定会受到影响,这是我不想看到的事情……

我带着人返回到了王家古董店,相比于去连山时寥寥数人,这一次回来,我们足足是坐满了十几辆车,等车队来到古董街的时候,引得不少古董店的老板和伙计们纷纷兴高采烈走出了店铺,他们还以为是什么观光旅游团过来,结果一发现被众人簇拥着的我时,立马一个个都跑回了店铺,门一关,当即都不敢再出来。

“靠,当首富有什么不好?搞什么帮派打打杀杀?现在是和谐社会,我们要崇尚和平……”周小舍舔着老脸吹了半天,到最后看我是真下定决心了,这才一脸不乐意道:“奶奶个熊,成成,你建帮派就建吧,反正本道爷逍遥自在习惯了,就不跟你打野了……”

“嘿嘿。”我凑近到周小舍的耳边,道:“这几天你知道我去了哪?听说过白起不?坑杀三十万赵国军队的那个杀神大将军,我把他的斗倒了,估摸着这次带回来的,足够你卖上好几年了,十亿八亿,老铁,那真是个小目标……”

这年头什么最值钱,不是房子也不是车子,而是古董;天底下有钱的人太多了,他们有的房子车子,当他们玩腻了女人时,古董便成了他们的最大追求,不说那些动辄千百亿的国宝,就说历朝历代的王侯将相那么多,他们墓里的东西,放到现在去卖,哪个不值上千把万,运气好的,弄到个上等货,几个亿入账也是稀疏平常。

所以在倒斗圈子里,有句话叫做开张吃三年,太多好吃懒做的人,都想着一夜暴富,而相比于买彩票,倒斗的机会明显更大,要不然从古至今,也不会有那么多盗墓者;像厉害的,他是盗墓的开门祖师,愣是靠倒斗养活了一支军队……

这家伙是端木世家的公子,虽然身手差了点,但身份摆在那,可这个公子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这白吃白喝了好几天,非但没有一点想要离开的意思,反而还和店铺里的小翠打得火热,每天眉来目去的,好不悠哉,惹得周小舍好几次都差点将他扫地出门……

想想白起在活着的时候,行军打战了那么多年,死在他手上的士兵少说也有好几十万,要真把它们全部封印在这个虎符里的话,这数量可就太恐怖了,而兵魂们释放出来后的力量,更是无法想象,就相当于这个小小的虎符,里面住满了几十万阴鬼厉魂一样……

“不是春梦,我的的确确是看见她了,只是不知道,下一次我还能不能看到她。”我叹了口气,对于月璃,她一直是我心底深处不能忘却的存在,虽然只见过几面,但我总感觉自己与她好像认识了很多年一样,而且,我觉得她好像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似的。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打扮,虽然说没有西装笔挺,但好歹也是人模人样的,至少没穿着拖鞋过来就很不错了;而我身后的秦十三,则穿着军绿色的短袖,据说他以前和秦十四是当过特种兵的,所以每天的衣服,基本上都是雷打不动的军绿装……

“因为每次见面,你总是给我很大的惊喜,第一次见面,你就敢和有钱人竞拍,第二次见面,你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天鹅酒店的股东,更让我惊讶的是,你居然有那么多人拥护你……”白羽顿了顿,继续道:“那个叫牛什么的人,长得那么凶狠,但在你面前却那么听话,还有其他人也是,所以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魅力……”

不过也不怪他们,白羽确实是美得不可方物,秀气的小鼻子,宛若桃花一般的大眼睛,肤如凝脂皓齿明眸,再配上她身上穿的黑丝薄衫,怎么看就跟电视里的选美冠军似的,反倒是我,却跟个老司机一样,不少人看到我和白羽坐在一起,大失所望,有几个人嘴里还嘟囔了起来。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