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52章(1 / 4)

李召月来到武英身边,不断的摇晃着其胳膊,哀求撒娇。“胡说,国师何等尊位,岂同你那些面首一样,可以随意处置?不要胡搅蛮缠,国师那性子,朕能不知?定是你纠缠太过,惹其不快才这样说的。”“唔,可他也太过分了!女儿不管,一定要教训他……”

“讲吧……”于是乎,伍无郁便将这一路走来的事,用逗趣的语气措辞,给讲了出来。逗得女帝不时发笑。“照你这么说,那些鹰羽倒也忠心?”陛下,臣谏言,有功之人,不可轻怠,当提升鹰羽卫之福利待遇及地位。不可因其出身草莽,而鄙夷之。”

这话一出,好半天都不见女帝回话。就在伍无郁困惑时,一道幽幽的声音,却是让他霎时发了一身冷汗。“你师青玄子当国师时,可从来不理这些凡俗政事。”第一百零三章:女帝的心思什么意思?说自己僭越了?还是训斥自己不该多嘴?

脑中百转千回,背后冷汗涔涔。倏地,灵光一闪,伍无郁一脸正色的抬头,透过纱幔看向女帝道:“先师性子懒散,只为速回天宫。臣不一样,臣之所愿,臣之所求,便是要助陛下,打造一个盛世!让后人翻看史书之时,能对陛下心怀崇敬,能对臣,有只言片语的认同!

如此,臣日后面见先师,也能不受责骂。到了天尊架前,臣也能有一席之地。”“盛世……”听完伍无郁正气凛然的话,女帝喃喃一句,然后才近乎呓语道:“朕已然年过半百,天下至今却还是动乱不休,内外奸人贼心不死……就连……就连太宗皇帝的疆土,到了朕这,也……

盛世?后人崇敬?朕怕是要在青史之上,留下万古骂名了吧……”闻此,伍无郁眉头一皱,轻轻道:“陛下老矣?”叮当……一阵器物打翻的声音响起,武英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响起:“你说什么?”深吸一口气,伍无郁挺直腰板道:“臣问,陛下之心,陛下之雄心壮志,陛下之大业宏图,老否?”

“你……放肆!”深深一拜,伍无郁伏地咬牙道:“臣不想给陛下讲什么前史先例,臣只想问一句,陛下是否还有心打造盛世!打造一个独属于陛下这大周朝,一个独属于陛下这千古女帝的盛世!”“独属与朕的……盛世?”只见伍无郁额头触地,咬牙道:“若陛下无此心,那臣立刻回观星殿,自戕便是!权当臣此生,白活一世!无非是再入轮回,不求仙缘罢了!”

“……”烛火摇曳,伍无郁说完这话,已然是满头大汗。千古唯一的女帝啊,您老人家一定有大志向吧?天尊大老爷,保佑弟子赌对啊!在他内心煎熬中,女帝终于开口。“若朕,有呢?”眼前一亮,伍无郁按耐住心中激动,咬牙道:“有便好好去做便是!有叛乱处平叛,有贼人处便杀贼!安心治民,奖罚分明。疆土有失,打回来便是!国朝十二卫,何其悍勇,岂惧沙场乎?!

龙心不泯,旌旗百丈!陛下龙视天下,盛世岂远?”“这话,听着提气,可是……”武英半坐起身,眯眼看向纱幔前跪俯的人影,“治理这天下,岂是你说的那般容易?人心浮动,处处风云诡谲……”“哈?”伍无郁抬头笑道:“陛下坐镇神都,难道就无忠心之人?!陛下,您是皇帝,您是千古第一女帝!看看太宗皇帝,麾下名臣良将何其之多?

“求武吗?”淡淡点点头,伍无郁来了兴趣,看向任无涯道:“那你们呢?鹰羽卫是靠什么吸引武者加入的?”“呃,”任无涯愣了一下,然后讪笑道:“朝廷官职,家人保障。对游侠的清剿,只要得到秘籍功法,朝廷一概不要。其间种种还有许多,一时间难以讲清,大人若是感兴趣,回去卑职写给大人?”

“不必了。”本就是一时兴起,见这么麻烦,他也就没心思去了解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看戏!没错,就是看戏。你们比你们的,我就在这看着,谁先熬不住,另一边的胜算就大些!而且……现在三日已过,想必山外边……

——————“大人!三日已过,是否开始行动?”一名穿甲将军望着武成鸿,拱手道。闻此,武成鸿默默看了眼面前的密林,淡淡点了点头。于是乎,数骑飞奔而去,通知其他两个地方的驻军。而他们这里,随着这名将军的一声令下,无数军卒从营中,开始搬运干柴!

成堆的干柴被堆积在山外,一桶桶火油被明晃晃的放在边上。“去,下令伐木,再堆些!”武成鸿负手在后,眯眼道:“干柴铺的越长越好,越多越好!势必要摆出一副,火烧藏武的架势!”“遵命!”一名名披坚执锐的将士挥舞着利器,重重砍在树木上,一个个大树倒下,然后又被人劈砍成柴,运往两侧山林边缘。

若是平时,这般大的举动怕是早就被山中门派发觉了。可现在,随着伍无郁在山中胡搅蛮缠的一通闹腾,现在这种情况,并未被人发现。当然了,只是早一些晚一些的事,毕竟这么大的动作,不可能瞒过去。而且也不能瞒……第一百七十三章:又见白小花

会武台上,铁器相击。台下呐喊声,也是热沸盈天。真热闹啊……伍无郁看着台上的比武,正看得入神,忽的远处传来一名女子惊喜的呼喊。“小国师?”侧头看去,只见正是当日分别的白小花。再见旧人,他也是心中一喜,于是便挥手将其召唤过来,然后眯眼道:“你怎么来了?对了,你爷爷呢?”

白小花红扑扑的跑过来,“是我爷爷带我来瞧热闹呢。他说有事,就让小花先上来……你也来了?”看着面前的少女,伍无郁温润一笑,“瞧热闹呢?不打算找个门派加入?凭你爷爷的武功,这九大门怕是求之不得吧?”“切!”

白小花小嘴一嘟,不屑道:“我爷爷才不想加入他们嘞,天天窝在深山老林,无趣透了。对了,”她眼光一转,笑眯眯道:“你们朝廷来这作甚?我还想着来这看完热闹,就去神都找你玩呢,没想到在这碰上了……”找我……玩?怎么玩,玩什么……

我们感情那么好吗?尬笑几声,伍无郁摆摆手道:“跟你一样,来瞧热闹的,顺便办点事。”“哦~”两人无言,白小花就这么望着他,笑个不停,显然很开心。看着傻笑不停的白小花,伍无郁沉吟片刻,笑眯眯道:“相见便是缘分,不如白姑娘就跟在贫道身边吧,等你爷爷来了再说。毕竟现在人多,你一个姑娘家家也不方便。”

“嗯。”用力点点头,白小花便凑到了伍无郁身边。“小国师你叫伍无郁吗?”听着耳侧的话,伍无郁看着会武台,淡淡道:“是啊。”“我叫白小花……”“嗯,贫道知道。”“你可以叫我……小花……”闻声转头,看着面前带着几分兴奋羞怯的少女,伍无郁愣了愣神,然后抿唇一笑,也没回复。

唉,长得帅就是没办法,走到哪都有小迷妹。宫里有个楠儿姐,外头有个小刺客,现在又来个白小花……是要逼我三妻四妾,开后宫啊?这可不行,俺是老实人嘞……摇摇头,正准备继续看比武,谁知目光一凝,竟瞧见了展荆紧紧攥在一起的手,在缓缓滴血。

“不急,不是说第二日可以上台寻仇吗?”伍无郁眯眼道:“那时允你上台去寻千手门。对了,千手门中,你打过的你仇人吗?”展荆这才收回满是仇恨的视线,喑哑道:“回大人,千手门门主郑三娘,末将打不过……”郑三娘?

伍无郁抬眸,看向台上面含春色的美妇,摩挲着下巴点了点头。“知道了,到时候你去挑战千手门,能打过谁就打,打不过就下来,让风伯上。风伯,你老人家打得过吧?”“这……”风伯迟疑一阵,然后苦笑道:“大人,打到是打得过,只是老夫从不对女人出手啊……”

“呦?”直起身看去,诧异道:“看不出风伯还挺怜香惜玉。”风伯气的面色涨红,指着娥姥道:“你休要胡说!当年到底如何,你不知道?我是在救你!都过去多少年了,你还记着?你心眼就这么小!”“是是是,我心眼小!”娥姥斜看了他一眼,嘲讽道:“比不得风尊者风流无双,心胸开阔,能纳百川,老眼昏花!

“哼!”冷哼一声,娥姥看向展荆跟艾渔,淡淡道:“老身不知你二人出了什么事,但毕竟老身跟这糊涂老儿不同,能猜出一些。事到如今,有什么事就跟这老不死的说吧,当年你二人师父跟他,关系不浅。”卧槽,好大一个瓜……

伍无郁默默挪动一下椅子,跟白小花一起默默吃瓜。只见艾渔先是吃惊的看向风伯,然后霎时泪眼朦胧,可仍是咬着嘴唇不肯开口,一旁的展荆亦是有些吃惊,显然风伯跟自己师父交情匪浅,他也不知。风伯颤抖半响,盯着二人打量半天,这才咬牙道:“你俩是艾纯星的女儿跟徒弟?艾纯星当年失踪,究竟是怎么回事?”

艾渔再也忍不出,失声痛哭起来。“啊!”紧闭双眼,风伯心绪翻涌。未曾想,当年好友,竟是这般下场。那时他二人才几岁?在千手门又是怎么活的……猛然睁眼,风伯沉声道:“星刀无痕秘技,被千手门夺了?”“没有,”展荆摇头,垂眸道:“星刀无痕,师父从来只是口述,并无秘籍。他们没找到秘籍,因此才囚禁我俩。”

说到这,展荆脸上浮现一抹苦涩,“装傻充愣多年,这才护下了师父留下的秘技。逃出来后,我不敢学,怕被人认出来,于是就练了刀法,直到机缘巧合被阁老救下,加入鹰羽,这才敢让师妹去学……”“懂了!”风伯点点头,目光深沉地望向台上,咬牙道:“大人,老夫欲为故人复仇!此时可否?”

“当然可以!”伍无郁歪着头,果断道。“啊?”风伯一怔,愣愣的看向伍无郁。还以为国师会阻拦,没想到这么……呃……干脆。第一百七十四章:二尊斗九门“呃,不会耽搁大人的计划吗?”风伯迟疑道。“计划?”伍无郁笑了笑,摆摆手道:“嗨,哪有什么计划。再者说了,不还有一句话叫计划赶不上变化嘛。风伯去吧,闹一闹这会武台。

唔……以风尊者的身份,就用给故人复仇的名头。贫道也想瞧瞧,如此一来,他们会有何反应。”见此,风伯沉默着点点,不再迟疑,而是一步一步走向了会武台。每近一步,四周疾风便强上一分。当他临至石台前时,四周便已然是狂风大作!

早注意着这边的九大门顿时一惊,纷纷上前喝道:“盛会正在举行,难道国师打算干扰盛会吗?!”伍无郁在后面起身,摆摆手道:“不不不!跟贫道跟朝廷没关系啊,这位老前辈说是跟那个千手门有仇,这盛会不是可以消解宿怨吗?他是来清理陈年往事的。”

千手门?其他人看向郑三娘,她也是一头雾水。于是她低声道:“本门从来没见过这老人,定是朝廷高手寻个由头,要寻衅滋事!”闻此,徐敬秋目光一沉,大喝道:“胡说!便是如此,也需等到次日才可!”徐敬秋说着,又看向风伯。心中顿时大惊,朝廷竟有如此高手?!

“那贫道管不着,你们自己跟他说吧。”说着,伍无郁又坐下来,淡淡道:“古前辈寻个合适的机会,也上台去说你自己的事吧。”“明白!”台上九人一字排开,台下仅有风伯一人。那些游侠看着这边,皆是有些不满。“朝廷这是想干什么?”

“就知道他们不会坐等!”“定有阴谋!”“当我江湖无人不成?如此干扰盛会,岂可善罢甘休!?”听着底下的议论,郑三娘冷笑一声,上前一步道:“你这老儿是谁?我千手门何时与你有仇?莫不是朝廷寻机发难不成?”闻此,风伯猛然抬头,发须皆张,双眸深邃道:“老夫风玄!”

声落,只见其脚下轻踏,面前石台顿时裂开数道丈长裂纹!台上九人纷纷一退,有些愕然。风玄是谁?倏地,底下有一名负剑老人惊呼道:“风玄,风尊者?!”一语出,四下顿时惊呼起来。一些年轻人不知风尊者的名号,还赶忙询问身边前辈。

只见风伯沉声道:“当年吾友艾纯星入藏武,与你千手门交流暗器之法。可你千手门竟然使卑鄙手段,下毒于他!还囚其女儿徒弟,欲夺其秘技!此事,你千手门可认?!”“艾纯星又是谁?”“这你都不知道?是当年的四尊者之一,西器,器尊者啊!”

“啊……”郑三娘脸上青白交加,咬牙道:“胡说八道!我千手门从来没有做过这等事,明明是你风玄甘为朝廷鹰犬,信口胡诌借机发难!”“那你还记得我吗?!”展荆上前一步,喘着粗气道:“我与师妹被你囚在千手门,折辱多年!你还记得我俩吗?”

“啊?是你这小畜生……”郑三娘话语刚落,顿时发觉说错了话。正想找补,徐敬秋却是瞪了她一眼,上前道:“你们全是朝廷之人,皆是一面之词,绝不可信!此事究竟如何,还得细查!不能扰乱大会!”闻此,伍无郁顿时喊道:“谁说扰乱大会了,寻仇消怨,不也是盛会的目的吗?风尊者寻仇不行吗?”

话语刚落,古秋池亦是飞身而去,望着徐敬秋冷冷道:“老夫亦有一事,寻你碧剑宗!”“你又是何人?”徐敬秋看着又是一名高手上前,顿时头疼不已。“老夫古秋池!”“剑尊者?!”台下人群中顿时惊呼起来,相比于其他人常年隐匿行踪,他古秋池可是隔三差五就会显露踪迹的。

右手紧握,徐敬秋咬牙道:“前辈何等威望,竟也甘为朝廷鹰犬?”“呵,废话少说!”古秋池冷声道:“吾妻遭人毒害家中,所创的奔雷剑法秘籍也不翼而飞!老夫苦寻多年,终于查到踪迹,乃是与你碧剑宗徐荼有关!只要你让徐荼出来一见,与老夫当面对质,老夫绝不对你出手。”

“荒唐至极,简直笑话!”徐敬秋环视四周,沉声喝道:“谁人不知,家父已然去世多年!剑尊者,本座敬你三分,可莫要欺人太甚!”“哼,是与不是,待老夫擒下你,便知分晓!”古秋池说罢,便纵身而去,同时抽剑在手,击向徐敬秋。

风伯也没闲着,在他出手之时,便飞身而去,逼相千手门门主,郑三娘!趁此时机,伍无郁当即怒吼道:“此乃两位尊者寻仇之事,其他人等不得参与!否则视为与朝廷为敌!”其实这话纯属扯淡,没打算出手的也不会出手,而台上的其他七门门主,自然不可能真就坐视不管。

一旦被两位尊者得手,杀了二门门主,那他们面对朝廷势必将更加危险。轰!!石台崩坏一角。抬头看去,只见九门门主与两位尊者,竟是斗作一团。碎石飞溅,伍无郁目光深沉的看向台下其他九门之人,然后沉声道:“去,将山南七门十三派的掌门人带来!”

“是!”任无涯躬身一应,领着鹰羽卫飞速而去。不多时,七门十三派,除了柏岭洞,这些人便全数赶至。“国师大人!我等只答应署名,可未曾答应你要出手对抗九大门!”曾天豪率先开口,不卑不亢的冲伍无郁说道。伍无郁没有回话,而是望着远处有些惊慌的九大门的人,淡淡一笑。

你们过来,跟老子站在一块,就冲这一点,就够让那些心惊肉跳了!毕竟这山南七门十三派,汇聚在一块,可是一股不弱势力。现在看起来,似乎这藏武一行,也没有多难,多危险啊……“贫道不会让你们出手,你们等会只要做贫道让你们做的事,便行了。”

看着一派淡然的国师,这些人那里还不懂?他们不出手,可是站在这,岂不就算是无声的表明立场了?不过虽然想到了,可却没有一人离去。跟九大门不同,他们的门派根基,可都在藏武山脉之外!第一百七十五章:徐荼现身会武台上,处处乱坑碎石。

徐敬秋在其他人的掩护下,一边抵挡着剑尊者的凌厉攻势,一边心中烦躁不已。该死的!脸颊多出一道血痕,徐敬秋连忙后撤一步,看着其他门主为自己挡住后续攻势,这才松了一口气,可视线一扫,当他看见伍无郁身前站着的山南七门十三派之人后,顿时大惊。

难道朝廷要动手了?!还不待他多想,古秋池长剑一荡,竟是晃开众人,然后直刺而来。下意识的,徐敬秋手腕一转,长剑在他手中一拍一压,便将这一剑的挡了过去。见这招被挡下,古秋池愣了一下,随即放声大笑道:“哈哈哈!还说老夫妻子之事与你碧剑宗无关?!这奔雷剑法乃老夫独创!你徐敬秋,碧剑宗宗主为何会这奔雷剑法?!

让徐荼那老不死的滚出来!老夫早就去看过他的坟墓了,里面是空的!!”一阵大喝,其他门主具是一惊,然后稍稍后退几步,有些不知所措。只见吕斌衣衫破碎,可仍是挺直脊背咬牙道:“徐敬秋!剑尊者妻子之事,到底是不是碧剑宗所为?!”

徐敬秋大急,怒吼道:“事到如今,你们还执着于此作甚?看不出来吗?朝廷就是要借二尊者之手,先除去我碧剑宗与千手门!然后再灭你们!”说着,徐敬秋环视四周,冲所有人怒吼道:“莫要中了朝廷的圈套,他们要行灭武之事啊!!我等此刻应当放弃偏见,一致对外!只有如此,才能对抗朝廷,才能保全自身啊……”

“说得对,我们就该听徐宗主的话!”郑三娘刚刚开口,风伯便怒喝道:“与老夫对敌,还敢分神?找死!”说罢衣衫一涨,身形如同鬼魅般的闪过,右手狠狠一压,便当这其他门主的面,将其擒在手中!见郑三娘被擒,徐敬秋连忙后退几步,回神怒吼道:“九大门弟子何在!朝廷欲行灭武之事,我九大门当为江湖榜样!拼死一战!

诸君!九大门若亡,天下江湖各门各派,所有人,谁还能幸免?!唯有拼死一战了!死战!!”“死战!”“死战!!”一声声呼喝响起,渲染着其他武人也是群情激奋起来。曾天豪看着面前的伍无郁,咬牙道:“朝廷真要行灭武之事?!”

翻个白眼,伍无郁看向疯狂呐喊的徐敬秋,嘟囔道:“真能掰扯……”然后怒吼道:“肃静!贫道伍无郁,以大周国师之名,以先师之名,以天尊之名共起大誓!若贫道此来是要荡平藏武,行灭武之事,必叫贫道十死无生,五雷轰顶,天诛地灭,永不入轮回,生不得安稳,死不得好死!且入地府之后,必遭十殿阎罗神罚,身陷十八层地狱,尝尽千万刑罚之苦!!!”

看着声嘶力竭的伍无郁,所有人都惊住了。就连台上激动的徐敬秋,都愕然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见此,伍无郁心中得意起来,小样吧,跟老子斗?发毒誓,发这么毒的誓,你见过吗?就问你怕不怕!得意片刻后,伍无郁沉声道:“贫道此来,乃是为了造福天下武人来的!诸君请想,两位尊者虽然在江湖上盛名已久,但朝廷怎会为了他二人如此兴师动众?!

不可能,不合理啊!对不对?”所有人动摇了,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朝廷就算看重二尊者,可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啊。“那国师来此,打算如何造福我等武人?”有人开口。伍无郁深沉一叹,然后视线缓缓扫过,恨恨道:“贫道去过岭南,诸位想必都知道吧。在此之前,贫道对江湖之人,从来没有半分好感!可去过之后,却是对岭南武人,推崇至极!”

说着,他快步来到白小花身边,抓着她的手,冲所有人道:“当日反王李泾十万大军攻城,环州城百姓危在旦夕,守城之军已然鏖战数日,值此危机之刻,是他们,是那些岭南武人,自发上城,甘为环州百姓奉献!贫道看着那些人,当真是千般言语,难以诉说。谁言江湖无侠者,他们就是侠!真正的大侠!

诸君当牢记一句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啊!”说着,伍无郁松开白小花的手,四十五度仰头望天,惆怅道:“从那以后,贫道就对天下武人,多有好感。可回京路上,遇到名为武者,实为盗匪的江南西道一众时,心中又开始愤怒起来。其间详细,贫道不想再说。回京之后,开始日夜思索。为何这江湖,是如此的天差地别?有真正的壮烈之士,也有那些无知匹夫……

最后,贫道痛定思痛!请命陛下来此,就为了颁布一道法令!只要让全天下的江湖门派,都记名造册,存于朝廷。那江湖之中的盗匪之徒,必定难以再藏在偌大的江湖,必定将从所有真正的侠义之士中,暴露出来!”说完,伍无郁沉声喝道:“所以,此来藏武,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请藏武门派,为天下江湖当个榜样,率先记名造册,为这道普惠天下义士法令的推行,做出贡献!

咳咳,至于两位尊者与二门的仇恨,贫道是这样想的。江湖事就江湖了,朝廷不管,其他无关之人,也不管,如此岂不甚好?”听着伍无郁一通长篇大论,所有人都是费劲思索起来。“朝廷果真不是要灭武?”吕斌忍不出开口。心中一喜,伍无郁当即正色道:“当然!贫道刚刚所发毒誓,句句属实!此誓言在这绝天峰起,必为天地所证!”

既然如此……吕斌看了眼其他门主,发现不少人都意动了。是啊,谁闲着没事想跟朝廷打打杀杀?当自己的山大王不好吗?非得拼个你死我活……就在事情偏向伍无郁这边发展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却是幽幽响起。“竖子胡言。若真各门派皆在朝堂挂名造册,我辈岂不沦为朝廷鹰犬的口下之肉?再无半点自由不说,是生是死,不也都要仰仗朝廷的鼻息?”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