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944章(1 / 4)

  白启下了天煞峰,想要去验收一下两个兄弟的成果。  “你知道吗,昨天天禽峰出现了一只比猪还大的蟑螂妖怪。”  “什么呀,明明是出现了一只猫妖,叫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停歇。师姐们每次想去抓的时候就不叫了,一离开就开始叫,可能折腾了。”

“你这也太小心眼了!”景泰帝取笑儿子,“人的长相要看父母,哪能因为人家长得丑就针对他?”“不是的!”朱见济鼓起脸给自己找理由,“我在梦里见了太宗就觉得亲近,见了老英国公虽然害怕,但那是因为他长的就凶。可那个老货我一看就烦闷,估计是太宗给我启示呢!”

“好好好,那就依你的话!”景泰帝听他为了查个太监,竟然搬出了太宗皇帝,心里又气又笑,干脆直接甩手,派人传了锦衣卫指挥使朱骧过来。阮伯山没能讨到好处,又安静的缩了回去。朱骧没多久便赶到,正好朱见济父子也用膳完毕。

“臣朱骧,拜见陛下,拜见太子!”面容刚毅的男子身着飞鱼服,语气沉着有力的跪倒在地。这人一看就有种于谦的风范,难怪会成为后者的女婿。朱见济为自己对朱骧的第一印象做出评价。“免了,你快起来吧。”景泰帝迅速摆手,“此次传召,是让你为太子办事的,你且先听太子说话吧!”

“遵旨!”“请太子吩咐!”“孤想让你帮我去查下一名叫做曹吉祥的太监……”朱见济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又指点道,“好好查,把这人的底子来来回回的翻,别给孤漏了东西!”朱骧自然听得出太子的言外之意。虽然不明白五岁的小太子为何要跟个太监过不去,但性格刚直的朱骧还是决定听从命令,将“曹吉祥”记上了小本本。

朱见济相信,在锦衣卫的调查之下,曹吉祥绝对能给人一个惊喜。现在就等着时间流逝了。没有了大问题要解决,朱见济便琢磨着按照他爹的意思,自己貌似要开学了。唉,没想到重活一世,还是得读书学习。又过了几天,在十二月十日时,景泰帝确定了儿子身体着实强健,便决定重开文华殿,召集之前定下的大臣为其启蒙。

当然,最大的目的是向别人炫耀儿子,以及炫耀自己得到了祖宗的青睐。他对儿子读书的事是很关心的。在朱见济生病以前,景泰帝就为他安排了最强、最精、最专业的教育班子——命少傅兼太子太师礼部尚书胡濙等人监督,命左春坊大学士兼翰林院侍读彭时等人讲授,命詹事府府丞李侃等四人陪读,命吏部郎中王谦等二人教习书法。

如此强大的师资力量,放在朱见济上辈子那是顶级大佬也享受不到的待遇。也只有在皇权极端强化的明朝,一堆打个喷嚏都能搅动风雨的大佬才会围着他这个小娃娃转。十二月十日,无雪无风。气温相较前几日有微微上升。但朱见济在马冲等宫人的伺候下,还是被裹了一身厚衣服,在可爱又不失皇家威严下,被宦官们抬出太子居所咸阳宫,一路送入了文华殿。

此时文华殿内,数位大臣已然等待多时。他们顶着张被室内炉火熏得又暖又红的脸,对着朱见济行礼。全了君臣名分后,就拿出了师傅的威严,手拿教尺,要辅导太子进行学习第一步——识字。朱见济先给了几位老师傅颜面,听他们字正腔圆的念了几个字音,随后拿起书直接朗声读了起来。

梼杌忍不住想要把自己吐出来的食物再吞回去,却被饕餮给拦住了。“怎么,拥有了**的你还怕一个刚刚转生的自己残魂不成。”梼杌的魂有两道,一者名为傲狠,一者名为难训,两魂彼此憎恶,每千年相聚一次,争夺从旷古流传至今的**,只要打胜的梼杌魂,才能真正拥有自己的**一千年,掌握所有的肉身神通。

不过须臾之间,白启强制融神成功,早煞气丹的帮助下,一跃而至神君巅峰止境。“依然只是个傀儡而已。”饕餮刚一放下阻拦,梼杌便猛地冲了出去,进天的意外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只知道他一定要赢,他要将另一只梼杌的神魂撕裂撕裂再撕裂。

反正只要一者不死,另一个魂会自己慢慢地重新活过来,等待下一个千年。“你是傲狠呢,还是难训?”饕餮看着那个不停躲闪着巨大兽爪的灵活身影,喃喃自语。白启一边躲闪着梼杌的攻击,一边消化着融神后自己得到的有关自己神魂的信息。

在神魂世界里躲了千年的王者——名为傲狠!神君境,依然不够啊!手上终于能够凝聚出那炫彩斑斓的光束打出去,可那难训就算是不躲,神君境界的攻击对他来说也只不过像是在挠痒痒一般。“想要和我争夺肉身,再回去修炼一千年吧。”

难训着狂,头顶着的息壤凝聚着一块又一块的小山砸向白启。白启虽然打碎了不少小山,却还是被镇压在一座小山之下,之后息壤不停地将那座小山加大加重,将白启牢牢压住。“受死吧!”难训虽然杀不了傲狠,却可以杀死现在傲狠寄魂的白启,等傲狠再找到下一个寄魂者,又不知道要耗尽多少岁月了。

“住手吧!”难训惊恐地现自己的身子被饕餮死死按住。“你干什么,我和傲狠的事你休要插手!”难训挣扎着,他看见饕餮的巨口离他越来越近。“我也不想吃了你的,可谁叫你迟迟都不敢把傲狠逼出来呢?”

饕餮咀嚼着把难训整个吞到肚子里,爪子一挥,就把压在白启身上的大山拍飞。“白启是吧,意志力到是不错,快死了都能压制住傲狠的凶性。”“为什么救我?”“救你?你想多了。”“他把我放出来,我吃了他,顺便帮他完成遗愿而已。”

“不过,他只是不希望难训杀了你,我还是可以把你吃掉的,把你那些好吃的都拿出来吧,我可以让你多活一会儿!”白启默默地从戒指里掏出一块又一块的灵肉,动作缓慢,饕餮也不催他,一块一块地吃着,颇是享受。

就在此时,这方世界又变换了颜色,一改天地间蓝色化为青葱翠绿,随着饕餮的呼吸,有树木,有花草。就在这时,自天空上方缓缓出现一抹光亮。正在进食的饕餮停下了咀嚼,抬头望去,浑浊的眼睛中露出一抹神采。

“山海鼎?”饕餮有些疑惑。“不可能啊,八荒鼎必须要要有我们四圣兽的齐聚才能被招出,用来封印我们的力量。”突然,饕餮的眼睛盯着白启脚下的阴影。“出来吧,混沌,我看见你了。”之间白启脚下的影子分出来一团,竟然站了起来,不一会儿,变成一只巨大凶兽,分明与被白启用毒火烧掉的混沌的肉身一模一样。

“真是没意思啊,还指望这个小子把你杀掉呢。”饕餮笑了起来。“就这个连难训都打不过的傲狠残魂,想要把我杀掉?你们两个联手还差不多。”“不不不,我说的是这个小子,和傲狠可没有什么关系。”混沌没有脸面,说话的声音好像是从腹部传来的。

“就这个小东西?”饕餮不屑地笑了笑。“我一只爪子就……”“小子,手上捏的东西还不给饕餮看看,别让他小瞧了你。”白启情知自己的伎俩已经被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躲进自己影子里的混沌给看穿了,无奈地拍了拍手,落下一地的白灰。

“千幻丹可是个好东西,可惜了,差一点就能看见饕餮你自己把自己吃掉的画面了。”混沌出意义难明的笑来。饕餮看向白启的目光有些复杂,如果那真的是千幻丹,自己还真的可能会着了这个混小子的当。“好了,你也别想着要杀他,既然他烧了我的肉身,我自然也是要寄在他的身上的。”

“你这家伙,只愿意跟着比自己还要恶的人。当年我们四圣逆反众神,你也只愿意当个第四不动声色,怎么,现在找到霍乱天下的大魔王了?”“可是我看这个小家伙也不怎么样吗,要不要我再帮你试一试,省的你找错了对象。”

饕餮看了看白启,最终还是没有对白启下手。只见混沌伸展开他的四只翅膀,飞到那空中宝光的所在,伸出两只前爪从宝光中取出一片青铜碎片出来。“给你的,把他收好了。”等到混沌降落下来,随手就把青铜碎片扔到了白启的手上。

白启看着手上的青铜碎片,不知所措。心心念念求了这么久的宝贝就这样子到手,让他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如果有的选择?白启看向一旁带着警惕神情看着自己的饕餮,出身询问。8第二百四十二章 厉害了,我的哥

“你可以把闷葫芦的尸体还给我吗?”经历了这么多奇异的事件,白启只知道唯一存在的,就是闷葫芦和自己之间的感情,他不愿意看到闷葫芦死无葬身之地的样子。“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有宝衣护体的,他早就被我消化掉了。”

饕餮等着白启和一旁看上去圆乎乎无害的混沌,转身离去。“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现在,该算一算我们之间的帐了。”混沌一步一步地逼向白启。……三天过去了,金云吼带着一队妖人等在青铜壁之下。

“这都三天了,熊黑兄弟怎么还是没有消息?”金云吼在青铜壁下急的团团转。那一日他回去之后才想到不妥之处,熊黑兄弟虽然拍着胸脯说自己有办法取宝,可是万一要是失败了呢?先不论青铜壁上是否还有其他的危险。就算没有,熊黑兄弟怎么才能够回来啊?

从一万丈的高空落下,就算是神帝的肉身强度恐怕也没有活命的可能吧。金云吼一直在自责着,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如今熊黑兄弟可以说是龙王最看重的妖人了,结果自己居然把他送上了死地,就算龙王不惩罚自己,他也觉得良心愧疚不安。

突然身边的妖人喧闹起来,金云吼正心烦呢,大吼一声。“吵什么吵!”“千妖长大人回来了!”金云吼心头一喜,慌忙看向小妖们指着的方向,果然看见熊黑兄弟踏着一朵乌云从天上缓缓落下。“哎呦,我的熊黑兄弟哦,你可算回来了。”

“宝贝没有取到不要紧,反正我们只是在这里镇守的,不用在意。”“来人啊,准备上好的酒菜,我要给熊黑兄弟摆酒接风。”白启此时又变成了黑熊的模样,不明白怎么金云吼变得这么热情,自己明明没提得到宝贝的事情啊。当然,他也不打算提。

推杯换盏,穿着单薄的女妖们在酒席间如蝴蝶一样翩翩起舞。“熊黑兄弟,你的修为可是上涨了不少啊。”金云吼眼尖,先前就发现白启突破到了神人境界,现在趁着酒兴正浓,所以才提了出来。“哪里,只不过运气好些罢了。”

白启谦虚着,心里也是得意,别人吃煞气丹这境界都是往下掉的,只有自己吃煞气丹这境界是蹭蹭地向上涨啊。“那就恭喜黑熊兄弟了,大哥这里先干为敬。”两兄弟带着手下的神君妖人们吃酒吃得好不痛快。却在这时,远远传来笑声。

“我还道熊黑将军多么尽忠职守呢,没想到是带着手下寻欢作乐来了。”白启如今踏入神人境界,便是不带千里镜也看的分明,远远说着挑衅话语的是一个刚从宝船之上跳下来的尖嘴妖人。“那个白痴是谁啊?”金云吼抬头一看,塞满了灵肉的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

“一个小小的百妖长而已,不用理他。”白启“哦”了一声,接过手下一个神君妖人递过来的金杯,一饮而尽。“大胆,梦姬王上驾临,你们非但不起身相迎,反而继续饮酒作乐,分明是不把梦姬王上放在眼里。”那尖嘴妖人顷刻间就走到了近前,伸出漆黑的手臂指着白启。

“来送下酒菜的吗?把他的手给我砍了。”白启眯着眼睛看着在后面缓缓走过来的小魔女,今日穿的是一身碎金连袍,波浪般的卷发披挂在若隐若现的玉肩之上,只是那自腰部以下便是柔弱无骨的粉红蛇尾,白启真的不是很懂妖人的审美。

坐席上的两个神君听见白启发话,抢功似得冲上来扣住那尖嘴妖人。那尖嘴妖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扯下了一条胳膊,疼得大喊出声。可是这一阵疼痛还没有过去,他又发出一声巨大悲鸣。原来是两个神君中的一个妖人出手慢了,突发奇想又把那尖嘴妖人的另一只手给扯了下来。

白启看都不看个尖嘴妖人,而是把一双熊眼放在已经来到近前的小魔女身上。“你今天变的好漂亮。”正在喝着灵液的妖人们惊呆了,连杯子里的灵液被倒空了都不知道,呆呆地看着自家的黑熊大人和梦姬。“小熊,你怎么下手这么狠啊?”

花姬看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尖嘴妖人,眉头一皱,却又舒展开来笑着问白启。不对,有奸情!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用质问的语气吗?这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梦姬,就连小魔女带来的妖人们都看不懂了,不过所有妖人看着那个尖嘴妖人的表情都只剩下了一个,算你倒霉。

“可能是他们会错意了,不知道王上来此有什么事?”白启眨巴了一下眼睛,熊黑的外表再妖人看来还是非常呆萌可信的。“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小魔女突然间觉得眼前的白启变得有些不同了,可是具体是怎样她也说不出来。上下打量着才发现白启居然也到了神人境界,怪不得变得自己有些不认识了。

奶妈总是说男人变强就变坏,这果然是没错的,只不过才突破到小小的神人而已,怎么就变成这副讨人厌的模样。想着想着,小魔女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冷哼。只是这撒娇似的冷哼就让围观的妖人们觉得有些意味深长了一些,他们再把目光转向白启。

“自然是可以的,王上来此,小熊深感荣幸。”白启看着小魔女,暗自猜测着她的目的。早要是知道她会过来,自己早就取了青铜壁跑了多好,每次遇上她总是没有好事。白启害怕麻烦,眼珠一转,心里就有了计较。

“刚好,我刚刚修建了一座宫殿,如果梦姬你不嫌弃,不如移步一看。”“那便带路吧。”前面自然有神君带路,白启看着小魔女,突然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一伸手,搂住了小魔女的纤细蛇腰。猝不及防的小魔女倒在白启满是黑毛的胸膛之上,正要动怒,却看见白启朝着自己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小魔女想了一想,最终还是装作一脸娇羞模样,未做任何抵抗的瘫软在白启怀中,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厉害啊,我的哥。”第二百四十二下 想死啊金云吼不敢置信地看着离去的两人,对于自己兄弟这速度表示万分的佩服。难道王姬就喜欢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动脚的姿势?

金云吼越想越是有道理,至此被白启带入了一条不归路。在场的妖人们掉落了一地眼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双方主子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无人知晓,只有那尖嘴妖人还在地上痛苦地哀嚎着。“高兴吗?”

等退出去的妖人们关上宫殿的大门,小魔女手中红色皮鞭在手,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个该死的黑熊,居然敢乘机摸自己,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我应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白启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被小魔女追着跑着,整个大殿里出来“噼里啪啦”的抽打声。

一群凑在门口的妖人们听着大殿之中传来的奇怪声音,相互对视着,脸上露出你懂我懂大家懂的微妙表情。“好了,说吧,有什么事?”白启被追的不耐烦了,伸手抓住小魔女还要挥下皮鞭的手,面色深沉如水,凝重非常。

小魔女一时愣住了,哪里见过白启这副模样,这认真模样,与她心底的那道高大身影几近重合,有些难以区分。“我,我来是找你去寻找青铜壁里的宝贝的。”小魔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真正目的说出来,一定是因为他已经突破到了神人境界,有了和自己平等对话的实力的缘故,她自己给自己解释着。

小魔女的心砰砰地跳着,和白启说着她这几日从魔族秘典中了解到的有关青铜壁的秘密。白启一边捏着小魔女的手一边听着,即使已经获得了山海鼎的传承,他居然还是不知道这青铜壁之内还存在着宝贝。白启有些疑惑,觉得不如和小魔女去看上一看,顺便把青铜壁也收了,趁机离开此处。

不过话说回来,小魔女的手还真是又滑又软啊。“你在干什么!”小魔女说着说着发现不对了,自己的手怎么在那个可恶家伙的手里,还被揉捏得红彤彤的。她迅速地把手收了回来,气呼呼地盯着白启。白启有些尴尬地拍了拍自己的熊爪子,只是傻笑,可小魔女分明从中看到了得意的神色。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小魔女有些急了,拎起白启的熊耳朵恶狠狠地问着。“有啊,有啊,按照你说的去做便是。”白启耳朵被揪的疼,自己明明已经是神人境界了,怎么还会被这个小丫头给欺负。“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好的,我可能还要带一个人一起走。”“还有谁?”白启领着小魔女来到月孛星主住着的偏殿,两个女妖人正在哄着月孛星主入睡。小魔女看着白启冷笑,白启突然觉得下体一凉,这种背后凉气自身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

“想不到你年纪小小,就开始学着到处留情了。”一巴掌想要挥到白启的脸上,却被白启握住了细嫩的手腕。“放开!”“我不放!”两个女妖人看着这副郎情妾意的模样,知趣地想要告退,却在经过两人身旁的时候被小魔女用法宝直接轰杀。

“你干什么?”白启看着两具尸体愤怒地问着。“干什么,我就是想杀了,你想怎么样?他们是妖,我是人,杀她们理所当然。”“可是,她们是无辜的。”白启的声音大了起来,看到一旁已经睡下的月孛翻了一下身子,又把声音低了下去。

“他们是无辜的,好啊,那你要不要替她们报仇?”小魔女把手上的法宝硬塞到白启的手上。“来啊,你杀了我啊,你不是要报仇吗,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小魔女挺着身子贴在白启身前,大大的眼睛里蒙起一圈水雾。

不可理喻!白启朝后退了退,法宝上的光芒亮了又暗,终究是没有催动。终究只是两个妖人而已,他还没有为了这个两个妖人和小魔女拼命的觉悟。“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你是魔人,我是人,我杀你也是天经地义的!”

“我就知道你不会杀我的。”小魔女眼里闪着光,贴在白启的身前,递给他一颗化蛇丹。“赶紧吃下,之后我们去青铜壁那里去打开传承之地,拿到宝贝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大熊宝殿”之外。“梦姬呢,把梦姬那个小贱人给我叫出来!”

来者正是花姬,带着数十个妖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金云吼一看眼睛都亮了,其实要他说来,花姬要比那梦姬更深百倍,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也就熊黑兄弟不会挑。不过话说回来,要是熊黑兄弟眼光好,那还有他老金有什么用?

咳嗽了一声,金云吼排开两个挡在自己身前的妖人走上前来。“花姬王上,你今天好漂亮啊。”“嗯?”花姬看着这个满脸黄髯的大汉,不知道他是吃了什么胆子敢拦住自己的去路。金云吼发现花姬真的多看了自己两眼,果然熊黑兄弟的方法很有一套嘛。金云吼回忆着熊黑兄弟的第二个动作,心里了然。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