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59852章(1 / 6)

其他一概不知啊……”“那人呢?!”“走了……”老妇人惶恐道:“约半个时辰前,伤还没好就往南走了,说什么也不肯留下。说是怕被主家逮住……”眼神一片阴翳,伍无郁站在院外,咬牙道:“找!”“是!”恭年大步走出,还没离开几步。

咚一声,地窖被打开,恭年他们顿时一惊,连忙抽出刀剑。不过不是敌人,下来的是一名鹰羽卫。只见其看了四周,沙哑道:“报大帅……外头军卒们,借为大帅复仇之名,正在……屠城……”屠城?!他怎么敢?!伍无郁猛然一惊,就在这时,地窖黑暗中,一声婴孩哭泣声响起,恭年侧身让开,只见烛火照耀下,一对瑟瑟发抖的西域夫妇,眼神慌张惊恐,正抱在一起,冲他们面露求饶之色,而其怀中,正紧紧搂着,一名婴儿。

恭年眼神冰冷,看向伍无郁,却见其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大帅,属下已然派人伺机出城,去寻其他大军。”恭年沙哑道:“但外间到处都是……都是军卒,不知能不能混出去……”“不必去找。”伍无郁终于开口,喑哑道:“分军九路,三卫混杂。这田猛虽是主将,但要做这种事,底下人肯定不会答应。

应该大部分,是被蒙蔽了。要不然,也不会借口为我报仇,而行屠城之事。”第三百九十七章:我要活的“那大人的意思是……”恭年一众看向伍无郁。只见其攥了攥拳,沉声道:“探寻何处兵卒最多,带本帅去。当着所有兵将的面,亮明身份!”

“不可!”“不行啊!”“万万不可以,太险了!”众人疾呼,恭年更是沉声道:“此时外头军卒正在屠城,我们根本分辨不出,哪些是田猛的人,哪些是不知情的将士。万一碰到田猛的人,那岂不是羊入虎口?”“是啊,等等吧……”

就连一向谨言慎行的艾渔都出声劝道:“至少撑到天明,这样才好亮明身份。”“我知道。”伍无郁脸色沉重,伸手指了指上面,沙哑道:“可他们,正在被田猛蒙蔽裹挟,在屠城啊。若等一夜,这城里的人,怕是要死绝了。”“大人!”

恭年上前一步,咬牙道:“反正是异族城池,城里大部分皆是西域子民,我大周百姓,虽有,但不会太多。大人何必去……犯险。”望着他,伍无郁眼神深邃,“还记得城门前那暗子的话吗?王师为何杀我?他们委曲求全,在这里苦熬着,期盼着。他们在等什么?等我们!

我们来了?带来的又是什么?如那城门前暗子一般的百姓,又有多少?我非良善人,若真满城皆异族,我可以等,熬上一夜。可城里,还有我大周百姓啊!他们怎么死都可以,但不能在此时,在我王师抵达之时,死在我王师的刀剑下,绝对不可以!”

说着,他环视四周,笃定道:“此城有我百姓,本帅……不能畏缩于此!”闻此,恭年一众双眼微微失神,沉默良久,皆是齐齐一拜,“鹰羽卫,听令!”“走!”“是!”………………城内,一处阔地上。篝火映照,照亮了四周。

“再派信使,朕要知道前线战事如何。”女帝攥了攥拳头,沉声开口。“是!”张安正应了一声,折身而退。这几日,陛下可派了好几拨了,但那些信使现下怕是还没到陇右,毕竟两地相隔,太远了……然就在他刚刚回归本位时,殿外却传来一声沙哑疾呼。

“让开!我有西征前线,十万火急的军情!!”“让开!让开!”“十万火急!!”同一道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让人……惊惧。终于,那头插红翎的信使猛然扑进大殿,高举着一方木匣,高呼道:“报!!!西征前线大捷,大元帅十五日内,攻克敌城七十二座,灭其四国!

大元帅言:九州完璧,山河永在!!”这人吼完,却发现朝堂一片寂静。顿时心中一愣,然后又喊道:“报陛下,西征大捷……”说着,他微微扶了一下头盔,却发现一名老人,大步上前,从他手中把那放着军报的木匣,给夺了去。

眼中余光四扫,只见满朝大臣皆是望着自己,眼神尽是震惊跟不敢置信。第四百一十八章 高楼有人展笑颜“拿来!”女帝已然站起身,咬牙催促道:“快!拿来!”张安正手握木匣,十指用力,缓缓将里面的军报拿出来,走向玉阶前。

几乎是从女官手中夺走,女帝撕开军报,迅速看了起来。在她看军报的时候,所有大臣的视线,皆汇聚在她手中,那小小的军报上。没人开口,就连呼吸声,都被强行压制了。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盯着,看着。终于,女帝手臂垂下,她捏着军报的手微不可查的轻轻颤着,然后迎着满朝文武的目光,沙哑道:“伍无郁,我国朝天骄之子!西征,大捷!!”

“呼!”压抑之后,沉重的呼吸声发泄般的呼出,所有人开始低声议论着,交谈着。声音缓缓由低到高,渐渐变得纷杂。这不符合朝堂肃穆,但却没人去说什么。重新坐下,女帝一双眼睛充满神采,背脊直挺的将军报递出,笑道:“诸位爱卿传阅瞧瞧吧。”

女官接过,然后走下玉阶。还没彻底走下,便被张安正一把夺过。他一目十行的看着,半响才抬起头,望了一眼女帝,然后将信纸递给旁人,默默站在一边。看似平静,但嘴角微微抖动的胡须,以及眼神中难以掩藏的情绪,皆无不在表明,他此刻的心情……

终于,军报被几名阁老一一查看过,然后由人接过大声念出。听完之后,众臣脸上有大喜之色的,并不多。相反,面容沉凝的,不少。这其中,有的怀疑这份军报的真实性,有的则是确信军报属实后,延伸到其他事的想法……“这军报……是真的吗?”

一名兵部侍郎听完后,迟疑开口。声音不大,却尽入群耳。气氛微微一沉默,只听张安正沙哑道:“上面除了帅印,还有三卫大将军的印,且其中所报,虽然有些异想天开,但细细想来……倒也合乎情理。”是真的。确定了基调,众臣顿时又开始议论起来。

“好了!”女帝声音带笑,“都别议论了,国师说的好啊,九州完璧,山河永在。现在故土皆复,诸位都说说,该如何治理吧。”闻此,一名御史却是大步走出,拧眉道:“启禀陛下,既然战事已毕,应当派人速速传回国师。留守三卫大将军便可。”

眉头紧皱,女帝眼神微冷。只听这御史继续道:“如此大捷,国师功不可没,理当速速回京,接受封赏。”表明说的好听,还不是怕他久镇军中,又有如此泼天大功傍身,生了别的意思?复土,开疆。前两个字有不少人猜出来了,晓得为子民复仇,只是个大义旗帜。但这后两个字,晓得的人,一双手都数的过来。

女帝不管如何说,当初,其实心里预期便是复土,至于伍无郁说的开疆,她其实心底,不太相信。但现在这种情况……或许真能开疆!但……要不要召回?女帝,迟疑了。她沉默着,没有开口。那御史也没打扰,就这么静静等着。

如此大捷,简直罕见。她以前说过,下次遇功不赏。可真能不赏吗?不过是为了让他领军的由头,安抚一下人心,增添一些筹码罢了。可……复土如此,开疆之后……这国师……自己还能……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张安正准备站出来时,女帝的声音,笃定响起。

“前线如何,朕与诸位,不能亲知。战事复杂,一切以大元帅之意为准!增派来往信使,令大元帅,三日一传军情,来往不绝就是。”没再说国师,而是说大元帅。何意,不言而喻。“陛下!”“退下!”女帝厉喝一声,怒视那名御史。

道袍底色纯白,绣金滚边,上面有淡线绣着云纹,低调且奢华。虽不扎眼,但却能让人一眼看出,这件衣服不俗。说实话,他伍无郁的所谓道袍,皆是织造司所制,不仅样式,布料,就连云纹,都有讲究。说是道袍,实则已然是华衫,还不是一般的华衫。

眼神有些涣散,上官楠儿轻轻抬手,抚摸着白袍,然后轻轻将头颅,靠过去。熏香味弥漫,她耸动一下琼鼻,眼睑下的杏仁大眼,略有疲惫。午时之前,她在衙门处理公务,午时之后,则入宫面圣。陛下一如往日她在宫时那般待她,可她却总觉不安。

每至深夜,总是会……难眠。伍无郁走了多少日,她就多少日,没有笑过了。本就清冷的性子,加上面无表情的样子,就算不说重话,底下的人也自然有些发憷。做起事来,自然是轻手轻脚,生怕引来她的一个淡漠眼神。不过此刻,咚咚咚,木梯上极快的脚步声,却响起。

柳眉一蹙,上官楠儿放开白袍,慢慢走出屋外。刚刚走到,便见华玲满头大汗,一脸兴奋地喊道:“上官姐姐……”“你叫我什么?!”有些不悦,上官楠儿拧眉开口。喉头一哽,华玲被她的眼神吓到,呆呆站在原地,“上官……大人。”

瞥了她一眼,上官楠儿这才淡淡道:“何事如此匆忙?”眼底兴奋迅速浮现,华玲攥着小拳头,难以自持道:“有红翎信使传来军报,说前线大捷,大人他……大人他十五日内,就打下了七十二座敌城,灭了四个国呢!满城都传遍了,大家都在议论呢……”

她小嘴巴巴正说着,却见上官楠儿脸上一片呆愣,“你说……你说什么?”咕咚……咽下一口唾液。华玲小声道:“前线大捷,大人他十五日……”还没说完,就见清冷的上官楠儿脸上,滴下两滴泪珠,随即便是一个乍破寒冬的盛春笑颜。

第四百一十九章 西域求援大勒城,安丘王宫一处院落里。伍无郁一身素袍,闭着眼躺在一张大椅上,正晒着太阳。他怀里则抱着毛发蓬松,两个眼珠子一蓝一绿的大肥猫。“海灵,别闹。”缓缓睁眼,他眼珠下瞧,抬手轻拍了一下怀中肥猫的脑袋,这才侧头看向近下侍候的宁曼宁妙二女。

被起名叫海灵的肥猫倒也通人性,被轻拍一下后,就果真不再乱动,静静趴在他怀中,眯眼打着低呼。十分惬意。“这海灵,倒也命好。战前,被安丘王后宠着,战后,又被大帅抱着。果真羡煞旁人。”宁曼望了眼伍无郁怀里的肥猫,细语说着。

一旁的宁妙亦是看向这,眼神微动。“大帅……”只见恭年站在远处,低声呼唤。见此,他淡淡一笑,然后起身,将怀里肥猫递过去,“你俩玩吧。”说着,不理肥猫不满的声音,径直走向恭年。“怎么了?”听到询问,恭年一脸古怪,然后想了想,饶头道:“那个羽廿又来了……”

羽廿来了?此时距离上次,可过去不少时日了。伍无郁眯着眼,沙哑道:“让本帅想想,他这次来,一定带着更多的礼物吧?”“是……”恭年比了一个手势,低语道:“足足百辆大车,还有上千匹骏马,看样子,急得很。说是要见大帅……”

抿唇一笑,他眼中流露出一丝精光,“没猜错,应该是来……求援的。”“求援?”恭年一愣,指着自己诧异道:“向我们求援?他们傻了?”“哼!”轻哼一声,伍无郁笑道:“这些时日,番浑打的愈加凶残了,完全一副不要命的架势,他们那所谓的八王盟军,可撑不住。

向我大周求援,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话说番浑这般凶狠,也着实让属下震惊。他就不怕我们……”不理会恭年的嘀咕,伍无郁淡淡道:“去,把这羽廿安排到大殿,让陈广他们以及麾下一众将领也来,我稍后就到。”“是!”

恭年匆匆转身,伍无郁便听到宁曼轻声道:“大帅,还要我跟姐姐陪您吗?”“不必了。”声音低沉,他目光深邃道:“为本帅着甲!”要披甲?宁曼一愣,一侧抱着肥猫的宁妙却是双目一凝,当即放下肥猫海灵,颔首应是。……

坐在安丘王位之上,伍无郁一身甲胄在身,底下皆是密集将领。全不同上次奢靡气氛,这次,大殿内则弥漫着一股肃杀!“带宝丽使者。”“大帅令,带宝丽使者!”很快,羽廿便来到了殿中。当他看到殿内的情形时,不禁一愣,特别是伍无郁全甲在身,目光犀利地望着他,顿时让他心底,直突突。

“下国使臣羽廿,参见上国大元帅。”强稳着心神,羽廿恭敬开口,然后便将这次自己带来的礼品,一一念了出来。刚说到一半,就见伍无郁摆摆手,笑眯眯道:“不必了,贵国的情谊,本帅晓得了。但贵使这次,不仅是送礼这么简单吧?”

心中略有不安,羽廿视线看向秦啸,却见其默立一处,并不看他。微吸一口气,羽廿冲伍无郁拱手道:“回大帅,那番浑蛮子攻我西域,大肆杀戮,已然搅得我西域百姓,民不聊生。西域力弱,难抗豺狼,还望天朝上国垂怜我等……”

“哦?番浑打你们了?”明知故问一句,伍无郁收敛笑意,沉声道:“怎会如此?可是你西域哪国,惹了番浑?”“绝无此事,大帅明鉴啊!”羽廿激动道:“那番浑就是一群蛮子,毫不通礼,二话没说就派兵灭了芝兰国,我西域其他诸王去向他讨个公道,谁知这番浑竟然理也不理,蛮横开战……”

他一通诉说,委屈的不行。然后说完,就一脸哀求地望向伍无郁。沉吟片刻,伍无郁这才开口,“对此事,本帅亦是气愤万分。不知你们西域诸王,想要我大周如何?”“求天朝出兵,助我诸王,战退番浑。”羽廿说着,眼中流露出一抹期盼。

“是这样啊……”伍无郁恍然,继而露出为难之色,“可我大周战事已毕,待到皇帝之命传来,我们就要撤军了。且无皇帝之命,便是本帅为三军主帅,也不好妄动兵戈。不如这样,贵使且候,本帅这就派疾使回京,请陛下裁决。

放心,最多两三月,陛下之命便能传来,届时再议,如何?”最多两三月?那时候……脸色一片酱紫,羽廿凝噎一阵,这才苦笑道:“大帅,战情如火,西域百姓正处水深火热之中,还望大帅……从速派兵啊……”“唉,本帅当然于心不忍。”

伍无郁摇头喟叹,“可无君命,本帅岂敢妄动大军?若是被人参上一本,便是本帅,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啊……”见此,羽廿视线扫过四周将领,却见其各个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暗咬牙关,他心中升起一阵无奈,然后看向伍无郁,“若大帅愿意派兵,我西域八王愿赠金银五十万,战马五千匹……”

“金银百万,战马万匹。”什么?听着这转变的有些突然的话,羽廿一时没回过神,呆了片刻,然后下意识点头,“好……”“那就这般说定了。”伍无郁起身,笑道:“本帅这就安排大军,贵使先下去歇息吧。”这是……成了?

羽廿看着前后转变这么快的伍无郁,脑袋微微眩晕。不是刚还说什么君命吗?怎么这就……晕乎乎地被请出大殿后,这才在心中狐疑道:这大元帅……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使命完成的有些突然,他回眸看了眼殿内的一片甲胄,这才慢慢离去。

不管怎么说,至少这大元帅,愿意出兵了。至于金银战马,八王应允下的,可是远不止这些。如此说来,自己还为八王省下来不少!自己又要得赏赐了。这样想着,他心中迟来的喜悦这才涌现,然后心满意足的,跟着带路的士卒走着……

看来自己还真是个合格的使臣。第四百二十章 出兵西进待到羽廿离去,伍无郁这才眯眼看向陈广他们。“西进的时候,到了。”闻此,陈广上前一步,皱眉道:“不知大帅是准备汇番浑而击西域,还是助西域而退番浑?”大战到了这般地步,是他们谁都没想到的。

但也是预料的情况之中,最好的一种。不必攻城,现在双方人马皆在一地,周军只需率兵过去即可。且主动权,全在他们手中!听着陈广的话,伍无郁眯眼道:“你们的意思呢?”众将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再向以前那样议论,而是齐齐拱手,“末将皆遵大帅之令!”

眼睑下垂,伍无郁措辞一番,然后淡淡道:“通吃双方,我们做不到。甚至完全吃掉一方,都不行。若有这般打算,大战一启,我军怕会受到惨烈的代价。且所获疆土,需在我大周能承担的范围内,否则拼命打下来,也得不到。因此,西进之后,扩疆千里,不过多去贪,最好。”

秦啸沉思片刻,迟疑道:“大帅的意思是……”“一盘肉,两个人吃,必定彼此争夺不休。但若是三个人吃,则彼此之间,皆有顾及,不敢妄动,这盘肉才能存在的长久。”伍无郁眯眼道:“这西域之地,便是盘中之肉,我们大军撤后,此地若西域、番浑、与我大周皆存,才是最好的情况。”

李广义想了想,站出来道:“可这盘肉,现下已到了划分份额的时候了。只有份额划分好,才可彼此顾及,否则只会乱作一团。我军现在执刀分肉,如何让番浑与西域,皆服?”“让西域他们服气,不可能。”伍无郁沉声道:“这盆肉,本就是西域的,现在我大周与番浑,要来吃,他怎么也不可能服气,但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心不服口不服随他,但不敢伸爪子就好。”

“如此说来……”陈广笃定道:“大帅是要汇番浑,击西域!”“没错。”伍无郁神情肃穆,“两害相权取其轻,不要看我们帮了谁,能得什么好处,而要看我们打了谁,对我们的害处小。若击番浑,我大周与西域联军,势必能够将番浑逼回高岭之地。然那时,这盘肉前,可就剩我们与西域二方了。

现在不会如何,那一年后呢?几年后呢?所谓金银百万,战马万匹,不过小数尔,本帅是为了诓那羽廿,安他们西域八王之心的。西进之事,不进则罢,若进,必要疆土。在这一点上,唯有番浑,与我等利益相同,且无相左之处。”

“还有一点……”秦啸沉吟道:“番浑也好、西域也罢,这些邦国,最是不长记性。他强则欲夺,他弱则称臣。若番浑退走,我军又无法彻底上高地与之作战,因此他们休养生息几载,恢复过来,势必会报复我们失约之事。届时,我大周怕是难安。

但若是留番浑,击西域,则如大帅所讲,三足鼎立,皆有顾及。”“那就这般说定,合番浑,击西域,三家分肉。”“遵令!”“大帅,我等如何行事?”“据探报,他们并非所有兵力皆在一处,这宝丽国,还有八王留守的一个万骑!”

本帅亲随大军,届时具体如何做,本帅再示下。”“遵令!”“速速下去准备吧……”伍无郁刚刚开口,一名士卒却是高呼而至,“报!朝廷传信,陛下有旨!”闻此,所有人顿时沉默了。来的竟如此之巧……若这旨意是真让他们班师的,又该如何是好?

说句实话,到了现在,就连伍无郁心中,都没确切把握,他也不敢笃定,女帝会不会在这时,召回他……毕竟这复土之战,太快、太猛、太让人……震惊了。那士卒高举信报,见满殿将领皆是沉默,顿时也悄悄放下手。片刻后,秦啸握了握拳,垂头道:“末将还需速备军务,不如大帅先听陛下之令,而后传达?”

这话……就有意思了。军务当然是个幌子,他不听,让伍无郁听完后再传达。若陛下没有下令班师,那自然最好。可若是下令班师了,可伍无郁不想回去,那这命令究竟是如实传达,还是怎么……就看他大元帅自己的了。反正他是听帅令行事就好。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