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31章(1 / 6)

伙计走过来,捅了我一下胳膊,道:“哥们,可以啊,第一天上班就敢调戏小姐。”“这不叫调戏,这叫情趣懂吗?”我翻了个白眼,这伙计难不成收了人家好处费,瞧他那口沫横飞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暗恋郑先生。“北宋古墓?看不出来还是个倒斗把子。”我看着那已开出去很远的汽车背影,不自觉地摸起放在柜台的香烟,然后本想装模作样的深呼吸一口故作出一副思考的模样,但没想到那烟太呛,一下子把我给呛得直咳嗽。

“我的天,这他娘的也太疯狂了吧?这些都是活人吗?”刘羽辉惊呼道。刘羽辉凑上前去,伸手在那大臣的身上摸了几下,越发的肯定道:“凡哥,这人皮感觉很真实,难不成,真是活人?”“不可能是活人,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活人早就尸体风化了。”

我否定了刘羽辉的看法,我也伸手在那大臣的脸上轻轻捏了一下,随即,我看见那大臣的嘴里忽然流出了一缕黑金水……【作者题外话】:昨天说好的,在书评区抽出三个书友送月饼!这幸运的书友分别为:梵韵花雪、爱了醉了、小甜心。恭喜三位,看到这消息,请在书友群私聊鸡蛋的qq!'

第97章 阴阳五行万物生长死亡都有着规律,人死后成了尸体,在自然空气中会风化得特别严重,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具血肉饱满的尸体,在经过成百上千年后,一般都会成为一具光秃秃的骨架,甚至是一堆散乱的骨渣。但在眼前这座地下宫殿中,分站在两旁的大臣,一个个的面相如活人不说,那表情,甚至是动作,都栩栩若生。

而唯一让人感到诧异的,便是这些大臣的肚子里,隐隐透着一丝丝金光……至于这个传闻是不是为真,我自己心里也没底。我心生一计,拿来洛阳铲在另外一具大臣尸体的肚子上戳出了一个小口子,不一会,那大臣的肚子里,一股黑金水夹杂着大臣肚子里原本的五脏六腑碎片流了出来。

我看得心惊胆战。一旁的刘羽辉更是捂住了嘴巴,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恶心,各种五脏六腑的碎渣,还有那黑色的金水,夹杂在一起,散发着一股腥臭的味道。十几秒钟不到的时间,我看见那个肚子被破开的大臣,在黑金水流干之后,原本那具栩栩如生,宛如一个大活人一般的尸体,竟是眨眼间就萎缩成了瘦如皮包骨的干尸……

“凡哥,这是怎么回事?”刘羽辉惊慌问道。“我具体也不太清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刘豫的这个龙头墓,应该是被种了阴阳五行和风水秘术之类的东西。”“阴阳五行?那玩意真有这么厉害?”我摇头,心里真想给后知后觉的刘羽辉一铲子。

我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穷乡恶岭出刁民,风水凶地尸化僵,你平时打着摸金校尉的旗子倒一下乱坟野墓还凑合,但要真正倒一个大墓,没有个三年寻龙十年定穴,乱进陵墓的话,只能死路一条。”刘羽辉听得直咂舌。我继续道:“我们现在能进来这龙头墓,都亏了王百万,他将外面的墓道和墓口打通了,接下来的事,只能看我们的运气了。”

刘羽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没有再说,眼前这分站在两排的大臣,肚子里都是黑金水,五行中已经占了金和水,如果这龙头墓真被下了阴阳五行这些秘术的话,里头绝对还会有另外三行的存在。我咬咬牙,老实说心里有点瘆得慌。

李子虎冷笑连连,他的眼神里满是疯狂的神色。我一怔,随即露出了一抹笑容,我最厌恶被人威胁了,尤其是拿女人来当筹码的!我凝视着李子虎,这家伙在乌瓦村也算是一号人物,按照老光之前的交代,他绝对是属于我不能招惹的存在。

但无奈,树欲静而风不止。。“你在笑什么?”李子虎不悦道,手中的匕首已经抵在了阿悄的胸口,上面的衣服,微微已经被匕首挑开了口子。我不动声色,慢慢一步步往前走了过去。“我是在想一件事。”我道。“什么事?”“我在想,如果我把你杀了,那乌瓦村里,应该就没人再敢找我麻烦了吧……”'

第174章 实力,即正义我话音落下,李子虎愣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老铁,接着!!”不用我开口,身后的周小舍已经将他早就准备好的折叠刀丢了过来。我顺手一接,然后将折叠刀往李子虎的手腕上射过去!

下一秒钟,李子虎发出一道痛苦的嚎叫声,他手上的匕首应声掉落在地,同时,他手腕赫然多了一道口子,那是被折叠刀剐中的,鲜血淋漓!趁得这个时候,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李子虎狂吼一声,面目狰狞的也扑了过来!我心里清楚,李子虎是乌瓦村的狠角色人物,他能在乌瓦村开赌堂,那就足以说明他还是有些身手的。

眨眼间,周小舍也过来了,他一把护住了阿悄。李子虎稍微一后退,我步步紧逼,不再给他任何将阿悄捉为人质的机会。李子虎见状,顿时不由得脸色大变,他赶紧招呼身旁的那些打手往我这边冲来,但那几个打手身手不怎么样,我轻松摆脱之后,再次迎上了李子虎。

李子虎在后退,他眼神有些慌了。“陈化凡,你身手不错,何不到我手底下做事,以后乌瓦村里保管没人敢动你。”李子虎道。我摇了摇头,心想就算你李子虎今天封我做乌瓦村的村长,小爷都没兴趣!“做事就算了,我有个东西,想和你借一下。”我不动声色道。

“什么东西?”“你的狗命!”……………………几分钟后,我和周小舍,带着阿悄从十三号赌堂走了出来。此时,赌堂门口已经围满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他们都探着脑袋想往里头看去,结果在见到我们出来之后,顿时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哈哈,我就说这几个新人不会死,你们都输了,快给钱。”“妈的,这几个新人命真硬,居然在李老虎的地盘上活着出来了,难道是李老虎良心发现了?”“应该不可能,我刚才好像听到李老虎的叫声了……”“千真万确,我也听到了……”

乱七八糟的嘈杂声中,我倒显得格外平静,只是周小舍这家伙,仰着脑袋,满是一副骄傲的神色。再看看阿悄,则垂着脑袋一言不发,小心翼翼的跟在我身后,眼神里带着一丝满足……这时,人群中有几个躁动分子忍不住往赌堂里跑了进去。

随即,这几个人一进去没多久,便满是不敢置信的跑了出来。紧接着,各种惊呼声响起!“老乌龟死了,脖子挨了一刀!”“还有李老虎也死了,身上被扎了五刀,都是致命伤!!”“是他们杀的……”惊呼声不绝于耳,在众人的震惊目光中,我回头扫了一眼,心头微微一动,我知道,从现在开始,乌瓦村里再也不会有人敢随便动我了。

在这里,没有正邪之分,实力,即正义!没有人会觉得死的人到底有没有错,也没有人会去谴责杀人者的动机,他们只会畏惧于强者。……………………从十三号赌堂回来酒馆后,我并没能看着老贾的身影。问了一下搔首弄姿的老板娘,说老贾在我回来前的十分钟就走了,不过并没有带任何行李。

周小舍听了直骂娘,道:“奶奶个熊,这家伙该不会是拿钱跑了吧?”我摇头,“应该不至于,他和我打赌是三天的时间,我们再等等。”这一等便是两天的时间,老贾一直没有露面。但在这些时间,乌瓦村里边又有了些变化。我听得直暗呼可惜,大爷的,当时也没想到这个李子虎这般有钱。

不过也难怪,能在乌瓦村开设赌堂,身家肯定不一般。周小舍也忍不住仰天怒吼,说我们错过了一个快速发家致富的好机会。。对于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道消息,我和周小舍面面相觑,别的不敢说,但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会将那千把万全部拿走,并且,一分不剩。。

乌瓦村里,死人的事情隔三差五就会出现,而李子虎和老乌龟死后,他们的尸体被人丢出了村子口,在那里,是乌瓦村的尸体聚集地,隔三差五就会有尸体被丢出来,然后成为一群野狗的盛宴……李子虎死了,赌堂和钱都被人分了,这一点我倒也看开了。

我当时被周小舍喊下来的时候,一看到酒馆里那满满的一大群女人,一下子就懵逼了!天知道,这些妓女怎么还成了我的人?最后还是阿悄给我解释,说这些女人大都是被自己家人卖给老乌龟的,有些人是永久,有些则最少也还有三四年的时间才能走,按照乌瓦村不成文的规矩,杀人者,可以继承被杀者的所有财产,包括人。

我第一想法就是遣散了这些妓1女,让她们各自谋生路去,但转念一想,乌瓦村外面,整个果敢地区都在战乱中,让她们出去,反是害了她们。但如果继续把她们留在乌瓦村,先不说我和老乌龟一样,过些天我一走,她们肯定也是命运多舛……

所以眼下如何处置这些身体还年轻光鲜,可内心早已麻木不仁的妓1女,倒成为了我的当务之急……'第175章 不知何人归我征求了苏锦的意见,想问问她有什么法子可以帮忙安置这些妓1女。苏锦眨巴了下眼睛,媚笑道:“咯咯,姐姐刚帮你数了,一共是五十九个,再加上你的悄丫头,刚好就六十个了,这样吧,你可以每天换一个,连续两个月刚好就可以宠幸一遍,你觉得这个安置办法怎么样?”

“扯犊子呢!”我没好气道,“说正经的,赶紧想办法!”苏锦脑袋瓜伶俐得很,我想他肯定是有办法的。果不其然,苏锦撅着嘴巴,道:“办法简单,乌瓦村不是有很多酒馆吗?酒馆大都是女老板,每个酒馆安置个三四个人,这不就行了。”

苏锦话音一落,我顿时恍然大悟!这倒也是个好办法,尤其是对于那些妓1女来说,可以不用做皮肉生意,她们也乐得解脱。“还是你有办法!”我夸道。苏锦眨巴着眼睛,眼中带着一丝难得的满足,似乎对我的夸奖很是受用。按照苏锦的办法,我首先和五六十个妓1女商量了下,她们一听,显得无比雀跃,甚至有一些感激得泪流满面,就连一旁的阿悄,也深受感动,一口一个先生,在那些妓1女面前显得无比自豪……

约莫着半天的时间,我将这些妓1女全部安排妥当,并告诉她们,我不需要她们一分钱,到时候外面不再打战了,她们随时都可以离开乌瓦村。在妓1女们的感恩戴德声中,整个乌瓦村也都震惊了。无数人都不敢置信,说我是个傻子,这么多的妓1女居然白不要,这可都是赚钱的工具,像李子虎身家都藏了千把万,手底下不也十分看重这些妓1女……

对于那些风言风语,我却不以为然,因为在我心里,这些妓女不是工具,她们是人!!……………………一连三四天的时间过去了,老贾那边还没现身。周小舍早已绝望,我也开始不抱希望,准备另寻领路人,毕竟,这乌瓦村的亡命之徒多的是,肯定也有几个胆子大的。

第五天的早上,就在我准备让周小舍去张贴几张聘请领路人的大纸条时,阿悄忽然走进来房间,告诉我道:“先生,那个你想找的人,他回来了……”我脑子一愣,旋即心头一动!我立即跟着阿悄赶了出去,只见在酒馆的一楼,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坐在角落里喝着小酒,看似格外的惬意,可在他那张老脸上,我见到了一丝风尘仆仆的味道。

这个老贾,怕应该是出了一趟远门。阿悄想去叫老贾,我制止住了她,自己走到老贾的面前,坐了下来。“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携款潜逃了。”我笑笑道。老贾不动声色,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饱经风霜,却依旧神色淡然道:“你杀死李老虎的事,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哦,既然你知道了,那你去了哪里?”我道。“出去了一趟,拿些东西,顺便看看路。”“看路?”我心头微微一喜。“不错,我老贾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既然你赢了赌约,我肯定奉陪到底。”得,就冲老贾这一句话,我对他的好感顿时飙升!

“是条汉子,阿悄,给我拿瓶酒过来。”我道。“好,我马上去。”阿悄欣喜的去拿酒,但凡我使唤她一下,她都会特别开心,好似认定了给我做事,天经地义一般……几分钟后,阿悄把酒拿来,我给老贾倒了一杯,道:“不知道你路看得怎么样了?”

老贾闻来了一下酒水,接着一饮而尽,砸巴了下嘴巴道:“路非好路,但既然要去,我想,这些肯定也阻挡不了你们。”“这个肯定,这一次我势必成行,所以还请老贾你多多照应。”“照应谈不上,我只是履行赌约而已,不过有一件事,你得帮我。”

“什么事?”“这个包裹放你这,哪一天你回来了,你再打开它。”老贾将一个麻布包裹递给了我,上面还有些沉甸甸的,感觉里头应该是装了些东西,不过老贾似乎并不想我现在就打开它。我不免诧异道:“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了那时候,你再给我包裹?”

老贾没有回答我的话,他目光落在酒上,连饮了好几杯后,才幽幽道:“其他事情你就别管,明天一早,方圆几座山岭的大雾都会散开,到时候就是我们出行的好时间。”老贾说完话,趴在桌子上鼾声大睡起来。我一怔,看看老贾衣服上的泥土,心里头多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看样子,老贾这几天应该是去探路了,这是条汉子,一言九鼎!老贾睡了就睡了,我得赶紧去和周小舍和掌智和尚还有苏锦他们商量下,明天一早就得出发,东西要收拾收拾才行。我将老贾的告诉了他们,早就等得发闷的周小舍连连应好,说自己早就呆闷了,要去放逐山上见识见识。

至于掌智和尚,也点头唱喏,说放逐山上有十万逃犯冤魂和尸首,要是能过去也好,他想超度一下那些可怜的人……苏锦一听,更是一口咬定要跟我一起去放逐山。苏锦道:“咯咯,姐姐肯定是要去的,要不然,你在放逐山牺牲了,把血罗盘丢在那里,那岂不是埋没宝物了。”

我翻了个白眼,道:“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咯咯,你想听好的,可以啊,姐姐答应你,到时候你要真牺牲了,你一定要撑住最后几秒钟时间,让姐姐给你留个遗腹子什么的……”我一脑黑线,得,还是别和苏锦说太认真的话,不然什么话题到她那里了,都得被扯到事关人类繁殖与交配上去。。

我打定主意,既然大家一起来了,那就一起,谁也别落下。不过,周小舍却一个劲的给我打眼神,我顺着他的意思回头看去,却是见到阿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站在了房门口,看样子,应该是听见了我的话。我并没有打算把啊悄带过去,虽然她足够听话和乖巧,但这一去凶多吉少,我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一回事。

我摸了摸鼻子,道:“阿悄,我刚才说的话你也听见了。”阿悄点了点头,眼眶红红的。“那你就在这好好等我?”“不,阿悄要跟先生一起去……”“那边太危险了,我自己都没有十足把握自保,带你去,只能更危险。”我道。

“阿悄不怕危险,阿悄这条命都是先生救的,就算死在半路上,也不后悔……”阿悄坚定道。我还是摇头拒绝了她。阿悄顿时泪流满面,掩脸跑开,空留下一阵啜泣声在走廊回荡。“老铁,要不就带她一起上路算了。”周小舍劝道。

我虎着脸道:“那你这一路上都能保护她吗?”周小舍顿时讪笑了几声,不敢再开口。的确,此行带多一个人,艰难程度也就多了一分……当天,我们将一切要准备的东西都点好了,尤其是口粮,这一去,估计单就在路上的时间都得很长,跨山过岭的,不准备多一些食物,那绝对是不行的。

除此之外,我还让周小舍多准备了一些陈年老糯米,黑狗血,还有黄符与黑驴蹄子,这些都是用驱邪镇妖的好东西,这一路上,难保不会出现点超乎寻常的存在。一切准备就绪,我返回了自己房间,这应该是我在乌瓦村的最后一晚上,如今要离开了,心头多少有点五味杂陈。

房间里空荡荡的,并没有阿悄的身影,换在平时,每次我一要睡觉,她都是连忙端来一盆热水给我洗脚,今晚突然没了这服务,还真有点不太习惯。我苦笑一声,心想阿悄应该还在生气吧,也罢,等她消完气,也就看开了吧。休息一夜后,第二天我早早起床,但还是没能看见阿悄的身影。

顾不上多想,老贾那边找了过来,说是该出发了。周小舍和掌智和尚也都起来了,苏锦更是早就打扮得无比明媚,大清早的冲我嫣然一笑,颇是让人心生荡漾。昨天我和周小舍将该要带的东西都买了,东西不少,不得已我们只能再买了几头驴子当坐骑,老贾那边也自带了一头骡子,他带的东西不多,倒是挂在骡子头上的那一身蓑衣格外显眼。

我们要离开乌瓦村的消息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当天早上,之前被我恢复为自由身的五六十个妓1女女早早在村子口站成了两排,纷纷面露不舍的将我送了出去。我一看这架势,不禁苦笑,五六十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都跟在后头像一条长龙似的,欢送着我离去的那场面,简直叫一个壮观。

不过遗憾的是,在人群中我并没能见着阿悄的身影。“这丫头,难道还在生我的气?”我心想道。我摇摇头,阿悄不来,我这边得走了。老贾凝视了一眼远处的山岭,道:“雾散了,我们上路吧……此行风兮云兮不知祸兮,再回时,不知道何人归……”'

第176章 终究心有不忍乌瓦村三面环山,唯一向外的通道,那里头还有兵痞子设岗,我们自然是不会走那条道。老贾直接领着我们往南边的山岭行去,那里头,郁郁葱葱的山岭一眼看不到尽头,道路崎岖人烟罕至,就连我们脚下的驴子,也不住的哈着气,这一去,俘获难料!

驴子的速度并不快,但是稳定,在从乌瓦村离开了约莫十来公里后,道路开始变得崎岖,不远处便是连绵不断的山岭丛林。但在这即将进入山岭丛林的时候,我看见前边多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我定睛看去,不由得双眼瞳孔缩了一下。

而周小舍已经先忍不住喊了起来,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阿悄。“老铁,是悄丫头。”周小舍道。我挑了下眉,自己也没有预料到阿悄居然会出现在,这里离乌瓦村足足有十几公里……我一想,很快恍然大悟,阿悄应该是昨天就瞒着我们连夜赶路,然后提前来到这里等我们,为的就是能和我们一起去放逐山。

我瞪了一眼周小舍,周小舍尴尬道:“小道昨天是添油加醋和她说了下我们要去的地方多凶险,也没想到这丫头脾气倔到这种程度,一声不吭就跑到这里来。”山岭丛林就在前面,阿悄那瘦小的身影站在前边,形影单只的看着我,虽然身上穿着不少衣服,但却依然有些瑟瑟发抖,不过她那双眼睛,却格外的有神,小心翼翼盯着我,生怕我再开口拒绝她。

老贾回头看了我一眼,表情麻木道:“这个女娃子你们要带在身边的话,只会减慢速度,甚至你们还得花心思照应她,利和弊你们可想清楚了?”周小舍哑然,苏锦也面色古怪的看着我,这带还是不带,他们都看我的。我苦笑了一声,心想这是哪辈子得来的桃花债啊。

见我没开口,老贾领着继续赶路,前面是丛林和山岭,大雾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正是进山的好机会。“吁,进山……”老贾用竹条抽了一下自己的骡子,面无表情的从阿悄身旁路过,看都不看一眼。接着是周小舍,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面带几分难色,垂着脑袋不敢看阿悄期待的眼神,骑着他的小毛驴也过去了。

“阿尼陀佛,阿悄施主,前路凶多吉少,你还是早些回去吧。”掌智和尚唱了个诺道。阿悄咬着牙,道:“我不回去,我一定要跟着你们。”“你这个傻丫头,跟着我们去送死吗?我们要去放逐山,那可是十万尸体的聚集处,各种粽子鬼魅都有,你不怕吗?”苏锦也道。

“怕,但我还是要跟着你们……”阿悄的倔脾气谁都知道的,当下,他们几个人都跟在老贾的身后进了林子,我吊在最后面,目光扫了阿悄一眼,一言不发。“先生,你就带我去吧……”阿悄在恳求我,眸子里带着一丝泪光。在阿悄满是期待的眼神下,我缓缓路过,将她甩在了身后,我隐隐约约能听见后面的阿悄在低声啜泣着……

我心头咯噔一下,心底深处被这哭声触动了一下。我微微叹了口气,随即调转方向。十几秒钟后,我返回到了阿悄身边,此时,她正瘫坐在地上,埋着脑袋,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我道:“起来吧。”我话音落下,阿悄连忙抬起头,一看着是我,顿时开心得无以言表。

“先生……”“把脸上的眼泪擦了,坐上来吧。”“嗯,阿悄一定会好好听先生的话,绝对不会给先生造成麻烦……”阿悄立即擦掉眼泪,露出她那张本就眉清目秀的小脸。阿悄坐在我前面,她身材娇小,倒也没有多重。只是驴子的后背就那么点位置,阿悄一坐上来,顿时身体与我挨得很近。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