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5章(1 / 1)

在梦中,天堂又是梦见了妈妈,只不过,这一次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给他做最喜欢吃的灵狍肉。而且这么多年时间过去了,印象中妈妈的面容已经变得模糊,所以天堂每次梦到妈妈的时候,就非常想要看清妈妈的长相。北极星是所有在北境讨生活的人们认为的幸运星,因为北极星会为他们指明方向,找到回家的路,会保佑他们平安喜乐。

“我说,不要逞能了,你这会已经快不行了吧!”又套了天堂他们三人一圈的韩瀚,跑到他的身边再次“嘲笑”道。“开。。开什。。什么玩笑,小。。。小爷怎。。。怎么可能会不。。不行。”很明显,天堂已经处于体力极限的边缘状态。前面靠着极大的毅力,他已经战胜几次体力极限,此时已经不能正常的开口说话了。

每一次经过秋葵所在的位置之时,天堂他们都会喝到准备好的温盐水。温水容易吸收,盐分补充排汗对体力的透支,让恢复体力的药物更容易发挥效力。天堂和任莹莹两女三人,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张着嘴大口喘着粗气。肺部仿佛像火烧一般灼热,每迈出一步,地面上都会留下一个清晰的水印,那是他们身上流淌的汗液。

哪怕是任莹莹和雪凝,就算有着天堂的帮助。但也都感觉到十分的惊奇,她们竟然又是坚持跑完五圈。况且是在他们除了喝水以外,中途并没有任何停顿的情况下。但是,当跑到第二十六圈的时候,雪凝和任莹莹二人的速度已经明显慢了下来,即使是天堂用力拉着也无济于事,他们眼前的景物已经开始变得模糊,双腿像灌铅了一般沉重。

这个时候,又因为韩瀚的嘲笑,因此两人先后停了下来,连同天堂都是停了下来。这一刻,三人竟然都说不出话,彼此对望,他们发现每一个人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按照天堂的耐力,本来是不应该如此疲惫不堪,但他一直在拉着雪凝和任莹莹在跑,几乎增多了一倍的消耗。

足足喘息了接近五分钟的时间,三人才渐渐的缓过来,韩瀚也快要结束了三十圈的惩罚。任莹莹忍不住说道:“我不行了,再跑下去,恐怕要累死了。”“不能再休息下去,那样可能我们就没有再继续跑下去的决心,要知道懒惰会使人沦落,走吧,还有四圈,我拉着你们一定能完成。”

雪凝有些吃惊的看着天堂,“天堂同学,你还行吗?”天堂挺起胸膛,“男人不能说不行。”拉起二女,三人的征程再次开始。经过短暂的休息,几人的体力倒是恢复了一些。只是这一次出发,三人跑动的速度变得更慢。虽然在前面拉着二女,一声不吭,但能够明显看出,天堂的步伐变得更加沉重许多,每一步留下的汗水也是三个人中最多的那个。

此时,雪凝和任莹莹二女已经和天堂互相扶持着才能继续朝前走,就这样三人又是坚持三圈,只剩下最后一圈,胜利已然在望。第二十九圈就要跑完的时候,突然,天堂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朝着前面扑倒下去,连同和他相互搀扶在一起的雪凝二女,眼看着就是要倒在地上。

已经完成惩罚的韩瀚,正好在天堂他们身边看热闹。此刻眼看着天堂他们就要摔倒,赶忙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他的肩膀。天堂平时含笑的双瞳中,此刻已经合一,有些迷离。但是透出的神色当中,却依旧很是坚定。那迷离的眼神,还有这样的身体表现,都是身体达到最大极限的信号。

而人鱼族本来就是一个充满俊男美女的种族,而这个人鱼少女的也是水灵灵的,叫水冰儿到也正好符合。“我叫天堂,你们也不要喊我主人,我已经将你们的奴隶契约解除。你们从现在开始再也不是奴隶,恢复自由了。以后再也没有人把你们当作奴隶,所以你们不需要再称呼任何人为主人。”

“如果你们想要回到族内,我会尽力帮助你们回到自己的国家和家园。如果你们暂时没有安全的去处,我也会暂时的收留你们,然后找机会让你们回归族群。”天堂这些话说完,两位刚刚才恢复自由身的奴隶,都是彻底的愣住,他们还依旧没有从奴隶解除契约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孟薪也被天堂的行为给搞糊涂了,他可是非常清楚,这小子一直都是无利不起早。这白白花钱的事儿,在孟薪的印象当中,这滑溜的小子肯定是不会干。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做了个亏本买卖,还欠下自己一笔巨款,简直是不可思议。

现在孟薪都想将天堂的脑袋瓜给剖开,看看是不是被换了另外一个灵魂。“不叫你主人叫什么,你是个好人,只要是能管俺吃饱饭,俺以后就跟定你了。”这一说话,才知道金刚还是个大嗓门,说话的声音让天堂的耳膜一阵颤栗。

“我的家乡在遥远的大西海,位于大陆的最西边,现在只能跟着主人,希望主人能善待我们。”水冰儿虽然有些害怕,但听到是关于自己去留的大事,还是撑起鱼尾低声回答道。“好,那你们先暂时跟着我吧,但是现在你们也不方便继续留在威庭斯,不过以后你们不能叫我主人了。”

“时力团长,我出一千金币的佣金,不知道能否请的动你们佣兵团,帮忙护送他们到红月公国呢?”天堂转身对着刚才那佣兵头领说道,在刚才完成交易的时候,他知道了那汉子的名字叫做时力。“一千金币,对于运送一位人鱼女奴来说不算多,但是看在咱们刚刚完成一桩友好交易的份上,这活我接了。”

时力他们做佣兵的,运送东西一般都会按照物品价值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二十不等的比例收取佣金。一千的金币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算是比较低了,但威庭斯距离红月公国距离不远,也算是在正常的价格范围内。而且他正好要借道玄水帝国返回黄土帝国,这趟护送的买卖正好顺路。如果不接这活也要从那边经过,那样什么都得不到。现在接下这个任务,还是比较划算的,但是他嘴上可不会主动承认。

“老师,徒弟我又没钱了,你不会看着这俩可怜人无动于衷吧?”炼体的材料都让天堂倾家荡产了,五万金币的外债也还没有偿还。现在说是身无分文都是抬举他了,这一千金币的佣金费用天堂万万是再也无法拿出来。于是天堂又开始和孟薪打感情牌了,主要是他不想再继续借钱了,以他的财迷性格能省就省,当然花别人钱的时候,他不会省。

“没钱了是吧?刚才很英雄,很光棍的勇气去哪里了?你小子买下的东西,现在想让老夫出钱,这是哪里来的道理。”孟薪也是个老**,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才不会轻易的就这么上天堂的当。老头算你狠,小爷我自认不如。“好吧,算我借您的,这总可以了吧。”

“什么叫算是借我的,那行,我不借了。你爱找谁借,找谁借。再说,你之前欠我的还没有还呢,这又开始借钱了?”孟薪的脸色板了起来,已经开始吹胡子瞪眼,耍起脾气来,这个老狐狸的演技可真是精彩。得得得,咱不跟他一般见识,办正经事儿要紧。该松口时就松口,男人该软的时候就要软,要不然就没得**,呸,没朋友了。

反正说点好听的话又不要钱,只要能让天堂借到钱,那还有啥可说的。“老师,瞧您说的,这钱肯定是学生借的,等会咱们就签字画押,包括前面借的,到时候会一个铜板都不少还给您的,放心吧!”“金刚,冰儿你们还不赶紧谢谢老师,你们以后叫他孟老就行。哦,对了,他还是一位七阶的灵药师,身份可是尊贵的很。而且为人也是特别的善良,以后如果有什么头疼发热的症状,直接找他拿药,用不着客气。”

天堂这话一语双关,既讨好了孟薪,又说出了他的尊贵身份。间接,直接,赤果果的对时力他们那些佣兵进行威胁。一位七阶的高级灵药师,可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货色。也让时力他们这群佣兵有所忌惮,不敢打什么歪心思。在金刚和水冰儿的感谢声中,天堂也顺利的拿到了一千金币的借款。

不过天堂没有将一千金币直接给到时力,天堂觉得有必要,再对这些黑心肠的佣兵进行一番敲打。让他们千万不要把歪主意打到小爷的头上来了,时力,势利,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名字。“时力团长,我的佣金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你必须将他们俩送到红月公国的首府红枫城。将他们亲自交给任昊宇,就说是他儿子买来孝敬伺候他老人家的。”

这个时候,天堂又把任昊宇的名头给搬了出来,反正现在他在公爵府内,也已经坐实了私生子的身份。而且在远洋学院,他更是挂着一个任天堂的名字,此时不用,难道留着他过年,白白作废吗。你说这叫欺骗,天堂会直接怼你一句,土鳖,这叫合理的利用资源好伐。

天堂的面容虽然稚嫩,但是那笑嘻嘻的表情仿佛像是藏着刀一样。让时力这个多年刀头舔血的无情佣兵,都是心头一震,甚至生出一丝胆怯,也让他把心底里面那些邪念小九九给彻底的抛出去。常年在大陆上摸爬滚打,烈火狂豹的名头,他还是听说过的。那老小子虽然是一方强者,但却也是一个非常护短的主。想要把主意打到他崽的身上,以他那护犊子的性格,根本不敢想。

“一定,一定,我们保证一定安全的把两位送到红枫城,大人您请放心。”时力的态度变得和先前截然不同,如果说刚才明月裳对天堂的喜爱,让得他认为天堂只是一个运气超好的幸运儿罢了。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如果不是个傻子,就不会再那样认为了。

首先,有着孟薪那种七阶灵药师当老师的人,身份已然不凡。孟薪这种级别的灵药师,别说是他这样的小佣兵,就算是七阶高级的灵宗,甚至一些八阶的强者都是不想招惹。更何况那“烈火狂豹”任昊宇,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存在,当初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光荣事迹可还在大陆上流传着。

而面前的这位小爷,竟然是任昊宇的儿子,这就更不能有丝毫的得罪了。对此,时力丝毫不会怀疑。首先,金刚和水冰儿都是被送到公爵府的,这做不得假。其次,在大陆上除了天堂这个奇葩之外,恐怕还真的没有第二号人物,敢这么大摇大摆的拿着别人名头,到处招摇撞骗的存在。

这可不,要不然天堂也不会成为“恨天圣者”的把兄弟。接着,天堂就是带着金刚和水冰儿两个新收的小弟,姑且先算是小弟吧,一起吃了个饭,然后才让时力带着他们上路,呸,启程。明珠酒店内,天堂和孟薪二人坐在宽敞的沙发上闭目修炼。

“小子,今天感觉怎么样?”天堂当然知道孟薪问的是什么。“只能说,有钱的人是真多,不,是有钱真好。”“嘿嘿,这样的小型拍卖会就震惊到你了,什么时候让你见识到那种联合的大型拍卖会,岂不是更会让你惊掉大牙。那样的拍卖会可是云集了大陆上最强大的一批人和势力,以及最高等级的那一批灵药师。那种规模的盛会,就算是老夫这辈子,也都只是有缘见识过那么一次而已。”

“小子,老夫和你说,现在有个很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跟着我搞一票大的?今天拍卖会的中年胖子见到了,叫魏硕,他可是赤火帝国魏家的人。个人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却掌管着魏家商行,很大一部分的支配权。

所以他拥有的能量大的很,只不过他的脑子不是特别的好使,这些年也败坏了不少魏家的产业。”“啥?老家伙,你不会是想要打那个七阶灵晶的主意吧?”“没错,今天老师就教你一个道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人胆子的大小,才是决定未来高度的指标。”

“你都快到入土的年纪,有这么看不开么?今天拍卖会上的那些人,哪一个都不是好相与的主,想要打灵晶的主意,真的是和找死没什么区别。如果您还想要多活几年,我劝您还是赶紧洗洗睡吧。”天堂对今天的那些拍卖品,不是不眼红心热,只是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这些年走南闯北的经验告诉他,不该自己碰的东西就绝对不要碰,那样才能让自己保住一条小命。

魏硕的脑子好不好使,天堂或许不知道,但是现在他可以确定,孟薪的脑子已经有点不好使了,竟然嫌命长,想找死。你老小子已经是一大把年纪了,可以不在乎小命,可小爷我还是个花骨朵啊,还没有绽放。生命宝贵的很,可不能陪着你疯把小命给丢了。

“你小子倒是看的很开呀,谨慎虽然非常的重要,但是如果太过于谨小慎微,那样就会限制住你的眼界。灵师所走的哪一步不是在杀戮中成长,危险与机遇是并存的,让你胆大,并不是单纯的让你无脑的去送死。在刀口上添血,在虎口中夺食,在热碳上跳舞,在热火中取栗才会让人生变得更有乐趣,不是吗?”

孟薪轻抚自己花白的胡子,仿佛想到了什么,但是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好,这趟小爷干了。”不是天堂被孟薪的几句话给忽悠住了,而是天堂想明白,自己这个便宜老师可不是什么无脑的大傻子。既然他提出来要去凑热闹,那铁定是有着什么保命的手段。所以他跟着老头干这一票,也定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没有看出来,老头你长的不咋样,竟然还会认识那么漂亮诱人的小姐姐呐。”天堂还是按捺不住在拍卖会时心里生出的疑惑,主要是八卦之火熊熊的燃烧了起来,根本就是控制不住。“嗯?啥小姐姐?你个小鬼头,才这么点大就开始想女人了。”

“老头你也别装,都是男人,大家都懂,你肯定和今天拍卖会上的那个漂亮姐姐有一腿,不,可能有好几腿。”孟薪想要转移话题,随便的想要糊弄过去。但是天堂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呢,一口咬定他们之间有好几腿。“哎,谁让老夫我年轻时候风流倜傥又潇洒呢,那些个小姑娘都像是飞蛾扑火一样,奋不顾身的朝我扑过来,赶都赶不走,让我觉得特别困扰。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就是我人生的真实写照,我太难了。

还有你小子不要见了漂亮的女人就走不动路,那些漂亮的皮囊,有时候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再说,那位你口中所说的漂亮小姐姐,她真实的年龄当你奶奶都还嫌年轻。”虽然天堂心中早就料到,拍卖会上的那个美女姐姐的真实年纪定然不小。可是现在从孟薪那得意的嘴脸中说出来,还是觉得像是吃到一个苍蝇一般难受。

那么美丽动人的漂亮姐姐,真实的年纪比自己奶奶还要大,这一时半会又怎么能让天堂接受得了。哼了一声,天堂就又是自顾的闭目养神起来,和这老头说话简直是在浪费生命。夜色渐浓,海边的一般雾气都比较大,两者交相辉映就会让人看不清视线。

威庭斯城南数十里之外的一处漆黑的树林当中,一大一小两道黑影,忽然闪电般的掠上一处茂密的树丛中。他们的目光透过光秃的树枝之间的缝隙,望向距离他们藏身处仅有不到百米距离外的一处大树下面。那里已经有十几道人影正在做暂时的休整,而这群人正是那位拍到七阶灵晶和狐族小美人的中年胖子,魏硕,带领的魏家所属队伍。

丛林中,天堂抬头望了一眼天色,眉头微皱,这鬼天气让人看不清具体的情况。但是他的呼吸依旧平稳得没有丝毫波动,定力不错。虽然他此时也才拥有一阶灵师的实力,但是在服用孟薪炼制的敛息丹之后,即使是六阶高级的灵帝,在近距离的位置也是无法轻易的觉察出来他的气息。

目标就在前面不远的位置,可是孟薪却并没有急于出手。先不提守护在魏硕身旁的那两位老者,他们身上的强横气息明显都在中级灵帝级别以上。而且其他那些维护的实力也是不弱,即使是孟薪有着灵兽伙伴的帮助,也难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之完全收拾。

况且,想要打魏硕这条大鱼主意的人,可不算少。------------第三十四章 暗藏杀机虽然无法准确的感知到具体都有哪些势力的人,但是在暗中隐约能够觉察出来,至少有三股气息不俗的势力,跟在魏硕他们的屁股后面。只不过此时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时机未到,也都是没有轻易的出手。

因此,如果孟薪想要出手,就必须寻找到合适的下手时机,不然的话,一旦他们的暴露身形,恐怕就会被围攻,会陷入大麻烦当中。到时,纵然火眼幻灵鹫的飞行速度不俗,可想要在那么多势力的共同夹击之下,成功逃跑并不容易。更不用提孟薪他现在还带着天堂这么个拖油瓶,更是麻烦。一个弄不好就会折损在这里。

所以孟薪定然不会轻易的冒这个险,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只有等待,宁可放弃行动,也不能轻举妄动。虽然无法看清前面的虚实,但天堂的视线依旧紧紧的观察着不远处的众人。而对方在休息了将近十来分钟后,也终于是再度动身启程。

不过,就在天堂以为他们会按照先前的路线继续前进时,一行人却是忽然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直接朝着威庭斯城的北面方向奔掠而去。瞧得魏硕等人的大变向,孟薪当即就是愣住,旋即脸色微变,心中悱恻道:难道对方发现暗中跟踪的他和天堂了?

孟薪稍作思量明白过了,自己这边应该不可能,其他的那几股势力,人多嘴杂,被发现的可能性倒是非常大。强行压住心中的疑惑,孟薪带着天堂也是准备借着夜色继续跟踪下去。“这些家伙到底想干嘛?”心中闪过一道惑,孟薪脚尖轻点树干,身体犹如黑夜中的蝙蝠一般,抓住天堂轻就飘飘的落在一颗大树的后面,继续小心的隐藏好身形,并没有急于跟上魏硕的队伍。

下一刻,前后几批人马间隔着大约百米的距离,对着威庭斯城的北面方向纷纷急掠而去,显然他们也是打着同样的主意。按住想要伸头乱看的天堂,孟薪沉声,忽然在天堂脑海中响起:“小子,别乱动,前面山凹处隐藏了不少强横的气息,其中有一道气息甚至比老夫都不弱多少。

而且那股气息阴寒如寒冰,应该是一位水系的灵帝巅峰强者,就算距离七阶也不远,和今天拍卖场出现的那位黑袍人气息很是相似。大概率应该就是他,果然打着相同主意的人不少,这下可就有热闹看了。”“先等等吧,现在只能静观其变。”孟薪又是对着天堂传声道。

孟薪抓住天堂,身形一闪就是悄悄的来到一处,视野不错的高地丛林中,两人的身体缩在这簇丛林里。借助着地势,天堂他们刚好能够将下方森林凹地内的情形收进视野内,目光隐晦的扫过安静得没有丝毫声音的森林。若非孟薪是精于精神控制的灵药师,恐怕换做他人早就是跟着那几拨人,冲进了小森林里,根本就发现不了,那些隐藏在暗处埋伏的人。

这簇小森林的东面是一道蜿蜒而又绵长的山涧小道,而目光沿着小道朝着北面环视,就能够隐隐看见威庭斯城,那模糊又壮阔的轮廓。从这里的地形上来看,小森林是威庭斯城往北面走的一条必经之路,也难怪隐藏在暗处的那些人会选择在此地进行埋伏。

在魏硕带着魏家所属的一行人进入小森林之后,这片有些偏僻的地段,便是陷入了极端的安静之中。甚至是连空中的那些飞鸟,都是因为感应到林中蔓延而出的许些杀意,而簌簌发抖的将身体缩在窝中,不敢发出半点声响而因此丧命。

诡异的寂静气氛缭绕在这片寂静区域的空气当中,许久都没有散绝。所造成的阴冷气息,甚至让得空气都变得有些凝滞,也让得人不寒而栗。可能天堂有些承受不住这空气中的阴冷气息,他的小身板猛地轻微的颤抖了一下。这也让孟薪微微眯起来的眼眸骤然睁开,抬头将目光看向那条蜿蜒的小道。那里,此时,隐隐有着微弱的蹄声响起。

“要来了么?”心中低低的轻声呢喃,天堂眼神中也是逐渐变得锐利了许多。远处的道路上,一群骑着高头大马的人影,正以追星赶月一般的速度,朝着小道的另外一边方向飞驰而去,沿途带起了漫天飞舞的沙尘。“嘎吱!”随着越加响亮的马蹄声,那宁静的小森林中,忽然响起许些轻微弓弦拉动的肃杀之声。

视线的尽头,御马奔驰而来的人影逐渐浮现。近了之后就瞧得那领头的竟然是一袭绿色裙袍的女人。看清具体她的面容,孟薪隐藏在黑暗中的老脸也是一变,她怎么也跟着过来了?十几道人影的速度飞快,瞬间便是划过小路。片刻之后,安静到诡异的小森林便是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飞速的奔驰当中,绿裙美女抬头望了一眼远处的森林,黛眉微皱。她感到了一丝危险,能够成为天堂奶奶的人物,其实力与经验自然也远非常人可比。逢林慎入的道理,她当然知道,此时自然是不会让下面的人贸贸然就进入到,前面那片诡异的树林当中。

稍微有点眼力劲的人,就是能够认出这条小蛇的名字,六阶灵兽,青竹灵蛇,一种毒性超强的灵兽,兼具不俗的速度,一般人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存在。绿色小蛇悄无声息的潜入森林,碧绿的蛇头刚欲抬起,一道破风声便是骤然响起,旋即一支利箭狠狠的插在了蛇头之处。但是,被射中的小蛇并没有受到伤害,而是以闪电般的速度,再次回到绿衣女人的身边。

在绿色小蛇被攻击的刹那,绿衣女子妩媚的脸颊猛然一变,厉声喝道:“大家小心!里面有埋伏!”这个时候,后面那几波暗自跟随着魏硕的势力,也是心生侥幸。原来魏家之人竟然伙同隐藏在暗处的那批人,也同样有坑杀他们的主意。真是好狠的心呐,竟然想要将它们一网打尽,好狠毒的算计。

“桀桀,没有想到刺槐佣兵团的蛇娘子,花魅,竟然也过来想要躺我魏家的这趟浑水啊。”“想要打我魏家东西的人,就要做好被斩杀的准备。骚娘们你也来得正好,少爷我早就想尝尝你的味道了。今天来这里的人全部都要死。不过,女的可以留下,男的一个不留。”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