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85938章(1 / 6)

美果然是值钱的!------------第六章:张瑜的危机张瑜扎着长长的马尾,额前也留了时下最流行的厚重齐刘海儿,眼尾微微上挑,自带眼线,是个十分标准的台风小美人儿。她今年刚刚转来西桥街中学,就凭借明星一样健康的好皮肤和优异的数理化成绩,力压已经开始长青春痘的前校花邢芳茹,成了新的校花。

于是很快她的培训班就报满了,张瑜和葛倩倩就是最先进去的,贺子涵随后跟上,上辈子路悠悠也去过,不过她只上了一节课,就因为没忍住跟赵老师对骂,被开除出来了。这规律,路悠悠太熟啦!所以这会儿赵老师说什么,她一点儿都不关心,她好奇的偏头看向顾柏旸,发现她的功德值其实并没有睡觉,而是枕着胳膊在看她!

路悠悠顿时乐了,眯起大眼睛,朝他嘿嘿傻笑。顾柏旸却像只偷吃突然被抓包的小公鸡,陡然坐直掉了下头,砰的啪桌上,继续装睡。路悠悠:……砸那么重,脑袋不疼吗?她摇摇头,功德值真的越来越难以捉摸!一节化学课,赵老师骂了多半节,等下课铃一响,就扔下压根儿没用的粉笔,愤愤然离开了。

全班同学都松了口气。张瑜周围几个学生愤怒的朝后排看过来。葛倩倩第一个冲到他们面前:“路悠悠,顾柏旸,你们能不能少惹事?你们不学习就算了,别耽误我们大家!”路悠悠还在刷第二张数学卷的最后一题,有点儿难,所以她心情挺不好的。

听到这话,抬了抬眼皮,看向葛倩倩。葛倩倩被她明显厌恶的眼神吓了一跳,突然想起她连陈娇娇和杜高都打,吓得连连后退:“你,你瞪我干嘛?你气走老师,还有理了?路悠悠,我告诉你,打架,是要记过的!”想了想,她又回头求助张瑜:“我说的对吧,班长!”

******2000年,作者生活的城市,年家庭可支配收入尚不足5000元,2001年,终于突破5000元大关!------------第十四章:年轻真好同学打架,班长的确有记过的权利。张瑜平时是很喜欢用这个权力的,可今天出乎预料,她只抬眼看了眼路悠悠和顾柏旸的方向,就转头继续看书,不理人了。

葛倩倩顿觉没意思,哼哼两声,跑去找别人。顾柏旸回到座位上,路悠悠立刻从课桌里掏出一只圆滚滚金灿灿的某列罗坚果巧克力,讨好的捧给他。“我外公从上海带给我的,只有一小盒,我每天只能吃一颗,这颗给你啦!”顾柏旸看着她肉嘟嘟白胖胖小手心里一颗金色滚圆的巧克力,耳尖突然灼烧的厉害,他赶紧扭过头。

“谁,谁要你的巧克力,你别讨好我,我,我帮你是因为,你帮我了!”路悠悠一愣,小公鸡这是答应帮忙啦?她立刻笑了,扯过他的手,把巧克力塞进他手心里,小小声说:“我知道呀,可是,还是谢谢你啦!”顾柏旸:……笑好傻!

但,好可爱啊!最后一节课是英语课。英语季老师进来就朝路悠悠看了一眼。他来上课前,几个同办公室的老师都跑来问他:“听说,你们班路悠悠要考金牌一班?”然后不等季老师反应过来,就哈哈大笑着走开了。季老师被这情形搞得无措又气愤。

“昂,可是,真的很好撸啊!”路悠悠笑眯眯,可是话刚说完,小富就啪一声,化成空气消失了!“路悠悠,我生气了,我不准备告诉你,你想补化学,可以去北门大街了!”小富气吼吼的声音回响在她耳边。路悠悠一愣,赶紧叫两声‘小富’。

可是很显然,狗子闹脾气,并不想理她。不过,北门大街距离西桥街中学和她家都还有点儿距离,上学的这几天,怕是去不成了,只能等周末,到时候,再找小富也不迟。她正想着,额头突然被推了一把。推她的人,手指冰凉湿润,还带着点儿淡淡的青草香气,一闻,就知道是顾柏旸的手。

“发什么呆?”“昂,想刘老师说的话。”顾柏旸眉头一蹙:“刘老师说什么了?”“就是,我家里的事情呗。”路悠悠耸耸肩,和他并肩下楼,又想起来,刘老师找她的时候,她让顾柏旸帮忙给陈娇娇传话来着,偏头就想问。结果,一扭脑袋,差点儿被顾柏旸冷沉沉的目光吓到以为时光穿越!

“怎,怎么啦你?”少年的顾柏旸,不该有这样的冰冷又带着点儿绝望、嘲讽的目光。那是已经被磋磨的无力翻身的成年顾柏旸,在遇到她,听到她说:“这世道,好像是坏了点儿,但人嘛,扛一扛,就过去了,等过去了,就不觉得坏。”以后,露出的。

------------第九十五章:小公鸡气坏了“没怎么!”顾柏旸脑袋一扭,紫毛顺势把那双黑沉沉的眼睛遮住了,但周身的气息,还是冷飕飕的。路悠悠眨眨眼,小公鸡,这是生大气了?“昂,那个……”她挠头,废了好大劲儿,才无力的扯扯他袖子:“你不要生气了嘛!我以后,不让你等那么久,也,也不让你传话,行不行?”

“路悠悠!”顾柏旸走到一楼楼梯口,突然停下转身,路悠悠被吓了一跳,赶紧退后。结果,后背撞墙上了。“你能不能不要总这样?”“我哪样了?”她眨眼,委屈巴巴的。明明啥都没敢干,咋小公鸡说生气就生气哦!中二少年的心思,果然很难理解啊!

“你。”顾柏旸被气死了!摘下书包,发泄似的,狠狠扔地上。路悠悠就听砰一声,眼睁睁看着,那挂着国际大牌标志的包包被摔了个四分五裂,感叹大牌品质果然都是一次性的同时,最心疼的,还是那一兜子书!毕竟,里面还有她没做过的《天利38套》嘞!

“陈娇娇跟我说,你要给她交学费?”他深吸一口气,像是极力平复下来情绪了,冷冷的问。“昂。”他嫉妒啦?他家那么有钱,总不至于也让她给交学费吧?“你爸妈,到底离婚多久,有多久不给你抚养费了?”顾柏旸叉着腰,耐着性子似的,追问。

“昂……不知道诶,估计,一年?两年?估计,最多五年吧?我那个被杜高摔坏的铅笔盒,就是五年前我爸给我买了寄回来的,我猜,那会儿他还没现在这儿子吧?”路悠悠挠着下颌,说完了,眨眨眼,不解的看顾柏旸。“怎么了嘛?”

“你,你还问我怎么了?”顾柏旸一副气血攻心要吐血的样子,抬起手,又给了她额头一巴掌!路悠悠脑袋朝后,差点儿后脑勺撞墙,幸好顾柏旸眼疾手快,一巴掌替她挡住了。然后就一副:面对的是个笨蛋,所以好无奈,的表情。

“我问你,你都穷成这样了,为什么还拿钱给陈娇娇交学费?”他气呼呼问。为了功德值啊!路悠悠心里想着,嘴上不敢说的,就傻笑:“也没那么穷呢,我有压岁钱,而且,我哥也给我零花钱,我都攒着……唔!”话没说完,被顾柏旸堵住了。

不是她后来写的言情小说里,被封嘴亲吻的那种,就是赤裸裸,超暴力的,用手掌心狠狠捂住。顾柏旸捂着额头叹气,像在说:闭嘴吧,笨蛋!路悠悠眨眼,求放过。------------第九十六章:暖心大BOY路悠悠张大了嘴。这可能,是她上辈子到这辈子,认识顾柏旸以来,他说话最多,情绪最失控的一次。

可很神奇,他的每句话,她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心里明明白白。心里五味杂陈的,有很多事情,其实是可以解释的。比如,她给陈娇娇交学费,对现在的她来说,其实没那么难。比如,她帮她联络公司,也是因为她知道,并没有什么危险,而陈娇娇只是因为自卑,才不敢说出意愿,她帮一次,她以后就会明白。

而且,她值得。至于张瑜,她也已经报复过她了。打她,在成年的路悠悠看来,实在没什么必要。那不属于正当防卫,而是校园暴力,她要承担后果的,何况系统也不许呀!至于小公鸡本人呀……路悠悠笑了,解释什么呢?她张开双臂,突然扑上去,给了顾柏旸一个大大,大大的拥抱!

顾柏旸有点儿害怕,他下意识的弯曲手臂,拍了拍怀里人儿的脊背。唔,路悠悠真的瘦了。一巴掌拍下去,旧校服空空荡荡,拍到的脊背,都能触摸到肩胛骨,很瘦弱,很需要保护的样子。于是他不自觉的,又紧了紧手臂,拍的也更轻了点儿。

“你,不要哭啊!”他低声,紧张的说。“没哭呢!”路悠悠笑,撑开他,笑眯眯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顾柏旸,你等着,等我赚大钱,我一定一定,送你一份大大,大大的礼物!”大到,老、娘、必、定、捧、红、你!顾柏旸就笑了,漂亮的指节刮她的小鼻头:“傻啊你!”

“那听不听话啊?”“听啊,听英雄大哥,顾柏旸,的话!”路悠悠跳起来,捡起他书包,递给他。“那还敢有事不跟哥说嘛?”少年笑着追问。“不敢,绝对不敢!”“那还敢自作主张,给陈娇娇交学费什么的吗?”“不敢,绝对不敢!”

少男少女的声音,在夕阳西下的校园里回荡,然后渐渐远去,远到未来的某天,那个已经老去的老太太路悠悠听到,都会满足的笑上一阵。路悠悠父母离婚,且各自再婚的事情,大概是带着浓浓的八卦味道,即便刘老师极力阻止,还是莫名的,随着路悠悠在高一整个年级再次出名,又在全校传开了。

她在学校里走过,总能瞬间变成目光吸尘器,瞬间吸引无数八卦目光。顾柏旸和陈娇娇,乃至于杜高,都为这事儿,气死了。杜高甚至不惜动用武力,在某天下课,带着自己的小兄弟们,把张瑜和葛倩倩堵在教室后面的角落里,准备好好‘审问’她。

------------第九十七章:没脑子和不高兴杜高是故意等路悠悠和顾柏旸都走以后,才做这事儿的。陈娇娇早告诫过他,让他别轻易对张瑜她们动手。“路老大有的是办法收拾她们,想想你自己怎么被收拾的吧!”她是这么说的。

于是到了杜高脑子里,这句话就瞬间变成了:“路老大会拿起法律的武器,对付张瑜的!”杜高挺认真,为这事儿,还拿着课本,装模作样的去问了政治老师,咨询张瑜和葛倩倩给路悠悠造谣,算不算违法。结果,政治老师古老师感动的热泪盈眶的讲了半个多小时,杜高就听懂一句:没证据、未成年、没造成重大损失,就不算违法!

杜高觉得,这回路老大是没辙了,她肯定也不屑于揍张瑜和葛倩倩吧?小人,不值得老大动手!于是,经过他几天的精心策划,终于等到了某天路悠悠和顾柏旸先离校,而张瑜和葛倩倩作为当天的值日生,留下来打扫卫生的一天。

这天下课,他还装模作样的,跟着陈娇娇和路悠悠他们一起走到半路,才突然说:“我忘拿作业了!”然后一头冲回学校,实施了他的‘围追堵截’、‘教训贱人’计划。张瑜和葛倩倩分别被堵在两个角落里。一边,葛倩倩抱紧手里的扫帚,看着眼前人高马大、染着头发、穿着花衬衣,吊着根破笔的三个男生,脑子里想着古惑仔电影里各种械斗血腥的画面,吓得浑身发抖,脸色惨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一边,张瑜强作冷静,借着身高优势,用看垃圾的眼神,睥睨着眼前一高俩矮,三个不好好穿衣服的男生,威严的问出了一句:“你们想干什么?不怕扣学分吗?”“扣学分?”杜高嘎嘎笑,吊着眼睛反问:“那是什么玩意儿?老子们,在意过吗?”

他双手摊开,其他几个男生跟着嘎嘎怪笑,声音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回荡着,听起来都有点儿瘆人!葛倩倩吓得,已经呜咽一声,哭出来了。张瑜也被吓的不轻,却还是可以继续威胁:“不怕扣学分,你们也不怕被处分吗?被处分,可是不能考大学的!”

“哦?是吗?”杜高突然一巴掌拍在张瑜耳边的墙上,张瑜吓得跳起来,整个人都往墙角里缩了缩。“可是,我们本来就考不上大学啊哈哈哈!”杜高又带着一群男生笑,那边,葛倩倩已经‘哇’一声哭出来,同时两腿发软,顺着墙角就滑坐在地上,边哭,边乱七八糟的说着:“又不是我说的,我都不知道她家的事情,我怎么说,为什么要堵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那边的男生就朝杜高歪了歪头。杜高朝着张瑜,呲牙咧嘴:“听见没,葛倩倩说,不是她说的,那我们路老大家的事儿,就是你在传谣喽?张瑜,你说你嘴怎么这么欠呢?既然你这么欠,不如我们帮你好好管管你的嘴?”说着,扬手就朝张瑜脸上招呼。

------------第九十八章:赵老师提刀赶来“杜高!”一声怒叫,伴随着门被突然撞开的巨响,在教室里响起。杜高愣了下,刚反应过来回头朝门口看,就见个小胖子冲过来,他看清楚这是路悠悠的时候,他已经被抓着手腕一掰,然后就疼的‘嗷’一声,又当场给路悠悠跪了!

“老老老老大,你,你放开我啊啊啊!”杜高疼的都要哭了,嚣张气焰顿时全无,弱鸡似的半跪在地上哀求的望着路悠悠。她皱眉气鼓鼓瞪了他一眼,才松开手。杜高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幸好他的小兄弟都冲过来扶着他,他才勉强站稳,揉着被扭到都有点儿红肿的胳膊,无辜又可怜的看着路悠悠。

“老大,你这又是哪招啊,怎么比扭大拇指还疼?”“擒拿手。”路悠悠皱着眉,没好气的回答他:“我哥教我的,忘了告诉你哦,我哥,是警察学院的!”“靠!”难怪呢!杜高简直想哭。想想当初,他到底为什么会觉得路悠悠是个软柿子可以欺负啊?他是脑子坏掉了吧!

而此时的路悠悠,简直能从他表情上,看出他想什么,抬手就给他额头一巴掌:“你可不是脑子坏掉了!怎么可以在学校对同学动手?你知不知道,这叫校园暴力?”“那,那你意思是,出了学校,就不算?”法盲杜高一脸求知欲。

路悠悠:……好想知道,这杜高以后会变成个什么样?总不会是‘窃·瓦、尔特’那款吧?“呵,不会的,正常发展的话,他以后的职业,会让你惊掉下巴!”小富突然冒出来,腾在半空里,两只胖鼓鼓的前腿居然能环胸,偏着脑袋看她。

路悠悠一愣。它突然出现干嘛?不生气啦?“咳咳,我作为系统NPC,出现当然是为了提示你,张瑜有阴谋,赵老师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预计还有两分钟到达现场,赶紧处理好这件事吧!因为从现在开始,杜高是你的功德值了哦!”

说完,小富又啪的一下,化作空气消失。消失前,还幸灾乐祸的喊了一句:“忘了告诉你,你的NPC我,已经拥有暂停时间的能力啦,所以以后我出现,会让时间暂停的!see you!”路悠悠:……果然还在生气啊!她无奈的看向杜高,闭上眼睛,强行让自己冷静几秒,然后指着教室里面,下命令:“你们几个,都给我回座位去,今天晚上,不做完数学作业,谁也不许走!”

“数学作业?是什么来着?”“我靠,我们居然还有数学作业?”几个学渣面面相觑,都看向路悠悠,但刚接触到她的目光,就打个激灵,赶紧扔下手里的‘作案工具’,冲回座位,铺开数学课本先!------------第九十九章:葛倩倩想翻身

张瑜觉得,自己不该怕的。她应该比路悠悠更懂法!可她立刻就发现,她不仅怕了,而且真实的因为她说的那些罪名怕了!所以下意识的,她只是倒吸了一口气,就抓住葛倩倩,把她带回座位上。葛倩倩还在抽抽噎噎,她听到路悠悠的话了,就小心翼翼,期待的看向门口,想着赵老师来了,就赶紧过去告状。

可偏偏此时,路悠悠鬼魂似的出现在她身后,胖乎乎凉冰冰的手指,轻轻压住了她的脖子。葛倩倩就觉得一阵窒息,脊背上都爬上一层凉意!路悠悠俯身,抽出她的生物课本,翻到人体构造图的那页,指着脖子部位,给她看。“这里,就是大动脉,这个地方,很脆弱的,用刀子轻轻一划,就会血流不止,几分钟内不抢救,就会失血过多而死。不用刀子的话,只要稍稍用力按住,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人就死了……”

她说的话,很可怕。可更可怕的是她的声音,就像个这样死过的鬼魂,突然出现在她身后,随时随地,都准备拉她去做替死鬼!葛倩倩吓得,已经面无人色。这时候,教室门又一次砰的被打开了。赵老师气势汹汹冲进来,可刚走到讲台边,就愣住了。

她打量一圈教室的情况,眉头紧紧皱起。教室里,那群她眼里的垃圾学渣们,正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指着书讨论习题,虽然这个习题她听了一耳朵就知道是最基础的那种,并打心眼儿里鄙视他们这种题还拿来讨论。但,这几个学生,是的的确确,在学习。

而早就跟她串通好的张瑜,却正埋头在刷题,认真到了即便她进来,她好像也没听到似的,模样专注的不行。至于葛倩倩,大概是唯一看着有点儿奇怪的,因为路悠悠居然搭着她的肩,站在她身后,斜侧身体,挡住了她的视线。“路悠悠,你干什么?”

赵老师迅速反应过来,大步走到她们面前,质问。“昂?”路悠悠抬起头,一副傻乎乎的样子,挠挠头反问:“赵老师,还没有下班吗?”赵老师被她傻样儿搞得一愣,但很快回过味儿,想起,这丫头好像最善于装傻!于是,冷笑一声:“老师没下班,你很意外吗?”

“昂,我以为,所有老师都下班了呢!”路悠悠笑眯眯。赵老师也笑,满脸嘲讽。“所以,你就组织你的这群狐朋狗友,留下来欺负同学?”“昂?”路悠悠纳闷的挠脑袋:“什么欺负同学呀?我没有‘狐朋狗友’的呀!”“路悠悠,你别想用偷换概念,逃避惩罚!我实话告诉你,我是接到别的班同学的举报,说看到你和他们,联合起来,欺负张瑜和葛倩倩,才赶过来的!”

她说着,直接叫人。“葛倩倩,你说,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不要怕,老师在这里,给你做主!”她说着,还往前走了一步,让路悠悠被迫后退的同时,敲了敲葛倩倩的课桌。------------第一百章:剧情反转葛倩倩终于脱离路悠悠的手心,悄悄松了口气。

赵老师又似乎是把她吓跑了,还准备给自己做主,她就站起来,准备顺着赵老师的话,指认路悠悠。谁知道,刚往起站,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她吓得赶紧抓住桌子稳住自己,一缓过来,就想到了路悠悠刚刚威胁自己的话!然后,一通胡思乱想,几秒钟,就想到了:我肯定被路悠悠用内功下毒了!

赵老师已经等得不耐烦,又敲了敲桌子。“葛倩倩,别怕,有什么就说,老师是成年人,总比你们小孩子办法多!”“我,我……”葛倩倩声音沙哑,抬着头,却觉得,自己嗓子被塞了东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一刻,她简直要哭了。

完了完了,她一定是被路悠悠下毒了,她要变成哑巴了!然后,她就真的眼眶一红,哭了!赵老师一愣,路悠悠和学渣们,也是一愣。这什么情况?学渣们高度紧绷,心想着:要是葛倩倩敢冤枉路老大,绝对不会放过她!路悠悠想揉额头:这是个什么废物啊!就这胆子,还敢传谣?

赵老师头疼:哭什么哭,哭有个屁用啊!心里烦死了,还得做出耐心的态度,上前拍拍葛倩倩:“好了好了,别害怕,老师都来了,有什么事都跟老师说,好不好?”然而,葛倩倩用力摇了摇头,只咬着嘴唇,站着不停的掉眼泪,同时身体晃了晃,像是要哭晕过去了!

赵老师只好先自我发挥一下,冷着脸质问路悠悠:“你是不是对葛倩倩同学说了什么?为什么她连话都不敢说?路悠悠,我可是听说了,现在咱们学校那俩混混陈娇娇和杜高,都叫你路老大呢!”“昂,他们是这么叫呢!”路悠悠一脸坦然。

言下之意:他们叫我老大,犯法吗?能证明什么吗?赵老师这个气哦!简直要气死了!转头就问张瑜:“张瑜,你是班长,你说,路悠悠到底有没有欺负同学,欺负你们?”张瑜抬头,看了看路悠悠,又看了看赵老师,站起来,摘了耳机,给赵老师看。

“我不知道,我刚刚一直带着耳机来着。”赵老师:……她瞪着张瑜,她们可是早就说好的,怎么,她下次月考,不想要好成绩了?可张瑜就像没看到,垂着脑袋,看不清神情。赵老师简直要气死了,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俩人,突然冲动的伸手就推了把还在低声哭的葛倩倩:“哭什么哭!问什么都不说,那让我来干什么?”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