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65791章(1 / 4)

————绝天峰巅,徐敬秋环视四周,看着上来的全是门派之人,顿时有些不安。莫非朝廷不打算登峰,而是另有阴谋?有些草木皆兵的他顿时上前,沉声问道:“何以不见朝廷之人?!”众人面面相觑,也是不知道。就在他准备派人去打探一下是,北侧一名鹰羽卫,却是飞身而上。

脚下一软,这青年哭丧着脸,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出来。原来昨夜纵火作乱之人,有两批。一队在外纵火吸引鹰羽卫注意力,另一队则在镇中大乱之时,潜入客栈,行刺杀之事。可惜伍无郁正巧出门,避过了那批人马,因此那群人见客栈没人,便匆匆离去。

这队青年男女,则是一时好奇,加上少不知事,于是便跟在那批人身后,打算去凑热闹。临走时没忍住,去动了伍无郁的包裹,见麒麟锏生的怪异,便顺手拿走了。当听完他的解释,展荆先是一愣,然后便开始仰天大笑。“哈哈哈!!!”大笑一阵后,这才用狰狞的面孔,怒吼道:“你说什么?这全是你俩一时兴起所为?”

回想起昨夜国师在窗边枯坐,展荆便恨不得生吞了他俩。这时,伍无郁却是已经匆匆赶来。下了玄豹,快步上前道:“找到了?!”展荆单膝跪下,双手捧锏将事情讲了一遍。缓缓接过麒麟锏,伍无郁双手十分用力,好像生怕这东西,再消失。

“东西还给你们,求求你们放我们走好不好,我们再也不敢了……”有点婴儿肥的女子坐在地上,哭泣道。见此,伍无郁面无表情的上前,“好玩吗?”“不……不好玩……”第一百四十三章:归剑山庄见此,伍无郁冷笑一声,低声道:“做错了事,就要罚,这叫规矩。告诉贫道,汝是何人?”

“我是……”女子刚准备说,那青年却是猛然上前,捂住了女子的口。见此,伍无郁嗤笑一声,转身就走。临走时,只说了一句话,“问出他们家人是谁,然后拖其尸首上门问罪!”“是!”半夜忧心,半夜惶恐!这半夜之中,他想了许多,有生有死,有怕有惧。也猜测过许多人,朝中大臣,大同武夫,乃至于阁老,都曾怀疑过一瞬……

可最后你告诉他,是一个玩笑?!只是两个年少无知的男女,一时兴起所为?不,他不答应!此刻,他心中的所有情绪,皆化为一腔盛怒。说不清这愤怒为何而来,他只知道,这件事一定要有人,为其负责!………………客栈大堂,伍无郁面无表情的坐在椅上,双手紧紧攥着锏柄,一刻没有松缓。

四周围了众多的鹰羽卫,而他面前,则是两个软在地上的血人。“大人,看来他们说的是真的。盗锏之事,应与旁人并无关联。”展荆躬身说完,然后抬头看了眼伍无郁,又道:“而且这二人身份也问出来了,男的叫林峰,女的叫曾菲。林峰是归剑山庄的弟子,曾菲是归剑山庄之主,曾天豪的独生女。”

摩挲着长锏上的暗纹,伍无郁淡淡道:“归剑山庄?”“正是。”展荆直起身,瞥了眼地上的血人,皱眉道:“归剑山庄,乃是大同境内的一家江湖势力。弟子众多,在大同之内,也算得上有头有脸的门派。至于其庄主曾天豪,亦是凭着归剑秘籍,在江湖上有着不弱的名头。”

见此人半天不回话,伍无郁眼见一瞥,就看到了展荆身上的那枚脚印,心头一转,便沉声道:“展都统,此印不可拭去,我去面见陛下,有用。”有用?展荆一怔,望着身上的脚印,这玩意有什么用?“你究竟是何人?竟敢这般说话?”

“就是就是,有胆且报个名来,何必这般装腔作势?”公子哥同行之人开始给其援声。就在这时,远处却是匆匆行来一队车马,在其前停下。只见一名衣着华贵的女官,撩起车帘,环视一周后,冲伍无郁皱眉道:“陛下知大人回京,特派车马前来,请大人速速上车入宫面圣吧。”

陛下派车接人?!这下可好,本以为是装腔作势的那几人顿时化作鹌鹑,低着头不敢应答。伍无郁没心思跟他们计较,拱手应了一句,然后皱眉道:“劳烦展都统脱下外衫,此物有用。”没有迟疑,展荆利索的便脱下了身上带着脚印的外衫。

接过衣服,伍无郁便上了马车,倏地,似是想到什么,扭头故意冷着脸道:“呆子跟鱼七就交给展都统了,若是还有什么人刁难,皆可告知与我。”“是!”展荆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连忙拱手称是。他可太明白国师大人这话的意思了!

不再纠结,伍无郁钻入华贵的马车,便放下车帘。车轮转动,嗅着满车幽香,伍无郁不禁含笑开口,“这位姐姐莫非是仙女下凡?怎教着木车凭空生来如此幽香?”若是寻常女官,闻此话就算不是脸色通红,也得羞赫一番吧?可惜,面前这女官仅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伍无郁一眼,便低声道:“国师大人说笑了。”

呦呵,好气度!接下来,二人一番交流,伍无郁这才知晓了这女官的名讳。上官楠儿。第一百零二章:夜宿寝宫阔别数月,再见面前金碧辉煌的宫城时,伍无郁才彻底体会到了那种苍茫威严。华贵马车停在宫门外,伍无郁跟着上官楠儿,一路向里走着。

倏地,伍无郁发觉自己这身行头沾泥带土,于是轻声道:“楠儿姐姐,贫道是否要去换身衣服?如此妆容就去面圣,未免……”前行不止,上官楠儿头也不回道:“不必,陛下说了,接到国师立即前去面圣,不容有误。”这么急?

伍无郁怔了一下,便默默跟在身后前行,不再多言。不过走着走着,似乎就发现不是上朝的宫殿,似乎是皇帝居住的上阳宫?也对,这时候也不是上朝的时辰,再说了,见个他也用不到去哪。再无言,伍无郁开始边走边在心中整理措辞。

………………“陛下就在殿内,大人自去便可。”“嗯。”应了一声,看着面前的殿门,伍无郁深吸一口气,提着展荆的外衫与尚方宝剑,大步走了进去。一入殿门,就遥遥看到了右侧案后的身影,在看折子?没有多做考虑,快速几步上前,撩袍跪下。

“臣伍无郁,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没有马上回应,伍无郁愣了一下,只听头上传来一阵笑声,“呵呵呵,未曾想国师这一趟,到也没闲着。”什么意思?心中正困惑,却听女帝慵懒道:“起身吧。来人,赐座。”“谢陛下。”

坐在椅子上,伍无郁抱着外衫与尚方宝剑,连忙道:“臣奉阁老之命,带回尚方宝剑。”“哦?”武英抬头,随意挥挥手,然后继续低头看折子,“好用吗?”果然……女帝还是知道了……一名女侍上前接过宝剑,伍无郁则开始纠结。

我这时候该做怎么反应呢?刹那间,他心中便闪过数种对策,最终一咬牙,露出一副憨笑的模样道:“真好用。陛下您是不知道,那狗官一见这尚方宝剑,当时就吓得趴在地上,先前百般说辞伪造,皆在陛下利剑之下,显出了原形。”

听到这话,武英也是一顿,放下折子看向伍无郁,半响这才发出一阵畅快的大笑。“哈哈哈,国师这性子,到是讨喜。”武英眯眼道:“来,过来。”干哈?!让我过去干哈?!女人的心思你猜不透,女皇帝的心思你更猜不透,照着执行就是了。

于是伍无郁抱着外衫,磨磨蹭蹭的来到桌案前。只见武英微微起身,伸手在伍无郁的脸上,捏了又捏,揉了又揉。尬笑着,伍无郁脑中却是又闪过一副画面。当初还是三头身的小道士,跟着青玄子入宫时,就经常见女帝,记得当时她就喜欢捏自己……

不是疑问商量,而是命令。等等……让我洗个澡,还睡在寝殿?你想干啥?!抱着外衫恍恍惚惚的出了寝殿门,伍无郁满脑子都是女帝早些年那些宫中面首的模样。难道……不会吧?!不要啊!女帝都多大岁数了,老子这异世的第一次,不想这么交代出去啊!

欲哭无泪的伍无郁看着面前的上官楠儿,只见其掩唇一笑,伸手道:“国师请,已经给大人准备好了热水,还有大人爱吃的饭菜……”蠕动一下嘴唇,却是满腔忧愁,无处倾泻。于是只得认命的跟在上官楠儿身后,悲催的前行。沐浴时,他满脑子都是前世的那首歌。

乏味的生活~工地里搬砖的我~突然有个富婆~她竟然联系了我~声音很甜美,照片看着也不错~年龄六十多~靠!贼他么应景有木有?!赤着身躯,看着水光映照着自己的俊脸,突然生出一个想法,现在毁容还来不来得及?………………

味同嚼蜡的吃罢饭,伍无郁深吸一口气,认命的走进了那万恶的寝殿。可谁知一看,竟发现檀木榻前几丈距离外,竟是铺着一方席被,中间还隔着一道纱帐阻隔。原来不是要睡我啊……心中松了一口气,伍无郁有些怅然若失的走了过去。

等等,怅然若失个鬼啊?不应该如释重负吗?这有些失落的情绪是怎么回事?!这时,只见纱幔后,武英的声音缓缓响起,“朕今夜能否安眠,就看国师的了。”直到现在,伍无郁才明白。似乎从一开始急招他回来,就是因为女帝睡不着啊。

想通之后,伍无郁便皱眉道:“臣斗胆请问,陛下夙夜难寐,究竟为何?”“……”半响,女帝的声音才幽幽传来,“恶鬼入梦,乱朕心绪。”噩梦?这特么老子有啥办法?愁眉苦脸的思索一阵,伍无郁叹气道:“哪来的恶鬼入梦,陛下乃是天子,圣光普照下,那些魑魅魍魉逃还来不及,怎敢入梦惊扰?”

“哦?”女帝来了兴趣,眯眼道:“那为何朕常梦恶鬼?”你丫的杀人太多,心理作用!当然,这句话是不能说的。微微措辞,伍无郁轻轻给武英讲了鬼谷的事,然后叹气道:“世间何来凶煞鬼,多半皆是不安心。陛下,不如臣给您讲讲这一路上的趣事?歇歇心思,也就好了……”

“讲吧……”于是乎,伍无郁便将这一路走来的事,用逗趣的语气措辞,给讲了出来。逗得女帝不时发笑。“照你这么说,那些鹰羽倒也忠心?”陛下,臣谏言,有功之人,不可轻怠,当提升鹰羽卫之福利待遇及地位。不可因其出身草莽,而鄙夷之。”

这话一出,好半天都不见女帝回话。就在伍无郁困惑时,一道幽幽的声音,却是让他霎时发了一身冷汗。“你师青玄子当国师时,可从来不理这些凡俗政事。”第一百零三章:女帝的心思什么意思?说自己僭越了?还是训斥自己不该多嘴?

脑中百转千回,背后冷汗涔涔。倏地,灵光一闪,伍无郁一脸正色的抬头,透过纱幔看向女帝道:“先师性子懒散,只为速回天宫。臣不一样,臣之所愿,臣之所求,便是要助陛下,打造一个盛世!让后人翻看史书之时,能对陛下心怀崇敬,能对臣,有只言片语的认同!

如此,臣日后面见先师,也能不受责骂。到了天尊架前,臣也能有一席之地。”“盛世……”听完伍无郁正气凛然的话,女帝喃喃一句,然后才近乎呓语道:“朕已然年过半百,天下至今却还是动乱不休,内外奸人贼心不死……就连……就连太宗皇帝的疆土,到了朕这,也……

盛世?后人崇敬?朕怕是要在青史之上,留下万古骂名了吧……”闻此,伍无郁眉头一皱,轻轻道:“陛下老矣?”叮当……一阵器物打翻的声音响起,武英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响起:“你说什么?”深吸一口气,伍无郁挺直腰板道:“臣问,陛下之心,陛下之雄心壮志,陛下之大业宏图,老否?”

“你……放肆!”深深一拜,伍无郁伏地咬牙道:“臣不想给陛下讲什么前史先例,臣只想问一句,陛下是否还有心打造盛世!打造一个独属于陛下这大周朝,一个独属于陛下这千古女帝的盛世!”“独属与朕的……盛世?”只见伍无郁额头触地,咬牙道:“若陛下无此心,那臣立刻回观星殿,自戕便是!权当臣此生,白活一世!无非是再入轮回,不求仙缘罢了!”

“……”烛火摇曳,伍无郁说完这话,已然是满头大汗。千古唯一的女帝啊,您老人家一定有大志向吧?天尊大老爷,保佑弟子赌对啊!在他内心煎熬中,女帝终于开口。“若朕,有呢?”眼前一亮,伍无郁按耐住心中激动,咬牙道:“有便好好去做便是!有叛乱处平叛,有贼人处便杀贼!安心治民,奖罚分明。疆土有失,打回来便是!国朝十二卫,何其悍勇,岂惧沙场乎?!

龙心不泯,旌旗百丈!陛下龙视天下,盛世岂远?”“这话,听着提气,可是……”武英半坐起身,眯眼看向纱幔前跪俯的人影,“治理这天下,岂是你说的那般容易?人心浮动,处处风云诡谲……”“哈?”伍无郁抬头笑道:“陛下坐镇神都,难道就无忠心之人?!陛下,您是皇帝,您是千古第一女帝!看看太宗皇帝,麾下名臣良将何其之多?

“……”“过来。”五指紧握,伍无郁默默起身,撩开纱幔,走到了檀木榻前屈膝跪下。望着面前俊秀的青年,只穿着里衣的武英缓缓伸手,夹住其下巴。两人目光对视,武英沉声道:“告诉朕,你说这番话,究竟想做什么?”雍容威严的面庞下,那双锐利的眸子,仿佛能刺透自己的心脏。

眉头一耷,伍无郁苦着脸道:“若是去岭南前,臣也说不出这番话。臣是什么人?从小到大,陛下您不知道?一辈子待在观星殿,也就是个念叨个无量天尊的小道士罢了。可走了这趟后,臣就想给这天下做些什么。沿途千万里,百姓之苦,恶吏之奸,武夫之狂……皆是日夜回响。

臣,当了这国师,成了无数生民眼中的贵人,就想做些贵人该做的事。”“做些该做的事?”武英似笑非笑的看着伍无郁,拇指划过其咽喉,轻笑道:“不是个安生的孩子,不过朕还真喜欢你这不安分的劲。”您别拉我上床,咋着喜欢都行……

慢慢抽回手,武英沉声道:“楠儿,连夜书旨:加封国师伍无郁为麒麟大国师!赐麒麟袍,赏麒麟锏!此袍可免天下刀兵,此锏可打天下百官!见此袍锏者,亦如见朕!明日大朝会上明示。”“是。”黑暗中,上官楠儿轻声开口。

伍无郁则是一愣,然后呆呆看着武英。“傻里傻气的,还不谢恩?记住你今夜的话,朕可是都让你这话给提足了劲,你要是懈怠了,看朕如何治你。”“臣,臣……谢陛下!”“啊~乏了,想着今夜能好好睡了,去吧。”“是。”

躺在铺着席被的地上,伍无郁瞪着眼,全无睡意。麻麻耶,我这是升官了吗?不对,国师哪来的官给他升,这应该是……有权了!麒麟袍,麒麟锏,这不跟尚方宝剑一样吗?还归自己了……哈哈哈,好兴奋,好刺激。女皇陛下,要不您让我上床吧,不再办点啥事,这东西拿的有些不安心……

正胡思乱想着,武英的声音却是再次传来。“对了,朕到是好奇。那赵氏把你诓进宅里,你没心动?”卧槽,你咋知道这回事?!小心翼翼的翻个身,伍无郁看着纱幔回道:“回陛下,那赵氏就是个可怜女子,臣怎能趁人之危?再说了……臣是道士呢。”

“呵呵呵,”武英低低一笑,“青玄子在世时,可跟朕提过了,说你不必遵世俗之礼,可以娶妻的。”“真哒!”双眼亮的像个夜明珠,伍无郁兴奋的询问。“假的!朕骗你的!记住,没朕的同意,不许与世间女子发生什么。以后青楼烟花之地,更不许再去!知道吗?!”

“哦……”失望的应了一声,伍无郁突然有种老母亲担心自己孩子早恋的感觉。话说女帝知道的真多啊,自己好像就去过不夜城那样的烟花场所吧?这都知道?啧啧啧,不敢想,不敢想啊,简直是细思极恐……怪不得阁老常说,什么都瞒不过皇帝。

也不知道阁老在岭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回来啊?胡思乱想着,他便就这样睡了过去……第一百零四章:转性了“唔,别闹!”迷迷糊糊的睡着,伍无郁感觉脸上有些痒,于是挥挥手侧个身继续睡。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四周,所有女官皆是面面相觑。

“这小子还没醒?”武英正被人服侍着换服,瞥了眼躺在地上,还在呼呼大睡的伍无郁,哑然失笑。闻此,上官楠儿缓步上前,在伍无郁边上蹲下身,轻唤道:“国师大人?国师大人?”“唔……”听到轻唤,伍无郁这才醒来,迷糊的抬头一看,顿时就瞧见了蹲在自己面前的上官楠儿。

不得不说,这个角度的风景,还是极妙的。咳咳,脑子回神,也不敢多想,连忙起身,冲武英跪拜道:“臣,失礼了。”“呵呵,”女帝已然穿好冕服,淡淡道:“收拾一下,准备上朝吧。今日朝会,有你好受的。”有我好受的?啥玩意?

他还在思索,武英却是迈步离去。“大人,洗漱一番,吃些糕点吧。”上官楠儿捧着水盆走来,看着这婀娜的身姿,伍无郁含笑点了点头,“有劳了。”话说这女帝身边的女官,都个顶个的漂亮啊。唔,至少都是八十分往上,这上官楠儿气质更是一流,妥妥的九十五!

不过自己也只能看看,有贼心没贼胆喽~………………紫宸殿,女帝未曾现身。一众官员到是三三两两,汇聚而来。伍无郁也没熟人,于是安心走到一处,默默等候。这时,一名有些胖乎乎,很有喜感的中年人到是看到了他,只见其思索片刻,便走上前,笑呵呵道:“国师大人何时回京了?”

听到有人唤自己,伍无郁连忙抬头。当看到这人时,顿时心中明悟。女帝之侄,梁王武深思。兼任工部尚书,同平章事。细论起来,也称得上是个宰相。算是女帝的忠实簇拥者。只是为人,多好谄媚示主,当年女帝宠爱面首时,他可没少出力。

话说回来,这小道士脑子里知道的事,不少啊。看似呆愚,实则心如明镜。说的就是他吧?换上一副笑脸,伍无郁笑道:“见过梁王殿下,贫道昨日回京的。”“哦~”武深思挂着笑脸,十分自来熟道:“这趟远行,着实辛苦国师了,日后若是有空,不妨来本王府上,本王也有些许事情,还想让国师大人解惑。”

这是第一次打交道吧?说实话,伍无郁不想跟这样的人多有牵扯,但毕竟人家树大根深,又主动开口,也不好拒绝。于是只得含糊其辞,糊弄过去。就在这二人交谈时,上官楠儿却是一脸肃容的现身,沉声高呼道:“皇帝至,百官见架~”

说着,武英便从一侧缓缓走出。文武百官连忙分列两侧,纳头拜下,山呼万岁。“平身吧。”淡淡说了一句,武英视线一扫,继续道:“众卿若有要事,皆可禀报。”“起奏陛下!岭南之事,张公已然禀明。臣等商议过了,已初步拟定岭南空缺官员之人名单,其中节度使一人,刺史十三人,只待陛下审阅圈定,便可出发,替换张公还朝。”

开口之人,乃是一精神抖擞的老人,名叫狄怀恩,面黑坚毅,为人刚正不阿。官居吏部尚书,同平章事,是有名的黑相公。“嗯,狄卿办事,朕信得过。便照名单下派,早日让张卿回朝。”“是。”“启奏陛下,两月前,西北边陲,异族马匪闯我边镇,烧杀我民数十人。是否依旧责令当地虎贲卫大将军,不予追究?”

这次说话的是一名披甲将军。“两月前之事,何以此时才报?!”武英语气一沉,喝道:“又何以不予追究?传旨虎贲大将军陈广,严查此事!定要将那些马匪,悉数正法!”此话一出,那披甲将军顿时愣住。这皇帝的态度,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殿内微微一阵骚乱,只见一名官员持笏而出,拧眉道:“陛下,如此行事,是否会挑起西域诸国之敌意?”“哼!我大周乃天朝上国,何惧他们?!传国书与西域十三国,明示朕言:这些马匪,他们管不住,朕就代他们管!”女帝这话一出,朝堂顿时嘈杂更甚。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