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7564章(1 / 5)

看着那些粽子在东云飞的冲击下,已然七零八落,我顿时松了口气,整个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地。我身上再无一点气力,而诸葛玉树也早已昏了过去,整个人瘫在我的身上。“牛鼻子,和尚呢?快把和尚喊过来。”我冲周小舍喊道。

我扬着手中的短剑,鲜血顺着尖刃染透了我的衣裳和脸庞。我顾不上擦去脸上的鲜血,我眯着眼,将自己手中的短剑,刺进一个个胆敢抵抗的面具战士……到后面,当面具战士倒了一地时,我终于停下手,抬起头将目光投向前方。

此时,我前面满是尸体,再无不见一个面具战士。在不远处,原本面相威严的中年男人,这会也彻底变了脸色。他脸上满是震惊,丝毫不敢相信自己最骁勇的战士,居然会败得这么彻底……他忍不住打量了我一圈,声音冰冷道:“你到底是谁?”

我握着短剑,一时间下,场上几乎鸦雀无声,我身后还剩下一半的护卫队兄弟,他们一个个满身是血,或多或少都带着伤,但此时,只要能站着的,就不会停下自己厮杀的脚步……我目光迎向那中年男人,嘴角慢慢勾起了一抹笑容。

“说,你到底是谁?”中年男子怒喝道。“永恒部落少主—陈化凡!!”我淡淡道。我话音落下,中年男人身体一震!“果然是陈家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来偷袭我的部落!”中年男人厉声道。我不以为然,将短剑狠狠插进脚下一个奄奄一息的面具战士,随后,再将短剑拔出,彻底了结了他的痛苦。。

“这一百年来,你掠夺了四十二次永恒部落,平均两三年就会掠夺一次,每一次都会带走永恒部落的妇女与牲畜,而今天,我只不过是讨回这些年你们拿走的东西,又怎么谈得上是偷袭?”我微微一笑道。中年男人冷色阴冷到了极点,面目狰狞无比。

我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说吧,那个冷瞳在哪?”“你想知道冷少主的下落?”中年男人冷笑一声,旋即,他抓起一双足足有好几十斤重的圆锤,厉声道:“今日我石岩不将你剥皮拆骨,我誓不为人!!”我收起嘴角笑容,一字一句道:“那我成全你……”

第230章 一战成名我曾听东守成说过,这个石岩,是现今石氏部落的族长,他当了三十年的族长,却发动了近二十次对永恒部落的掠夺,而这些次数,又足足占据了石氏部落对永恒部落掠夺次数的一半。所以这个人,我早就打定主意不会轻易放过他。

石岩身材魁梧,挥舞着手中的圆锤,虎虎生风。我不敢大意,紧握住自己手中的短刀,武器上我的弱势,但在气势上,我丝毫不弱于他。有两个满身是血的护卫兄弟想要代替我出战石岩,但都被我叫退。石岩是石氏部落的族长,论身份,我可不能埋没了他……

“好,是你赶我走的,我记住了,我永远都会记住的!!”阿悄眼中泪水截然而止,她站起来,目光深深看了我一眼后,眸子里再无一丝泪光,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嫉妒的怨恨。。“陈化凡,我会永远你记住,你嫌弃我的样子,是你,是你们对不起我在先,我不会忘记的……”

阿悄丢下狠话怨恨离去。我看着她的背影,不住的摇头,心里五味杂陈。几秒钟后,帐篷外面传来了周小舍的惊呼声。我赶紧和老贾跑了出去,结果只见到老贾给阿悄准备好的骡子,这会竟是暴毙在地,身上满是触目惊心的伤口,每一道都深可见骨,而那骡子的眼窝,更是被掏掉了眼珠子……

这熟悉的死状再次出现,当场就把周小舍吓了一跳。我抬头看向周围,却没有见到阿悄的身影。“阿悄呢?”我连忙问。周小舍摇头,道:“没看着,小道刚一出来就见到这骡子死在地上了。”我和老贾面面相觑,皆是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

我和老贾赶向苏锦的帐篷,结果只见苏锦昏倒在了地上,至于阿悄,早已不见了人影。好在苏锦只是被打昏,并没有受伤……几分钟后,我将苏锦弄醒,询问了她一些关于阿悄的事情。然后我又将阿悄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大家。

众人一听,顿时个个脸色古怪不已,平素的阿悄深受大家欢迎,只是这几天来的她,却宛若变了一个人一样。如今,阿悄将骡子杀死又打昏了苏锦,这举动已是说明了一切!“阿悄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阿悄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都小心一些。”我道。

随着阿悄一消失,我们没有过多犹豫立即开拔。此去放逐山还有好一段距离,即便是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阿悄不在的时间里,我们行程赶得很急。但我心里头担忧的事情,最终还是到来了。在阿悄离开的第三天早上,我们准备早起赶路时,却发现仅剩下的驮行李的毛驴,也都尽数惨死,身上的伤口,与之前被阿悄杀死的那一头驴子,不尽相同。

我和周小舍目视着眼前那两头惨死的毛驴,不由得倒吸了口冷。“这个阿悄,她想干嘛?”周小舍道。我目光扫了一圈那两头毛驴,吐了口浊气道,“她想杀了我们。”“你怎么知道?”“看那毛驴身上的伤口,汇集起来,就是一个死字……”我道。

周小舍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我摇摇头,心里不免有些沉重起来。我看了一眼阳光明媚的天空,喃喃道:“牛鼻子,你让老贾他们都准备一下,今晚上,怕是没那么好过了。”周小舍盯着我,道:“老铁我问你,要是阿悄真动手,你会杀了她吗?”

我皱眉,周小舍的这个问题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不知道。”我扭头离开,但在走了几步后,我又停了下来,道:“如果她要是真危害到你们的性命,我会亲自动手,她的命是我救下的,如果要取走,也只能是我来……”我话音落下,周小舍若有所思的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由于两头毛驴的惨死,我和老贾决定丢下一阵不必要的东西,除了口粮外,能丢的都丢了,轻装上阵。但因为阿悄的事情,大家伙一天的心情都被笼罩着。直到天黑了,我们也才走了十几里地。简单的扎好帐篷后,我们聚在里面烤火,大家无声的啃着口粮,气氛无比的沉默。。

我瞥了一眼老贾,道:“东西都设置好了吗?”老贾点头,“按照你的交代,在帐篷外面洒了一层陈年老糯米和黑狗血,还有几个简单的陷阱……不过,阿悄现在是活人的身体,这些东西对她未必有用。”“无妨,设置了总比没有设置好。”我淡淡道。

一旁的苏锦也道:“有件事,不知道要不要和你们说。”“说说看。”我道。“就是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几天,好像有人在后面跟踪着我们……”苏锦担忧道。“是阿悄吗?”周小舍问。“不是她,我感觉得到是一伙人,我担心,阿悄要是对我们出手的话,会有人坐收渔利……”

苏锦的话让我心头一沉。的确,这几天时间,我也隐隐感觉到背后好像有一条小尾巴一样。只是苏锦出生于摸金校尉的传承,她对于这些事情的直觉比我强得多,所以才能这么肯定背后有人跟踪……“老铁,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周小舍也有些担心道。

我将手中的树枝折成了两半,斩钉截铁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死蛋朝天,有什么事来了再说……”“好,生死看淡,不爽就干!!”难得将大家的气氛点燃了一些,忽然间,帐篷外面吹来了一阵诡异的冷风。紧接着,帐篷内烧得正旺的篝火一下子被吹灭,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了不少。

漆黑的夜色中,阿悄站立在风里,披头散发,平素温柔的眸子里,此刻却闪现着一抹血红之色。这一抹血红,我也曾见过,那是在对付山?的时候看过,如今,阿悄的眼里也变得和它一样了。我叹了口气,该来的,终于来了……周小舍和老贾立即起身,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武器。

我径直走出帐篷,目光扫向阿悄,只见她眼里满是怨恨之色。阿悄身体一动,往我这边走了过来。在帐篷外面,有老贾撒下的一层陈年老糯米和黑狗血。阿悄一靠近便触碰到了这些东西,陈年老糯米在她脚下爆出一阵火星,黑狗血则是腐蚀掉了她身上的一层皮肉,但我心里清楚,这些东西对她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杀伤力,相反,还激起了她的怨恨和杀意……

第190章 你的命只能我来取陈年老糯米和黑狗血是对付邪物的好东西,但现在的阿悄,真正意义上还算不上是一头邪物,更多的,她是被山?所夺舍了躯体的杀人机器。阿悄一步步走来,丝毫不顾脚下的那些陈年老糯米和黑狗血对她造成的伤害。

几秒钟后,阿悄离我们已经近在咫尺。周小舍连忙赶了过去,在平时,他和阿悄关系极好,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是打心底不想和阿悄生死相对。“悄丫头,不要再过来了,快走吧。”周小舍劝道。“老铁也没有对不住你,他没带你走,也有他的苦衷,你要是听哥哥一句劝,就不要再过来了……”

周小舍好说歹说,但阿悄却是不屑一顾。阿悄冷眸相对,冲周小舍挤出话道:“走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阿悄,哥哥不想伤害你,你可别痴迷不悟……”“哼,不知好歹!!”阿悄冷哼一声,毫不犹豫的继续走来。下一秒钟,在阿悄和周小舍之中,地面上突然冒出了一层陷阱,那是我之前交代老贾特意制作的,虽然简单,但多少也有一定的作用。

一阵灰尘扬起,阿悄还没靠近周小舍,她双脚便被一条手指粗的绳子给套住,然后整个被吊了起来。那绳子是老贾特意加粗的,就是用来对付阿悄,但除了绳子外,老贾并没有准备其他的杀伤性陷阱……阿悄一被吊起来,顿时火冒三丈,她本就冰冷的眸子,这一刻更是怨怒极深。

老贾眯着眼,望着被吊起来的阿悄,道:“这绳子,怕是不给劲。”老贾的担忧很快便成为了现实。不到几秒钟的时间,阿悄就挣脱开了绳子。她手上长出了好几道锋利的指甲,轻而易举就割断了那绳子。她从高空中跳了下来,单手撑地,披头散发的,竟是毫发无损。

我脑子一愣,心头闪过一丝危险的预感,这短短的几天时间不见,阿悄好像又有了很大的变化,那眸子里,再也看不见往日那一个单纯的阿悄了。阿悄一下来,周小舍首当其冲。“悄丫头,你可不要逼哥哥出手,不然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周小舍话音未落,阿悄已然先出手了。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我看见阿悄如一道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周小舍的面前。在周小舍的目瞪口呆下,阿悄用一只手就轻而易举抓住了他脖子,然后将他甩飞了好几米远。周小舍重重摔倒在地,鲜血夺口而出……

阿悄目光迅速移到了老贾的身上,陷阱是他布置的,阿悄对他也有了仇恨值。果不其然,老贾这边刚一回过神来,阿悄也对他出手了。阿悄的速度很快,漆黑的夜色中几乎让人看不见身影,等她停下来的时候,老贾已经被他死死掐住了脖子。

老贾的手上还拿着武器,但在阿悄面前却丝毫不起作用。阿悄一把就将老贾给砸倒在地,然后连着在老贾肚子上踹了几脚,将老贾踹得口吐鲜血连连……阿悄一脚将老贾踹开后,她的目光又落在了苏锦身上。苏锦神色复杂,她看着阿悄道:“悄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闭嘴,我不是悄丫头,你们谁都不许喊我悄丫头!”阿悄怒道。“你怎么就不是悄丫头了,这个名字还是小道士给你起的,平时他最照顾你,可你下起手来,怎么眼睛都不眨一下。”苏锦道。阿悄冷笑了一声,道:“少在这里装好人,都是你的错,要不是,我和先生肯定好好的,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这样……苏锦,我今天就要杀了你!”

阿悄眼中闪过一抹极浓的杀意!要说女人的妒火能有多恐怖,眼前的阿悄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平素她和苏锦也算得上关系极好,但今晚看来,苏锦要是栽在她手上,必死无疑。“悄丫头,你可让姐姐好失望……”“闭嘴,拿命来!”

阿悄迅速出手,毫无保留!苏锦虽然是女摸金校尉,但哪是被山?夺舍后的阿悄对手,但即便这样,苏锦仍然坚持对我道:“你不要出手,这是我和阿悄的事情。”苏锦抓着她的洛阳铲迎了上去,阿悄冷哼一声,轻轻松松便躲开了苏锦的攻击,然后赫然出现在她背后,一掌狠狠拍中了苏锦的后背。

苏锦始料不及,被击了个正着,当下脸色微白,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但阿悄却没打算放过她!阿悄步步紧逼,又是连续几掌落下,苏锦抵挡不住,一下子便受了伤。。“苏锦,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

阿悄双眼血红,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苏锦连连后退,到后面退无可退,只能眼睁睁看着阿悄的攻击轰向面门。“悄丫头,枉费姐姐对你一片好意……”苏锦叹气道。“闭嘴,我今天就杀了你!”阿悄举起手,露出那锋芒毕露的指甲。

苏锦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着阿悄的致命一击……阿悄的攻击转瞬即至!但就在这时,我出手了!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不等阿悄手中的指甲刺在苏锦的面门上,我已然出现在了苏锦的面前,毫不犹豫挡住了阿悄的攻击。阿悄的力量奇大,我丝毫不敢大意,先是将她手上的气力卸掉后,再而将她给掀退了半步远。。

阿悄也没想到我会在这个节骨眼出手救下苏锦,她愣了一下,目光紧盯着我,小脸上的神色愈加的难看。我回头看了一眼苏锦,好在她是没什么事。“你还好吧?”我道。苏锦摇头,道:“我没事,只是悄丫头……”“她已经不是之前的阿悄了。”我道。

我抬头看向阿悄,目光凝视着她。阿悄寒着脸,一字一句道:“陈化凡,你不要我,那我杀了这个女人还不行吗?”我没有直接回答阿悄的话,我沉默了几秒钟,随即幽幽道:“我曾和周小舍说过,你的命是我救的,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伤害到他们,那你的命,只能我来取……”

第191章 冷家仇敌来袭我话音落下,阿悄愣了一下,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你想杀我?”“不,我是想帮你解脱……”“好,那我就先杀了你,然后再杀了他们,一个都不会放过!”阿悄似乎被我彻底激怒了,原本那张眉清目秀的小脸,此刻阴冷到了极点。

她的嘴唇变成了紫色,眸子成了血红,就连那头发,也变成了一团诡异的白丝……我怔了一下,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这哪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阿悄啊,这全然就是山?才对!我不动声色,亮出手上的折叠刀。阿悄冷哼一声,随着一阵冷风吹来,她一下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不等我出手,阿悄的锋利指甲已从空中直接往我脑袋切了下来,势大力沉,毫无留情。我心头震了一下!随即,我举起了折叠刀,堪堪抵住阿悄的指甲。这山?最大的依仗,除了变幻出各种人形外,便是它们手掌的锋利指甲,坚硬如钢铁,眼下,阿悄并不屑于变换成其他人的模样,所以,我只需要防住她的指甲便可以。

但就这一点,谈何容易。。一个是凡人之躯,一个是被山?夺舍后的杀人机器,这实力原本就不对等。阿悄一击没有得手,迅速伸出另外一只手来,想用上面的指甲来破开我的胸膛。我吃了一惊,赶紧用手臂去挡,结果一下子就被阿悄的指甲给我抓出了五道触目惊心的血口。

我顾不上吃疼,用折叠刀狠狠剁向阿悄的指甲。顷刻间,只见到一阵火星冒起,阿悄手上的指甲在折叠刀下,竟然是一点损伤也没有。很快,阿悄的攻击又来了。这一次她干脆用自己锋利指甲,将我手中的折叠刀切成了两半。我看着手上断裂开来的折叠刀,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把折叠刀好说也是特制的,质地远超一般的武器,没想到在阿悄手下,居然还抵不住几轮攻击!折叠刀一断,我顿时迅速落入下风。阿悄一掌将我扇飞,那气力之大,宛如一座小山一般。阿悄逼近我的面前,周小舍从一旁突然杀了出来。

“悄丫头,别怪哥哥。”周小舍怒吼一声,气势十足,我下意识的以为他是要亮出什么杀手锏不成。却不料,完全就是眨眼间的功夫,还没等周小舍出手,阿悄就已经一脚轻轻松松将他踹翻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状……我眼皮子跳了一下,完全不想再多看周小舍一眼,这鸟人完全就是来搞笑的。。

周小舍指望不上,老贾也受了伤,至于苏锦,更是虚弱无比。反倒是掌智和尚,这家伙却坐在地上,双眼紧闭念起了经文。随着经文声一响起,阿悄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显然,这经文极大影响到了她的心性。“臭和尚,你念什么经,快闭嘴!”

“再不闭嘴,我连你也杀了……”阿悄暴怒无比,她一个箭步冲过去,还真要对付起了掌智和尚。我瞅了一眼手无寸铁的掌智和尚,咬咬牙,再次拦住了阿悄。但我手上的折叠刀早已断裂,连把趁手的武器都没有,又如何对付得了阿悄。

阿悄轻而易举就擒住了我的脖子,她手上的指甲都刺进了我的皮肤里面,发出一丝丝骨头挤压的声响。我一口气喘不上来,脸色涨红如血。阿悄冷笑连连,道:“先生,这么好的阿悄你不要,这是为什么?”我没有回应她。阿悄愈加的怒了,她捏紧了一些,让指甲更加的刺入我脖子里面。

一时间,鲜血从我脖子流吓,染红了我的衣衫。“陈化凡,我给你一次机会,要么你杀了那个贱人,要么,你和他们一起死。”阿悄冷道。我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苏锦,看到她脸色虚白,心头微微一动。我心神一凝,挤出话道:“我说过的……如果有哪一天,你真伤害到了他们……那么,你的命,只能我来取……”

我这话一说出来,很快,苏锦那边迅速丢来了她的洛阳铲。我和她几乎是心领神会,我轻而易举就抓住了洛阳铲,然后在电光火石间,不等阿悄回过神来,便已经将洛阳铲刺进了她的身体里。。阿悄的身体还是凡人躯体,而苏锦的这把洛阳铲又是特制的,底部都是尖刃,足够锋利和尖锐。

所以,洛阳铲很轻易就破开了阿悄的身体,然后深深刺了进去……在下手的瞬间,我心里头闪过了一丝不忍,我想起了很多事情,我想到了和阿悄第一次见面时,她那无助的眼神,还有她第一次给我洗脚时,那满怀期待和兴奋的表情,我都历历在目。

只可惜今天晚上,她变了,变得让我感觉到陌生和绝望。我知道,今晚我不得已的出手,可能这一辈子我都会铭记在心,这是我第一次满怀复杂心情的下手……洛阳铲刺在了阿悄的心口上,那是她的致命之处。不远处的苏锦默默无声,泪水从她眼眶流下,染湿了她的小脸。

我静静看着面前的阿悄,见到她脸色从狰狞变成了惨白后,心头狠狠抽搐了一下……“对不起,阿悄。”我有些失神道。但回应我的,却是一道尖锐的咆哮声。随即,我感觉到胸口上传来了一阵疼痛感。我低头一看,嘴角露出苦笑,是阿悄的指甲破开了我的胸膛……

阿悄的脸色疯狂无比,她锋利的指甲,深深刺进了我的胸膛,离我的心脏,近在咫尺。。我只觉得喉咙一甜,鲜血从我嘴角流了出来。而刚才正准备出手的阿悄,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缓缓回过神来,冰冷的眸子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清明的神色。

“先生……”阿悄盯着我的伤口,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阿悄……”我看到阿悄的眼中清明,冲她微微一笑。“先生,阿悄对不起你……阿悄居然对先生动手了……”阿悄脸上满是内疚之色,她表情痛苦不堪,尤其是看到我身上满是鲜血,她连连摇头,面如死灰。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