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27922章(1 / 1)

  这个黑衣小子果然对美人师兄有意思,那双看着师兄穿衣服的眼睛都变成桃花了。  “十巫山,你认识吗?”  黑衣小子没有回答,若有所思,  “我就说吧,这十巫山实在是太偏了,别人也不认识,这真不能怪师兄。”

第二百五十九章 你们在找死“师兄,快醒醒啊!”那个神帝还寄托着最后一点希望,可是直到他体内的气血和神元流尽,也没有看到李昶的表情有半分的变化。“你们,谁都走不了!”李昶看着幸免于难的五人,冷笑着。

“我拖住他,你们找机会把他的手砍下来!”说话的是林太清,这个平素气定神闲的指剑神帝此时一针见血地看出了李昶的弱点。诚然那把魔剑锐利无比,不是神器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但是如果能把魔剑和李昶分离开来的话,没有了魔剑的李昶就好像没有了爪牙的老虎一样,不会是他们所有人的对手。

只是让人与剑分离,他们总归还是有办法可以做得到的。“哈哈哈,你是痴人说梦!”连近身都不敢的这些人,要怎样才能把神剑从自己的手中夺走,恐怕刚碰到自己的剑,那些法宝就被自己的给砍成破烂了。李昶浑然不怕,手中的魔剑在思考着眼前的五个人,谁的气血神元会更好吃一些。

五个人相互对望,主意既定,林太清面带笑容,机会从来都不是等的,而是要靠自己主动去创造。“万剑朝宗!”之间林太清脚踏光剑,身后的神魂给他加持着神元,出最强的一击,离体而出的神元汇聚成一柄又一柄的青色长剑,在空中悬浮着,剑尖指向李昶。

十把!百把!千把!不多时青剑密密麻麻地刺向李昶!“哼,看我一剑破之!”李昶完全不会害怕,这些青剑全都是神元凝聚而成的,对于魔剑来说,不但构不成威胁,反而是它极好的美餐。一片红光扫过,李昶正在得意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的时候,突然觉得腋下一阵疼痛,竟然是一把不起眼的小匕插在了那里。

“就是现在!”林太清高声喊着,其余几位应机而动,纷纷举着兵器或是法宝砸向李昶。“你们都是在找死!”李昶想要拿着握着魔剑的手恨不得要将眼前看到的所有人都杀光才行。可是他现他的手却不听使唤了起来。

原来林太清已经靠近了他的身边,握着匕挑断了他的手筋,让他暂时无法控制魔剑动作。“还不快点动手!”林太清清楚机会只有一次,下一次,李昶定然不会再上当了,所以他们一定要一次获得成功。神帝的恢复力强大无比,像李昶这种只差分毫的就能晋级天神境界的人,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能恢复过来了。

但是林太清又怎么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眼看其他几个神帝冲上来之后,又都被李昶直接用掌拍退,但是林太清哪里肯退,神元灌注在腿上,身体内猛然下陷了三分,在地上踩出一双深深脚印。林太清握着匕的手用力向下一滑一拉,切开李昶的半个胳膊。

轰隆一声!山魂赤土抓住了巨虎的尾巴,用力地把巨虎摔在地上。巨虎从深陷下去的土坑里爬了起来,刚想吼出,却又被山魂赤土摔到另一边。看得神人们都提巨虎觉得疼。往左摔,往右摔,往左摔……巨虎的嘴里被摔出血,两只眼睛渐渐闭了上去。

“这也太强了吧!”“我看天人宗的李玄虚打不过他。”“你懂什么,他也就是力气大点,会点灵术,怎么可能是李玄虚的对手。”“你们发现了没,他刚才根本没有神变!”第一百九十三章 最强者光幕上的画面多了起来,神人们议论着谁最有可能成为今年的第一。? ? ? 当然他们不管怎么讨论,都没有人看好那个无耻至极的宗门败类。

在其他参赛弟子都开始奋力抓捕击杀魔兽的时候,有一处画面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这幅画面吸引了绝多数神人的眼光,在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中,画面中的弟子一直在逃跑!白启!风破浪看向光幕上的眼神充满了不甘,他没有办法接受那个抢了自己机会的家伙在赛场上不停地逃命,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

“杀了他。”耳边突然传来这样的声音,他转头看向几位真传师兄那边,师兄们也在观看着光幕上的画面,热烈讨论。这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白启一边逃命一边想着,他的后面有一只白色兔子一样的魔兽,正瞪着红得光的眼睛追着他。

初阶魔兽——月光兔。这只月光兔额前有一小撮月牙状的银色毛闪闪光,奔跑的四肢矫健有力,与白启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夭寿了,兔子也想吃人肉了。白启不是没有想过和这只兔子殊死一搏,可是他赖以为豪的鹤步每每把自己的脸送到兔子的爪子上,扔出去的机关丸也被兔子轻而易举地就避了开去。

打不过就跑,可是这只兔子亮着自己两只闪闪光的大板牙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白启觉得已经生无可恋了。“这家伙也太弱了吧,连只兔子都打不过?”“炼血六转,你以为有什么用,玄都宗这一届弟子是没人了吧。”

“没什么好看的,我估计他连第一夜都撑不过去。”六座浮空高台之上,六大宗门的弟子们也在为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各自加油,就算是已经成为十几万神人眼中的宗门败类,白启也有着属于他的支持者。“师弟啊,不管怎么样,抓一只最瘦小的魔兽也好的啊。”

当美人师兄看见白启遇到那只月光兔的时候,他以为白启这一下总归要有所斩获了,可是没想到白启居然连一只月光兔都打不过。“不应该啊。”看着白启怎么都砸不中的机关丸和灵符,美人师兄也觉得这孩子没的救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弟子的猎杀水平也随着分数的统计显现出来。暂时得分第一的赫然就是有着独角魔兽帮忙的李玄虚,第二名则是众望所归的山魂赤土,第三名居然是云清瑶,此次大比中唯一的女弟子。许多神人赶紧把目光投向云清瑶,刚好看见一道道青色火柱冲天而起,被火柱击中的魔兽变成一块焦炭躺倒在地上。

女武神一般的云清瑶把那块焦炭收入灵兽袋中,散开神识,感应着下一个魔兽的气息,不一会儿,扇动背后的翅膀,飘飞前行。“这也太猛了吧!”“废话,也不想想人家的神魂可是青鸾。”“传说级的神魂啊,羡慕都羡慕不来。”

神人们仔细看着光幕上的积分排行榜,突然现新大6一样地大叫起来。“快看啊,有个家伙到现在为止还是零分。”“这也太没用了吧,我去我也行啊。”“还不如不出来呢。”“果然是那个宗门耻辱!”所有的神人都觉得玄都宗是瞎了眼才会选这样的人做弟子,尤其是那些曾经参加过玄都宗入门考试的神人们。

而零分的保持者白启现在觉得头好疼,那只兔子为什么要一直追着自己不放,自己不就是上去踹翻了他的晚餐吗,自己沿途都不知道丢了多少灵果了那只兔子怎么还是死命地追着自己啊?白启跑着跑着实在是跑不动了,一只小兔子而已,你以为小爷真的打不过你不成,小爷要认真了。

只见白启缓缓转过身来,目露凶光,手朝着靴子一摸,却什么都没有摸到。图穷匕呢?来不及细想,那月光兔已经扑了上来,两只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出血红凶光,张开的嘴巴两颗门牙锋利异常。只见那月光兔脑门上的银色毛一闪,已经蹿到了白启的身前。

太快了吧?哪有这么凶的兔子啊?白启对兔子的印象还停留在屏幕里那白绒绒的一团以及饭桌上那香喷喷的一碗,哪里知道兔子狠起来直接朝着人的脖子咬的。北冥光!白启的手心陡然亮起一团斑斓的光,他把举起来挡在面前。

看着白启战斗画面的神人们表示不能继续淡定,这也能叫精英弟子啊,和一个月光兔打起来都要这么费力?最终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白启终于打败了月光兔,但是他的积分还是零。月光兔,跑了。坚持围观白启大战月光兔的神人们爆笑起来,这个败类其实就是来搞笑的就对了。

不知不觉间赛场就被夜色笼盖住了,天上有一轮明月散着清辉,但是在丛林的阴影之中,危机四伏。连高台上的几位神帝都正了正身子,资格赛的第一个夜晚,向来是弟子们被淘汰最多人数的一个时间段。夜色中的山林之中,高阶的魔兽出动了,若是疏忽,就算是强如李玄虚、山魂赤土这样积分最高的弟子,也是可能被淘汰出局的。

它就是这块山林最强大的王者。8第一百九十四章 驯服,高等这里所有的魔兽都害怕他,可是现在它也开始害怕起来,他恐惧地在这片他曾今无比熟悉的王国里爬行着。?他看不到,却听的清清楚楚,这一片土地已经有了大大的改变。

这只听地兽宁愿挨三天饿也不想出来觅食,可是它知道,就算自己不出来觅食,三天之后,那些神人们依旧会前来击杀自己。与灵兽不同,身为魔兽的它如果不能吞食足够的血食,它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争一线生机,它要让那些胆敢惹上自己的神人们知道,自己不是他们能轻易挑战的对象。

听地兽随口便用舌头卷来路过的低阶灵兽,吞入腹中化作血食,补充着自己的魔元。突然,听地兽觉得有什么东西掉到了自己的身上,居然还在动,应该是什么无害的小动物吧,听地兽展开魔元,刚刚补充过血食的它此刻没有了进食的**,想要惊退这个不开眼的小家伙。

而和月光兔战到天昏地暗的白启,此时边走边考虑着晚餐该怎么解决,毕竟一直吃灵果完全没有饱腹感。神人们凝神屏气,看着画面之上白启就那么施施然地踩到了一只高阶魔兽的背上。“他死定了!”眼神交流的神人们相互确定着他们此时的想法。

而白启则是以为自己脚下好像踩到个土丘,还凹凸不平的,有点硌脚,走着走着,怎么还变得烫脚起来。于是白启往旁边走了几步,绕了下去。突然,一只巨大的兽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狰狞可怖。“遇上高阶魔兽还不跑,这下他死定了。”

“跑的掉吗,高阶魔兽的度追一个凡人,那还不跟玩一样。”“看样子他要第一个被淘汰了。”神人们出一阵又一阵的倒喝彩的声音,给比赛中的魔兽加油,这也是千年以来的第一次了。“你别过来,我只是路过的。”

白启吓得倒退好几步,一屁股坐下去,又好像坐到火堆上一样被烫的跳了起来。白启此时想哭都哭不出来,眼前的魔兽身躯长过十丈,长嘴利齿,身上布满一块块饱满隆起的疙瘩,除了看不到眼睛,像极了前世淡水系的绝对王者——鳄鱼。

若真的是鳄鱼也就好了,以他如今六转炼血的境界那还不是一拳一个,可是对方突然间爆出来的气息,比美人师兄神变后的气息还要强上数倍。神君境!高阶魔兽!至于是神君几层的魔兽白启是不知道了,他也不想知道,他现在满心想着的就是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

“你是谁?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圣族的气息。”白启突然听到耳边有人说话,吓得他赶紧四处张望,可是什么都看不到,最后他再怎么不愿相信也只能相信说话的是眼前的魔兽。听地兽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凡人,出现在这里的不是应该都是那些可恶的神人吗?怎么还会出现一个凡人,而且这个凡人的身上,又怎么会出现比自己还要精纯的圣息,即使微弱,但是自己确实感应到了它的存在。

听地兽想到了那种可能。“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圣子,能够修行神人功法的圣子,为了圣族大业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潜伏到人类的六大宗门当中去?”白启咽了口口水,什么情况,魔兽不仅会说话,还会编故事?不过,为了是就是吧。白启正想挺起小胸膛承认下来,却被一尾巴扫在了地上,感觉肋骨一下子都断了一样。

“你别说话,按我说的做。”听地兽没有眼睛,都是通过听元力的流动来判断攻击的。刚才白启一激动,体内微弱的元力流转,听地兽不自觉地就扫了一尾巴。“你快攻击我的弱点,这样我就会表现出能因为怕死,然后臣服于你。”

“快,打我的耳朵。”“快啊!有什么厉害的宝贝都用出来,看上去越厉害越好!”白启听了个大概,这个高阶魔兽认错了人,然后想帮自己作弊?那就,谢谢了!要看上去厉害是吧,没问题!“没错,我就是来杀你们的,要么投降,要么死!”

白启大吼一声,一拳轰出,狠狠地打在听地兽的耳朵上。同时扔出许多制造光影却毫无杀伤力力的机关丸,一时之间,五光十色,看上去真像什么强**术造成的景象,观看着光幕上的神人不知道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个明明遇到了低阶魔兽都会逃跑的家伙,在面对高阶魔兽的时候,居然有胆子说出这样的话了。

魔兽直接用神元在白启耳边震荡声,即使是异人盟的机关也采集不到,所以围观的神人们一头雾水地看着这瞬变的画风。那个被视作宗门耻辱的少年,那个就连草丛稍微晃动一下都吓得屁滚尿流的少年,就这样,在所有神人都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威武霸气地说了一句——

“要么投降,要么死。”你以为你是神帝啊?居然敢跟一个高阶魔兽这样说话?神人们纷纷伸长了脖子,不想错过这个鳄鱼一样的高阶魔兽撕咬白启的精彩画面,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万分期待。可结果却让他们目瞪口呆,光影散去,那只强大无比的高阶听地兽居然垂下了头颅,趴在了白启的脚下。任凭走过来的白启拍了拍他的头,还讨好似地用头拱着白启的身体,示意他骑在自己的背上。

高等魔兽,臣服!“我眼花了吧,那个败类驯服了高等魔兽?”“估计是用的宗门里传下来的宝贝。”“我觉得倒像是是他修炼了什么绝学,不然凭他一个凡人怎么肯能来参加六门大比!”白启乐呵呵地坐在地听兽的背上,心想这这下小爷应该是妥妥地能通过资格赛了吧。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白启还是觉得再去抓点中阶魔兽,反正让听地兽动手就行了,安全的很。“听地兽,我们走。”不过这屁股下面坐的真是不爽啊,一坨一坨的硌得屁股疼。白启不满地和地听兽抱怨了一下,看着天都黑了,心想着还是找个地方先休息一夜吧,明天再去抓中阶魔兽也是一样的,不急不急。8

第一百九十五章 要不要帮忙但其实,神人是可以十天十夜都不用休息的。于是光幕上的十几幅画面上,当其他的精英弟子还在奋力地为着积分在努力拼搏的时候,白启已经在地听兽围成的一个圈里没心没肺地睡了过去。

不公平,这是所有神人心中的冒出的同样想法。有些神人甚至因为自己支持的弟子名次被挤了下去,在高台下方高声地呼喊着,表示抗议。可就算是这样,白启依然从零分的最后一名,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千分的第一名。“重新计分!”

异人盟的神帝看着自己弟子从第八名掉到了第九名,异议。“反对!”除了神元道的神帝不置可否外,另外四位神帝居然都出声反对,这是异人盟神帝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玄都宗肯定是要反对的,可是其他三家的反对理由却是让异人盟神帝沉默了。

“这小家伙跟我学过一段时间,算是我的半个弟子呢。”月孛星主笑得花枝乱颤,似乎教出了一个天下第一一般。“改什么改,麻烦。”大荒山的神帝当然觉得麻烦,反正三个弟子都在前八之中,有什么好担心。

“我还是很看好这个家伙的,他说不定能走到神变问君台上来。”天人门的神帝自有考虑,资格赛的名额对门下的弟子来说没什么意义,他们要争取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大比的第一。月移日耀,当第一缕光亮射入赛场上茂密的丛林里的时候,参加资格赛的弟子们迎来了新的一天。

历经一夜的奋战之后,除却异人盟和众星殿各有一位弟子遇上高阶神兽被送出了场外,整体的排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一觉醒来的白启发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机关鸟,机关鸟的嘴里衔着一卷卷轴。拿来打开一看,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

排行榜第一,居然是我?白启突然觉得有些神奇,说好的六门精英呢,难道他们像自己一样连只兔子都打不过?白启撇了撇嘴,没想到这些家伙比自己还要菜鸡。白启摇了摇脑袋不去想这些问题,反正现在有了身下的这只高阶魔兽,他真的是可以躺着就能拿分了。

至于自己是否能通过资格赛,白启现在是一点都不担心了,自己什么都没干就得第一了,通过一个小小的资格赛那还不是轻轻松松手到擒来。“白启第一?”就在白启得意洋洋地骑着听地兽到处巡视的时候,其他幸存着的弟子面前同样出现了这样一只机关鸟,纷纷怀疑算分的异人盟弟子是不是把分数算错了。

……“白启吗?”驯服了独角魔兽的李玄虚,轻轻地把这个名字念了一遍,转而手上升起一朵黄色火焰,连机关鸟带着卷轴一起烧为灰烬。“是时候去寻找高阶魔兽了。”李玄虚拍了拍身下独角魔兽的脑袋,骑行而去。

……云清瑶身上的青火一晃,又是一只中阶魔兽金钱云豹被烧成黑炭,收进了魔兽袋。她这才有时间去看飞来的机关鸟,抿嘴不语,寻了个干净地方打坐调息,恢复神元。……纵横交错的石柱斜靠在一起,一只巨大的牛角魔兽被山魂赤土抓起两只牛角,高高举起,然后重重砸向一根竖起的石柱上,血流成河。

机关鸟扑棱着翅膀飞来,山魂赤土看都没看,一拳把它打碎,踏步前行,在他的身后出现两行半寸深的脚印。……月升月落,已然是到资格赛的最后一天。昨晚又有一个异人盟的弟子被送出场外,而此时赛场内的魔兽也被参赛的弟子们消灭的差不多了,所剩的只有盘踞在赛场几处角落的高阶魔兽。

白启高坐在听地兽的身上,带着身后的千禽百兽朝着听地兽所说的一个难缠极为难缠的家伙的所在地奔了过去。为了帮助白启顺利通过资格赛,成功猎杀其他的高阶魔兽,地听兽建议白启先收服一些比较厉害的中阶魔兽。

一开始收服还是比较困难的,那只健壮的红色巨牛连听地兽的高阶威压都不害怕,追着白启绕着听地兽不停地跑,直到听地兽一尾巴把红色巨牛拍进了泥地之中。接下来的过程就比较简单了,随着队伍的壮大,沿途开始出现了自愿加入队伍的魔兽,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当白启路过李玄虚的时候,他的魔兽队伍已然壮大到上千只魔兽了。“已经有人了?”白启看着眼前和钢鬃黑熊战得不可开交的李玄虚,那小子已经浑身是血,还舞着一把长枪力战黑熊。“要不要帮忙?”白启好心问道,听地兽在他耳边传音说这个少年体内的神元已经快要消耗殆尽了。

“不用!”李玄虚认出白启,同时惊骇白启带领的这只庞大的魔兽大军。白启摇摇头,难得自己好心想要帮忙,结果人家不领情,却还是随手扔出一个白玉瓷瓶。“这里有几颗回元丹,加油,我看好你!”说完就让地听兽带着他朝着下一处高阶魔兽的所在飞奔而去。

“回元丹?”李玄虚一愣,肩膀又被钢鬃黑熊挠了一下,还好他退的及时,没有被钢鬃黑熊抓下一块肉来。李玄虚看着那一瓶回元丹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一个瞬身把瓷瓶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戒中。过了半饷,以地听兽为首的魔兽大部队来到了一汪看上去就剧毒无比的深碧寒潭之前。

“就在这里?”得到地听兽的肯定回答之后,白启的眼睛落在身旁一只畏畏缩缩的小白兔身上,正是当初那只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抓住的月光兔。月光兔哪里还不知道该怎么办,自觉地蹦到寒潭的边上探出一只小爪子,刷的一下整个兔子都变绿了然后倒在了地上。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