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164章(1 / 7)

不等他说完,伍无郁便猛然转头,目光灼灼的望向他,“展将军,若有看不顺眼的门派,直说便是。”脚下微微后退半步,展荆愕然顿住。这时,任无涯也再来复命,“大人,处理好了!”没有理会,伍无郁摩挲着玄豹皮毛,定定的看着展荆道:“说吧,为了古秋池前辈,碧剑宗是要处理的,可仅一个十大门之首,总归差些什么。再加一门,想必才差不多。

不过倒是找到了一枚出入宫城令牌,好像是女帝赐给青玄子,方便其出入所用。要不去找呆子他们?说实话,这几日不见,他还是挺怀念一起赶路的日子的。于是乎,他便开始指挥着柔儿,翻箱倒柜的给他找一件方便外出的衣物。

“大人,这件如何?”坐在椅上,看着柔儿提着的白衫,伍无郁一脸无奈。这白衫也不寻常好不,虽然没有烫金绣紫,可那面料一瞧,都不是寻常衣物。折袖圆领,精细做工,细微之处,还有浅绣线纹。这叫什么?低调的奢华?无奈的摇摇头,也不再纠结,只得作罢。

换上白衫,看着铜镜里的俊俏青年,伍无郁压抑的心情,这才有所好转。拿上令牌,大步便走向殿外。“大人,真不让柔儿跟着吗?”柔儿在后忧心道:“您是要去哪啊?若是陛下召见,又该如何是好啊……”别跟老子提她,正烦着呢!

眉宇一皱,干脆头也不回道:“鹰羽卫衙门,有事到哪找我。”见此,柔儿只得暗暗跺脚,一脸纠结的原地打转,心中则思肘着要不要上报。身为国师的贴身侍女的同时,她在这,可是还有着监视的意思嘞。伍无郁到是没想其他,就是想出去散散心。一路上风骚的摇着折扇,很快便来到了宫门所在。

冲守卒亮了亮令牌,便果真畅通无阻的走了出去。可没走多远,他就抓瞎了,望着面前人来人往的街道,他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不认路啊!不过好在鼻下有嘴,几番询问,终是寻到了鹰羽卫的驻地所在。望着面前略显破败的大门,伍无郁一度怀疑是走错了。

哪个朝廷官衙所在,不是威严十足?这怎么弄得如此穷酸?不至于吧,怎么说鹰羽卫也是朝廷置的官衙啊……正迟疑间,忽然就看到了几个大汉勾肩搭背的正往这走。嚯,熟人!只见大彪几人正嬉皮笑脸的往这走,一眼就瞧见了衙门前站立的白衫青年。

“喂喂,你是……”大彪还没说完,就瞧见了伍无郁的正脸,顿时一个激灵,连忙拱手,“卑职参见国师大人!”啪!折扇一收,伍无郁指着面前的衙门,姑且称之为衙门吧。“这就是你们鹰羽卫的衙门?怎连个牌子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处荒废宅子呢。”

脸上闪过一丝苦涩,大彪叹气道:“大人有所不知,这本该是有的。只是前些时候,有一公子哥看上了艾都统,整日来此耀武扬威,这牌匾也被其砸了。砸了挂,挂了砸,来来回回几次,几位都统觉得这样麻烦,干脆就不挂了……”

“呵呵呵……”武英低低一笑,然后淡淡道:“起来吧。”是说我吗?伍无郁愣了半响,这才迟疑着起身。壮着胆子抬头看了一眼,只见武英目光缓缓变冷,扫视着群臣,沙哑道:“李泾,没死。”什么?众臣一惊。那名刑部侍郎更是连忙开口道:“陛下,臣亲自验看,那李泾……”

“李泾在入城之前,便被内卫接走了。进你们刑部的,不是李泾。”女帝此言一出,那名侍郎当即抬头,满脸不敢置信。朝堂上开始沉默,粗重的呼吸声响起。内卫?!伍无郁更是灵光一闪,想起了张阁老跟他说过的,陛下真正的亲信耳目,红鹃内卫!

在听闻内卫二字之后,朝堂上,所有大臣甚至包括武深思一众,皆是生出一丝惧意。无人知晓其建制,无人知晓其身份……这文武百官之中,或许就有人,身兼内卫,为皇帝张目!见无人应答,武英不禁垂眸一笑,“曹卿,朕到是好奇,那个被内卫掉包的李泾,当真……招供了?说他有秘库?”

曹长恭,正是先前那名神情阴鸷的老人,官居刑部尚书!只见曹长恭闻声跪下,咬牙道:“回陛下,确有此事!”“哦~”武英淡淡应了一声,然后视线扫过群臣,幽幽道:“朕昨夜见过李泾了。”此话一出,朝中顿时不少人,脸上都闪过一丝慌乱。

当然,他们隐在群臣之中,低头未惹人注意。只听女帝继续开口,“此子之能,朕心中有数。在岭南密谋造反多年,朝廷却一无所知。这一点,仅凭他一个李泾,就算加上杨淳,也断然办不到!”声音由缓转急,说道最后,更是怒斥出声。

哗啦啦,群臣跪俯。“朕问他,既知必死,何以囚身入京受辱。他说,要问朕一个问题。”说到这,女帝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然后继续幽幽道:“朕允了,但要他招出朝中与其密谋者,他……也应了。”群臣间,闻此当即便有人冷汗涔涔!

“古人云: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女帝声音陡然一转,厉声喝道:“可那些人,你们可曾有过一瞬的忠君之念?!国朝大事,你们充耳不闻!万民疾苦,你们置之不理!可论这阴谋诡计,论这密谋造反,你们确实个顶个的上心!”

“臣等罪该万死……”群臣呼喝,女帝怒意更盛,“该死,何止是该死?!天下间那么多的事,朕桩桩件件,无一不想去做。可却终日只能被尔等奸贼,困于朝堂之上!认朕为君,当一世忠臣,共造盛世,就那么难吗?!啊?!”

跪俯在地上,伍无郁心中一阵后知后觉。今日神都,又要动荡了……“李泾给了朕一些名字,皆是四品以下者。难道四品以上,朝中都是忠臣吗?呵!”嗤笑一声,女帝漠然道:“一会朕念出名字,尔等不必喊冤。内卫早已连夜探查,这些人,罪证确凿。”

她刚刚说完,便见一名中年臣子,猛然起身,握笏怒指女帝道:“妖女……”话没说完,便见武深思猛然起身,一脚将其踹到在地。而后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复归原位,跪下。看不出来,这和善相的梁王,动起手来也是雷厉风行啊。

“拿下!那些话,就别喊了,你们喊了几十年,朕听了几十年,烦了……就算是给尔等与朕,这几十年虚假的君臣情谊,留些薄面吧。”瞥了眼武深思,武英深吸一口气,沉声喝道:“谏议大夫卢志!”话音刚落,便又有两名侍卫大步走来,将群臣中一名如丧考妣,身躯软瘫的官员拖走。

“御史中丞,叶席。”“上骑都尉,耿三川。”“…………”一个个名字念出,一双双侍卫入殿,将一名名脸色发白,满目绝望的臣子,拖走。其间不是没有怒斥求饶者,只是女帝皆是不予理会,仍是不急不缓的念着。“武深思。”

啥?!梁王也有份?!伍无郁脑子迟钝一下,顿时又明悟了,这是念完了,喊梁王回话呢。果不其然,只见武深思沉声道:“臣在!”“即刻出宫,将上述之人,抄家……灭族!”“臣遵旨!”“伍无郁。”喊我干啥?!伍无郁一个激灵,连忙回应,“臣在!”

“率鹰羽卫协同梁王,而后不必回宫复命,将其所有人押赴武德门前,具斩!”让我当刽子手……“臣……臣是道……”有心拒绝,可当他触及女帝冷漠的眸子后,顿时收紧嘴巴,不敢多言。“下去吧!”“遵旨!”梁王率先起身,冲伍无郁笑了笑,然后一同走出大殿。

夜闯大牢,留下寒刀?哼!亏你们想的出来!当满朝文武跟朕,都是三岁稚童不成?!”曹长恭慌忙跪下,连忙道:“臣回去之后,定当严加追查,绝不放过诬陷国师大人之贼人!”“呵,”女帝望着他,嗤笑一声,“不必了,就这样吧。”

说罢,便甩袖离去。“退朝~”群臣望着离去的皇帝,互相看着皆是一脸庆幸。嗯,劫后余生的庆幸。到是狄怀恩望了眼曹长恭,看着其冷汗森森的面容,摇了摇头就径直离去。还以为是何等计谋,原来竟是如此不堪。到是白担心一场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监斩说回伍无郁这边。当他跟梁王一同走出宫门时,便看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任无涯。这几日,他常去城外视察鹰羽卫挑选的如何,因此这驾车之职,便交给了任无涯。“参见大人,梁王。”任无涯上前拱手见礼,而后迟疑道:“大人今日可还要……”

脸色略青,伍无郁强笑着看向武深思,“梁王,陛下旨意,让贫道协助您,那您看这……”“呵呵,”和煦一笑,武深思眯眼道:“陛下点名鹰羽卫,因此此事,应是你我二人,共同执行。这样吧,各自下令,由本王属下与鹰羽,一同行事?”

“也好,”伍无郁点点头,看着梁王走向一旁冲下属下令。这才复杂的望着任无涯,叹气道:“即刻出城,命展荆率人入城,协同梁王……抄家。”抄家?!这事怎落到鹰羽头上了?任无涯一怔,可当触及伍无郁的眼神,顿时沉声道:“是!”

他领命匆匆离去,梁王这时也含笑走来。“贤弟,你我二人去青园歇歇脚,等他们办完差事,再一同去武德门监斩如何?”“啊?”伍无郁又是一怔。这样做……好吗?似是看出伍无郁的疑虑,武深思眯眼笑道:“贤弟放心,本王早已安排好了,那些人的府邸,都有本王的人看守。”

也对,既然女帝决心杀人,自然事先要做准备。没有推辞,有些心烦意乱的伍无郁跟着梁王,便上了马车。青园内,并无他客。他二人坐在堂中一张桌前,台上几名身段妖娆的女子,正扭动着腰肢。当然了,二人的心思,都不在台上。

不知过了多久,外间传来动静。只见展荆与一名陌生男子,结伴而来。“王爷,人犯二百七十一人,具已缉拿,无一漏网。现已押赴至武德门外!”闻此,伍无郁看向展荆,只见其默默点了点头。出青园,上马车,一路上伍无郁都心烦意乱,到现在他都没明白过来,女帝为何让他来办这事,还是跟梁王一起。

对面,武深思望着沉思中的伍无郁,淡淡道:“贤弟是在想,陛下因何派你与本王办此事?”见梁王开口,伍无郁也没二话,当即正色开口。“烦请梁王指教。”“此事简单,”武深思把玩着不知从哪摸出来的玉核桃,淡笑道:“无非是,助贤弟立威于朝尔。”

“立……威?”“不错!”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武深思嘿嘿一笑,“贤弟想想,今日朝堂上,那老匹夫曹长恭跟其刑部一众,是在针对谁?贤弟再想想,他为何要这么做?”伍无郁眉头一皱,“欲除贫道?”“不,”武深思摇头道:“贤弟此时圣眷正隆,可谓是如日中天,无人可除。他如此行事,不过是一群老贼,看贤弟不顺眼,使了些下作手段,想削贤弟权柄罢了。

可惜,弄巧成拙,竟不知反王李泾,陛下早已有了安排。这才误打误撞,有了朝堂上那一幕。”“可即是如此,这立威二字,又从何谈起?”“贤弟糊涂了不是?你这样想,他曹老匹夫,为何敢这样对你?无非是欺你根基尚浅,位尊而无威罢了。”武深思说到这,便笑呵呵的指着自己,“他怎么不敢这样对本王?

因为他知道本王的手段,只要他敢这么做,朝上定有人出言反驳,维护本王。而且本王还会狠狠揍他一顿!他不敢,他没这个胆子……”似是听出武深思话中深意,伍无郁呵呵一笑,并未开口。见此,武深思意味深长的望着他,半响才摇头道:“陛下真是用心良苦啊。不过贤弟,监斩立威可止一时之患,却非长久之计。

若欲在朝堂上长久立足,自身威信是一点,更重的是,要多些朋友。当然了,君子朋而不党。本王如此之言,只是希望贤弟在朝廷上,多些朋友罢了……”这话,差不多算是直言拉拢,明言相告了吧!心中嘀咕着,他便开始思索该怎么推诿。

他可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加入梁王一派。虽然他们都能算是女帝亲信,可终究还是不同的。梁王所求,满朝皆知。一旦加入他们,怕是麻烦将会接踵而至。同时无形之中,更会给他树立许多敌人。而就在这时,还没等他开口,马车便停住了。

“王爷,到了。”玉核桃的声音一止,武深思眯眼道:“贤弟好好想想吧。本王可是真心把你当作朋友,而且在他人眼中,说不得贤弟已经…哈哈哈…”看着大笑着走下马车的梁王,伍无郁抿唇一线,最后竟是淡淡一笑,这才随之走下了马车。

一下马车,入眼便是人潮人海,前来看热闹的百姓。不得不说,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到哪都不缺爱凑热闹的人。被护卫着,他很快便来到了一处台上。这个时候,伍无郁才见到了那些犯官家眷。只见台前一长串,跪着哭嚎咒骂的人。

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长者已生华发,幼者尚未出齿。他们有的哭泣求饶,有的一言不发,有的疯癫痴笑,有的挣扎怒骂。看着面前这些人,伍无郁还在发呆。武深思却是凑过来,眯眼道:“贤弟,下令吧?”让我下令?伍无郁指着自己,一脸惊愕。

只见武深思含笑点头,也不开口。见此,伍无郁只得深吸一口气,赶鸭子上架般的扭头,就要开口。可当他看到那些梨花带泪的俏丽女子,跟哭闹的几岁孩童时,口中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喊不出来。“梁王,这些人难道真要全都……”

“这可是陛下的旨意,具斩,灭族。莫非贤弟,不忍?”………………最终,伍无郁还是开了口,下了令。他一眼都没敢看面前行刑的场景,可即便如此,光是那浓郁的血腥味,就让他呕吐不止。二百七十一人,死在他的令下。欲掌权,必染血。怪不得总有人说,权利的味道,是血腥的。

当回到观星殿时,已然是日落黄昏。他连柔儿满怀期待的端来凉茶都没顾得上,就软在了床塌上。第一百二十七章:偶遇太子殿下女帝虽杀伐果断,但也好华尚奢,喜虚慕荣。这一点,从各地上奏所谓祥瑞的折子数量上,就不难看出。

而南郊珍兽苑,便是因各地跟番邦上贡之珍奇兽类所造。竹叶青青,延绵不绝。清新的空气,弥漫四周,似乎就连空气都带着一丝甜味。“大人,玄豹当真乃是神骏异种,是小人所见,难得的神兽啊。”前面一名小吏穿着短衫,边在前面引路,边献媚讨好。

似是被这环境影响,伍无郁的心情也好了起来,笑眯眯的望着四周,随口道:“哦?是吗,怎么个难得法?”他今日出城去看鹰羽卫,就在回宫时,临时起意,这才想起那驼了他一路的玄豹。于是便调转脚步,来这瞧瞧。“嘿,”这小吏嘿一声,一脸赞扬道:“国师大人之玄豹,体大神骏不说,行进之间,更有威严之气!刚来没几日,这珍兽苑的其他兽类,就皆臣服了。

而且这玄豹,非熟肉不食,非软绒不窝,非甘冽之泉不饮,虽有利爪尖齿,却从不伤人,对人十分友善,乃是十足十的福善之兽。”听着这小吏的话,伍无郁一脸古怪,回头看了眼任无涯,心中不禁嘀咕,福善之兽?瞎扯呢吧!你是没看见它作孽的时候。

还非熟肉不食,非软绒不窝……这不就是好吃懒做嘛,还让你说成优点了。“哎!到了!”小吏脚步停住,指向前方。伍无郁迈步走去,只见黑铁所铸成网,拦住左右两壁,借山地之势,在前面围出了一方足有三个足球场大小的地界。

里面各种奇花异草,应有尽有。众多的奇珍异兽,也是散落其间。伍无郁一眼就看到了玄豹,这货正十分欢快的,蹂躏一只……孔雀?一旁的小吏见此,喟叹道:“大人瞧哪,何其威武的身姿啊!天降神兽,百兽臣服啊……”一只大豹子,在欺负一只孔雀,你管这叫威武???

话说你们怎么不把他们分开啊?食肉的跟食草杂食的混在一起,真没问题吗?嘴角微微抽搐,伍无郁也看出来了,这玄豹完全不是要进食,而是在玩耍。看着身上仅剩几根羽毛的孔雀,他终是忍不住,开口喝道:“孽畜!”正玩得开心的玄豹一愣,硕大的头颅一抬,顿时就瞧见了铁网外的伍无郁几人。

“嗷~”大好人!送俺进这天堂的大好人呐……玄豹当即放过那只可怜巴巴的孔雀,兴奋的扑来。两只前爪前伸,趴在铁网上,玄豹兴奋的低呼着。“大人若欲跟玄豹亲近,尽管放心便是。卑职在此,定保无忧。”任无涯看出国师的激动,于是淡笑道。

心中略有些激动,不过还是矜持的点点头,示意那小吏开门。一开门,玄豹当即便凑上来,围着他的来回打转,完全没有一丝凶戾之气。珍兽苑?真是个神奇的地方。狠狠揉搓着玄豹的耳朵,伍无郁笑骂道:“你这孽畜,未曾想到让你落得如此福地……非熟肉不食?好家伙,日子过的比贫道都滋润!”

正说着,忽然远处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国师大人真乃神人也,如此凶悍之兽,竟能在大人面前,如此乖巧。”切,那是这货被打服了,贪生怕死!伍无郁心中嘀咕一句,便抬头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当看清来人之后,顿时心中一颤。

怎么会是他?轻踹一下玄豹,示意其一边玩去,然后快步上前,拱手道:“参见太子殿下,未曾想能在此地,见到殿下。”“呵呵,本宫一向清闲,这珍兽苑风景优美,便常来散心。”李显含笑点头,神情温润。同那夜东宫之中,判若两人。

怕又是一个演技派啊……心中一叹,伍无郁正想着如何搭话,谁知不经意一瞥,顿时瞧见了李显身后随从中的一人。双瞳一缩,伍无郁心中一惊。念怜儿?孟长青?!他怎么跟着太子?!察觉到伍无郁的视线,李显含笑挥手,握着孟长青的手,轻声道:“这是怜儿,来,见过国师大人。”

望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伍无郁一脸古怪。那日拦车相问,原来所送之人,是太子……太子好男风?这可……不得了啊……“殿下,怜儿认识国师大人。大人去青园听过怜儿唱曲呢~”全无往日清高,此时的孟长青,语气轻柔,眉眼舒缓,也不见俗眉之态,可偏偏却让人心动不已。

“哦?”捏着孟长青的手没有松开,李显诧异道:“是如此吗?本宫还想着怜儿给国师一展歌喉,也好让本宫与国师在这清幽之地,把酒言欢呢。”伍无郁尬笑着应和,心中却是不由的深思起来。梁王送孟长青到太子身边,定有谋划!

“想请不如偶遇,今日端的是巧,不知国师大人可愿给本宫一个薄面,一同把酒言欢?”李显轻笑着,摇头道:“也为那夜东宫之事,给国师赔罪。”“哪里哪里,”伍无郁连连摆手,“那夜之事,与殿下有何关系?殿下不必如此。”

双眼一亮,李显连忙松开孟长青的手,一脸激动道:“国师能懂,本宫实在欣慰。来人呐,就在此地,摆下桌席!本宫要与国师醉饮!”“是!”身后随从当即开始忙碌。太子这般热情,伍无郁自是不好拒绝,只得默默顺从。然就在这时,远处却见一人快速奔来。

“呃,参见太子殿下,国师大人……”展荆?他怎么来了?伍无郁拧眉问道:“展将军,怎地了?”展荆老回京了!刚刚入宫出来,便急找大人。派人寻到末将所在,末将这才……”阁老回京了?在找我?!心中咯噔一跳,顿时强作笑颜,看向李显,“太子殿下,这……”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