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2章(1 / 9)

  “小师弟!”  白启回头一看,没想到玄都宗的一个真传弟子正在喊着自己。只是这个师兄看着面生,自己和他好像并没有很熟。  “小师弟,快到我这边来。”  那师兄且战且走,即使白启还在犹豫,他已经一个起落站在了白启的身边。只见这个师兄手上拿着一个镜子法宝,发出耀眼白光,白光照射下的妖人瞬间失了妖元气力呆呆站立,被师兄反手再拿长剑刺死。

他笑出了强大,笑出了自信。作为一名无根人士,曹吉祥还是朱见济穿越以来,见到的第一个能笑出这么多皱纹的宦官。老实人马冲眼见两人相谈甚欢,也心中着急。伺候太子显然是一份极有前途的事,因为大明开国至今还没出过太子下台的事——朱见深不算,他爹都退位了。

马冲觉得景泰帝如今正值青壮,想来可以安安稳稳的活到太子长大,反正皇帝宝座落到他们这家是肯定了的。他能够贴身伺候,也是托了前辈的关系。毕竟他干爷爷是大名鼎鼎的三宝太监。虽然三宝太监年老时也顺应宦官中的潮流认了好几个干儿子,导致到了马冲这孙子辈的时候关系有点远了,但名头总是值点钱的。

那时候的马冲装乖卖巧还充钱,让一位快退休的老太监引荐给了成敬,从而混到了今天。要是自己的职位被这条老狗抢走了,那之前的付出不就拿不到回报了吗?马冲对曹吉祥警惕起来。但是太子喜欢,作为一个下人怎么能打扰?

于是马冲只能怀着紧张的心情在一边伺候,给小太子端点心递水果。紫禁城的十一月下旬已然下起了雪,宫殿内烧了上好的煤炭,把整个人都照得暖洋洋的。曹吉祥和朱见济通过旁边的炉火,都看见了美好的未来。“你这个人是真有意思,孤记住你了。”

朱见济听完了故事,手里还抓着块吃了一半的糕点,显然心情不错的对曹吉祥说道。曹吉祥大喜过望,连忙扣头,“奴婢谢太子赏识!”旁边的太监们对这个抢了自己风头的老货非常不满,可在太子开了金口的情况下,谁也不能表达出不乐意来。

于是在朱见济听累了让他们退下时,掌管其他内府机构的太监只能用羡慕嫉妒的语气去恭喜曹吉祥。小太子这么好哄,这老货看来是要否极泰来了。曹吉祥笑得见牙不见眼,好像自己已经成了太子心腹似的,心安理得的对着同事们摆手,装模作样的讲两句“哪里哪里”。

马冲看了他这样就烦。他自幼入宫,拜的干爹虽然不太靠谱,但好歹也教过马冲在宫里需察言观色,小心行事。曹吉祥这刚吹点风就飘起来的做派,让马冲这等老实人看不下去。他在背后轻轻一哼,瞧着这几个太监各回各家了,便转回去为朱见济禀报。

此时天色不早了,按照习惯,该伺候朱见济吃些养生的药膳,随后预备入睡。但朱见济却突然发问,“孤现在还能去找父皇吗?”太子这是想爹了?马冲第一时间如此反应。“此时陛下应该也是休息,若殿下想去问安,奴婢可差人去探探。”

花姬被龙王一瞪,吓得跪伏倒在地。“我妖族天生地养,是天地间最受眷顾的一族。”“可是我们为何如今只能蜷缩在这十巫山的一方天地之内,眼看着人类占据着硕大的神元界?”“人族孱弱,众所周知。可是他们却能在万年之前无比强大的神族手中抢过神元界的统治权,他们凭借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龙王环顾四周,妖人们的眼中竟是一片茫然。他喟然一叹,继续说道。“人族没有强大的法术,没有不死不灭的身躯,没有镇天裂地的法宝,他们所靠的是一股气,一股宁愿死也不愿意继续被神族继续奴役的气。”“而那个时候的神族,其中最强大的神举手投足就可以让山塌海陷,他们释放的法术能让天地也帮助他们增强威力,炼制出的法宝可以装下一个世界。”

“可是呢,他们最后还是输了,八千年过去了,现在连一个神人都看不见了。而如今的我们,与当初的人族何其相似。”“人类统治了整个世界,他们对我们这样的异族毫不手软,魔族,被他们逼到了天的尽头,在阴影之中苟且偷生,兽族,被他们奴役吞食,我们妖族,生活的地方也越来越小。”

“而在这里,我们死死守着一方灵海,但是我们又可以兴盛多久呢?每一个新的妖人的诞生,就意味着我们分到的资源少一分,强大的妖可以去抢低等的妖,可是你连我也不敢保证我一直就是最强大的。”“总会有更强的妖人出现,就拿我刚刚收的义子来说,只要他修炼下去,二十年、三十年,总有一天,以他的天赋,一定会超过我实力。”

“可是,那又能怎样,这一方灵海可以诞生一个神帝,两个神帝,但是最多能诞生多少呢?是十个,八个还是五个?”“而在外面,那么多的大山,那么大的无边海,那里的强者更多,也更加强大。也许你们会以为那离我们太遥远。”

“可事实上,现在外面的人类已经打进来了。他们连最后一片土地都不肯留给我们,他们连等待我们自生自灭的时间都不愿留给我们。”“他们会杀死我们所有的族人,不光是你们,还有你们的兄弟,你们的妻子,你们的儿女,谁都逃不开被杀死的命运。”

“告诉我,你们想死吗?”“谁都不想死,但是人类的刀比万年之前还要快,人类的强者,比万年之前还要多,还要强,而我们却比当年的神族弱上了何止百倍千倍。”“但是,我要说,我们能赢。”“为什么?”

“因为人类已经失去了他们的那股气,那一往无前的精气,那殊死一战的勇气,那无所畏惧的志气。”“而这股气,我想在你们身上看到,有没有!”只见龙王从储物戒中扔出一个被捆绑起来的人来,白启一看,不着痕迹地往身旁一个妖人的身后躲了躲。

“哼,妖蛇,要本事你就杀了我,我六大门派的神帝都在此地,只要我一死,他们马上就能感应到,霎那之间你的老巢就要灰飞烟灭。”第二百一十六章 大战开启躺在地上的赫然就是风破浪,那日被小魔女的魔枪惊走,却仍是不甘心,追寻着白启他们的踪迹来到此处,没想到意外发现了龙宫的所在。

想要独吞宝藏的他并没有回报师门,反而是孤身潜入,直接被巡守的妖人发现。他杀死两个神人之后惹得神尊出手,抓来献给龙王,被逼问出六大宗门前来的始末。“谁来,杀了这个人族?”龙王看向自己的族人。“王上不可啊,这人一杀,我们无异于是在对人族宣战……”

绿蟒蛇人还想多说,却直接被龙王一掌掀飞。龙王把目光扫向哪里,哪里的蛇人就向后退却,各有难色。龙王看向花姬,花姬有心想要表现,却又害怕着。她浑身颤抖着,若是动手,她可能就成了整个妖族的罪人,她还是没有上前。

“哈哈哈,一群胆小妖人而已,我倒要看看谁敢杀我!”风破浪挣扎着起身,仰天长笑,颇有几分孤身入敌营,睥睨万妖我是英雄的豪情。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脚把他踢到在地,风破浪的笑声戛然而止,回头看是谁这么大胆时,背上已经被一把尖锐匕首穿心而过。

“你,你是……”风破浪瞪大了他的眼珠,死活不敢相信杀的人竟是白启。笑的真难听。白启拔起匕首,把风破浪踢到一旁。一瞬间,风定尘落。“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绿蟒蛇人从远处爬了回来,看见没人敢动手的他还准备继续劝谏龙王,没想到这个黑小子就这样把人给杀了。

白启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举起了手中还带着血的匕首。“好,不愧是我的儿子。”龙王原本失望的脸上顿时舒展开来,虽然神情之间还有些落寞,却比先前要好上太多。龙王没有想到自己治下十几年的臣子,耗尽心血培育的义女都做不到的事情,却被一个刚认的义子做到了。立马改口不叫义子,换成儿子,可以想见没有意外的话,这方天地的未来主人就是白启了。

龙王的脸立刻就黑了下来,面色不善地看着那些跪倒了一大片的蛇人和他们的随从们。场上还站着的,只剩下十数不到的妖人以及白启和小魔女。“你们以为,我把妖族中所有的神人以上的妖人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迎接新的族人吗?”

龙王沉吟着。“他们,应该快到了。”“我再问你们一次,真的要向人类投降吗?”所有妖族的能战之妖都集中在这片海滩之上,上万只不同种的妖聚集在一起,没有一丝的喧嚣。他们静静地站着,看向半空之中,他们的龙王。

“人类,带十数万的神人来到这里,想要抢走我们的灵海,想要断了我们的传承,想要将我们全部剿灭。”“而这个时候,你们的长辈却提议要将我们妖族的英雄送出去投降。”“就算人类杀光我们的妻儿,霸占我们的十巫山,夺取我们的灵海,你们也想把敢于宣战的勇士送出去投降吗?”

“我再问你们最后一次,愿意吗,给我一个答案就好。”“不愿意。”零零散散的声音从那些妖人的口中说出,慢慢的,越说越大声,汇成溪流,聚成大河,最终像大海的波浪一样涌来。万妖齐呼,声能震天。“要死啦,要死了,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绿蟒蛇人带着一群妖人想要离开这个着来了疯魔一般的地方,和一统天下的人族作对,这不是想死是什么。就算是神帝又怎么样,六大宗门里的神帝多的去了,绿蟒蛇人常年在十巫山与山外之间走动,如今的大势哪里是这些毛头小妖以为的那样。

万数的妖人看上去气势恢宏,人族连神帝都不用,就是几个神尊带着弟子就能把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灭了。如今人族的手段,比万年前的神族甚至都要更强上一些了。“你们想去哪里?”不等绿蟒蛇人回话,龙王一口火焰就把这群软骨头给烧成飞灰。

妖人们高呼着“驱除人类,恢复妖土”的口号,在龙王的指挥下迅速地整合成看上去精锐无比的战斗队列。白启看着却是头疼,原本和小魔女想趁乱逃走,哪里想到龙王把一万二千余妖人分成三支妖军,他、小魔女和花姬各领一支。

带着妖人打人类?白启看着自己身上的青铜铠甲,情不自禁地清了一下嗓子。“妖族誓死必胜!”一瞬间仿佛点燃了炸药包一般,众妖群情激昂,高喊必胜!“何方妖孽,居然敢聚众为祸。”突然千丈之高的头顶上方有碎石纷纷落下,妖人们还算闪避及时,那些刚刚蜕凡的妖兽一时间死伤过半。

死里逃生的众妖望向头顶,苍天之上许多黑点转瞬之间就来到了眼前,正是六大宗门的精英弟子和神帝长老们。“一只小蛇也敢聚妖成国。”天人门的神帝狠戾非常,一只大手直接捏向在临海之上的龙王,想要将他一举成擒。

“来的好。”龙王口中吐火,大有焚山煮海的强大气势,卷象那飞来巨爪。神人与妖族照面,还有什么好说,直接便是打了起来,一时间杀喊声起,法宝乱飞。白启看林太清带着玄都宗弟子们落在地上,刚想去呼喊时想起自己如今的身份,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抹在脸面之上,别说林太清,就算是自己师父来了也认不出自己。

第二百一十七章 要死了白启这才提起一把刚刚分到到的长枪喊着冲了上去,白启身边的神尊副将看的害怕,这样冲过和找死有什么区别?没有办法,神尊副将也只能跟了上去,紧紧地护着白启。?? ??白启看着自己身边就差贴身保护的猫脸神尊,心中烦到不行,他这么跟着自己自己怎么找机会装死啊,怎么假装被杀死,然后换回自己六大宗门第一弟子的身份?

白启想让猫脸神尊不要跟着他,可是他一直以来的形象却是一个不会说话的黑蛇,没办法,他只好用长枪指着猫脸神尊,又指了指一个正在大杀四方的神人身上。猫脸神尊虽然会意,但是他哪里敢放龙王刚认的义子独行,坚持不肯离去。

白启急得不行,这家伙跟着自己迟早会引来神帝出手,那时候自己就是想装死也装不成了,直接就死透了。白启朝着战场扫了一眼,突然看见一个熟悉身影,直接就冲了过去。一言不,一枪就朝着那个身影的背后扎去。杜成最近十分的意气风,自从跟着进入十巫山山中之后,无论是剿灭魔兽,还是现在杀妖卫道,俱是得心应手。

只见他手上的玄墨玉石棍红光大作,棍尖画圈,一片妖人便被圈在了其中。随机他握棍的前手力,妖人便全数被打倒在地上,身上还有烧伤焦痕,出痛苦喊叫的声音。杜成正得意间,忽然感应到背后有异。“何方小妖,居然敢偷袭本神君。”

原来杜成这几日来不单单是表现优异,更是杀了一只高阶魔兽之后,领悟神通,顺利进阶到了神君境界。如此一来,他的实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手中长棍收势,旋即转身,长棍挡住来者长枪。杜成转过身来一看,原来只是个面黑的普通妖怪,连神人境界都没有达到,居然还敢来偷袭自己,当真是不知道死字该怎么写。

杜成前手力,弹开白启的长枪,之后举枪自上而下直滚下来,自信一棍就能让这个黑脸小妖怪成为自己的棍下亡魂。白启却是嘿嘿一笑,早有预谋地往后一退。原来那猫脸神尊已经赶了过来,见有人居然敢对太子出手,手掌中白光一闪,便在杜成的身上留下了三道抓痕。

“神尊?”杜成一棍没有打死白启虽然惊异,此时却是战意高昂,手上玄墨玉石棍红光大作,便缠上来猫脸神尊。白启趁着猫脸神尊打得入神,立刻遁入身旁一堆躺着哭嚎的妖人之中,三下五除二,就换上了玄都宗的弟子玄衣。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这个阴暗的小角落,一个妖人太子摇身一变就成了六门大比的第一弟子。白启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给一个被烧成焦炭的蛇人披上自己的铠甲,为了效果逼真一点,还心疼地在上面砸了两个火焰机关丸。

一切搞定。白启拍拍手站了起来,可惜他忘记了自己身处在这个到处是妖人的战场之中,他的那一身宗门弟子玄衣就好像黑暗中的一盏明灯那么明亮。当即就吸引身边所有小妖的目光,十几只全部如潮水一样的扑了过来。

“救命啊!”一只两只妖人白启倒也不怕,可是这么多凶神恶煞的妖人冲过来的时候,管他打不打得过,白启撒开脚丫子就是跑。边跑边大声地喊着救命,只是救兵没喊来,到是喊来了无数的追兵。于是白启一边跑着,一边不停地向身后砸着机关丸和灵符,只是控制的角度有些差了,打到其他战团当中。被招惹的神人们转头一看一个小小的神人居然敢偷袭自己,纷纷放开自己原有的对手,加入了追击的队伍当中。

队伍随着白启跑路的路程不断扩大,甚至有几个六门弟子都想提着法宝加入,当然最后还是把怒气泄在了其他的妖人身上。“那是?”龙王化作蛇身勇猛非常,便是天人门、大荒山、众星殿、异人盟的四位神帝同时出手才能勉强压制住。而神元道、玄都宗的神帝则是留下来看护弟子,防止憾事生。

此时玄都宗的神帝林太清突然现战场之中出现了一处不同寻常的地方,一个自家的弟子被一群妖人们追着打。林太清的心里极为不舒服,所有的弟子都知道这一次带他们前来是锻炼胆魄与心志的,有神帝照看着,会有什么危险?这弟子一边逃一边喊救命的,岂不是让其他六门弟子轻看了玄都宗。

可等林太清仔细一看,这不是白启吗?他怎么会在这里?林太清自恃身份不愿出手,正想传音给白启附近的玄都宗弟子过去帮忙时,没想到白启好像感应到他的目光一样。“林师叔要死了,我是白启啊,快救我啊!”“林师叔救命啊!十万只妖人在追我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林师叔你再不来,我们玄都宗未来的希望就要断送在你的手上了。”这小子肯定是看到自己了,林太清叹了一口气,手上指剑瞬,在白启的身后留下一道深深剑痕。到没有伤到多少妖人,这些妖人,都是给六大宗门的弟子拿来试炼的。

白启也感受到身后那道灭绝生机的剑气带来的可怕压力,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自己不适的感觉,转过身来,看着那些妖人们。“有本事继续追我啊!”剑痕如鸿沟,妖人们恨不得跳过一跃而过,冲过来把白启打得满地找牙。可是他们却全都停下了几步,忌惮地看着远处负手而立的神帝,强按下这股会死妖的冲动。

不是不想,也不是不敢,只是为了杀这个小贼而已,拼掉自己的性命似乎也太不值得了。还不如留着命去换那些看上去就厉害非常的弟子,身为妖人,死也要死的有价值。8第二百一十八章 回眸一笑白启挥手跟那些踟蹰不敢前的妖怪们挥手道别,真有几个忍不住跳过来的妖人,白启手上的机关丸猛地砸过去,妖人们全都掉到剑痕鸿沟下面去了。

白启想了想还是林师叔那里比较安全,于是点燃一张又一张灵符,浑身顶着十几层法术盾,一路直走,奔着林师叔那边去了。这一路可谓是刀山火海,枪林弹雨,等白启走到林师叔旁边的时候,他手上的储物戒指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二十二个之多,每根手指戴两个都带不下,以至于两根无名指各戴了三个,反正两只手是握不了拳了。

至于为什么?白启也觉得奇怪,反正地上随便捡捡就有了。“师叔,这里太危险了,让我来保护你。”林太清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正气模样的师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混小子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抢别的弟子的战利品,还美其名曰“东西太多了,师弟先帮你保管着”。

最可气的是,他抢别家的弟子的也就算了,居然连自家的师兄弟都下手。根本不看人,不但抢入门弟子,而且连真传弟子也敢抢。此时白启正在林太清的旁边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乐呵呵地整理着自己“帮师兄们保管的战利品”,一只小脸笑的跟朵花似的,嘴巴咧得根本就合不拢。

“哇,三十年份的通幽草,据说含着一片就能看到死后的世界,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这个不错,皮质坚韧,一看就知道起码得是神君境妖人的皮。”“这么大块的石头干什么用的,元力好充沛的样子,不认识,先放一边。”

白启在一旁念念叨叨的,林太清终于忍无可忍,一弹指就把白启送到了他该去的地方。“林老头你干什么!”白启在半空中口不择言,清点自己财宝的正开心呢,就被林太清给踢了出来,什么情况啊?“身为六门第一弟子,你自当以身作则,冲杀在除妖第一线上。”

林太清淡淡道,心境似乎平和了一些。“至于这些宝物,老夫会给你收好,等战后分发给有功的弟子们。”白启看到林太清的袖子在地上轻轻拂过,自己小山似的宝贝就全部不见了,哪里不知道这个老头根本就是假公济私,分明就是想贪图自己的宝贝。

“强盗啊,比我还强盗。”白启欲哭无泪,还想冲回去,可四周很快就聚拢了七八只妖人,不怀好意地围了上来。此地与他先前跑路的地方距离较远,这些妖人根本就没有见识到那一剑鸿沟的可怕威力。这些妖人就只知道自己被六门弟子欺负的很惨,突然天上掉下个凡人弟子,看样子就很白很嫩很好欺负。

“救命啊!”白启看着聚拢过来的妖人们,刚想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扔点机关丸出来,谁知道一摸手指滑溜溜的,什么都没有,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把所有的储物戒指都卸了下来。“林老头,你这个老不死的!”狠话低骂,白启的脚步跑得更快,趁着这些蛇人还没有形成围拢之势前,噌地一下就冲了出去,动作敏捷地好像那河底的泥鳅,滑不留手。

白启苦着小脸,手上握着从鞋子里拔出的匕首,小心翼翼地避开每一个可能存在的危险。偌大的一个战场,他居然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他安稳躲避的地方。无论他找的位置再隐蔽,可是这战场上的妖人是在是太多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发现,更可怕的是,有时候还会出现从天而降的敌人。

白启趁这个摔倒在地上的羊头妖怪还没反应过来,一匕首就把他的脖子给抹了。心想着这样子下去可不行,得找个师姐师妹保护一下自己这个小师弟啊。白启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一声娇喝,定睛一看,那飘飞的彩衣,那绚丽的法术,那优美的身段,呸,是矫健的身影才对。看服饰应该是众星殿的弟子,自己怎么说也是半个众星殿的弟子,师姐“有难”,自己当然要拔刀相助。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