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32818章(1 / 8)

先前不是在议论环州反叛根由吗?这样吧,张卿亲自去一趟,安抚环州以及邻近各州百姓官员,妥善处理后续之事。”“臣,领命!”张安正缓缓弯腰,准备跪下。伍无郁迟疑一刹,还是微微伸手,搀扶了一下。张安正一怔,扭头冲伍无郁笑了笑,然后径直跪下。

后来慢慢长大,我总能看到村里人一家人团聚的温馨场景,每一次除夕,我看着屋外的每家人灯火通明谈笑欢呼时,我却只能孤身一人呆坐在自己的家中,身边除了一条狗,再无其他人。我也想有家人,我也想有母亲在身边,今天,我终于见到了梦寐中的母亲,她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看与端庄温雅,她颤抖着手摸着我的脸,而在看到脖子上有好几个疤痕印时,她脸上流露出诧异的神色。

我连忙解释道:“这是我以前遇到危险时,就把这石坠子扎进肉里,每一次都能让我爆发力量,也是他,救了我许多次。”我拿出神灵之坠,母亲的泪水下来,眼中尽是心疼,她知道,这是我老陈家的传家之宝了,自然也清楚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催动神灵之坠……

“孩子,这些年,苦了你。”母亲脸色哀伤道。我摇头,“我的苦比不上母亲,你被关了那么多年,什么也看不着,儿子虽然经常遭受危险,但却能看到外面的世界。”“母亲虽然被关着,但关于你的消息,你爷爷时常和我提起,每次听到你受伤,我的心就跟刀割一样,凡儿,是母亲对不住你,没有尽到做娘的本份……”

“母亲,别说这种话,今天儿子就是来接你回去的,再找到我父亲,我们便能一家团聚了。”母亲已经泣不成声,她生下我后便被强行带回了青家,如今再见面我已成年,这其中的时日对她来说,每一天都是煎熬。老头道:“乖孙,你母亲每次听到你跟人拼命受伤,往往都惊得好几天吃不下饭,再家上关押久了,落了病根,你以后可要好好孝顺,多生几个胖小子给你母亲开心开心,老头我也能捞一个四代同堂对不……”

我没理会老头,这货说话只能听前面几句,不过邪门的是,他这个做爷爷,反倒是怕我怕得厉害,就跟老鼠见猫似的,好似被我吃定了一般,这不,我一回头,眉头一挑又吓得他赶紧摆手。我将母亲扶好,她看着我胸口上流了血,心疼得便撕下衣服来给我包扎,嘴里直骂我是我个傻儿子,说我怎么还跟外公斗上了……

“傻丫头,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过来,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仆人。”我冲不远处的青语道。这丫头一愣一愣的,在看了一眼身旁人后,犹犹豫豫走了过来,小心翼翼扶好我母亲后,还不忘小声问道:“你真的是大凤仪吗?”

如今,我母亲被关了二十年,我现在已经来了,即便青家人的族规家法再严,我都不会让他们再把母亲关起来,绝不!果不其然,我和母亲相认不到片刻,便有青家老者站了出来。一个年纪看起来比青骁还大了一些的老婆子道:“族规不可坏,青翎擅自违反家规并私通外人生下孩子,早已毁了规矩,如今又逃出来,如果今日不予严惩,恐怕对不住我青家历代的大凤仪和老祖们。”

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盯着这个头发花白挽着头巾的老婆子,论辈份,她比青骁还大了一些,可在我眼前,无非就是一个倚老卖老的老东西!“既然你这么拥护家规,怎么,倒是自己去当大凤仪,你是老是老了点,不过青家的家规里,当大凤仪应该没有年龄一说,依我看,让你这老婆子去当,天下必定太平,青家埋了几千年的老祖宗兴许也要含笑九泉了……”

第646章 病君子青政我说话足够狠毒,而且还是当着众人的面上来嘲讽这么一个威望极高的青家老者,后果可想而知。比武台下群情汹涌,这些年轻的青家子弟虽然单挑不过晋一二他们,但若是有群殴的机会,他们自然不会错过。

老头吃了一惊,显然也没想到我敢这样开口说话。“乖孙,不愧是我乖孙,说得不错,谁爱当大凤仪就当去,别打扰我们一家团聚。”老头咧嘴笑道。母亲身旁的青语吓得不轻,那个被我奚落的老婆子不是别人,正是连青骁都恭恭敬敬喊上一声姨子的人,如今,她脸色铁青,布满皱纹的老脸如打了霜的瘸子一般,难看到了极点……

“青骁,这等外孙,难不成还要留着贻笑大方?”青骁幽幽叹了口气,大手一挥,道:“女儿,既是我青骁长女,便要守这族规,你也见到了孩子,该回去了。”母亲听到这话,眼中多了几分落寞。青骁继续道:“孩子骄横毕竟还是孩子,但身为青家之人,有些事想必知道,青家的大凤仪之所以传承这么多年恒古不变,为的就是牺牲一人,护佑青家全族。”

母亲无言,眼眶的泪水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坠落,世人只知上古家族神秘高贵,却不知出生在这里的人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踏步青云成为人中之龙,要么牺牲自我成全他人。很显然,我母亲自出生后的命运便被安排成了后者。只是,我并不甘心,我来青家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带我母亲回家,谁也无法阻拦我,即便是所谓传说中的青家老祖,也不行!

青骁身旁有好几个老者,一个个气息强大不凡,不等青骁开口,便有几个青家老者在彼此的怂恿下,俨然将我和母亲包围住。远处的青骁平静道:“你看了也看了,该回去了。”“你真以为我不敢动手?”我怒道。“少说狗屁,今天我就要带我母亲走,我看谁敢拦!”

“孽子,休要张狂!”青家老婆子双腿狠狠一跺,如脚下生风一般整个飞速弹来。“青兰心,想欺负我乖孙,先过我这一招。”老头冷哼一声,拂起袖子将我护在身后,并道:“乖孙,带你母亲离去。”“陈豪杰,听闻你们陈家天生奇力,我青石虎不才,也要会一会你。”

眨眼间功夫,足足有三道身影鱼贯而出,皆是青家老者中气息最强的几位,瞬间便缠住了老头。老头的实力毋庸置疑,但要面对这么多青家高手显然也不轻松,我挑眉,双眼逐渐变得血红。青兰心指着我道:“众青家男儿,拦住此子!”

比武台下,一众青家的年轻人面面相觑,在迟疑了几秒钟后,终于也向我冲了过来。我目光望去,足足有十几道身影,除了受伤的青松外,其余的青家年轻高手皆加入到了战团中……青语脸色苍白,道:“他再混蛋,可也是大凤仪的儿子,是青家的大公子啊,你们怎么能这么多人欺负他一个?”

我回头看了一眼母亲,嘴角浮起笑容安慰她道:“母亲,且看你儿子,如何独战这群天之骄子,我要让青骁看看,纵然我流落凡尘,但依然比这群只会叫嚎的兔子们强多了。”十几个青家年轻人赤手空拳,他们没有动用武器,在他们眼中,我手无寸铁,又如何抵挡得住他们的联合攻击。

但他们却忘了一条恒古不变的道理,羊叫得再凶那还是羊,孤狼再无助,那他也是一头可以撕碎任何敌人的野兽!我仰天怒喝一声,迅速将体内的气力调动到极致,与此同时,我将脖子上的神灵之坠扎进皮肉里,体内血气翻腾,右边的心脏吞噬着我身体里的鲜血,转而成为一股澎湃的力量……

我一头扎进了人群中,没有过多犹豫,但凡拦在我面前的人,尽管一拳轰倒!“化凡师傅,我来帮你。”晋一二也从比武台跳了下来,他足够义气,一时间和我肩并肩,愣是将十几个青家年轻高手打得连连后退……不远处的三小姐紧张观望着局势,一双美眸盯着我的身影,在见到我一拳击倒了一个青家年轻高手时,她小脸阴冷,忍不住朝身后受伤不能战的青松骂了一声废物。

青松露出苦涩的笑容,他虽然受了伤,但实际上还有一战之力,只是今天的局面,他并不屑加入……就在这时,刚才还一脸挫败感的三小姐忽然眼神光亮了起来,她注意到远处缓缓走来了一道瘦削的身影,那个男子五官极俊,可偏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全然是一股病态。

年轻男子眼神不动如水潭,静谧中透着自信,他走了几步,将手中的帕子捂到口中忍不住轻咳了一声,等再松开帕子时,上面已经多了一抹血迹。“小四,你终于出来了。”青政微微点头,他脸上虽然带着病色,但举止行为宛若贤人君子,所以被不少人称为病君子,他来到青嫣的身旁,抬起头,目光向不远处的战团落去,在那里,我被十几个青家年轻高手围攻,但依然不落下风。

“四弟,这个浪荡败类是大凤仪在外面的儿子,今天……”青政侧目,打断道:“既是大凤仪的儿子,便是你和我的兄长,下次别让我听着这般称呼。”青嫣赶紧把自己后面想说的话硬生生停住,青政虽然比她小,但一言一行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感,毕竟,青家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如若没几分威严,又如何震撼外人。

青政来到我的面前,他轻咳了一声,虽然脸上挂着一抹病态的神色,但难掩他眼中的光芒。我知道,他是我至今遇到的上古家族年轻一代中的最强者。青政双眸凝视着我,这时其他的青家年轻人都已经退后,一下子腾出了大片空间,我和青政相距不到五步距离,他身形单薄,好似弱不禁风。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野蛮许多。”青政忽然微笑道。“你便是青家年轻一代最厉害的?”我道。“厉害不厉害,那只是别人的看法,至于我强不强,只有交手过的人才知道。”“你也是拦我的?”我冷声道。青政摇了摇头,“论辈份,你是我大哥,做弟弟的又如何能逆上?”

“那你倒是来做什么?”青政露出笑容,道:“青政和大哥初次见面,想送东西给你。”“什么东西?”我双眼眯成一条线,已然从这个年纪比我还小了一点的男子眼中看出了浓烈的战意。果不其然,青政敛起笑容,一字一句道:“弟弟便送大哥下龙墓吧。”

我初到青家,自然不知道龙墓是个什么地方,但我身后的母亲和青语则是脸色一变,至于不远处的那些青家年轻一代,更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尤其是三小姐,嘴角微抿凤目泛光,笑脸上难掩喜悦,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以至于如此厌恶我……

“四公子,龙墓那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你怎么可以……”青语小心翼翼道。青政道:“大哥在外的名头我早已听说过,斗门掌眼,倒尽天下奇墓,想必这龙墓,应该很对大哥的胃口才对……”青语还想再开口时,不远处的三小姐冷哼一声,吓得她顿时噤若寒蝉。

“龙配凤,青家还真是好传承,母亲,那龙墓真有龙吗?”我问道。母亲摇头,“无人能知,每一个下龙墓的大凤仪,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除此之外,每一年,青家都要送一批活牛羊进龙墓,说是祭祀龙神,以保青家昌盛永久……”

母亲对龙墓的认知不过寥寥几句话,可却给我一股莫大的冲击,这世上,真有龙吗?如果没龙,为何青家要建什么龙墓?难道是为了震慑其他上古家族?龙墓有没有龙,我不清楚,但那地方绝对是一个险地,而眼下,这个刚出关的青政,俨然要将我送进去!

“大凤仪违反族规,她不进龙墓,自然就要大哥代劳了。”青政淡淡道。我挑眉,眼中透出一股凛冽的冷意!青政踏步走过来,一阵冷风吹过,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的衣角里竟是绣着一条七爪青龙,比起身为族长的青骁只少了一爪。

“化凡师傅小心。”晋一二忽然发出警告。不等他话音落下,我便看到青政在我面前只化为了一团虚影消散在空气中。我脑子一愣,全然没想到他的实力竟恐怖到这种境界,一具实实在在的身体,竟是与空气化为了一体……我倒吸了口冷气,双拳紧握,身上毛孔尽数散开,感受着周边空气中的任何气息。

但,我还是低估了青政!这个年纪比我还小一点,自出生就饱受青家资源培养的天才在众多青家老者中施展出了他的绝技。空气中闪过一道微弱的气息,我心头一动,迅速挥动手中的拳头砸向过去!可就在下一秒钟,我的拳头击中了空气,而在我的身后,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瞬间袭来!

青政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背后,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手指成扣撞在了我的后背上,我仿佛感觉到有一座小山一般撞击过来,将我的身体轰飞了好几米远。我重重的摔在地上,鲜血从我嘴角流出,青政只是用手指便将我撞飞,如此杰作,自然引起了那些青家年轻人的欢呼声。

三小姐美眸流转,嘴角含笑,她的意中人大出光彩,仿佛也能让她沾光一般。“小四的实力,竟和我这个老头子差不多了。”一个青家老者不敢置信道,他的衣角上也绣着七爪青龙,可两者的年龄差了两个辈份,若是再给青政些许时间,他的实力必定又是更上一层楼……

我输得明明白白,青政的实力明显比我强得太多;即便我身体里比常人多了一颗心脏,但刚才连续的战斗已经消耗了我许多气力,如今再面对青政,我俨然心有余留不住。再看看老头那边,已经被五六个实力高强的青家老者缠住,老头见到我吃瘪,想要抽身来救我,结果被青骁出手阻拦。

老头怒气冲冲,但毕竟是孤身一人,他看了我一眼,在见到我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后,冲我道:“乖孙,风紧便扯呼。”“风紧扯个蛋呼,老头管好你自己!”我骂道。青骁不动神色走到了比武台旁边,伸出一脚硬生生将那座偌大的比武台往后踢退了十几米,这一举动引得不少人失声惊呼,青家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实力不同凡响。

“外人只知青家有龙墓,却不知道这龙墓就在龙家比武台下,大哥,正是良辰吉时,你不入龙墓,谁入?”青政单手将比武台再次掀飞,露出下面的一道血色祭坛,在祭坛中,一道犹如深渊一般的黑暗入口出现在我眼前。青政的目光投来,迅速锁定我的身影。

我艰难轰出双拳,但被他轻松化解。“大哥,你的气劲已经泄了,不用再顽固,人言生死难料,可又有谁知生死之外,也许是大气运也不一定。”青政道。我听不明白他的话,此时我的心里已经知道,打是打不过了,可能逃都逃不了,我索性吐出一口血沫子,随后对晋一二道:“带我母亲离开!”

晋一二点头应好,但想要拉着我母亲离去时,一个青家老者极速飞出,一掌将他击飞后,迅速制住了我母亲。我双眼欲裂,但就在这时,青政踏步而来。“大哥,吉时已到,我送你入龙墓。”我倾尽全力迎上青政,但无奈体内血气不足,一拳没有击中青政,反而被他在半空中一指敲中脑袋,让我瞬间脑袋一震,意识迅速消散。

紧接着,我整个身体如断了线一般的风筝从空中缓缓坠落向比武台下的血色祭坛,在那里,无尽的黑暗仿佛有一股吸力一般将我的身体吞下。临落入到黑暗入口时,我看到天空中忽然飘下了一层细细的雪,有人发出了惊呼声,这下的雪满是让人惊恐的血色。

我眼角余光注意到,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正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只见那个布满皱纹的老神棍脸上流露出几分无奈。“天道变了,它来了,青城终归要死人了……”第648章 太古幽荧两天后的青城内,已然一片肃然,鲜血一般的大雪几乎堆满了整个青城,道路两旁,随处可见到人们落下的财物,若是能仔细看,路旁丢弃的值钱财物可不少,但匆匆路过的行人却没有一个停下脚步去翻捡。

行人们携老带幼,背着口粮和少数换洗的衣物,在不少身穿青龙刺绣衫的青家人指挥下,往还没来及完全造好的地城鱼贯而去。整个青城的人数足足有近七八万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幼妇孺,少数壮实的男人们则被其他的青家人带上了城墙。

在那里,平时难得一见的青家人们沾满了城墙,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凝重的神色……青城内一片嘈杂和慌乱,虽然临时挖的地城空间也足够大,但还是有人舍不得住了多年的家园,道路旁,小孩的哭声,老人的叹息充斥着每个人的耳畔。

青家人所在的青轩庄里,大部分房子早已人去楼空,在此前的一天时间,所有的青家人比青城人更先进入到了地城,在青骁的命令下,青家的女人负责维护地城的秩序,而青家的男人,则全部驻守在城墙上。在地城里,晋一二小心翼翼护卫着青语与母亲青翎,自两天前天空开始飘着血一般的大雪后,整个青家如临大敌,以至于连青家老者们连架都顾不上打,丢下陈豪杰,全部一股脑冲出了青家。

而把我镇入龙墓的青政则在临走前,将那入口给封了上去,嘴里喃喃了句:“青家如若颠覆,你便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在青城外,大雪飘飞,雪花落地融化成鲜血一般的液体,瞬间将整个青城之外都变成了一片猩红之地。青骁站在城墙上,目光注视着远处,老眼中流露着从未有过的担忧之色。

在他身旁,一众青家老者睁大了眼睛,老脸中皆是不安与惊恐。“地城还没造好,它就提前出来了,这如何是好?”一个青家老者叹气道。青骁眯着眼睛,道:“还要多久?可以将地城的所有机关造好?”身旁的老者沉吟了下,道:“最快也要五天时间,但它会给我们时间吗?”

“时间不是它给的,是我们自己打出来的!”青骁将手放在了城墙上,手指轻轻一动,墙上立即多了一条细微可见的裂缝,而这条裂缝直通到地面,随后冲向远处,将那猩红的雪地一分为二,气势冲天,犹如一道锋刃一般,似要将这大地斩出一道巨大深渊。

但在这深渊中,率先传来了一道令人心脏急剧跳动的诡异吼叫声!这一声怒吼,俨然如惊天旱雷一般,让整个城墙都为止颤动。不少青家年轻子弟脸色陡然一变,他们何曾见识过这种场面,这到底是何种存在?只是发出了一道吼叫声,就有种让人心脏都要跳出来一般。

在城墙上的一处角落里,一个衣服脏兮兮的老头咬着不知从哪弄来的猪肘子,一边叹气,一边大快朵颐着。“天道已变,什么牛马鬼神都出来了……唉,可惜那臭小子被镇到龙墓了,要不然他看到这玩意出来,脸色肯定那叫一个精彩……”

老神棍自言自语着,满嘴油光,恨不得将那个比他胳膊还粗的猪肘子全部吐入腹中。相比于饿死鬼投胎一般的老神棍,其他人可就没这么淡定了。在不少青家年轻人的簇拥下,青政咳嗽了几声,眼神空洞的望着远处的深渊。“终于要出来了吗?”青政平静道了一句。

在他话音落下,只见城墙外的巨大地缝里,一道高大如小山一般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那身影头生双角,全身几乎有半个城墙那么高,身体漆黑如墨不说,还刻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符文,而让人感到恐惧的是它那双眼,如血一般鲜红,目光所及,让人头皮发麻。

青骁倒吸了口冷气,老脸上随即多了一抹释然。“传闻天道变化后,各种上古恶兽会尽数醒来,没想到,第一个苏醒的,竟是这畜生。”青骁苦涩道。“家主,这到底是何物?”有青家老者问道。“青家古谱上有记,上次天道变换是五千年前,那一次,有一只恶兽,在一夜之间戮尽了一个上古家族,上万人口,无一活命,而这恶兽一旦苏醒,天地必定骤变,敢叫那白云做血……”

青骁的话缓缓还没落下,另一边的青政替他说出了这头恶兽的名字。“太阴幽萤……弑千人骨,戮万人血,上古十大邪恶灾兽中,排名第七。”青政顿了顿,轻声道了一句让众人心头颤动的话,“太阴出,血满天,青城危矣……”

这些行尸走肉衣着破烂得跟老神棍有得一比,一看就知道都是沉睡了无尽岁月的尸体,但在太阴幽荧的怒吼下,它们如梦初醒,一边拍打着地面,一边汇集成流,源源不断往城墙压了过来。数量之多,远远看去,就跟蚁群一般滔滔不绝。

城墙上,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胆小一些被青家人叫来一起守城的普通男子,则是干脆吓得浑身发抖,这么多的行尸走肉龇牙咧嘴朝着自己疯狂冲来,不被当场吓尿已是难能可贵……青政垂下眼眸,道:“传闻是真的,只要被太阴幽荧杀死的人,魂魄飘散,肉体死而不灭,无论岁月悠悠,太阴一怒,尸行天下……”

第649章 青龙子城墙上的普通人虽然惊恐得无以言表,但青家毕竟是传承了悠悠岁月的上古家族,它自有自己的底蕴所在。青骁挥动手臂,冷风吹起了他的袖子,那上面刺着一条狰狞的八爪青龙图腾。“起!”青骁一语落下,在城墙下骤然多了一条横贯几百米的护城河,一下子将整个青城给护在了后头。

这时可以看见城墙上的青家老者神色激动的盯着青骁,这护城河是青家的护城机关之一,多年来在青家人的精心规制下,一直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今天,这条护城河一出现,立即引起了无数人的注意力。青骁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多了一把刻着青龙图案的小刀子,他面不改色的用刀子割破自己手心,然后再接过身后一个青家老者递上来的旗子。

青骁将手心鲜血滴落在旗子上,他嘴里念念有词。“以青家之血,召唤青龙子。”青骁将沾满鲜血的旗子投进了护城河,他脸上微微泛起了一抹苍白,谁也不知道,身为青家家主的他,究竟能召唤出什么东西来……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护城河。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