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章(1 / 8)

曹德点了点头,“行,这正好有一个。”“说,杨修在家喝酒,一杯酒喝了一半后加满水,又喝一半再加满水,再喝了一半后再加满水,一直这么喝下去,直到第九十九次。请问,杨修总共喝了多少酒,多少水?”许褚惊呆了,他喝酒喝了大半辈子,从来都是酒到杯空。

算了,算了……他又从箱子里摸了五六贯大钱,见曹德自顾自的笑着,就急忙揣进兜里。之后,曹操装模作样的转过了身,语重心长的敦敦告诫道:“王朗的事你自己摆平,他多半一会儿就来。我劝你啊,多少退人家一点,也是个意思。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要为了这点东西丢了曹家的脸面。”

“行,我知道了。”曹德连连点头,“那你把我的钱放下吧,拿个三四贯还不够,要搬着箱子走啊?”曹操见被他识破,顿时恼羞成怒,反咬一口道:“我兄弟的钱,我拿点怎么了?我不仅要拿,我还得多拿!你瞧瞧你这个样子,铁公鸡一个,我算是白疼你了!”

说罢,他再也不管不顾,伸手从箱子里哗啦啦的抱起一大堆,少说也有十几贯,往胳膊上、脖子上一挂,大摇大摆的出了房门。曹德目瞪口呆:这都没脸没皮到这个地步了?我好不容易骗点钱,你伸手就拿走十几贯。拿就拿吧,还特么骂我。我,我真是日了狗了……

曹德快步追了上去,要讨个说法。哪知刚到门口,就见王朗带着他小孙子走了进来。三人正巧在院子里撞个正着,彼此相互看了看,脸上全都写满了尴尬。王朗盯着曹操挂满一身的铜钱,诧异道:“主公,你这是?”曹操回头瞥了一眼曹德:“拿点钱给小孩子花。找曹德是吧?你们聊,你们聊。”

曹德脸色一黑,苦笑道:“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来的可真巧。”说曹操曹操到?几个意思啊?眼见曹操要溜,曹德便脸上笑嘻嘻的,一边摸着王朗小孙子的脸颊,一边把曹操身上的铜钱全都拽了下来。“小侄儿来啦,几次了都没给你见面礼,叔叔今天给你发点压岁钱,就当提前过年了。”

他将那十几贯铜钱全都塞给王朗的小孙子,又对着院外喊道:“曹兖,你们几个滚过来,你老哥们来了。”小孩子们最喜欢热闹,话音一落,曹兖便带着几个弟弟们跑了过来。刚见面,这小子便一声惊呼,叽叽喳喳的问道:“王恺,你二叔来许都了?”

小孙子王恺抬头看了看王朗,又转身看了看曹德,没敢吭声。曹兖揪着他不放,继续追问道:“听说,你二叔昨儿一晚上兑了四百万大钱,要在许都大宴宾客。现在,整个城里都炸开了,是真的吗?”王恺眼圈红红的,嘴巴瘪瘪的,看这小模样,估计都快哭了。

“那是我宗族里的大爷爷,他那四百多万,又被你二叔给骗光了。”我去!这几个熊孩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瞎说什么呢?别在这操蛋。”曹德急忙从怀里掏出来一包碎金子,一人给了两块,算是堵住他们的嘴。他见王朗脸色铁青,显然快要被气得破防了,就急忙把整个荷包全都塞给了他小孙子,摆摆手道:“曹兖,陪你老哥们聊点开心的,一边玩去吧。”

长兄为父,长嫂为母,丁夫人对曹德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太伤心了。她见曹德低着头溜了进来,眉眼一横,冷冷的道:“曹老二,你不出去鬼混,到我这里做什么?”曹昂霎时停住,对着丁夫人满脸歉意的笑了笑,说道:“大嫂,昨晚上我喝多了,人事不知。说过什么话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毕竟是自家人,毕竟是自己带大的兄弟,丁夫人当然不会跟他较真。她长长的吐了口气,问道:“我不在家那几年,你真是一点都不学好,全被公公给带坏了。说吧,找我什么事?”曹昂连忙走近几步,笑道:“大嫂,过两天,我大哥要去宛城,这事你知不知道?”

丁夫人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去就去吧,宛城那边,张绣要投降,你大哥自然要亲自跑一趟。不仅如此,他还要把昂儿、安民都带上,让他们跟着历练历练。你也要去,别整天窝在家里,看的我心烦。”曹操要去宛城,本来没打算带着曹德。但自打他饺子嫂子那几句话一出口,说的曹操心惊胆战,寝食难安。因此,不管怎么样,他都得把曹德带上,不能让这小子在家里胡作非为。

不等曹德说完,丁夫人脸色一变,瞪着他质问道:“你又要做什么?醉花楼不够你折腾的,还要去宛城找邹夫人?德儿啊,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曹德曾带着老爷子大闹醉花楼,拐走了蔡贞姬、小碗、美卿三人。闹一次还不够,祭祖那天,他带着老爷子、曹彰、曹彪、曹安民又去了一次,连巡城的兵马都惊动了。

这两件事在许都城传的沸沸扬扬,丁夫人虽然清楚里面的底细,知道事实并不像外界谣传的那么火辣、那么香艳,但这种事情,毕竟有损声誉,她不想让曹德成为人人唾弃的二世祖,不想让曹德成为人人不齿的纨绔子弟。曹德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就差把三国历史中的故事原原本本的讲给她听了。

丁夫人看着曹德,微微皱眉,若有所思。曹德大为欣喜,一连谢了丁夫人好几回,方才如释重负的走了。等到曹操回来时,丁夫人特意把他叫到卧室里,郑重其事的问道:“你去宛城要待几天?”曹操琢磨一番,答道:“估计少说也得十来天,户籍、人口,府库、兵马,这些东西都要交接。还有文武官员的调任,重要职位的任免,都需要时间。半个月之内能够解决,已经算是快的了。”

丁夫人似笑非笑的道:“半个月呀,军中寂寞,你该不会学曹洪、夏侯渊他们两个,没了命的搞起手活吧?”她突然提到这茬,曹操顿时有些懵。以往时分,丁夫人做任何事都是一本正经的,年轻时是大家闺秀,年长时是贤妻良母,今天这事怎么了?开窍了?

“荒唐!”曹操心里觉得好笑,脸上却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责备道:“我曹某岂是那种憨货?搞手活能把自己搞废,天底下也只此一家。他们俩,是色中饿鬼,机渴到没边了。”曹操听说过邹夫人的艳名,但确实没想过这么多。他身为许都之主,手里更把持着大汉正统,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

那邹夫人再美艳,有袁绍的老婆刘氏漂亮?那邹夫人再妖娆,有卫仲道的老婆蔡文姬好看?那邹夫人再貌美无端,有吕布的老婆貂蝉勾人心弦?天下的美女多了,他不稀罕。只是,她怎么知道邹夫人?又怎么会想到警告自己?曹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道:“这话你从哪听的?谁告诉你的?”

丁夫人道:“是德儿告诉我的,他让我好好的提醒你,到了宛城,只管干正事,不要打邹夫人的主意。”“德儿说的?”曹操略一呆滞,又忍不住嘀咕道,“这小子,他不让我打邹夫人的主意,莫不是,他自己有什么想法吧……”

------------第91章 翻脸一向比翻书大军浩浩荡荡, 一路往西南进发。曹操坐在马车中,一想到很快就能把宛城拿到手里,四肢百骸当真比吃了人参果都要舒坦。自古以来,宛城素有“南船北马”之称,是豫、鄂、川、陕等地的交通要塞。不仅商贾遍天下,更是藏龙卧虎之地。前有商圣范蠡、秦相百里溪,后有木圣张衡、医圣张仲景,别看这地方不怎么大,出的名人可真不少。

就比如说张衡,官做的大,政绩又好,都做到朝堂尚书了。除此之外,他又是天文大家、算术大家、文学大家,这还不算完,他本人又特别喜欢发明东西。地动仪、浑天仪,这些东西在当时一度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因此,他被后人尊称为“木圣。”

曹德的算圣,多少有点水份在里面,张衡的木圣,却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虽说,张衡已经死了几十年了,可他的子孙后人都在。若是能把他们收到麾下,对于许都的建设定然有极大帮助。曹操感慨一番,定了定神,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笑骂声。

他抬头看了看,忍不住问典韦道:“前方何事,如此喧哗?”典韦嘿嘿答道:“主公,是荀攸、杨修他们路上无聊,找二爷闲谈去了。几人说到兴起处,不免乐了起来。”曹操微微皱眉,“他们说的什么事?”典韦是个憨货,一听主公发问了,压根没想那么多,不管该说的不该说的,全一股脑的往外倒。

曹操看着不远处的曹德,神眼中复杂之极。他这个兄弟,本事是有的,而且还不小。当初,他能带着老父亲从张闿手里逃出生天,足以证明了他的胆识、手段。后来,他让自己奔袭长安,把小皇帝养在股掌之中,又证明了他的智谋、远见。

按理说,有这样一个兄弟,曹操心里该高兴才是。可问题在于,他这个兄弟太不着调了。在家不敬父老,在外面又爱惹事,处处都不让人省心。尤其是家里面的那帮子侄,从曹彰到曹兖,甚至是小儿子曹冲,都跟他学的不三不四、不伦不类。

那曹兖,以前多么乖巧的一个孩子,自打曹德来了之后,他脑袋瓜里的鬼主意一天比一天多。就说昨晚上吃饭时,原本好端端的,他突然就闹起了脾气。不管谁劝他都不吃,死活要曹昂赶紧给他找个嫂子。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说,等有了嫂子,俩人可以一起玩。

玩你大爷啊!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曹操咽了口闷气,下意识的向曹德看去。此时,这小子正手持一个竹筒,一边在荀攸、杨修面前显摆来显摆去,一边满脸猥琐的贱笑。时不时的还会说道:“两位,这叫望远镜。有了它,我在我院里的阁楼上,能看到隔壁老王家洗澡的姑娘。有几次,隔壁的姑娘洗完澡忘了拿毛巾,我还让小碗给她送了过去。”

“你家有事我帮忙,我住隔壁我姓王……”曹操眼角一阵抽搐,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人家隔壁的姑娘在洗澡,你帮个几把的忙?好几次,他都想把这混账东西给抓过来,狠狠的揍他一顿,以免他继续胡说八道。但到最后,他硬生生的忍住了。

周围的军士见曹操一脸阴沉,知道肯定有人惹他生气了,都不敢靠的太近。典韦看了看曹德,又看了看曹操,小声询问道:“主公,要不我去给二爷提个醒?让他注意点场合。”曹操摇头闭目,有气无力的道:“算了,我们是去招降,不是去打仗,让他轻松些也好。”

他指着曹德手中的望远镜,吩咐道:“你把这混账手里的竹筒拿过来,我看看是什么玩意。”竹筒手臂粗细,一尺多长,外表刷了一层油漆,有着暗绿色的花纹,中间夹杂了一些土色,看上去就是一段平平无奇的竹子。典韦抽了两下马鞭,快步来到曹德面前,一把将他手里的竹筒顺了过来,笑着说道:“二爷,消停会儿吧,主公正盯着你呢。”

之后,他也不管曹德,径直拿着竹筒赶了回去,递给了曹操。曹操轻笑两声,见曹德一脸郁闷,心里就更加得意了。他拿起竹筒,学着曹德的样子往典韦脸上看了看。只一眼,他瞬间唬了一大跳,身体下意识的向后倒去,口中喊道:“典韦,你凑这么近干嘛?”

典韦身在马上,与曹操隔着一辆马车,听他如此说,顿时茫然懵懂的问道:“主公,我,我怎么啦?”曹操已经放下了竹筒,见面前并无异状,便放宽了心。可他回头一想,仍有些惊疑未定,愣愣的看着一丈开外的典韦,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他急忙拿起竹筒,通过里面的镜片,再次向远方看去。“这,怎么会如此清晰?”远处的山头有多高,近处的花草有多少,甚至是树枝上的叶子有几颗,他都看的一清二楚。一支小小的竹筒,竟然如此神奇?简直是明察秋毫、毕真毕现!

若是在两军对垒时,手里拿着这么一个东西,只需爬到山头上大致的扫一眼,对面有多少兵马、有多少粮草,还不全都被看的一清二楚?就连他们有几口锅几座床,都躲不过自己的法眼。一想到这里,曹操再也坐不住了。他宝贝似的抚摸着竹筒,双目中的火光简直要烧了起来。

“典韦,你去问问那混账,这种竹筒他有多少?”典韦虽有些云里雾里的,但已经看出来了一些端倪,急忙拍了拍马,飞速向曹德赶了过去。曹操眼巴巴的瞧着,他见典韦刚刚开口,话都没说完,就被曹德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灰溜溜的就要往回走。

情急之下,他忽的从马车中跳到了地上,冲着一众军士大声喊道:“诸将听令,暂且歇息。各营各寨,就地埋锅做饭。等吃饱了肚子,再接着赶路。”众人欢呼雀跃,纷纷领命。曹操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一下表情,还特地从马车里取出来一盒蜜饯果子,一路笑嘻嘻的向着曹德小跑过去。

“兄弟呀,我的好兄弟,赶路累不累呀?来,大哥陪你说说话……”------------第92章 看个宝贝陪我说说话?有病!曹德翻了个白眼,指着曹操挂在腰间的竹筒道:“你把望远镜还给我,咱们就有话好说。你若是不给,那一切免谈。”

望远镜在后世虽然十分常见,可在三国时还没有发明出来。曹操又不傻,他当然知道这是个好东西。现在既然到了他的手里,想要再让他往外拿,那真是难如登天。他脸上堆着笑,走到曹德身旁,拉着他坐在石头上,看似埋怨实则讨好的道:“咱兄弟俩,分什么彼此,你的不就是我的?骑马辛苦吧?看,这蜜饯果子是宫里的御厨亲手腌制的,软糯可口,最是香甜。来来来,你尝尝。”

曹德把脸扭向一边,“不吃,没胃口。”曹德回头看了看,那玉佩晶莹透亮,灵气氛氲,果然是个极品。如果放在后世,没个几千万铁定下不来。说实话,他确实有点心动。但他大哥的为人,曹德比谁都清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真要接了他的东西,下面必然有一堆麻烦等着自己。

他扫了两眼,继续用冷冰冰的语气答道:“不戴,没心思。”曹操实在没辙了,把玉佩放在石头上,往怀里摸了摸,看看自己还有什么稀罕宝贝,能打动这小子。摸了半天,宝贝没有,摸出来两块死面饼子,还是早上剩下的,在怀里捂了大半天,汗流浃背的,都馊了,臭味都传出了几丈远。

曹操呵呵两声,双手捧给啃过几口的面饼,递给曹德道:“这面饼是我刚吃过的,还热乎着呢。要不,你来两口?”“草!”曹德二话不说,直接站了起来,转身走向别处。曹操弄了个老大没面子,也不好意思去追。拿起面饼在鼻孔下闻了闻,差点没当场吐出来。

他把面饼往地上一扔,看着曹德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这小子肯定还有许多宝贝,只是一直瞒着我。不行,我得想个法子给弄过来。”他正自嘀咕,荀彧、郭嘉恰巧派人请他用饭。曹操眼前一亮,急忙快步走了回去,问二人道:“我兄弟出发之前,准备了多少行李?”

荀彧想了想,答道:“有好几口箱子,都在牛车上,由专人看管。”曹操大喜过望,拉着二人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小声叮嘱道:“快,趁现在大伙都在吃饭,咱们赶紧去看看。”曹德带了三口大箱子,每个箱子都十分厚重。马车上放不下,只好让专门负责后勤的军士代为看管。

曹操找到箱子,二话不说,直接命人砸掉了铜锁。打开第一口箱子看了看,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许多细碎的小玩意,有铁盔,有铁铲,有小刀,有水壶……各种东西,琳琅满目。曹操大为好奇,十分不解的道:“怎么都是铁器?弄得像个铁匠铺似的。”

他拿起铁盔瞧了瞧,表面上虽然十分光滑,可质地却极为坚硬,而且,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精钢特有的金属色泽。用手指在上面弹两下,声音清脆沉稳,久久不散,一听就是好东西。不仅如此,这只铁盔正着看,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头盔,反过来,却是一口小巧的铁锅。哪怕容量不算太大,也足够单兵使用了。

更何况,它的真正优点在于一物两用,在于便捷简单。曹操顿时一声惊呼:“这可是个宝贝啊,咱们现在能锻造出这么好的铁器了?”荀彧皱了皱眉,摇头道:“军工部造不出来,先不说手艺跟不上,冶炼出来的铁料也不行。应该是二爷的私人物品。”

这下子,曹操更加骇然了。他兄弟曹德,不是天天捯饬他的火锅城,天天摆弄他的医院?什么时候学会冶炼锻铁了?上次那个水泥曹操还没整明白,可这小子又冷不丁的打出了如此极品的铁器。就连朝堂上的军工部都不敢想的玩意,他伸手就来。

扯淡的吧?其实,箱子里的铁器,是曹德按照记忆中的方法,与赵四儿一起摸索出来的。虽然费了些功夫,但结果是好的,打造的东西也十分满意。比如头盔,既能当铁盔用,又能当铁锅用。比如匕首,是曹德仿制的瑞士军刀,用弹簧和刀柄连接。里面不仅有大小六七种刀片,还有剪刀、改锥、镊子、铁针等工具。其他暂时用不到的,螺丝刀、开罐器等等,曹德也都加了进去。

比如铁铲,是典型的多功能折叠型军工铲。外表看上去是个铲子,打开之后,根据不同的组合,能当铁镐用,能当撬棍用,能当锯子用,能当刺刀用。关键时刻,还能架起来,当烧烤工具用。这些铁器,已经超出了曹操三人的认知范围。无论是用料还是设计,都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荀彧拿起军工铲,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越看越觉得神奇,越看越觉得震撼。他哪里想得到,一把再也寻常不过的铁铲,竟然还能折叠起来。他也根本想不到,一把普普通通的铁铲,竟然还有这么多用处。荀彧一连摆弄了小半个时辰,仍觉得不够尽兴,仍觉得没把军工铲的妙用全部摸清。

到最后,他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趁曹操、郭嘉不注意,把军工铲快速的折叠起来,悄悄的往自己后背上塞去。郭嘉老早就盯着他了,一见他私藏东西,顿时指着荀彧说道:“苟兄,你不地道啊。咱们是过来看的,不是过来偷的。你把那铲子揣到自己怀里算个什么事?”

荀彧双眼一瞪,冲着郭嘉叫道:“你有脸说我?刚才那把小刀,就那个好多刀片的军刀,不早被你揣进兜里了?你自己偷东西不说,竟然敢贼喊捉贼?”郭嘉被他识破,支吾两声,没好意思再提。可曹操不乐意了,他啊的一声,回过头来瞪着二人,怒道:“你们都干嘛呢?还读过圣贤书的,全拿出来!”

二人对视一眼,不得已,只好照做。荀彧从后背取出军工铲,老老实实的放在了箱子里。郭嘉则从兜里取出军刀,规规矩矩的递给了曹操。曹操接过去之后,下意识的道:“还有没有?”他本来就随口一问,没想那么多。可郭嘉却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终究逃不过主公的法眼。”

他伸手到怀中,取出一支双筒望远镜,放在了箱子里。曹操霎时间愣住了,顿了顿,再次问道:“就这些吗?”郭嘉再次笑了起来,又从怀里取出一套指虎,从腰间解下一条皮带,从裤裆里掏出一只铁水壶,一一摆在面前。二人全傻眼了,曹操更是被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半张,好长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看了看指虎,又看了看水壶,忍不住盯着郭嘉说道:“奉孝,你可真有手段。大伙就面对面的站着,你一转眼的功夫,竟然偷了四五样东西。”荀彧也啧啧感叹道:“军师果然不愧是军师,不仅能偷,还会偷。你就说这水壶,谁会想到能放裤裆里,别人还瞧不见。你特娘的可真是个人才!”

郭嘉有些下不来台,扭过头,连连摆手道:“算啦算啦,不提了。主公既然不让拿,那东西就暂且放在这里。等有时间了,再去向二爷讨教。”荀彧点头道:“这样也好,大家毕竟都是读书人,偷东西嘛,传出去总归名声不好。主公,咱们回去吧。”

曹操答应一声,宝贝似的把东西全都收进箱子里,叫来几名军士,吩咐道:“你们过来,把这几口箱子搬到我帐下,好生看管,切莫让曹德知道了。他若是问起来,你们就说,东西都混在一起,找不到了。明白吗?”随后,曹操满脸带笑,长长的吐了口气,一步三摇的往回走去。

荀彧、郭嘉眼都直了,二人傻站半天,眼见曹操越走越远,那几口箱子也全都被他的亲卫给搬了去,心中难免感慨起来。主公终究是主公,格局还是大啊……------------第93章 你就是传说中的大发明家?回去之后,三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装的人模狗样的,丝毫不提偷东西这事。

可一到了晚上,他们全都坐不住了,纷纷聚集在曹操帐中,拿出铁铲、军刀、双筒望远镜,不停的摆弄来摆弄去。除了这些物品,其余两口箱子里放着一套闪闪发亮的明光铠,一把狭长匀称的唐刀,还有许多几人见都没见过的短刀短刺。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