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561章(1 / 8)

只见其身穿冠冕,微微颔首道:“阅。”此字一出,城楼之上的鼓手皆是重重一挥,发出一声巨响。然后便见东侧,一片乌央之色映入眼帘。众使眺首看去,这才分辨出,这是数千人马皆着重甲的骑军!咚,咚咚,咚……伴随着鼓声,沉默且凝重。

什么事,这么神秘?狐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伍无郁便拿过簿册,细细翻看起来。这上面的的文字不多,也就半页。但伍无郁却一握就是半响。察觉到不对,楠儿上前从他手中拿过,低头一看,顿时怒气丛生,咬牙道:“该死!”

说着,便将簿册恨恨仍在地上。“灭了黑虎帮!想要暗线,找别人便是!”听着楠儿的声音,伍无郁漠然俯身,把簿册捡起,轻轻合上。见他这样,楠儿顿时咬牙道:“莫非你还欲用他们?这等伤天害理的混账,用他作甚?!”“罢了,黑虎帮如此,其他人难道就干净?暗线之事,需要隐秘。不用外人了,等改制后,自己发展吧。”

伍无郁摆摆手,叹气道。“那这黑虎帮……”缓缓抬头,伍无郁幽幽道:“采生折割,民间恶事。但真的是一个黑虎帮?真的只是一些人吗?灵儿的事,你也知道吧?”说着,他默默起身,走到一旁的架子上,从角落里找出一份簿册,轻轻放在楠儿勉面前。

“这是我让人去查的,没深究,只是表面的一层。但就这些,也足以让人心惊肉跳了。”伍无郁看着低头翻阅的楠儿,叹气道:“真难得,楠儿也算生在权贵,还能有善心,还能对这种事,心生愤慨。”“大人!”艾渔咬牙道:“这黑虎帮开着济善堂,明面上是收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可背后却是行采生折割之事啊!卑职亲去济善堂查探过,那些孩子……”

缓缓摇头,伍无郁叹气道:“带着灵儿回来,查到了这些后。贫道就知道,这不只是一件采生折割的事,而是集贩卖,拐卖,运送为一体,覆盖整个天下的关系网。涉及青楼、牙行、奴仆……等等行业,牵连甚广。不是一群人,不是一地,里面有各地,有神都,有贩子,有权贵。他们或许不是一个群体,但却都是从中牟利之人。究其根本,还是与我朝奴隶买卖有关。”

“大人,不能先灭了黑虎帮,救一救那些孩子吗?”艾渔终是女子,面对这些,自然要比男人更加厌恶。“牵一发而动全身……”伍无郁摇摇头,漠然道:“一个黑虎帮,不管他背后是谁,贫道都能灭之。可贫道要救的,不是这济善堂几十个孩子,而是散落在天下各地的所有人!

这件事,贫道早有计较。不做则已,一做必要功成!否则一旦遭到他们的反噬,贫道危矣,鹰羽卫危矣,这些孩子,更是……”上官楠儿何等聪慧?看到伍无郁的那份簿册后,便一直不再开口。不过这时,却是咬牙道:“这么做,太难了,请陛下废除人口买卖,单此一点,就足以让朝廷大臣反对。正如你所说,涉及太广,牵连……太深了……”

第二百三十章:必将先忍“所以!贫道没到权倾朝野之时,鹰羽没到天下皆惧之际,这种事,只能视而不见!甚至都不能让人看出贫道对这件事的心思。”伍无郁目光幽暗,又开始摩挲着手指。“欲行大善,必将先忍!”一个忍字,他说的极重,极沉!

伍无郁看向旁边的虎贲卫朗将,慎重道:“扮作百姓的两万虎贲卫将士,一定要清楚的告知他们,雷声不响,不可举刀!最多只能像一个普通青壮一般,赤手空拳去抵抗。万不能让蛮子发现他们是军卒。最好是当作寻常百姓,只要蛮子不动手,他们就安生待在那,静候时机!”

“国师大人放心,末将一定传到。”“嗯,恭年,陶罐的引火,贫道是让你埋于地下,掏空竹管以续引线,你确定没做错吧?到时候三军皆以雷声为号,若是引火不响,那可就麻烦了。”“大人放心!卑职让人半个时辰查验一次,绝对没有问题!”

“那就好……对了,再去派人叮嘱一下孙兴田,不见雷鸣,不可离城来此。他们的任务,是在丘陵之外,截杀溃散之卒。因此只能来晚,万不可来早!绝不能让人知道,那座小城里有三千骑。”“是!”点点头,伍无郁又在心中过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遗漏后,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这口气刚刚松下,一股深深的疲倦便涌上来,眼皮一下比一下沉重,很快,他就昏睡了过去。第二百五十章:蛮骑五万同一片星月下,百里之外的凉州,却是不复这般寂静。凉州城头,陈广披甲持刀,望着远处黑暗中的一具具伏尸体,眉头紧锁。

“大将军,今天已经派出去三千人了……”身后一名朗将嘴唇颤抖道:“哪有这么打仗的?那不是出战,是去送死啊!大将军你睁开眼看看,弟兄们是战死的吗?他们是被蛮骑玩死的!”默默抬头看了眼星空,陈广咬牙道:“今日,绝不能放他们过去!别跟本将抱怨,再派一千人去!”

“大将军!”“啪!”陈广用刀身狠狠拍在这人身上,怒吼道:“听令行事!”“是……”凉州城外,三名异族服饰的大汉,架马而立。他们的身后,是密密麻麻的隐没于黑暗中的悍骑。而他们脚下,却是横躺着众多虎贲卫将士的尸首。

“哈图鲁!”其中一人满脸刀疤,模样狠厉的用西域语不耐烦道:“凉州连根毛都没发现,我们在这白费什么功夫?!还是去别处看看吧?”“急什么?”名叫哈图鲁的壮汉一脸胡须,嘲笑道:“好不容易见周人如此硬气,竟敢出城来战。我们不得陪他们玩玩?”

“为什么,周人这次不躲在城里,当缩头乌龟?”另一人皱眉询问。“谁知道呢!等等,你们快看,哈哈哈哈,城门又开了,周人又派兵来了!这次谁都别和我抢!月牙国的勇士们!杀啊!!”一骑奔出,身后顿时无数的骑军随之而冲。

“唉,那就等等他?”“等等吧。也好让周人知道我们的厉害。”——————东方日出,晨曦之光乍破茫茫夜空。这一丝光亮照耀下,伍无郁眉头微微一皱,然后猛然睁开眼。起身扯去身上的毛毯,皱眉道:“来人,如何?蛮骑何在?”

展荆他们迅速上前,“大人安心,蛮骑未过凉州。”闻此,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远眺西方,一时无言。也不知陈广是怎么做的,真挡住了蛮骑。“报!!!”一声大喝传来,只见一名鹰羽急声道:“西方发现数骑,应是蛮骑探子!最多一刻钟,便会到这……”

“快!”伍无郁怒吼道:“告知前方百姓,让他们装作准备撤离的样子给这些探子看!”“是!”命令下达,荒丘岭边缘地带的百姓们,纷纷拿起包裹,开始成群结队的向后走。走的,很慢,很慢……而远处,数名轻骑策马而止,远远瞭望片刻后,然后勒马而回。

“报!前面有很多周人村子!很多周人,正在收拾准备逃走!”听着面前的探报,三国统领互相看了一眼,皆是露出一抹狞笑。“哈哈哈!还是有人的嘛!”“跟先前说的一样,谁抢到就是谁的!”“月牙国的勇士们,冲啊!!”

其中一人安耐不住,领军直扑而去。剩下二人见此,也没多想,连忙引军跟上。当他们来到荒丘岭外后,老远便瞧见了乌泱泱的拥挤百姓。“女人?!有周人女子!哈哈,冲啊!!”习惯了抢劫行径,因此一看到这些百姓,他们纷纷都成了虎狼,其中月牙国所部,更是连想都没多想,就狰狞着扑了上去。

百骑环绕,可裹万众。千骑分张,可盈百里。那么万骑呢?五万骑呢?!“哈图鲁,”满脸刀疤的汉子神情阴鸷道:“怎么不跟上去?”哈图鲁斜眼瞧了他一眼,嗤笑道:“你不也没去?再等等,前处地形太过凶险,让那蠢货为我们探探路也好。”

“……”当有的百姓包裹中散落出银两后,这群蛮骑,彻底疯狂了。下马,挥刀,强抢,杀人!乱,前处乱成了一片!而荒丘岭往后,伍无郁则趴在一处丘陵上,眼神冰冷的注视着这一幕。“大人,已有蛮骑进入陶罐所在!”展荆伏地身形,低声道。

“告诉底下人,没有命令,不得引火!进来的只有一部分,还有很多蛮骑在外。忍!”“是!”雷声不响,三军勿动。四万披甲虎贲卫,藏在丘陵最后方,听着漫天吼叫,皆是攥紧了刀柄。而两万扮作百姓的将士,则是牙呲欲裂。

明明知道自己的刀在哪,明明眼前这群畜生正在叫嚣,可他们却偏偏动不得!此前上面三令五申,一切以雷声为号。因此,他们只能忍耐。被屠戮的老弱,被扒光的女人,红着眼的汉子,到处都在弥漫着混乱与血腥。荒丘岭外,刀疤脸看了眼身后蠢蠢欲动的骑军,低低一笑。然后大手一挥,怒吼道:“冲啊!”

又是数万骑奔腾而出,原地只剩下白檀一部。“大统领,我们也去吧!”哈图鲁身后,一名千夫长舔了舔舌头,“在凉州周人之所以敢出城,一定是因为这里的百姓还没迁走。别多想了,去晚了,什么都没了……”听见属下的话,哈图鲁眼睛一亮,挥手就要下令,可又看了眼前方,缓缓摇头道:“不,在等等。这里太险恶了。”

“大统领!怕什么?就算真有埋伏,我们也能杀光他们!”“就是啊!我们白檀勇士,怎么能待在月牙、安丘之后?冲吧!”“……”听着属下劝诫,哈图鲁想了再想,又看了看远处尽情屠杀强掳的骑士,终是安耐不住,缓缓抽出了腰下弯刀。

锋利的刀身折射日光,哈图鲁一夹马腹,怒吼道:“冲!”“冲啊!!”这最后的蛮骑,终是踏入了荒丘岭之地。远处看到这一幕的伍无郁,心底大石终于放下,然后沉声道:“去,告诉下面,往里走,往陶罐所在走,把他们都引到那里去!”

“是!”“让负责引火的鹰羽跟后面的虎贲卫将士都准备好!”“是!”猎人……要收网了!第二百五十一章:大战“哈图鲁!!!”一片混乱之中,安丘统帅刀疤脸怒吼而至,染血弯刀在侧,咬牙道:“不对劲!”已经杀红眼的哈图鲁一怔,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这才恢复清明。

视线四扫,只见他们因地形所限,早已连不成军。麾下的骑士们更是只顾屠戮,甚至下马搜抢。“这样不行,下令缓缓撤出。”哈图鲁点点头道。“不,”刀疤脸阴沉道:“你仔细瞧瞧,除了刚进来的村子里有老人妇女,这里全是男人!你看看他们的样子,他们的眼神!”

闻声看去,只见四周果然全是周人男子,不同于以前,哈图鲁从他们眼中,看不到一丝惊恐绝望,有的,只是压抑怒火……心中猛然一惊,哈图鲁当即怒吼道:“白檀……”然而,猎物入网,退之已晚!轰!天地为之一静,人语吼声不得响!

轰轰轰!!!又是一阵惊天雷鸣乍响。战马,惊了……哈图鲁脑袋一晕,看着如同神迹一般,到处都是雷鸣狂响,土石乱飞的场景,一时间,陷入了茫然。任由胯下战马四处奔腾,将他甩下。三国异族之军,皆是惶然。但早已压抑忍耐许久的虎贲卫将士,却是没有丝毫迟疑,迅速找到自己的刀枪所在,袭杀而去!

“杀!!”“宰了他们!”“杀光他们!”“杀啊!为死去的百姓跟弟兄们报仇啊!!”“……”带着刻骨的仇恨,两万扮作百姓的虎贲卫将士,率先发动了攻击。大军闻雷鸣声震而动!丘陵之后,四万披甲虎贲齐齐起身,望着下面土石乱飞之景,怒吼着冲了下去。

当哈图鲁一头血污,耳鸣震震的倒在路旁,看到那周人手中刀时,他就明白了一件事,这是陷阱,他们完了!一柄长刀临头,哈图鲁脑中眩晕还没止住,看了眼面前身着布衣,一脸怒狞的周人,挣扎着举起了右臂。咔嚓!快刀力沉,没有丝毫迟顿,便将他的右臂砍下,刀锋不止,深深嵌入他的头颅之中。

发泄着怒火的虎贲将士见这人已死,没有丝毫迟疑,拔出长刀,四顾寻敌而去。长身而立,只见下方雷鸣已停,然厮杀正兴!伍无郁怒喝道:“诸军听令,不留活口!敌不死绝,死不休战!”鹰羽充当了传令兵的职责,飞身丘陵各处,怒吼放声。

“国师令,敌不死绝,死不休战!”“敌不死绝,死不休战!”“……”战虽初起,可见终端。大意莽入,军不得连,卒不见将,将不见卒,分散四野,上马不得行,下马不可挡,加之雷鸣神威仍在,这三国异族的五万蛮骑,算是真如伍无郁预料那般,成了一群待宰的牲畜!

“大人运筹帷幄,大局已定!”恭年护在身侧,瞥了眼底下混战厮杀,眯眼恭维。“带你控武院所部,持连弩四散八方丘陵要地,借助地势,援助虎贲卫杀敌!”伍无郁没有看他,一双眼依旧紧盯下方战场,沉声道。“是!”侧头看了眼旁边一言不发的展荆,恭年领命而去。

待到他走,伍无郁这才收回目光,看向展荆。二人相视无言,沉默半响后,展荆这才单膝下跪,“大人,卑职这就去了。”默默弯身将其扶起,伍无郁低声道:“带着暗部下去,厮杀一阵,伺机离去便是。展荆,要记住,一定万事小心。”

“是!大人保重。”展荆起身,漠然挥手,任无涯一众暗部,从一侧上来。任无涯更是冲伍无郁呲牙一笑,然后挥舞着寒刀,跟着展荆冲了下去。看着他们的身影,伍无郁轻轻松下一口气,然后漠然而立,静等战事结束。……一处乱石之地,安丘统帅刀疤脸视线四扫,悄悄避开混战处,俯身而行。

“呸!”灰尘扑脸,他扭头啐一口,然后继续前行。倏地,一道破空声传来,刀疤脸连忙翻滚,却仍是避之不及。左臂被一根弩箭,力透射穿,牢牢钉在地上。没来及惨嚎,他扭头一看,一名未曾披甲的周人,冷笑着抽刀而来。他不知道,这人就是鹰羽卫。

身躯在地上一番挣扎,可左臂却仍是十分牢固。眼看冰冷的刀锋已经扬起,他怒吼一声,抽出腰下匕首,果断用力,将自己左臂砍断,然后一个挺身,便要将匕首刺入这鹰羽心口。这鹰羽大惊,收刀已然不及,就在这万急之时,又是一根弩箭射来,将这狰狞的刀疤脸脑袋,射爆!

黄白红,三色血污染满脸庞。他呆呆一愣,便瞧见展荆飞身而至,冷冷道:“蠢货!射第二箭便是,上前抽刀作甚?!一会找个没人的时候,快点抽身。在南边十里处集合!”这鹰羽,便是二百暗部之一。“是……”战斗,继续。

异族之军,撑不住了。本是骄傲骑军,无敌野战的存在,现下在这丘陵之地,竟是这般无力。他们的弯刀,同虎贲的长刀相比,脆且薄,锋利是不错,但两相一击,弯刀必碎!当他们从一开始的疯狂中回神时,面对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甲士,心底尘封已久的恐惧,终于蔓延开来。

特别是许多人发现,自己手里的弯刀,离开急速战马后竟是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后,脑里的那根弦终于崩了。开始有人放弃抵抗,弯下膝盖乞降。属于骑士的骄傲,在这处,显得一文不值。不过可惜,伍无郁的命令是:敌不死绝,死不休战。

因此,哪怕他们乞降,哪怕他们跪俯,锋利的长刀,仍是高高扬起,继而重重落下。挥砍间,没有丝毫迟疑。从丘陵后方,四万披甲虎贲处,将士们一路横推,向着荒丘外杀去。所过之处,无论山丘窄道,还是起伏乱石,皆躺满了尸首。

无主的战马成群拥挤在一处,悲声嘶鸣。它们曾马踏四野,它们曾睥睨中原,它们的铁蹄声,更曾叫一个王朝胆寒。但现在,它们只是一群普通的畜生,一群乞活惊恐,惶恐不安的畜生。跟他们的主人,一个样。第二百五十二章:京观

荒丘岭外围,同内围一般,一样躺满了尸首。只不过,西域蛮族的尸体少些,那两万多百姓的尸首,遍地都是。分散在他们中间的虎贲卫将士,也跟内围不同。没了潮涌般的袍泽护持,没了牢固阵型加持下的刀盾配合,他们厮杀起来,很是艰难。

特别是内围蛮卒节节败退向外逃,这里的蛮卒只会更多。而他们,却没多少。一处搭建的简易茅屋内,一名衣衫破烂的女子,蜷缩在一角,神情呆滞。她前面,躺着三四个蛮卒的尸首,而尸首旁,一名不断喘着粗气的虎贲卫将士,正艰难从地上,捡起大刀。

剧烈的喘息声渐渐平息,外头厮杀怒吼声正盛。这汉子沉默起身,提刀走向屋外。将要推门时,却又转身,冲一角的女子呲牙一笑,“妹子,打完仗俺要是没死,娶你行不?”身上衣物不足蔽体,这女子茫然抬头,看着门口的提刀汉子,热泪盈眶。

“好……”“那你可记住,俺叫王虎。”最后一声撂下,名叫王虎的汉子双手擎刀,怒吼着冲出了屋外。………………“架!”“架!!”荒丘岭外,原野之上,左骁卫三千骑策马狂奔,旗帜高扬!“快!再快!”孙兴田不住挥鞭,同时连连怒吼。

他们是雷鸣之后,最后投入战场的军队。同时,也是截断敌军退路的最后一支军队。蛮族若是退出荒丘岭,会有多少人?那边的战斗,顺利吗?自己这三千人,要拦下多少人?不知道!但他们只能,一往无前。终于,当他们赶到荒丘岭后,预料中的敌军,竟是没有出现。

是……打完了?怎么回事?敌军呢?!孙兴田心头一凛,顾不得派斥候,马鞭一甩,纵马过去。当来到丘陵前,看见一地尸体后,孙兴田沉默了。因为一地尸体旁,最多不到几百名布衣虎贲,各个如同血人一般,牢牢占据丘道,向里疯狂砍杀。

断臂者单手挥刀,裂耳者怒吼仍强!外面为什么没有蛮族溃军?因为被他们挡住了!坐在马上,孙兴田清晰的看到,几百虎贲前,是多少拥挤的敌军,敌军之后,又是多少披甲虎贲!这几百虎贲卫,当一雪伍无郁所讲,十万大军今犹在之耻!

“左骁卫听令!下马,与我袍泽,共杀敌!!”孙兴田怒吼一声,抽出腰下长刀,怒吼而去。身后三千骑纷纷下马,扬起刀芒,怒吼而随。“杀!!!”外间无溃军,里头血正浓。………………陈广来了,在左骁卫刚刚投入战场后没多久,便领着几百轻骑,快马赶至。

他目睹了这丘岭外围,围歼终战。血色,染透了这里。日光照耀下,显得极为妖异。他找到了伍无郁,二人没有说一句话,远远看着这边,眼神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久,当日头偏西,黄昏将至。荒丘岭的厮杀声,这才消弭。“敬……国师!”

陈广弯腰,深深一拜。当日他以为的戏言,今日竟成真了。五万蛮骑,入境不足两日,竟被全歼于此!听到陈广的声音,伍无郁木然的脸上一动,然后缓缓弯腰,不过不是冲陈广,而是荒丘岭方向。“敬我将士。”身后几百轻骑纷纷下马,沉默着握拳捶甲。以这微小的声音,致敬荒丘岭中的袍泽。

“将军,速去派人,征调所有能征调的驽马,货车,越多越好。”伍无郁沙哑声落,陈广顿时困惑道:“国师何用?”“装尸首!装这些蛮卒尸首。”他眼中满是寒光,西望而去,喑哑道:“贫道要在凉州边地,连夜垒出一座京观,一座用五万蛮卒垒成的京观!我倒要看看,入境的第三日,那些人看到这座京观,谁还敢来!”

声音低沉,却杀意凛然。陈广眼皮一跳,看了眼远处血色山丘,低语道:“国师可知,取尸垒京观,乃大凶之兆,或为君子所弃?”“贫道眼中无君子,贫道顶上无吉凶。”幽幽望着陈广,伍无郁漠然道:“若有天谴,若有骂名,贫道一肩担之。”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