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8491章(1 / 7)

我在一旁极破坏风景的道:“各位教授,赶紧开棺吧,开完我们就撤吧,兴许还能赶得上晚饭。”几个男学生冲我翻白眼,其中一个更是不屑道:“你懂什么?这可是文物,多么宝贵你知道吗?哪能那么快就走,这开棺也要小心点才行,万一损坏了里边的文物,你担待得起?”

就这样,我们四个人背着包继续往洞穴深处行去,一人一把手电筒,我在前边带路,周小舍则主动请缨殿后,对于他这难得的觉悟,我总觉有点不对劲,但具体又说不上来……在漆黑的洞穴深处,一路前行了十几分钟后,我忽然发现脚下的地面,已经变成了一片沙地。

我回头瞧了一眼,发现身后戴着黑框眼镜的李文海,手上捧着沙子,一脸的兴奋。“这是填墓沙,这里铁定会有墓穴才对!”李文海兴奋得不行,而我也蹲下身抓了一把沙子在手上。“大黄,闻闻。”我把沙子凑到大黄的面前给它嗅了几下,结果大黄这一嗅,两只狗耳朵忽然竖了起来,黑不溜秋的眼珠满是恐慌和不安!

“咋了大黄?”我赶紧问。大黄一个劲的大吠,说什么也不让我再往前走。我皱了下眉头,身后的周小舍好奇道:“老铁,你这狗搞啥呢?怎么又开始叫了?”我摇头不语。李文英也开口道:“小哥,会不会是它在告诉你,前面有什么怪物不成?”

我顿了顿,再次闻了一遍手中的河底沙后,道:“这沙子上有一股尸臭味,前面有没有怪物我不知道,但尸体,肯定不少……”“尸体?这地方哪来的尸体?不会是粽子吧?”周小舍打了个冷颤道。“去看看便知道。”我拍了下大黄,然后在大黄警惕的保护下,迅速往前面行去。

两三分钟后,我站在了一块凭空凹下去的坑洼旁,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一条足足有二三十米长的沟渠边上,我木然的站在原地,整个后脊骨满是冷汗。周小舍和李文海他们这会也赶了过来,但先出声的却是我们当中唯一的女人--李恩。

李恩忍不住发出了一道惊呼声,但她马上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脸上满是惊恐……只见在离我们不到两三米的距离,那一条凭空在地面上凹下去的沟渠上,填满了各种形形色色的尸体。我定眼看去,这些尸体早已枯萎成了干尸,就连身上的衣服,也尽数破烂不堪得看不出是什么年代,甚至有一些,断肢残腿,尸体上边出现了不少窟窿,一些浑身漆黑的毛老鼠在这些尸体的窟窿里窜来窜去,好不热闹……

“奶奶个熊,这么多的尸体!!”周小舍也忍不住惊呼了起来,沟渠有二三十米长,这一眼看过去,里边所填的尸体,少说也有好几百具,如此多的尸体,面目全非,在幽暗的环境和长年累月下,骨头早已风化,就剩下空气中还残留着一缕淡淡的尸臭味……

李文海凑上前去,小心翼翼的端详了一具最近的尸体。他是考古迷,判断一具尸体的死亡时间,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第14章 明朝王爷墓(第三更)说到这里,我看见李文海的脸上多了一抹难得的兴奋;即便是我这个没读书的人都知道,在明朝,那王爷可是一个大官啊,要是在这发现了一座明朝王爷墓,但传出去肯定得惊呆不少人。

这大过年,啥都没干,损失几百,谁能高兴?路悠悠看清楚,车,就是让人放了气,也没啥其他问题,就转头问看车阿姨。“今天晚上,有人来过车棚没?”“有,好几个呢!都是上夜班儿的,一个来小时前,就走了!”他们这小区,有一半,是某个大厂子的,厂里有不少要上夜班的,即便年三十,也不休息。

阿姨也知道,车子让拔了气门芯,八成跟这些人有关!也八成,就是嫉妒!可那么多人,她哪儿知道,是谁?“那,有没有人,呆的时间,比较久?”路悠悠蹲在地上,继续问。她这车的气门芯,是新款的,不是拧下来的,是要掏出里面的头子,再抽出来。

现在的车子,用这种的,还少,一般人不会弄。所以她的气门芯,是硬生生,被人从根儿上,用锯子,割断的!******捷安特:捷安特,全称台湾巨大机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正经的中国企业,但因为生产商遍布全球,且收购了不少国外股权,1992年进入大陆后,一度被认为是外国货。

------------第二百六十九章:聪明的哥哥路悠悠把气门芯的情况,跟看车棚的阿姨一说,阿姨立刻就拍大腿。“这我可知道是谁了!”“谁?”章茉茉赶紧问。“曲秀梅,就你们学校那贺子涵,他妈!”阿姨告诉路悠悠,脸也黑沉沉。

“我就问她?她说,自个儿车子锁坏了,刚打开!那手里,好像就抓着个锯条似的东西,我也没仔细看,当她修车子呢,谁知道,她是来搞破坏的!”“这人,也太不要脸了吧?好端端的,干嘛弄坏人家车子?”章茉茉气得跳脚。

看车棚的阿姨反倒还挺明白,冷冷的,哼了一声。“你还小,不知道,这曲秀梅,最见不得别人过的好!”“那比她好的,要是个当官儿的,做生意的,她就舔人家,要是咱们普通老百姓,哎呦,她那个嫉妒啊,好像你家,就啥都不该比她好似的!其实,她是个啥,不就是男人给领导开车嘛,有什么了不起!”

大概,看车棚的阿姨,对曲秀梅不满已久,巴拉巴拉,跟章茉茉说了不少八卦。章茉茉打小儿就爱听这些,听得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高兴的不得了!路悠悠就头疼。掏出手机,先试着,给魏之煊打了个电话。其实今天晚上,魏之煊没出去外勤,是那俩民警都因为家人遇险,不得不休息,他才代替值班儿的。

所以电话打到刑警大队,魏之煊就接到了。一听说,路悠悠靠自己比赛,新搞来的自行车,居然被人故意割坏气门芯,就气得不行!“那车子,真值八百?”他一个月的实习工资,才四百!“差不多,我们下午路过捷安特专卖店,还问了一下呢!”

其实是,她想卖掉这辆,换两辆普通的,一辆给魏之煊,一辆留给自己。可老板不肯收,说这种自行车,太高级,店里八成卖不出去不说,卖出去,也没配件儿给维修。所以,路悠悠只好推回来,准备给魏之煊上班,先用着。毕竟,她上学补课,都不远,又常有顾柏旸家的车接送,比魏之煊用的少些。

“这就够立案了!”路悠悠听完,眨眨眼,笑了。“哥,你好聪明哦!”“废话,不聪明,能是你哥?”魏之煊就笑了。又好笑,又无奈。他这傻妹妹,咋这么没心没肺呢!车子让人弄坏了,也不着急,还有心思跟他逗趣儿!不过也好,大年三十儿的,妹妹高兴就好!

“昂,我哥,最聪明啦!”路悠悠赶紧捧场。然后压掉电话,找看车棚的阿姨,写告示。------------第二百七十章:刑事责任存车棚阿姨,倒是挺好奇的。她知道,路悠悠的哥哥魏之煊,是省高考的理科榜眼,现在又在刑警大队,做第一批实习生,就问她。

“你哥在刑警大队,是不是混的可好?这么小的事儿,警察还搞悬赏啊?”“是呀是呀,姐,那人家真有人提供线索,是不是,咱哥就得给人家钱呢?”章茉茉也一脸好奇。路悠悠可无奈。“阿姨,这八百,可不是个小数目,够立案侦查的标准啦!”

“啊,八百块,警察就管啊?那年前,十八栋那谁家里,可是让人进家门,偷了台电视机呢!”看车棚阿姨好奇的不行。“他家报警了吗?”“那没有。”“没有就没办法,要保留现场,及时报警,现在的标准,只要达到八百,就达到立案侦查的标准了。警察就会来查,查明案情,就能提起诉讼,追究刑事责任!”路悠悠无奈,只好主动给阿姨普法。

看车棚阿姨一听‘刑事诉讼’四个字,顿时拍着胸口,“哎呦呦”的叫一通。又一狠心,一跺脚。“那要立案,给那曲秀梅,一个教训!让她一天天的,看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就把她弄到大牢里,住上十天半个月,她就老实了!”

之前,她跑到学校搞事情,给她找麻烦,她可都没算账呢!以后,得让她知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别一天天的,挑战法律的底线,在法律的边缘,疯狂试探!章茉茉则超级赞成看车棚阿姨的想法:“就是就是,让她坐牢!”然后就用车棚阿姨家的练毛笔,写了一张大红的告示,跟车棚阿姨一起,贴在墙上。

路悠悠站在外面,欣赏了下章茉茉的字儿,连连点头。“茉茉,你的字,真是越来越好看了!”不仅工整、有力,而且,已经拥有了,属于章茉茉的魅力。“可惜啊,我妈不让我写了。”章茉茉叹了口气。路悠悠眨眼,疑惑。“我妈说,耽误学习,高二以后,就要给我停课。”

她踢了踢脚下的石子。路悠悠没立刻接话,把手机号码给看车棚的阿姨留下,让她有消息,直接找她,就跟章茉茉走了。她知道,存车棚阿姨肯定会上心。也料到,很快就会破案。毕竟,是个人,就怕‘刑事责任’这几个字吧?两人去小卖部,路悠悠拉章茉茉的手:“你要想学,姐支持你。”

“咋支持?我越学,花钱越多,学费啊,笔墨纸砚啊,都是钱。你也知道,我妈把钱看的多重!”“她原来让我学,就是要面子,觉得我学了这个,她能显摆去。现在我都考级了,她也达到显摆的目的了,肯定不会让我学了,毕竟,以后还得靠我考上好大学,继续显摆呢!”

章茉茉说着,就苦笑:“我都不知道,我妈养我,到底图啥?”******非法律专业学生,不太能确定,2001年,丢失或损坏物品达到八百元,就可以立案,但隐约记得当时,丢了一辆宝岛自行车,大概五百块买的,报案以后,是给立案了的。

------------第二百七十一章:魏淑芬的爱养你,当然是因为爱你。否则,何苦舍不得吃穿,把你养大?魏淑芬是比魏淑琴漂亮许多许多的,她大可以像魏淑琴那样,潇洒的离婚,潇洒的再婚,甩下章茉茉,自己活的幸福美满。可她没有。

哪怕后半辈子,她拖累过路悠悠,都是为了,放章茉茉一个自由。哪怕后半辈子,她说过无数次,嫌章茉茉的爸没本事,早八辈子,就后悔了。可路悠悠问她:“为啥不早离婚?”“我离婚,那你妹,不成单亲家庭了?以后找对象都难!我可不像你妈,就顾着自己活,啥时候管过你?”

话难听,理儿,是那个理儿。路悠悠没法告诉章茉茉,这些上辈子她听到的,知道的。就是很坚定的说:“你妈养你,图爱。”“爱?”章茉茉眨眼睛。“她没有被全心全意的爱过,就把爱,全放在你身上了。可能沉了点儿,但肯定是爱呢!所以啊,别老怨恨她,有啥事儿,多跟她聊聊,兴许,她能理解。”

章茉茉皱眉。她只知道,魏淑芬因为打小儿不爱学习,又调皮,挺招外婆烦。三个姐妹里,外公、外婆就偏心魏戎和魏淑琴一些。但魏淑芬总不服气,总想争口气。魏戎有学历没脾气,让贺红英管的死死的,又升迁不起来,她就在家里,一边得意的说:“他听话,有个啥用?”,一边又骂:“男人家家的,让个女人拴住,这下半辈子,能好活喽?”

魏淑琴把路悠悠扔下,不管不顾,又跟路爱民离婚,她也是得意的说:“她学历高,她当大夫,学了点儿啥,当了点儿啥?还不如我,我好歹不会扔了自个儿闺女!”一边,又天天骂,又把买给她的辅导书,再给路悠悠买一份。只有那一次,故意不给买,可她给路悠悠,她看着,却啥都没说。

现在想想,觉得,魏淑芬也挺可怜,挺好玩儿。可怜的是,家里不受待见,嫁了男人没本事,不能给她好生活。好玩儿的是,明明都这么苦了,明明都讨厌死那些夺走她‘面子’的人了,却还是会真心诚意的,对待亲人。章茉茉想通了!

她叹了口气:“姐,我听你的,跟她聊聊。”隔了会儿,又烦恼。“那要是,聊不通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霸道死了,根本不听我说话呀!”“聊不通,就想办法,让她知道,你可有本事啊!”路悠悠眨巴眼。“本事?”章茉茉想:我有啥本事?

“嗯,有既能学习好,又能学好书法的本事!你们学校,不是有奖学金,你要不要试试,拿自己的奖学金,去交书法班的学费,再拿个更高级别的,回来给你妈长脸?”路悠悠绕到章茉茉面前,倒退着走,笑眯眯问。“啊?这么难?!”

章茉茉瞪眼:“姐,你别坑我啊!”“我不坑你嘛,我陪你,明年啊,咱俩一起拿奖学金,一起参加比赛!”路悠悠跑起来。章茉茉追她。“你比赛?你要参加啥比赛啊!姐,你告诉我呀!”姐妹俩,你追我赶,喊声响亮的,整个小区,都能听到。

顾柏旸站在阳台上,也听到了。他笑了笑,然后抬起头,有点儿落寞的,望了眼,开始落雪的天空。------------第二百七十二章:卖拐春晚热热闹闹,赵本山在台上忽悠着脑袋大脖子粗的范伟跟着他,一圈一圈,瘸着走。顾柏旸也对着电视,呵呵呵笑。

眼里,却全是冷冰冰的冰碴子。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腿,想:要是没瘸就好了,或者,干脆就让他没腿好了。没有腿,他就不会出门,不会遇到路悠悠,不会明知道,她有朝一日会飞,还抱着希望,徒劳的,无用的,追逐着。门铃好像响了两声。

顾柏旸猛地跳起来,拖鞋也不穿,一瘸一拐,冲到门口,打开门。门口没人,空荡荡,只有夹着鞭炮味儿的冷风,钻进来,呼呼的,好像在笑话他:大过年呢!谁有功夫,来看你个蠢瘸子?!顾柏旸气得,转头就想摔门。门儿没摔上,被人给堵上了。

一身风雪,穿着大红呢子大衣的路悠悠,抱着只铁皮饭盒,砰一下,跳到他面前。“春节快乐!”说着,短胳膊一伸,勾着他脖子,给了他个大大的,夹着新雪香味的拥抱!顾柏旸一时,浑身僵硬,手足无措。只有嘴角,在不知不觉里,咧开,再咧开,直到一个大到不能再大的弧度,他才发出一声闷闷的,隐忍的笑声。

“快乐个屁,大半夜的,瞎跑啥?不怕遇上坏人?”路悠悠咯咯笑:“坏人也要过年呢!今天是年三十啊,我来陪你,跨年!”路悠悠说着,把热腾腾的铁皮饭盒,放在他家茶几上。一打开,香喷喷的肉饺子味儿,顿时把冰冷的空气,都填满了。

“你吃吃看呀!都是我包的,包了一上午呢!全部都是小老鼠!”“今年不是牛年?”顾柏旸傻乎乎问。“傻哦!你见过牛样子的饺子吗?”路悠悠拍他脑门儿。“而且,吃了小老鼠饺子,明年会变聪明!”“真的假的?”顾柏旸失笑。

真幼稚啊!“我说是真的,就是真的喽!”路悠悠挑眉。左右看看他家。果然啊,保姆阿姨走了,顾老大忙着应酬,也没顾上回来,这家里,就顾柏旸,孤零零一个人,怪可怜的。幸好他来啦!否则这中二少年,不知道要胡思乱想啥呢!

路悠悠去厨房,打开冰箱,上上下下,倒是不少好吃的,生的熟的,生鲜水果儿,都有,可想也想到啦,顾小少爷,就算饿着,也懒得做一顿。她叹了口气,洗干净手,撸胳膊挽袖子,准备给他做饭!顾柏旸吃了第三只小老鼠,一抬头,就看到路悠悠正背着小手,低头系围裙呢!

他忍不住狠狠的,咽了下唾沫。好想,帮路悠悠,系围裙!可一晃眼,人家早系好了,已经开始忙着洗菜,切菜,看样子,是要做饭了。顾柏旸看看表,纳闷一下,赶紧跑出去,追着她问:“你没吃饭?你咋不在家?是不是他们,又欺负你?你躲出来啦?”

路悠悠眨眨眼,茫然:“没有呀!”“没有,你干嘛不在家呆着?跑来我这儿?”“我……”路悠悠挠挠头,好像,的确是哦?******2001年,春晚上,赵本山、高秀敏、范伟合作的小品《卖拐》,成为了那一年的标志之一!‘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伙夫!’也成为了当年的名言之一!

另:昨天认真看了每条评论,发现发在‘作者有话说’的,很多读者宝贝是看不到的,以后小科普,都发在文章里啦!至于包老师和高老师名字错乱的问题,真的很抱歉,已经改过来,并请后台刷新处理!------------第二百七十三章:好男人就是我啊

路悠悠想半天,没想出来,到底为啥,自己没在家里过年?魏家的年夜饭,吃的还是挺平和的。贺红英大概觉得,等魏之煊拿了钥匙,她还能再要过去。一晚上,看路悠悠的眼神,都得意的不行,那意思:你有本事,拦着你哥别给我啊!

章茉茉也难得没跟她妈吵架,还特地给她妈留了只鸡腿。把魏淑芬意外的,盯着鸡腿问她:“你有病啊?”章茉茉气的,翻白眼:我有病我才给你鸡腿哦!外公、外婆,都挺高兴,给她和章茉茉,一人一个大红包!吃完晚饭,一家人看春晚。

魏淑芬担心魏之煊吃不上饺子,让三姨夫骑车子,给他送去。路悠悠本来也想去,临出门前,看到赵本山和范伟的小品开演。就让外婆把她早包好,等着大年初一早上,给顾柏旸拜年用的小老鼠饺子拿出来,抱着盒子,到他家了。

现在想想,到底,为啥呢?是不是,怕他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家,又看到电视里瘸腿小品,会胡思乱想呢?应该是这样吧!她路悠悠,不管前世今生,还是那只善良的大狮子女人啊!拍拍顾柏旸的肩,她安慰他:“哎呀,不要乱想,我家里,可好啦!外公、外婆,有大舅和三姨陪着,开心着呢!”

顾柏旸:……“你确定?”就你那大舅、三姨,有一个省心的?路悠悠:……也,对哦!可毕竟亲生的,总不至于大舅、三姨,都跟她亲妈一样,以气死外公、外婆为己任吧?她翻个白眼:“你个八卦鬼,烦死啦,出去出去!”顾柏旸就嘿嘿嘿的笑,站在门口,俩手抱胸,看路悠悠做饭。

她做饭的时候,显得特别忙,一边做这个,一边就可以做那个,三四道菜,半个小时,就能上桌。可对着一桌子菜,顾柏旸又想,他啥时候,才能赚大钱啊?赚了大钱,就可以请好几个保姆,再也不用担心,哪个保姆阿姨请假,要路悠悠进厨房做饭。

虽然,她做的饭,比保姆阿姨的,香一万倍!“好吃不?”路悠悠笑眯眯,双手托腮,撑在桌上,看他。“好吃,特好吃!”顾柏旸啃一只肋排,装着特不经意的,问她:“你为啥做饭,这么好吃啊?”为啥呢?路悠悠想了想,突然,笑了。

“因为,想嫁个好男人呢!”“啊?!”顾柏旸嘴里的排骨,啪嗒一声,掉碗里了。路悠悠,居然这么早,就想嫁人啦?那,那他咋办啊?他,他还没高中毕业,还没赚到大钱,还是个瘸子!妈呀,他比顾老大还差劲,路悠悠会不会不要他啊啊啊!好慌!

路悠悠回过神,一看,把小公鸡都吓傻了,赶紧摆摆手:“我,我是说,以前!”以前?!顾柏旸瞪眼!那是,初中就想嫁人啦?可他们,高中才算正式认识!她是不是,早有目标儿啦!妈的,更慌了!“嗯,就是,就是,我爸妈刚离婚那会儿,我,我觉得,他俩,一个娶得不好,一个嫁的,不好嘛……”

路悠悠无力,只好撒谎。她这是,被前世的自己附身了吗?******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曾小贤,2009年上映的爱情公寓里,曾小贤的口头禅了!看到读者好多90后,这个,应该好多人看过吧?不过,此时此刻,还是2002年哦!另:一些剧情需要,把2002年的事情,挪到2001年了,比如小品卖拐;纠正之前的小错误,《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上映时间,中国大陆版,2002年1月26日,非2001年

------------第二百七十四章:对顾小子,外婆很放心“那也不是人人都像他们那样儿,对吧?”顾柏旸赶紧说,立刻就想举个例子。才发现,他们身边儿这几个,居然就没谁家的爹妈是像样儿的!只好干巴巴说:“反正,我是肯定不会离婚的!”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