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56335章(1 / 4)

…………当天晚上约莫着十一点来钟,我们休息了下之后,由刘羽辉带路(这里是他的地盘),我拉着掌智和尚,三人一起出了旅馆。“两位施主,你们这是要带小僧去哪?”“带你去喝花酒,到时候再和你师父举报,让他开除了你这小和尚!”刘羽辉道。

那三四具男尸看了王成一眼,脸上满是不屑。“我等尊帝令守帝陵,闲杂人等,既进之则杀无赦,你王成,难不成也要违帝令?”其中一具男尸阴冷道。我百思不得其解,连忙捅了几下身旁的掌智和尚。掌智和尚微微摇头,只给我道了一句:“他们都是异尸,不同于活人,也有常于粽子和僵尸,但,他们一旦苏醒,便存留不了太长时间就会灰飞烟灭,彻底死去……”

掌智和尚的话说得我云里雾里的,但有一句话我是听懂了,那就是我面前的这些异尸,不会存留太长时间。我悄悄问掌智和尚:“那他们能存留多长时间?”掌智和尚冲我伸了三个手指。我道:“三分钟?”掌智和尚点点头。我心头大喜,但掌智和尚接下来又补了一句话,“也有可能是三个小时……”

“滚犊子!!”我和掌智和尚的说话声音引起了那三四具异尸的注意。其中一具冷冰冰道:“我们的时间不多,扰乱帝陵者,杀!!”“杀!”其他三具异尸也跟着道。杀声大作中,一股强烈的杀机笼罩住了我们几个人,那三四具异尸不顾王成的阻拦,将我们围在一起后,随即举起了他们的战剑……

我脸色大变,这些异尸说杀就杀,一点情面都没给我,不容我们后退,他们手上的战剑已经势大力沉的劈杀过来。关键时刻,一声怒吼传来,竟是王成突然出手了!王成用自己的战剑挡住了那四具异尸的攻击,同时对我们道:“快,速速去下一层墓楼,这里吾替你们挡住。”

我不知道那个陈有忠到底是不是我祖先,但眼前的这个王成,绝对是够给面子的,为了保住我们,毫不犹豫就和那四具曾是他同伴的异尸撕破了脸皮……'第113章 雅妃我冲王成道了声谢,带着周小舍他们急忙去到了第十七层墓楼。

“阿尼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个刘豫,呸,真不是东西……”掌智和尚忽然道。我一怔,就连平素斯斯文文的掌智和尚都开口骂人了,可见这个刘豫有多丧心病狂。我将洛洛的遗体放好,嘱咐韩轩辕道:“帮我看好洛洛。”“恩公你要去哪?”

“人家王成帮了我们,我不能丢下他。”我道。“那我跟你一起去。”“不用,你给我看好洛洛,把你的折叠刀给我。”我将韩轩辕的折叠刀也绑在了手上,这玩意足够锋利,用来对付异尸,效果可能比洛阳铲会好一点……周小舍翻了个白眼,说我没事找什么事,我可不鸟他,我就不喜欢欠人情,人家王成帮了我们,现在在下面以一敌四,我可做不到当看不见。

带好折叠刀和洛阳铲,我毫不犹豫就下去到了第十六层墓楼。我前脚刚走,后面很快传来了周小舍的声音。“奶奶个熊,小道也不知道倒了几辈子血霉,居然认识你这种老铁,走走走,一起去!”看周小舍那假装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我心头一阵温暖,立即将折叠刀递给了他。

刚才就是郑瀚文不小心开枪击中了猛虎雕的虎眼,才从而引起了墓地机关的变化,我猜测这机关的开口,应该也就是这虎眼无疑。我屏住呼吸,伸手按住了那虎眼。果不其然,那虎眼还真是一个机关,我手一按,那虎眼立即凹了下去。

紧接着,整个墓地再次摇摇晃晃起来,而远处原本被堵死的出口,再次暴露在众人眼前。刘羽辉顿时手舞足蹈,就连我也不禁长舒了一口气,他大爷的,心惊肉跳了半天,总算是把出口给弄出来了。但没等我开心太久,我看到不远处的郑瀚文,眼中闪过了一抹阴冷之色。

我心头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很快,我便看到郑瀚文转过身,然后突然抓住旁边的一个同伴,将他狠狠推倒在地。那可怜的同伴一落地,立即就触发了石板下面的机关,当即被机弩给射成了筛子。但郑瀚文却没有一点犹豫,丝毫不顾同伴的哀嚎惨叫,踩着他的身体逃了出去;而郑瀚文在临逃前,狞笑着从口袋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玩意丢了进来。

我瞬间眼皮子一跳,看到那个黑乎乎的玩意冒出了许多白烟。我连忙冲刘羽辉喊道:“快趴下,是炸弹!”第74章 逃出生天说实话,这一刻,我有点后悔了。我后悔我应该一枪崩了郑瀚文那王八羔子,而我也没料到,这个风度翩翩得让王洛洛都倾心的考古专家,不但是个二道贩子,居然还随身携带着手枪和手榴弹……

手榴弹一爆炸,整个墓地所设下的杀人机关纷纷都被触动引发,一时间,各种弩箭,毒雾,甚至是流沙都出来了,我连忙把刘羽辉喊到猛虎雕的下面,而我自己则趁机爬上虎头,然后一把掀开青铜棺。可我一打开青铜棺的时候,我就傻眼了。

我发现青铜棺里,除了放着一件龙袍和皇冠外,再无其他东西,至于那盗墓皇帝刘豫的遗体,更是连根毛都没见着。“凡哥,棺材里有什么嘛?”“什么都没有,是个空棺,妈的,被这个刘豫耍了!”我忍不住想骂娘,没想到自己一个大活人,居然还被那死了不知道几千年的死人给摆了一道。

墓是个凶墓,棺居然是个空棺,这俨然对我是个极大的打击。我一脚将那青铜棺踹在地上,然后和刘羽辉一起躲在猛虎雕的底下。猛虎掉是青铜打造,坚硬度那是没得说,挡住那些弩箭也不在话下,但要命的,是那些毒雾。此时,那些毒雾从石板下渗了出来,我只是不小心吸了一口,便感觉到整个人一阵恶心和头昏脑涨。

我赶紧捂住嘴巴,刘羽辉也吓尿了,一个劲的问道:“凡哥,怎么办??毒雾越来越多了。”我一怔,随即响起周小舍那厮曾给我传授过的一个秘籍,说是在墓洞里,有一样东西,简直是百利无一害,上能驱邪清理伤口,下能解渴除毒,而这东西,用周小舍的话来说,人人都有,但专利却是他发明的。

这东西不是别的,就是尿液。我也顾不上太多,一把就从自己衣服撕下一块,然后就地小解,然后将带着尿液的一面对外,紧紧捂在嘴里。一旁的刘羽辉看呆了。“凡哥,这也行?”我点了点头,这一招确实有用,就是尿骚味有点熏得慌。

刘羽辉犹豫了下,但最终还是麻溜地脱下了裤子,而这家伙也干脆,直接就把内裤给掏了出来,然后身体一哆嗦,将一大泡尿都撒在内裤上,接着,再将那条内裤严严实实地套在了头上,简直就跟搞了个防毒面罩似的……我不禁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论保命,刘羽辉比我强多了。

墓洞中,弩箭渐渐消停,眼看着毒雾越来越着急,我只得赶紧想个办法离开这里。寻思了片刻,我眼角余光一扫看见那刚被我踹下来的青铜棺,忽然眼前一亮。我赶紧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条绳子,然后一头绑在洛阳铲上。“凡哥,你这是做什么?”刘羽辉不解问道。

“自救,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我将绳子绑住洛阳铲,接着,我抓住洛阳铲,瞄准那出口。出口是一道缝隙,很狭小,我一连丢了三四次洛阳铲都没能丢中。而就在第五次我将洛阳铲丢过去的时候,我依然没能把洛阳铲丢进那出口的缝隙中,但没一会,在黑暗的出口里,我看到一团影子滚动了几下后,居然将那把洛阳铲给叼到了那缝隙里……

我心头顿时一喜!我伸手一拉绳子,洛阳铲刚刚好就卡在那缝隙外,位置和受力情况都刚好。“成了,快躺棺材里。”我冲刘羽辉招呼道。刘羽辉一开始还不知道我的意图,现在一看,顿时心领神会,不用我多说,他一把就跳进了青铜棺。

我随后也爬了进去,然后顺手将棺材盖也盖住,只留出一道细小的缝隙,刚好可以给我用来拉绳子……就这样,我和刘羽辉躺在青铜棺中,两人拉着绳子,借助那洛阳铲卡在出口缝隙的位置,一点点将青铜棺拉往出口。这途中,青铜管压碎了不少石板,几乎每拉一下,底下石板一裂开,下面凹槽中的机弩都会疯狂的射出弩箭。

我料定郑瀚文肯定还会再来的,所以当下也不客气,将那些能带走的陪葬品统统带走,一个子也没给他留下,除了他那几个同伴的石头,外加那口我实在扛不动更多青铜棺和猛虎雕……十几分钟后,我和刘羽辉跑到了出口,但就在即将回到地面时,我看见不远处的地上,那一尊虎身人头雕已经被炸成了碎片,连带着那颗人头,也荡然无存,我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郑瀚文的杰作。

刘羽辉不禁咒骂道:“这个郑瀚文真不是东西,刚才凡哥你放他一命,他却恩将仇报,等我出去了,我要不弄死这个扑街,我就不叫刘羽辉……”“先出去再说,这家伙估计也不会善罢甘休。”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刘羽辉惊呼了一声。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我连忙低头顺着刘羽辉的目光看去,结果一眼就看到在他的脚下,正有个圆滚滚得跟皮球似的东西。我定睛一看,心头一震,俨然看见这玩意,竟是此前被我用洛阳铲从虎身人头雕剁下来的人头,而这会,它正睁大了眼睛,一脸无辜的望着我和刘羽辉……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送上,感谢打赏的视你如命!另外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鸡蛋和最后一个盗墓者,书荒的书友可以看一下鸡蛋的完本老书《焚尸匠》,另外还没进群的,请赶紧进书友群,鸡蛋会不定时在群里发红包和福利!群号:345817455'

第75章 憨头我和刘羽辉面面相觑,一时不免有些心头发紧!他二大爷的,这颗人头怎么还会动?而且还跟大活人的,冲我们又是挤眉弄眼又是故作娇羞状的,搞得我好不自在,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凡哥,这颗人头还成精了好像?”刘羽辉道。

“估计是看上你了吧,要不你带回家去供着?”我打趣道。“别,我可经不住这等供奉,以免夜长梦多,我还是将它送上西天吧。”刘羽辉说着就要拿起洛阳铲去拍那人头。那人头似乎也听得懂我和刘羽辉的对话,吓得赶紧将脑袋埋在地上,那憨头憨脑的模样,居然还有点可爱。

我看得不禁心软,赶紧拦住了刘羽辉,道:“你搞什么?它又没得罪你。”“凡哥,这东西不详啊,就一颗脑袋,谁知道它会不会害人。”“我看不至于,把你那洛阳铲放下,我们出去吧。”“额,那这东西,不管了?”“饶它一命吧,相由心生,这东西看起来也不像是个会害人的东西。”

我倒也不是吹牛,这颗人头和刚才那虎身人头雕比起来,简直就变换了一副模样似的,憨态可掬,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害人的东西。只是它就剩那么一颗脑袋,圆滚滚得跟皮球似的,连脖子都没有,乍看之下,还是让人有点瘆得慌……

“行吧,凡哥你开心就好。”就这样,我从刘羽辉手下救下了那颗憨头,临走前,我问它:“刚才是不是你帮我把洛阳铲叼进来的?”憨头面露胆怯的眨巴了下眼睛,算是承认了。我嘴角微微一笑,道:“行,那我们现在算是扯平了,有机会再见,对了,你应该听得懂我的话吧,小心点,那个叫郑瀚文的家伙肯定还会再来的,别让他看到你,不然你就得……”

我说这对它比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那憨头一听,吓得直吐舌头。几分钟后,我和刘羽辉离开了墓洞,在地面上,我回头看了下,那颗憨头正满面不舍地冲我眨巴着眼睛,但毕竟墓洞太深,它就算想爬也爬不上来……“凡哥,现在怎么打算?”刘羽辉问我道。

“先回去吧,对了,把你这东西藏好,暂时先不要见光。”我道。刘羽辉拍胸口,道:“放心吧凡哥,我懂的。”刘羽辉找到此前骑来的摩托车,先将我给送了回去。我没有直接返回王家古董店,而是先来到了那打铁匠的家。这会已是大半夜的事情,老头早已睡着。

我好不容易敲开了他的门,老头看见我扛着一大包的陪葬品,顿时目瞪口呆。我赶紧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了老头,好半天后,老头这才答应让我进了屋。我将自己的打算和老头说了一遍,我在这广市人生地不熟的,我本也不想带这么多陪葬品出来,但为了不让郑瀚文得逞,我只能找个地方把这些东西放好,而老头家就是最好的藏身之处。

老头双眼盯着我,脸上表情有点古怪。我赶紧给他分了一根香烟,并且给他点燃,一脸讨好道:“老大爷,我什么都交代给您了,这个忙,您可得帮我一把啊。”老头苦笑了一声,道:“娃子啊,老头子我不就给你打了次铁,我也没想着你报答,但你这干的事,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老大爷,这哪里不厚道了?我只不过是想把东西先放你这,过些天我就拿走,放心,绝对不会耽误到你的,而且我把话放这了,那些东西里,大爷你看上哪个随便拿,就当给您的心意。”老头吸了口烟,没好气道:“我要是图钱财,我早就把你之前给的那几千块都拿了。”

老头看了我一眼,接着道:“老头子我活到这个份上,虽然生活清贫了点,但毕竟衣食无忧,你就算给我一百万,我也用不完……到了我这个年纪,做什么事全凭心态,至于钱财什么的,老头我不想要,也不需要!”老头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格外霸气。

我瞥了一眼这个站在我面前瘦骨嶙峋,却精神闪烁的老头,心底不由自主地萌发起几分敬佩。不容我说话,老头道:“东西我可以给你放着,但老头有一句话得说,你还年轻,这些死人财来得快也走得快,可千万不要迷惑了你的内心,记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死人堆里来的钱财,最好用到好事上去。”

我一板一眼认真回答道:“大爷,我记住了。”老头微微点头,随即帮我将那一背包东西藏在了那些瓶瓶罐罐下。老头道:“东西我给你放这了,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来取,老头我可要睡觉去了,明天还要赶早去捡瓶子。”“好,那我不打扰大爷你休息了。”

我赶紧麻溜地离开了屋子。说实话,把陪葬品放在老头这,我莫名的安心,老头的言行举止,虽然普通平凡,但却充满了一股正义,也许对于外人来说,老头是一个怪人无疑,但对我而言,老头却好比一盏明灯,给指引了人生的方向……

约莫着一个多小时后,我回到了王家古董店。这会已是天蒙蒙亮,我一回去倒就睡。到大中午时,我便被王百万死活给撬起了床,在他的絮絮叨叨中,我睡眼朦胧的洗刷完毕,然后一屁股坐在柜台看店。百般无聊到了下午,另外一个看店伙计忽然神秘兮兮地跑到了我的面前,手里抓着一沓刚印出来没多久,还散发着油墨香的报纸。

“化凡,给你看个东西,保准你看了精神。”看店伙计将报纸递过来,我慵懒地扫了一圈,当目光落在那报纸上的头条时,顿时心头一震!只见在那报纸的头条上,赫然印着一行大字:“荒山惊现刘豫墓,最年轻考古教授郑瀚文又一神迹。”

翻开另外几份报纸,上边的头条依然是郑瀚文的名字。“郑瀚文教授昨夜发掘刘豫墓,为保护古墓与盗墓贼发生枪战。”“警方已对刘豫墓被盗一事立案,最年轻考古教授再成传奇。”“今日新讯:郑瀚文教授发掘刘豫墓,一年寻双墓,已成国内考古第一人……”'

第76章 小姐姐看完报纸,我忍不住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这个郑瀚文,脸皮还真是够厚的,刘豫墓压根就是小爷我发现的,和他有个毛关系?而且,这鸟人居然还报警了,简直是丧心病狂!我不免有点心慌,如果单是一个郑瀚文,我倒也不放在眼里,但要是扯上了警察,那可就不好玩了……

“凡哥,你说这个郑瀚文,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前天我可都还看着他送小姐回来的,怎么一天不见,就发现了刘豫墓?”看店伙计一脸狐疑问道。“沽名钓誉之徒,不说也罢。”我丢下一句话道。就在我说话的片刻,我看见王洛洛走了出来,手里同样也拿着好几份报纸。

王洛洛一蹦一跳的,小脸上满是笑容,跑到我这边冲我道:“陈化凡你快看,瀚文哥又上报纸了,他好厉害,居然发现了刘豫墓。”我翻了个白眼,呵呵不语。王洛洛一副认真脸,道:“陈化凡,你可要好好向瀚文哥学习,不要老是吊儿郎当的。”

“我的大小姐,你是要我和他学习什么?学他的沽名钓誉,还是卑鄙无耻?”“哼,你又来了,我不准你这么说瀚文哥。”“你别傻了,刘豫墓又不是他发现的。”我道。“不是他发现?”王洛洛瞪大了眼睛,插着腰没好气道:“那不成,是你发现的?”

我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我话音落下,王洛洛和我四目相对,一时竟是有些沉默。几秒钟后,王洛洛忽然摇了摇头,一脸失望道:“陈化凡,你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王洛洛气呼呼走了,我愣在原地,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我不由得暗暗骂娘道:大爷的,这刘豫墓确实是我发现的,怎么就没人信了?……………………当日一天平静,什么事也没有。但就在第二天一大早,预料之中的事来了。我刚起来开店铺,约莫着也就九点钟不到的时间,一辆警车呼啸而来,车门一开,我被拉了进去。

“陈化凡,请跟我们走一趟。”容不得我多问,警车已经拉上了车门,把我带到了警察局。我忍不住道:“我说警察叔叔,我这是犯了什么事?”我虽然心知肚明,但表面上还是得装点糊涂。三个警察中的一个女警目光犀利的盯着我道:“有人举报,说你涉及参与了一桩盗墓案。”

“警察阿姨,你别逗我呢?我就一看店伙计,哪能盗什么墓?凡事你们可得讲证据!”我脸不红心不跳道,对面那坐着的女警,肤白貌美的,看年纪估摸着也是个刚出道没多久的新人,结果被我这一声警察阿姨喊得小脸暗红。女警一时有点不知所措,旁边的一个男警察则接话到:“陈化凡,下面我们要对你进行问询,把你知道和不知道的,都明明白白说一遍。”

听到这话,我心里算是明白了,看样子他们手上也没有证据,要不然就直接把我丢牢里了。“行,你们问,作为一个五好公民,我肯定老老实实,清清楚楚的回答几位警察叔叔的问话。”女警掩嘴偷笑,但很快意识到这场合不宜,赶紧又把那红润的小嘴硬生生闭住,模样甚是可爱。

“第一个问题,前天晚上你在哪里?做什么?”“前天晚上?我记得因为身体不舒服,很早就睡了。”“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看的医生算不算证明?还有我们店铺老板王百万也可以证明,他那个铁公鸡特意批准我早睡的。”我道。

男警察目光辛辣地盯着我,可小爷也不是吃素的,当即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回看着他。接着,男警察问道:“有卖早餐的老板证明,说见到你昨天早上才回到了王家古董店,这又怎么解释?”我心头蓦地一紧,连忙稳住心神道:”

“警察叔叔哟,我这早睡早起,去买点早餐吃也不成?”“好,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刘羽辉的人?”男警察道。我脑子一阵,心想难不成刘羽辉也被抓进来的?我准备开口说不认识,但很快,我意识到我对面的可是警察,以他们的本事,分分钟可以查出我和刘羽辉的来往,我要说不认识,那无疑就太假了……

我露出一脸的愤怒道:“刘羽辉?你是说那个脸黑得跟个炭似的家伙?我怎么能不认识,警察叔叔,我要举报,这个王八蛋坑了我,拿了个不值钱的东西,骗我说是古董,还和我签下了欠条……这事你们可得给我做主啊。”说着,我掏出此前刘羽辉给我写的欠条,还有那个玉塞,刚想递给那警察,结果他们不耐烦的摆摆手道:“我们现在问你的是盗墓那一案,你要是觉得被骗了,自己去另行报案。”

“不是同个人吗?怎么还要分案?要我说,你们直接把那个刘羽辉捉过来得了。”我也佩服自己,在警察面前还能这样演得跟真似的,两个男警察脸色铁青,至于那个年轻女警,则紧咬着嘴唇,似笑非笑,憋得还挺辛苦的……十几分钟后,我被放了出来,年轻女警把我带叫出了警察局。

我友好地和说她说了句再见。结果没想到那女警愣了一下,竟是忍不住笑了。我刚好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这个眉清目秀的女警,唇红齿白的,笑颜如花,再加着那一身干练的制服,简直美呆了……“你笑啥?”我问。“你真有趣,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会在警察局说再见的。”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