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6章(1 / 6)

  李飞白表示,他也要做颜北夕的朋友,当即就给颜北夕送了一副最新款光脑。  小马莉悄咪咪伸出爪子,往光脑那边摸,却被天马的声音一下子打断,“那是李飞白大人送给主人的。”  呃,这家伙怎么叫谁都叫“大人”……?

不同药效的灵药,必须要有不同材质的容器进行盛放,后面炼制灵药时,你要尤为注意。”天堂满心的欢喜,急忙点头。“哦,差点忘记和你交代了,你手中这个瓶子内的药量,估计能用上三四个月的时间吧。也就是说,你用完之后,还是需要准备一次今天的这些东西。记住,下次老夫可不会无偿给你提供灵晶。

还有,免费的劳动力,老夫也只能干这一次。”孟薪笑吟吟的继续说道。天堂小脸一僵,只有无奈的点了点头,心头在滴血啊。“奶奶的,灵药这种东西,果然只有土豪才能用得起,太特妈贵了。”“用这个洗澡,还不如直接喝的痛快。”

天堂本就不是一个拖沓之人,话不多说,直接就是想要切入正题。简单粗暴来的爽快,前戏什么的他最不喜欢了。“小子,如果你不想立即就寿终正寝的话,我劝你慎重。”“老夫今天就开始教授你灵药师的第一课,那就是即便再好,再珍贵的灵药,也不可以在不知道药效和后果的情况下,随便的乱吃。”

孟薪给了天堂一个你就是个白痴的眼神,开始展示自己身为高阶灵药师的高傲。“不管是灵丹也好,还是药剂也罢,不同的灵药,不仅需要不同的药材和不同的手法进行炼制,而且灵药的使用方法也可能会大不相同。这也是所有灵师们都不敢轻易得罪,更不敢贸然去抢灵药师炼制的灵药的原因,因为他们即使拿到灵药,也可能不知道如何使用,更不知道里面是否被灵药师做了手脚。”

“洗髓液虽然不是成品的灵药,可是药液当中同样蕴含着能量。虽然已经算是比较平和,但是对于目前的你来说,也是极为的庞大。根本不能直接服用,只能用清水稀释之后使用。即使是稀释后的药液,也不能直接服用,用来洗澡,也亏的你小子才能想得出来。不过,实际的用法也是差不太多。”

“先前时候不是让你准备好一个浴桶吗?现在你小子脱光衣服,坐到里面去,要一丝不挂哦。”天堂听话的进入浴桶内,老头你扯了这么半天的嘴皮子,不还是洗澡吗,废话还这么多。可是下一刻,天堂就是知道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身材高瘦的孟薪弯着腰,一脸猥琐笑着。同时手上拿着一个舀子,缓缓的用金黄色的药液淋着天堂的背部。而随着他药液的每一次流下,天堂的身体便是一阵剧烈的抽搐。不自觉的咬紧牙关,额头之上冷汗密布,脸上的青筋都是暴跳起来,抓住浴桶的手背上也是青筋凸起。

待得天堂的身体完全侵入金黄色的液体之后,孟薪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下了手。低头望着那疼得脸庞都已经抽搐的少年,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这感觉是不是非常的酸爽,很舒服是吧?”“特别的舒服,特别的酸爽,爽的小爷都想要叫出声来!”

他们身材魁梧,崇尚武力,以战斗和身强体壮为荣。颜北夕看了看一身腱子肉的赫尔莫德,又扭头看了看肌肉爆炸的守护者利格,开始纳闷为什么凌星洲说她是他们中的一份子。怕不是找错人了哦。赫尔莫德亲眼瞧见颜北夕时,心中掠过的也是这种奇异感觉,他瞪眼咋舌,将心里话说了出来:“你怎么这么瘦小?”

他以为那位年轻的新任神王,看起来已经足够弱不禁风了,赫尔莫德啧啧起来,情不自禁地将两者放在一起对比。神王那厮,从来不会堂堂正正地和别人打上一场,每次都是利用魔法那种不入流的小伎俩,即便是赢了,那也不光彩。

加上他瘦弱的身子,在神域被众神戏称为“弱神”。不知道这个新来的死亡女神,是不是也如同他们现任的神王呢……却见颜北夕稍作犹豫,登上另一匹骏马,随意道:“只是瘦了点。”神域的马被众神和信徒称为天马,在偌大虹桥上跑着跑着居然就飞了起来。一瞬凌空的感觉,宛如一脚踏空在台阶,又如睡梦中骤然蹬腿惊醒。

不过这感觉……倍儿爽!赫尔莫德回头瞥了一眼,不再放慢速度,爽朗轻笑:“身手不错!”天马越过山峦和森林,在暗蓝色夜空下疾驰,飞逝了从前的岁月,像一场绚丽的幻梦。靠近一座光秃秃山体时,赫尔莫德放缓速度,停了下来。这座山充满森冷和黑暗气息,颜北夕心中诧异,但没有问。

赫尔莫德引颜北夕来到半山腰一处山洞,热情道:“阁下,这是神王为您安排的府邸!”颜北夕:“……”没什么特别,平平无奇的山洞。她刚才就遥望见,距离虹桥不远处,一座座恢宏建筑拔地而起,错落在山峰和山谷之间,表面泛着暗色金属光泽,完美诠释了历史沉淀和崭新外表的结合。

她以为那才是他们要去的地方。众神居住的地方就在那里。“您的父亲,死亡之神埃尔维迪尔,生前居住在遥远神秘的冥国,极难抵达。”赫尔莫德解释道。颜北夕抓住了重点,生前居住在冥国可还行。赫尔莫德继续说:“这个山洞是大帝留下的,这也是神王的意思。”言下之意,即便颜北夕不满意,他也没有权限给她更换住所。

他口中的大帝,全称亡灵大帝,是颜北夕真正的祖父。而她在蓝星上的那些“亲人”,实际上根本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半个月前得知身世以后,颜北夕对自己从小经历的区别对待——或者可以说虐待,终于完全地释然了。

颜北夕拍了拍衣服,很快接受住山洞的现实,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有个地方可以落脚已经很不错了。要是留在蓝星,在没有觉醒异能的情况下,恐怕她早就没命了,哪能活到现在。她甚至差点被原先以为的“亲生父母”当作末世生存的联姻工具——他们家所在的那片区域,有个觉醒了雷电异能的人,强悍得令人发指!

或许,如果她没有几分姿色,她已经被那些觉醒异能的“一家人”背地里以拖后腿的理由无情抛弃了。现在的处境对她来说其实很好,况且“亡灵大帝”这个名号听起来就很响亮,说不准可以在山洞里挖到什么宝!“加个好友吗?”颜北夕抬手晃了晃光脑。

她在星舰上已经把护卫队成员加了个遍,堪称交际小达人,靠的就是没脸没皮没心没肺。眼下,她在天神星上,人生地不熟,万一在荒山出了什么事也找不到人求救。赫尔莫德摇头:“神域不用这个。”想了想,又补充:“没有人用这个。”

作为神域使者,他也只在必要时使用,比如跟星际护卫队约好交接的时候。颜北夕点点头。赫尔莫德犹豫了一下,还是加上了颜北夕的好友,“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不过我可能十几年才看一次光脑。”颜北夕的手顿了顿:“……”

大哥,要真出什么事,我尸骨都凉了。据说天神星的人寿命极长,他们对时间的感知特别迟缓。“这马……?”颜北夕手里攥住缰绳,对上赫尔莫德的目光,眼含热切。赫尔莫德:“……您如果想要,可以留下。”

颜北夕毫不客气:“谢谢。”成功顺到一匹天马,颜北夕立刻给它起了个名字,就叫“小马莉”吧。赫尔莫德完成神王交代的接引任务,也如护卫队那样不作停留,骑上天马离去,他要去宴会上喝酒。只剩下颜北夕一个人。

颜北夕从背包里翻出一支营养液,缓缓喝下,横扫饥饿。她很喜欢这种东西,进食效率高,省时省力。她从星际护卫队那里顺来的包里塞了满满当当的物资,这是一种空间折叠战备包,轻巧却很能装。本来他们没打算给的,因为护卫队默认颜北夕来到母星天神星后会应有尽有……

颜北夕摸出一管手电,全方位照亮山洞。刚才借着月光,只觉得山洞阴森诡谲,现在看来……艹!特么还是好阴森。周围的石壁是干燥光滑的,像是特意打磨过,挺精致的,而且似乎比颜北夕想象中要干净许多。

但她总觉得,这些石壁上好像残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森冷怨气。小心往前走去,突然被一扇大门拦住去路。黑压压的,不知材质的门和环境仿佛融为一体。大门紧闭,上书:“请出示指令。”颜北夕:“……”指令?

什么指令?没人告诉她?她今晚要被关在门外吹风?半山腰的夜风还挺冷。想了想,从口袋拿出那块令牌,试探性地贴上去。一阵冷风从洞口灌进来,更冷了。……无事发生。想来也是,神王给的令牌,和亡灵大帝有什么关系!!

害。入籍天神星第一天,天气阴,多云,夜晚有风。一个字,冷。这时光脑突然闪烁,颜北夕打开通讯界面。十三区少校凌星洲:【感觉如何?赫尔莫德说已经送你到你祖父的故居,还适应吗?应该还不错吧。】

十三区少校凌星洲:【还有之前说的星际网课的资料,我明天发给你,今年报名快截止了,不要忘了。】颜北夕:“……”且不说这是一座远郊荒山,堂堂亡灵大帝住山洞也太没面子了吧?没人说的话,这里更像是一个野兽的洞穴,只是严密的洞门和洞门上古老繁复的纹路显示着这确实不是荒郊野岭随便一处兽洞。

想到这里,颜北夕福至心灵般对着洞门低声开口。“亡灵大帝?”“我是亡灵大帝他孙女?”“芝麻开门?”“爷爷开门?”吱呀一声,门开了。她默默在心中记住这个口令:「爷爷开门」嘻嘻,她能猜中口令,是她的天马在上山路上狠狠一脚踩中狗屎的原因吗。

颜北夕打开光脑相机,对着外面光秃秃寸草不生的荒山,拍下一张全景照片,给凌星洲发过去。已经坐在星舰上返航的凌星洲收到几条消息。颜北夕先是由衷地给他道了谢,然后传过来一张图。[图片.jpg]绝美星空下,阴森怪异的荒郊野岭。

拍摄角度很奇怪。蓝星难民:【我家风景很不错。】凌星洲想了想,发过去一个大大的“为你点赞”表情包。他是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第2章 颜北夕往洞内走去。进了洞口的大门,山洞就变得宽敞起来,颜北夕调了调手电筒的模式,照亮了大半个山洞。

洞里的陈设布局都很简单,一张古朴的桌子、两张椅子,角落里摆着石床,床边的墙面上凿出一个不规整的小书架。颜北夕扭出手电筒底座的吸盘,将它固定在石头墙壁上。等一下,这触感。她手指弯曲敲了敲墙壁,又把耳朵贴在墙上凝神听了片刻。

这后面是空的。颜北夕沿着墙壁仔细查看一番,伸手试着往里推,但墙壁纹丝不动。试了几次,她也就先放弃了。反正密室就在这里,跑不掉。东西全是她的,这是合理合法的继承。战备包里有些生活用品,颜北夕简单挑出一部分来放在屋子里,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新家,关掉手电筒的光,一头倒在床上准备睡觉。

床上用品是从军用帐篷里拆出来的,不是很软,但比原本又冷又硬的石床好很多。一夜过去,颜北夕难得地没有做噩梦,前些天她几乎每天夜里都要梦见自己在末世被人砍死、刺死、射死、烧死、电死……各种离奇的死法,这样死那样死,死来死去她都麻木了。

但在梦里就是很可怕。醒过来的时候毫不在意,可是身在梦中的时候她会害怕,以至于常常惊出一身冷汗。有好几次,她被“杀”死的时候,扭头突然间看到她的“家人”正对着她笑,一张张陡然放大后近在咫尺的脸,极其恐怖。

反倒是这个洞穴看起来阴森可怕,实际上却给她一种安心平静的感觉。次日清晨,唤醒颜北夕的不是阳光,因为山洞里阳光照不进来。唤醒她的是光脑上凌星洲“滴滴滴”的好些条消息。颜北夕指尖一拨,划出虚拟显示屏。

[星际联合网课学校报名手册.文件][网课学院与专业简介.文件][相关网址及资料by凌星洲.文件]星际联合网课有个简称,叫“星联网”,颜北夕觉得特别耳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她那个世界有个词叫“村通网”,还挺像。

颜北夕在光脑上将数据内容划出,放大,迅速浏览几份资料,然后打开星际联合网课学校的官方网站。【“星际基础知识”课程,报名成功!】这个课程一般是开展给落后星球人士和学前儿童的,颜北夕打算用最快速度加倍播放学习一遍。

接着,目光落在最火爆的学院。报名人数最多的,是机甲学院,硬生生超出其他学院一大截。在不知道情况的情况下,选择大多数人所选择的,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颜北夕点开机甲学院,盯着机甲学院涵盖的三个专业。

于是——【“单兵作战系”课程,报名成功!】【“指挥控制系”课程,报名成功!】【“机甲设计系”课程,报名成功!】这几个专业的报名人数相差无几。当不知道怎么选择的时候,那就all?in,我全都要。

就是这么自信!!颜北夕扫视了一下所有的学院和专业,然后在魔法系点了报名。这个专业竟然……没有人报?呵,有意思。【“古代魔法系”课程,报名成功!】……帝都星,星际联合网课总部。

麻吉科教授不甘心地刷着古代魔法系的报名人数,一遍又一遍,终于亲眼看见数字“0”闪烁跳动变成了数字“1”。他不敢置信地摘下眼镜揉了揉老花眼,重新确定了一遍这个数字,欣喜若狂:“OMG,有人报了!终于有人报了!”

麻吉科颤巍巍点进仅限内部查看的界面,记下了这个可爱的人的名字——颜北夕。随后,他兴奋地朝周围大喊大叫:“喜大普奔!咱们古魔系不会被关停了!!”两秒钟过后,教授终于意识到,整个魔法实验室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麻·落寞·吉科,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报完名,颜北夕下单了一款网课必备模拟舱,用的是跟凌星洲借的钱,十万星币。这人还真大方,不错。摸了摸肚子,又喝了一支营养液,准备出门走走,晒晒太阳。这座山荒凉得很,除了乱石就是黄土,寸草不生。

就算是大白天,也总是充斥着压抑和黑暗的感觉。颜北夕想,以后可以在山上种点花草树木,最好能在洞旁种点竹子,不知道土壤合不合适。今天可以骑小马莉出去溜达一圈,见识一下天神星长什么样。咦,她的小马莉呢?

昨天明明拴在洞门口,挣脱绳子跑了?颜北夕还来不及思考,天上就又飞来一匹天马,上头坐着一个人,是神使赫尔莫德。好家伙,说好送给她,他背地里牵回去了?送出去的东西,哪有偷偷拿回去的道理。颜北夕想到这里,友好笑问:“神使先生,有事?”

赫尔莫德公事公办:“神王有令,先带你去饮古泉水。”赫尔莫德眼睁睁看着颜北夕蹭上自己的天马,心中十分困惑,昨日不是刚送了她一匹马?颜北夕心痛道:“想是被我山上的狗给吃了!”赫尔莫德点点头,煞有介事:“据说魔狼会守护在亡灵大帝生前居住过的地方。”

颜北夕:“……”宁别说了,咱害怕了。古泉水周围环境清幽雅致,所有植物似乎隐隐以泉眼为中心缓慢生长,而泉水清冽甘甜,喝下去有一种沁人心脾之感。赫尔莫德说,只要喝下古泉水,就能唤醒天神血脉,自动激活灵魂里的语言分区。

颜北夕感慨地竖起大拇指:“厉害。”她现在是凭借星际交流器跟众人对话的,但是既然要定居天神星,而且作为一个母星人,掌握当地的语言还是十分有必要的。同时,有一股难以名状的气息,在身体内部,生发了。

赫尔莫德高深莫测地说,那是神的力量。颜北夕:“……”饮过古泉水后,颜北夕跟随赫尔莫德来到一个整体式建筑群。这里是天神学院,建立不久,据说是星际指挥官和死亡之神推动建设的,初衷是希望让天神星人不再固步自封,多与星际新时代接轨。

然而很明显的,天神星人并不爱学习星际那一套玩意儿,只是囿于当初定下的规矩,每年都要达到一定数额的学员人数,才有硬性要求,让一些神祇和神域居民固定入学。赫尔莫德也不避讳,说是“那位”听说今年的名额未满,需要再纳新学员,便直接想到当初推动学院建设的死亡之神的女儿,正好刚回天神星。

于是,颜北夕就被送来这所天神学院了。今年负责招生的是生命女神芙娜,除了学院的招生负责人外,她同时还是天神学院的一名学生,由此可见学院的体系之凌乱以及随意,就好像是互相推诿、拼拼凑凑起来的。芙娜自认光明纯洁,对这个死亡之神的继承人是打心眼里的厌恶,她总觉得这个新任死亡女神身上充满了不圣洁的气息,死亡、肃杀、黑暗,在她的纯良面孔下暗藏着。

“呵,我当是谁,原来是从凡人星球灰溜溜逃回来的死亡女神。”“拜你那自以为是的父亲所赐,诸神每年都要为这学院的破事焦头烂额,甚至为了互相推脱名额大打出手……”奇了怪了,规矩是人定的,你们不喜欢,废除便是?

搞成这样大可不必。颜北夕对芙娜感到莫名其妙。她对芙娜的敌意仿佛置若罔闻,只是自顾自地在想,她早上才刚报名了星际网课,下午就又要入学天神学院,还得抽空赚钱还给凌星洲,以及可能还需要自己去获取生存必要的资源……

那么,她需要一个计划表!在等待短暂的报名程序时,颜北夕打开光脑,搜索“时间管理”、“计划”、“日程”几个关键词,挑选出一款简洁高效的工具,保存在光脑里。光脑突然弹出一个消息。【联邦快递:尊敬的顾客您好,您的订单“星际网课学院专用学术级模拟舱”,所选择的快递送达地址“天神星”,属于无效地址,请重新选择送达地址,感谢您的理解与支持。】

颜北夕抬头问赫尔莫德:“咱们这儿,快递送不到吗?”赫尔莫德愕然,理所当然说:“快递?要那玩意儿干啥?我们天神星应有尽有。”颜北夕:……呆。闭关锁“星”?不太好吧?赫尔莫德解释道:“神……老神王多年前就开启了神域光罩,封闭了整个星球,其他星球的人都进不来,只能通过虹桥一处来往,快递也是被禁止的,毕竟,这可能会有损我们神域的和平与安宁。”

老神王是对上任神王的称呼。因为新任神王刚上任不久,他有时会改不过来称呼。颜北夕点点头,又听赫尔莫德戏谑地说道:“不过,你可以去问问我们的新神王,也许,他会同意。”“那劳烦神使大人替我问一下神王?”

颜北夕总觉得赫尔莫德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一定有什么信息被自己遗漏了。或许,这跟虹桥的守护者有关。因为就在昨日,凌星洲出示神王令牌的时候,颜北夕清楚地看见,守护者眼里不加掩饰的轻蔑。这种轻蔑,不仅仅是对护卫队这些人,更可能,更多的是这位虹桥守护者对新任神王的不屑、不认可。

“没问题。”赫尔莫德欣然答应。说话间,报名程序正好走完,颜北夕领到了两件校服和一张课程表。她扫了一眼课程表,发现大部分课程是给神明们普及星际知识的科普课,还有少部分道德课、礼仪课和战斗课。“颜北夕。”一言不发的芙娜突然开口。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