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6章(1 / 6)

篝火旁还放着十几个背包,另外的人显然是跑了。“应该是往那个方向跑了,我们去看看。”老郑指着南边,那里的杂草有被践踏过的痕迹。不得不说,老郑这观察的信心程度真不是吹的,一双浑浊的老眼,简直可以把任何细微的东西都看得一清二楚。

“明天就要去连山,已经和朋友们说好了。”我道。杨姐脸上闪过了一抹失望的神色,她迅速擦干净了脸上的泪水,眼中流露出几分坚定的神色,道:“我跟你走!”我脑子一愣,顿时有些没回过神来!“杨姐,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能认识你是我的福分,日后说不定也会有见面的机会……”我道。

“日后?你日后就不管了是吧?”杨姐咬牙道。我一怔,想到‘日后’这个词,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之前我为了给杨姐镇压肚子里的煞气,不得不做的那些儿童不宜的事情……我摸了摸鼻子,道:“杨姐,我以后会回来看你的……我会给你个地址……”

“我不要,我不需要你管,你走的阳光道,我自己可以过,就算孩子出世了,我也可以照顾他!”杨姐摸着自己显怀的肚子,看了一眼后,径直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屋门狠狠关了上去。我站在原地,看着杨姐的背影迅速消失,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一缕苦笑。

孽缘,真是孽缘啊……凭良心说,我也放心不下杨姐,毕竟她肚子还怀着孩子,一个人待在这肯定容易遭受风言风语,可我又即将去连山,盗墓的事情凶险难料,自然不能带着她一起。我叹了口气,没想到短短的几天时间,我竟是在这又留下了一段孽缘。

…………我收拾好东西,在杨姐的家里睡了最后一晚。在半夜的时候,我明显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啜泣声。我知道,那是杨姐的哭声,这一夜,我反转难眠……第二天,我早早起身,看了一眼屋门紧闭的杨姐房间,轻轻将写好地址的纸条压在了桌子上。

我终是不忍心,虽然只是相处了短短的几天时间,但毕竟也算我的女人,我又怎能忍受她大着肚子遭受风言风语……我悄然离去,关上屋门后,我停留片刻,很快便见到杨姐打开屋门从里面走了出来,泪眼朦胧的她在见到桌子上的纸条后,顿时转哭为笑。

我摇摇头,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大爷的,来了一趟下沙村,不但得到了牛建国和武大勇两员悍将,还顺手收了个女人,这趟真不是白来的……杨姐的事情落定后,我来到了老四的家里。牛建国和武大勇已经睡醒,至于郑叔,一大早的则叼着烟站在门外,活像个雕塑似的。

“掌柜来了。”武大勇一见着我连忙打了声招呼,牛建国则睡眼朦胧的,说道:“掌柜,听说昨晚我睡着后,你们做了决定要去连山?”“不错,那里有大墓,我们去碰碰运气!”一听到有大墓,牛建国两眼放光,连忙摩拳擦掌道:“大墓,胖爷我最是喜欢大墓了,正好我们斗门刚创立缺钱,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出发啊?”

诸葛玉树没有理会我,他依旧沉浸在他的思绪当中。不得不说,这个美男子一认真起来的模样还真好看,木思璇一下子就先看直了眼……几秒钟后,诸葛玉树忽然闭上了眼,然后喃喃念道:“望、闻、问、切寻龙定穴……破、阵、武、噬、灭以篡天机……天机九字,破而后立,立而生……”

诸葛玉树忽然猛地睁开双眼,目光迅速锁定了九龙中左边的第五条,道:“破龙而入……”第319章 梦魇诸葛玉树一语落下,旁边的萧老头顿时目瞪口呆。他一脸不敢相信刚才还跟个木头似的诸葛玉树居然指出了哪一条龙是生路。

这个诸葛玉树,要么不开口、要么开口必是一鸣惊人。我心头大喜,当下从牛鼻子背包里抢出了两颗和田玉做成的龙珠;这玩意坚硬得很,用它来破龙打盗洞,那绝对是一件奢侈到极致的事。牛鼻子一脸的肉疼,已经心痛到了不能呼吸……

我可不管他,直接抓住和田玉龙珠,然后瞄准了那条生龙就砸了过去。但尴尬的是,我这一砸,结果砸偏了一些,结果大地迅速颤抖,整个九龙悬陵墓都下沉了一些。我老脸一红,自知失手了,当下悻悻然的不敢再继续扔。这九龙悬陵墓离我们有一段距离,这要抛得又准又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对我来说挺难的一件事,但在诸葛玉树眼中却是再简单不过……诸葛玉树不动声色的拿走我手里的和田玉龙珠,然后轻轻松松就准确无误砸中了那条生龙的头顶。九龙悬陵,即也代表着诸葛一氏的九字天机术,我庆幸自己还好带诸葛玉树来了,要不然谁知道这九条龙里,哪个是生口,哪个是死路……

只见和田玉龙珠狠狠砸上去后,龙头瞬间四分五裂,而紧接着让人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现了。前一秒还滚滚的岩浆,结果随着龙头一碎,下一秒竟是全部滴落下来,整个九龙悬陵墓很快便脱离了岩浆的包围,除此之外,我还看见那条被砸烂的龙头下,露出了一人高的入口……

我和周小舍面面相觑,随即一脸的狂喜。萧老头也是不住的摩拳擦掌,他等了二十年,总算是等对了……“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进啊!”周小舍咧嘴道。随着岩浆一掉落,入口也暴露出来后,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周小舍拿出两条绳子,然后再用拳刺将绳子一端钉死在地面上。

周小舍拍了拍手,故露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第一个进去,等下要是有什么危险,大家不用管我。”周小舍说完,双手抓住绳子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个急速往前一跳,借着绳子爬到了九龙悬陵墓的入口上。

其他人也有样学样,抓着绳子跳了过去……九龙悬陵墓倒是不危险,但下面却是滚滚岩浆,一个不小心摔下去的话必死无疑。我们几个男的倒是眼睛一闭就过去,但木思璇却吓得哇哇叫,不得已,我只能一只手夹住她的腰,然后抓着绳子跳了过去……

木思璇脸色苍白,连呼吸都急促了不少,一低头看着下面的岩浆时,吓得死命抱住我,将自己的身体紧紧贴住我。“我要死了……”木思璇哇哇叫道。我叹了口气,短短的几秒钟时间,我差点没被她那对大胸给闷得喘不过气来,看似短发清爽的一个人,怎么就能有那般的凶器,真是搞不懂……

“到了。”落地之后我冲木思璇喊了一声,结果她小鸟依人的趴在我身上,闭着眼睛,愣是不敢睁开。“安全了,你再不松手,他们都走了。”我再次道。木思璇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结果一看着自己的身体和我紧紧贴在一起时,当即又是小脸红得跟苹果似的。

我没有理会她的少女心思,这会功夫,周小舍和萧老头已经如狼似虎的冲进了诸葛武侯墓,我也得赶紧进去才行,要不然连根骨头没剩下。一入诸葛武侯墓,并没有滚滚的热浪扑面而来;相反,前脚刚进,后面我便感觉到了一阵清爽,仿佛自己置身在了一处鸟语花香的桃花源,里边山水环绕,云雾飘渺……

但这份缥缈没有持续太久,忽然我便被人拍了一下肩膀,顿时如梦初醒。我猛地睁开眼睛,发觉自己眼前一片黑暗,什么山什么水都没看着,更没有什么鸟语花香,有的是只是死一般的寂静和无尽沧桑的陵墓……我这才意识到,刚才美好的景象只是自己的幻觉,与眼前真实看见的一幕,格格不入。

“怎么回事?”我连忙问道。拍我肩膀的是诸葛玉树,他面无表情道:“刚才那是九字天机术的阵字诀,这是幻阵,也叫梦魇,会让你陷入到你自己最喜欢的幻境当中,直至无声无息死去……”我吓了一跳,没想到这才刚进来,自己就差点送了小命。

一老一少,就这样抱在一起,我看得目瞪口呆,满是不相信这两个家伙怎么就抱上亲上了。木思璇羞涩得捂住眼睛不敢再看。月瑶也是面带不悦,这一幕多少有点辣眼睛了……诸葛玉树道:“他们两个入了梦魇。”我点头,道:“难怪呢,一个老色鬼,一个是小色鬼,两个凑在一起,都把对方当成了美人。”

我忍俊不禁,一个脸如老树皮,一个则是贼眉鼠眼,两人抱在一起亲亲抱抱,这画风,简直是不堪入目。我寻思着也差不多了,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将两人分开,然后一人一个耳刮子扇了下去。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周小舍和萧老头如梦初醒。

“谁打我?”两人异口同声喊了句,结果在看着衣衫不整的对方后,顿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老铁,你告诉我,刚才我亲的人是谁?”周小舍悻悻然问道。我指了指萧老头。萧老头一听,连忙吐了口口水,也冲我问道:“小子我问你,刚才我没干什么吧?”

“没有,你就和他抱在一起,差点脱裤子了……”“我靠!”“奶奶个熊,我不活了……”第320章 火螭我赶紧拦住要求死的周小舍,这家伙的清白算是毁了。倒是人家萧老头挺看得开的,骂骂咧咧了几句,照样嬉皮笑脸的……初入诸葛武侯墓,这梦魇就先给了我们一记下马威,不过庆幸的是,除了一脸生无可恋的周小舍外,大家伙倒也平安无事。

我打量着墓内的四周,发现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唯独脚下的墓道透着一股淡淡的火红色。周小舍一看脚下的墓道,顿时两眼放光,他摸出自己的洛阳铲,然后墓道上扣出来了一块玉,放嘴里咬了几下后,顿时咧嘴道:“发呆了,老铁,这个诸葛亮还真是大手笔,居然用鸡血玉来做墓道。”

也不怪周小舍惊呼,脚下的墓道连绵好几十米远,闪烁着火红色的淡淡光芒,这都是上好的鸡血玉才能散发出来。这在玉石市场呆过的人都知道,玉也分三六九等,其中有一种叫做鸡血玉,一到夜晚就会散发出淡淡的火红色光芒,这种玉虽然比不上和田玉,但也十分稀有和珍贵,在玉石市场上也是千金难得。

眼下,这鸡血玉就铺满了整条墓道,周小舍恨不得带点炸药把这条墓道都炸翻了,这样好将那鸡血玉都扣出来。萧老头也看出了鸡血玉的珍贵,但苦于没有工具,这家伙干脆就趴在了地上,然后用自己的指甲一点点扣着……看着眼前这没出息的一老一少,我恨铁不成钢。

墓道绵长,越到后面,散发出来的颜色愈加火红和明亮。周小舍和萧老头两个简直乐坏了,两个人为了争抢那鸡血玉差点大打出手。我看不下去,只得将目光移到别处打量,整个墓穴里漆黑如墨,暂时还看不出有什么玄妙之处……

木思璇随身带了一个火折子,点燃后照亮了周围的墓壁,我抬头看去,墓壁上有好一些残缺不损的画,其中有几幅依稀能见到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在做着悬壶济世的事情。诸葛玉树目光望着墙壁上的清秀男子,久久没能移开,我心头一动,多少猜出了壁画上的清秀男子就是诸葛玉树的先祖--诸葛亮。

光线昏暗的陵墓中,木思璇忽然用胳膊撞了一下我肩膀。“怎么了?”我问。木思璇眨巴了下大眼睛,道:“我怎么感觉,那条墓道好像在动。”“墓道会动?”我刚想取笑木思璇,这墓道怎么可能会动。但就在我回头一看,目光落在墓道时,我突然笑不出来了。

只见在周小舍和萧老头正在争抢挖着鸡血玉的墓道,忽然还真就动了一下。木思璇张大了嘴巴,一只手下意识的抓住了我的手臂,指甲都快镶进我肉里了。诸葛玉树也看出了墓道的诡异,他目光一凝,修长的手指已经按住了自己的长剑……

墓道再次动弹了一下。我不敢再迟疑,连忙冲周小舍提醒道:“老头,牛鼻子,别挖了,慢慢走过来……”可是我的话对于这两个已经陷入到发财梦中的人来说,无疑是对牛弹琴。萧老头和周小舍理都不理我,依旧喜滋滋的挖着鸡血玉,丝毫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墓道,正在慢慢蠕动着……

这两个蠢货!身上还带着伤的我,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这两个家伙还真把诸葛亮墓当自己家了?我定睛看去,在萧老头和周小舍身后的墓道,已然有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地面脱离了出来……我心头一咯噔,暗道了一声不妙!但周小舍和萧老头还是没反应过来……

我和诸葛玉树面面相觑,这会想要大声提醒周小舍,肯定会惊动到那个东西,可是不提醒吧,周小舍和萧老头还在挖着鸡血玉,哪知道自己身后的危险。情况顿时有些不太妙,那条墓道就像是脱离出来了一般,浑体都散发着火红色。

挖着鸡血玉的周小舍鬼使神差的回过身,不过这鸟人却没有注意到墓道的诡异,他的目光还在鸡血玉上,当下挥动洛阳铲,准备将身前颜色最亮的一颗鸡血玉挖出来……“老铁,这块玉颜色真够纯的,这下发呆了。”周小舍喜出望外,连忙用洛阳铲小心翼翼的扣着鸡血玉。

我叹了口气,这家伙还真是够神经大条的!就在周小舍挥动洛阳铲嵌到地面时,他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用力,脚下这块颜色最红的鸡血玉怎么也挖不出来。“怎么回事?我还不信邪了。”周小舍使出吃奶的力气,一脚踩着洛阳铲,还真将鸡血玉给挖了出来,但可惜的是,那鸡血玉并非是完整的一块,而是薄薄的一片。

“怎么回事?怎么还是一片的?”周小舍举着鸡血玉冲我问道。我眯着眼,道:“你他娘的也是个人才,那是鸡血玉吗?”我话音刚落,周小舍连忙多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散发出火红色光芒的玩意,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把这牛鼻子吓得够呛。

“奶奶个熊,这不是鸡血玉……这是什么东西?”周小舍一惊呼,萧老头也回过神来,老眼一打量,脸上迅速浮出一抹震惊之色。“这是……鳞片?”萧老头道。就在这时,我耳边忽然传来了诸葛玉树的声音。“是火螭的鳞片!!”

诸葛玉树的见识明显比萧老头还更胜一筹,但我却是一脸的懵逼!“什么是火螭?”我话音还没落,诸葛玉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我身边,他如闪电一般,迅速出现在了周小舍和萧老头的身前!说时慢那时快,诸葛玉树前脚刚到,周小舍身后的墓道忽然一下子窜了起来,足足有十几米那么高,浑体带着一股火红色,而周小舍手上的鳞片,就是从它身边扣下来的。

“这是妖兽吗?”木思璇捂住了嘴巴,小脸上满是震惊之色。而我也是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刚才冒着火红色光芒的墓道,居然还是个不明生物……刹那间,突然窜起来的不明生物张开嘴巴,一团炙热的火焰从它嘴里喷了出来。“奶奶个熊,救命啊!”周小舍吓得脸色惨白道。

好在关键时刻,诸葛玉树两只手各自突然拎住了周小舍和萧老头,堪堪在火团砸中他们之前跳脱开来。但也就是这团火焰,彻底照亮了整座陵墓,我抬头看去,一眼就见到那条窜起来的‘墓道’,竟是一头张牙舞爪的龙形生物!!

第321章 屠龙被诸葛玉树救下来的周小舍,傻乎乎地看着眼前这条会喷火的龙形生物,脸色煞白。“不是说好的鸡血玉吗?怎么什么时候冒出来了一条龙?”周小舍没有认出这条龙形生物,但萧老头却是知道的。“你个蠢蛋,这哪是龙,这是火螭!”萧老头骂道。

按照萧老头的说法,火螭是远古时就存在的一种生物,类似于恐龙那会,但没想到现在能在这看到,这无疑又是诸葛亮的手笔。“我滴娘啊,这个诸葛亮到底是人还是神,居然能找着一条龙来给自己守墓。”周小舍稍稍回过神,黑不溜秋的眼珠子转了转,道:“要是能把这玩意收下去当宠物,那就牛逼大发了……”

我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就你还想着将火螭收为宠物,你别被人家吞肚子里就不错了……火螭挡道,一下子就拦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看着不远处那条龇牙咧嘴的火螭,一时左右为难;这玩意不但会喷火,而且浑身都布满了坚硬的鳞片,刚才周小舍使出浑身解数扣下来的鸡血玉,其实就是人家尾巴上的一块鳞片……

“老铁,怎么办?”周小舍看向我道。我仔细观察了一会这条火螭,发现它不知道是视线有限、还是说行动不便,反正它就窝在那里,只要我们不靠近,它也不会主动过来。但如果我们要想进一步进入陵墓深处,就必须先搞定这头火螭不可!

萧老头摇头晃脑道:“要想对付火螭?难啊,没想到这个诸葛亮居然找来这种东西给自己守墓……”周小舍摩拳擦掌道:“要不,我们等它睡着了再过去?这不好硬干吧?”火螭会喷火,确实不能硬干,可牛鼻子提的这个建议,却跟脑子进水了一样。

“你他娘的真是个人才,刚才火螭沉睡时就是被你和萧老头弄醒的,现在要人家沉睡,要不你唱首晚安曲哄哄它睡觉?”我翻了个白眼道。周小舍满面通红,道:“那不然怎么办?难不成真要硬干?这玩意一张嘴就会吐火,谁能靠近它啊……”

周小舍束手无策,我也想不到好的办法。月瑶也尝试了射发自己的弓弩,但连射了几支,结果弩箭是射中了,但火螭却毫发无损……场面顿时显得有些僵了,火螭的出现是我们意料不到的,谁也想不到诸葛亮会找一头远古时代的存在来给自己守墓,这谁能干得动火螭?张嘴就能吐火,浑身鳞片坚硬如铁,我寻思着就算是用火药,也不一定能炸得动……

但问题是,我们现在连火药都没有,几乎都是近身的冷兵器,要想对付火螭,只能靠近到它身前。就在大家有些不知所措时,诸葛玉树忽然开口了。“我来试试引开它。”诸葛玉树要么不说话,要么说话便是一语惊人。“你怎么引?难不成你还能飞?”我没好气道。

诸葛玉树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拔出了自己的剑。这家伙伸手背着一把天机伞,手上握着长剑,身形瘦高,乍看之下,其实还真和壁画上的那个清秀男子有几分神似……“木头哥不要冲动,我们再好好想办法。”周小舍劝道。

诸葛玉树不以为意,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我也不好再说多少什么,拍了拍他肩膀,道了一句:“小心!”诸葛玉树挺身而去,一步步走近火螭。火螭居高临下望着诸葛玉树,对它来说,眼前的这个人类,宛若一只蝼蚁一般……

我们站在后面的人,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处,也就只有木头哥才有这样的胆量。诸葛玉树不动声色,抬头看了一眼火螭,深邃的眸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丝凌厉之色!火螭呼啸了一声,张开嘴巴,一团火焰在它口中迅速形成……电光火石间,火力张嘴一吐,火焰瞬间飞向诸葛玉树!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诸葛玉树动了!!对于火螭来说,诸葛玉树弱得不能再弱,但有时候强弱之间就是这么奇妙,往往越是强大的存在,要想杀一个更加渺小微弱的存在时,却反而没那么容易。火螭吐出的火焰砸中了地面,但诸葛玉树这会早已跳开,相比于火螭,他的速度和反应更快。

“木头哥这身手,简直绝了……”周小舍赞不绝口道。诸葛玉树一跃而起,直接跳到了火螭的尾巴后面,举剑便砍了下去。但势大力沉的一剑落下,居然也只是在火螭尾巴上砍出了一些火星来,非但没有对火螭造成伤害,反而还更加激怒了它。

火螭仰天咆哮,顿时漫天的火焰洒落了一地……听萧老头的话说,这玩意是以岩浆为食,一睡便是好几百年,所以张嘴就可以吐火。一团团炙热的火焰从火螭口中吐出,然后如漫天火雨一样洒落下来,顷刻间便包围了诸葛玉树。我心头一沉,这火螭可是在放大招啊,木头哥如何抵挡得住?

我连忙抬头看去,只见在火光中,木头哥毫无畏惧,他目光死死盯着火螭,突然间,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直接就跃上了火螭的身体,俨然攀岩一般,看似危险却动作轻巧……诸葛玉树又是一剑刺在了火螭的身上,这一次,我看到剑刃已经刺进了火螭的身体,虽然不多,但却是真正给火螭造成了伤害。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