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3章(1 / 9)

曹嵩吓得大惊,脸色瞬间煞白,“他,那张闿又杀回来了?”曹德摇了摇头,“应该不至于。他们抢人财物,又犯下了滔天罪行,既然走了,就不会回来。依我之见,应该是咱们的人听说了动静,前来查看情况的。”曹嵩狐疑不定,小妾也难以相信,二人犹豫片刻,急忙再次躲在低洼处的冬瓜藤下。

好嘛,她现在拥有真实身体了。似乎还是她自己本来的模样,应该是收敛了全部精神力的效果。只是仍旧有些透明,是寻常人看见要被吓到的那种。她在雪野里缓步行走,踏过白茫茫的雪地,就好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

这里和寒冰族那边不同,尽管是冰天雪地,却依旧拥有无限生机。冬花开在雪野里。血红色宝珠山茶在身侧绽开,单瓣梅花远远望去是白中隐青,腊梅花是深黄色的,雪底下的杂草是冷绿色的……其实她也是在赌,赌他们这回真的找不到她了。

这片雪野很大,她又不能在这里使用魔法和精神感知,只好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前走。之前应该携带一些技术型空间容器的,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她往往更注重着眼于当前的形势,分析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而不是懊悔先前的行为。

现在的目标,是从这片举目无人的雪野走出去,找到距离近的人类聚集地。比如说城市,哪怕是小镇也行。之所以肯定这个星球上存在人类,是因为她在雪地里发现了其他的痕迹。不属于她的脚印,还有近似马蹄的印子,以及车轱辘印。

但如果她看见的踪迹真的是“马车”的话,那也说明了这颗星球的科技发展程度不高。想要借助科技离开这颗星球,相对来说可能会有点困难。还是先找找看这颗星球有没有光脑售卖吧,之前战斗的时候光脑也跟着机甲之身爆炸了。

虽然没有准确的计时,但颜北夕对时间的流逝有自己的感知能力。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她前方不远的地方,出现一些建筑和城镇的画面。经过长时间的战斗和逃亡,加上受伤比较严重,她现在最好要找一个不那么冷的地方落脚。

运气还可以,在进入城镇之前,她在雪地里捡到一件干净的黑色袍子。加上宽大的兜帽,完全可以把自己整个人都掩盖起来。这样进入城镇的话,也不会那么引人注意。不然一个透明的“灵体状生物”施施然走进去,怕是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恐慌。

看这座城镇的样子,这里的建筑似乎有一定年头,而且大致都是用砖瓦或者石块砌筑的。街道上偶尔有马车驶过,行走其间的人们,穿着也比较朴素。颜北夕仔细听过他们交谈时的语言,不是星际语,也不是天神星的语言。

曹嵩又不乐意了,白了他一眼,叮嘱道:“哪能这么快,羊肉不是这么吃的。小火慢炖,得炖个个把时辰。大火熬煮,也得等个顿饭功夫。你开酒楼的,不能什么都不懂,一点常识也没有……”他一边教导曹德羊肉如何吃,一边忍不住尝了一口。

只一口,只吃了一口,曹嵩就此把嘴闭上,再也不说话了……------------第22章 食客爆满!这等鲜美的滋味,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怎么羊肉还能这么吃?只需轻轻一涮,捞起来蘸点料汁,竟然能迸发出如此美味!曹嵩一片接着一片,根本就停不下来。

几名老伙计见状,也是喉头大动,纷纷拿起筷子尝了尝。“嚯——,烫烫烫。”因为吃的太急,忘了羊肉是从滚沸的鲜汤中捞出来的,一名老伙计忍不住吐了吐舌头。不过,烫归烫,可这羊肉卷的滋味真的美妙异常、回味无穷。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将滚烫的羊肉整个吞下去后,又去捞第二片。

“曹嵩老弟,你不是说羊肉不熟吗?怎么吃着这么好吃?”曹嵩老脸一红,顿时尴尬起来。尤其是联想到刚才的自己,竟大言不惭的指导曹德羊肉该怎么吃,他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丢人了啊!不过话说回来,他曹德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崽儿,没多大关系。

几人一片接一片,一盘接一盘,转眼间将架子上的七八样菜色全都吃完了。曹嵩拍了拍肚皮,没吃过瘾,就对着曹德摆手嚷道:“去去去,给你这几位叔叔大爷再上几盘。尤其是那个羊肉卷,多弄点。嘿,还真是不错。”一名老伙计急忙抬起头来叮嘱道:“我喜欢冬瓜片,来两盘冬瓜片。”

“我喜欢茼蒿,给我弄两份茼蒿。”这帮饕餮老货们,刚才还矜持的跟个大姑娘似的,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这会儿全都吃的满头大汗、嘴角流油。坐在曹嵩旁边那位头发灰白、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甚至趁着这个档口,舀了满满一大碗火锅底料,喂他孙子去了。

一边喂还一边煞有介事的告诫道:“孙儿,这是羊汤,最有营养。你多喝点,喝了羊汤能长高。”曹德当时就被惊出一身冷汗,拿火锅底料喂孙子,您老还真是疼他!不多时,羊肉卷、冬瓜片,茼蒿、豆皮等菜品再次端了上来。众人见状,也顾不得喝汤了,纷纷拿起自己最爱吃的菜式,拼了命的往里倒。

那位正端着火锅底料喂孙子的老头,直接把碗往旁边一丢,也不管他孙子了,扯着袖子就往热锅里捞,捞到什么吃什么。这等大伙齐聚一堂、面对面聊天喝酒的吃法,既新鲜又热闹,而且极有气氛。几名老货一边猴急的涮菜捞菜,一边举起酒杯碰的咣咣响。

几杯酒下肚,那气氛就更融洽了。大家都是老熟人,平时宴饮聚餐时,一人一张桌案,隔了有八百丈远,哪怕两人私底下关系再好,也是鞭长莫及。可现在不一样了,大伙挨个坐着,一抬头,对方牙缝里塞的肉丝都看的一清二楚,关系自然就更近了。

曹嵩举起酒杯,轮流敬了一个遍,这才嘶哈一声,大呼过瘾。只可怜他们带来的那几个小孙子,一人捧着一碗羊汤从头喝到尾,愣是没人去看一眼……那些站在门外瞧热闹的路人也熬不住了,走进酒楼,看了看曹嵩面前的火锅,问道:“掌柜的,你这是什么菜?”

掌柜的还没开口,曹嵩便大着舌头,摇头晃脑的嚷道:“火锅,这叫火锅!好吃的很!”曹德噗嗤一声乐了,瞧了瞧老爷子憨态可掬的蠢样,忍不住笑道:“德行,一点酒品都没有。”他让伙计去招呼客人,自己则走到一众老头面前,问道:“老爹,你行不行啊?两杯猫尿就倒了?”

曹嵩脸一横,叫道:“谁不行了?我酒量好着呢。来来来,你和昂儿都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介绍。”他右手搭在曹德肩膀上,左手指着其中一个胖子道:“这是你二伯父曹旦,咱本家的,曹洪他爹。你二伯父一直在外面经商,说起来,你还没有见过。”

曹旦?怎么听着跟操蛋似的。真不知道他爹怎么起的名……曹德脸上流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盯着那胖子看了许久,最后一个没忍住笑了起来,“侄儿见过操蛋伯父。”曹旦大为窘迫,急忙解释道:“贤侄,你说错了。我这个旦,是元旦那个旦,不是操蛋那个蛋。”

曹德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道:“侄儿明白了,二伯父是圆的那个旦,不是操的那个蛋。”曹旦脸都绿了,急的跟热锅上蚂蚁似的,连忙辩解起来。身后曹昂早就憋不住了,捂着肚子哼哼哈哈,差点没笑的背过气去。眼见着说不清楚,曹旦诶的一声重叹,也不管了。

真想不到,这王朗居然是他老爹的好朋友,二人还有兄弟之谊。曹德不敢怠慢,急忙上前施礼道:“王司徒,这边有礼了。”曹嵩摆手道:“他现在是谏议大夫,不是司徒。不过,叫官名有些生分了,你就叫他一声叔父吧。王氏一族是山东大族,王朗在族里排行老八,是他们宗族的元老之一。”

王朗,排行老八,王八叔?怎么古人的称呼都如此清奇文雅?而且,他来自山东王氏一族……卧槽!曹德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王八叔,那山东兖州王氏,与你是什么关系?”王朗捋了捋胡须,见他孙子碗空了,又给添了一大碗火锅底料,“兖州范县王氏,正是我的本家。”

真是卧了个大草!曹德半个月前,趁天子迁都之际,打了个信息差,弄了他们几百万钱。可他哪里想到,这山东王氏竟然是王朗的族人!回过头来,看了看曹昂,这小子也是一脸惊觉。曹德急忙笑道:“那个,你们先吃着,我去忙了。有空咱们再聊。”

此时,大厅里已经坐了七八桌。众人看曹嵩他们勾肩搭背、推杯换盏的,吃的十分热闹,都想试一试,图个新鲜。而火锅这种东西,无论男女老少、口味咸淡,只要吃过一口,基本上就再也把持不住了,尤其是对餐饮文化相对比较匮乏的古代而言。

只片刻功夫,原本还空无一人的大厅,转眼间就坐的满满当当。吆喝声,划拳声,谈天说地的,喝了酒吹牛皮的,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为这座许都城里唯一一家火锅城增添了许多色彩。王掌柜站在前台旁边,惊的下巴都快掉了。在他的预料中,一座新的酒楼开业,哪怕是找十几二十几个托儿,上座率也不会太高。而火锅这种新鲜玩意,常人听都没听过,生意能好到哪里去?

可事实摆在面前,开业第一天,只挤挤眼的功夫,食客就瞬间爆满!这等盛况,他这大半辈子都没见过……------------第23章 乖乖排队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对于许都城的达官显贵们来说,丰富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国舅董承,司农王邑,太常杨彪,少府孔融,在与小皇帝刘协拜别后,不约而同的聚在了一起,向许都城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走去。

几人祖祖辈辈都是汉臣,又都是小皇帝的心腹,所以经常在一起宴饮闲谈。当然,他们对待曹操的态度也出奇的一致:全都瞧不上!等走到僻静地方时,孔融甚至指着曹府的方向骂道:“他曹操算什么东西,不过是阉党之后,仗着那死太监曹腾的势才发了迹。可如今,这狗贼竟敢软禁天子,真是好胆!”

杨彪被他吓出一身冷汗,左右看了看,连个路人也没有,就急忙警示道:“北海先生,噤声!你这话如果传到曹贼耳目中,怕是要惹来杀身之祸。”孔融冷哼一声,“杀身就杀身,你当我怕他么?”之后就闷头葫芦一样,不敢继续说了。

董承叹了口气,说道:“咱们今天出来,只是喝酒,不谈政事,几位都不要乱说话。杨老弟,你对这一带比较熟,可有什么上好的酒楼、饭庄推荐?”杨彪一阵苦笑,摇摇头道:“几位老哥又不是不知道,许都这地方,三寸地皮这么大,和洛阳、长安怎么比?哪有什么上好的酒楼?若是凑合着吃,也有一家说的过去的,可惜半个月前被人乱改一通,眼下估计是不成了。”

“哦?乱改一通,怎么个改法?”董承来了兴致,追问道。孔融最听不得与曹操有关的人或事,哪怕是曹操的兄弟,他也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一听杨彪说这小子竟然把锅台放在大厅里,当时就冷嘲热讽起来。“他莫非是个傻子?跟他爷爷曹腾一样,缺了点东西?”

杨彪笑道:“要不,咱们去瞧瞧?”孔融第一个举双手赞成,“走,瞧瞧这二傻子去!”一行四人走街串巷,终于来到平安大街。还没到地方,就远远的看见十字路口处,酒楼内外灯火通明、人影幢幢,不知有多少人都在外面站着,看模样还挺着急。

四人心中好奇,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刚刚走近,就听到阵阵欢歌笑语声。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直入肺腑。孔融大为震惊,挤过人群,探头探脑的往酒楼里一看:好家伙!大厅里里外外,满满当当的全都是人!他当时就傻眼了,杨彪刚才不是说不成吗?怎么这酒楼的生意这么好,开业第一天就全场爆满?

孔融闷闷不乐的退了出去,瞥了瞥杨彪,没好气的道:“杨老弟,你过来看看……”杨彪看了一眼,也感到十分惊讶,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酒楼的伙计已经笑呵呵的跑了过来。“先生你好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什么服务?”伙计连珠炮一般,气都不喘一下,得得得一口气说了下来,倒把杨彪给吓了一跳。尤其是最后“服务”那两个字,更是拖长了音节,让人气的想揍他一顿。

杨彪没怎么听明白,反正就是欢迎他们的意思,也就不愿追究,指着酒楼里的人群道:“你们这怎么这么多人?”伙计笑道:“这位贵客,你们是来吃火锅的吧?请在外面排队,等叫到了你们,你们再进来。”排队?生平第一次听说,他杨彪去吃饭还得排队。他可是朝廷里的太常大人,外面还站着国舅爷、北海相、大司农几位重臣,你这酒楼多大的能耐,敢让他们在这里排队?

杨彪脸色一沉,即刻就有些不高兴了,“去,把你们东家叫来。就说国舅爷、大司农他们来了,让那小子出来迎接一下。”伙计笑啧啧有声,“爷台,我们东家说了,若是有人想来吃火锅,就得老老实实的排队。小人可帮不了你。”

说完,打了个拱,扭头走了。他拉着几人正往里走,忽然,董承立马停了下来,冲着人群中正在排队的一名男子惊呼道:“伏完兄,你、你怎么在这?”伏完也是国舅爷,与董承不同的是,伏完的女儿是皇后,董承的女儿只是嫔妃。因此,他比董承整整高了一头。

伏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和相爷来吃个火锅,眼下正排队呢。”“相,相爷?”几人定睛一看,正见伏完旁边有个精神矍铄的老头,不是司徒赵温还能是谁?董承腿都快软了,急忙抬手施礼道:“司徒大人,您也在?”赵温摆手笑道:“听王朗说,这里有个什么火锅,味道极好。我便来这里走了走。吃了一顿,确实不错,便约了伏完兄一起过来尝尝,马上要排到我们了。你们也是来吃火锅的吗?”

董承脸色黢黑,后半句压根就没听进去。他曹德是皇帝老子咋的,怎么大汉的丞相、当今的司徒大人,来他店里吃饭还要排队?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董承怔怔愣愣,一个屁也崩不出来。傻站了片刻,后面有人高声嚷道:“你们几个排不排队?不排队赶紧让开,别耽误我们吃火锅行不行?”

这一刻,他彻底给整懵了,当即铁青着脸,领着杨彪、孔融等人,乖乖的排队去了。赵温见状,忙招了招手道:“董兄,孔兄,一起吧?我和伏完两个也吃不尽兴,不如凑个桌如何?”司徒大人邀约,谁敢不从?更何况,能与他一起饮酒吃饭,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

王邑急忙扯了扯董承的衣袖,见他神情失落、如丧考妣般,就擅自做主答应了下来。等了约小半个时辰,终于轮到他们了。赵温松了口气,一边给伏完解释火锅如何如何吃法,味道如何如何美味,一边领着一帮朝里的老兄弟们往里走。

哪知刚走到一半,王掌柜的急忙迎了出来,满脸歉意的道:“几位贵客,真是抱歉!刚刚空出来的那桌客人,临时变卦,要再加一桌。他们不走了。几位还得,还得再等一等。”就是这句话,让董承这位国舅爷彻底的破防了。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再也顾不得什么相爷,扯开了嗓子冲着里面吼道:“曹德,你个混账给我出来!曹德,你给我滚出来!”

------------第24章 年费大厅里比肩继踵、人声鼎沸,董承这一嗓子吼出来,虽说声音极大,却也没到人人惊骇的地步。况且,现在的大汉可不是以前的大汉。现在是曹家说了算。连大汉的皇帝都是曹操养的,你董承不过是个国舅爷,敢在他兄弟的酒楼里撒野,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众人压根就没当回事,依旧是你吃你的、我喝我的,权当笑话看了。王掌柜的急忙打起了圆场,满脸陪笑道:“几位莫急,不过等一等的事,没必要大动肝火。”董承脸一横,铁了心的要大闹一场,指着王掌柜的鼻子嚷道:“曹德呢?让他给我出来!董某还不信了,这小子是天王老子咋的?让他滚出来!”

掌柜的无奈,只好去后院去找曹德。曹德正在厨房里指导厨师们如何改良蘸料,听掌柜的说有人闹事,急忙走了出来。刚到大厅,就见董承气鼓鼓的站在人群中央,身后还跟着几名老者。看穿着打扮,不是显贵就是大员。“国舅爷,怎么气成这个样子?消消火消消火。”来者即是客,曹德是开火锅城的,正经的生意人,不管出了什么事,总要本着和气生财的原则来对待。

董承狠狠的吸了口气,侧了侧身,指着赵温郑重其事的介绍道:“这位是司徒大人赵温。”指着伏完道:“这位是天子岳丈伏完。”指着王邑、杨彪、孔融道:“这几位无论是谁,都是朝中的一品大员。”最后,他向前探了半个身位,字字如铁的质问道:“你让他们在外面等了一个多时辰,到最后竟然还没有位子。你心里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道德?还有没有良心?”

原来是为这事,这董承还真是矫情……曹德心里不免一声轻笑。别说来火锅城里吃饭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怕只是寻常百姓,那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别人都能等,偏偏他不能?等不到就要大发雷霆,在大厅里闹了起来,连皇亲国戚的脸面都不要了?

不过,这些话他也只是在心里嘀咕嘀咕,并没有真的说出来。否则,就董承这小心眼的模样,还不得气炸了?曹德左右看了看,见他老爹曹嵩和二大爷曹旦正嘶嘶哈哈的趴在角落里,呼噜呼噜的埋头痛吃。面前的盘子碟碗早堆得跟座小山似的,就走过去踢了踢桌角。

“我说,你俩是饿死鬼投胎啊。吃了一下午了,还没吃够?”曹旦抬起头来,满头大汗的道:“中间不是歇了两个时辰吗,现在正好赶上晚饭。”“行了行了,吃饱了赶紧撤吧,别耽误我做生意。客人们都等急了。”曹嵩抬起头来,摆出老爷子的姿态冲着曹德训斥道:“等急了又怎样?自己家的火锅城,还不让你老子吃个痛快?”

扭头瞧了瞧,却见董承、孔融二人正一脸错愕的看了过来,老爷子瞬间来了精神。他们几个老货之间,可是实实在在的冤家。当初,曹腾还在时,曹嵩的小日子过得也不错。大小在洛阳朝堂里弄了个京官,与之结交的朋友并不在少数。

可与董承、孔融他们比起来,曹嵩的出身就有些不齿了。董承是董太后的侄子,董贵人的生父;孔融是孔子的世孙,大名鼎鼎的北海相。曹嵩是什么?说的文雅点,曹嵩是宦官的养子。说的难听点,那不就是太监的儿子?因此,像董承、孔融这类出身高贵的世家子弟,是根本不可能瞧得上曹嵩的。当年,曹嵩大儿子曹操出生时,满朝的文武官员,甚至就连天子都送来贺礼,庆祝曹家喜得贵子。

可董承和孔融呢?二人不仅什么都没送,更是当着好几位朝堂大员的面冷言冷语道:“阉党之流,不该断子绝孙吗?竟然有了孙子。哼,有了孙子也是一窝死太监。”就因为这句话,曹嵩当时就立下重誓:从今以后,与董承、孔融等人,绝不来往!

现在,老大曹操不仅成为了割据一方的诸侯,更是将天子把持在手中,可谓是权倾朝野。而小儿子曹德,虽说有时候嘴巴欠了点,做事也过于任性,但总能出人意料,为家里挣下了不少产业。他曹嵩的日子过得比谁都滋润。想到这里,曹嵩心里不由而然的升起了一种优越感。看看董承,瞧瞧孔融,当即装模作样的对着曹德摆了摆手,“儿啊,去跟你老子再弄十盘羊肉卷,老爹我要慢慢的吃、细细的吃。反正,老子又不用排队。”

你说你贱不贱呢!大门外的队伍排了几十米远,都快堵到家门口了,你还在这摆谱呢?董承老脸一黑,气的牙花都要咬出来了。曹德骂了两句,一手一个,将他老爹和他二大爷提了起来,往旁边一扔,“去去去,嘚瑟个什么劲。楼上有包厢,你们去包厢里玩吧。”

“有包厢?你这里有包厢?”这下子,不仅董承、孔融眼睛瞪得跟驴似的,就连赵温、伏完脸上也挂不住了。“尼玛,有包厢你怎么不早说?有包厢你让我们排队。你小子……”董承气的原地打转,“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曹德急忙解释道:“不瞒几位,楼上确实有包厢,不过二楼也已经满了。剩下的只有三楼,三楼是豪华大包,实行会员制。你得先预存一年年费,办个会员才能上去。”

董承唰的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绣荷包,往桌子上一扔,怒道:“不就是预存年费吗?我现在就给!”曹德大为惊讶,反问道:“国舅爷,当真?”董承再次狠狠的吸了两口气,尤其是这句反问,当真是瞧不起他,“哼!区区钱两,董某有的是!我不仅要自己办一个,我还要给赵司徒、伏国舅办一个,给他们一人办一个!”

曹德低头看了看,荷包里金灿灿的,露出来几块金子,看模样,约有七八两重。三国时期,金银铜钱的兑换比例大概是1:10~20:1000~2000。也就是说,这七八两金子,大体上相当于七八万铜钱。七八万钱,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不仅在许都,哪怕是在以前的洛阳、长安等各大酒楼中,基本上能够横着走了。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