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章(1 / 4)

  而自己一个小小的四转炼皮的凡人,硬生生的撑到了最后,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行了,此次你们功劳都不小,回去宗里会有奖励给你的,你先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详细跟我说一遍。”文太白说到最后,语气严肃了起来。  白启收起心思,发挥口才,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不清楚,不过应该也是七转炼精吧。”熊大福答道。“都这么厉害?”白启暗暗咋舌,不由得想起一个月前,自己借助蛇藤丸将其捆绑,然后从搜他身,抢了他虎骨膏的一事。现在想想,不免一阵庆幸。幸亏自己聪明,入门之前骗了一大堆机关丸、灵宝什么的到手,不然以自己这点水准,入门后还不得被人玩死?

“那……”白启本来还想问点什么,结果擂台上战斗开始了。几乎是同一刻,尹子傲与孙子明两人动了起来,面对面的硬撼在一起。砰!孙子明一拳轰向尹子傲,有开碑碎石之势。他的战斗风格与金鹏宇很像,招式大开大合,声势惊人,先不论招式威力如何,首先气势十足,能镇住场面。

而尹子傲,面对孙子明的这一拳,他半步不退,同样出拳迎击孙子明的拳头。然而,当他的拳头碰上孙子明的重拳时,却是瞬间变拳为爪,一把抓住孙子明的拳头,并顺势将孙子明往后带,同时一脚踢出。这变化来的太快,孙子明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当尹子傲一脚踢来的时候,他连忙伸出另一只手,堪堪挡住尹子傲这一脚。

可尹子傲这一脚看着普通,其实暗藏玄机,当孙子明伸手挡住他腿的时候,尹子傲又改踢为抽。一条腿像是鞭子一样,狠狠的抽在孙子明的侧腰上。“呃啊!”孙子明浑身一颤,当即痛喝一声,两手一使劲,想从尹子傲手中挣脱。

岂料尹子傲的招式出其不意,变化多端,他一脚抽在孙子明身上后,并没有马上收回,反而顺势用腿勾上了孙子明的腰,将孙子明紧紧缠住,同时两手抓着孙子明的右拳,大力一个反扭。咔咔——孙子明整只右手掌扭曲的像是麻花一样,关节骨头咔咔作响,似乎快要承受不住,即将断裂一样。

“松手!”孙子明大吼一声,脚步一沉,整个人像是犀牛一样,侧过身,用肩膀侧撞向尹子傲。可尹子傲反应极快,几乎是孙子明刚有所动作的时候,他另一只脚也跳起,缠在孙子明的腰上,然后松开孙子明的手,整个人顺势一甩,绕到了孙子明的背后。

然后两手一伸,抓住了孙子明的脖子,孙子明也反应过来,两只手收了回来,立马阻止住尹子傲接下来的动作。而尹子傲变招繁杂,见招拆招,孙子明刚抓住他的手,他就两脚跳起,像是猴子一样,两脚猛地蹬在孙子明的后背上,孙子明吃痛,松开了尹子傲,向前连走数步才停下。

而尹子傲却乘机贴身上前,冲到孙子明的背后,一连十几拳轰击在他的背上,拳拳到肉,顺势将孙子明打下擂台。这场战斗,就这样结束了。两人的战斗不像上一场李九与金鹏宇那般精彩,但同样值得一看,招式朴素,声势也不大,但却万分凶险。

要知道,刚才的战斗,异人盟可没有出手,两不相帮。如果接下来,异人盟的人偏向任何一方的人,都能瞬间扭转战局……而且,看样子,异人盟的人是有心偏向大荒山、众星殿那边的。看来,只能如此。“也好。”

云清瑶最终也想通了这点。第一百零三章 观星图要进洞探宝,而那扇看起来很诡异的青铜巨门就是入口。白启一开始拒绝的,不,是打死也不愿意。这个地方,这个事情太危险了,这尼玛是在玩命,自己一个四转炼皮的凡人,怎么跟一帮神人、神君斗?

就算有宝贝,那也跟自己没关系啊,自己摆明是抢不过的嘛。什么最重要?命最重要啊!活着才有未来,活着才有可能,所以白启想要回去,回玄都宗,回天煞峰,哪怕老头子一天揍自己七顿,自己也愿意认。因为文太白再怎么整自己,也不会把自己整死。

可问题是……回不去了,如今祥云山已被万兽围山,山下是一片异兽的海洋,自己根本无法脱身。想单独留下也不可能。一是因为这里鱼龙混杂,情况还不明朗,谁知道还有没其他危险存在。二是因为,自己现在既然在这,那就代表是玄都宗的一份子,无论自己想不想去,都得去,必须去。

无奈。白启只好硬着头皮,与何术、熊大富两人,混在人群中,跟着一行人整齐有序的涌进了青铜巨门。反正身边全都是神人,甚至还有神君存在。若是有危险发生,第一时间倒霉的肯定是他们,要是见机不妙,大不了自己扭头就跑便是。

反正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呢,自己怕啥?——砰!然而,当所有人涌进洞厅内后,身后的青铜巨门骤然合拢,将百多人关在了洞内。卧槽!这突如其来的动静一下子打乱了白启本来的计划,当即就开始后悔,简直肠子都要青了。

我尼玛!后路又被断了!这待会要是发生危险,自己就无路可退了啊!不该进来的!刚才就应该装死……噗噗噗……几声轻微的响声在洞内传来,紧跟着,洞壁上燃起了橘色的火光,一根根不知存放了多久的火把,全都自主燃烧起来,照亮了整间洞厅。

火把顺着岩壁,向山洞深处延伸而去。“快看!”“这是什么?”“一幅古老的壁画!”……火光照亮了整间洞厅,人们第一时间看见了洞厅正中心摆放着的一块巨大的石块,看着很是突兀。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凑上前去,想要从壁画中得到宝物线索。

白启正在思考脱身的办法,想要摆脱眼前的局势。结果整个人就像是片落在江河上的残叶,不受控制的随波逐流,被人群带到了石壁面前,强迫性的看向石块上的那副壁画。咦?这是什么?感觉好熟悉,似乎在哪看过?

仅仅只是才瞄了一眼,白启就来了兴趣。石块上,用特殊的红色树脂涂料,在正面莫名其妙的涂鸦着一些线条和圆点,乍看之下,像是一片星宇相连的星空图。所以,众星殿的那三人看的格外仔细。“北斗七星?”

“不,更复杂,像是南斗六星。”“唔,有理……”以杀破狼三星命名的三人低声议论起来,目光闪烁,似乎有所收获。“竟然是观星图,这让我等怎么看得明白?”“唉,看来只有众星殿的人能解了。”“这真是观星图?我怎么感觉暗藏玄机呢?”

……众人议论纷纷,都觉着众星殿的人能从中得到好处,因为在场所有人,只有众星殿的人懂得高深奥妙的星辰学。不,不对,这不是观星图。这是别的东西。除了众星殿的三人之外,唯独白启还在认真观察石块,眉头拧成了一团。

感觉好熟悉……到底是什么?壁画上,画着一堆圆点,其中由粗细不同的线条相互连接在一起,组成不规则的线条图案。无论怎么看,这都像是一副巨大的观星图。“啊!”然而,就在白启绞尽脑汁想要弄个明白的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响起,打破了洞内的宁静。

“怎么回事!”“谁出的手!”“该死!”……像是炸了锅的蚂蚁,在场所有人纷纷向后退开,瞬间腾出一块空地。空地中心,有一大团诡异的绿焰正在熊熊燃烧,惨叫声就是从绿焰中心传出。那里面是人!被火烧了!

“啊!”然而,就在所有人互相猜疑、互相防备着的时候,又一团绿火突然出现。什么玩意!刚才发生什么事了?白启眼睁睁的看着左手边不远处的一个人胸口突然一亮,紧跟着一团绿焰从心口处涌出,然后眨眼便扩散,将那个人完全吞噬。

是自燃,从头到尾就没有人出手过。这一次,不止白启一个人看见,在场很多人都看见了刚才那一幕。咕噜。洞内气氛瞬间紧张起来,一丝诡异的气息无声的蔓延开来。“啊!堂主!救我!”很快的,第三个自燃的人出现了。

这个人白启熟悉,是异人盟的那个独角男子,自己与他在客栈的时候有过照面。只见他跟先前那人一样,一小团绿焰突然从他胸口浮现,当他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火势瞬间暴涨。慌乱之下,这人朝华无为和曹金刚等队友扑了过去,想要求救。

“滚开!”华无为猛然一惊,神元凝鞭,大手一抬,将扑来的独角男子抽飞。这究竟是什么招术?怎么会如此诡异?这绿焰会不会顺势传染?谁碰谁倒霉?华无为不敢冒险,所以才会无情的将独角男子击飞。“啊!华无为你好歹毒!我恨啊……”

独角男子被华无为一鞭抽飞,重重摔落在远处,吓得附近的人不断后退,他怨恨的话语还没说完,就戛然而止。火势渐演渐弱,片刻过后,就此熄灭,只留下一地灰烬。独角男子已经尸骨无存。“该死!”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开始慌了,纷纷激发护身灵宝,与他人保持开距离,不敢轻易靠近。

白启满头大汗,本想激发文太白给自己的那件护身灵宝,百兽飞盾,可是在刚要拿出来的瞬间,猛地想到了大荒山。不行。白启不由得看向山魂大风等人,将伸进怀中的手又掏了出来。这东西是老头子从他们手上抢来的,自己现在要是拿出来亮相,那不是分分钟就要被抢回去吗?

该怎么办?第一百零四章 你给我闭嘴现在洞内有诡异发生,而且无解。就算有人激发了护身灵宝,结果还是莫名其妙的中招了。绿焰现在胸口绽放,紧跟着火势暴涨,将人烧为灰烬,无比霸道,没有半点儿办法,一旦着火,必死无疑。

“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就在此等死吗?”“快!我们合力打开大门,先退回去再说。”“好!我来!”……有人不想在这坐以待毙,准备出手自救,转身回到青铜巨门前,想要联手打开青铜巨门,从洞厅中逃离。

轰——神芒四溅,洞壁颤动不止。打不开。十几个神人联手轰击青铜巨门,结果青铜巨门纹丝不动,没有半点效果。但是,在这十几个神人联手开门的时候,自燃事件依旧在发生,没有中止,短短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死了四五人。

一众人手才刚进洞,就只见着一幅壁画,宝贝什么的都不知道在哪,就已经开始折损人手。危险,太危险了。开门吧!加油啊!少年们!白启站在离青铜巨门不远的地方,满目希夷的看着正在联手,试图打开青铜巨门的神人们,希望他们能把门打开,自己好在第一时间逃出去。

“让开!一帮废物,让我来!”这时,有神君坐不住了。华无为率先出手,刚才那独角男子的死对他刺激似乎颇大。他飞身到青铜巨门前,鼓动神元,轰向青铜巨门,一声巨响传开,震荡无比,但过后如常,青铜巨门毫发无损。

“该死!”华无为忍不住咒骂一声。“堂主,我来帮你!”曹金刚跳了过来,两人再度联手,全力迸发,试图强行打开青铜巨门。“没用的,这门打不开的。”“对,这洞内有古怪,岩壁异常坚硬,等同精铁,恐怕我们全部联手,也不见得能从这里脱身。”

“那怎么办?等死?”……怎么能等死呢?!试都没试怎么就可以放弃呢!赶快联手开门啊!白启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半天说不出来。“哼!”就在这时,站在云清瑶身旁的风从龙突然冷哼一身,身形暴退十丈地,一步退到了洞厅边缘。

与此同时,他之前所站的位置,有一团指甲盖大小的绿焰一闪而逝。“虫子!有虫子在作怪!”云清瑶两眼一亮,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什么?虫子?”“在哪,我怎么没有看到?”“有的!就在我们身边,很难察觉,你们仔细看!”

听云清瑶说完,在场所有人立马停下手中动作,一一屏住呼吸,开始全心全意的观察身边动静。“没错!有飞虫!肚内带着绿火!”一个神人惊呼一声,跟着向后倒飞出去,像是在躲避什么。果然,下一刻,他之前的所站的地方,有一点拇指大小的绿焰燃烧。

是一只细小的飞虫,如同萤火虫一样,体内蕴含诡异的绿焰。“这是什么?”华无为果断出手,擒住了这只飞虫。结果,飞虫立马自燃,凭空消散,不给华无为钻研的机会。“啊!”下一刻,又有人中招,被绿焰吞噬。

混蛋啊!明明已经找出了罪魁祸首,却还是找不到对策。这绿焰怪虫在没有攻击人之前,以肉眼根本找不出其踪迹,哪怕是神君也难以观测,只能在危险降临之前,比神人更快的察觉到,做出反应,从而躲过一劫。不行,不能久待在这,得赶紧离开。

既然大门打不开的话,那就……在场有人想法一致,齐刷刷的扭头看向了洞厅胜出,目光越过壁画,向通往山腹的通道看去。可是,这才刚刚开始,就遇见了如此危险的绿焰怪虫,要是往里深入的话,会不会更加危险?

得有人去探路才行。对了!玄都宗不是有三个凡人弟子么?让他们……“哈哈!我知道了!哈哈!”就在这时,一声喜悦的声音突然响起。白启两手叉腰,哈哈大笑,一副喜悦的表情,接着突然伸手指向壁画,喊道:“我看懂这幅壁画了!”

什么?!在场众人一惊,面面相觑。众星殿的杀破狼三星更是投来古怪的目光。自己三人都没看明白的壁画,现在让一个还处于九转蜕凡的凡人看懂了?这怎么可能?白启却是不管不顾那些古怪、嘲讽、疑惑的目光,继续说道:“是地图!这幅壁画是地图!”

地图?!他竟然真的看懂了?一些原本不屑、小瞧白启的人,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神情凝重起来,静静的听着白启接下来的述说。“这幅壁画上是这洞厅内的地图,那些圆点,就是接下来我们会碰到的洞厅,那些线条,就是路线。”

“我还从中领悟到了这些飞虫的厉害,这壁画上面说了,这些虫子触之必死,非常危险,碰不得!”“嗯,我知道你们现在想什么,就算我现在告诉你们这是一幅地图,你们也看不懂,不会走的。”“来吧!跟着我,我带你们走!我看得懂地图!”

“我告诉你们怎么拿宝!跟着我!我保你们没事!”白启一边说着,一边将愣在原地的何术和熊大富两人拉到了自己身边,并且不断的将身边的人扯到自己跟前。不一会,白启就被人团团包围,四周都是人墙,而他自己则在最中间,看着似乎非常的安全。

“走!往前走!我带你们摆脱困局!”“大师姐,来,你站前边,我告诉你怎么走……首先,我们得顺着这条通道,一直往下走才是……”“你给我闭嘴。”然而不等白启把话说完,风从龙语气冰冷,带着杀意大声呵斥起来。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原本还有人信了白启的话。但是随着白启的这番行为,以及仔细揣摩、推测一番后,感觉白启的一番话太空,根本站不住脚跟。他在撒谎,是个骗子,所有人看向白启的目光再次一变。不屑、恶心、愤怒、鄙夷、无感……

所有人都觉着,白启是一个胆小怕死的凡人,故意撒谎,编织谎言。说是要带人探路,信誓旦旦的说保别人安全,却将自己严严实实保护的最好,躲在人群最中间。而且,回过头来仔细一看,这幅壁画的确像也像地图,但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上面明明是由好几幅不同的图构成的,相互之间,根本没法串联。在场一群神人、神君,一个个智慧非凡,经验丰富,没理由他们看不懂的东西,被一个凡人看透了。“嘿嘿……”而白启在被风从龙大声呵斥后,也是讪讪一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似乎是真的被人戳穿了牛皮一样,羞愧难当。“我们走。”然而,形势再次发生变化,从进洞后一直默不吭声的大荒山和暗雷山的人,突然行动起来。由山魂大风的带头下,一群人义无反顾的向前头的通道冲去。

“……走!”众星殿稍稍迟疑了一下,接着立马带人跟了上去。“那我们也走吧。”大荒山的人带头一动,剩下的所有人也跟着行动起来,几个呼吸间,洞厅内的人就全走光了,只留下白启、何术、熊大富三人。

“白老大,你这次牛皮扯得有点大了。”熊大富一脸鄙视的看着白启。“你懂个屁!”白启毫不犹豫的伸出手,一巴掌拍在熊大富后脑勺上。第一百零五章 这是条死路“小爷我刚才要是没跳出来吹这个牛皮,我们三个人现在早成他们的炮灰了你知道吗?”白启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熊大富。

“啊?”熊大富一呆,不明觉厉。“啊个屁!”“要不是我这么一说,他们那群人愿意动?这绿焰怪虫就已经够危险了,谁知道前头还有没有跟危险的东西?”“这么多人里头,就我们三个还不是神人,实力最弱,那些人肯定会联手来欺负我们,让我们去探路。”

“你瞪大眼睛给我看清楚,现在,是谁在探路?呵呵,想整我,还早的很……不说了,快跟上!小爷我可不想死在这!”看了眼前头越走越远的神人们,白启赶紧拉着熊大富和何术就朝着前头追了上去,不敢落后。他可没忘,这里还有一大堆要人命的绿焰怪虫呢。

三人迅速的追上了队伍,然后在白启完全不要脸皮的一顿硬挤之下,带着熊大富和何术挤到了人群中间的位置,跟在云清瑶等人后头。“玄都宗是什么意思?怎么派了三个凡人来这?”“恐怕是本来没把祥云山这当回事,只是想派点人手来打探情况的吧。”

“哼,三个废物,一点礼仪教养都没有,若不是看在玄都宗的份上……哼哼。”被三人一路强挤开的人们面色不善,言语恶毒。在场那一个不是神人?唯独白启三个还是九转蜕凡的凡人。结果白启不仅不收敛起来,低调行事,反而嚣张至极。

之前先是跳出来当众吹牛,结果被同门师兄呵斥,当场戳破谎言,现在却又非常蛮横无理的推开众人,硬挤到队伍中间。这种人,自然会招人厌恶。“你给我老实点。”走在前头的云清瑶回过脸来,冷冷的瞪了白启一眼。

“哦,好。”白启在云清瑶面前哼自觉变成了乖宝宝。当下也不敢再有什么小动作,顿感无趣,随意的瞥了眼身边的熊大富,却意外瞧见熊大富一张脸通红无比,深深的埋在胸口不敢抬起。“我说……你不会是在害臊吧?”白启眉头一挑。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