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56章(1 / 6)

  文太白说到这,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怒火,手指一弹,将白启狠狠的甩向一边。  砰!  白启被重重的砸在地上,动静极大,看上去只怕是要断几根骨头。第四十九章 感觉好爽  好在今天白启穿了天蟾内甲,这件让金鹏宇始终惦记的护身宝衣,在这一刻大显神威,将冲击在白启身上的距离分散出去。

难道玄都宗的人都只会这一套么?风声呼啸,身体被气流吹乱,在空中不停的打着旋。白启闭着眼,心里全无半点慌张。果然,下坠没过多久后,白启感觉到身下猛地传来一股柔和的力量,像是有一只大手将自己从空中一把托了起来。

睁眼一看,顿时一惊。自己正身处在一团柔软的云雾之中,正是这团云雾托住了自己下坠的躯体,接着载着自己缓缓下沉,落在一座峰头上。定睛一看,这座峰头不正是自己所熟悉的天煞峰吗?这就回来了?还真是快啊……

周身云雾开始缓慢消散,白启双脚落地,向着前方不远处的屋子走去。一如往常,文太白这老头正躺在屋门外的藤椅上,醉成了一滩烂泥,右手小指勾着酒瓶,嘴里打着酣,熟睡着。白启二话不说,抄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着他砸了过去。

啪。第六十六章 那都是在侮辱猪文太白伸着手掌,抓着石头,一脸精神奕奕的坐起身来,冷眼看着白启。“臭小子,怎么着?你要欺师灭祖?”白启拍了拍手上的灰,径直问道:“老东西,我问你,你见过用捉魂网捉到神魂,然后出现月亮那么大光团的情况么?”

“嗯?”文太白眯起眼来,深深的看了眼白启,缓缓的摇了摇头。白启点头,继续问道:“那我再问你,这世上有什么神魂,身形像是虎豹,尾巴特别长,但不又是诸犍的神魂?”“那可太多了。”文太白慢慢的站起起身,视线一直落在白启身上,将酒壶随手放在了一边的桌面上,走了过来。

“我再问你。”白启看着迎面走来的文太白,问道:“感悟神魂会不会失败?若是失败后头疼欲裂,浑身无力,还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烧成碳,是个什么情况?”“噢?你经历了这种情况?”文太白两眼放光,已经走到了白启面前,然后突然出手,按在白启头顶上。

顿时,一股清凉的气息从天灵盖上灌了下来,浑身一阵凉爽,原本感觉还有些沉重不适的脑袋,瞬间轻松了下来。“唔,不错,玄魂界果然能把你体内的那些过多的灵力全都化开,很好,这次我让你进玄魂界的目的算是达成了。”

文太白满意的点了点头。原来这老东西一开始打的是这个注意?白启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文太白一开始就没打算自己能抓到神魂或怎样,而是想利用玄魂界独特的世界规则,把积攒在自己体内那些灵力给化开。文太白松开了手,饶有兴致的问道:“来,你说你抓住了神魂?那里倒是说说,你是怎么抓到神魂的?”

……嚣张个屁啊!白启本来起强自平息下来的怒气,腾地一下又冒了起来。“哈哈!”见白启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这群少年哄的一下又欢笑看来,然后一齐转身走向悬崖的方向。哼,笑吧,笑得开心点,等你们待会开始跳,我就用灵帖把你们一个个打下来……嗯?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白启又想到了一个办法。好像,可以试试。白启眼前一亮,抱着一种先看看情况的心态,转身跟上了这群人。“诶,你看,他还真跟过来了。”有人注意到了白启的动作。“来呗,反正以他那个实力,不可能过得去。”之前一直嘲讽着白启的那个少年一脸轻松。

一个、两个……五个人。白启跟在他们身后,然后又转眼看向悬崖和对面的石台,心里估算了一下距离。如果这五智障一起跳的话,我就有可能成功。想到这,白启嘴角一扬,开口冲前头喊了一声:“喂!”“嗯?”走在前头的五人停下脚步,疑惑的看了过来。

“笑话!你以为我们是你啊,会跳不过去?”带头嘲讽白启的那个少年一听,顿时不爽起来,跟周围同伴说道:“我们待会就一起跳,我先带头,然后你们跟上,我们就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实力,哼,让他书的心服口服。”“好,没问题。”

“弱就弱,自己没本事还敢怀疑我们。”“就是!”这五个人被白启的一番话激怒了。一个只能跳一丈远不到的家伙,竟敢反过来嘲讽我们?哼,既然如此,我们就让他输得心服口服。一群智障。见这五个人如此轻易的就被自己激怒了,白启在心中默默的嘲讽了一句。

跟着来到悬崖边,那五人依次排开,带头挑衅白启的那个少年,回过头来给了一个挑衅的眼神。“准备!”带头少年喊了一声,跟同伴示意了下,回过头来,一个助跑,冲着悬崖奔去。全场的注意力一下子都被吸引了过来,所有人屏息以待。

白启全神贯注,手心中贴着灵帖,蓄势待发。一个、两个、三个……五个不断嘲讽、耻笑白启的少年,一个接一个在悬崖边一跃而起,朝着对面石台飞去。几人配合的很好,前后的间距保持的差不多。很好。

白启五指抓紧又松开,当第五个少年跑起来的时候,他也跟着跑了起来。他要干什么?周围人见状,全都愣了一下。不会也想跟着跳吧?凭他那跳跃水准,跟过去不是找死么?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白启跟着第五个少年身后,一跃而起,六人一字排开,并成一条直线。

这家伙也跟来了?第二十九章 一记狂放的飓风最后跳起的少年回头看了眼白启,发现白启目光坚定,一脸严肃的向自己逼近。哼!想踩我当垫脚石么,真天真……那少年身子一旋,整个人骤然向前突进一尺,而这时白启已经后继无力,即将下坠。

当众人都以为白启死定了的时候,之间白启淡定的对着身后的悬崖伸出了手掌心。——轰。灵帖爆发,一股飓风拍打在悬崖边上,一瞬即逝,巨大的反冲力让白启下坠的身体猛地上升、前推,直接从队伍最末的少年头顶山掠过。

哼。在那少年惊骇的目光中,白启毫不留情的将掌心对准了他,然后再度激活手中的灵帖。像风吹动去这类的灵帖,只要不是一次性爆发,火力全开,稍微控制好节奏,就可以连续试用好几次。——轰。无情的飓风轰击在那少年身上,直接将少年打入深渊。

而白启自己,则在少年震怒的叫吼声中,下坠的身体再度上升、前进。“天啊!”“他不会是想踩着这五个人过去吧?”“太狠了!”还留在悬崖上的参选者们见着这一幕后,全都震惊了。“不要!”一声不甘的叫喊声过后,白启用同样的方法,击落了第二个少年,同时自己借力,再度前进,向第三个少年靠近。

“放过我!求你了!”那少年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间白启从头顶飞过,不由惊骇欲绝,出声求饶。而回应他的,则是一记狂放的飓风。现在求饶?刚才干什么去了,既然你们敢来主动招惹我,那就应该准备好迎接我的报复。

借助这个方法,白启现在已经飞跃过了一半的距离,前面还有两个人,而他在轰击掉第三个少年后,已经再向前面排在第二位的那个少年靠近。“咕噜!”悬崖边的熊大富瞪大了双眼,看着白启的所作所为,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心里头实在想不出什么词句来形容白启,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这家伙简直不是人,还好我没招惹他。”

“不!”这时,两人与对面的石台,近在咫尺,那带头少年两眼发红,两手在空中上下挥舞,像是老母鸡一样可笑,只为了能够向前突进几寸。“你脚趾头不是很厉害吗?”白启笑了起来,微笑道:“用脚趾头跳过去啊,智障。”

“你给我等着!我要杀了你!”带头少年身体开始下坠,向前伸出了双手,以这个距离,他很有可能抓到石台边沿,抵达石台。可是,白启会给他这个机会吗?——轰!最后一发风吹动去从白启手掌心中爆发,无情的轰击在带头少年的后背上,直接将他打下深渊。

“不!”在绝望的喊声中,白借着最后这股飓风爆发来的巨大反冲力,径直冲向石台,撞在地面上。为了缓冲撞击力,落地的一瞬间,白启顺势向后滚,一路滚进了洞口。另一边悬崖上的众人,早已看的目瞪口呆,陷入了石化状态。

这样都行?那家伙过去了?他过关了?!另一边,白启从洞中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发现自己没有半点不适,只是手掌有些擦破皮了,然后就是滚得时候,被两手腕上绑着的手弩硌得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诶。

还好没事。刚才那股冲撞力度还是很大的,本来还以为怎么也要骨折一下,没想到屁事也没有。看来这个什么天蟾内甲还挺货真价实的。白起这么想着,回头看了眼洞口,迟疑了一下,没有回去,而是直接前进。

那个胖子就自求多福了吧,我也帮不他什么了。观察了一番环境,这个通道明显不长,因为光线十足,如果通道很长的话,光线是照不到这里来的。走了没多久过后,白启来到一片白雾缭绕的寒潭,潭面宽阔,池水清澈见底,潭水上方的洞壁上,则布满了莹白色光芒的夜明珠,将整片寒潭照亮。

闯关、跳远……现在又到游泳了么?白启打量了一下四周,眼前除了这片寒潭之外,便无路可走了。在谭边蹲下身来,伸出手指轻触了一下潭水,一股寒意刺骨,瞬间缩了回来。我擦,这么冷要怎么游?白启一阵头疼。

这夜魇洞里的关卡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换句话来说,就没有一个是为自己这样的正常人设计的。还好,我身上宝贝多。伸手从胸口掏出了一块赤色玉石,这块玉石正是熊大富贡献的那块暖玉。捏在手心里搓了两下,暖玉就散发出了阵阵热感,趁着这个时候,将暖玉收回胸口,贴身放着。

再一次伸出手,这一次更加果断,直接将半只手掌没入水中。顿时,一阵寒意刺骨,白启冷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就在这时,一股温热的气息从胸口处爆发,迅速延伸到手上,将这股寒意抵消。这才差不多嘛。白启满意的将手掌收了回来,这样子自己才敢下这个寒潭,不然以自己本身的体质,一下去,分分钟就给冻僵掉。

不过……这关要怎么过?白启盯着潭面看了一会,又抬眼四处打量一番,没有找到别的入口。这一关的出口不会在潭底吧?哇靠!白启很快就确认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以这几关过来自己对玄都宗的了解,他们一定会把出口设计在潭底。

这寒潭水无比清澈,可一眼望穿,忍不住探头一看,顿时一惊。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寒潭底部,密密麻麻的全是水洞,大小刚好可以钻人进去的那种。妈的,这么多洞,是要我一个个去找么?那得找到何年何月?更何况以自己的肺活量,闭气以后能不能游到潭底还另说,更别提钻进水洞里去探索了。

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啊!唉……白启无奈的叹了口气。头疼啊。第三十章 妈的,这不科学啊咦?忽然,潭底的一个水洞中伸出一只手来,紧跟着,之前最早跳过悬崖的蓝衫少年从水洞里头钻了出来,朝自己缓缓游来。

他妹妹呢?白启没有看到蓝衫少年那个八九岁的妹妹。“呼~”蓝衫少年浮上水面,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了过来,微微一笑。“你才来?”“嗯。”白启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比我想象中慢了好多,还以为你会很快就过来的。”蓝衫少年说着,指了指水下边,说道:“这些水洞真复杂,到处都是分叉口,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出口。”

“呃。”白启没想到蓝衫少年会主动过来搭讪自己,问了一句:“那你妹妹呢?”“她去找出口了,在这方面她比我强,现在应该已经过关了吧。”蓝衫少年浮在水面上,打量了一下白启身后,发现没人,不由疑惑道:“难道这么久,只有你一个人过来?”

“前面有几个,但我没看见,估计也在下面。”白启指了指寒潭。“嗯,那我得抓紧时间了,先走一步。”蓝衫少年说着,一仰头,然后再次沉入寒潭。白启张了张嘴,本来打算问点关于怎么通过寒潭的事情,想想还是算了,这蓝衫少年自己都还在这逗留,问也白问。

这时,白启瞧见,已经游到了潭底的蓝衫少年,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折了回来,潜出水面。闭不住气了?白启这般想道,却没料到,那蓝衫少年再次看向了自己。“差点忘了,我妹妹如果找到出口后,会沿途留下粉色丝巾,你待会若是瞧见,跟着走,便可以抵达出口。”

“啊?”白启惊讶,没想到蓝衫少年会专程会来跟自己说这事。为什么要帮我?马上,这个疑问就得到了解答。“不用惊讶,若不是你的话,我们兄妹两兴许第一关都过不了,这次就当还你的。”蓝衫少年说完笑了笑,不等白启开口,再次潜入水中。

好人呐。白启看着蓝衫少年越潜越深的身影,猛地想起一件事,起身喊道:“等一下!”可惜蓝衫少年在水底,根本听不到岸上的声音。你倒是顺便告诉我,先从那个洞走啊!无语的看着蓝衫少年钻入一处水洞,默默的将蓝衫少年钻入的那处水洞的位置记下。

“潜水么。”看着不知多深的寒潭,白启心里有些发憷,先不说钻水洞,光是潜入潭底,就需要超长一口气,以自己的肺活量,别说到底,能潜入五分之一的位置就算不错了。对了,那颗净水珠!突然,白启记起了当时当铺掌柜给自己的那颗珠子,说是能够净化污水,除此之外,还可以含在嘴里,便可三刻钟无需呼吸。

掌柜的是好人呐。从怀里摸出那颗纯白的净水珠,白启笑了起来,觉得自己的决定实在英明,在考试前搞了一出拦路劫宝的戏,手头上弄到一堆宝物,不然这次考试,自己十有八九是过不了的。将净水珠塞进嘴里,顿时,一种奇异的感觉传遍全身,自己的鼻子和嘴巴似乎瞬间失去了作用,停止了呼吸行为,而自己的肚子,却依然一鼓一涨的。

就当白启将腰带系紧,准备先下水尝试一番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回头一看,不一会儿,满身擦伤的熊大富疯了一样的跑了过来,见到白启后一惊,大喊一声:“快跑!”有情况。几个念头瞬间划过脑海,白启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水里,两腿快速摆动,顶着水压向下潜入。

太慢了。白启游着游着,感觉不对,自己忘记考虑潭底的水压情况,越往下潜,需要花费的力气就越大,自己的动作只能越来越慢。噗通!一声巨大的水花炸开,扭头一看,熊大富像是一只蛤蟆一样,两腿一蹬,双手一刨,带着一道水流,窜了过来,迅速朝自己逼近。

眼看就要擦肩而过的时候,白启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熊大富的腰带。熊大富回过头来,瞪着白启,一脸你要干什么的表情。白启懒得解释,冲他指向了蓝衫少年潜入的那个水洞方向,示意他往前游。这无耻的家伙!

熊大富猜到了白启的想法,是想让自己带着他前进,又一次见识到了这家伙的无耻之处,无奈,眼前情况危急,只好四肢一动,顺着白启手指的方向游去。咕噜噜。有熊大富带着自己,白启顿感轻松,回头向上一看,顿时清楚,这小胖子为什么会这么慌张了。

眼神冰冷的尹子傲一身衣裤全被烧黑了,正虎视眈眈盯着自己两人,迅速追来。没有看到被自己用火衣套住的弟弟,应该是被夜魇兽淘汰掉了。除了这尹子傲之外,白启还看到了其他几个熟人。金鹏宇一行五人气势汹汹,也正在朝自己追来,速度不慢。

妈的,不科学啊,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就赶上来?白启一急,拍了一下熊大富的后背,催促着熊大富加快速度,然后在自己的指引下,两人一起钻入了蓝衫少年之前进入的水洞。这水洞通道并不宽窄,一路弯弯延延,熊大富带着白启,不好发挥,被逼急了,直接用双手抓着四周上的礁石,开始一路往前攀爬。

白启紧张的不断回头张望,隐隐能感受到身后的水流絮乱,尹子傲和金鹏宇等人应该紧随其后的跟了上来。游游游!快游!可是这条通道一路蔓延,始终看不到尽头,似乎是一条贯穿到底的感觉,中途也没有什么分叉口出现。

怎么会这样?白启惊了,想起蓝衫少年说过的话。不是这些水洞里头分叉口很多的吗?怎么现在一个都没看到?白启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我进错洞了?本来还想接着蓝衫少年他妹妹留下来的记号,来把身后那群人甩掉,可要是自己走错了地方,那就没法了。

实在不行,我就用灵帖把路给轰了!白启一咬牙,从怀里摸出一枚灵帖,但是没有马上使用,一是在水里,单手不好操作,二是不敢。这毕竟是在一个狭窄的通道里头,自己现在也没空去挑选灵帖,刚才随手摸来的灵帖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不是风吹动去。

而自己手头上除了风吹动去这枚灵帖之外,其余的灵帖都具有强大的杀伤力,一个不好,自己就会失手杀人的。所以白启犹豫了,没有马上动手。就在这时,熊大富在前头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白启回头一看,发现前面突然出现了五个分叉口!

迅速的扫了一眼,在第三个分叉口的顶上,发现了一道随着水流飘动的粉色丝巾。白启赶紧指了方向,熊大富立马游了过去,在进洞的一瞬间,白启伸手将那粉色丝巾扯了下来。第三十一章 一颗翻滚的大肉丸子出现分叉口后,后头的水流顿时平静了许多,但似乎还是有人追了过来。

不过连续又出了几个分叉口,白启有那蓝衫少年妹妹留下的粉色丝巾指引,很快就把后面的追踪者甩掉了。接着,就开始漫长的寻找出口了。白启不知道这寒潭低下到底有多深,但足够乱,就像是进了蚂蚁窝一样,到处都是岔道,如果没有粉色丝巾的指引,两人早就迷失了方向。

可就算如此,两人游了两刻钟后,还是没有找到出口,依然在错综复杂的水洞里头打转。渐渐的,白启开始慌了。因为嘴里的净水珠似乎正在失去效力,自己肚子鼓动的频率开始逐渐加快,而眼前依然没有出路。日!

小爷我不会就憋死在水里头了吧?那可就太憋屈了啊。白启刚准备给熊大富一个示意,让他加快前进的速度,结果熊大富自己就开始加速,根本不用自己催促。呦嚯!这家伙开悟了?忍不住看了熊大富一眼,白启再次一惊,这才发现,熊大富两边脸颊已经鼓了起来,鼻腔不时冒泡,一看就是快要到极限了模样。

也对,倘若他只是一个人的话,肯定会轻松很多,可问题是,这一路走来,他都是带着白启一起游的!而且下水的时候,也没有做足准备,只是匆匆的憋了一口气而已。这种情况下,熊大富还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快啊!白启看了眼前方,内心焦灼。要不要松开手,让这小胖子自己先走?看着熊大富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白启犹豫了。这时,熊大富带着白启,再度一头钻进了前方的通道里头,只不过这一次,通道不再是向下或者向横游,而是开始上升,并且是不断上升。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