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3397章(1 / 1)

“这家伙是想干嘛?”我大吃一惊道。诸葛玉树不动声色,似乎是动作慢了半拍一般!我眼睁睁看着尸王的锋利指甲,就如砍瓜切菜一般,一下子就深深刺入了诸葛玉树的肩膀与锁骨的交接处。尸王的指甲足够疯子,瞬间就穿透了诸葛玉树的肩膀骨,它龇牙咧嘴的,张开血盆大口顺势就向诸葛玉树咬了过去。

“月族长还真是够大方的。”我摸了摸鼻子,打心里感觉到面前的这个月瑶,骨子里是高傲的,很是看不起我这个外来人不说,还有种自以为是,虽然她长得好看,但这对一个男人来说,自以为是的女人,往往更容易让人厌恶……

好在她也懂得收敛自己的高傲,虽然让我有点不舒服,但也不至于到翻脸。我草草撇了一眼那满箱子的金银珠宝,说句心里话,这东西要放在以前,我肯定是开心坏了,但现在一看却没多大兴趣。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发财,而是来寻找诸葛亮墓和往生水解药的。

月瑶也看出了我的心思,黛眉微蹙了下,道:“怎么?嫌少??”“够多了,只是我对钱没兴趣,你如果真想感谢我,倒是可以帮我做一件事。”“什么事?”我一字一句,道:“我想找诸葛亮墓!”随着我这话一说出来,刚才还面色淡然的月瑶顿时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你是来找诸葛亮墓的?”“不错!”“那你恐怕得失望了,我虽然是部落的族长,但对诸葛亮墓,一无所知……”月瑶淡淡道。我一听,心里头不免有些失望。大爷的,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来了放逐山,差点给人当了初夜郎君不说,结果现在想从这个族长的口中得知一丁点诸葛亮墓的消息都没戏……

我思索片刻,决定退而求其次。既然你月瑶不知道诸葛亮墓,但诸葛亮留下的那一脉下落,你应该多少清楚一些吧,毕竟都是在放逐山上的。“那个不行,这个也不行,月族长,你这是在逗我吧?”我有些不悦道。“放逐山的部落,自有上古留下来的规矩和禁忌,除非万不得已时,绝对不允许部落之间有所联系,所以,抱歉,你这个忙我帮不到。”月瑶冷冰冰道。

我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这什么狗屁地方,只不过是让你们给个下落和消息都不行,要不要这么墨守成规啊?还是什么上古留下来的规矩禁忌?我强忍住自己的怒火,感觉竹楼是白来了。月瑶冷视着我,一言不发,看那意思也很明确,我不要就拉倒,她也不想多留我。

我懒得再开口,转身就要离去。但不料,就在我转身,一抬头,却是一眼撞见竹楼的墙上,好像贴着一副画像。我目光落在那一副画像上,顿时心头猛地一震!只见画像中的女人,唇红齿白,琼鼻明眸,虽然只是简单的画像,但却丝毫难以掩盖她那副绝美的容颜,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真是我此前在地下河里见到的那个月璃……

“月璃……月瑶?”我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东西。我赶紧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月瑶,然后与画像中的人一对比,脑海里不由得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我忽然开口道:“你说你叫月瑶?”“不错!”“那这个画像上的女人,是你的谁?”我强忍住心里的波涛汹涌道。

当下,山洞里传来一阵阵欢呼声!没多久,欢呼声渐渐平静了下来,山洞里的人在看清楚来援的就两个人时,顿时又陷入到了沉默当中。我眼角余光一扫,山洞里头的男人们刚涌上脸的欣喜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失望之色,他们都知道山洞外面足足有好几百头粽子,单就凭外面的两个人,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山洞里失落的声音此消彼现,就连在一旁监督的短发女子,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已经心力交瘁,如果再没有援军到来,她也撑不了太久。短发女子目光投了过来,精致的小脸上难掩失落,不过,她眼中也多了一股诧异,她在好奇,为什么外面的那两个男人,怎么就敢单枪匹马来救他们……

山洞内的动静我不说也知道,人心难测,更别说是遭遇绝境的人。我并未理会山洞内众人的感受,诸葛玉树更是一样,面无表情的他,眼里就只有杀意。我和诸葛玉树,一左一右迎上了粽子,一把短剑一把长剑,所过之处,粽子脑袋滚落在地。

六七百头粽子中,迅速有一小拨往我和诸葛玉树这边冲了过来。但就算只是一小拨,数量也足足有好几十头。我咬咬牙,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诸葛玉树,心里明白,无论如何都得抗住这一小拨粽子的冲击,然后吸引更多的粽子掉头来攻击我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大部分粽子引到周小舍布置好的爆炸圈里……

雪花在飘,冷风在吹,四五十头粽子张牙舞爪的冲来,它们双眼无神,血盆大口中残留着活人的鲜血与皮肉。粽子未到,我和诸葛玉树已经先主动冲了上去。第248章 完美的配合就在别人将我们当成傻子的时候,我和诸葛玉树已经迎上了扑面而来的几十头粽子。

如果放在平时要我一个人对付这么多粽子,说实话,我可能会怂。但现在有诸葛玉树在,我莫名的有种安心,有个同生共死的伙伴,这远比一个人要好得多。我眼角余光一扫,见到诸葛玉树握着长剑直冲而去,他锋利的剑刃瞬间就穿透了三头粽子的身体,瞬间就将其串在了一起;而我这边速度也够快,顺势就扬起了短刀,将那三头粽子的脑袋砍翻在地。

完美的配合,血腥的杰作,我和诸葛玉树一左一右,粽子纷纷身首异处。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们,他们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变成了兴奋、再而是狂喜。山洞里,那个短发的年轻女子,美眸投来,嘴唇微动,眼里尽是震惊之色。可惜此时我和诸葛玉树顾不上那些人的精彩表情,我们俩个人联手砍下了二三十头粽子的脑袋,几秒钟后,我和他面面相觑,嘴角流露出了一抹笑容。

“木头哥,你觉得我们能吸引多少头粽子过来?”我道。诸葛玉树神色平静,道:“我希望是全部!”诸葛玉树话音刚落,忽然间,他用手握住了锋利的剑刃,然后狠狠一剐蹭,手掌瞬间鲜血淋漓!我眉头挑了一下,靠,这个木头哥智障吧,吸引粽子也用不着这样自残吧?

不过还别说,诸葛玉树将手一扬,鲜血滴落在地,短短的几秒钟功夫,山洞外六七百头粽子一下子就被鲜血给吸引了过来,一头头目露凶光,龇牙咧嘴的扑了过来……一时间下,山洞外的粽子全都被吸引了过来,山洞内的人屏住了呼吸,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诸葛玉树扬着手,任凭手上的鲜血滴落在地,他眉头都不皱一下,目光平静的凝视着前方狂奔过来的粽子群。六七百头粽子密密麻麻的,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就连脚下的积雪,也在为之震动。这时,身后不远处的周小舍喊道:“炸药圈已经布置好,就看你们俩个的了。”

周小舍也没了以往的吊儿郎当,他神色凝重的看着我和诸葛玉树,在他身旁,苏锦她们也是表情严肃不已。我回头看了一眼,周小舍口中的爆炸圈,其实也就是一块狭小的区域,上面的积雪已经被扫除干净,仅剩的四五个炸药包全部都埋了下去,此刻,我和诸葛玉树得将粽子都引到那边过去,越多越好。

周小舍已经带着苏锦他们撤了下去。我咬咬牙,看了一眼诸葛玉树。诸葛玉树不动声色收回手,握住剑将最先扑过来的几头粽子砍翻在地后,和我一起转身往炸药圈那里跑……这会山洞里的人也都走了出来,年轻的短发女子站在外边,目光向我这边看了过来,神色有些复杂;就在几分钟前,他们还没有一个人相信我和诸葛玉树,但现在,他们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一幕。

诸葛玉树几乎是在散步着往炸药圈走的,这家伙身上受了伤,刚才又耗费了不少体力,眼下几乎是强撑着身体在吸引粽子的追杀。眼看着粽子越来越多,越来越近,我只得一只手拉住诸葛玉树往回跑,但没一会,诸葛玉树忽然咳嗽了几声,一口鲜血从嘴角流了出来。

“木头你怎么回事?”我大吃一惊道。诸葛玉树擦掉嘴角的鲜血,脸色苍白了不少。我连忙在他身上一打量,结果这才发现他小腹处在流血,仔细一看,那里赫然有一道被粽子指甲刺穿的伤口,鲜血直流,口子还挺深的。我恍然大悟!

诸葛玉树连连咳嗽吐血,我寻思着再让他跑下去得出人命不可。我咬牙,二话不说将诸葛玉树背了起来。诸葛玉树一开始还不愿意,但我也不客气,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稍稍一出神,我立马就将他抓到了背上。这是我第二次背着诸葛玉树了,上一次他奄奄一息昏迷不醒,这一次又是受伤流血,貌似我和他在一起,好像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

我背着木头艰难前行,走了几步后就有粽子追了上来。木头握着剑替我抵挡粽子的攻击,而我埋头往前走,不一会便已大汗淋漓,但就算是这样,诸葛玉树仍然将我护住,没让我受一点伤。身后的粽子嘶吼声不绝于耳,等我步入到了炸药圈后,没来得及松口气,我便感觉到有一股鲜血顺着我的脖子流了下来。

我脑子一愣,抬头一看,却是见到诸葛玉树面色如金纸,大口的吐着血,可即便如此,他仍然死死握住了剑,奋力替我抵挡着身后的粽子……我一下子湿润了双眼。后面粽子的攻击如潮水一般,都是诸葛玉树在替我搏命抵挡,我毫发无损,可他身上却已经又多了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我心头狠狠抽搐了下!!“你他娘的是不是傻,粽子咬我几下又不会死,你强撑什么?”我话音刚落,诸葛玉树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清冷的眸子里,似乎多了一丝得意,这厮是在嘚瑟自己替我挡下了粽子的攻击吗?“傻,老子怎么会认识你这种傻货!”

我将诸葛玉树扛在了肩上,回过身一剑砍翻了最近的几头粽子后,忽然大步往前狂奔了几步。“牛鼻子,点火!!”我声嘶力竭吼道。隐藏在后面的周小舍迅速探出头,瞥了一眼还没有跑出炸药圈的我,顿时有些犹豫。“还愣着什么,点火啊!!”我再次吼道。

周小舍打了个激灵,连忙点燃了引线。一阵滋滋的声音传来,我毫不犹豫将肩上的诸葛玉树往前丢了过去,那家伙在积雪上径直滚了几圈便远离了炸药圈。不过我这边前脚还没来得及跑出去,后面的炸药圈便轰然爆炸开来……第279章 木思璇

炸药圈并不大,密密麻麻的粽子几乎都在这里了,而我上一秒钟刚将诸葛玉树丢了过去,下一秒钟身后就传来了爆炸声。我止呕觉得脑袋轰鸣一响,整个人下意识的往地上一趴,随即便感觉到周围一阵地震山摇,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狭小的区域内,四五个炸药包同时爆炸带来的冲击波不是开玩笑的,密密麻麻的粽子全部都被这一股冲击波给掀飞,整个空中顿时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不少粽子的尸体血肉模糊、身首异处的散了一地。至于我,则跟一只乌龟似的趴在雪里,动弹不得,那姿势简直叫一个销魂。

巨大的冲击波将我掀倒在地,然后滚滚积雪又将我给埋了下去,等到爆炸结束后,满地的粽子尸体里,却唯独没有我的身影。几秒钟后,周小舍和苏锦急忙冲了过来。“老铁,你在哪?”周小舍一脸着急,四处打量,就是没能看着我的身影。

“小男人,你可不会死了吧?”几个人一起冲上来,都没能见到我的身影,我趴在雪里,脑袋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炸得身首异处了。好半天,周小舍他们的声音越来越不安。“老铁,你那么大的一个人,可不会炸没了吧?“

“不可能的,小男人命那么贱,不会就这样死的……”苏锦坚持道。周小舍哭丧道:“可怎么就找不着了,你说老铁就算炸没了,也得给我们留个残肢断腿做个念想啊,是不是……”听到周小舍这话我就来气,他娘的,哭丧了半天也不动手在雪里翻一下,能找着我才对。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在雪里一字一句道:“牛鼻子你他娘的,我在你下面……”“下面,老铁你真死了?这么快就下去地府?”周小舍惶恐道。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老子……就在你的脚下……你他娘的,踩到我脸了……”

周小舍恍然大悟回过神来,连忙蹲下来刨雪,结果还真在雪里刨到了脸上带着鞋印的我……我瞪大了双眼,咬牙切齿,一脸的不爽。周小舍悻悻然地将我从雪里刨了出来,见到我并没有受多大的伤时,顿时惊讶得合不拢嘴。“老铁,你命真够硬的,这样都没死。”周小舍道。

“怎么,你很想我死吗?”我不乐意道。周小舍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冲我挤眉弄眼道:“没有的事,嘿嘿,老铁你看那边,那个美女打量你好久了。。”顺着周小舍的话看去,不远处的山洞外,那个年轻的短发女子目光正盯着我,精致的小脸上挂着一抹古怪的表情。

很快,年轻女子走了过来,一双美眸在我身上打量了一圈,声音悦耳道:“木氏部落,木思璇见过几位恩人。”我目光扫去,随着短发女子走近过来,我才发现她的长相比之前远远看去更漂亮了许多,柳眉大眼的,再配那张微微有些圆润的小脸与齐耳短发,犹显得格外精致。

但就是这么个精致的女子,身先士卒的带着男人守住了山洞入口,死战不退,就冲这一点足以让不少男人自行惭愧……看到美女到来,周小舍赶紧嬉皮笑脸的上前回话。“你好,小道是茅山首席大弟子,幸会幸会。”“哦?你是茅山的?”

“你也知道茅山?”周小舍脸上添光道。木思璇点了点头,道:“知道,我父亲说过,茅山就是几个闲着没事做的老光棍创立的。”周小舍哑然无语,他张大了嘴巴想要反驳木思璇的话,但发觉这话好像又没什么毛病,当即只得悻悻然的干笑了几声。

口齿伶俐的木思璇也给苏锦他们打了招呼,她美眸多看了一眼旁边的月瑶,眼里闪烁着兴奋道:“你是月瑶族长吧?我小时候见过你一面,我非常崇拜你。”木思璇这话说得我都尴尬了,人家月瑶也就只比她大了几岁,乍一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参加什么偶像选秀节目了……

月瑶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对木思璇的回应。木思璇美眸流转了下,似乎是好奇这个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月瑶怎么就和我们几个在一起了,不过她也心知肚明地没有开口就问。随即,木思璇将目光投向我和诸葛玉树,道:“见过两位恩人,谢谢二位的相救,请受木思璇一拜。”

木思璇还真就在地上给我和诸葛玉树磕头拜礼,态度恭敬,丝毫看不出扭捏作态。“起来吧,行礼就不用了,要是想报答,随便给些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就可以了。”我摸了摸鼻子道。木思璇眨巴了下大眼睛道:“恩公是要价值连城的宝贝吗?”

“宝贝谁不要?”“那我这里正好有一件珍藏了二十年的木氏部落至宝,恩公要吗?”木思璇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道。我顿时来了兴趣,“什么宝贝,看看。”“这宝贝远在天边,近在咫尺,恩公真的要吗?”“呃!”我老脸一红,大爷的,居然被套路了。

我不禁寻思纳闷,这部落里的女人,性情都是这么豪放热情的吗?我还是个纯情少年,我可受不住。“人就就算了,木姑娘,你带着你的族民往南边走吧,永恒部落就在那边,到时候会有人接应你们的。”我连忙转移话题道。木思璇咬了下红润的嘴唇,美眸里闪烁着一抹清澈的光芒,她温言细语道:“恩公,确定不要宝贝了?”

我连连摆手,红颜祸水啊,我后面就有已经有三个了,再来一个,这不是添堵吗!“不要了,趁天还没黑,木姑娘还是赶紧带着你的族人上路吧。”我道。木思璇嘴角勾起一丝淡淡微笑,没有再开口便转身回到了几百号木氏族人当中。。。

我以为事情也该告一段落了,毕竟此去妖龙岭路还长着,我们不能再耽误时间。我招呼了一声周小舍他们几个,继续赶路。但在走了十几分钟后,身后一道身影追了过来,我回头一看,发现竟是木思璇又来了。这个女人不好好带着她的族民又跑来这里?

我眉头一挑,语气生冷道:“木姑娘,你想做什么?”木思璇眼中露出一抹狡黠,她一笑,嘴角顿时多了两个迷人的酒窝,她道:“没什么,只是想跟你们一起走。”周小舍凑了过来,道:“小美女,嘿嘿你可不会是看上我老铁了吧,实话告诉你,跟着我们只有苦头吃,你最好还是乖乖走吧。”

木思璇眯着眼,淡淡道:“吃不吃苦我不知道,但是能够加入永恒部落少主、诸葛氏部落族长和月氏部落族长的队伍,那肯定很有趣……”第280章 诸葛家的祖坟地、妖龙岭不得不说,木思璇这个女人简直精明到不行,我和她都没见过面,可偏偏她居然可以认出我来。

我目光瞥了一眼,一口拒绝了她。但她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我不由得心头一动。木思璇不紧不慢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们是要去妖龙岭吧。”木思璇话音一落,我顿时脑子一愣,道:“你怎么知道?”“很简单,你们一行人一路过来,面朝东南,而那个方向,除了妖龙岭外,还能有哪个地方能让你们看上?”

木思璇的判断能力远超常人,这才接触了不到一会时间,就已经分析出了我们的目的地。见到我犹豫,木思璇继续道:“永恒少主,带不带我去,你做决定,但我要告诉你的,五氏部落中,离妖龙岭最近的,是我们木氏部落,关于妖龙岭的秘密,也许,我知道的比你们都多……”

得,木思璇这一番话让我彻底心动了。看不出来这个年纪轻轻的短发小美妞,居然还有这种超乎常人的判断能力,我当下也不犹豫,嘴角浮出一抹微笑道:“欢迎木姑娘加入。”木思璇嘴角上扬,流露出得意的笑容,她也不多看我一眼,直接就走到了月瑶和苏锦的队列当中。

没几分钟时间,这几个女的已经熟悉起来,木思璇忽然说了个笑话,苏锦和石颖顿时得花枝乱颤……我和周小舍面面相觑,不由自主翻了个白眼,喃喃道:“我们遇到对手了……”就这样,被我们半路救下来的木思璇凭借她的三寸不烂之舌轻轻松松就加入了队伍当中,而我们也很荣幸地聚集了四个性格迥然不同的大美女。

月瑶,冰山美人一枚,年纪比我大了两三岁,身为月氏部落族长的她,看似高冷,却偏偏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这一次她会跟着我去妖龙岭,我总觉得她似乎有自己的小算盘。至于最后加入进来的木思璇,完全就是一个鬼马小精灵,年纪和我差不多,但心思缜密得让人不寒而栗,尤其那个红润的樱桃小嘴,一说话便是口吐莲花,她一开口,一向话痨的周小舍便默不作声,完全不是人家的对手。。

四个女人,各怀心思,不过目前看来还是挺和睦的,这一路行来,在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中,这四朵美人花倒给我们的旅途增加增加了几分美感。……………………随着越往东南方走,雪越来越多,而粽子也出奇的变得稀少。连续赶了几天的路,我们就碰见了两拨粽子,而且都是小股数量,我和周小舍几乎没废什么力气便解决了它们。

至于诸葛玉树,则被掌智和尚强行拉住,这几天时间里,在掌智和尚的悉心照料下,木头哥的伤口愈合得很快,俨然又恢复了以往的那副面瘫脸……在第七天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妖龙岭的边界。石岩带回来的女婴便是石颖,不过让我不解的是,当年石岩带的百余名勇士都全军覆没了,那身为女婴的石颖,她又是从何而来?

我满脑子的疑惑,感觉这个神秘的妖龙岭里,埋藏了太多的秘辛和凶险!但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去闯一闯,就当是为了洛洛,也当是为了五氏部落的所有幸存者……我目光向前看去,只见白茫茫的前方,除了积雪外,空气中还迷茫着一股诡异的雾气,正常人都知道,雪和雾是两种很难并存的天气状况,但在妖龙岭里,它们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雪中有雾,雾里藏着雪。

一行人都目视着前方,那是五氏部落所有人心中的生命禁区,也是诸葛一氏族人眼中的圣地。诸葛玉树面无表情的凝视着雪雾弥漫的妖龙岭,深邃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失神。木思璇见状解释道:“传闻当年诸葛一氏的有一个绝世天才身亡后,就是被抬进了妖龙岭,后来,诸葛一氏的嫡传后人临终前,都会用最后一丝生命气力,独自走进妖龙岭。”

我一怔,没想到诸葛玉树他们家居然还有这种传统。“这么说,这妖龙岭还算得上是木头哥的祖坟了?”我打趣道。就在我话音刚落下,忽然间,雪雾弥漫的妖龙岭里,传来了一阵威严震耳的古怪声响。那声音,像是来自于远古时代,带着一抹无尽的沧桑,可仔细一听,又像是发自于一头被禁锢许久的巨兽,透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威压感……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