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39章(1 / 2)

算了,还是别太嘚瑟了,稳妥些的好。迈步拾阶,行至辉煌大殿门前。女官冲东张西望的伍无郁皱眉道:“国师大人,烦请稍候。”“唔,好。”伍无郁点点头,看着迈步走进大殿的女官,深吸一口气。要见女皇了啊!好激动,好害怕,好刺激……

公堂之上,死无对证!伍无郁气的双拳紧握,沉声道:“刺史大人,事到如今,难不成大人真就什么也看不出来?!”纪洪年见伍无郁开口,顿时眉头一皱,起身道:“办案,讲究真凭实据。岂能空口白牙,就定一县县令之罪?”

“这么说,你不打算管了?!”听见这带着训斥的话,纪洪年当即心中恼怒。本官能来这,已然给足你面子,还真当本官是什么人都可以恐吓的?“放肆!你是何人,敢对本官如此讲话?!”这话显然就是打算逼伍无郁亮明身份了。

一旦他说自己是国师,那自己就可光明正大的告诉他,国师无权过问此事!只见伍无郁低头苦笑一声,幽幽一叹。阁老,您将那物交给展荆之时,是否就料到了无郁回京路上,会用到?深吸一口气,挫败的看向展荆道:“展都统,给我吧。”

“是……”展荆默默解下背后的长布包裹的器物,慎重的放到伍无郁手中。死死攥着这物件,伍无郁双目一凝,大步走向公堂。有衙役想要阻拦,却被展荆与鹰羽卫们一人一脚,踹飞而去。呲啦!扯掉布条。伍无郁擎着宝剑,高呼道:“陛下钦赐尚方宝剑在此,大小官员人等见此剑者,如陛下亲临!!!”

堂内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看着伍无郁手中那柄雕龙利剑,皆是一脸震惊。片刻后,便见纪洪年仓皇上前,跪倒在伍无郁脚下,“臣栢州刺史纪洪年,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臣……杞县县令……参见……”

“参见吾皇……”“万岁……万岁……”第八十二章:尚方宝剑听着四周山呼万岁,看着四下一片跪俯。伍无郁忍不住心中苦涩,终于还是用了。也不知回京之后,陛下会不会……唉,管不了那么多了!眉眼一怒,怒喝道:“鹰羽卫何在?!”

“在!”“贫道在此观审,清场!”“遵命!”一个个鹰羽卫走向那些衙役,然后提起他们,将其扔向堂外。特别是大彪,揉着屁股一脸狞笑的上前,扔的那叫一个痛快。为什么清场?废话!国师手捧御赐尚方宝剑,何等尊贵?这身边护卫,不得换上一换?

很快,衙役皆被扔出大堂,伍无郁拿着雕龙宝剑,缓缓搁在纪洪年肩膀上,“刺史大人先前是想说,贫道身居国师之职,无权干涉此事,对也不对?”“对……啊……不对,不对。”纪洪年感受到肩头之物,吓得连忙匍匐地上,连连摇头。

大帐外,则是暴雨如注,仿佛要将积攒下来的雨水,一日还给大地一般。展荆与孙兴田一脸焦急,看着正给伍无郁把脉的卫长乐。终于,卫长乐缓缓起身。二人连忙上前,异口同声的询问。“国师大人如何?”“放心,”卫长乐自顾自的寻着纸笔,开口道:“并无大碍,只是偶感风寒罢了,吃上几剂药,就好了。”

说到一半,卫长乐猛然起身,拿着笔困惑道:“对了,卫队之中,可有药……”“小卫先生放心,您尽管开方子。抓药之事,交给我等便是。”也对,大哥这么大的官,怎么会没药可用。安下心,卫长乐开始继续写方子,不多时,一张治疗风寒的方子,就写好了。

吹干墨迹,拿起方子交给展荆,然后叮嘱道:“这药越快越好,最多不能耽搁三日。否则我怕病情恶化,大哥……”“放心!”展荆肃容回应,“不出半日,定有药来。任无涯!!”“属下在!”任无涯撩开帐帘,身披蓑衣而来。

将方子交给他,展荆眯眼道:“半日之内,寻得此方之药。明白吗?!”揣方入怀,任无涯肃容点点头,“属下遵命!”说罢,便大步走了出去。大帐一静,孙兴田皱眉道:“展都统,这国师大人患病,又遇大雨。不如卫队就此驻扎,等大人清醒再说?”

“合该如此。”展荆点点头,同意道。“那本将先去安排诸营护卫,这大帐就交给展都统了。”“孙将军放心便是。”………………一连半日,外间雨势渐收,倾盆大雨也开始变得柔和缠绵起来。卫长乐在榻边将药熬好,喂给半昏迷的伍无郁,这才松了一口气。

“差不多了,再歇会应该就能醒了。”自顾自的说了句,卫长乐便端起药渣,走了出去。帐内,再无旁人,一刻钟后。伍无郁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呻吟几声,这才睁开了双眼。“发烧了?”喃喃一声,回味着嘴中苦涩,不禁低声一叹。

挣扎着起身,扯去被汗浸湿的被辱,低声呼唤:“来人。”自然,账外鹰羽便快步走进大帐之中。“大人,您醒了?!卑职这就去通知展都统。”“嗯,再给贫道拿些吃食。”虽然头晕目眩,但肚中饥馑,还是有些不好受。“是。”

片刻后,一碗白粥下肚,舒坦了些的伍无郁这才觉得困乏,重新躺下。雨后星空,分外清澈。空气中的清凉混合着泥草味,十分让人舒心。“大人?大人?”帐外传来展荆的轻唤。伍无郁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只觉浑身酸楚无力,不过头脑倒不是那么难受了。

“何事?”听到帐内回应,展荆侧头看了眼身后被缚住双手的女子,皱眉道:“有一女子欲潜入大帐,被卑职擒下。此女说要见您。”女子?伍无郁迟钝的大脑反应不过来。账外展荆却是补充道:“任无涯说这人曾劫持过大人,自称鱼七。”

鱼七!听到这个名字,脑海中不禁便浮现了一张板着脸的女子面孔。是那个呆萌的小刺客啊。她怎么会来这?不应该啊……心中困惑,又想着展荆就在身边,于是便干脆开口,“带她进来吧。”“是。”下一刻,帐帘被掀开,两人一前一后,便走了进来。

烛火映照,伍无郁抬眼看去,发现果真是鱼七。只见鱼七额前发丝被雨水浸湿,贴在额头上。双手更是被紧紧捆缚一处,显得格外狼狈。撑着坐起,伍无郁苦笑道:“真是你啊鱼七姑娘,怎么,还想再劫持贫道一次吗?”闻此,鱼七连忙摇头,呐呐道:“教主让我来的,说是让我跟大人带句话。”

教主?就是那个刺客组织,残月教主仇恨天?回想着那獠牙面具,伍无郁不禁眉头一皱。“什么话?”只见鱼七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开口道:“你要死了。”“放肆!”展荆怒喝一声,伸脚将鱼七踹到在地。看着栽倒在地上,脸上无悲无喜,还是呆呆的鱼七,伍无郁不禁瞥了眼展荆,“不必动手。”

“是……”展荆伸臂拱手。转头看向还坐在地上的鱼七,伍无郁咳嗽一阵,开口道:“他不会就让你说这句话吧?”“啊,”鱼七愣了一下,然后皱眉思索一阵,“对了,教主还说了,大人你上了刺杀银榜,有人悬赏十万两白银,要杀你。”

刺杀榜?伍无郁看向展荆。“回大人,江湖刺杀榜,分为金银两榜,乃是一群胆大包天的贼徒所立。其中多是些善于暗杀行刺之人赚取金银所用。”“哦。”伍无郁点点头,也没放在心上。净弄些花里胡哨的,还悬赏刺杀,傻里傻气。

也不对啊,没道理啊……脑袋一涨,伍无郁忍不住揉了揉,毕竟病痛未愈,这费心力的思考,还是有些受不住。算了,不管了。“好了,告诉你家教主,贫道知道了。去吧……”说着,伍无郁浑浑噩噩的就欲躺下。可谁知鱼七却是瞪着眼道:“教主说不要我了,让我跟在大人身边。”

说着,还歪头费力的咬开肩头,露出了一枚烙印上去的残月刺青。只不过刺青之上,又有两道剑痕,交错其上。跟着我?伍无郁躺在榻上,只觉天旋地转,什么都想不明白,费力睁开沉重的眼皮,也不知看没看清,嘟囔道:“知道了,下去吧,我要睡了。”

这是……什么意思?展荆在一旁还欲再问,却见轻微的鼾声已然响起。思索片刻,想起刚刚任无涯跟自己挤眉弄眼说这鱼七的话,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不会吧……国师大人难道对这刺客……有想法?第七十四章:收下鱼七当侍女榻上伍无郁睡得正酣,展荆却是一脸古怪的走向鱼七。

“姑娘……叫鱼七?”稍稍措辞一番,展荆便上前将其扶起,说是扶,其实就是提溜起来。“姑娘与国师大人……有何关系?”看着展荆,鱼七也不记仇,歪着头看向伍无郁,思索一阵道:“也没什么关系,就是劫走过一次大人。”

这么……简单?啊不对,就这么复杂?也不对,这到底啥关系?!嘴角微微抽搐,展荆实在不知该如何处理鱼七,于是就打算暂且绑着,等大人醒了再说。可谁知鱼七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对了,大人说过他是我的贵人,不会再让我受苦。可我还没来及做什么,就让你们鹰羽给捉住了,再然后就被教主带走了。”

贵……人?不让你受苦?心中有些想法,展荆听闻这话,顿时琢磨出些许不同寻常,于是不再多想,上前将鱼七的绳子解开,拱手道:“先前得罪了。”双手被勒得红肿,鱼七也不在意,挠挠头道:“那我可以留下了吗?”“当然,”展荆低声道:“不过还是不要在这打扰大人休息为好。不如在下给姑娘安排一个行帐?”

“好吧。”鱼七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酣睡的伍无郁,走出来账外。展荆自然不是蠢人,虽然那个猜测很有可能,但放任一个刺客待在大人身边,那是绝不可能的。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大帐,帐内便仅剩微微摇曳的烛火,跟沉沉呼吸的伍无郁。

————次日天亮,一派清新。伍无郁早早起床,只觉浑身舒坦不已。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不过唯一有点难受的就是,还得喝药。看着面前黑乎乎的一碗,伍无郁苦笑道:“呆子,我都好了,不吃行不行?”

提及病药,卫长乐一改往常,肃容道:“当然不行!大哥你看似病愈,实则寒气仍在体内,若不继续服药根治,很容易复发的。”见小卫神医一脸严肃,伍无郁只好认命的端起药碗,捏着鼻子灌了进去。口腔苦涩,伍无郁咂咂舌头,开始穿衣起床。

“大人,您醒了。”“大人。”“大人!”走出账外,看着两侧问好的鹰羽,伍无郁和煦微笑。只是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看着一旁冲自己倩笑的鱼七,伍无郁只觉一脸惊慌。她怎么在这?这是刺客啊!这些鹰羽在干什么?怎么不捉她啊!

一瞬间,无数疑问涌上心头。只见鱼七端着一碗面条,拘谨走来,“大人,吃面。”茫然接过,回头一看,只见两侧的鹰羽,特别是任无涯,笑得十分……猥琐?电光一闪,伍无郁脑中顿时回想起了昨夜的事。这么说……老子把她留下了?

可老子是道士啊,留下她能干嘛?微微叹口气,伍无郁正欲开口。却见鱼七绞着衣角,低头道:“鱼七蠢笨,除了这清汤面,不会其他了……若是大人不喜欢,鱼七可以去学。”这丫的突如其来的娇羞是什么意思?还有,你们这群鹰羽别笑得那么猥琐行不行?!

而鱼七见伍无郁不肯吃,顿时攥着拳头,认真道:“大人不喜欢吃面吗?大人告诉鱼七爱吃什么,鱼七会去好好学的!”嘴角微微抽搐,伍无郁叹气道:“鱼七姑娘,昨晚你说,你家教主……”“他说不要我了!”鱼七兴奋道:“教主说不要我了!”

不要你,你就这么兴奋吗?扶额无语,伍无郁叹气道:“鱼七姑娘,那这是好事啊。残月神教,不是什么好去处。现在既然你是自由身了,可有想过接下里去哪,做什么吗?”“跟着你啊。”鱼七认真道:“大人不是说了,你是我的贵人,跟着你不会吃苦吗?”

那特么是忽悠你的,而且谁说让你跟着我了?!额上三道黑线,伍无郁镇定一下心神,诱导道:“鱼七姑娘可还有什么亲人吗?有什么喜欢做的事吗?”“没有亲人了,教主说了我全家都死光了。”全家都死光了这么沉重的话题,姑娘你就不能稍稍表现的沉重些吗?

“至于喜欢做的……”鱼七啃着手指想了想,“埋伏刺杀算吗?”得,伍无郁这下明白了,这家伙放外面就是一祸害,还是先留下再说吧。至于到了神都,那再说吧。想通之后,伍无郁便不再多想,开始吃着手中的清汤面。你还别说,这清汤面,还真他娘的……难吃!

“大人,好吃吗?”看着目光闪闪,满是憧憬的鱼七。天知道他是废了多大的勇气,才把口中的面给咽下去!你丫的这叫清汤面?酸苦的一比啊!“贫道……不饿。”将面条塞进鱼七手中,伍无郁摇摇头,迈步离去。他还得去见见李泾呢,虽说他说了不会求死,可万一呢?还是去看看妥当。

鱼七站在原地,捧着只吃了一口的面条,小脸紧皱一处。要留在国师大人身边,这样自己的命运才会改变,才不用天天被人抽鞭子学技巧,才不用饿肚子!心中坚定这个想法,鱼七一脸坚毅。拿起手中的面条,开始吃了起来。苦涩酸咸的面条在鱼七口中,好像并不难咽。没一会功夫,便将一碗面条,吃入肚中。

远远望着黑布囚车,伍无郁开口问道:“信王如何?”“大人放心,”展荆在侧凝神道:“囚车鹰羽护卫日夜不离,不会出事的。”那就好。安下心的伍无郁点点头,开口道:“告诉孙将军,启程吧。”“是!”展荆刚走几步,又想起什么,一脸古怪的走回来,为难道:“大人,卑职还有一件事……那鱼七姑娘,就留在卫队了?那她以何种身份……”

“唉,”伍无郁叹口气,没去看展荆的神色,随口道:“就先留下吧,就说是贫道的侍女吧。”侍……女……果然如此!展荆并未离去,而是思虑再三,这才咬牙道:“大人,留下也可,但到了神都,还是寻个隐秘宅子安置吧,要不然有损大人名誉。若是大人顾及什么,可交给在下去办,在下一定妥善安排!”

得了,不用想了,伍无郁这下知道任无涯他们猥琐的笑容是为什么了!“你丫的堂堂鹰羽都统,能不能想点正事?!贫道是那种人吗?!贫道是道士,道士啊!”“是是是,卑职明白,明白。”你明白个鬼!第七十五章:美妇人赵氏

卫队行进,车马辚辚。“大哥,伤寒初愈,还是进马车吧?”“不去!”伍无郁撇嘴,看向身后高扬的国师旗帜,心中嘚瑟不已。丫丫的,你别说。看着自个的名字在旗上飘,还真爽。“展都统,贫道问你个事。”“大人请讲。”

伍无郁纠结半天,然后开口道:“有没有什么速成的武功,最好是练着不累,见效还快。就那种随便练练,就天下无敌那种?”闻此,展荆顿时一脸便秘之色。若不是国师大人所问,怕是他得骂出来。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武功?做梦呢!

“回大人,没有。”展荆苦笑道:“难道大人想练武?可不说其他,就是身法轻功,没个三五载的磨炼,都休想有成效。剑招刀法,更是非实战历练而不可成。大人身份尊贵,有我等护卫,何必如此……”唉,话是这么说。可你们白天能守护,那晚上呢?

总不能把你们塞进我的被窝吧?等等!被窝?展荆他们这群大老爷们塞不进去,可是……“大人,鱼七脸上有东西吗?”“啊?没什么……”伍无郁臊的脸红,赶忙摆摆手。丫丫的,自己想啥呢!正了正神色,伍无郁苦笑道:“这不自己上了那什么银榜嘛,想着若能学些功夫防身最好。既然不行,那就算了。”

“大人放心!”展荆沉声道:“接刺杀榜之人,皆是江湖宵小,不足为惧!那些真正的高手,决不会行暗杀之事!话说回来,就算有高手暗杀,有展荆在,定然能保护大人!”“就是!”鱼七也是啃着手指,认真道:“鱼七也一定会保护大人的!”

毕竟国师大人可是自己的贵人,不能出事。听见二人一呼一应,伍无郁也是咧嘴一笑,只是看着鱼七啃手指的动作,不禁觉得好笑。“鱼七,你怎么这么爱啃手指?”“啊?”鱼七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把手指拿下来,“习惯了。在残月之时,有时候要饿好几天,所以就……”

啧啧啧,看来这小刺客还挺可怜。同情的望了眼鱼七,正准备说些什么。忽然路旁跌跌撞撞,从半人高的野草地中窜出来一道人影,顿时让众人一惊!“大胆!何人敢冲撞钦差卫队?!”孙兴田拔刀怒喝。身边鹰羽军卒更是迅速云集伍无郁身边,将其牢牢护卫在中。

不会吧?刚聊着行刺,这就来了?伍无郁眯眼看去,只见路旁一名妇人,扑到在路旁,浑身衣衫凌乱,暴露的脖颈手臂上,更是青紫交加。茫然抬头,这妇人顿时看到了面前层层的甲士。好漂亮啊?伍无郁由衷赞叹一声。只见这妇人眉目如画,体态婀娜,若不是衣衫凌乱,面上多有青紫,那妥妥就是美妇人一个啊!

话说这又是哪出?难不成刺客所扮,使的美人计。来考验贫道的定力?可也不对啊,美人计哪有把自己折腾成这样的?眉头微皱,便开口询问:“你是何人?”那美妇人呆滞的愣了一下,然后望着卫队钦差字样的旗帜,顿时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民女赵氏,求见钦差,民女有冤情啊!”

一声凄厉的哀嚎罢后,这赵氏竟然直接昏死路旁。这是……告状的?所有人顿时面面相觑。孙兴田皱眉道:“大人,我等身兼要职,不可耽搁。不如派人将这人送往附近官府,让当地官员处理?”点点头,伍无郁正欲答应,可一看到这妇人身上明显受辱的痕迹,顿时心思一转,“带进马车,等她醒了再说吧。鱼七,你去。”

“是大人。”见此,孙兴田眉头一皱,低声道:“大人,若真有冤情,也不该告到我们这啊。若是横加插手,被当地官员奏个干涉政事的帽子,怕是……”显然,孙兴田也是为伍无郁考虑。毕竟张安正不在,他这国师,还真不好插手当地事宜。

不过伍无郁确是对这赵氏心有好奇,于是叹气道:“无碍,待她醒了问问,再送去也不晚。”“是。”孙兴田也就提个醒,至于到底怎么做,还是看伍无郁的意思。就在这时,鱼七却是快步赶来。“大人,已经送上马车了。鱼七查看过,这妇人并无大碍,只是昏厥过去。”

“那就好。”伍无郁淡淡点点头。不过看着鱼七欲言又止的模样,顿感诧异。“怎么了?”鱼七皱眉道:“只是这妇人身上痕迹有些蹊跷。全身上下乃至胸前,尽是些青紫红肿,若说受刑拷打,却又不见半点刀伤烙印……”“咳咳,”伍无郁眼神古怪的看了眼鱼七,含糊道:“知道了。”

这鱼七是真不懂还是在装?那般明显的痕迹,一看就是……受到了强迫的多人运动。唉,不过也的确费解。这样一个妇人,怎么会在光天化日,仓皇逃窜呢?看其服饰,虽然脏污一片,但还能看出是上好的绸缎面料啊。心怀困惑,便打算等她醒来,好好问问。

可谁知,这一等,就等到了日落时分。大帐内,伍无郁在卫长乐义正言辞的监视下,正喝着汤药。外间鱼七却是快步走来,“大人,那赵氏醒了!”“哦?”斜眼一瞧,见卫长乐目光被吸引,赶忙将还剩的小半碗汤药撒去,“带她过来!”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