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5章(1 / 7)

我们……知道的太晚了……”眼神愠怒,狄怀恩咬牙道:“那就任其去胡闹?万一……万一……战事失利,那该如何是好?”“若如此,那伍无郁,只得用命去抵。”右手猛然收紧,狄怀恩沉吟片刻,“那若是大捷呢?”张安正喟叹一身,沙哑道:“还记得当初他强闯大理寺牢,陛下对他的惩处吗?”

王女?这就不怪了。嘴角掀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伍无郁视线往后看,淡淡道:“安丘王呢?带过来,让他们父女最后见一面。”最后……见一面?安丘王本人要留着献俘,那死的自然就是……“遵令。”他可没有什么留下观看的恶趣味,因此说完之后,便大步离去了。

到是陈广见此,微微耸肩,亦是跟了上去。在一间到处都是金色的大殿内坐下,伍无郁环视四周,不禁嗤笑一声,然后皱眉道:“将要传回的捷报,写好了吗?”陈广点头,从怀中拿出一份折子,大声念了起来。十分客观公正,有功者,有过者,所有的事,皆是如实禀报。

半响后,他念完,然后看向伍无郁,“大帅,若如此可行,就即刻传回?”双眼一眯,伍无郁轻叩着手边镶嵌着宝石的纯金扶手,笑道:“再添一句,九州完璧,山河永在。”双眼一眯,陈广点点头,“是。”“大帅,接下来,我等如何进军?”

秦啸在侧眯眼道。伍无郁却是摆摆手,慵懒地靠向身后,“快战打完了,接下来该歇歇,准备打慢仗了。不必着急。这样,接下来的时日里,派兵回陇右,将大军所需之军械、粮草、药物,皆调至大勒城来。先在这安置下,稳固一番这到手的城池,看看有没有人冒头。对了……”

他似是想起什么,微微直起身,“那个番浑的密使,叫什么来着?安图恩对吧?这些时日,一直忙着打仗,也没顾得上他,不过还算老实。去,叫进来,本帅有话说与他知。”“是。”有人大步离去。陈广眼神炙热,沙哑道:“大帅,番浑会遵循盟约吗?”

“或许吧……”第四百一十一章 意味不明很快,那番浑使臣,安图恩便被带上了这大殿上。当他看到正坐在安丘王位上,淡漠瞧着自己的伍无郁时,当即行了一个标准的周礼,“番浑使臣,参见大周国师大元帅!大元帅用兵如神,安图恩佩服之至!”

把他放在军中,可不是真的放养不管。这人身边,可一直有鹰羽卫,盯着呢。不过这安图恩,到是果真老实,没生半点事端。迎着他真诚敬佩的目光,伍无郁笑呵呵应了一声,淡淡道:“本帅与贵国胡利可汗之约,使者应该知晓吧?”

安图恩笑了笑,眼中余光扫了眼殿中的将领们,朗声道:“大元帅放心!我大汗所立之约,便是我番浑国约,绝不会失信半分。安图恩已经派人去寻大汗,赌约胜者,乃大元帅,乃大周国。一切皆按照赌约进行。”见他答应的如此爽利,没有半点推诿,伍无郁不禁双眼一眯,大笑着起身道:“来人,速备宴席,一为我军大胜庆功,二为我大周与番浑永结同好!”

“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爹,大哥还是没消息吗?”“爹,我想去找大哥……”大概是他岁时,他大哥便离家而去了。时隔多年,除了朦胧晓得自己好像有个兄长外,便再无任何印象。毕竟接下来,他爹与白求恩比武,重伤不治而死,家里的重担,便全被抗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几年,他日夜苦练枪法,脑子里再容不下半点胡思乱想。“这人是……”恭年愕然看向叶诚。只见叶诚眼神复杂地回眸望了眼那人,咬牙道:“不知道。”说罢便匆匆跟上。过道两侧,房门皆开。门口皆有鹰羽抓刀默立。待他行至过道尽头时,古秋池大步走出,上前打量了他一阵,幽幽道:“连老夫都感受不到你的内力劲气,行动步履皆似常人。未曾想,这般高手,竟甘愿隐居此地?”

这汉子呲牙一笑,瞥了眼他身后打开的房门,垂首道:“我善使枪,身上无刃,放心。”他可不认为这话是夸赞,上前拦着自己,除了搜身,还能是甚?“让他进来吧……”身后倚着门框的风伯淡淡道:“我俩在屋内,还护不住大人?”

闻此,古秋池皱了皱眉,不过还是侧身,让开了路。房门大开,这汉子深吸一口气,然后大步走了进去。当他眼中扫到桌前端坐的青年时,便再也没有犹豫,当即俯身行大礼而拜,“罪民叶真,参见国师大人!”见他如此恭敬,伍无郁还有些惊讶,正欲开口,便瞧见门外叶诚双目圆睁,望着屋内叩拜的汉子。

恭年快步上前,在伍无郁耳边细语几句。听完之后,他眼神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叶真、叶诚?是兄弟俩?哈哈哈,好!好事啊!这样,你起来吧,你兄弟俩叙叙旧,再说其他。”叶诚不再迟疑,大步进入屋内,望着缓缓起身的叶真,眼眶微红,“你真是大哥?”

名叫叶真的大汉望着叶诚,眼神有几分宠溺,“爹的事,我听人说了。这些年,苦了你了,小妹跟娘还好吗?”盯着叶真,叶诚眼神复杂,一字一顿道:“你为何不回家?你知道娘有多想你吗?”眉头一皱,叶真余光看了眼一旁正品茶的伍无郁,沙哑道:“我不能回去,会给家里惹麻烦的。我……杀了一个刺史……”

“嗯,杀害朝廷命官,还是一州刺史,罪不小。”伍无郁点点头,笑道:“若是这样,还真不敢回去。”叶真没料到这伍无郁竟是这个反应,嬉笑间全不在意,准备好的措辞,一下就没了用。“大人!”叶诚扭头喊了一声,伍无郁却是摆摆手,眯眼道:“能说说,为何要杀刺史吗?”

叶真垂着头,沙哑道:“我妻。其实那年,我是准备带着我妻子回家的,可是路过……”“行了,这就可以了。”伍无郁出声打断,然后扫了眼他兄弟俩,眯眼道:“还是说说这北安镇的事吧,我让王山带话,说是让你们中能说得上话的人,来见我。你……说得上话吗?”

“边地十八镇,三州九县。只要是江湖上混得,我的话,他们都得听。”“是吗?”身体坐直些,伍无郁端起茶杯,也不喝,就轻敲着茶盖,笑眯眯道:“人多不多?”“三百上下,皆是……罪民。”叶真回答的很痛快,没有丝毫迟疑。

“跟北水河那边的小部落,打过交道?”“是!”“关系如何?”闻此,叶真眉头微皱,迟疑片刻后,看了眼叶诚,这才沉声道:“与好几个部落首领,互称兄弟。有时候也是靠他们,才能躲过……躲过鹰羽追捕。”“哦……倒还行。”

伍无郁点点头,然后喝了一口茶水,沉思片刻,抬头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放弃这里的一切,回大周去。就冲叶诚,我也保你无事。甚至你若愿入鹰羽卫,也可。”听完之后,叶真眉头一抖,低头默默等了一会,然后沙哑出声,“另一个选择呢?”

“看来是舍不下这里的一切啊……”伍无郁笑了笑。“大哥!”叶诚亦是焦急一喊。叶真冲叶诚苦笑道:“二弟,你不懂。我若走了,这里许多弟兄……”第四百四十二章 想当王吗叶真说着,小心看了眼伍无郁,然后纠结道:“他们都有罪,脾性也浑的很,我若撒手不管,会出事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娘?我把她接到神都了,你就不想回去看看吗?”叶诚咬牙道:“大人都说保你无事,你还顾及什么?是那些早该被斩杀的混蛋重要,还是……”啪!一个耳光打在叶诚脸上,叶真随即便露出后悔的神色,他攥着拳头,颤抖道:“当年若不是他们,我也早死了,根本到不了这,更活不下去。

孝义难全,我叶真这辈子不孝,你就当我死了吧。”“你!”“叶诚,你先出去,我与你大哥,说两句话。”伍无郁发话,闻此,叶诚咬牙瞪了眼叶真,愤恨离去。“你倒是把义字,看得重。”闻声抬头,叶真沙哑道:“若大人赦免我等所有人的罪,我们自然愿意回去,甚至成为鹰羽,为大人效力,也愿。

双眼一怔,叶真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他,“大人就当我不是叶诚兄长,就是个普通罪人吧。有何话,直说无妨!”嘴角一勾,伍无郁重新坐下,然后瞥了眼屋门,恭年当即快步上前。“风伯,古前辈,你俩也先出去。”二人一愣,古秋池皱眉道:“大人,若老夫猜测不错,此人武功不俗……”

“二位放心。”恭年大步站出来,沉声道:“挡住此人一刻,不成问题。”见此,二老互相看了一眼,皆是默默退去。屋门关闭,伍无郁斜视着叶真,“你说的,就当你与叶诚无关。”“是。”“那就好,我要你带着你们的人,为我去办一件事。”

伍无郁说着,摩挲了一阵手掌,然后笑了笑,“可能会让你们死光。”叶真双眸一缩,沙哑出声,“与北边有关?”“自然。”“若我不愿呢?”“呵……”嗤笑一声,伍无郁眼中笑意散去,寒声道:“说句实话,在知道这边塞有你们这群人的存在时,我就打算让人来,清剿了。”

咔嚓!此话一出,叶真脚下木板顿时微微破裂。恭年连忙上前,挡在伍无郁身前。“不过后来,我改变注意了。说不得,你们还挺有用。”毫不在意刚刚的声响,伍无郁低头捧着茶杯,淡淡道。隔着恭年,叶真闭上了眼,片刻后,才咬牙道:“大人有何吩咐?”

“呵呵,其实你不必这样,说不得,与你也是件好事。天大的好事……”放下茶杯,起身走到恭年一侧,他望着叶真的脸,眼中含笑,低语道:“叶真,活成这样,像只见不得光的老鼠,滋味不好受吧?那个刺史跟你妻子的事,你想过为什么吗?

是你武功不够高?不是吧……”脖上青筋暴起,叶真极力克制着,“你究竟想说什么!”见他如此,恭年也感受到了对面汉子的威胁,额上沁出几滴,右手死死握住刀柄。伍无郁却仍是一脸笑吟吟,随即道:“我从西域来,见识过那些西域的王。当真威风啊,那王宫,那装饰……

在他们的疆域里,他们就是唯一的主。没人敢触怒他,更没人敢羞辱他,他的喜怒,所有人都得陪着,受着。”“最后不还是让大人您,给屠灭了吗?”叶真收敛气息,阴沉道:“大人不必这么绕弯子,有什么直说吧。”“哈哈,倒是个急性子。”

伍无郁笑了笑,“叶真,你……想当王吗?”一句话问出,房内的叶真与恭年,皆是愣住。微微仰头,伍无郁双臂虚张,“在哪北水河以北,寻一片土地,成一部首领,划地为王。”沉默足足维持了一刻,叶真这才哑声开口,“大人说笑了。我只是一个罪民,我只有三百个一样是罪民的……弟兄。”

“呵呵,现在看,是这样的。”伍无郁点点头,随即幽幽道:“但若是你顺服于我,那你除了三百个弟兄,就还有我伍无郁。我会站在你身后,我会帮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王。”垂头静默,叶真思绪翻涌,迟疑道:“大人为何助我?”

走到榻前坐下,伍无郁伸个懒腰,随意道:“其实谁都行,不过今夜不是你来了嘛,所以就选你。”“我不信大人如此好意……”“谁说我是好意?”伍无郁指着自己,反问一声,然后眯眼打量着他,淡淡道:“助你为王,你便要为我做事。”

“做什么事?”“不知道。”伍无郁懒散回了三个字,然后闭眼呓语道:“或许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找你,又或许过几年就要找你。不找你,你就安心在塞外当王,找你……”说着,他缓缓睁眼,目光定定的望着他,“找你的话,你就要做好倾家荡产,舍弃一切的准备。当然,也不一定那么惨。

现在,告诉我你的回答。是去塞外杀出个王位,还是等着被清剿。”迎着那双幽暗的眸子,叶真身躯微微颤抖,说不出是激动,还是害怕。“不可能那么容易,我只有三百弟兄,最多只能蚕食那些零星的极小部落……而且,我们都是周人,他们不会臣服于我……对,他们不可能臣服周人!”

听到这般解释,伍无郁就知道,他动心了。那个男人能抵挡成王的诱惑?更何况,不选这条路,就只有……死路一条。“这些不必多虑,现在你只要告诉我,愿不愿意。”伍无郁捏响手指,垂首道:“其他的,我会帮你。”一息、两息、三息……

扑通!只见叶真双膝跪地,沙哑道:“叶真,愿意追随大人,为大人效忠。”“这就好,来来来,起来,我们详细聊聊……”“是,大人!”………………第四百四十三章 离镇之日塞北的风,绝不像南地一样软绵。它要么不来,要来,便一定是呼啸而来,席卷而去,带起沙土,飘扬万里。

从不拖拖拉拉,更不时有时无。像极了这里生活的烈性汉子,用着最不耐烦地神情,最粗犷地声音,说着最痛快的话。不跟你玩弯弯绕,更不跟你兜圈子。让你没来由的,觉得亲切。“公子要走?”约莫中年的客栈掌柜从柜台走出,看着一个个背上行囊,收拾马匹的汉子,笑呵呵道:“这几日家里老母病了,我就没待在店里。小岭这孩子,没怠慢公子吧?”

伍无郁站在他身前,笑道:“一切都好。对了,这是这几日的房钱。”说着,便拿出几锭白银,搁在了柜台上。“这……这也太多了。”掌柜连连摆手,“要不了,要不了这么多。”“呵呵……”伍无郁笑了笑,眯眼道:“多余的钱,就给店里进些好酒,请咱镇上的人尝尝,权当我一片心意了。”

“这……那就谢过公子了。”掌柜闻此,顿时豪爽一笑,不再推辞。“嗯。”淡笑着走出店门,一辆马车便已然停靠在路旁。恭年快步走来,冲他挤眉弄眼一阵。伍无郁眉头微皱,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远处街角,一名鹅蛋脸的少女,揪着身上一角,正望着他。

眼中带着几分幽怨,与无奈。他只得略有尴尬的,冲其一笑。正想着如何开口,便见那少女迈步走来,气哼哼道:“早该知道,你这样的,是看不上我的。把荷包还我,就当我没给过。”所以说,不止是男人,就连这的女人,都敢爱敢恨,毫不扭捏。

伍无郁从怀中取出荷包,磨磨蹭蹭地递过去。少女一把接过,然后嘟囔道:“就不能跟我说句话吗?跟哑巴似的……”“啊,这……”不是他词穷,是真不知此时该说些什么。只见少女噗嗤一笑,明媚的眸子满是活力,拿着荷包摆摆手道:“算了吧,祝公子一路顺风。”

说着便扭头蹦蹦跳跳地离开。“大人就是厉害,走到哪,都能引得那些小娘子……”恭年调侃地话没说完,就看到了伍无郁的目光,于是顿时闭上嘴,弯身准备扶着他上车。瞥了他一眼,伍无郁也没多说,最后望了眼这个小镇,这才上去。

“启程。”“是!”十几骑护卫着马车,驶离了小镇。不过刚走到镇外几里处,恭年便低声道:“大人,叶真来了,正在跟叶诚说着什么。要见见吗?”昨晚他们可是聊到了深夜。“也好。”“是。”过了一小会,车旁走来脚步声,伍无郁掀帘一看,只见叶真正恭敬地拱手,“大人。”

“嗯。”伍无郁眼光越过他,看向了正望着这里的叶诚,眯眼道:“回去后,得派些人来帮你。与你们联络、提供助力,也方便些。你说让叶诚来如何?顺便把你叶家家眷,都送到这来,也让你一家团圆。”这话他说的随意,叶真听着,也是怦然心动。

但很快,他就压下了应下的心思,垂头沙哑道:“边塞苦寒,事关重大。纵使有大人相助,叶真也不一定能成事。就让老母与二弟,待在神都,跟在大人身边吧。”“如此吗?”敲打着车框,伍无郁打量着他,随即笑了笑,“也好。老人家我有印象,年岁已高,的确不适合奔波。而且此地,也不适合养老。

就留在神都吧。”“谢……大人。”一句话后,两人相顾无言。他俩都在想一个问题,若真把叶家所有人都带来,那大人/自己,会安心吗?人质二字,他俩都没提及。但却都明白。“罢了,贫道该走了。希望你我此生不见吧。否则再见之日,怕是……”

最后半句话,他没说出口。叶真则深深弯腰,“恭送大人。”“启程。”“是!”车轮滚滚,在地上压出车辙印。叶真没有起身,盯着面前的车辙印,直到马蹄映入眼帘。“大哥,保重。”声音从头上传来。叶真这才起身,望着马背上英气十足的叶诚,和蔼一笑,“二弟,保重。”

兄弟俩默默对视着,半响,只见叶诚猛然翻身下马,右手反抓包裹,咔咔咔几声,便见一杆大枪,端在手中。“驾!!”一匹黄马从远处奔来,架马之人凶神恶煞,满脸刀疤,他从马背上抽出一杆大枪,腕臂用力,将其甩至叶真,随后勒马调转,远去。

在空中作轮形呼啸而至的大枪近身,叶真看也不看,伸手随意一抓,大枪便稳在手中。他侧头望了眼渐渐远去的车队,含笑道:“看来二弟不试试大哥,是不会甘心走了?”叶诚倒拖长枪,横走十余步,而后站定回身,“不看看你的本事,怎知你有没有把爹教的东西,给忘了!”

明明是想看看他的武艺,在这能不能好好过活。却偏偏张口带刺。深知自家二弟未说出口的情谊,叶真当即哈哈大笑,而后单手反砸,大枪重锤入土,“也好,让我这个不称职的大哥,瞧瞧二弟你武艺如何。”呲……两杆大枪拖地,只见二人皆是反手握枪,同时抱拳。

“叶家,叶诚!”“叶家,叶真!”“战!”同时暴喝出口,二人身形急速相冲,长枪更是半圆而动,成直刺状。叮,咚!一合而过,叶真右手一扭,手中大枪如同旋刺,直点叶诚面门。叶诚临危不乱,手臂一抬,枪杆斜立而挡。

二人你来我往,眨眼间便已然是数十合。“二弟,练得不行啊!”叶真脸颊多出一道血丝,反观叶诚,已然是浑身衣衫破碎。只见叶真说完之后,脚下一拧,继续带着浓烈地杀意,猛攻而去,“虎头枪,重势重力,更重其意!不求己活,但求取敌之命!何来恁多花活,何来防守之态?瞧好了!”

奔行之中,他大喝不断,手中大枪好似化作恶虎,重爪而撞。………………一阵风起,两人相背而立。只见叶诚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头上发髻散落。随即他抬起手腕,擦了擦,然后默默拎着大枪,走向马前。第四百四十四章 磨磨蹭蹭

叶诚站在马前,沉默许久,这才翻身上马。不过却并未催马离去。口中腥甜,身上痛楚,他又默了一会,这才侧头看向远处含笑看着自己的叶真,“大哥,武功不错,好好活着。”用力挥挥手,叶真呲牙一笑,“臭小子,还不放心你哥?你回去也好好练练,这什么枪法,别死在谁手里了!”

嘴角殷红未干,叶诚抿唇一笑,然后双腿一夹马腹,奔离而去,同时大喊道:“我乃鹰羽卫河南道,锐武院主!谁敢杀我?”兄弟俩用最江湖的方式,痛痛快快的打了一场。然后默契的谁也不提再见,谁也不说矫情的话。他们只用行动,或带着嚣张的话,来告诉对方:老子死不了,你也好好活着。

马蹄声响在身后,叶真没有回头,而是望着奔离而去的背影,满是温和笑意。“吁~老大!”先前丢枪的汉子走到他身侧,眼神阴鸷道:“鹰崽子的话,能信吗?”叶真收敛笑意,回头望着这汉子,没说一句话,可却让这汉子,自己动手扇了自己一个巴掌。

“老大,我说错话了……”“嗯。”叶真望着身边的几个弟兄,眯眼道:“忘了以前的仇,以前的恨。听大人的,咱们去塞外,杀出个王来!”“哈哈哈!杀出个王来!”“他娘的,想想都痛快啊!”“哈哈哈!”————天骄六月,万物盎然。

伍无郁拿着一根木签,上面串着几块烤肉,正香喷喷地吃着。“大人觉得味道如何?”恭年眯眼道:“若觉得还行,明日属下再去寻些山林,找找这野味。”木签上肥油滴答,但伍无郁脸上,却是十分干净。无他,只因为宁妙二女,不停地给他擦嘴,收拾。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