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章(1 / 1)

粽子必死无疑,而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想往楼上跑去,但汽油就在楼梯口那边,大火在那边烧得最旺,门口那边也同样被火包围,就剩下我一个大活人,被大火逼到了角落里,退无可退,躲无可躲……火在继续烧,浓烟四起,我捂住鼻子,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被烤干了一样。

只见刚才虐女尸如小学生一般的魔鬼蚣,在身材短小、尖嘴猴腮的娈尸的面前,竟是撑不到三五个回合,便被娈尸咬住了尾巴。那娈尸的牙齿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居然直接就将魔鬼蚣的尾巴也硬生生咬断。魔鬼蚣尾巴一断,顿时威力大减,而在娈尸的全力攻击下,魔鬼蚣越战越弱,到后边,娈尸一口咬住了魔鬼蚣的脑袋,竟是将那颗硕大的蜈蚣头,给啃成了稀巴烂……

“奶奶个熊,风紧扯呼!”周小舍大呼不妙,我和他都没想到这魔鬼蚣如此不堪一击。“老铁,快跑!!”周小舍冲我招呼了一声,自己毫不犹豫地撒腿就跑。我也不敢停留,拉起了李恩也玩命狂奔,后边的娈尸见状,龇牙咧嘴的在后边直追。

“奶奶个熊,这魔鬼蚣太不经打了,老铁,小道带你们去个地方。”周小舍在前边引路,李文海也跟了上来,众人一顿狂奔很快来到了墓穴的深处。周小舍轻车熟路的推开那扇原本关着魔鬼蚣的墓室,直接从身上摸出一根火药棒,一点燃,立即将墓室的地下给炸开了一道口子。

“这是?”我问道。“下去你们就知道了。”周小舍率先从那口子跳了下去,接着是李文海,我回头一望,发现身后不远处,娈尸也追了过来,当下不再犹豫,拉着李恩也一起跳下了口子。而随着这火一点亮周围,我目光扫了一圈,顿时心头猛地一震!

一旁的李文海更是按耐不住激动,当即脸色狂喜脱口而出道:“没想到,这下面居然是一条金矿脉……”'第32章 金矿早前的时候,我就听周小舍那厮说过曾有人进过这洞穴,最后带出了不少金矿石。这事我也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但我都没放心上,我寻思着,这洞穴下有古墓,又有金矿,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如今,当我亲眼目睹到自己就所处在一条金矿之中时,我不禁傻眼了。李文海惊喜得合不拢嘴,这条金矿足足有百来米长,火把照过去,火光下,周旁的金矿石隐隐约约闪烁着依稀的金光,就如繁星点缀过的一般,让人眼花缭乱心头亢奋。

“发财了。”周小舍忍不住喊道。这么一条金矿,天知道这里边蕴含了多少金矿,一眼看去,我寻思着要是将矿石都炼了,我以后肯定就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和迎娶白富美了。但我这美好的幻想没能持续太久,很快,我便被身后传来的一道怪兽一般的诡异叫声给惊了一跳。

“奶奶个熊,这娈尸又来了。”周小舍喊道。“别愣着了,快跑。”我道。眼下几个人再也顾不上这金矿带来的震动,撒腿一路狂奔,后边的娈尸则紧追不舍,随着它发出来的阵阵诡异叫声,我们四人被一路追赶到了金矿的尽头。

李恩迅速回过神,撒腿就跑。而那只在切下独眼龙脑袋的手骨缩回了棺材里没多久,我便察觉到那口棺材响起了一阵拍打声,紧接着,独眼龙的脑袋被抛了出来。第29章 起尸了(下)独眼龙的脑袋被抛出来没多久,没过一会,更为惊悚的一幕出现了。

独眼龙那具没了脑袋的尸体还立在原地,鲜血从他脖子的缺口往外涌着,一时间下,那鲜血洒落了一地。而我目光扫去,却见到地上的这些鲜血,先是汇集成一滩,再之后竟是发散出了八条细小的血流,然后好似被一股诡异的吸力所吸引了一般,竟是主动缓缓往那八口棺材流了过去……

随即,鲜血流进了八口棺材,棺材中传出了一丝丝轻微的吮吸声,就像是婴儿在贪婪吮吸母亲甘甜奶水一般的满足,我听在耳里,只觉得一股冷气从我脚板下边直往上钻,整个人凉飕飕的。要知道,鲜血是在地上的,分散流成八条也就算了,他娘的还会爬上那些棺材和发出声音,我这一看,差点没吓尿了。

周小舍也惊得合不拢嘴,“奶奶个熊,这是要起尸的节奏。”我连忙道:“你丫的不是道士吗?你上,我殿后。”“道士你妹啊,我是搬山道人,专业盗墓的,道士只是我的第二职业……而且小道也只懂一些普通的驱邪。”“那怎么办?”

“跑吧。”周小舍干脆了断道。我一听,差点就想用洛阳铲拍他的脑袋,但在我一看到旁边的李恩和李文海时,我顿时欲哭无泪。离得近一些的李文海已经昏死了过去,离得远一点的李恩,则干脆被那些鲜血逆流和棺材发出的吮吸声给吓瘫了,好半天都没起身。

我赶紧道:“快跑啊,还坐着做什么?”李恩脸色苍白如纸,语气微弱道:“我站不起来……”我听得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节骨眼,这女人净是事;一旁的周小舍见状,自觉的扛起了李文海,撒腿就往外边跑,道:“老铁,英雄救美的差事就交给你了,风紧扯呼,小道先撤了。”

周小舍还算有良心,至少扛走了李文海,只是那个被吓得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李恩,却只能我来了。我一个箭步冲上去,结果刚把李恩扛在肩上,我发现那八口棺材忽然开始移动了起来。“见鬼了,这棺材还会自己动了?”我也是头一次见到如此阵势,当即不免有些心慌。

那八口棺材一下子便将我的退路给拦住,我只能看着周小舍的身影迅速消失在我眼前,而我和李恩,则陷入到了这些棺材的包围当中……退又退不了,跑又跑不掉,我的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处。但接下来的事情,更让我心头如坠冰窖一般。

只见那八口棺材,随着地上的最后一丝鲜血被吸走,棺内的吮吸声顿时戛然而止。但紧随而来的,是八口棺材里,各是有一具浑身沾满鲜血的女尸爬了起来……这些女尸身上的皮肉早已不存,原本森白色的骨架沾满了独眼龙的鲜血,她们脸上的五官也只剩下了几个坑坑洼洼,但在脑袋上,却偏偏又长着一股密集的黑色长发。

这女尸一起来,当即就把李恩吓了一跳,我眼看着偌大的主墓穴里,竟是没有一个藏身之处时,我顿时心生绝望。“娘的,今天难不成真要栽在这里?”我心里苦涩道。眼看着八具女尸就要快爬出棺材时,心急如焚的我扫视了一圈主墓室,忽然眼前一亮,目光落在了身旁的小石棺上。

这主墓穴空间不小,里头不但摆了八口棺材,中间还有一口石棺,只是这石棺明显小了一些,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成人的棺材。不得已,我只得推开石棺的棺材盖,然后将李恩丢进去,自己也一股脑跳了下来。石棺空间极小,一进去就得必须缩住身体卷成一团;我一将棺材盖盖住,结果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贴在了李恩的身上,连转都转不过去……

漆黑的石棺,狭小的空间,李恩卷缩着身体侧躺在棺材下边,而我也只能努力缩着我的一米八大长腿,背抵着棺壁,和李恩来了个面对面的近距离接触。此刻,我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李恩的脸离我只有不到四五厘米的距离;而在三分之一秒后,我便感受到了李恩炙热的鼻息吹在了我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女孩香味,夹杂着三分紧张六分不安,还有一分羞涩……

李恩想要闭住呼吸,但无奈口鼻一不呼吸,心跳反而开始加速;结果和她紧挨着身体的我,一下子便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处,正被两团柔软的东西,撞来撞去,撞得我几近心神荡漾……李恩也察觉到了自己胸口起伏得太厉害,当即又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

黑暗中,我的视线逐渐适应后,我已经能清楚的看见,离我不到三五厘米距离的李恩,此时正紧咬着嘴唇,俏脸涨红。石棺外,女尸们的诡异叫声笼罩了整个主墓穴,我从棺材盖上的间隙看见,外边的女尸已将石棺团团围住,但让我感到庆幸的是,这些女尸对石棺材格外的忌惮和敬重,丝毫不敢靠石棺。

“你!”李恩哑口无言,以她的性格,要让她说出来我下面搭了小帐篷这种话,她根本你说不出来。就在我紧咬舌根让自己清醒一些的时候,忽然间,一阵香气从没关紧的棺材盖的缝隙涌了进来。我轻轻一闻,顿时心头一震,因为这香气我再是熟悉不过,刚才那伙盗墓贼,就因为吸了这跟春1药似的香气,就跟嗑1了药似的,一个个精虫上脑,连女尸都不放过。

而如今,这香气飘进来了石棺里,这不是要我老命吗?我急忙冲李恩道:“别呼吸!”但我的话还是说晚了,只见随着我声音落下,李恩早已脸色通红,而那双剪水秋眸,这会已是眼神迷茫得不行,她轻轻咬了一下嘴唇,当即那性感的樱唇,红润得如就涂了口红一般。

而更要命的,是李恩那双小手,已不自觉地往我身上摸了上来……'第30章 什么是挑逗?我脑子一愣,完全没想到这一出;而就在我寻思着要不要再矜持一些的时候,李恩的呼吸逐渐加促,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先是滑过我的腰,然后慢慢抵住了我的胸口。

我目瞪狗呆,盯着离我不到三五厘米距离远的李恩,喃喃了句:“你这是在挑逗我吗?”“什么是挑逗?”李恩双眼迷蒙,咬着红润的小嘴道。“你这就是挑逗!”我道。李恩似懂非懂,那眼神直勾勾的,与平素那个刁蛮任性的她差距还真不小。

“原来这叫挑逗……”李恩小声道了句,接着,她的手已经摸向了我的下巴,轻轻的,她竟是挨得我又近了一些。此刻,我清晰的感受到,李恩那火热的鼻息吹在了我的脸上,带着一丝香气,让我心神差点荡漾到了天边。“大胸姐,你再这样,我会控制不了自己的。”

“我也不想的,但我的头,好疼……”李恩艰难的想要稳住心神,但她脸早已红得跟苹果似的,她这一蹙眉,反而徒添了几分魅惑人心的韵味,我看着眼前这张精致涨红的小脸,心头蠢蠢欲动。“反正她吸了那香气,我亲几下应该没事吧。”我心里响起一道声音。

但另外一道声音又适时的响起,“不行,我陈化凡再不济,也不能干出这事吧。”我别过头去,想要躲开李恩。但李恩那手,就跟鬼魅似的,在我身上一阵摸索,我越是不回应,她反而更来劲了,摸得我忍不住遐想:这香味春1药的药劲真有那么大吗?还是李恩你故意借着药劲想要揩油我?毕竟我长得那么帅……

李恩的在手还在摸索时,我隐隐察觉到,好像她的另外一只手又摸了下来,而这一次,直摸向我的裤裆处。我心头蓦地一紧,这李恩玩真的?李恩双眼依旧迷蒙,一只手在上边摸索,一只手在我裤裆处游离,弄得我有点魂不守舍,老实说,那感觉还真是有点奇妙,但很快,我便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李恩放在我上边的那只手,明显柔软无骨,软软的;而下面的那一只,相比于上面的手,好似小了一点,另外,手骨也坚硬了不少……我隐隐感觉古怪,不容裤裆处的那只手在摸,我赶紧伸手去抓,结果这不抓不要紧,一抓差点没把我给吓尿了。

我所抓中的那只手,上边比李恩的手小了一个号不说,那手上的皮肉,丝毫没有体温,凉飕飕的,那感觉就像是放久了的猪蹄一般又冷又硬,而刚才,他娘的我还以为是李恩,让它白摸了我裤裆那么久。此刻,我终于不能再淡定,直接掀开了棺材盖!

李恩也被惊了一下,趁得她迷糊之际,我将她连忙扛起来,然后目光落在我身下的那只手上;那是一只小孩子的手,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上边的指甲漆黑如墨,而那手,就是从石棺的底部伸出来的……我心头猛地一震,这石棺下居然还有个底坑,而这只手的主人,明显就躺在这底坑下边。

“谁在下面?”我壮着胆子吼道。随着我声音落下,那只小孩子的手立即缩了回去;而石棺旁的那八具女尸,这会则齐刷刷的跪了下来,表情狰狞且诡异到了极点……我心头暗生出一丝危险气息,果不其然,下一秒钟我便看到在石棺的底部,一股鲜血涌了出来,迅速蔓延在整个石棺上。

“哪来的这么多鲜血?”我吓了一跳,赶紧搂着软绵无力的李恩跳出了石棺。而石棺的鲜血越来越多,估摸着也就几秒钟的时间,鲜血已经蓄满了整个石棺,一时间下,空气中的香味被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所取代,整个人主墓穴里,腥风大起,而那八具女尸,则在这血腥味中,手舞足蹈……

整个节骨眼下,我托着李恩,迅速跑到一旁抓起了独眼龙遗落下来的手枪。有枪在手,我多少有了点底气。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毛骨悚然。蓄满鲜血的石棺中,那只小孩子的手掌重新冒了出来,那上边黑色的指甲,在鲜血中快速生长,一两秒钟的时间,指甲已经足足有半米来长。

接着,另外一只手也出现了,同样的黑色指甲疯狂直长;再然后,一颗小孩子的头颅从鲜血中慢慢升起,鲜血中,那小孩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身材短小骨瘦如柴,活像一个没完全进化好的古代猿人似的……我看得心头直发毛,就这么一具半人半猴模样的尸体跑出来,连带着那八具女尸都无比忌惮,这玩意得该有多么恐怖?

“大胸姐,快醒醒。”我赶紧掐了下李恩的人中,结果好不容易把她掐醒来,但她在看到眼前这一大群尸体时,又一下子昏了过去……我心急如焚,这李恩一晕,我们俩个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人猴模样的童尸目光迅速锁定住了我,它发出一阵刮刮乱叫的尖锐声后,那八具女尸顿时齐刷刷往我这边围了过来……

“大爷的,玩群殴呢?”我欲哭无泪,抓着手枪迅速瞄准了其中最靠前的一具女尸。我二话不说便扣动了扳机。一道枪声响起,把李恩惊醒的同时,也准确命中了那具女尸的脑袋瓜子。我傻眼了,这现代化的武器对于女尸来,压根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刚醒过来的李恩也吓懵了,但在这时,我听到了一阵哒哒的脚步声和熟悉的骂娘声从远处传了过来。“奶奶个熊,这玩意的皮怎么比老铁你的脸还糙?”我猛地抬头看去,只见周小舍冲了过来,而在他身后,则还跟着一只紧追不舍,但脑袋明显被炸糊了的魔鬼蚣……'

第31章 娈尸不得不说,周小舍来的时间点刚刚好,那八具女尸当即就被吸引住了目光。周小舍将魔鬼蚣往这边一引,八具女尸顿时便先落入到了魔鬼蚣的攻击范围中……这魔鬼蚣的威力我是知道的,当下,我赶紧拉着李恩跳到了一旁避开魔鬼蚣。

至于那八具女尸,则首当其冲被魔鬼蚣视为了攻击目标。“牛鼻子,干得不赖!”我道。“必须的老铁!”周小舍一阵嘚瑟,他这一招也够损的,把魔鬼蚣引过来对付女尸,那些女尸再牛逼,但在魔鬼蚣的肆虐下,她们毫无招架之力……

魔鬼蚣全身坚硬如钢铁,连子弹都打不穿它的外皮,那些女尸更无法对它造成多大的伤害,只能是群起而攻之,但这样一来更激怒了魔鬼蚣。当即,我便看到了一场惨烈的大战拉开了序幕,而本是当事人的我和周小舍,却反成为了吃瓜群众一枚。

魔鬼蚣甩动如铁棒一般的尾巴,将一具女尸甩飞再砸倒在地上,那具女尸当场就被砸散了骨架,骨头掉了一地,顿时再无任何声响。周小舍啧啧称奇道:“奶奶个熊,那个风水阵不弱,但可惜这些干粽子不行,根本就不够魔鬼蚣打的。”

“你还知道魔鬼蚣?”我好奇道。周小舍在这说这话面不红心不跳的,要不是后边的李文海适时的出现,我还真信了他的邪。李文海站在后边,冲我道:“小哥,我们刚才逃跑时不小心放出了这魔鬼蚣,你们没事吧?”周小舍顿时老脸一红,尴尬得不行,我听得直冷笑,道:“周小舍,你他娘的不去演电影可惜了。”

“老铁,你说这话就扎心了……”顾不上回应周小舍,我看见在魔鬼蚣的狂攻下,那八具女尸已经纷纷倒在了地上,散成了一撮撮骨架。“牛逼了这魔鬼蚣!!”周小舍兴奋道。我盯着魔鬼蚣,目光扫了一圈,发现那具尖嘴猴腮的童尸已经迎了上去。

“牛鼻子,你知道这玩意叫什么不?”我问。周小舍眯着眼打量了许久,忽然脸色微微一变。“奶奶个熊,这娃娃尸,难不成是……”“别绕关子,是什么快说。”而眼前我们遇到的这一具童尸,明显都不属于以上所说的那些粽子。

我也看得出来,这具童尸,应该是被人故意做了风水阵,从而导致人为的尸变,至于这意欲何为,我无从得知。周小舍支吾道:“小道要是没猜错的话,这娃娃尸,应该是娈尸,生为娈童戾气入体,死后八星聚棺凝尸气,这绝对是有人故意干的。”

我满心疑惑,但在这会功夫,我看见娈尸对上了魔鬼蚣后,两边已缠斗在一起。我们在一旁看得直暗爽,他娘的,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看着它们两个斗得你死我活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但我们没能爽太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惊掉了一地下巴。

只见刚才虐女尸如小学生一般的魔鬼蚣,在身材短小、尖嘴猴腮的娈尸的面前,竟是撑不到三五个回合,便被娈尸咬住了尾巴。那娈尸的牙齿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居然直接就将魔鬼蚣的尾巴也硬生生咬断。魔鬼蚣尾巴一断,顿时威力大减,而在娈尸的全力攻击下,魔鬼蚣越战越弱,到后边,娈尸一口咬住了魔鬼蚣的脑袋,竟是将那颗硕大的蜈蚣头,给啃成了稀巴烂……

“奶奶个熊,风紧扯呼!”周小舍大呼不妙,我和他都没想到这魔鬼蚣如此不堪一击。“老铁,快跑!!”周小舍冲我招呼了一声,自己毫不犹豫地撒腿就跑。我也不敢停留,拉起了李恩也玩命狂奔,后边的娈尸见状,龇牙咧嘴的在后边直追。

“奶奶个熊,这魔鬼蚣太不经打了,老铁,小道带你们去个地方。”周小舍在前边引路,李文海也跟了上来,众人一顿狂奔很快来到了墓穴的深处。周小舍轻车熟路的推开那扇原本关着魔鬼蚣的墓室,直接从身上摸出一根火药棒,一点燃,立即将墓室的地下给炸开了一道口子。

“这是?”我问道。“下去你们就知道了。”周小舍率先从那口子跳了下去,接着是李文海,我回头一望,发现身后不远处,娈尸也追了过来,当下不再犹豫,拉着李恩也一起跳下了口子。而随着这火一点亮周围,我目光扫了一圈,顿时心头猛地一震!

一旁的李文海更是按耐不住激动,当即脸色狂喜脱口而出道:“没想到,这下面居然是一条金矿脉……”'第32章 金矿早前的时候,我就听周小舍那厮说过曾有人进过这洞穴,最后带出了不少金矿石。这事我也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但我都没放心上,我寻思着,这洞穴下有古墓,又有金矿,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如今,当我亲眼目睹到自己就所处在一条金矿之中时,我不禁傻眼了。李文海惊喜得合不拢嘴,这条金矿足足有百来米长,火把照过去,火光下,周旁的金矿石隐隐约约闪烁着依稀的金光,就如繁星点缀过的一般,让人眼花缭乱心头亢奋。

“发财了。”周小舍忍不住喊道。这么一条金矿,天知道这里边蕴含了多少金矿,一眼看去,我寻思着要是将矿石都炼了,我以后肯定就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和迎娶白富美了。但我这美好的幻想没能持续太久,很快,我便被身后传来的一道怪兽一般的诡异叫声给惊了一跳。

“奶奶个熊,这娈尸又来了。”周小舍喊道。“别愣着了,快跑。”我道。眼下几个人再也顾不上这金矿带来的震动,撒腿一路狂奔,后边的娈尸则紧追不舍,随着它发出来的阵阵诡异叫声,我们四人被一路追赶到了金矿的尽头。

在金矿的尽头处,我们迅速发现了一处屋子;屋门前插着一把破烂不堪的旭日旗。“奶奶个熊,这是小日本搭的屋子,大家伙快进来。”周小舍将那旭日旗一点燃直接当成了火把,引着我们几人进屋后,再迅速将屋子的门窗给堵上。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