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4章(1 / 3)

刹那间,阿西图的双脚被外墙上的尖刺所刺穿,这个几分钟前还信誓旦旦要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家人的年轻男子,结果在一摔下外墙后,身体动弹不得的情况,硬生生被无数异尸扑上前啃食着身上的血肉。阿西图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发出求救声,便被异尸啃食成了一具森白的骸骨,我眼睁睁看着这惨烈的一幕,永远也忘不了他临死前看向我的目光中的悲凉与不甘。。

沈星月一怔,似乎没想到我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来,她有些不悦道:“八大世家传承的岁月最多的也不过几百年,而六大上古家族,随便一个,动辄就有绵绵无数的岁月,两者相比,就如大海和小溪。”“那你沈家在八大世家中,战力又排第几?”我继续问道。

沈星月已然有点不耐烦,道:“八大世家中,我沈家一向内敛,如要排名,战力只能排第五六。”说完这话,沈星月目光盯着我,道:“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千里迢迢跑来沈家,就为了问我这两个问题?”“当然不是,我来沈家,是来救你们的。”我道。

“救我们?”沈星月忽然露出笑容,根本不相信我的话。我摇摇头,道:“很多人都知道,我亲手杀了楚家的嫡长子,可却没人知道,为什么身为上古家族的楚家人,却宁愿重赏外人来杀我,却不愿意自己动手。”楚轩是我杀,可到现在过去也有一段时间了,这其间有不少人蠢蠢欲动要对我出手,可真正算得上是楚家人的,寥寥无几,甚至压根就没有,要不然我也不会活生生站在这!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沈星月俨然陷入到了思索当中。聪明如她,肯定也知道这里头必有缘故,但她思索了好一会,也没想出里头到底有什么缘由。“你说得不错,我也一直在好奇,为什么楚家人不动手,却对外重赏,不过我也得到消息,你们陈家也不简单,尤其是你父亲,这里头十有八九是你父亲在牵扯吧。”沈星月道。

这一次反倒轮到我对沈星月露出戏谑的笑容来了,她目光不善的盯着我,很不习惯这个站在她面前,比她还小了十岁有余的年轻人居然会对她露出这种表情。沈星月很不爽,可我却不以为然,道:“沈家主应该不知道为人父母的感觉吧,若你有一天成为人母,如果自己的孩子被人杀了,那请问你会有什么感受?”

“我会毫不犹豫亲手宰杀了那家伙!”“那就对了,任何正常人都会做的事情,可偏偏为什么楚家人没做呢?”我反问道。沈星月一愣,顿时再次陷入到沉默当中!是啊,正常人都会有的反应,但强大的楚家却没有过多的表示,这里头没有点事情绝对是不可能的。

沈星月喃喃道:“我听说楚家年轻才俊极多,楚轩虽然是嫡长子,但战力在家族里排名并不高,可就算是这样,他也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子,怎么被你杀了,都没人跳出来灭你这个小家伙?”沈星月百思不得其解,我却忽然一把抓住了沈星月的手。

沈星月吃了一惊,在她出神的瞬间,居然被我轻而易举就夺下了匕首,这对她来说显然是个不小的意外。我抓着小巧玲珑的匕首,把玩了几下,随后用它贴在了沈星月的脸上,我虽然身体乏力,在这么近的距离下,沈星月根本躲不过匕首的攻击。

阿红就这样也不反抗,任凭那老僧牵着她,在路过我的身边时,阿红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阿红走了,剩下的恶人寺僧人也没多少,很快便被众人所瓜分,以至于后面还有不少人都落了空,一时间各种惋惜和懊恼声不绝于耳。

至此,化缘会算是结束了,七八十号恶人寺的僧人满载而归,他们之中有部分都带上了女人,满面春光直往恶人寺而去。天色渐渐晚了,我目视着远去的恶人寺僧人的身影,眉头微皱,天知道这群僧人到底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连女人都带回去了。

“秦十三,楼玉兰,你们俩个保护好月漓,我进去恶人寺探一探究竟。”我吩咐道。月漓有些不太愿意,她想和我一起去,但为了她的安全起见,我还是拒绝了她;恶人寺定是龙潭虎穴,此去可能凶多吉少。我让秦十三将月漓带走,自己则趁着天黑混进了恶人寺僧人的行列当中,这些家伙毫无戒备,心思全然在那些女人身上。

我吊在队伍后头,同行的还有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男子,胖乎乎的,长得不怎么样,一双眼睛黑不溜秋的,活像周小舍那厮。“嘿,兄弟,你也是要进寺里的吗?”男子自来熟的勾住我肩膀道。我脑子一愣,寻思着我和你素未谋面吧,怎么还把手搭上来了。

为了不引起僧人的注意,我点了点头。“嘿嘿,我一猜就知道,说说看,你是要让大师做什么的?你付出了什么代价?”我故意找了个借口,“我想让大师给我报仇。”“又是报仇?你们这些人啊,真是一点出息都没有!兄弟,不是我说你,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没眼光?”胖子男叹了口气,强行表现出一幅老成的模样。

“兄弟有什么高见?”我道。“你算是问对人了,我告诉你,来找大师们杀人放火的多了去,但我不是一般人,我来找大师,是要他们收我入门的。”胖子男眉飞色舞,口水差点都喷到了我的衣服上,我皱眉,问道:“兄弟,你这要去当和尚,是图的什么?”

“这话问得好,你看看那些大师,一个个脖子上都挂着大金链子,手上戴的表少说也得好几万一个,白天吃肉喝酒,晚上又能睡漂亮女人,这可是我的梦想啊……”我暗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这个没出息的家伙,真以为这恶人寺的僧人都是吃素的。

我没有再搭理胖子男,他倒是介绍起了自己的名字,“兄弟,我和你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我叫李天选,意思就是老天爷选择的男人,你呢,叫什么名字?”“陈化凡。”“陈化凡?嗨,这名字一听就很普通啊,兄弟,要不我给你改个名字吧,这名字事关前途命运,以后你就叫陈霸天,或者,陈日天也行……”

“滚犊子!”我怀疑这个李天选压根就是神经病院跑出来的,赖在我旁边一个劲的和我大谈特谈他的人生梦想,让我一度出现了耳鸣的状态,约莫着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总算是跟着队伍上了山。李天选告诉我,这山叫做镇尸山,至于是先有镇尸山还是恶人寺,李天选自己也说不清楚。

、、镇尸山上歪树乱石极多,队伍中又有不少女人,导致整个队列走得很慢,足足走了大半个小时,我们才算是真正来到了恶人寺。“霸天兄弟,我们到了。”李天选道。“再喊我霸天,我弄死你。”我没好气道。“霸天兄弟,淡定一点,这就是传说中的恶人寺,据说从这里走出去的强者比我脑袋上的头发还多,你要不跟我一起投了这寺当和尚?”李天选挤眉弄眼道。

第583章 入恶人寺李天选是铁了心要当和尚,但我不一样,我是进来打探恶人寺里头门道的。一进恶人寺,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郁酒气,在寺庙的大门口就醉躺着两三个打着赤膊的和尚,他们搂着酒瓶子,在见着有女人进来后,两眼直放光想要冲上去劫掠,全然将这些可怜的女人当成了战利品哄抢。

女人们花容失色,担惊受怕,和尚们则扭打成一团,丝毫没有一点出家之人该有的模样,最后还是那个脑袋顶着六个烫疤的老和尚喝止了这一幕闹剧。我数了下,今晚被带进恶人寺的女人足足有二三十人,其中便有阿红的身影,我故意避开了她的视线,以免被她发现。

老和尚笑盈盈抓起了阿红的小手往里头的房间走起,剩下的女人,也都被其余的僧人所带走,一时间,偌大的寺庙里空留下来了十几个老汉和男人,当然,里头就包括我和李天选。“要开始了,兄弟,我马上就要成为恶人寺的僧人了。”李天选搓着手,兴奋得跟一只猴子一样。

在庙里,十几个老汉和男人被排成一列,在我们的前面,一群僧人慢悠悠凑了过来。“吴老汉,你的代价是在恶人寺劳逸十年,最后一次问你,是答应还是拒绝?”被叫到名字的吴老汉露出苦涩的笑容,我看了一眼这个早已年过花甲的老人,十年对他来说,无疑是买断了他这一生。

“我愿意!”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主动上前,咬紧牙根伸出了自己的胳膊,下一秒钟,我便看到那僧人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子,硬生生将男人的胳膊给砍了下来。带着血的胳膊无声掉落在地,男人发出惊恐的惨叫声,随即昏死过去,被一个僧人给拖出了寺庙丢在外头,只是那只胳膊还遗留在原地,地上的鲜血红得格外妖艳。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后面的人并没有吴老汉的好运气,他们要么被折去胳膊,要么被砍下了大腿,以至于站在我旁边的李天选瑟瑟发抖,两条腿一个劲的直打摆子。“到你了,李天选。”一个僧人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李天选打了个冷颤,很快,僧人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道:“李天选,你的愿求是成为恶人寺的一份子,现在,你的代价是割下他的耳朵。”

僧人指了指旁边的老汉,李天选一听,差点昏死过去,别看这家伙刚才大大咧咧的,可胆子小得不行,看到鲜血就要昏过去的人,又怎么敢去割别人的耳朵。“大师,高僧,能不能换一个条件,我做不到啊。”李天选哀求道。“没用的家伙,连这点事都做不好,怎么当恶人寺的僧人?我给你换一个代价,看到那个女人没有,去,把她的衣服扒了。”僧人继续道。

李天选愣住了,角落里是有个女人,但脸上还挂着泪水,显得楚楚可怜,这要他去扒人家的衣服,无疑是禽兽的行为。“去啊,你不是想加入我们吗?去把那个女人的衣服扒了,然后把她的腿架在你身上,以后你就是恶人寺的一份子了……”僧人肆意的冷笑道。

李天选脸上露出惘然的神情,他下意识的往前走,角落的女人一看,吓得脸色惨白,直呼喊救命,但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敢上前去帮忙的。我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头涌出一丝冷意,如果李天选真要对女人动手,那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他。

李天选搓着手,一脸的为难,在僧人的呵斥下,他硬着头皮走近到女人的身前,不等他动手,女人哇的一声就哭了,当即让李天选目瞪口呆。我的手已经摸在腰里的古剑,蓄势待发。但就在下一秒钟,我看到李天选叹了口气,骂道:“狗娘的,老子不当这破和尚了!”

李天选这话一说,我顿时心头一松,这狗崽子的良心总算还在。李天选撂担子不干,那僧人却不乐意了,他恼羞成怒,一脚将李天选踹倒在地,恶狠狠道:“恶人寺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不想当僧人了?可以,我先把你关起来!”

两个大腹便便的僧人立即冲上,恶狠狠将李天选打了一顿,然后往里边拖了进去,看样子是因为李天选耍了他们,这下怕是要被关禁闭了。李天选临走前,冲我道:“兄弟,这和尚不当也罢,狗娘的,居然连女人都要欺负,这可不是我李天选的风格!”

李天选被强行拽走,接下来僧人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道:“你也是要当僧人的?”我耸了耸肩膀,示意我和李天选一样选择放弃,僧人气呼呼的一拳砸在我身上,我十分的配合露出痛苦的表情,然后倒在地上,任凭被僧人拉进了里头。

十几分钟后,我和李天选在恶人寺的禁闭之地相逢了,我们俩被关在同一间禁闭室,里头死一般的寂静,空气腥臭到了极点,李天选一看我进来,当即笑得合不拢嘴,直呼自己有伴了。我翻了个白眼,神烦这个李天选,简直跟个大嘴巴一样。

“兄弟,不怂,秃驴咱不当也罢,有我罩着,保准你吃香喝辣的。”李天选道。我不当回事,目光四处打量着周围。“兄弟,不用看了,这禁闭室是那群秃驴特意打造的,别说是你,就是苍蝇都不一定飞得出去,你就死了这条心把。”李天选经验十足道。

我敲了敲禁闭室的铁围栏,的确都是玄铁所打造成的,对于普通人来说肯定是插翅难飞,但对我来说,这事其实简单得很。我摸出了锈迹斑斑的古剑,李天选见到后还一脸的不相信,认为我是在痴人说梦,就一把生锈的小玩意,怎么可能砍得开玄铁打造成的铁栏杆。

李天选懒洋洋趴在地上,不屑道:“哥们,你那玩意要是能弄得开铁栏杆,我就喊你作爹。”我嘴角勾起一丝淡笑,几秒钟后,一道轻微的金属断裂声传来。李天选一下子就从地上窜了起来,一脸的不敢置信,“这怎么可能?”随着哐当一声响起,我手中的古剑稍稍一用力,坚硬无比的铁栏杆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被轻易割断。

我将割下来的铁栏杆丢到了李天选的跟前,结果这龟孙子脸上神情急剧变化了下,嬉皮笑脸道:“爹,搞啥子呢,我来帮你哈。”第584章 无名瘸子在李天选喊了三声‘爹’后,我这边已然将牢里的铁栏都砍断了,李天选跟着我摄手摄脚出了牢,贼眉鼠眼打量了一圈,道:“兄弟,就你这本事还用得着来恶人寺?我看你比有些大师还厉害。”

我没有把李天选的恭维放在心上,对于这个半道上认识的男人,我总觉得他有些不靠谱。我所在的地牢挺大,里头足足有好几十间铁屋,我前脚刚出来,下一秒便看见在隔壁的铁屋子里,赫然吊着一个人,那人身上爬满了蠕虫,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尸臭味,一看就是死了好几天的。

死的人看模样并不年老,只是身上伤痕累累,显然生前没少遭受折磨。倒是在这个时候,另外一边的铁屋子里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妈呀,鬼啊?”李天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跑到我身后,我回头瞥了一眼这厮,虎背熊腰的家伙,居然也有胆小如鼠的一面。

咳嗽声传来的铁屋子里卷缩着一道身影,昏暗的光线下,我勉强能看清楚这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男子,头发花白,眼睛里透着血丝。面对我的出现,中年男子显得十分平静和淡定。我挑眉道:“你被关多久了?”中年男子懒洋洋的抬起头,嘴里还咬着一根干草,冷笑道:“我被关的时候,你可能还没断奶。”

我脑子一楞,没想到这个家伙说话还挺狂的,再看看他的穿着,衣衫褴褛,满脸的胡茬子,那落魄模样,和路边的叫花子有得一拼。“你倒是挺狂的啊,兄弟,我们走,爱理不理,让他关着算了。”李天选气不过道。我点点头,心想也是,反正都关了那么多年,索性也不想理会中年男子。

我抬腿就要走,但随即身后传来了中年男子的话。“没有我,你们在恶人寺,只能是死路一条。”中年男子的话依旧那般狂拽,我眉头一挑,寻思着你这家伙的口气还挺大的,没有你,我在恶人寺就走投无路了?李天选也愤愤不平,恶人寺是他来过的,他对这里熟得很,如今中年男子在他面前说这话,对他可是个不小的刺激。

“有意思,我来恶人寺都有三四回了,还比不上你这个被关小黑屋的?”李天选回击道,“恶人寺内哪个大师房间里有小黄片、哪个大师有内衣癖我都一清二楚,兄弟你别听他胡说八道,跟着我,肯定没错。”李天选口沫横飞,那叫一个自信满满,但很快,中年男子的一句话让我不由得心头一动。

只听到中年男子先是冷笑了一声,随后道:“恶人寺传承五百年,你知道的不过九牛一毛,那你可听说,恶人寺五百年以来出现的最强悍的天才是谁吗?”“这个我哪知道,难道是你?”李天成眉开眼笑,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我看见中年男子还真就点了点头,承认自己就是他口中的最强悍的天才。

我摸了摸鼻子,中年男子还真是敢说,张嘴就讲自己是恶人寺最强悍的天才,他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睡大街的流浪汉。李天选也不相信,黑漆漆的铁牢里,怎么可能会有恶人寺的天才一说,要知道寺里的那些大师,哪一个走路不是带风的,如果真是天才,又怎么可能沦落到铁牢里。

“大叔,你就别开玩笑了,你要是想出来,可以求我啊,也许我发慈悲,就帮你出去了。”李天选拉着我就离开,但我迟疑了下,却是主动走到了中年男子的铁屋子前。凭直觉,我感觉这个中年男子没那么简单,看看整个铁牢里,关的人其实不少,但十之八九都死了,唯独中年男子还活着,如果说他没点本事那是不可能的!

我用古剑轻易斩开了中年男子的铁栏,我一进去便看见中年男子的四肢都被铁链穿透,他还能站在原地,稍微一动弹,铁链便会让他鲜血淋漓痛不欲生。但我没有看见中年男子的痛苦,他嘴角挂着冷笑,似乎早已看穿这一切。“你刚才说,你是恶人寺五百年来最强悍的天才?”我问道。

“不错!”“那我倒是要领教一下你的身手。”我也不含糊,伸手就攻向中年男子,这个时候,中年男子终于动弹了,身体一闪,竟是轻而易举就化解爱了我的攻击。我大吃一惊,心想这家伙还真是有两把刷子,任凭全身四肢都被铁链穿透,他居然也能如此敏捷;只是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以中年男子的本事,整个恶人寺里很少人是他对手,而要把他关在这也不简单。

中年男子受限于铁链,我目光一挑,径直就用古剑斩断了铁链,一道清脆的金属断裂声传来,中年男子四肢上的铁链尽数被砍断,眨眼间他已然成为了现在人。“你可以出去了。”我道。中年男子刚想发出冷笑,但在他的目光近距离看清楚了我的面容时,他布满血丝的眼中涌出一抹不敢置信。

“怎么会是你?”中年男子道。我一头雾水,寻思着自己第一次来恶人寺,难不成这中年男子还认识我不成?“你认识我?”我忍不住道。中年男子在我身上打量了一圈,又是点头又是摇头,他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道:“不应该,这世上不应该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应该是我看花眼罢了……”

中年男子自言自语,弄得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这家伙应该是个高手,只可惜受困于铁牢太久了,连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你叫什么名字?”我道。“名字?”中年男子摇头道:“名字只是一个外号罢了,我沉沦了二十多年,已经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既然无名,叫我瘸子便行。”

我看到瘸子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地牢,看着他的背影,我耳边传来了李天选的话。“兄弟,我曾经听过一个传闻,说是二十多年前,恶人寺就有一个绝顶天才,受人所托,带着寺里的大师去围剿一个高手,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剩下他一个人回来了……我好像记得,这个人名字,叫什么青锋。”

第585章 可惜带了个傻子关于青锋的过往来历,李天选知道得不多,唯有的几个传闻,都是说这个青锋在二十年前名动江湖,身手不凡,有着恶人寺五百年第一僧的外号,但现在一看,二十年前战无不胜的青锋,今天却成了名副其实的瘸子。

“兄弟,走吧,出去了有我照着你,不用怂。”李天选拍了拍我的肩膀,颇有几分领头大哥的风范,只是他娘的这货怕忘了就在十分钟前,还是我救了他出来的。李天选也来过恶人寺几回了,真正来说,这货是每年都会来一次恶人寺,不为什么报仇雪恨,就为了能够成为恶人寺中的一员。

李天选告诉我,他是个孤儿,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进来恶人寺,就是图着以后可以威风八面,对此我摇头暗笑,恶人寺里藏污纳垢,又岂是他这种单纯的人能混迹的。我们前脚刚出地牢,我便看到瘸子站在前面,看样子是在等我们。

“不用你带路了,我们自己能走,这恶人寺,我熟!”李天选大大咧咧道。结果人家瘸子看都不看他一眼,他目光扫了一圈周围,自言自语道:“二十年了,我终于出来了……”“瘸子,话说你真的是青锋吗?当年青锋那么出名,据说也是一表人才,怎么你看着就跟捡破烂似的?”李天选口无遮拦道。

瘸子不怒反笑,他头发已经长到了脖子处,他那张脸因为常年累月都处于黑暗中,俨然白皙得跟个小姑娘似的,只是脸上的皱纹,处处透着他心目中的苦涩与磨砺。“我说过,你们救我出来,我自会给你们带路。”瘸子面无表情道。

李天选想要开口,但被我给打断了,我道:“你说自己是青锋,那我问你,恶人寺里的所有地方,你都认识?”“养我之地,焉能不识?”瘸子冷冰冰道。“那如果我想了解恶人寺这几百年的历史记载,得去哪儿?”“藏恶楼!”

“好,那就带我去藏恶楼!”我没有任何犹豫,任凭瘸子领着我继续前进,反倒是李天选有些忐忑不安,一路上对瘸子虎视眈眈。瘸子倒也显得轻车熟路,一直往前走了十几分钟后,终于在一处矮小的阁楼面前停下了脚步。“前面就是藏恶阁,你们自便。”瘸子道。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