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4536章(1 / 2)

  “刚背着何术走了一路,累得实在没力气了,低头走着走着就见着了不同的颜色砖块,于是便联想到了山洞口的壁画,发现了其中的相通之处。”白启口中这般回道。  其实不止如此,其实自己一早就放宽了眼界,将这片废墟来回观察了好几次。

白启跟着熊大富,拿出自己清早临时去弟子堂领取的帐篷,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风从龙做出来的土屋。这一招得学,野外生存必备啊。等他和熊大富、何术两人搭完帐篷,然后分工合作,到周围收集好木材,在帐篷和土屋中心处做好了一堆篝火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下来。

正好,三人点燃了篝火,围绕着火堆坐在一起,熊大富顺便烤起了搜寻木材时,顺手打猎来的的兔子。“你看什么呢?都看了整整一天,有那么好看么?”白启好奇的探过头,凑向何术。“《九神通史》第十五卷。”

何术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九神通史?是讲九神事情的书?有意思,分我一卷来看看。”白启来了兴致。“没了,我就带了一卷《九神通史》。”何术摇了摇头,同时从背后的行囊里掏出一卷古书,递了过来,问道:“我这还有一本《说六势》你看不看?”

第九十三章 说六势“说六势?”白启眉头一挑,疑问道:“那是什么玩意?”“嗯?”何术抬起头来,看着白启,反问道:“你连六势都不知道?”“对啊,那是什么?”白启一脸茫然。何术目光闪烁道:“六势,指的是神元界的六大势力,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文盲。”

“六大势力?”“那六大势力?”这时,一旁的熊大富一听,不由得也来了兴致,凑了过来,一脸好奇的看着何术。“很好,又一个文盲。”何术瞥了熊大富一眼,慢慢的合上手中的书籍,然后翻开那一本《说六势》,坐在火堆前,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古往今来,自人族占据神元界后,就各种教派林立,然而大浪淘沙,经过岁月无情的淘汰,最后才筛选出六个历经千古风霜,却始终屹立不倒的六个势力,俗称六势。”“那六个势力?有我们玄都宗吗?”白启闻言,微微的挑动了几下眉头,感觉很新鲜。

“当然。”“我们玄都宗的来头,在这六大势力里头,来头可谓是最大的一个。”“你们难道都不知道,玄都宗为什么叫玄都宗吗?”何术左右扭头,来回看了眼白启和熊大富,两人闻言,先是面面相觑,跟着果断摇头,表示不知。

玄都宗为什么玄都宗?这谁晓得?得去问祖师爷啊。“唉……无知真可怕。”何术微微叹了口气,不紧不慢的解释了起来:“如果真要从头到尾的追溯起来,我们玄都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人神大战时期。”

选哪个好呢?面对四门相同等级的神功,白启犹豫不决。不如就选《寒蝉决》吧?练成了能用九条命呢,多厉害啊,以后自己还怕什么死啊。嗯,就选……咦?白启正盯着屋顶思考,可是看着看着,他突然发现,屋顶上面还有一副字画,一副非常不显眼的字画,看起来就像是屋顶的花纹一样,字迹分散的特别开,不仔细看根本凑不到一起。

此卷无名,历史悠久,历经数千年,由各种残卷拼凑而成,经玄都鉴定,此卷中包罗万象,含有元术、灵术、咒术等各类顶级术法,共六十二门。惜,能练成此功者,千百年间,也不得一人。故,藏与此处,有缘人若见着,可选此卷,利益好坏,自行衡量。

无名古卷?六十二门顶级功法?各种各类都有?我擦!还有此等神书?白启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伸手指向屋顶,不等他开口,欧吉良就发话了。“噢?你竟然发现了无名古卷?”欧吉良在看到白启抬手往头顶指的时候,就意识到白启肯定是发现了,藏经阁顶楼所隐藏的第十三门绝学。

“这门功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还要人自己发现?”白启一脸好奇。“上面不是说了么,能练成此功者,千百年间,不得一人。”欧吉良面不改色的解释了起来。“本宗不愿门下弟子误入歧途,于是便将此功藏于屋顶,若有人能够发现,便可以选择此功,若没有发现,自然只能从十二门绝学中挑选。”

“千百年间,一个人都没有练成过?”白启忍不住又一次抬起头,看向头顶上所刻着的无名古卷的介绍,不解道:“为什么?不是说有六十二门功法么?一门都没人学会?”“不对。”欧吉良摇了摇头,也抬头看向屋顶。

“无名古卷上所记载的六十二门术法,多是‘术’,法只有很少几门,其实本宗也有几人练成过无名古卷上的术法。”“而这上面所指的千百年无人练成,指的是无名古卷自身记载的那套完整的无名功法,本宗至今无人参悟成功过。”

原来如此。原来千百年无人练成的意思,指的是这个啊……不过我没关系啊!我看中的是六十二门顶级术法而已!藏经阁顶层一共也就十二门绝学,而这无名古卷里头有足足六十二门!我肯定要选这个啊。白启下定了决心,说道:“好,我就选这个,无名古卷。”

果然。欧吉良暗道一声,嘴上却说道:“你确定?”“确定。”白启重重的点了点头。“好,那就如你所愿。”欧吉良说着,手掌心朝屋顶虚抓而去,一道金光流转,一捆羊皮古卷的虚影,从屋顶正中心降临下来。

这是什么?白启一阵愕然。羊皮古卷落在白启面前,缓缓展开,随着古卷展开,白启这才发现,这一捆古卷,是由好几种材质拼凑在一起的,起初是羊皮,往后铺开,就出现了拼接的竹签、玉简、宣纸等几种不同材质。

这些都是什么字啊?白启的目光随着无名古卷的展开,一一从卷面上扫过,结果发现,整卷内容里头,自己有九成九的字都不认识。忽然,无名古卷又开始往回收缩,最后又所称一捆,在金光的照耀下,体积一点一滴的开始缩小,最后只有豆子那么大小的时候,朝着白启眉心飞来。

“啊!”当无名古卷虚影刺入白启眉心的时候,白启却如实的感觉到了痛苦,像是一根锥子,朝着自己头颅一把插了进来,整个脑袋瓜子一阵剧痛,两腿一软,整个人瞬间瘫倒在地。“啊啊啊!”白启放声大吼起来,脑海深处有无数的图文浮现,在眼前一一闪过,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白启感觉无比糟糕,咬着牙强忍了下来。

最后,一切风平浪静。大汗淋漓,浑身湿透了白启跟着欧吉良离开石室,回到楼梯口,白启扶着楼梯扶手,下一步,停一会,歇息好后,在继续往下走。最终,无比艰难下回到一楼。“无名古卷,千百年来,宗里只有三人施展过古卷上的术法,你回去好生参悟吧。”

欧吉良看着白启离去的背影,突然这么说了一句。只有三人施展过么?意思是只有三人练成过古卷上的术法?白启回头瞥了他一眼,没有多问,转身走出藏经阁。感觉浑身依旧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便先找了个地方躺下来休息,过了好一会后,感觉缓过劲来了,才继续往前走。

回到原夜魇兽的停留区域,见白启一副虚弱的模样,黑仔体贴的用翅膀帮助白启翻身上了它的背。“走,回去。”白启伸手拍了拍它的脖子。“等一下!”谁啊?白启回头看去,发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现在很不舒服吗?我这个状态,风一吹就倒了好吧?能干啥啊?看着蹲守在夜魇兽停留区域,一见有人要走,就立马上前把人拉住的弟子堂执事,白启一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嗯?这时白启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外边走来。

“哈!”迎面走来的熊大富也见着了坐在一旁的白启,顿时炫耀般的拿出手中的夜魇哨,说道:“我也有了!哼哼~”很好,我就喜欢看你嘚瑟。“咦?你是要回去吗?正好,我这里缺人……”果不其然,那位身手矫捷的弟子堂执事一下子跳了过来,一把抓住熊大富,脸上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

“哈?啊?不不不,我赶着回去把哨子还给师兄,我是……”熊大富一脸惊慌,显然也没搞清楚状况。“没关系的,让它自己回去就是了。”弟子堂执事说着,伸手从熊大富手中夺过夜魇哨,径直拿到嘴边吹响,顿时,旁边有一头夜魇兽听声站起身来。

“回去吧!”弟子堂执事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夜魇哨抛给夜魇兽,那夜魇兽身形灵活,一把咬住哨子,然后翅膀一震,头也不回的飞走了。“不!”熊大富这时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望着渐飞渐远的夜魇兽,突然扯子嗓子发出了一声惨叫。

“闭嘴,吼什么吼。”白启听他这么一吼,脑子又疼了起来。“为什么会这样。”熊大富表情呆滞的看着白启。白启头疼的很,懒得搭理他,在旁边找了根支撑点靠了上去。过了一会,弟子堂执事走来,后边跟着四个杂役弟子,冲白启说道:“好,你们这一批去山门换班,守山去吧,给你们各记十点功劳值。”

功劳值,弟子堂为了激励弟子而制定的一套奖赏方案,完成宗门发布的一些任务,或担任职责,最常见的日常职责,便是巡逻、守山之类的长期职责,每天都能赚二三十点功劳值。而功劳值能够通过弟子堂,与宗门换取一些事物,很实用。

本来像白启这样的入门弟子,还没有资格接取弟子堂的任务或担任职责,但是由于最近宗门月比,人手稀缺,所以弟子堂的执事们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四处抓壮丁。“守山弟子么。”白启嘟囔了一句,这个职责比起巡逻弟子之类的可算是轻松多了。

巡逻弟子要每天反复来回,定时定点的四处巡逻,而守山弟子一般往山门口一站,一天就那么过去了。而玄都宗名声在这,很少会有不开眼的人来山门惹事,所以这个弟子堂执事才会让两个入门弟子加一群杂役弟子下去守山。

下山途中,白启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脑瓜仁子疼。“诶,我说你和李九今天是怎么回事?本来我们一大早跑来准备看你们比斗的,结果你两怎么都没来?”这时,熊大富凑了过来,一脸好奇的问道。“你们没得到消息?”

白启愣了一下。“消息?什么消息?”熊大富一脸茫然。“李九弃赛了,你们不知道?”白启皱起眉头来,不知道为什么宗门要隐瞒这个事情。“什么!”熊大富惊呼一声,惹来其余几个杂役弟子回头看来,他赶紧捂着嘴巴,等别人没在注意他的时候,他才偷偷的问道:“弃赛?他为什么弃赛?”

“他昨日跟何术一战过后,当夜有所领悟,现在正在闭关,全心全意冲击神人境……”“什么!他突破……”熊大富听到消息后,又一次放声尖叫起来,这一回,白启忍无可忍,一脚踹在他屁股上,让他摔了个底朝天。

“你能不能给我安静点!”“哦……”熊大富一手揉着屁股,一手揉着下巴,一脸哀怨的看了过来,小声嘟啷着:“让我小声点就直说嘛,为什么要踹我。”“啊……”走着走着,从半山腰快下到山顶的时候,熊大富脸色一变,猛地想到了什么,压着嗓门喊了起来,关键时刻立即收声,白启伸来一半的脚这才慢慢的收了回来。

熊大富偷偷的瞄了白启一眼,然后屁颠屁颠的跑上前来,问道:“李九要是弃赛了的话,你不就是第一名了吗?”这不废话吗?白启都懒得回答。而熊大富也将白启的这种沉默,当做是默认,自顾自的继续问道:“那你去藏经阁选了功法?天呐!你选哪门功法?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走运的事情?”

“啊!”“我当时要是没让你赢得话,这运气会不会就落我头上了?”“我真后悔!”“不对,就算我没让你赢,第二轮我也赢不了尹子傲,所以还是跟我没关系。”“诶,看来……”嗡嗡嗡——白启一个头两个大,感觉耳朵里边钻进了一只苍蝇。

我受够了!白启伸手一把拽住熊大富的衣襟,将他拉到悬崖边,咬着牙威胁道:“你要是再不闭嘴,我就把你从这推下去?信不信?”熊大富立马闭嘴,不断点头。接下来直到山门,一路都安静了下来。白启找了个最右边的位置坐下,背靠山门,准备闭眼休息一会。

“待会要是有人来抽查,别忘了提醒我。”闭上眼睛前,白启不忘提醒了熊大富帮自己望风,见熊大富点头,这才放心的睡去,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在梦境里头,白启身处在一片浩瀚的银河光带之中,仔细一看,银河里头的每一粒沙尘大小的星星,都是一个个细小的字符,每一个字符都能给白启带来不同的感悟。

正当白启沉醉在这如梦似幻的感觉中时,脑门一阵剧痛袭来,白启顿时从睡梦中惊醒,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熊大富!我去大爷!我不是让你提醒我吗?我……”白启第一时间就是开口咒骂熊大富,等到看清眼前的人影后,立马乖乖的闭上了嘴。

“臭小子,难得见你守个山,你倒是很悠闲嘛。”文太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两眼正眯成一条线,冷冷的盯着自己。第八十三章 前辈熊大富目不斜视,身子笔挺的站在一旁,挺着个大肚子,活像个猪八戒。妈的,这小子不中用啊。

白启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同时心里头有十分疑惑,文太白是从哪来的?“说说,你怎么跑来守山了?月比搞完了?”文太白语气不善,说着一顿,上下打量了两眼白启,一脸困惑。“我怎么看你萎靡不振的?你小子是不是偷偷溜下山去红花楼里……”

“你以为我是你?昨天就下山跑去买酒,搞到现在才回来?你也真是老当益壮。”白启撇了撇嘴,然后挺直腰板,得意洋洋的看着文太白,说道:“老东……头,你猜一下我这次月比是第几名?”白启下意识的就想要喊文太白老东西的,然后立马意识到周围还有外人,而文太白又极其好面,怕他当场翻脸,立即改口叫老头了。

“我才懒得管你是第几名,反正你要是第一轮就被淘汰了的话,我回去抽死你。”文太白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脸。“第一轮就被淘汰?你看不起谁呢?”白启故作不屑的样子。“我可是第一名好吧。”

“嗯?”文太白毫不犹豫的一巴掌甩了过来,啪的一巴掌抽在白启后脑勺上,怒道:“你还真给我拿了个倒数第一回来?我这张老脸……”“是第一!”“你耳朵聋了吧!小爷我说的是第一名!”“啊,疼死我了,我说能不能别总拍我头?我刚学完功法,还没缓过劲好吧,你这一拍我要是忘了几门术法,你赔得起吗?”

这老东西下手真重!白启一边揉着后脑勺,一边在心里不断的咒骂。“什么?”文太白一张老脸突然凑上前来,死死的盯着白启,问道:“你再说一遍,你是第几名?”“一!”白启毫不犹豫的回道。“不管再说多少次,我都告诉你,我是入门弟子里头的第一名!”

“喔?”文太白这下来了兴趣。“你是怎么做到的?”白启趁机提起了一件事:“想知道?可以啊,不过前天我是不是和你约定过了,如果这次我比试的成绩让你满意,你就把没收我的灵宝全还回来?”“哼,不过是个入门弟子第一而已,有什么用?不说算求,老君我不稀罕听。”

文太白说着就要往山门里走,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件东西,朝白启丢了过来,说道:“正好,这次下山从一个小家伙那没收过来的,拿去玩吧。”什么东西?白启伸手接住,发现文太白丢来的东西,是一面兽面铜牌,似乎是一件灵宝。

“喂!老头!忘跟你说了,我选的是无名古卷。”已经快出一半距离的文太白听到这句话,猛地回过身来,一步就跨到了白启面前。“你说什么?”“你不知道吗?这次入门弟子月比的第一名,奖励是去藏经阁顶楼任意挑选一门功法,我选了无名古卷。”

白启看着一脸诧异的文太白,猜到估计文太白压根就不知道这个事情。“什么?!你为什么选无名古卷?你不知道我修的是元术道?有这个机会,你为什么不选《霸殒神功》?”文太白脸色刷的一下黑了下来。“我为什么要选《霸殒神功》?”

白启听文太白这么一说,顿时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反问道:“你不是会《霸殒神功》吗?我要是想学,到时候你教我不就成了?”“谁跟你说这种宗门绝学可以私自传授的?就算我想教你,你也必须得通过一系列条件苛刻的考核过后,才能获取学习的资格。”

“你这次既然有能够直接学习的机会,为什么不学呢!”文太白简直要被白启气炸了。“你不学《霸殒神功》也就算了,四门元术绝学,你好歹选择一门啊!为什么选择了无名古卷?”“我知道了。”“你小子是贪图无名古卷里那六十二门术法对吧?”

“愚蠢!”“你难道没有看到上面写的话吗?千百年都没人练成过,你哪来的自信选这门功法?”听着文太白连声斥责,白启表示不服气。“谁说没有?藏经阁的执事告诉我说,宗门里就有三人施展过无名古卷上的术法。”

“废话!”文太白翻了个白眼。“我来告诉你是那三人,一个是大长老,一个是宗主,还有一个……”文太白伸出手,指了指自己。“是你师尊我!”“什么?”白启一惊,然后又猛地一拍大腿。“亏了亏了!早知道你也会这个的话,我就不选这个了!”

“你懂个屁!”文太白手又开始痒痒了。“我们三个人,都只是拿无名古卷借鉴了一下而已,选了其中的一两门术法来学习,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你不懂?”“人力有限,你贪图六十二门术法,又能练成几门?而且没有配套的功法,光练术又有什么用?还不如专心致志的练一套完整的术法。”

“呃……”白启一听,觉得也有道理。但是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那……”白启开口,正想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山门外边突然传来一阵喧嚣,紧跟着,三道人影从天而降。“那老头在这!”

“快!别让他跑了!”“师兄!就是这老头,抢了我的‘百兽飞盾’!”老头?白启下意识的看了眼面前的文太白,然后目光才越过文太白,看向文太白身后山门口的位置。只见三个身高八尺,浑身黝黑,肌肉虬结的汉子,披着兽皮大衣,正目光不善的盯着文太白,一个个的摩拳擦掌,似乎准备动手。

这三个不知死活的大傻帽是从哪来的?白启看着气势汹汹的三人,心想还真有人敢来玄都宗山门口闹事?而且还是在文太白这老东西在场的情况下?“哟?这几个小子速度还挺快,这就追上来了?”文太白慢悠悠的转过身,一脸淡然的看着三个汉子。

“前辈。”三个汉子里头,走在最前头,身材也最为魁梧的一人向前一步,两手交叉举过头顶,朝文太白行了一个特别的礼仪,然后说道:“还请前辈把我师弟的百兽飞盾还回来。”(感谢书友污浊蓝天的100币打赏支持~感谢书友尊红的500币打赏支持~)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