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章(1 / 2)

短短的几秒钟,我心生百感,最后更是绝望。砸下来的泥石太重,就算我不受伤,我也掀不开那么大的一块石头,而我偏偏又在血玉棺椁里面,棺材盖掀不开,想出去都已是奢望。“老天爷,你他娘的玩我呢!!”我怒骂道,在连续推了十几次棺材盖都没能推开丝毫后,我彻底放弃了。

第64章 无良奸商见我没开口,男人不免有点着急,道:“怎么样?你要不要倒是开个口,我要不是看你们王家在这街上是大户,我可没兴趣在这等你磨叽。”“老哥,先别急,容我看看,也好给你定个价不是?”我皮笑肉不笑地拿起那盒子,上边沾满了不少泥土,但还挺重。

我小心翼翼擦拭去泥土,发现盒子上边居然还有一道暗锁,我摸索了下,在男人的目光下,我拿了一根银针,然后轻车熟路地撬开了那箱子。男人看得一愣,也没想到我会有这本事。我不以为意道:“这盒子,在古代是陪嫁用的,一般在里边都会有个简单的暗锁,只要用细长的东西捅一下就开了。”

“看不出来,你还懂这门道?”男人道。“小事。”打开盒子后,我目光一扫,其实里边倒也没什么比较珍贵的宝贝,盒子中,放着的无非就是那些金银首饰之类的玩意,其中最值钱的,估计也就是那个金镯子,其余的,大都是银首饰。

我故意摇了摇头,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道:“大哥,白费我开锁了,你这盒子里,可没什么好宝贝。”男人见状,也是大失所望,道:“麻痹,打了三天洞,就摸出这么几个东西,狗日的。”我轻点了下首饰,加起来差不多有五六样,看那年份,估摸着也不是特别久远的年代,但至少还是值点钱的,我瞄了一眼男人的表情,随即在心里暗算个大概价格,然后对男人道:“八千,要的话东西留下。”

“才八千?我辛辛苦苦打了三天洞的,家里边还有两个兄弟等我分钱,就八千块怎么够分?”男人道。我脸一板,道:“大哥,你这东西你也看着了,最值钱的估计也就这手镯子,拿到外面卖估计还能撑个四五千,其他几样,我估计都没人要,这还是看你大清早过来不容易才开高价的。”

“八千太少,怎么说也有一万五。”“一万五给不了,老板会砍人的,我这价已经很公道了,要不然,你可以问问附近那几家。”我道。男人不死心,拿起那盒子还真想去问别家。我见状轻笑了一声,冲男人指了指了贴在不远处墙上的公告道:“大哥,你还真是死心眼啊,现在外面打击非法文物倒卖那么严重,你这东西坟土都没清理干净,你拿去外面一招呼,我看没一会,你就得去派出所喝茶了。”

男人一听,顿时脸色一变。墙上的确贴着公告,上边的大字赫然写着打击非法文物倒卖,这男人再想要钱,他心里也发虚。眼看男人有些犹豫,我当即开了包烟,然后扔了一根给他,道:“大哥抽根烟,废话不多说,我也痛快点的,给你开一万,不能再多了。”

“一万?好,那就一万,不过我得马上拿现钱。”男人道。“行,东西给我,你在这抽根烟先,我去去就来。”土老鼠我见多了,只要能给现钱,估计让他们脱裤子卖了菊花都愿意,我招呼男人在外面等着,自己则揣着盒子进了内屋,在里边,王百万正和他的宝贝女儿吃着早餐,牛奶加面包的,好不优雅和精致。

王洛洛似信非信,我看得直叹气,这妞怎么就这么傻呢?怎么郑瀚文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就在王洛洛犹豫的同时,郑瀚文已经掏出了一把锋利匕首,毫不犹豫就在韩轩辕的手臂上割了一刀。被塞住嘴巴的韩轩辕痛苦得脸上青筋暴起,手臂上的口子血流痊愈,不一会就已经流到了石盘上。

而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随着鲜血一落在石盘上,我看见那原本古老的石盘,竟是慢慢转动了起来。一旁的枯瘦老人看得喜出望外,连忙道:“瀚文,再在此子的脖子上开一刀口子,让鲜血流得更快一些……”郑瀚文冷笑一声,示意王五拦好王洛洛后,举刀对准了韩轩辕的脖子。

被塞住嘴巴说不出话来的韩轩辕,气得脸上青筋暴起,眼看郑瀚文手里刀子就要落在他脖子上时,我忽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以别人的鲜血做水,郑瀚文,你他娘的怎么不用自己的血?”虽然我不知道郑瀚文和那枯瘦老头催动石盘是想干嘛?但今天的我心里清楚,我和郑瀚文之间的恩怨,是得算算了……'

第99章 血引子面对我的突然出现,不但郑瀚文显得有些吃惊,就连王洛洛,小脸上也流露出了几分不敢置信。“陈化凡,你怎么来了?”“兔崽子,你还没死透啊?”上一句是王洛洛说的,声音中还带着几分幽怨,而下一句,郑瀚文直接就开骂了。

这会,我倒是显得格外平静,目光掠过王洛洛,径直落在了郑瀚文的身上。这家伙,也幸好我是在云朵那边养伤,要不然,我得迟早被他派人弄死不可。“放心,我没有亲手埋了你,我是不会死的。”我反击道。郑瀚文哑然,但随即而来的是暴怒。

他将擒在手下的韩轩辕脑袋狠狠砸在石盘上,这王八蛋下手格外狠,被五花大绑的韩轩辕猝不及防下,当场就被撞得头破血流。郑瀚文怒问道:“韩轩辕,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让你去杀了陈废物,你他妈的居然自己带着伤回来就算了,还帮着陈废物要杀我,狗日的,等我出去了,马上就把你那老不死的老母丢到河里喂鱼。”

韩轩辕一听,顿时面露狰狞!这家伙是个死脑筋,但和他哥韩彦一样孝顺,自己头破血流愣是没吭一声,可一听到郑瀚文威胁到他老母亲,脸上一下子变得格外狰狞!韩轩辕忽然转过身,一口就咬在了郑瀚文的脖子上,硬生生咬下来了半边耳朵……

“啊……我的耳朵,快,帮我抓住这个狗东西……”郑瀚文捂着血流不止的耳朵,火冒三丈,他猛地拔出匕首,冲旁边的枯瘦老头道:“义父,你不是要鲜血吗?我杀了这个狗玩意,用他全身的鲜血当水引……”人命关天,枯瘦老头却没有一点犹豫,马上点头应允了郑瀚文。

郑瀚文一匕首往韩轩辕的心口处狠狠扎去,这家伙已经有点失去了理智,恨不得将韩轩辕生吞活剥皮了……只可惜的是,我既然已经出现,就不会让郑瀚文得逞。电光火石间,我也顾不上那么多,当即伸手就去挡郑瀚文的匕首。眼看着郑瀚文的匕首刺在了韩轩辕的皮肤上,我刚好徒手抓住了那锋利无比的刀刃上……

一股猛烈的疼痛感瞬间袭来,我的手鲜血淋漓,虽然疼,但我觉得值,至少我把韩轩辕给救下来了。已经都闭上眼睛等死的韩轩辕,在看到我毫不犹豫替他挡住了致命一击,眼中露出一抹感动的神色。“凡哥,我来帮你!”不等郑瀚文回过神来,刘羽辉也抓着洛阳铲扑了过来,将郑瀚文踹开后,把我们聚在了一起……

我赶紧给韩轩辕解开绳子,虽然手都疼麻了,血也流了不少,但却换来了韩轩辕的好感。这家伙毫不犹豫就跪在我的面前,冲我磕了一个头,咬牙道:“恩公,你今天救我,以后我韩轩辕这条命,就是你的,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不姓韩。”

“得,赶紧起来,不用你上刀山火海,今天我们先把郑王八给收拾了。”“好!”我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军式折叠刀递给了郑瀚文,对面的郑瀚文他们可是人手一把家伙,手上要是没点东西那就太吃亏了。韩轩辕也是条汉子,接过折叠刀,恶狠狠地盯着郑瀚文,看得他直面露虚色……

“好你个陈化凡,为什么你老是要和我做对,我就该亲自杀了你这个废物的。。”郑瀚文怒道。我没有鸟他,我目光看向了他旁边的枯瘦老头。老头面露思索之色的盯着旁边的石盘,忽然间,老头恍然大悟的,老眼里闪过了一抹精光。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老头向我望了过来,皱巴巴的老脸,笑得跟一朵菊花似的……“义父,怎么回事?”郑瀚文问道。老头难言心头的兴奋道:“瀚文,你看这个石盘,它刚才转动了一些。”“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要用鲜血做水印子吗?”

我看了看我的手,心里一阵肉疼,刚才流的血不少,这得喝多少盆云朵的鸡汤才能补回来啊……“义父,你是说陈化凡的血,比韩轩辕还要有用?”郑瀚文道。“不错,这个陈化凡,刚才只是一点点血,就让石盘转动了几下,可换做其他人,石盘根本不为所动,我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但我想,如果能把陈化凡的鲜血都流在石盘上的话,那就太妙了……”

“我去你大爷的,你怎么不用自己的血,老头,别说我不尊老爱幼,我看你也没几个年头可活了,能不能积点德。”我道。枯瘦老头被我骂得脸色一冷,一旁的郑瀚文更是气得咬牙切齿。“瀚文,去,把此子抓过来,我要亲自割断他的脖子,把他身上的鲜血全部滴在石盘上,开启真正的墓楼!”

我听得一懵,这个枯瘦老头很可能是倒斗中的高手,他说的墓楼,我却是一点也没听说过……没容我再问,郑瀚文领着人扑了过来。双方早已是各看不爽,当即缠斗在一起。郑瀚文那边人比我们还多了两个,但我旁边的韩轩辕却不是吃素的,这家伙力大无穷,三个人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则寻上了郑瀚文,只可惜这家伙不敢和我正面,他躲在后边,一个劲的喊人快上……我一脚踹翻一个扑来的男人,目光冷冰冰的盯着郑瀚文,我心中积怨太久,今天就是让我把郑瀚文的骨头拆了,我都会毫不犹豫。论打架,我真不怂任何人,更别说是郑瀚文这个娘娘腔……

几分钟后,我堵住了郑瀚文,二话不说抓起他的衣服,将他连人抱摔在地上,让他那张英俊的面孔直接和白银做成的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郑瀚文发出一阵杀猪般的哀嚎,我可没手软,连着几记老拳砸在他的身上,但没容我出口恶气,我忽然察觉到背后一凉,回头一看,却是见到王洛洛已经举着匕首架在了我的身上……

【作者题外话】:抱歉,这两天家里没网络,刚好宽带的工作人员又放假,一直没能来得及更新!在这里祝大家中秋快乐,等下还有更!'第100章 真相大白“陈化凡,我说过再见到你,一定杀了你为我爸报仇的!”王洛洛咬着嘴唇,甚是好看的小脸流露着几分怨恨道。

我苦笑了一声,大爷的,我这个锅背得真是冤,可偏偏王洛洛却不信我。“你再动一下,我就割开你的脖子。”王洛洛鼓起勇气冲我大声道。我眉头挑了一下,任凭被我揍得哭爹喊娘的郑瀚文跟一条狗一样跳到了一旁。王洛洛就这样举着匕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我也不说话,慢慢站起来,将自己的身板挺得格外笔直。“你不要过来,我真的会杀了你的。”王洛洛道。我没有说话,嘴角慢慢勾起了一抹痞笑,王洛洛属于是那种知书达理,心性单纯的千金小姐,向往着诗和远方;而偏偏喜欢她的我,却是那种书没读几年,满脑子都是倒斗挖死人墓的粗俗之人……

我毫无畏惧的挨近了王洛洛,她手里的匕首很锋利,她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很坚定,可偏偏我一动,她便不自觉地往后退。“你不是要杀我吗?”我道。“你杀了我爸,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我知道,上次你不就这么干过吗?只可惜偏了不少,这一次你要杀我,可要准一点……”我嘴角笑意依旧,用手示意着我的心口处,并道:“这里就是心脏,你只需要扎一下,我必死无疑。”

“你不要过来,我真的要动手了,你别以为我不敢,你杀了我爸,我早想要杀死你……”王洛洛紧咬压根,手上的匕首一动,刀刃轻而易举就扎在了我的身上。我眉头皱了一下,但就这时,不远处的韩轩辕忽然开口了。王洛洛道:“不可能,当时事发现场就只有他一个人,如果不是他,我父亲怎么会死?”

“你父亲是自杀的。”韩轩辕道。王洛洛连连摇头,一脸的不敢置信,道:“不可能,王五亲口和我说的……”“王家小姐,你太单纯了。”韩轩辕如恶狼一般突然扑向了不远处的王五。王五瘦不拉几的,当场被抓了个正着。韩轩辕可不客气,连刮了几个大巴掌在王五脸上,然后从他身上掏出了一张支票丢给了王洛洛。

支票上还沾着王五的血,王洛洛低头一看,一眼就见到支票上果真有郑瀚文的签名,对上日期,刚好就在他父亲出事前的几天……王五这家伙一看事情暴露,当即也慌了。“小姐,我错了,是郑瀚文那厮逼我的,他说我不合作,就杀了我,我被逼无奈……”

王洛洛一听,顿时愣在了原地,小脸上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眼中尽是迷惑和慌乱。我暗松了口气,自己是百口莫辩,还好知道真相的韩轩辕帮了我一把,在王五身上搜出了支票,要不然,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王洛洛抬起头,眼中雾气萦绕。

但就在这时,刘羽辉忽然喊了一声:“不好,凡哥,小心!!”我心生一股危机感,几乎是随着刘羽辉的声音落下,我感觉到后背被人狠狠推了一把,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凑,当即被王洛洛手中的那把匕首深深刺进了身体……

王洛洛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双眼直直地盯着手上那把已经刺进了我身体里的匕首,顿时泪流满面。我顾不上理会王洛洛,艰难的回过身,见到郑瀚文正站在我背后,鼻青脸肿的脸上满是得逞的冷笑。但在下一秒钟,他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大爷的,就你也想偷袭我?”我怒喝一声,猛地拔出匕首,手起匕首落,以牙还牙,将匕首同样刺在了郑瀚文的身上。郑瀚文脸色惨白,哭爹喊娘的连连后退。我身体一虚,有些踉踉跄跄,好在王洛洛已经回过神来,一把扶住了我。

可还没等我说话,王洛洛眼里的泪水已经滴在了我的脸上,这丫头低声啜泣着,眼里满是内疚,整得跟个泪人似的,即便我心里再有委屈,也禁不住她这么哭。事情到这一步,其实已是再明白不过。我也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救了韩轩辕一命,要不然估计他也懒得帮我解释……

“化凡,我错了,我真的错怪你了……”王洛洛哭得梨花带雨,伸手一抹我身上的伤口都是鲜血时,小脸煞白,刚才是她抓着匕首,结果被郑瀚文给利用了个正着,所以这丫头现在内疚和后悔得不行。“化凡,你没事吧?你在流血,我带你出去找医生……”

我这伤不轻,王洛洛也急了,扶着我就要出去。但郑瀚文那厮哪有那么容易会给我们让道,他也受了伤,看见自己的阴谋败露后,气得脸色铁青,二话不说就一刀子捅在了王五的心窝上,了结他的性命,然后又堵住了出口。“洛洛,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不要相信陈化凡那个废物的话,快过来。”郑瀚文还不死心道。

王洛洛愤怒道:“郑瀚文,枉我那么相信你,到头来你却欺骗我,我恨,我好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傻……”'第101章 三宫六殿十八楼说到最后,王洛洛已是泣不成声,我心头一软,忍不住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她也没反抗,将脑袋埋首在我怀里哭得跟个小孩子一样,连连自责。

我道:“没事,小伤。”王洛洛忽然想到了什么,扯开我右胸口上的衣服,见到上面有一条触目惊心的刀疤后,顿时哭得跟厉害了。老实说,我对女孩子哭真是没有一点抵抗力,只得连忙安慰起王洛洛来,对面的郑瀚文一看我和王洛洛贴一起,气得火冒三丈。

“好,很好,陈化凡,王洛洛,你们这对狗男女,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这里。”郑瀚文这话一说出来,我气得不行。这个王八蛋心机还真是够深的,知道纸藏不住火,所以事先就来了这么一招,我也从未见过有如此恶毒之心的男人,不,简直不是能叫做男人!!

果不其然,我看到王洛洛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呼吸有些急促,脸色也变得有点不太自然。我皱眉道:“郑瀚文,把解药给我,今天我不动你。”郑瀚文不以为然,道:“哈哈,就凭你想要动我?陈化凡,今天我把话放这里,想要解药可以,滚过来,我就把解药给你,要不然,你就等着看王洛洛毒发身亡。”

我没有多加犹豫,一口答应道:“好,我过去!”王洛洛拉住了我,刘羽辉和韩轩辕也不赞成我过去。“凡哥,你现在过去,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刘羽辉道。王洛洛泪眼朦胧道:“不要过去,他早就想杀你了,我错怪了你,不值得你救我。”

我淡淡道:“喜欢一个人不容易,要丢下自己喜欢的人不管,更难,我很少会对一个女孩子动心,我也并没有怪你。”我说的是实话,对王洛洛我确实生不出任何怨恨,所以我也更不可能看着她眼睁睁在我面前毒发身亡。我安慰王洛洛道:“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我毅然走了过去,在那边,郑瀚文正冷笑着等我。我的眼里只有他手上的解药,可他故意为了折腾我,将瓶子一倒,把那些解药统统踩成了粉末,孑然只剩留下最后一颗。“陈化凡,这是最后一颗解药,想要吗?想要就过来,在你手上割一刀,把血滴在石盘上。”郑瀚文冷道。

我眉头挑了一下,看了一眼那个石盘,发现之前在被我的鲜血所触碰到后,已经稍稍转动了一些。我心里清楚,五行土通水,石盘为土血作水,刚才韩轩辕他的鲜血流了不少在石盘上,可石盘根本不为所动,反倒是我这个局外人的血流了一点在上面,却让石盘稍稍转动了一些,这诡异的一幕,其实我自己也打心里诧异。

“难不成,这个龙头墓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心想道,可很快我就把这个念头否定了,盗墓皇帝刘豫死了都上千年,他留下的陵墓机关能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也不是他的后代,这血脉的作用更是无从谈起。我迟疑了下,但最终还是迈开脚步走了上去,身后的王洛洛虚弱喊着我的名字,泣不成声。

枯瘦老头则满面的兴奋,满是皱纹的老脸,笑容灿烂如菊花,而一旁的郑瀚文,脸色阴冷如水……我走过去,拿起郑瀚文递来的匕首,毫不犹豫在自己手上一蹭,手掌顿时鲜血淋漓!临将手掌放在石盘上时,我道:“把解药给我。”

郑瀚文冷笑了一声,道:“解药给你可以,但你得把这个东西吃下去。”郑瀚文说着又拿出了一份药丸子,天知道这个家伙身上到底放了多少害人的玩意。“这个毒药,和那贱女人是一样的,只不过毒性却更强更快,你吃下去,我就把解药给你,至于你是自己吃,还是给王洛洛,就看你了。”

郑瀚文那丑恶的嘴脸在我面前展现无疑,此刻,我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刀子,但不行,解药就在他手里。我没有多开口,接过郑瀚文手中的毒药,毅然决然地吞了下去,不远处的王洛洛撕心裂肺的喊着不要,陈化凡和韩轩辕也是连连摇头叹气。

“毒药我吃了,解药给我。”“蠢货,为了救一个女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废物就是废物!”我将解药毫不犹豫丢给了韩轩辕,让他立刻给王洛洛服下,此时的王洛洛已经有毒发的迹象,再慢个几分钟,以她那小身板,根本扛不住……

“我不吃,我不吃……”王洛洛哭道。“王家小姐,这是恩公用命换来的解药,你要不吃,就太辜负他了。”韩轩辕道。王洛洛听得为之一动,真是哭着把解药吞了下去,我看着心头微微有些欣慰,至少自己的努力没白费……这时,枯瘦老头忽然抓起我的手掌压在石盘上,鲜血一触及到冰冷的石盘,突然间竟是飞速旋转起来……

我看到心头一震,难道这就是枯瘦老头口中的墓楼?不容我回过神来,枯瘦老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老脸满是狂喜道:”三宫六殿十八楼终于重见天日了,好你个刘豫,不愧是盗墓皇帝,风水五行,机关术统统都用上了,哈哈,瀚文,快跟义父进去……”

枯瘦老头和郑瀚文明显早有准备,墓楼一出现,他们两个立即丢下那些同伴跑进了墓楼里。随着郑瀚文和枯瘦老头一进去墓楼,他们立刻在里边启动了机关,墓楼的入口迅速被关上。郑瀚文临走前还不忘冲我狞笑道了句:“陈化凡,王洛洛,你们这对狗男女今天都得死,哈哈,你们等着吧,会有无数的粽子将你们撕成碎片,吸成干尸……”

我暗道了一声不妙!果不其然,没一会,我便听到周围一阵风声鹤唳,无数道如野兽一般的吼叫和喘息声传来。我定睛看去,只见在远处,已然出现了一大群此前见过的那些尸体,此时的它们统统都变为了粽子,龇牙咧嘴,狰狞万分……'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