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6章(1 / 1)

路悠悠笑了,一把抱住小富,把它举到面前。“你到底要不要告诉我,那个补习班的地址啊?”小富被举着跟她对视,愣了老半天,才发现,自己这动作,简直就是只愚蠢的小狗,顿时要气死了,使劲儿挣扎。路悠悠只好放开它,它立刻躲进角落里,眼泪汪汪,愤恨的盯着路悠悠的小胖手。

最后,那气,就全撒在葛倩倩身上了。事情过后第二天,葛倩倩来上学,眼睛都是肿的,想扔路悠悠个白眼,都做不到!听过事情全程经过的杜高快笑死了,直接带着学渣们,编了首新歌:“葛倩倩,像金鱼,脑袋长对死鱼眼,肚里都是坏心眼!”

把葛倩倩气得,哭了足有两节课。------------第一百七十一章:三姨像个人啦葛倩倩还只是气的哭,心里是真怕了路悠悠。贺子涵却连看路悠悠的眼神,都变了!从前是看蝼蚁,现在,却复杂的让人看不懂了。“路老大,你说,他那眼神儿,是恨你不?我听说,他妈从学校回去,就被他爸给揍得,满小区的乱窜?”

考试前一天,杜高终于逮到机会,趁着路悠悠下课做眼保健操的时候,过来找她八卦。路悠悠做完第二节,睁开眼睛看看他,摇头。“得,忘了,你天天刷题,肯定不知道!”杜高拍脑门。路悠悠最近都是‘刷题中邪’的状态,估计,就算曲秀梅在她眼皮子底下挨打,她也会当烦人的苍蝇,一巴掌拍飞!

“我知道。”路悠悠郁闷,她又不是怪物!同住一个小区。曲秀梅大半夜的,让她男人追着绕小区长跑嚎叫,搞得全小区的人,大半夜被迫吃瓜不说,还惊动得民警叔叔跑来一趟,调解他俩夫妻关系,整个小区都知道,她跟她,就隔着两栋楼,怎么可能不知道?!

就算,真没注意,不还有魏淑芬呢?!她俩一个工作单位的,曲秀梅第二顶着半张乌青脸上班儿,还说是撞柜子上的事儿,全单位都知道!魏淑芬好奇的要死,趁着午休,跑回来找外婆打听消息。外婆一边感叹:“这女人找男人,得小心啊,可不能找这种跟女人动手的,多有本事,都白搭!”

一边又说:“秀梅那嘴,是该有人管管了!”一边,就把事情开龙去脉都告诉魏淑芬了。魏淑芬立刻结合各方消息,推测出,曲秀梅是去西桥街中学,找路悠悠麻烦!当下不干了,故意避开外婆,在楼下,就把路悠悠拦住。“那姓曲的,是不是欺负你?”她叉着腰,一副:你要是说是,我立马找她干架,的架势。

路悠悠就嘿嘿笑了。她三姨,终究是她三姨,市侩是市侩,心,还是善的,是正的!“她哪儿能欺负我,三姨,你放心吧!她现在,怕我呢!”路悠悠眨眼。魏淑芬,也的确听到点儿传闻,本来半信半疑,听她也这么说,倒是信了。

拍拍她脑袋:“这就对了,你没爹妈,还有外公外婆,有三姨三姨夫,不怕他们,他们敢欺负你,你就骂他们!反正,咱家人,不怕给你收拾烂摊子!”两辈子,路悠悠第一次听三姨说这样的话,特感动,连连点头。“昂,三姨,我肯定,不给咱家丢人!”

虽然有些事情终究来不及改变,可重来一次,能做的事情,应该还有很多吧!路悠悠仰起头,看到教室的门牌上挂着的有点儿古旧的标志,写着‘高一,零零二班’,这一年,是2000年,千禧年的第一年。上课铃嘶哑的‘叮铃铃’声,终于把那几十双眼睛叫回去。

路悠悠扶起桌子,坐在书桌前,把书一本本的塞回桌肚子里去。最后一本书塞进去,顾柏旸踩着铃声一瘸一拐的进来,完好的脚一勾凳子,坐下了。路悠悠摸到藏在桌肚子深处的几颗‘上好佳’圆球水果糖,她掏出来,找到最讨厌的两颗蓝色的,放在顾柏旸桌子上。

“喏,给你。”顾柏旸震惊的整个人都僵硬了,片刻才偏头,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过来。路悠悠大眼睛一眯,笑起来,低声偷偷说:“可好吃呢,我最喜欢蓝色的啦!我妈说,吃了会变开心,我妈是医生,你知道的哦!”说完,眨眨眼,转头朝讲台上看去。

高一二班新上任的班主任,化学老师赵老师,夹着一卷试卷进来了。*****路悠悠的小账本~今日入账:现金30元非暴力解决争端,暴富系统启动!------------第二章:花花子路悠悠的妈魏淑琴同志是医生,而且是全市最年轻的心胸外科主刀医生这事儿,最近几乎全校老师学生都知道了。

因为上上个月,她刚刚为路悠悠的原班主任王老师做了人工心脏瓣膜植入手术。这个手术的难度比较高,王老师这种年过六旬的人,更是没法做。但魏淑琴采用新技术,成功完成了手术,于是这事儿就上了省报。前两天恢复好的王老师回校看望同事学生,就把这事儿当成人生高光炫耀,说:“幸好有悠悠妈妈,否则我这个年龄,就只有等死的份儿喽!”

“做个手术,都上省报,我这也算出名啦!”于是连新来的班主任赵老师也知道了,路悠悠的妈妈,是个能在省级医院说的上话的人了!所以今天赵老师看路悠悠的目光格外和蔼,哪怕她月考化学成绩连及格线都没到,也没骂人,反而表扬了她上课没睡觉的‘进步’行为,还让她下课去办公室,摆明了要给她开小灶。

顾柏旸也没睡,并用震惊的眼神看向路悠悠,结果,被赵老师的粉笔头子砸了脑袋。赵老师骂:“身体有残疾,还不好好学习,以后去工地搬砖都不要你!”顾柏旸气得脸色发青,又想站起来踢桌子,路悠悠突然伸手,在桌子下面扯住他袖子,顾柏旸没能站起来,偏头对路悠悠怒目而视。

路悠悠笑的像簇圆滚滚的小满天星:“别生气,我替你教训她!”顾柏旸:……教训你妈啊就你那鸟胆子!他翻了个白眼,甩开路悠悠,往桌上一趴,睡了。路悠悠也没管他,等到卷子发下来,就十分认真的,一动不动的盯了赵老师一节课。

她那双眼睛,实在太大太黑了,盯着人的时候,简直跟《鬼娃花花子2》里的鬼娃娃一样,把赵老师吓得,冷汗一层层的往上冒,骂人骂到一半,词儿都忘了,最后只能低着头照本宣科的讲题。下课铃一响,她就逃跑似的冲出教室。

全班同学都莫名其妙,她一走,就目光又齐刷刷落在路悠悠身上!赵老师可是全校出了名的“坏老师”,又凶又势力,最喜欢占着上课时间,对她筛选出来无权无钱的同学进行人身攻击,但对家里有钱有权的学生,又显得分外谄媚。

高一二班的学生其实都挺讨厌她,但对面临分科的学生来说,高一的化学基础太重要了,他们很清楚,反抗对他们来说,实在没什么好处,于是只好忍气吞声。没想到,赵老师居然被路悠悠逼得不骂人,好好上课了!这可真是天方夜谭!

天大好事!就是不知道,路悠悠这是偶尔超常发挥呢?还是能天天这样?同学们挠挠头,心里叹口气:哎,偶尔的吧?瞅瞅路悠悠那傻眼儿!她抬着头,张着嘴,目光呆滞望着窗外的样子,简直就是个傻子啊!其实,路悠悠心里也苦啊!

她不想这样的!可她脑子里被塞了个奶声奶气的笨系统,这系统一旦启动,她刚刚重生的身体就会被迫停止运转,让她显得又傻又呆!*****《鬼娃花花子2》上映时间:1998年,非全球同步上映,不少内地人看到都在2000年以后了,好多人共同的童年阴影!

------------第三章:财富值和功德值路悠悠这个不成熟系统的名字叫‘学习使我暴富’。“暴富”的含义很广泛,不单指金钱,还包括健康、幸运、延长寿命、跳跃空间等等,可谓应有尽有,系统随时抽取。想‘暴富’的途径有两个:

路悠悠对什么星际世界实在不太了解,以她老年人的思维能力,觉得这应该算是个进化的种田游戏。财富值是水,功德值就是化肥,盲盒能力算是植物,天天给植物浇水施肥,就能收获成熟盲盒作物,至于打开是什么,当然全凭系统说了算。

依照这种游戏的尿性,水八成是免费的,化肥一般都是要氪金的,所以功德值肯定最难赚,所以要以积极赚取功德值为主,学习为辅!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小富’也很配合,刚刚还没上课,就指给了她第一个攻略对象:顾柏旸!

于是她想也没想,就用自己不多的‘糖衣炮弹’向顾柏旸发起了攻击。只是目前来看……收效甚微!但她不急,因为她还没什么特别想要的。突然重生,对已经‘寿终正寝’在麻将桌上的路悠悠来说,已经是自、摸一条龙,胡大了!

路悠悠想到这个就情绪激荡,坐着实在不足以发泄,她准备到操场跑两圈。可刚站起来,就被人一把拽住了。“路悠悠,你还想干什么?”顾柏旸因为常年生病而苍白的脸上一副难以置信又想揍她的复杂表情。“昂?”“昂什么昂,路悠悠,你别给我惹麻烦啊,我才不用你出气!”

顾柏旸眉毛一竖,居然还挺傲娇。路悠悠:……她真没想!“你听见没?”见她呆呼呼的,顾柏旸不耐烦了,一把把她扯回座位上。路悠悠摇摇晃晃的坐下,椅子被她弄得吱吱乱响,把前面同学的注意力又吸过来了。她只好乖乖点头:“我知道了。”

又赶紧扯了个谎:“我没准备跟赵老师闹,我就是想跟她说,你学习其实挺好的,就是休学了半个学期,还没赶上来,等期末考试,你一定可以考到年级前十!”顾柏旸拿看傻子的眼神看她。“年级前十?!路悠悠,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学渣路悠悠是明白的!年级前十嘛,就是在全校最好的金牌一班,也算是尖子生了。可她记得,顾柏旸进学校的时候成绩是全年级第八,要不是一场车祸,他根本不可能沦落到二班来。就这事儿,他爸在她爸面前可吹了一辈子!所以她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我知道啊,你进学校的时候,就是年级前十名!”

顾柏旸:……路悠悠居然记得这个!这班里,居然还有人记得这个?!他突然觉得,心里热乎乎的。“那,那都是原来了,你别瞎说,我的事,不用你管。”他别别扭扭的挠了挠额前的长刘海,恶狠狠威胁:“听懂没,小胖子!”

“我叫路悠悠,不叫小胖子!”路悠悠认真纠正。顾柏旸不屑的嘁一声,勉勉强强的认了:“行吧,路悠悠!”路悠悠咧嘴一笑,大大的眼睛,又黑又亮!*****路悠悠今日小账本:学习任务:完成0攻略任务:完成2.01对象:顾柏旸

好感度:+1亲密度:+1功德值:+0.01功德值好难赚啊!------------第四章:离婚了傍晚。路悠悠写完作业,外公把敲敲打打了很久,还是没能把水冰月恢复原貌的铅笔盒拿进来,放在她面前,叹了口气。“哎,外公尽力啦,喜欢这个啊,过几天外公去商店里找找看有没有一样的。”

“外公,这个就很好啦!”路悠悠抱着铅笔盒,小心翼翼放进书包里。“睡前把牛奶喝了啊悠悠!”外婆在厨房里喊。“知道啦!”路悠悠颠颠跑出去,端起桌上的牛奶,一口气喝光,跟外婆说:“明天早晨,我要六点钟起床跑步,外婆,你记得叫我起床!”

“跑步?跑步干嘛啊,学习那么累,多睡会儿。”外婆拎着抹布出来。“不行,老师说,今年我们学校结业考试,要加体育测试,测试不合格,不给考大学的!”路悠悠咕嘟嘟喝完牛奶,去洗杯子。其实她知道,两年后她高中毕业的时候,不仅不会考体育,连结业考试都取消了。

因为那是2002年,一场让全国人心惊胆战的疾病来了。但外婆不知道,担心着:“不考体育不给高考?这是什么规定?悠悠别急啊,咱们还有两年呢,来得及。”“昂,外婆我不急的!”路悠悠乖巧道了晚安,钻回自己的小房间。

关门的时候,她听到外婆在念叨外公:“让你给淑琴打电话,你打了吗?也不知道整天忙什么,忙来忙去,自己女儿都顾不上!”“淑琴那个工作嘛。”外公悠闲的语气把外婆惹毛了:“淑琴忙,爱民也忙?怎么,婚离了,孩子也不要了?”

“哎呀小声点,别让悠悠听见!”外公赶紧关厨房门,悠悠没听不到后面的话,她靠在门边,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上辈子她是直到高考才无意中知道,她爸已经不只是她爸,她妈也不只是她妈,就剩下姥姥姥爷还是亲的,当时那个刺激啊,刺激到直接高考失利。

现在想想,离婚就离婚呗,多大点儿事儿啊,以后她爹妈给她创造的‘惊喜’可多着呢!路悠悠翻了个身,笑一声,拉上被子,酣甜无梦的睡着了。第二天早晨六点钟,她被外婆拉窗帘的声音叫醒了,没等她过来,她就腾的坐起来,正好赶上外婆推门进来,吓了一跳:“哎呦,吓到悠悠啦?”

“没有,外婆,我去跑步啦!”路悠悠跳下床,穿上昨晚就准备好的衣服,出门去跑步。外婆跟在她后面追出房门:“不要着急啊,小心摔跤!”“昂!”路悠悠冲外婆挥挥手,一回头,两脚一拌,她在摔个大马趴前,险险站稳。

高一的路悠悠仍旧是个小胖子,又因为从小就爱摔跤,总被别人笑话,特讨厌运动。长到二十八九岁,基本胖成球,她突然发现,当瘦子似乎比较好,于是开始减肥,也就一年半载,她就成了个人人羡慕的瘦子。当时她特地跑去她妈魏淑琴同志面前显摆,想让她知道,她这个大闺女,比她那胖滚滚的二闺女强多了。

可魏淑琴同志一见她,就冷笑:“你要早有这毅力,至于连个大学都没考上?”路悠悠那个气哦!她没考上大学,还不都是这两口子闹腾的?可等到眼睁睁看着她从一个人人羡慕的心胸外科精英,变成个连家都找不着的阿尔兹海默老太太,路悠悠又释然了。

人生嘛,不就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瞅瞅她自己,八九十岁,还能在牌桌上来个自、摸一条龙呢!------------第五章:小公鸡新决心路悠悠忆往昔岁月不到十分钟,已经开始喘不上气,正考虑着要放弃,一抬头,看见了前面巷子口突然出现个一瘸一拐的身影。

顾柏旸戴着耳机,正用比她还慢的龟速在晨跑!路悠悠立刻兴奋了,功德值这是已经在努力了吗?“顾柏旸!”她铆足了劲追上去。“你也晨练呀!”顾柏旸被吓了一跳,跑的通红的脸板的像要骂人,可憋了半天,就憋出三个字:“要你管!”

路悠悠:……中二少年!她心里翻白眼,脸上笑嘻嘻:“我不管你呀,我也跑步,我们一起跑呗!”顾柏旸:……“谁,谁要跟你一起跑!”路悠悠怎么不生气?路悠悠干嘛跟我笑?她笑起来,眼睛怎么那么好看?“我,我告诉你,你别跟着我,我忙着……啊!””中二少年走着神说话,话没说完,一脚踢到路边的台阶,疼的浑身一软,就朝旁边摔。

但她忍住了。“顾柏旸,你没事吧?有没有不舒服?我记得之前王老师说,你做了一个大手术,现在是不是还没有恢复呀?我送你回家好不好?”顾柏旸都快炸了,一把推开她,咬牙切齿的狠狠吐出两个字:“不、用!”大概觉得不够,又加了一句:“路悠悠,我告诉你,你,你给我离远点儿,因为,因为你你太丑了!”

中二少年说完,一甩脑袋,转身就走。路悠悠:……她丑?功德值他眼瞎吧!算了,念在他是功德值的份儿上,这气,她忍了!这表情被走远的顾柏旸一回头,看了个清清楚楚。他顿时后悔的肝疼,路悠悠的表情看起来好委屈啊!他说的是不是特别过分?

也就班里那愚蠢的中二少年才会觉得她丑吧。顾柏旸想到这里,抬手捋了捋刚染成杀马特红的长头发,一甩头,像只骄傲的小公鸡,挺胸抬头的决定,他以后,绝不再说路悠悠丑!路悠悠可不知道少年自我发挥了这么多,跑完回家洗漱吃饭上学。

快到小区外面的时候,遇到两个女同学,其中中等个子,身材略丰、满,留着盖了眼睛刘海儿的女生跟她说了句话。路悠悠带着耳机,也没听到,就指指自己的耳朵,示意她在听随身听,挥挥手走了。两个女生被撂下,顿时目瞪口呆,开口打招呼的女生气得鼓起脸。

“她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跟她说话,她还拽上了?我就算了,张瑜,你可是咱班班长,还是校花,你跟她说话,那都是给她脸好吧?”她说着偏头,看向旁边的高个子女生。******路悠悠今日小账本:功德值:因长得漂亮入账0.01

美果然是值钱的!------------第六章:张瑜的危机张瑜扎着长长的马尾,额前也留了时下最流行的厚重齐刘海儿,眼尾微微上挑,自带眼线,是个十分标准的台风小美人儿。她今年刚刚转来西桥街中学,就凭借明星一样健康的好皮肤和优异的数理化成绩,力压已经开始长青春痘的前校花邢芳茹,成了新的校花。

可对张瑜来说,这远远不够,她不止要比邢芳茹好看,还要比她学习好,因为她来西桥街中学,已经很委屈了!张瑜初升高的成绩不错,勉勉强强够上比西桥街更好的附中,可开学还不到一个月,她就发现,附中是双语教学,她根本跟不上教学进度,只好再让家里想办法,给她转学。

张瑜的外公外婆觉得没必要给她太大学习压力,于是本着‘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原则,把她转到了西桥街中学。张瑜本以为自己从附中转来,肯定是进金牌一班,谁知道金牌一班新上任的班主任刘老师看了她在附中的成绩后,就建议她家长送她去二班。

当然,说是建议,其实就是明确拒绝,最后,张瑜家里也只能接受二班,毕竟,高二还是要分班的嘛!其实二班的整体成绩也不错,就是偏科学生居多,尤其是偏文科的学生多。这跟学校班级设置有关,高二分班后,一班将是最好的理科班,二班就是最好的文科班,所以理科班的班主任就是数学老师刘佩雯,而二班的班主任就是语文老师王懿。

两位老师都是金牌教师,副高职称,带班经验丰富,成绩优异,所以二班也被称为‘银牌二班’。班里的学生,多半都是路悠悠就是这种严重偏科到文科随便学学就能考个年级前几名,理科勉勉强强过的去的学生,等高二一分班,也是考名校的好苗子。

当然,路悠悠这会儿的理科成绩,已经惨不忍睹到过不去的地步了!这也是张瑜不甘心的原因之一,她理科学的好,早想好要学理科的,现在在二班,简直就是在耽误她的时间!几乎每一天,她都在担心,分班的时候,她会不会连进一班的资格都没了?

她这么担心,老师们却一点儿都不愿意偏向她,反而一个个的,看路悠悠那笨蛋出奇的顺眼,她数学成绩都差成那样了,刘老师居然还跟王老师说:“要是路悠悠数学英语有一门能考上一百二,我都百分之百让她进一班!”张瑜当时就站在办公室门外,听到这话,气得当场眼眶就红了!

凭什么啊,路悠悠那死胖子,呆头呆脑的,有什么资格跟她竞争进一班的名额?所以,在王老师请假去做手术,新来的班主任赵老师迅速把‘不识趣’的路悠悠扔到最后一排的时候,张瑜狠狠松了口气。她也不喜欢的赵老师,可她更讨厌路悠悠!

而随着路悠悠成绩直线下降,张瑜也就不再把她当成竞争对手了,毕竟,就连刘老师,好像都放弃她了,路悠悠,已经不配当她的对手了!可张瑜万万没想到,才不到两个月,把路悠悠赶走的赵老师,就开始试图讨好她了!------------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