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67章(1 / 9)

路爱民先不满的白了她一眼,才闷声闷气的说:“我也是,明天早晨就得赶紧赶飞机回去,工程紧着呢,有什么话,赶紧说!”说完,坐沙发另一头去了。外公、外婆看着这俩人,一个气得脸都白了,一个恨不得举着勺子,冲上去给他们一人几下!

“不担心啊悠悠,别看你外公老啦,年轻时候,全团里,就他脑子最好,他肯定有办法!”“昂!外婆你们好厉害哦!”“那是当然喽,你外公,就在家是个没用的。”外婆难得夸外公一次,看着她眉眼间都抹不去的自豪笑容,路悠悠也笑了。

为什么,突然觉得,外公外婆,都在变得有活力了呢?“因为你啊!”脑子里,系统小富突然冒了个声音。“我?”------------第七十章:系统的尿性“所以说,我运动会突然出那么好的成绩,跟系统,也有关系?”路悠悠举一反三。

“算,是吧?”小富不太确定的样子。路悠悠想起它那奶狗形象,觉得,暂时还是别问了。“啊,对了,你运动会得奖的奖励,还没兑换呢!”小富迷迷糊糊的。“我想兑换陈娇娇的信息,你不给呀。”路悠悠无奈。“对哦!那个的确是不能的,只能兑换学习信息的,你就没什么关于学习方面,特别想知道的消息吗?虽然你是个重生的人,但如果我记得没错,重生前,你是个学渣而且……”

“小富?!”路悠悠咬牙,小富嘿嘿一笑,不说话了。“总之,快兑换吧,奖励只有七天,过期自动作废哦!”过期!路悠悠就瞪眼,当初,它可没说,这玩意儿会过期!她还等着高三的时候,再兑换更多呢!“哎呦,你都是重生的人了,难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这种道理,还需要我一个系统神……咳咳,还需要我告诉你吗?而且你放心,完成第一个任务后,系统会频繁下达任务,到时候哦,你的奖励多到用不完!”

路悠悠呵呵冷笑,我信了你的鬼!她上辈子,可是靠写剧本才混成有钱人的,系统那点儿坑人的伎俩,她比谁都清楚!瞧瞧,这才第一次发奖励呢,就设期限了呢!而且还是七天,短保、新鲜!路悠悠嘿嘿冷笑:“成吧,七天之内,我一定,想清楚!”

想的明明白白,要的大大方方,让系统知道,她这个宿主,也不是好惹的。“额……好冷。”小富颤着声音,像是打了个哆嗦,然后迅速,路悠悠脑海里的声音消失了。她还是没来得及问,小富的实体,为什么就是不出现呢?第二天早晨,路悠悠悄悄把信藏在身上,没去晨跑,直接去了复印店。

复印店刚刚开门,老板以为她小小年纪,要打官司呢,还多问了两句。小区附近的,都是熟人,路悠悠可不会实话实说,找了个借口,说是学习资料,就带着信去邮局了。也没注意到,她刚出复印室,就有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儿,跟了进去。

跑到邮局,寄了信,正好回家。外婆正在给外公准备外套,边准备,边唠叨:“不就是老战友聚会,怎么就非得穿军装?那军装,都压箱底多少年了。”“老战友聚会,不穿……就得穿军装!”外公大概是想反驳一句,话说了一半,就自觉换了个柔和不少的说法。

许褚一听,忙替荀彧、郭嘉吹了起来,“何止主公,苟大人和郭军师也很厉害。他们发明了军工铲、急救箱、多用锅、望远镜。老弟,你不是也有个望远镜?只是,你那单筒的和军士双筒的比起来,差远了。”几人说罢,脸上都流露出十分得意的神色。他们知道曹德厉害,也知道曹德爱发明东西,见曹德整天牛的二五八万的,心里都有些不服气。此时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的找回场子。

曹德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行,你们可真行!我特么天天在外面操碎了心,你们倒好,卷起来了。来人,把我那三口箱子抬出来。”曹操见状,连连跟荀彧、郭嘉挤了挤眼,转身就要开溜。不溜不行啊,这做贼的遇到正主儿,说不清楚。而且,曹老二的脾气大伙都清楚,发起火来,可是连他老爹都敢抽的货色。曹操只是他大哥,那老小子真要较真,自己肯定要丢尽脸面了。

三剑客心里砰砰跳,正要拍拍屁股走人,典韦却直接把他们拦了下来,“主公,苟大人,郭军师,你们来,来来来。给二爷好好讲讲,你们是怎么发明的?让二爷也长长见识。”许褚也扯开了喉咙嚷道:“对啊,主公,反正在场的没外人。你就说,这么多好东西,怎么发明出来的?”

三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时,几名军士抬着三口箱子走到厅内,把箱子往曹德面前一放,抱拳道:“二爷,您的箱子。”曹德急忙打开箱子,往里一看,什么明光铠、军工铲,什么唐刀短刺,全不见了。只剩下一叠内裤,整整齐齐的摆在里面。

许褚噗嗤一声大笑起来,“老弟,我知道你心里气,可你也犯不着这样啊?你拿你的内裤出来干什么?”众人嘻嘻哈哈,全都跟着乐呵起来。曹德眼睛瞪得大大的,抓起内裤找了找,别说军刀军刺,连皮带都被人偷了个干干净净。

他扭过头,冲着曹操三剑客嚷道:“我箱子呢?我就草了,我的箱子呢?”曹操抬头看着房梁,一脸无辜的道:“那不是你的箱子吗?不都好好的,你瞧,内裤都好好的放着呢……”“我特么……”曹德气的团团转,“我箱子里面的东西呢?明光铠、战刀,工兵铲、军刺,东西呢?”

曹操小声嘀咕道:“我怎么知道,你的东西你自己不看好,怪谁呢?”荀彧郭嘉别过脸低下头,就装听不见。曹操气的脸都白了,咬着牙,瞪着许褚骂道:“你特么可闭嘴吧!”荀彧也高声附和道:“就是,就你逼事多!你比杨修逼事都多!”

杨修:???他正啧啧的看热闹呢,结果屎盆子从天上扣到了自己头上:这,我特么招谁惹谁了?宴会厅内,顿时乱成一团。郭嘉抿着嘴唇,表面笑嘻嘻,内心妈卖批,把典韦、许褚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个遍。他尽量维持着自己名士高人的风范,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主公,狗货,咱们快逃吧,再晚一会儿,就全都漏了。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荀彧微微点了点头,稍稍侧身道:“反正我是不管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碰到二爷,我特么没一天好日子过。二爷,你可真是我的克星。你俩忙吧,我先撤了。”荀彧喘息两口,正要借故离开,郭嘉突然呵呵笑道:“大伙静一静,都静一静。这个军刀军刺嘛,其实并不像二爷想的那样。里面有些缘由,让苟大人给你们讲讲吧。”

说罢,郭嘉一脚将荀彧踢了出来,趁着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在荀彧身上,他抓住曹操的手,头也不回的就往后堂走去。荀彧脚下一个不稳,噔噔噔连跨三步,直接来到了许褚、典韦面前。回头一看,曹操、郭嘉全都没了人影。“你们,我,我特么……”

话都没说一句,许褚、典韦直接将他围了起来,“苟大人,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那箱子不是你们的吗?为何跑到二爷房中?”荀彧看了看曹德要吃人的表情,心里吓得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顿了顿,清清嗓子,他就指着许褚道:“第一,你不要再叫我狗货了。听到没有?”

许褚愣了愣,“行,我不叫你狗货。”“第二,以后叫郭嘉,不要叫他郭军师,叫他郭贱人,记住了没?”“郭贱人?这从何说起……”荀彧叹了口气,道:“其实,这几口箱子,是姓郭的贱人偷得二爷的。他偷完之后,怕我们告发他,硬说是他自己发明的。二爷,对不住啊,早知道他是这种人,我就不该和他为伍。”

曹德心里郁闷的,骂都不知道怎么骂了,“我真是服了,你们三个,不愧是三贱客!带头的欠草,两个帮凶呢,一个狗货一个贱人,你们真不愧是一路货色。我,我特么服气,服气……”曹德拿起那一叠内裤,一边说着,一边极其无语的往回走。

荀彧暗暗松了口气,见许褚满脸的不可思议,及瞪了他一眼,训斥道:“塞住你的嘴,别整天跟杨事逼似的,吃什么都堵不住你的肛!”杨修站了起来,扭头找曹德去了……------------第108章 返程三日后,众军回都。曹操让曹仁留下来驻守宛城,其余的,包括张绣、胡车儿在内,全都带了回去。

邹夫人摇了摇头。“你累不累?”“有点吧。”“要不,我帮你揉揉肩,捶捶腿?”邹夫人低下头,脸瞬间红了。“二爷,那就有劳了……”曹德大喜,急忙凑了过去,轻轻的帮邹夫人揉捏肩膀。许褚骑马走到跟前,正要问铁器的事,刚掀开车帘,就见曹德靠在邹夫人身上,双手十分不老实;邹夫人则微微闭着眼睛,嘴里时不时的还会嘤咛几声,显然十分享受。

许褚立刻放下车帘,嘿嘿笑着退后几步。张绣随即赶到,问许褚道:“老许,你回来干什么?精钢玄铁的事怎样了?主公说要打造一支铁军,没有玄铁可不成。二爷呢,二爷做什么呢?”许褚笑道:“二爷弄你婶呢,你去看看?”

张绣瞪大了眼睛,瞄了瞄马车,一声不吭的走了。曹德一直在马车里待到中午,直到吃饭时才下车。一下马车,他就晃了晃胳膊伸了伸腰,神清气爽的喊上一句:“累死我了!”许褚嘀咕偷偷对张绣说道:“弄了一路,能不累吗?好火费炭,好女费汉。就你婶子这腰肢,这相貌,咱二爷早晚落个茎尽人亡。”

张绣默默的端着饭碗,不搭理他。曹德笑着问道:“吃什么呢?这么香。老许,一会儿让军士送四样小菜四样点心,再整几壶美酒,一起送我车上。我好好休息休息。”许褚答应下来,回头又对张绣说道:“你瞧,你婶子是上瘾了,连马车都不让二爷下。他俩是打算吃喝拉撒都在车里啊。啧啧,你婶子可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许褚这一路上,尽在他耳边你婶子你婶子的,说的张绣烦不胜烦。“你说够没有?我真是服了,有完没完?他们就是在车上说说话,能干什么事?”许褚瞪了个白眼,“你还不乐意了?行,一会儿看你婶子下来了怎么说。”邹夫人坐了一路马车,人也有些乏了,趁着午饭,正好下来休息休息。

曹德见状,急忙过去搀扶住她,柔声问道:“怎么出来了?我刚准备好午饭,马上给你送去。”邹夫人笑道:“不用这么麻烦了,今天一上午,你一刻也没闲着,怕是累坏了吧?说实在的,二爷,你这技术可真是不错,不过三两下,我就浑身舒坦。”

周围几人听见,嘴都歪了,怎么宛城的人都这么生猛的吗?许褚一脸得意的瞧着张绣,“怎么样,我没说错吧?二爷可真是有手段,多学着点。”邹夫人散了散步,就会马车里继续呆着了。毕竟大伙都是军士,他一个女流之辈,留在外面有点尴尬。

许褚把曹德拉了过来,问道:“二爷,你别只顾着快活,铁器的事怎么办?”曹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等回许都再说,急什么!”之后,屁颠屁颠的跑回车里了。许褚望着他的背影,摇头叹道:“老张,你婶子可真是妖精,才一会儿的功夫,把二爷的魂儿都勾走了。”

到了许都,许褚哪都不去,直接跟着曹德去了他家。他想问曹德要精钢打造的兵器,要玄铁铸就的铠甲,以此来打造一支真正意义上的铁军!进了院落,他也毫不见外,跟在自己家一样,看见什么吃什么,看见什么喝什么,把曹德烦的一肚子气。

可许褚这个人,自来熟,他与曹德的关系又极好,骂都骂不走。最后,曹德实在没辙了,就把赵四儿叫了过来,对许褚说道:“你想要铁器,可以,跟着赵四儿走铁匠铺逛一逛吧,让他教你如何锻造好铁。”许褚嘿嘿一笑,“我不管锻铁,锻铁的事交给铁匠,我只管要兵器。二爷,您今儿不出点血,老许我就不走了,晚上你也别想圆房。”

曹德气道:“我圆什么房?我都没成亲呢,圆什么房?”曹德咬着牙,心里把许褚祖宗十九代都问候了一遍,盯着赵四儿道:“去,带着这贱人去库里走一趟,里面有什么好兵器、好铠甲,任他挑任他选,挑到他满意为止!”许褚这才哈哈笑了起来,一抱拳,说道:“多谢二爷。等明天,老许请你喝酒,祝你抱得美人归。”

等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曹德终于松了口气。他精心准备了几样美食,端着两壶好酒,直接来到邹夫人的小院。“姐姐睡了吗?”邹夫人正侧卧在贵妃床上休息,见识曹德,便笑着答道:“没呢。”曹德笑道:“那刚好,我做了点饭菜,还带了两壶酒,一起喝两杯吧。”

邹夫人眉头微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二爷,真是对不住。隔壁院里的蔡姑娘,小碗、美卿姑娘早早的约了我,说我初来乍到的,要给我接风洗尘。二爷,这个……”话没说完,小碗早气鼓鼓的走了进来。一见到曹德,她便瞪了他一眼,骂道:“色狼!平时像个君子,一去了外地就原形毕露了。”

曹德急忙问道:“怎么了这是?谁惹你啦?”小碗重重的哼了一声,一跺脚,拉着邹夫人就往外走。等与曹德擦肩而过时,她还特意小声说了句,“告诉你,二爷,想要邹姐姐,得先把我,把我,哼……”接着,就头也不回的去了。

曹德挠了挠头,叹道:“这小姑娘,醋劲还挺大,要不,一起收了?”他端着美酒美食,悄悄跟在身后,趁着小碗、邹夫人不注意,钻到了院子里,伺机而动……------------第109章 小徐是个好同志啊司空府内,曹操焦急的来回踱步。

“你说老许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铁器的事能不能弄成?”郭嘉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微笑着道:“主公尽管放心,老许和二爷的关系极好,他只要肯开口,二爷绝对不会拒绝。哪怕要不来锻造玄铁的办法,多少也能讨来几件样品。”

荀彧点头道:“能有样品,咱们就能依葫芦画瓢,不怕造不出来好铁。主公,依我看,你那个铁军很有搞头。”曹操搓着手道:“希望如此吧,倘若真能打造出一支铁军,咱许都从今以后还怕谁?袁绍么?去他妈的吧,我能当着他的面,把小刘抢过来你信不信?”

司空府书房内,除了曹操三剑客,还有程昱、曹洪、夏侯惇、夏侯渊,以及刚刚投降曹营的徐晃。半个月前,曹操等人前往宛城的时候,曾命曹洪、程昱他们守家,所以这几人都不知道铁器的事。曹操笑道:“小徐呀,你不懂,我那兄弟真有些手段。一会儿老许回来你就明白了。”

徐晃听他如此说,也就不吭声了。众人在书房内一直等啊等啊,等到傍晚时分,荀彧才伸长了脖子叫道:“老许回来了,老许回来了,快,快快快……”三剑客一股脑跑了出来,跟三只兔子似的,一见面,曹操就开口问道:“东西呢?我让你问老二要的东西呢?”

许褚特意卖了个关子,低声道:“主公,狗货,贱人,来,你们跟我来。”曹操三人被叫习惯了,也不觉得难听了。平常没事时,他们三个相互之间还狗货欠草嚷个不停,现在郭嘉喜提“贱人”这个雅号,剩下两个巴不得别人天天这么称呼他。

尤其是荀彧,整天狗货狗货被郭嘉呼来唤去的,他意见很大!好容易给逮着这贼头,不拉他下水怎么也说不过去。荀彧一边挽着郭嘉的胳膊,一边严肃郑重的道:“郭贱啊,走,跟着欠草去看看。”郭嘉脸色阴沉,低声骂了句,“叫你狗货也不亏。”

三人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出了书房门,径直往院子里走去。徐晃跟在身后,吓得人都傻了。这,这是个什么情况?世人都说,曹操曹孟德,威严肃穆、不怒自威,是个枭雄,荀彧荀令君,品行端正、刚正不阿,乃王佐之才;郭嘉郭奉孝,儒雅随和、奇计百出,是曹操帐下第一谋士。

他们三个不应该是指点江山,品茗天下?不应该是君臣一心,其利断金?不应该是严肃的严肃,潇洒的潇洒?怎么是这个吊样?我日……徐晃一脸懵逼,听着他们三个左一句欠兄,右一句狗货,心里那滋味,别提有多别扭了。等到来到院子里时,他趁曹操不注意,偷偷靠近夏侯渊,问道:“夏侯老兄,主公和军师他们的雅号谁给起的?”

夏侯渊嗤嗤笑了两声,“说起来,应该算是二爷给起的,小徐呀,哥哥我劝你一句,以后千万千万别招惹曹家老二那个煞星。欠草狗货贱人都有了,你真惹了他,搞不好他给你弄个雅号,你这辈子别想翻身了。”徐晃瞪大了眼睛,“这二爷可真够缺德的啊,老兄,你有雅号嘛?”

夏侯渊老脸一耷拉,根本就不想继续往下说。曹洪听见了,重重的叹了口气,凑过来低声道:“别提了,谁都没有我跟夏侯老弟的外号难听。当初,就因为我让那小子陪我去趟医院,让他逮到了把柄。从此以后,他就叫你老哥我‘快乐男孩’。我特么想死的心都有了。”

徐晃奇怪的问道:“快乐男孩?什么意思?”“快男!还能什么意思,我也是服气,你说怎么摊上这么个不着调的堂弟儿?”徐晃想了想,脸上露出笑意,下意识的向曹洪裆部看去。曹洪哼道:“别瞅了,早治好了。你夏侯老哥外号也不差,跟我比起来,一个半斤一个八两,他叫撸官男孩。”

“撸官?”徐晃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就是手活!老二还给我俩整了个组合,叫筷子兄弟。我特么,唉……”曹洪愤懑的摇了摇头,叹息着去了。徐晃歪歪的咧着嘴巴,心里想着“筷子兄弟”这四个字,结果一个没忍住,咔咔咔的笑了起来。

夏侯渊没好气的道:“别特么笑了,你也免不了有这一天,你也免不了有求他的时候。”院子里放着三四辆牛车,上面全都盖着一层篷布。其中一辆是铁矿原石,一辆是刚刚锻造出来的铁管、铁料,剩下两三辆,是已经成型的铁器。如短刀、短剑,头盔、铠甲等。

许褚打开篷布,满脸骄傲的道:“主公,怎样?二爷库里的那点东西,我全拿过来了,一点儿也没剩。”铁矿原石一类的东西,几人都不感兴趣。毕竟,他们是掌权者,只需要知道能不能造出来好铁,至于其中的过程,他们并不在意。

曹操走到装着铁料的牛车旁,拿起一根钢管,掂量一番后,在手中仔细的查看起来。“这钢管怎么如此规整?荀彧,咱们军工部造的出来吗?”“你骂谁呢?”曹操瞪了他一眼。荀彧急忙解释道:“主公,我没骂你,我骂曹老二。”

“我是他亲哥,你骂他狗东西,我是什么?”荀彧闷闷的不敢吭声。曹操扭头对徐晃说道:“把你的刀拿出来。”徐晃顿时吓的面如土色,一边抽刀一边替荀彧求情道:“主公,荀大人一时嘴快,实在是无心之过,不至于杀了他啊?”

曹操乐了,“杀他?他脸皮比郭贱都厚,砍也砍不动啊。”他从徐晃手中多过宝刀,高高举了起来,用力的向钢管上劈了下去。呛的一声巨响,宝刀立即弹开,刀刃上已然多了一个大大的缺口。反观钢管,上面只有一道浅浅的痕迹,就像是用笔墨画上去的,用手一擦就没了。

“好东西啊,狗货,你说要是用这种铁料做成的兵刃,那该有多好用!”荀彧深以为意,“不敢说天下无敌,最起码在装备上,没人比咱们更强。如此下来,咱们一名军士,打别人四五个不成问题。”曹操随手把徐晃的宝刀丢在地上,对着他笑道:“小徐呀,你以前跟着杨奉,是不是负责过军政、军务?”

徐晃答道:“正是,末将是从士卒一步步升上去的,在军务机构里待过很长时间。”徐晃抱拳道:“多谢主公,末将一定不辱使命。”曹操笑道:“你若是造不出来呢?”曹操等的就是这句话,“好好好,好得很。小徐呀,我们可全都指望你了。”

徐晃满脸欣喜的答应下来,急忙命人推着牛车,送到军工部,他要连夜加班加点,把精钢玄铁给琢磨出来。曹操、荀彧、郭嘉,三人彼此交流了个眼神,纷纷长舒一口气,转身带着程昱,去曹记火锅城吃火锅去了。三剑客,另外再加上程昱,坐在三楼包厢内边喝边聊,那叫一个开心。

荀彧乐得嘴巴都合不上了。本来,铁料、铁器由军工部负责,而军工部归他管。徐晃如果不接下来,那这事肯定要落在他的头上。可荀彧弄不出来啊,他若真有办法,早在宛城时就已经搞定了,根本就用不着回来再去偷曹德的小仓库。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