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39885章(1 / 8)

“你们这些墙头草,你们拿了我秦家多少好处,为了讨好楚家,居然还敢在我的地盘叛变!”秦天虎破口大骂,这些人他都认识,平素交往也密切,可他自己也没想到今晚差点就栽在他们手中了。第一个投靠楚远山的彭家三兄弟面面相觑,连忙向秦天虎求情,说自己也是逼不得已,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求饶。

楚远山冷道:“蝼蚁之辈,也敢拦我?”“狗娘养的楚家,打不过就要以大欺小,我今天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牛建国吼道。“那便去死吧。”牛建国就只有一条左手,他挥舞着重达几十斤重的铁锤砸向楚远山,但被他给一拳砸成了两半,下一秒钟,牛建国躲闪不及,被楚远山一拳轰飞,身上当场骨头断了一片。

楚远山挥动手中的三棱刃,轻而易举斩断了武大勇手中的武器,随即三棱刃直挑向武大勇的面门,武大勇连跑都来不及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棱刃的逼近。千钧一发之际,我大步流星赶到,势大力沉的用古剑撞开了楚远山的三棱刃,堪堪将武大勇从死亡一线拉了回来……

我将武大勇推开,自己一人迎上了楚远山。“你在我面前,不过是一蝼蚁!”楚远山蔑笑道。我一剑斩在楚远山的三棱刃上,他手腕一翻,我便感觉到有一股巨力涌向我的手臂,一下子将我的虎口撕裂开来,即便我动用了神灵之坠,但在这个上古家族的强者面前,我还是太弱了……

楚远山不屑一顾的盯着我,手中的三棱刃早已锁定了我的身体,我逃脱不掉他的攻击范围,死亡的气息将我彻底笼罩住。“我不知道你什么来路,你的手段在我面前都是米粒之光,敢杀我楚家嫡子,便要付出代价!”楚远山目光冰冷道。

我默不做声,拼命调动着自己体内的最后力量,准备做殊死一搏!楚远山的三棱刃如约而至的挑向我脖颈,那是我刚才击杀楚轩同样的位置,如今,楚远山准备以牙还牙。我举起古剑去挡,但不出意料,动用我最后力量的古剑没有挡住楚远山的三棱刃,古剑应声断成了两半,此时此刻,我已然感受到了三棱刃上的冰冷气息……

秦若萱目光投来,脸上布满了绝望,但随即她看到了一道黑影,眼中顿时露出一抹欣喜之色。电光火石间,我看到有一只沧桑的手抓住了楚远山的三棱刃,而在我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道伟岸的身影。我心头蓦地一动,他又来了……

“他不是什么卑微小人,他,是我陈英雄的儿子!”威严的声音悠悠响起,父亲轻描淡写的将三棱刃折断成两半,然后抓住那一截断刃反手刺在了楚远山的身上。楚远山在看清父亲的脸后,眼中流露出震惊之色,他捂着被断刃刺中的胸口,气急败坏道:“陈英雄,你儿子杀了楚家嫡子,今日说什么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代价?”父亲忽然露出了笑容,但随即,我看到他回过头来了看我一眼,意味深长道:“同辈之人杀便杀了,如果有哪个老东西敢以大欺小,有我担着!”父亲话音刚落,他一巴掌拍向楚远山的脸,当即将他整个人拍飞在地上,刚才还仪表堂堂的楚远山瞬间披头散发,脸如猪头一样挂着一个血红手印。

我脑袋几近一片空白,耳边旋即传来了夜春秋的冷笑声。“这才刚开始,还有他们,谁也跑不了,他们都要给你陈化凡陪葬……”夜春秋的冷笑声中,红眼异尸的攻击还在猛烈持续着,绝望开始笼罩了场上的所有人,但即便如此,众斗门弟子们的脸上没有人表现出恐惧,他们还在奋力战斗着,没有人后退,更没有人跪地投降。

眼看着红眼异尸的攻击愈演愈烈时,外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队身影如匕首一般狠狠扎进了红眼异尸的包围中,瞬间激起了不少人的惊呼声。我回头看去,密密麻麻的人影中,一道身影犹显得格外熟悉,只见她快步向我走来,周旁有不少红眼异尸想要截杀她,都被她身旁的随从给拦住。

“你是什么人?”夜春秋面露诧异道。年轻的身影并不理会夜春秋,她的目光始终盯着我,她留着一头的乌黑长发,在黑暗中,一双紫色的眸子甚是格外引人注意。我还没开口,她倒是先说话了。“好久不见。”她道。我木然的点了点头。

下一秒钟,她忽然在我身前蹲下,然后捡起我落在地上的盒子,她轻轻打开,捏着里边的药丸子。“为什么不吃?”她问道。我摇头,默然无语。她忽然笑了,紫色的眸子伴随着笑意犹多了几分风情,她的头发比曾经我见到时长了不少,乌黑浓密,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时夜春秋开口了,他声音冰冷道:“我问你呢,你是谁?”她回过头,淡淡道:“我叫冷瞳。”“你来做什么?”“我来找我的仇人。”“哦?陈化凡是你的仇人,那正好,他马上就要死在我的手上了!”夜春秋道。冷瞳忽然露出不屑的神色,她道:“他命是我的,除了我,谁都不能杀他!”

苦涩的药汁迅速进入到我的喉咙,然后融入我的血液和全身,顷刻间的近距离下,我看到冷瞳闭上了眼睛,她口中传来了一丝血腥味道,是她自己咬破了舌尖,将一缕精血喂入我口中。第608章 赌命我双眼发红,夜风拂过,我嘴角忽然勾起了一丝冷漠的笑容。

我分明感受得到,我体内的力量在源源不断冒出,而这一切都要归于我身上的双鱼印记。冷瞳注视着我,她脸上神情不起任何变化,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心头微微一动。“你的命是我的,我不取,谁都不能杀你!”冷瞳话音落下,随即给我让开了道路,我抬头望向前方,一眼便瞅见夜春秋正面露惊诧之色。

“不可能!”夜春秋大吃一惊,他连连摇头道:“你的血脉之力不是已经枯竭了吗?怎又会有更强的力量?”对于夜春秋的问题,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我知道这肯定和冷瞳有一定的关系,我脑海里迅速闪过刚才冷瞳红润的嘴唇紧贴在我嘴上的画面,她似乎还闭上了眼睛,她的嘴唇冰冷带着一丝血腥味,那是她咬破了舌尖流出的精血。

“陈家人的秘密,又怎是你这种傀儡能知道的?”冷瞳露出不屑的神情道。夜春秋恼羞成怒,他死死盯着我,道:“陈化凡,你的命还真好,走了一个月漓,又来了一个新的。”“随你怎么说,今晚我必取你性命!”我大步迈向夜春秋,红眼异尸还在肆虐,我得尽快杀了他,以免夜长梦多。

但夜春秋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就在我靠近的同时,我忽然看到他冷笑着打开了手中的折扇。“鬼影,杀了此子!”夜春秋无疑是邪物收藏者,不但带着了大群红眼异尸,就连眼前的这只鬼影也是它的杰作,我连续挥砍了几次都没能击中鬼影,相反,它速度奇快,一度将黑色如树藤一样的手掌缠在我的身上……

“陈化凡,这鬼影是我千锤百炼出来的,动如闪电,取你性命如囊中取物!”夜春秋的嘲笑声刚一落下,忽然间我一把将手中的古剑丢落在地上。一旁的冷瞳看得眼中泛起古怪的目光,但她没有开口问我,而是一动不动的注释,倒是夜春秋见状吃惊得合不拢嘴,冷笑道:“没有武器,你又如何跟鬼影斗?”

我摇头不语,鬼影的速度太快,我手中的古剑根本砍不中它,而唯一那解决掉这个麻烦家伙的办法,只有请君入瓮!我丢掉了古剑,露出自己的双臂,我神色平静,目光凝视着前方。几秒钟后,黑暗中的鬼影再也那耐不住,它夹杂则一阵冷风袭了过来,我抬起头,明显感觉到四面八方都是冷风,双耳再也听不着其它声音。

冷风刮得愈加凌冽,我面颊发疼,伸手一抹发现流了一脸的鲜血,是被那冷风给刮破了脸,鲜血顺着我的脸一点点滴落下来;我不以为然,任凭冷风笼罩住了我的全身,挂得我身手伤痕累累。“找死,鬼影会吸干你身上的每一滴鲜血!”夜春秋道。

我身上各处传来猛烈的痛苦,那是被风刮破了身上的伤口,刹那间,我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附在了我的后背上,冰凉透顶,又带着一丝黏糊。我没有回头,肩上仿佛有一座小山一般压了下来,让我几近喘不过气来,我艰难挺直了身板,下一秒钟,那个黏糊的东西好似用锋利的单刃破开了我的后背,然后如一条毒蛇一般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牛建国和武大勇他们目光投了过来,满脸的担忧,却又不敢大声言语,生怕打扰到我。夜幕下,我屹立在原地,眼角余光一扫,瞥见夜春秋嘴角正挂着得意的笑容,鬼影是他的杰作,杀人于无形。“鬼影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陈化凡,你命该如此,很快就会变成一具干瘪的尸体!”夜春秋道。

这个时候,我忽然摇了摇头。夜春秋面露不解,但很快他忽然脸色大变!这就是鬼影,一只吸食了我许多鲜血的鬼影,它没有了刚才的疾速反应,本该虚化的身影在吸食了鲜血后变得实质状,从而被我抓住了双腿。我强忍着开膛破肚一般的痛苦,将鬼影从身体里拉扯出来,它身上的黑毛沾满了我的鲜血,只可惜锋利的牙齿还没来得及啃烂我的五脏六腑,便被我彻底纠了出来。

我卡住了鬼影的脖颈,将它举至半空中,对面不远处的夜春秋看到这一幕,神情呆滞,满是不敢置信。“你居然将鬼影从自己身体里抓了出来?”夜春秋彻底惊呆了,它的鬼影从来没失手过,而我则是第一个敢这般做的人。我知道自己是在赌命,赌我可以在鬼影咬烂自己的五脏六腑之前将它抓出来,庆幸的是,这一局我赌赢了。

我举起古剑,没有任何的迟疑,手起剑落,已成实质状的鬼影被我当场斩成了两半。夜春秋大惊失色,我一只手捂着胸膛上的伤口,一只手握紧了古剑,朝着夜春秋走近脱去。夜春秋步步后退,他脸色格外的难看,我目光注视着他,这一刻,我分明看到他眼中流露出了恐惧。

这是一个骄傲无比的男人,如今在我面前,宛若一条丧家之犬……【作者题外话】:不要骂了,我回来更新了!另外老群已满,想进书友群的加群号:517693967第609章 血煞夜幕下,夜春秋俊俏的面容犹多了几分狰狞之色,他退无可退,干脆站在了原地,目光死死盯着我。

“陈化凡,你杀不了我的。”夜春秋道。“试试便知!”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古剑,上面的鲜血已经凝固,但这丝毫不影响它的锋利,古剑虽旧,但用来杀人足矣!我手中的古剑举起,夜春秋脸色刷的一下白了,死到临头,他可算是怕了,但怕又有什么用?

“把东西交出来!”我冷声道。夜春秋迟疑了下,不过还是很快拿出了人皮地图,这是恶人寺数百年来的传承,如今已然到了我的手上。我身上有四块人皮地图,算上这一块已经是五块,我瞥了一眼,心头微微一动,第五块人皮地图已经隐隐指印出了一条道路,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剩下最后一块人皮地图了。

“说,这人皮地图是做什么的?”我道。“你不知道?”夜春秋反问道。“我要是知道,也许问你的应该是我的剑了。”夜春秋身体颤了一下,旋即他压着声音道:“上古地图传闻有六块,凑齐之后,便可以看到一条指引的道路。”

“这条道路通往何处?”我问道。夜春秋深呼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道:“天墓!”“天墓?”“不错,埋葬天的坟墓……据说那里,便藏着永生的秘密,多少人穷其一生,多少千古大帝梦寐以求都想知道的上古奥秘……”夜春秋说到这里两眼放光,而周旁的众人更是面面相觑,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我心头一震,夜春秋的话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震撼,这个谜一样的男人究竟还知道着什么样的秘密,我不得而知!“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是不是可以放我离开了?”夜春秋道。“我从没答应过放你离开,我们之间,需要有个了断!”

我手起剑落,但就在古剑即将落在夜春秋脖颈的瞬间,好似有一道白芒闪过击中了古剑,我顿觉得虎口一阵剧烈的麻痹感,手心一松,古剑被击偏了不少。夜春秋逃过一劫,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神情。“是谁?”我沉声道。黑暗中,我看见一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我定睛看去,那是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形如孩童,可偏偏却长着一张沧桑的老脸,与他的身形极其不搭。“陈家之人果然是有仇必报!”矮小男子话音沙哑,他顿了顿继续道:“可惜他现在还不能死,他还需要活着……”矮小男子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如一把剑刃一样,透过空气无形之中斩在我身上,他人未动,可我身上竟是多了不少伤口,鲜血直流。

我疼得咬紧牙根,暗暗吃惊这个矮小男子的恐怖势力,他的话语如刀,割得我满身痛楚!夜春秋看了过来,脸上笑容更甚,他虔诚的跪倒在矮小男子面前,恭恭敬敬道:“夜春秋见过师祖。”“你是他师祖?”我吃惊道。“不错,你伤了他,就需要付出代价!”

矮小男子忽然咳嗽了几声,鲜血流在他的手心上,紧接着,他脸上忽然浮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将手上的鲜血往半空中一抛撒,嘴角念念有词的喊着古怪咒语。就两三秒钟的时间不到,矮小男子流出来的鲜血落在地上,先是融成一滩,随即鲜血冒出了一层泡沫,一阵冷风吹来,泡沫被吹破后,一具身体从血泡中缓缓站起身,满身猩红,双眼冒着诡异的绿色光芒。

身后的诸葛玉树沉声道:“是血煞!”矮小男子将手指向了我,血煞眼中绿色光芒闪烁,它风驰电掣一般袭来,丝毫不给我考虑的时间……我毅然举起古剑冲上去,但结果几乎可想而知,我一剑斩在血煞身上,而这玩意就跟一滩水一样,任凭古剑斩下去后,伤口又迅速愈合,就如没有受到攻击一般。

反倒是我,一击落空便迎来了血煞的反击,它一拳轰在了我的身体,当场将我砸飞了几米远后,又一个箭步冲上来,将锋利的指甲穿过了我抓着古剑的手臂。。我疼得面目狰狞,血煞面无表情的舔了一口手上的血液,那是从我身上流出的鲜血,还带着一丝温热……

“请师祖击杀了此人,不要留后患!”夜春秋道。矮小男人微微点头,手势一起,血煞张开了血盆大口,准备将我一口吞入嘴中。顷刻间,我后退不得,已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死亡气息所笼罩;但几乎就在一瞬间的事情,我看到血煞忽然停了下来,身影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睁大了眼睛,见到在血煞的胸前被一只手给穿透,那是一只男人的手,粗糙且满是细纹……血煞艰难回头看了一眼,但迅速便化为了一滩血水,我抬起头,一眼便看见在自己的面前已然多了一道男人的身影,那般的熟悉与伟岸。

我看着这道男人的身影,嘴唇微动,道:“你来了……父亲。”“我来了。”父亲神色平静,似乎对于自己儿子差点被血杀弄死根本不当一回事,以至于我都怀疑自己真是他亲生儿子不,刚才血杀的血盆大口就离我英俊的面孔差那么一点点,再要个一两秒钟,我肯定就得成为一堆碎肉了。

“陈英雄,你怎么来了?”矮小男子惊诧道。“同辈输赢自有定数,你这个老家伙,瞎掺和什么?”父亲毫不客气道。“输赢可分,生死难料,你儿子是天弃之人,你护得他一时又如何?”矮小男子道。父亲回头看了我一眼,目光坚毅,他粗犷的面庞里忽然流出了一丝笑容,道:“天弃之人又如何?只要我是他父亲一日,我便要护他一天,至于你,以大欺小,可是先坏了规矩。”

“你想怎么样?”“坏了规矩,就要接受惩罚!”父亲话音落下,突然间,他大步跨向了前方,就如电光火石一般,我看到他轻而易举便擒住了夜春秋。“陈英雄,住手!”矮小男子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父亲忽然笑了,而在下一秒钟,夜春秋发出绝望的惨叫声,随即整个身体被父亲倒栽在地里,至此再无一丝生机……

第610章 父亲的背影有时候生与死只见,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庆幸的是我活下来了,但夜春秋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他的脑袋倒插在地上,纹丝不动就如一桩柱子。矮小男子有些愣神,似乎没想到我父亲会有这般雷霆之势。“陈英雄,你竟敢如此!”矮小男子怒气冲冲道。

父亲俯视了一眼矮小男子,嘴角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我杀了又如何?”“你是想引起你我两个家族之间的乱战吗?”爱小男子道。父亲面不改色,道:“阳纪,我可不怕你,陈阳两个家族要战便战!”阳纪哑然,脸上浮出恼羞成怒的神色,道:“你们陈家是天弃之人,都是疯子!不过今天你杀我徒孙之仇,我记下来了,他日我阳家同辈子弟若杀了你儿子,可别狗急跳墙!”

父亲深邃的目光向我看了过来,道;“他是我儿子,若被同辈之人杀了,我认便是!可若有哪个老不死的东西敢以老欺小,我陈英雄绝对不会轻饶他!”“好,你们父子俩给我等着!哼,一个被天逐弃的破落家族,灭亡只是迟早的事情。”

“承蒙吉言,陈家若是灭亡了,我也会拉着你们阳家垫背的。”阳纪不知道什么时候遁入了黑暗,他的实力比起我来强悍得太多,去留之间没有任何破绽,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东边已然升起了一抹鱼肚白。我抬头看向身后,刚才大群张牙舞爪的红眼异尸在第一抹升起的晨曦中烟消云散,幸存下来的斗门子弟们面面相觑,脸上流露出劫后余生的狂喜……

“主公!”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只见郑叔往这边小跑了过来,即便平时稳重如泰山,可在这一刻见着我父亲后,他脸上也多了几分难以掩盖的欣喜。“老郑,辛苦你了。”父亲拍了拍郑叔的手臂,语气感慨,道:“你老了。”“主公你也沧桑了许多,想当年,你何等意气风发。”老郑叹气道。

父亲摆了摆手,苦笑道:“不提那个,最近要不是你,这小家伙不知道得吃多少亏,老郑,是我陈家亏待了你啊。”“主公,当年要不是你和夫人救了我,这会我早就成了一撮白骨……这个小家伙很像当年的你,可惜,夫人不在,要不然看到了肯定会很欣慰。”郑叔道。

我听到这里,眉头一挑,道:“父亲,郑叔,时至今日,你们还不告诉我母亲的事情吗?”父亲和郑叔互相看了一眼,郑叔摇头不语,父亲则是目光暗淡了不少。“也罢,你已长大,有些事是要告诉你了。”我心头顿时一动,目光盯着父亲,只听到他道:“你母亲,是个很漂亮的女子,她是一个大家族的族长女儿,名叫青翎,当年在生下你之后,她的家族强行带走了她……”

“你去找她了吗?”我斩钉截铁道。父亲一怔,神色恍惚道:“没有。”“你为什么不去找他?我从小就看着你每天堕落,喝酒……为什么你不去找母亲?”我道。郑叔忽然开口打断了我的话,道:“你父亲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才会没去找你母亲……”

“有什么事情,能比一家团聚还要重要?”我道。郑叔解释道:“你父亲要寻找你爷爷,还有,关于那天墓……”“老郑,言多必失!”父亲忽然制止了郑叔的话,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歉意道:“有些事我没去做,不代表我不想,等你足够强大了的时候,你便会明白我今日的选择。”

父亲说完这话,迅速收起眼中的暗淡,重新恢复成了刚才的厉色,他抬头看了已经蒙蒙亮的天空,道:“天亮了,我该走了。”“父亲,你真不去寻找母亲?”我追问道。父亲转身离去,直至他的身影模糊,我都没听到他的回应,我目光望着他,忽然心头多了几分悲凉,到底是有什么事,竟还能比一家团聚还重要?

郑叔在一旁安慰道:“你父亲的肩上,扛着太多的事情,总有一天,你会理解他的。”我默然无语,在冷风中站了许久后,我缓缓回过身,只见牛建国和武大勇他们带着一队斗门弟子,将几十个鼻青脸肿,瑟瑟发抖的盗墓帮派联盟军赶了过来。

“掌柜,怎么处理这些叛徒?”牛建国问道。“陈掌柜饶命啊,我们也是逼不得已的!”“是啊,都怪那夜春秋欺人太甚,我们初衷就来救援陈掌柜的,要不是他,我们也不会如此……”我看了一眼面前这几十个面露惊恐的盗墓帮派联盟军,没有过多的犹豫。

“全部杀了!”我道。我话音一落,几十个人满是不敢置信,他们之中有不少是盗墓帮派里的掌眼,眼下被我这一声令下,吓得面如土灰。“陈掌柜,我们可以发毒誓,以后再也不会背叛斗门和你……”我头也不抬,径直对牛建国道:“背信弃义之人,留着也没用,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牛建国舔了舔嘴唇,也没想到我会如此雷厉风行,但很快还是回过神来道:“我也早就看这些龟孙不爽了,掌柜英明,我现在就挖个坑把他们全埋了。”牛建国喊来斗门弟子,直接就在地上挖了个大坑,一边放了斗门子弟死去的尸首,一边则留给了这几十个叛变的盗墓帮派联盟军……

十几分钟后,尸坑被填平,我一眼望去,地上全部的血迹也已经干涸和被掩盖,若不是亲自经历过昨晚的人,很难会相信就是在这个宁静的地方,竟是经历了一场或私人之间的恶战。庆幸的是,我们都活下来了。萧老头率先带着他的盗门离去,接着是秦家的精英,而在秦家人离开之前,有人递过来了一张纸条,那是秦萱萱给我写的。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