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631章(1 / 4)

“小凡,走过来,让我看看你长高了没?”老爹道。我连忙点头应好,老爹走了那么多年,他的儿子也早已成人。我赶紧走了过去,想着给我老爹一个拥抱,然后问他我母亲的下落……但我前脚刚动,忽然间,我脑海里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看了下,这几头半熊人身上的皮毛已经倒竖,就跟个刺猬一样,有几个冷家高手冲上去时,被它们身上如同尖刺一般的皮毛给刺穿了身体,锋利程度丝毫不弱于任何武器。半熊人不好对付,它们气势汹汹想要冲过来救人,而在我旁边的老木提,用刀架在伊莲娜的脖子上,神色有些不安。

“老板,要不我们撤吧?”老木提道。我啐了口血眸子,目光盯着伊莲娜那张倔强的小脸,坚定道:“不能撤,这是我们的地盘!”我声音振振,这是楼兰古城,这是华夏之地,怎能让几个俄国女人给打跑?要传出去了,岂不是让人笑话。

场上局面已经陷入到了鏖战当中,几头半熊人在安扎娜的刺激下,变得非常疯狂和暴躁,它们原本就力大无穷,所以攻击力也非常惊人,我们这边虽然有冷家高手的助阵,但也只能讨不了太大的便宜……偏偏在这个时候,又有一群身影从另外一个方向赶了过来。

我眼角余光一扫,顿时心头一咯噔!来者不善,没想到桃花姬也来了。山本君站在桃花姬的身旁,神色阴冷得意,似乎眼前鏖战的一幕,他早就洞察,之所以现在才出来,只是为了坐收渔翁之利。桃花姬这个女人心思缜密,她的出现让冷瞳脸色微微一变。

“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可以少了我们呢。”桃花姬莞尔一笑,唇红齿白的她,笑起来就如画中的美人一般,自有一股东洋女人的温柔气质。“陈先生,冷瞳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桃花姬向我们打招呼道。冷瞳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我嘴角露出一抹古怪笑容,道:“你来得还真是及时啊!”“谢谢陈先生的夸奖,只是今天,可能要让陈先生你失望了。”桃花姬笑容依旧,只是随着她话音落下,她旁边的山本君已然拔出了武士刀,然后领着十几个日本武士站到了安扎娜那边。

安扎娜顿时笑颜如花,她们本来是被围攻的一方,如今突然有了桃花姬的帮忙,场上局势瞬间逆转。“漂亮的女人,很荣幸与你合作。”安扎娜道。桃花姬嘴角浅笑,道:“你误会了,我不是来与你们合作的。”“什么意思?”安扎娜道。

“没什么意思,你们现在可以做出选择,要么被他们杀死,要么加入到我的队伍。”桃花姬语气轻柔,表情不起波澜,仿佛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我听得心头大吃一惊,桃花姬的手段真是不可低估啊,我一开始还以为她是来与安扎娜结盟的,没想到她的心更大,张嘴就是要安扎娜加入到她的队伍。

只见一道男人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一身白衣,显得格外文质彬彬。“师哥,是他先欺负我的。”聂小白一看着这道身影,顿时恶人先告状。我一阵苦笑,天知道我是被你聂小白三翻四次挑衅后才上的擂台好吗!“小白,你的性格我还不清楚,赶紧下来,女孩肆意挑衅,成何体统。”

这个被聂小白喊作师哥的男子,年纪不大,但说话却格外有气势,三言两语便让聂小白老老实实跳下了擂台。“见过馆主。”旁边围观的众人连忙向年轻男子打起了招呼,我心头一动,看不出来这个文质彬彬的男子,居然是拳馆的馆主,果然人真是不可貌相……

年轻男子点点头,目光落在我身上,道:“在下聂子风,是这间拳馆的馆主,陈兄弟今天应该是第一次来吧?”“哦,你还知道我的名字?”我不免好奇道,我确实是第一次来这间拳馆,但没想到的是,聂子风居然认识我。“师哥,你认识这个无赖?你都不知道,他刚才和我比试的时候作弊,在身上穿了……”

聂小白话还没说完,聂子风便道:“小白,你知道他是谁吗?”“我不管他是谁,反正他刚才就是作弊了……”聂小白气呼呼道。聂子风不紧不慢道:“他便是你最近经常听说的斗门门主,陈化凡;以他的身手,十个你都不是他的对手……”

“呃,他就是陈化凡?”聂小白楞了一下,不由得大吃一惊,一双美眸直往我身上打量了几个来回后,这才不甘心道:“哼,我以为陈化凡是个什么糟老头子才对,哪知道这么年轻,哼哼,你怎么不早说?”我苦笑道:“你也没问啊……”

“呃,好像也是。”聂小白一幅天然呆道。接下来,聂子风让众人散去,然后独自将我和聂小白留了下来。“陈兄弟,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斗门门主,身手不凡。”聂子风夸奖道。我老脸一红,千穿万穿,唯独马屁不穿,这个聂子风长得文质彬彬,说话也好听,这才三言两语,我就已经对他产生了好感。

“陈兄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师妹,聂小白。”聂子风微笑道。“刚才已经认识了。”我友好的向聂小白伸出手,结果这个野蛮小妞趁机狠狠捏了一把我的手心。几分钟后,我和聂子风坐下来喝了点茶,两人还真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从聂子风的话中得知,他和聂小白都是孤儿,所以都随了自己师傅的姓。

但后来,他师傅因病去世,所以聂子风在十几岁的时候,便和聂小白相依为命,至于这间拳馆,只是聂子风手上的其中一间,在其他地方,也还有聂子风的拳馆分部。聂子风年纪和我相仿,外表看起来更是文质彬彬,怎么也看不出来就是这么个他,居然是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能凭着自己的拳脚功夫走南闯北,并在后来的几年时间建立了多加拳馆。

就冲这一点,聂子风绝对是不可小觑,他必定是有绝好的身手。聂子风对自己的过往经历只是粗略浅谈了几句便没有再多说,他相反对我倒是格外有兴趣,言语中流露出几分欣赏,说我创建斗门,名震南派倒斗界,更力挫盗墓世家。

我越听越是惊讶,聂子风对盗墓圈里的事情居然都这么清楚。我笑道:“聂兄弟,我看不像是个拳馆馆主,倒像是个搞情报机关的。”“哈哈,陈兄弟,实话不瞒你说,我手底下还真有一支情报小队,我对倒斗尤其有兴趣,所以但凡是关系到倒斗的风吹草动,我都能知道。”

我心头一动,道:“难怪你会认识我,看来以后斗门可要仰仗聂兄弟了。”“这什么话,我们俩一见如故,有什么事,我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我和聂子风越聊越来劲,旁边的聂小白则是坐着干瞪眼,嘟囔道:“真是邪门了,第一次见面就能聊这么欢,搞得我像个第三者一样……”

…………等从拳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要不是我说还有事要做,聂子风估计就要把我留下来喝酒了,他和我一样都是性格众人,一旦聊得来,那真是无话不谈。“两个男人都能聊得这么开心,这要放在我们那会,可是要浸猪笼的。”魔女的声音忽然响起。

“什么鬼?浸猪笼?‘“是的,你们太亲密了,只有娈者才会这样。”魔女道。我怔了一下,娈者,那不就是同性恋的意思吗?大爷的,一想到这里我莫名的菊花一紧,开什么玩笑,我的性取向可是正常得很,绝对不搞基!金丝软甲已经被我重新穿了上去,这七八十斤重的玩意在我身上已然变得有些不知不觉,看来是魔女的强化训练开始出现了作用……

我拍了拍金丝软甲,脑海里却想到了刚才聂子风向我透露的一些话。聂子风告诉我,现在暗中已经有不少势力盯上了我,他务必要我加倍小心。另外,他还跟我特意提了一下,一定要注意最近和我接触的白羽,别看这个女人漂亮,但背后可不简单。

但像白羽这种单身的漂亮女人却是极少。我轻车熟路便来到了白羽所在的小区,但进去是要门卡的,我只能等着有人来了,趁得值守的保安不注意溜了进去。一进小区,我一眼看去,里头豪车遍地,都是平时难得一见的好车,我估计不知道的要是一进来,还以为这里开了车展。

上次送白羽进来,我便记住了她的楼层号,所以没有任何停留,我直接就乘着电梯来到了十三楼,白羽的公寓就在这。。楼层很大,一层楼里就有四五间隔开的公寓,要找到白羽在哪一间却没那么容易,但好在有魔女的帮助。白羽的公寓在最角落里,房门紧闭的情况下,我只能绕到了旁边的阳台,那里有个窗户是开在她房间里的。

窗户并没有锁,我小心翼翼打开一道缝隙,在确定没有被发现后,愣是徒手将窗户的贴条给掰弯,然后一猫身钻了进去。一从房间里进来,我立即就闻到了一股香味,这是女人房间才会有的味道,带着一丝淡淡的花香,渗人心扉。

白羽的公寓很大,里边房间就有好几个,从窗户进去后,我很快就听着了客厅里有人在说话,里头除了白羽的声音外,更还有夹杂着男人的话语。我眉头一挑,都这么晚了,白羽的屋子里居然还有男人在说话,可见,这个貌美如花的拍卖师,可不像她平时所表现出来的那般文静。

我摄手摄脚的靠近到客厅,本想着听听他们在说什么,但不料,我前脚刚上去,后面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我心头一紧,身后就是卫生间,顿时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先躲了进去。但要命的是,这脚步声走来的方向也是卫生间。

好在白羽家里的卫生间很大,我连忙躲在里面的窗帘里。很快,卫生间的门被关上,接着传来了一阵脱裤子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坐在了马桶上面……我屏住了呼吸,但要命的是,我看见地上有一个纸团掉了下来,然后慢慢滚到了我的脚下。

这一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躲得刚好,结果却滚过来了一个纸团。“咦。”一道略有点熟悉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我眼角余光能看见有个女人身影一边提着裤子,一边慢慢走了过来……“别啊。”我在心里默默祈祷。但我的祈祷似起到了反作用,女人蹲下身捡纸团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我在窗帘下的两只脚……

女人猛地一把将窗帘掀开,我瞬间暴露在她面前无疑!刹那间,我和她四眼相对!她就是白羽,在我们俩的眼神汇集了那么一秒钟左右后,白羽冷住了,她下意识的松开手,结果她的裤子一下子掉了下来,露出她那两截白皙如玉的大腿,当然,还有那么一处隐隐约约的小森林。

“非礼勿视。”我连忙别过头去,可脑海里已经传来了魔女鄙视的冷哼声。白羽迅速也看到了自己掉下去的裤子,不,准确来说是条裙子,女人就是这么麻烦,方便之后还要用纸擦一下,所以刚才纸团掉下来后,她也没将裙子传上去,就提着走了过来。

结果一掀开窗帘看见我之后,她又愣在了原地,等裙子掉落在地后,这才回过神来。很快,一道尖叫声骤然响起!我吓了一跳,客厅里可是有不少人在的,白羽这一叫,不都全部喊过来了吗?我连忙捂住了白羽的嘴巴,绝对不能让她喊人!

白羽只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呜呜声。“是我,别喊。”我道。但这时,门外边已经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显然是外面的人听到声音跑过来了。“白羽,怎么回事?”卫生间外有人在喊。我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处,自己今晚这运气可不太好。

“跟他们说你没事,不然我杀了你。”我故意露出一副凶狠的表情冲白羽道。白羽迟疑了下,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为了以防万一,我将一只手扣住了白羽的脖子后,这才松开了她的嘴巴。“白羽,你在里面吗?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外面再次有人敲门道。

白羽看了我一眼,深呼吸一口气,道:“我没事,刚才是看到了一只蟑螂。”“没事就好,那我们在外面等你继续商量对付陈化凡的事。”门外人道。“好,我很快就来……”白羽应了一声后,外面的人终于离去。我眉头一挑,刚才自己可是亲耳听到了白羽的对话,大晚上的,他们这是在商量怎么对付我呢,看来今晚可真没白来……

“白羽姑娘,我们又见面了。”我道。白羽刚想开口,但忽然脸色刷的一下红了,我一低头,结果发现刚才顾着让她回应外面的人,却忘了她的裙子还没传上来,两条大白腿这会还一丝不挂,还有那一撮小森林,更是在我面前暴露无遗……

“抱歉,刚才忘了……”我赶紧别过头去,让白羽把裙子穿上。几秒钟后,白羽脸色古怪的盯着我,道:“你怎么进来的?”我指了指外边的窗户。白羽恍然大悟,她又道:“外面都是高手,你现在出去,肯定会被他们发现。”“你要帮我?”我道。

“如果我不帮你,刚才他们早就冲进来了。”白羽咬着嘴唇,思索了一会,道:“趁他们现在在客厅,你跟我去房间。”“去房间?”我愣了一下,心里将信将疑,白羽真会这么好帮我?不过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赌一把了,但我心里也多了几分警惕,一旦有什么变化,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将白羽当做人质。

“跟我走。”白羽说了一句,然后轻轻打开了卫生间的门。白羽的房间离卫生间有十几米的距离,而客厅里的人是只要一回头,随时都能看见我的身影。这短短的十几米距离,第一次让我有种如走刀山的感觉。白羽调整了下呼吸,随即走在前边,门已经打开,她需要在前面带路。

白羽走得很慢很轻,看到这里,我暗暗松了口气,白羽应该是真心要帮我,不然不至于走得这么小心翼翼……一步。两步。十几米的距离,平时要走起来估计也是几个大步,但在这里,我们摄手摄脚的走着,生怕脚下会发出一丝声响。

就在最后一步即将踏过去的时候,走在我前面的白羽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花瓶,眼看着花瓶就要摔在地上时,我一个箭步跳过去,一把将花瓶抓住。但也正因为这样,我身形不稳,整个人便往白羽身上摔了下去。而这一摔,要巧不巧,我的身体倒在了白羽的身上不说,我嘴巴也是准确无误的贴住了白羽那红润的樱桃小嘴。

白羽的眼睛睁得很大,她下意识的想要推开我,但我这会已经失去了身体重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与白羽的嘴唇紧紧亲在一起……我脑袋瞬间空白,我甚至都能感受到白羽那两瓣红唇的柔软与芳香。白羽也有些失神,她自己也没想到,好心好意帮我一把,却被我吻了个正着……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一回过神,连忙起身,刚才把白羽整个人都压在了身下,姿势格外的古怪。“没,没事。”白羽连忙擦了一下嘴唇,似乎有些不甘心,但也只能忍气吞声。这时候,客厅里有声音传来。“白羽姑娘,你好了吗?”

客厅里的人还以为白羽在卫生间里,当下就要走出来喊白羽。“不好,赶紧跟我进来。”白羽连忙喊道。我点点头,被白羽拉住手,然后迅速跑进了她的房间,一进去,我便闻到房间里满是一股和白羽身上一样的花香味。白羽的房间装修得很别致,但我这会可没心思再多欣赏便被白羽推到了床上。

房间根本就没有地方可以容纳得上我的身体,不得已,白羽只能让我躲到被窝里,至于她也随即躺了下来,用被子将我的身体给盖住。我被闷在了被窝里,听着逐渐靠近来的脚步声,我只能卷缩住身体,紧紧贴在白羽的身上,尽量不让外面的人发现。

“白羽姑娘,你怎么了?”房间外有男人的声音传来。白羽回答道:“我身体有些不太舒服,所以回房间休息下。”“哪里不舒服?我来给白羽姑娘看看。”我一听这话,顿时心头一咯噔。白羽连忙拒绝,但外面的人已经走了进来。

“无妨,白羽姑娘就让他看看吧,你的身体要紧。”“好吧。”白羽只能答应。第448章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白羽姑娘,我看你的脉象很平稳,身体也没什么异常之处。”被窝外的男人说道。“是吗?”白羽有点慌,我明显都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在加速,不过她还是稳住了呼吸,道:“可能是我最近忙着应付那个陈化凡太累了。”

“难怪,那个陈化凡确实不好对付,听说此人是个好色之徒,白羽姑娘,你和他打交道可要小心,不过也不用多久,我们便会对他下手……”我在心里直骂娘,大爷的,我什么时候成了好色之徒?天知道,我一向是纯洁老实的三好青年好吗?

“是的,此人是个好色之徒,对长得漂亮的女人……”白羽应付了几句,但她明显感觉到我的脑袋这会正被她的胸口给压着,我一呼吸,顿时满鼻子都是她的香气。“那白羽姑娘好好休息,我们就先走了。”“好,我就不送了……”

“呵呵,哪敢让白羽姑娘相送,你可是夜主的大红人,我们自己出去便可以了。”很快,房间里的男人尽数都离去,没一会,外面传来了一道屋门紧闭的声音。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松了口气。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白羽如弹簧一样从床上跳了起来。

被子被掀开,白羽赤脚站在地上,精致的小脸上带着几分羞涩与古怪的神情。我连忙也起身,与白羽四目相对下,场上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小半天后,我才开口道:“你为什么要帮我?”白羽有些迟疑,道:“我也不知道,但看到你进来,我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他们知道。”

“为什么?”“他们都是很厉害的高手,在你进来之前,他们已经决定要用另外一种手段对付你。”白羽幽幽道,她口中的另外一种手段,自然就是动用武力击杀我了。我倒是显得很淡定,经历过这么多生死,对于这种利益相争,你死我活的事情早就看开了。

但让我比较疑惑的是,刚才那几个男人口中的夜主是谁,我可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我问道:“你之前和我说,你有个朋友对我的舍利子很感兴趣,那个人就是夜主吧?”“不错。”“他是谁?”我道。我心头一动,寻思着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个财大气粗的家伙,居然能用这么大一笔钱来回收我的舍利子,不过事情也很明显,这个夜主应该是知道了舍利子和双鱼玉佩的关系,所以才如此不惜代价。

“陈先生,你是斗不过夜主的,你现在将舍利子卖给他还来得及,我可以去帮你求求他……”“不用了,舍利子我是不会卖的。”我道。我没有说破舍利子已经被魔女融合的事情,而就算我手头上有舍利子,也不会轻易卖给这么一个不清不白的人。

“陈先生,我能帮你的都帮你了,那些人很快就会对付你,请你好自为之吧。”白羽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还是谢谢你刚才的帮忙,如果有机会,代我转告句话给那个夜主。”“什么话?”“告诉他,想要舍利子就像个男人一样找我,别在背后搞那些虚的。”

我话音落下,白羽迟疑了两秒钟,但还是点头答应了。我微笑着走出了房间,寻思自己这一波装逼,估计可以在白羽心中拿个满分了吧。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挺起胸膛走出这个屋子,给白羽留下一道勇敢无畏的身影就差不多了。但可惜出来混,迟早却是要还的。

我刚一打开屋门准备出去,结果眼角余光从门缝里看见不远处有几个气息强大的男人往这边走了过来。我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那几个人又回来了!“大爷的,这不是砸场子吗?”我刚才在白羽面前装逼了一把,没想到现在这么快就被打脸了。

此处不是我的地盘,硬碰硬明显要吃亏。我迟疑了半秒钟,立即就关上了屋门。白羽站在我身后,眼神有些疑惑,“陈先生,你这是?”“来不及解释了,他们回来了。”白羽大吃一惊,道:“他们有屋子的钥匙,快跟我来。”我们前脚刚动,后面便传来了敲门声。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