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6章(1 / 6)

“都不好。”楠儿冷笑道:“都不是个省油的灯,选谁都得掉层皮。”说着,她眼神一转,眯眼继续,“不过谁说只能二选一?”抬头望着她,伍无郁笑了笑,“那好,派人给长平公主府与梁王府递话,晚会萼春楼相会。”萼春楼,一家酒楼,店面不小,足有三层。就在鹰羽衙门外的大道街边。

“绝对没错。”孙布眼神仍存惊惧,语气却是笃定道:“是卑职亲手将那人丢至城外,刚刚还去打探过一二,确信是他。”听到他这话,伍无郁一愣,“你去打探过?那那里现在可还有我们的人盯着?”“啊?这……”孙布当即愣住。

出了这事,他顿时被惊吓住,能记得上报就已然不错了,那里还有心思派人留守?见他这幅模样,伍无郁顿时知晓,脸色阴沉地怒甩一下马鞭,“驾!”八匹骏马飞速狂奔,很快便来到了赵村之外。于村外下马,伍无郁行走如风,在孙布的带领下,很快便来到一家农户前。

一名老妇人此刻正在院中浆洗衣物,见到院外这群人,顿时愣住。“我且问你,你这可曾收留过一名有伤青年,长相十分不俗。”恭年一把推开矮小的柴门,大步进去问道。老妇人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慌了手脚,唯唯诺诺道:“是……是……他说是城里的戏子,我见他可怜……这才,这才……

其他一概不知啊……”“那人呢?!”“走了……”老妇人惶恐道:“约半个时辰前,伤还没好就往南走了,说什么也不肯留下。说是怕被主家逮住……”眼神一片阴翳,伍无郁站在院外,咬牙道:“找!”“是!”恭年大步走出,还没离开几步。

就听伍无郁咬牙道:“才走半个时辰,又有伤在身,一定走不远。你先带人去找,记得,不要闹太大动静。”“属下明白。”恭年大手一挥,领着几人就要离去。伍无郁也打算转身离去,可不经意一撇,瞧见那老妇人似是松了一口气,眼神似有似无地望着屋子。

难道……犹豫片刻,他挥手示意一番,恭年当即会意,缓缓抽出寒刀,重新步入院内。见他拔刀,老妇人双眼一瞪,连连后退几步,险些栽倒。张着嘴不住的喘息,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但恭年的目标可不是她,而是屋子。就在他小心谨慎,即将靠近屋子时,屋门却是从里打开,走出一名布衫青年。

粗布衣衫,亦是不减其姿容,怕是身上有伤,因此脸色苍白几分,嘴唇也毫无血色。但偏是这样,更是为其增了几分柔弱之感。“一刀插心,你怎能活命?”恭年心中迟疑,攥紧刀柄问道。只见孟长青淡淡一笑,指了指自己道:“我是妖怪呀……”

脚步下意识的后退半步,见他承认,恭年当即额上沁出汗珠。见此,伍无郁大步走来,沉默着看向他。两人对视良久,孟长青缓缓靠在木门上,惨笑道:“我心在右,你又如何一刀插心?呵呵,可不就是妖怪……”心脏长在右边?!

伍无郁掀开车帘,望着不远处那座透着血腥味的城池,眯眼道:“当然,该杀之人,亦是不可手软。凡暗子所指者,一个不留。”“明白!”临时担任战场巡查之职的恭年当即领命,带着百来人行去。车帘没有放下,伍无郁看着心不在焉,时不时看向西南的艾渔,淡淡一笑。

他们这对鸳鸯,终于可以见面了。放下车帘,他开始闭目养神,同时在心中,将那副军势图,继续描摹。若敌城为红,我军为蓝。那根据来往传信鹰羽的军报来看,此时已然半壁为蓝,正以鲸吞之势,蚕食红色。顺利,太顺利了!

想到这,他不禁微微激动起来,三座王城,陈广那一路,已下其一。剩下两座,在这几日里,应该也有结果。到时候大势已成,汇聚在大勒城下时,他的布置,就算完美收官了。“大帅,城内无事。”恭年此时归来。伍无郁笑了笑,“继续出发。”

“是!”车轮碾过的土地,染着血色,就在他车架不远处的路旁,便横躺着数名穿着皮甲的异族男子。他们双眼瞪大,死不瞑目。像是怎么也不敢相信,不处边地的他们,在没接到任何示警的情况下,便有周人大军,兵临城下。且不等他们作何反应,自己城内,便乱了。

城主被刺杀,城门也冒出贱奴拿起兵刃……这是必然的。三路先锋大军,大部分人皆配备双马。铁蹄不止,金戈不休!他们跑去传信的人,能有先锋大军快?往往是大部分人还没找到自己的马,还没拿起自己的兵器,城门便被莫名其妙的破了。

而侥幸逃过后军屠杀清洗的人,想要偷偷出去传信,可此时的先锋军,却已经赶到了下一城。非是即时通讯的古代,传信只能靠人力。伍无郁倒也猜测过会不会有飞鸽传书之类的东西,但他还是选择,相信了那些暗部。至少到现在为止,暗部展现的成果,并没有辜负他的信任。

半壁故土,闻王师铁蹄声而复。这样的成果,只要一想想,他伍无郁就不能不激动。“报!!后军田猛将军所部,察术蝈城前,暗子举止不对,已然绕过术蝈城,继续挺进。”什么?伍无郁眉头一皱,匆匆钻出马车。看着面前焦急的鹰羽,沉声道:“那术蝈城内的暗线,失败了?术蝈城在哪?”

这是连日来,听到的第一份不是捷报的军报。“报大帅,就在离此地不足三十里处!”眉头一皱,伍无郁沉声道:“术蝈城附近,最近的是哪路后军?”传信鹰羽想也不想道:“就是绕过去的田猛将军所部。此时大约离术蝈不到五十里。其余后军,应是皆在百里外,继续挺进。”

“传本帅令,召回田猛所部,围术蝈!”“遵令!”传信鹰羽调转马头,疾驰离去。伍无郁站在车架上,沉声道:“向术蝈城所在,进发。”“是!”他本以为,王城难破,谁知王城已破一座,这不知名的小城,却挺过了暗子们的行动。

是术蝈暗子无能,还是术蝈守将……太厉害?第三百九十五章:阴谋当临近黄昏,伍无郁便已然赶到了术蝈城外。他走下马车,遥遥望着术蝈这座城池,眉头紧蹙。这座城,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十分简陋。就是一座藉藉无名的小城。

以黄土垒造的城墙,看上去十分脆薄。且此时的城墙上,全不见一个守城士卒,寂静且诡异。“不该啊……”喃喃一句,伍无郁看向恭年,皱眉道:“第一份关于此城的军报,不是先锋军传来的,而是后军?”恭年挠挠头,也是一脸困惑道:“是啊,按理来说,说此地暗子没有成功,有敌军假借暗子之举,诓骗大军。

那也应该由先锋军最先发现,可先锋军传回皆是捷报啊……难道先锋军离去后,城内又被敌军所夺,而后军赶至,却发现了不对?”听着这个猜测,伍无郁点点头,“只能是这个可能了。没办法,先锋军为了抢夺先机,不能驻足,在后军赶来的空隙间,城池易手,也非不可能。”

“那大帅调回一路后军,打算攻城?”“嗯。”伍无郁望着术蝈,皱眉道:“后方不能留下不安定的因素,否则向西南开战,便似如芒在背,难以放手一战。”“如此也好,左右不过是一座小城,破之应是不难,废不了什么功夫。”

“去催催那个叫田猛的,让他疾行折返。速来!”“遵令!”……天色黄昏,大地血腥。伍无郁瞧着天边烂漫的晚霞,又低头将脚底染上的血泥蹭了蹭,神情一片漠然。带来战争的,是他。这种场景,他心里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

“是!”“大帅有令,着尔将领,速至!!”一名鹰羽策马奔出,疾呼高喊。军阵前,一名膀大腰圆的粗犷汉子,瞧着远处奔来的鹰羽,眼神幽暗,挥手一动,前进的军队顿时止住。此人,正是本路主将,田猛。“将军,我们怎么办?”

一名身材干瘦的汉子,下意识按住刀柄,眯眼道。田猛眯起眼,远远望向那帅旗下的人影,沙哑道:“殿下说的不错,人总得为自己想想。在山南卫里,有秦啸压着,老子永无出头之日!”干瘦的汉子眼神一冷,“将军的意思是……拼了?可主帅若死在我们手中,太子真能护下我们?”

啪!一个血红的巴掌浮现在这人脸上,田猛目光一沉,扫了扫附近军士,低声咆哮道:“蠢货!这事能说出口吗?!什么叫主帅死在我们手中?是大帅领我们攻城,不幸被流矢射中,命丧当场!懂吗?”脸颊肿痛,这干瘦的汉子连忙低头,“是是是,将军说的是。”

见他们迟迟不动,不远处的传令鹰羽当即催马赶来,沉声喝道:“尔等没听到帅令吗?你们这路军的主将田猛呢?带上你麾下将领,去见大帅!”收敛神情,田猛上前一步,拱手道:“末将田猛,听令!”眉头微皱,这鹰羽在马上看了看,然后调转马头,离去。

“全军止步,走,咱们去见一见大元帅。”“是!”……少顷,当伍无郁看到面前一字排开的将领们时,顿时皱眉喝道:“谁是田猛?”田猛闻声而动,上前拱手道:“末将田猛,参见大帅。”看着面前的大汉,伍无郁点点头,望向术蝈,沉声道:“就是你军传回军报,说是此地暗子,举止有异?”

脸上平静,田猛神情凝重道:“回大帅,是。根据大帅所讲,暗子当有暗语、白布、动作,皆对才可信任。然末将领军至此,却见城门大开,出来的暗子高呼山河永在,然未曾系上白布,更未有捶胸之举。末将怕是敌人诡计,这才传回军报。”

“嗯,做得对。”面上沉凝如水,伍无郁叹气道:“怕是此城暗子,失败了。罢了,所幸其他各路大军皆一切顺利。就此一座小城,破了他。你军中可有攻城器械?”田猛低垂的眼中,闪过一抹得意,而后沉声道:“回大帅,临行前,大将军令我等后军,各备攻城器械若干,因此末将军中,正有云梯数架,盾车两辆。”

如此便不用派人回陇右了……心中如是想着,忽然他眉头一皱,扭头看向田猛,“既然尔等军中有攻城器械,见此城有异,何不攻城,或者在城外等候帅令?”心中一突,田猛迅速抬头,苦笑道:“大帅您忘了,是您下令,但见暗子举止有异,不可入城,绕过便是……”

我说过吗?好像是……唉,那时还不知暗子如何,局势能否展开,这才下令谨慎。但现在局势大好,完全不必那么谨慎了。这般想着,伍无郁便点点头,沉声道:“下令,攻城!”双眼一眯,田猛一众当即拱手喝道:“遵令!”他们匆匆回军,一刻钟后,攻城之势便已然展开。

军卒列阵持器,踏步而往。但让人感到诡异的是,术蝈城头,到了现在,也没见什么守军。“杀!”阵前田猛抽出利箭,斜指暴喝。“杀啊!”“冲啊!!”数万大军化作凶虎,喊杀着冲将过去。术蝈城矮,更无守卒,这般攻城,简直就像是在演习一般……

这术蝈敌军,到底在想什么?!伍无郁眉头紧皱,瞥了眼天色渐暗,于是当即骑上一匹骏马,上前查探。恭年一众不敢分心,连忙跟上护卫。“破!破!破!!”整齐划一的号子声中,数十名军卒推着盾车,将术蝈城门撞开。伍无郁往里看去,只见城门后,一片寂静,唯有一地……死尸!

越过门洞往里看,却见街巷上,没有一个人影。“当真奇怪,难道知道守不住,打算拼死巷战?”伍无郁骑在马车,喃喃一句,然后沉声道:“田猛!派一千军卒入城,探查清楚。”不远处的田猛把利剑缓缓插入鞘中,讥笑喝道:“遵令!”

哒哒哒,一千刀盾手迅速入城。城门喊杀声止。伍无郁催马往里去,打算一探究竟。就在他刚刚跨过城门的时候,路旁死尸中,一只手臂却是猛然伸直,吓得恭年他们顿时一惊。第三百九十六章:王师为何杀我一通折腾,恭年这才扶起一人,回首道:“大帅,这人还活着,瞧着像是周人。”

坐在马上,伍无郁看了看这人,却突然发现,这人胳膊上,竟系着白条!白色粗布不过二指,松松垮垮的缠在这人的胳膊上,满是血污泥尘,若非伍无郁眼尖,根本发现不了这胳膊内侧的白色。是术蝈暗子!伍无郁连忙下马,踩着残肢断臂,匆匆凑过去,“你是术蝈城里的暗线?”

这人神智迷茫,眼皮微微一睁,喉咙里发出一阵嗬嗬声,眼看就要命丧。眉头紧皱,伍无郁顾不得其他,死死抓住他的臂膀,“告诉我,你是不是术蝈暗线?术蝈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嘴角流出一抹殷红,这人微微张嘴,气若游丝的低语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本帅伍无郁,这次率王师西出的主帅!我是来救你们的,安排你们的人,也是我。快告诉我,这术蝈城发生了什么?”语气焦急。这人听完后,双目顿时一怔,坐起来反手握住伍无郁的手,用生命的最后一些气力,万分悲愤的问道:“王师为何杀我?王师为何杀我!”

王师……杀你?杀你们这些……暗子?脑海灵光一闪,然还没等他抓住这片刻灵光,便听到身后城门外,传来田猛的声音,“奉大帅令,清剿城内所有顽抗敌军,杀!!!”“杀啊!!!”蓦然回首,只见田猛脸上满是狰狞,擎着利剑,率军猛扑而来。

顽抗敌军?哪有?茫然侧头,街道上依旧空无一人。不好!恭年他们迅速反应过来,怒吼道:“带大人走!”一直沉默在侧的古秋池没有二话,一把抓住伍无郁的脖颈,脚下一点,迅速窜进街巷中。恭年他们见此,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纷纷抽出寒刀,与田猛战在一处。

“该死的!你们要造反吗?!”“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刀剑相击,田猛狞笑道:“当然知道,我等奉帅令攻城,攻杀敌军。你们就是敌军!”“胡说八道!”恭年满脸怒色,刀锋一转,猛劈下去,“老子是鹰羽卫!你们想杀大帅?”

脸色涨红,田猛艰难抵挡着这含恨一刀,却不忘嘲讽道:“大帅在攻城时,已被流矢击中,伤重而亡!你们,都得死!”唰唰唰!数刀挥舞而来。恭年下意识收力,后退一步,瞧着门洞后密密麻麻的军卒,顿时咬牙道:“撤!”正与军卒缠斗的鹰羽们闻声收手,脚下纷纷一点,窜入街巷内。

田猛缓过一口气,望着身形如同飞燕般灵巧的鹰羽卫,狠啐一口,“呸!一群江湖草莽,披了件官衣,就忘了自己是老鼠了?哼!”随着最后一字冷哼,他手中利剑猛然下戳,在那还未咽气的暗子胸口,下沉,搅动……“传本将令……”

田猛目光阴恻地打量着面前街巷,“屠城!”“啊?”有人迟疑道:“可将军,城内还有我大周百姓啊,他们怎么……”话说一半,便见田猛一脸阴鸷地扭过头,一把抓住其脖颈,一字一顿道:“本将令,屠城。不懂吗?”“懂……”

冷哼一声,田猛撒开手,目光往后看去,看清自己亲卫后,被挡在城门外的密集士卒,高声怒吼道:“大帅被敌军流矢射中要害,已然丧命!屠城,为大帅报仇!!”大帅……死了?城外顿时引起一阵轩然大波,骚乱不止。田猛却没理会,冲身边人叮嘱道:“带人仔细搜寻,一定要找到……大、帅。然后将其……懂吗?”

“明白。”见此,田猛这才抽出利剑,怒吼道:“冲啊!!屠尽此城,为大帅复仇!”“杀!!”数万将士蜂拥而入,被裹挟着,茫然的随前面的人挥舞着刀剑……————是夜,术蝈城东,一处地窖中。昏暗的灯火摇曳,照耀着许多一脸血污的鹰羽。

恭年、古秋池、艾渔、曹羽……他们望着背靠土壁的伍无郁,一片沉默。嘴唇干裂,伍无郁深吸一口气,却发现地窖狭小,却人多,空气十分稀薄。但这略有些难受的窒息感,却抵消不了他心头的怒火。一桩桩,一件件,他此时,怎会不明?!

这术蝈城,就是个圈套!暗子们没有失败,他们成功了!伍无郁甚至能幻想出,这些暗子在送走先锋军后,满心欢喜的等待王师接管,可迎来的,却是田猛无情的刀锋……一个田猛,军中统兵将领之一,他敢对自己下杀手?背后之人是谁?

嘴唇蠕动,他无声的吐出一个名字,然后深深闭眼,回想起了城门前那个暗子,死前绝望的质问。王师为何杀我?!是啊……为何?苦等多年,终于迎来王师,可这王师,为何杀我?!浑身发抖,不是冷,是气。伍无郁睁开眼,望着自己手上被那暗子抓出的血手印,双眼遍布血丝。

咚一声,地窖被打开,恭年他们顿时一惊,连忙抽出刀剑。不过不是敌人,下来的是一名鹰羽卫。只见其看了四周,沙哑道:“报大帅……外头军卒们,借为大帅复仇之名,正在……屠城……”屠城?!他怎么敢?!伍无郁猛然一惊,就在这时,地窖黑暗中,一声婴孩哭泣声响起,恭年侧身让开,只见烛火照耀下,一对瑟瑟发抖的西域夫妇,眼神慌张惊恐,正抱在一起,冲他们面露求饶之色,而其怀中,正紧紧搂着,一名婴儿。

恭年眼神冰冷,看向伍无郁,却见其面无表情的摇摇头。“大帅,属下已然派人伺机出城,去寻其他大军。”恭年沙哑道:“但外间到处都是……都是军卒,不知能不能混出去……”“不必去找。”伍无郁终于开口,喑哑道:“分军九路,三卫混杂。这田猛虽是主将,但要做这种事,底下人肯定不会答应。

应该大部分,是被蒙蔽了。要不然,也不会借口为我报仇,而行屠城之事。”第三百九十七章:我要活的“那大人的意思是……”恭年一众看向伍无郁。只见其攥了攥拳,沉声道:“探寻何处兵卒最多,带本帅去。当着所有兵将的面,亮明身份!”

“不可!”“不行啊!”“万万不可以,太险了!”众人疾呼,恭年更是沉声道:“此时外头军卒正在屠城,我们根本分辨不出,哪些是田猛的人,哪些是不知情的将士。万一碰到田猛的人,那岂不是羊入虎口?”“是啊,等等吧……”

就连一向谨言慎行的艾渔都出声劝道:“至少撑到天明,这样才好亮明身份。”“我知道。”伍无郁脸色沉重,伸手指了指上面,沙哑道:“可他们,正在被田猛蒙蔽裹挟,在屠城啊。若等一夜,这城里的人,怕是要死绝了。”“大人!”

恭年上前一步,咬牙道:“反正是异族城池,城里大部分皆是西域子民,我大周百姓,虽有,但不会太多。大人何必去……犯险。”望着他,伍无郁眼神深邃,“还记得城门前那暗子的话吗?王师为何杀我?他们委曲求全,在这里苦熬着,期盼着。他们在等什么?等我们!

我们来了?带来的又是什么?如那城门前暗子一般的百姓,又有多少?我非良善人,若真满城皆异族,我可以等,熬上一夜。可城里,还有我大周百姓啊!他们怎么死都可以,但不能在此时,在我王师抵达之时,死在我王师的刀剑下,绝对不可以!”

说着,他环视四周,笃定道:“此城有我百姓,本帅……不能畏缩于此!”闻此,恭年一众双眼微微失神,沉默良久,皆是齐齐一拜,“鹰羽卫,听令!”“走!”“是!”………………城内,一处阔地上。篝火映照,照亮了四周。

绣着伍字的帅旗,被伫立在这,仿佛在听着满城的凄嚎痛喊,在看着满城的罪恶凶行。“杀!”“我是周人,我是周……”“求求你,不要杀……”“该死的畜生,放开我女……”“……”默默站在帅旗下,田猛抚摸着木杆,听着远处传来的声响,一言不发。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