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917章(1 / 7)

现在大了,人也稳定了点,没再漂浮不定什么都爱弄,专心扑到了战事上,也算是继承祖业。按理来说,只要西南那里还有残余势力不肯服从朝廷指令,徐永宁是很乐意待在那儿的。柳承庆则是枪斗术水平越修行越高,发现南方草木众多有些不适合他发挥后,已经提前一年转去了甘肃那边对付南下的鄂尔多斯部。

君不见太祖成法在上,但现在的士大夫们又是个怎样的德行?制度再好,人不去做那也是白搭的。所以为了提高民间读书人对数学的学习兴趣,朱见济特意发布东宫敕令,从民间找来了一位数学人才,对其进行考验,证明了这人有真才实学后,当即请求景泰帝赐予此人同进士出身,任职太府寺的二把手。

而这位人才,名叫吴敬。吴敬其人,曾任浙江布政使司的幕僚,掌管全省田赋和税收的会计工作,对当地商业活动十分熟悉,且以善算而闻名当地,深得藩臬信任,属于这个时代罕见的数学家和经济学家。之所以能被朱见济发掘出来,则是得益于轩輗这个倔老头的举荐。

别忘了,轩輗当初可是在浙江做过官的,到了现在还在负责南京的粮储之事,对于江南田赋保持着长久关注。作为当时浙江的主官之一,轩輗和负责全省田赋吴敬自然打过交道,并且对其非常欣赏,还很惋惜吴敬在写文章上的天赋不高,不然有点门路,还可以直接去当官,没必要给人当幕僚使唤。

吴敬对此并不在乎,也没有强求自己在仕途上的通达,只是单纯的扑在自己的事业上。如今小太子注重算术之事,在有心人眼中成了共识,加上东宫求贤,轩輗眯着眼睛想了想,便举荐了吴敬过去,免得京城那边老想着把自己调过去加班,他的老骨头可受不住这种优待——

如此做派,可见轩輗对于吴敬的赏识。因为在大明体制下,地方大员的确有权利向朝廷举荐人才任官,但为了防止双方串通结党,朝廷也规定了被举荐者犯错,举主也要跟着同罪的规矩,导致很多官员不愿意做这种冒险的事情。毕竟你自己做的再好,也防不住猪队友的拖累。

吴敬对于这等好意,也只能笑纳了,乘坐官船走海路去了京城,受到了太子接见。在真才实学上,吴敬也是有著作的,并将自己写的算学书敬献给了东宫。此前一直强调,《九章算术》在民间处于近乎失传的状态,但吴敬作为一名实干数学家,却不甘心于这种情况。

在担任浙江布政使司幕僚期间,他还不停的查阅古籍和收集资料,最后在六年前写成了《九章详注比类算法大全》,可以说是凭借一己之力实现了对《九章算术》这本古籍的复原。只是因为朱见济走了老祖宗留下来的便捷通道,让吴敬这样的举动显得有些“浪费”。

不过这也的确让朱见济更加赞叹起了吴敬。这是一名非常伟大的学者,再加上他有充足的工作经验,所以朱见济一得知这人的消息,就决定要把佳人揽入怀中。虽说吴敬此时也有五十来岁了,但小太子并不介意用美的眼光去欣赏他。

枪打出来,它的准度是不够的。而解决射击率问题的最方便办法,就是把人都凑齐,然后齐射,扩大打击范围。既然做不到精准打击,那我就遍地开花!天下大道,异曲同工!正好朱见济在给武会下达任务的时候,极度强调让师范们教会手下的士卒遵守纪律。

这种会齐步走喊号子的兵,恰巧可以组成方瑛设想中的方队。现在,是用毛里孩他们来祭旗的时候了!排队——枪毙!------------第171章:打仗结束了!火炮发动。巨大的爆炸声立马把冲过来的蒙古骑兵炸的人仰马翻。因为在火药方面,得益于朱见济的博学,已经从粉末状的变成了颗粒状的黑火药并且配比成了后世标准的硫磺10%,木炭15%,硝石75%。

这样子一来,让填充状态的下的火药能够获得更多氧气,爆炸起来的威力也更加强大。“怎么可能!”“汉人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火炮?”几枚炮弹打下来,造成的结果让毛里孩触目惊心。几乎是瞬间,就有几十个人被炮击而死,弹射出去的尖锐碎片则是插到了旁边的人马身上,让人痛的无法安稳骑马,马匹也因为巨响和疼痛而失去控制。

“汉人有备而来,咱们先撤!”大炮一响,孛来就意识到了不妙,立刻打马找到了毛里孩,对他进行劝说。可毛里孩目眦欲裂的回道,“你在说什么屁话?”“这里是我的兀鲁思!越过这边,就是大汗的营帐!”“我们能够跑到哪里去!”

“还有,现在还没到结束的时候!汉人的火炮不可能一直打下去!”毛里孩勒住马缰,挥着马鞭,“我总要多杀几个汉人!”不然,这场大战就会变成他绝对的笑话!孛来无奈,只能跟着他一块纵马前去,继续弯弓射人。而等双方拉进到两三百步的时候,方瑛又是一枪鸣天,示意停止放炮。

两侧的骑兵冲上去,慢慢地把对面的人围了起来。然后,他又挥了挥手里的旗子。列线中的指挥官收到指令,迅速的转达手下,“列队——”“开枪!”周六福站在列队的前面位置,看着冲锋过来的蒙古骑兵,心很平,手很稳。他一点都不紧张。

甚至还觉得这么一早就出来打仗,肚子里有点空了。但这并不是吃饭的时间。他需要杀了人,立了功,才能回去好吃好喝。所以当指挥官下令的话一落,他就迅速拨动了扳机。其他人也是一样。在武会和操练场上,他们早就学会了什么是“听指挥”,也学会了怎样在心底估算时间。

万人齐射,白色的硝烟冲天而起。最前面一排的蒙古人应声而倒。他们很慌张,但他们没有退路。早有准备的大明骑兵一窝蜂冲上去就为了包围他们,截断他们的退路。还时不时的放弓箭和扔一些小炸弹来攻击他们!贱人!毛里孩和孛来都没想到万枪齐发会有如此威力。

他们引以为傲多年的骑射在这种战术面前,好像不堪一击。更让两人感到恐惧的,是在前一排的发射完毕后,根本没有去打量自己打没打到人,而是飞快的低头,重新装填弹药,同时后撤几步,和身后的几排换了位置。新的火枪,

新的枪毙。不断涌现的白色烟雾成了夺命的毒药,不少人不敢再冲锋了,调转马头企图突围撤退。“不行!”“咱们必须走!”“这个方阵,咱们冲不破!”仆从军此前的砍杀是有用的,成功让他们的人手损失了一部分,并且不少人带伤。

火炮放了几轮,同样炸飞了不少家伙。现在排队枪毙在前,骑兵包围在侧,哪里还有更多的力量去和大明的军队斗?!“走,又能走去哪里?!”在打击下失去了之前的狂妄,毛里孩无能狂怒。孛来说道,“去找鞑靼人!”“你别忘了,鞑靼也是黄金家族的后代!”

当年也先篡多汗位,可不止怼翻了脱脱不花,还干掉了他的异母弟,身为鞑靼部首领的阿噶多尔济——虽然这位也是利欲熏心,想要干掉自己的哥哥争夺汗位,从而被也先诱导……可最后的结果就放在那里,才坐上汗王宝座的阿噶多尔济是被也先诱杀了的!

那些人同样和瓦剌有仇,同时不服从大明统治!毛里孩咬咬牙,嘴里充满了血腥味。“那就听你的!”“只要能冲出去,就带上大汗一起去鞑靼!”他转过马头,和孛来一块聚拢起还保留几分理智的手下,几十个人团在一起开始突围。

方瑛那边又是拿望远镜瞄准他。“都到这里了,何必跑路!”随着排枪队轮转了一遍,对面的人可不多了。但是,大明的排枪队还在稳步前进!“继续齐射,别担心火药的浪费!”“只要今天能把这两个留下,大家就都有赏!”反正他们现在有钱!

周六福觉得自己耳朵还残留着嗡嗡的声音。但指挥官又传达了新的指令,他只能微微的调整下枪口方向,对准企图突围的毛里孩等人。他觉得,原来大场面打仗,也是这么无聊啊……按理来说,排枪队的龟速移动对于他们来说是件好事,完全有机会摆脱身后连续不断的夺命枪子。

可别忘了,旁边还有负责包围他们的骑兵呢!“从那边冲出去!”孛来在一片混乱中,发现了个可能的突破点。那正是兀良哈所在的包围段。吉塞白音等人眼见仇家入套,心里已经放松了一大半,甚至还在盘算着如何划分战果,弥补自己的损失。

他们一心两用,自然有些不足力。而沙不丹眼神复杂的看着毛里孩他们,并没有忙于加强管理。这是一个好机会!毛里孩跟孛来带人冲上去,几十人射箭砍刀,让包围的力量再次削减。吉塞白音他们这才匆忙从幻想中回神,伸手去摸箭矢,却发现没有几根了。

可就在这时,一支羽箭飞过来,正中孛来的屁股。“嘶——”疼痛让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别管我,继续突围!”孛来却是对毛里孩挥手,让他不要分心。他懂一些汉人的东西,脾气比起毛里孩也更柔和一些。即便受伤被俘虏,指不定也能靠着态度从大明手里求来一条命。

可毛里孩不同。他那张嘴让孛来都忍不住跟他撕起来,更何况汉人?“你带着大汗去鞑靼,莫要回头!”“我为你殿后!”孛来忍着剧痛,继续厮杀,血从伤口处涌出来,把他的裤子都染红了。甚至让他无法保持正常的骑马姿势,趴到了马背之上。

毛里孩此时也没空去管二人间的恩怨情仇。眼见后面的排枪队逼近,又有新的弹药落到了身边,时间已经很急迫了。于是他只能更加发狠,砍翻了几个堵在他前面的人,最后夹紧马肚,让马匹直冲出去。孛来在后面吸引火力。直到收拢来的几十人死的七七八八,毛里孩终于逃了出去。

他疯狂的纵马,跑回地盘带上未成年的傀儡可汗,又召集了留下来看家的残余力量,裹挟着往鞑靼方面逃去。“可惜了!”战后,没能捉到毛里孩的李老头惋惜的砸吧嘴。不过战果还算可以,起码屁股裂开的孛来他们是活捉了的。

------------第172章:荆襄流民的解决办法乾圣元年的四月底,“兀鲁思一战,生擒孛来,俘虏两千三百余人,牛羊三万……”内阁之中,商辂正对着朱见济打报告,转述这次主动出击取得的成果。在绝对的优势碾压下,获胜是必然的。

朱见济对此毫不意外,只是安心坐在凳子上撸猫——这猫还是他当年送给杭皇后玩的那只大橘后代,完美继承了它爹的肥胖基因,小小年纪已有朱见济幼崽时期的风范了。更重要的是,这橘猪脾气很好,很亲近朱见济。那只已经在皇宫内繁衍出几十只后代的大橘估计是和朱见济一样记仇,到现在都没忘记过去自己才舔顺毛就被他逆着摸乱的仇,所以每次一碰到都得大惊小怪一阵。

若是杭皇后在旁边,它还得对朱见济撅起屁股,当着面**蛋,眼神鄙视,霸气侧漏。它的后代也大多如此。好在后面朱见济又引进了几个阉猪人才,阻止了这种不雅风气在宫廷内的传播。而现在独得皇帝恩宠的这只,却是罕见的会对朱见济蹭蹭舔舔的大脸猫。

此时还在春天,北方还有些没有散完的寒气。朱见济也喜欢抱着这坨肥肉来暖手。跟猪咪贴贴,是一件多么让人心情愉快的事!就在捏猪肚子的快乐下,朱见济决定给那些俘虏一个好下场。他毕竟是心善的,一口气杀太多人也不符合皇帝仁慈的形象。

“只诛首恶,将孛来处死吧,送去给其他边镇的人瞧瞧。”“剩下的人,则是依照旧例,迁到辽东为奴,修长城边堡。”“另外,这段日子关外的户口登记如何了?”张凤连忙回道,“自组建农会和分田的消息传出去后,加上地方官府发动和蒙古牧民主动入籍,新增已经有四万三千多人。”

听起来有点多。但朱见济还是摇了摇头,“不行,少了!”关外的土地开垦情况终究要注重。要想在那边长治久安,那发展生产就得搞起来。纺织厂能拉动经济,但也只能拉一点点,农会也是一样。因为关外的人口基数是不多的。

只是靠本地人自己繁衍生息,朱见济开放十八胞胎都不行。生养孩子是需要时间的。而且生活压力也不会让老百姓养得起那么多孩子。很多情况下,日子难过的百姓要么咬牙带着孩子吃糠喝稀,要么就是卖儿卖女,补贴家用。没有强大外力的推动,这是难以改变的。

朱见济已经在考虑要不要鼓励一些人口外迁到关外了。可眼下的新问题,是中原之地的田土在清点之后还算够用,人口还没膨胀到需要去更北更南的地方开荒的地步。而且边荒土地如何获得足量的粮食,也必须考虑。不然直接下令移民,那就是在把人往火里推。

“还是得鼓励百姓耕种才行!”小皇帝思来想去,觉得还是粮食的问题。人吃不饱饭,什么事情都不好做。而以目前的农作物产量,即便有农会这种集体化劳作的加持,平均下来也就够老百姓吃喝不愁。吃更好的,更饱的,那还是个遥远的梦。

谁让大明朝现在走上了小冰河期的路呢!朱见济从未忘记过这个特殊的时期,也从来不敢把每年必到的各地受灾情况奏疏扔到旁边,自欺欺人,当个不接地气的天龙人。他是要来改变大明朝的!原来的历史轨迹上,在土木帝重新登基后的“天顺八年”,可还爆发了一场浩浩荡荡的荆襄百万流民起义呢!

虽然那次起义的主要原因并非天灾,但朱见济已经让人调查过荆襄之地的情况,知道流民暴动的推动力十分复杂。首先,是湖广之地的地形问题。大山林立,谷阻山深,人烟稀少,是大明统治区中相对薄弱的环节,逃到这里的流民可以依之自行耕种,避开各种赋税和徭役。

永乐之时,就有流民逐渐逃到这里,而从宣德年间开始,流民数量日益增多。其次,是朝廷管理问题。流民为何而来?一者源于土地兼并,以至于百姓失地,不得已流浪乞活;二者源于户籍压迫,世代传承只允许人做一件事,实在是太可怕了;三者,则是在事态暴露之后,朝廷铁血无情的镇压,更加刺激到了流民。

再加上其他琐碎情况导致的,这才使得流民人数浩浩荡荡,不可禁绝。而现在是乾圣元年,距离原历史爆发荆襄流民起义的时间,还有四年。得益于先知优势,朱见济已经在着手解决荆襄问题了。他首先是利用去年开始的清田事件,清理出官田后,以在江南各府组建农会为由,派人去荆襄招募部分人口返回原籍。

但被召回原籍的人数对于整个荆襄而言,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留下的属于早已习惯了自耕自种生活,并且脾气不柔顺的桀骜之人。然后,朱见济又在大臣之中征求意见,询问这些精英们如何解决流民。虽然搞出来土地兼并的很多也是这些人,但荆襄流民有百万之众,多有不驯者,他对于湖广一省的情况也没有深入了解过,一个不小心就容易出乱子。

而且在几次考成之后,朱见济对此时的大明官员素质还是有些信心的。总比以前摸鱼党充斥朝堂的好。最后,翰林院侍读周洪谟上疏,请求朝廷借用东晋时期侨置郡民的方法,在湖广广设州府县镇,设置官吏、编户齐民、以轻徭薄赋为诱饵,吸引流民走出大山,让他们安居生业。

如此,才是最根本的解决之法。流民遁入湖广荒野之地,起因就是为了求生。如果朝廷继续将荆襄山区视为禁脔,独占山川之利,就为了莫须有的“恐流民聚众闹事”,那最终只会让担忧变成现实。正如朱见济曾经在报纸上对百官强调过的,“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要求官员要爱护百姓,听取群众意见,不可以不接地气搞“一拍大腿,有了”的糟心事。

老百姓的诉求朝廷视而不见,还一意孤行的推广落后法令,那自然是要跟人民群众对着干了。下场能好到哪里去?朱见济高兴的笑纳,给周洪谟升职加薪,让他掌管翰林院事务。目前,原杰已经到任,并且四处派人调查当地情况,向流民宣布朝廷的新政策。

比如说他们能获得自己耕种了好几年的土地、入户当地成为合法居民,还有额外的免税优待。自己能够合法的种地,这对中国人来说是个不可抗拒的诱惑。不过除此之外,一味的怀柔是不能彻底解决流民们的。百万之众聚于一处,难免会产生一些野心家。

原杰在宣传政令之时,就被当地占山为王的几个寨主给堵过,他们还企图鼓动别人,不服从朝廷号令。于是朱见济又命自己的小伙伴徐永宁他们带兵前往湖广,武力威慑,以为后援。反正东南那边的硬骨头都砍得差不多了,中部地区可以给他们当新地图刷。

根据原杰最新的报表,新政策的推行已经取得了良好成果。比起原历史记载中,土木帝想通过武力强行把流民驱赶回原籍,还暴力镇压反抗的做法,“怀柔”显然更有成效。可要想收取成果,还得等上一两年,朱见济只能祈祷这几年湖广不要出现强大的自然灾害,能让刚刚稳定下来的流民安心开发那片土地,成就“湖广熟,天下足”这句后世著名的谚语。

“恩科开办的如何?”朱见济捏住怀里肥猫叠出来的肚子,又想起了一件事。他的恩科还没弄好呢!------------第173章:恩科刷新出的人才按照原本的规矩,恩科和正常科举,通常都会放在三月份举行。可乾圣元年的情况不是“不同以往”嘛!

南方的改土归流还在进行收尾,要设立新的州县;清田理户搞的如火如荼,征调过去的官兵不断冲击着地方上的地主势力,杀的手都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地方交通不免遭到破坏,阻断了部分南边的举子北上科考的道路。加上大明本就地域辽阔,政令传达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更让他们难以及时赶到。

于是朱见济让礼部酌情将恩科开始时间往后面推了一个月。这个命令让各地举子对新皇的夸赞再一次上了高峰,把朱见济在南方的各种杀人姿势放到了脑后,冲淡了乾圣元年的杀气。哪怕南边北边都有军队行动,都有流血事件发生,可读书人当官最重要!

如今会试已经结束,明天就要放榜,然后就得展开殿试了。因为编修已经成书的《寰宇通志》有功,加上本就是前朝老资格,由此被任命为新礼部尚书的陆瑜将会试情况禀报给皇帝。“各举子中,会试优良者鲜少……不过有一人却是数算达到九十分以上的。”

这次因为是皇帝开恩另加的科举机会,本就以统治者的心意为主,所以留给朱见济的操作空间非常大。加上在上一届科举中,已经添加过数算等题目,于是朱见济干脆按照后世模板出了份卷子,给每个题目都标上了分额,让礼部按照分数录取。

这种法子考生从未见过,好在题目内容跟他们以前经历的没多大区别,仍旧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于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当今天子从小就特立独行。他们去挑这些无关紧要的刺,只会给自己惹来麻烦。而且单纯按照分数录取,加上糊名制,也让考生在之后觉得更为公平一些。

以前的科举能不能中奖,其实很大程度也得看主考官本人的口味如何。如果文章写的入他眼,那排名自然会高一些,反之则很有可能名落孙山。所以不论大考小考,在考试之前,学子们都会去搜集下主考官的消息,判断一下他的口味倾向,然后对号入座。

榜上能否有名,名次又是多少,结果还得看玄学。而且不善于写文章,却擅长数算的人才,总有可能不被录取。吴敬就是典型的例子。他到现在都还是个皇帝赏赐的同进士出身。如今好了,就算仍旧有进士、明经等科目需要去试探下考官的味蕾,但数算等其他科目却是明确了分数的。

只要保证测算正确,法条背的熟练,那总分就能拉上去一些,也方便考生之后估算自己能不能金榜题名。再说这次数算、明法等新科目的比重较大,更容易让人明白自己的下场了。“有这么高的分数?”“那人叫什么?”陆瑜回道,“那人名叫陈献章,乃是广州府的人。”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