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5章(1 / 6)

  一旦海怪有所异动,她马上就能察觉。不过现在,她暂时还搞不清楚情况,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你究竟是谁?”海怪用神域的语言,朝着小马莉问道。  小马莉处于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快要晕过去,但支撑着自己清醒着。

庞大的星兽群在边境地带聚集,这里分布着密集的空间裂缝和跃迁点,它们就是从那里过来的。高等级智慧星兽和人类、虫族一样拥有科技,它们也有自己的星舰和宇宙飞船,而低等级星兽大多是通过空间裂缝和空间跃迁,在宇宙中进行穿梭。

当然,低等级星兽的迁移大多数是被动的,或者依靠潜在的本能,也许是躲避危险环境,也许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们。此刻,十五区的机甲单兵正在前线,与那些低等级星兽作战。这里面一只S级以上的星兽都没有,全部都是A级或以下的等级,到了S级以上,就不容易受到人为因素的引诱和干扰了,也不会被十一区引到这里来。

“你是不是也学过指挥?”颜北夕问伽夜,“在你漫长的神生里,星际上的很多东西你都懂?”某位邪神看向远方的宇宙星辰道:“还行。”他转过头对这位从十三区邀请过来的指挥官道:“你来指挥。”颜北夕倒没有推辞,直接释放出浩渺的精神力,远远地覆盖在前方众多机甲战士身上。

霎那间,所有人都感受到一个强大的指挥控制网,几乎勾连了每一个单兵的识海,整个战斗场面都清晰起来,不管是个体和整个群体都变得无比协调,他们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不是,手起炮出,手起炮出。十五区机甲单兵的作战能力骤然增强,狂暴的星兽潮很快被击退,这一带的防线也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第73章 “总指挥,?前线星兽潮退了。”有联邦战士过来报告战况。伽夜微微点头,看向前方:“先安排休息,明日清理战场。”颜北夕站在这位十五区指挥官旁边,?语气感慨:“想不到总指挥如此体贴下属。”伽夜往前方的战场走去:“想多了,跟我来。”

颜北夕从容地跟了上去,?越往前走,?奇怪的气息越浓,?像是一种血腥味,应该是独属于星兽的味道。她以前并未见过真正的星兽,只在全息模拟中遇到过,但没有现在看到的这么多、这么混杂,?这里面几乎什么种类的星兽都有,它们似乎已经失去种族观念,而是成为一个特定的群体。

“它们的动机是什么?”颜北夕还未明白,十一区是怎样将星兽引到这里来的,既然能人为引导,?那必然是有什么利益因素在牵引着这些星兽,要么是躲避灾祸、要么是被某种东西吸引。他们从战场边缘继续往里走,?不过已经不再是在地面行走,地上横七竖八的星兽太多。两人并未使用机甲,直接在半空中悬浮着行进。

“不先问我带你来做什么?”伽夜的精神力已经外延出去,?他在感受整个战场的波动。颜北夕漫不经心地看向他:“我们来做什么?”“找到了,?过来。”伽夜也朝她看了一眼,?旋即转身往背后的方向走,?他们脚下几乎可以说是尸横遍野,但两人脸上都没有太多的表情。

颜北夕的思维已经完全跑偏了。“师尊,谁的通讯?”雪雁的声音把她从跳脱的思维里拉回来。颜北夕思索片刻说:“联邦首席指挥官。”刚才排队购买新型模拟舱的资深VIP贵宾们,此刻已经因为帝国太子的介入,完全忘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疯狂地拍下眼前的场景,然后上传到游戏论坛上面。

那个跟李飞白吵起来的纨绔公子哥,更是十分狂热地凑到前面来,口中疯喊:“太子太子,可以跟你合个影吗!”“不合,滚。”雪雁暴躁又冷漠地说。纨绔公子哥完全没有受到冒犯的样子,反而:“啊啊啊好高冷好不近人情好喜欢——”

完全忽视了他偶像刚才在给颜北夕捶肩膀。在全场进入白热化的时候,冥界之主高调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宽敞大厅:“不好意思各位,我借用一下帝国太子,你们先别挤。”在场的人全都感受到这个声音里,存在着一股浩瀚的精神力,霎时间鸦雀无声了半晌,既而爆发起更加热烈的讨论声。

颜北夕并不是在“请他们别挤”,而是提前做个预告,告诉他们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免得他们看见周围升起无法穿越的屏障,而感到意外的慌乱。她直接用魔法屏障阻绝了周围的人流,免得他们全都一个劲地往这边挤过来。

顺便,还在屏障里加入了声音隔断,让外界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声音。“我直说了,第一,给我十个模拟舱,现在立刻马上。”“第二,你们在游戏中使用了我的名号,我在星际上这么火,不能让你们白用,所以我要收费,净利润要分我两成,每个季度打到我账户上。”

“第三,我要整个虫族星域所拥有的,所有有关‘超智慧体’的资料。”“记下了吗?”雪雁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记下了,师尊。”他直接带颜北夕几人去了后面的仓库,那里码着数十台齐齐的模拟舱。但这些模拟舱也只是摆放出来展示的,真正的库存都摆放在柜子里的小盒子中。

雪雁拿出十几个小盒子,打开其中一个,里面露出一个精致的项链,很明显是空间存储装置。虫族的空间技术,相对来说比人类这边先进一些,所以他们使用的空间装置形态也比较小。不过其实也是因为虫族人口较少,而资源丰盛,所以才能普遍用上这么高级的空间装置。

人类这边并不是做不到这种技术,而是未能广泛普及,毕竟空间背包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也已经足够使用了。雪雁解开空间项链的扣环,走向颜北夕:“师……”颜北夕直接从他手里捞过来,又放回盒子里,盖上精致的盖子,揣到魔法空间里。

然后,把剩下的那些小盒子也收走了,还非常认真宽慰地说:“你办事,我放心。”雪雁:“……”“不过话说回来,虫族经济再生能力这么猛?”才刚被星兽突然袭击过后不久,打过一场大仗,现在这么快就恢复起来,都开始做这么大型的游戏了。

雪雁微微低着头道:“嗯,空间设备能打开以后,就好多了。当然也多亏了师尊……”说话间,颜北夕已经给坦普尔发完消息,让他发动冥国传送法阵,把她从帝都星接回去。“我走啦。”她关了光脑,抬起头不紧不慢道。

雪雁隐忍着说:“师尊不多留一会儿?”“不了,”颜北夕跟李飞白和骆白亦一一打过招呼,“有空来冥国玩,晚点给你们发坦普尔的联系方式。”浅金色的光点从颜北夕脚下升起,光华流转,这是传送法阵开启的征兆。

“师尊!”雪雁沉声喊道。颜北夕微微按住上升的光点,向他投去疑惑目光:“还有事吗乖徒?”雪雁刹那间默了默,仿佛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浅浅说道:“……忘了师尊想要几成利润。”颜北夕伸出两只手指:“两成哦。”

说完这句话,她便消失在三人眼前,来去如风。第104章 颜北夕瞬间传送回冥国,?向坦普尔点头致谢后,便径直回到死亡宫殿内的休息大厅。她摇头叹气,这群人刚从诸神黄昏战场上回来,?不好好休息,还非得开黑打游戏。

不过亡灵族好像确实不用睡觉的来着。某个因为意外死亡,?成功混入亡灵族内部的邪神:耶。颜北夕刚准备推开休息大厅的门,?后面传来小马莉的声音:“国主。”她微微侧过身看去,?手里动作未停,推开了休息厅大门:“正好,一起进去吧。”

小马莉凝眉望向颜北夕,面色深沉,他摇了摇头说:“没有,小蛇崽说他们叫我去买奶茶。”说完他提了提手里的牛皮纸袋子。颜北夕:“……”“走吧。”心情复杂。亡灵大帝他们还在玩那个《机甲战神》,?而且刚开了一把。

“邪神夜待在这里干嘛?”小马莉把两大袋奶茶放在空空的旧茶几上,看向伽夜的目光颇为不善。伽夜微微抬头看向小马莉,?下一秒就被亡灵大帝按下了头:“别分心,就你一个活着了,你可得给我们守住啊。”“小马莉你别和他说话,?战局可焦灼了现在。”尘世巨蟒认真地对小马莉说,?然后迅速低头盯着伽夜的光脑屏幕。

小马莉:“……”我有句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诸神黄昏都没看你们这么起劲,?就不能正常一点吗?颜北夕已经有好奇了,她凑到那边一看,等一下——好家伙,?他们队里整整五个“颜北夕”。人手一个战神“颜北夕”,不是说战神“颜北夕”是很难抽的SSR卡牌吗?

而且,一个存活,四个死亡……不是说她是最强战神吗?魔狼萨尔拍了拍死亡之神的肩膀:“是真的,我同意你的说法,没有模拟舱手感真的不行,颜北夕的操作难度实在是太高了。”开局差点团灭,白瞎了他们队伍拥有五个颜北夕。

死亡之神一脸知音难遇:“还是你懂我,待会儿用模拟舱看咱哥俩用颜北夕大杀四方。”真·颜北夕:“……”“复活了复活了,快点埃神萨尔。”尘世巨蟒催促道,语速非常快,而他本人已经在低头操作。小马莉:“……”之前真正复活的时候也没见你们这么激动啊摔!

颜北夕拍拍小马莉的肩膀,意味深长道:“大家压抑太多年了,都不知道多少年没碰过游戏,让他们好好玩会儿吧。”小马莉的神情瞬间灰暗下来,一副懂事的样子退到一旁,顺便将买回来的奶茶递给亡灵大帝。这局游戏里的上一回团战,大帝是最后一个死的,所以还没到他复活的时间。

“赢定了赢定了。”“来,辛苦了,夜。”小马莉错愕地看着亡灵大帝,大帝居然把自己递给他的奶茶,转手递到那个邪神夜前面,还叫得这么亲切!!!伽夜微微抬头看了眼:“我不喝热的。”在小马莉惊愕的目光下,亡灵大帝给伽夜换了一杯冰奶茶。

“谢谢爷爷。”伽夜彬彬有礼道。小马莉心里全是“你大爷的”。十分钟后,本局结束,亡灵队获胜。颜北夕划开魔法空间,将装有游戏模拟舱的小盒子拿出来。轻轻一拂手,每个盒子便全部自行打开,空间项链也飞旋到半空中。

片刻过后,休息大厅里摆了数台星际最新款游戏模拟舱。死亡之神埃尔维迪尔一个选了一台钻进去,连说明书都没有来得及看。他要给他们瞧瞧,真正有手感的高端玩家,操作技术到底有多强。魔狼萨尔紧跟其后,再接着是尘世巨蟒耶梦加得。

“夕夕辛苦了,跟我们一起玩吗?还能组建一个战队。”亡灵大帝真心地看向颜北夕,但身体还是诚实地钻入了模拟舱内。“对了,宫殿底下你去过没有?就是那个那个,神器死神镰刀。”他又从模拟舱里面钻出来,“还是先把那个拿回来吧,毕竟是咱们冥国的战力根基。”

脱离光脑、准备进入模拟舱时的空档,亡灵大帝终于想得起来正事了。然而某位邪神一脸认真,从善如流地搭上他的肩膀,乖巧道:“爷爷,我们先开一局试试吧。”亡灵大帝盯了他半晌,旋即道:“好主意。”然后将死神镰刀的事情抛之脑后。

他钻入游戏模拟舱后,伽夜便走到颜北夕旁边,满眼无辜地可怜巴巴:“他们知道了会不会杀了我呀。”颜北夕咽了咽口水:“应该不会吧,你们……不是相处得挺好的吗。”小马莉在旁边好像知道了什么:“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伽夜瞬间移动到他背后,伸手捂住了他的嘴。然而这位邪神的表情完全就是,弱小可怜又无助,我错了我不改我下次还敢。旁边的舱门突然打开,冒出死亡之神的头来:“夜,你怎么还不进来?”他正在摩拳擦掌,准备给这小子展示一下真正的技术,好挽回之前把把“超鬼”的面子。

伽夜勉强笑了笑:“没事,爸爸。”亡灵大帝也完成了简易版的新手指导,从模拟舱里出来,身形居然有落寞,他兀自喃喃道:“不行,我必须得去宫殿底下看看,不然还真不放心。”神器放在底下那么多年,谁知道期间会不会出事,万一发生了什么可怎么办?

这年头还能进行星际穿越的神器可不多了,更何况里面还有一大支骁勇善战的黑暗亡灵军队。“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小马莉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后知后觉才发现伽夜给他设了禁言术。而且他居然还特么的解除不开!

此时亡灵大帝、死亡之神、魔狼萨尔、尘世巨蟒,四个人都已经从模拟舱里走出来。他们准备先去看看冥国的镇国之宝。确实,不应该总这么沉迷在游戏里。亡灵大帝拂了拂衣摆,一道黑色光芒闪过——“唔唔唔唔唔。”小马莉以为自己的禁言术被解除了,然而没有。

众人旁边的景象,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不再处于那间宽敞的休息大厅,而是来到了冥国死亡宫殿底下的幽深水潭之旁。之前伽夜带颜北夕进入这里,还是通过四通八达、蜿蜒曲折的甬道走进来的。但亡灵大帝完全可以无视这里面的禁制,瞬息之间便能从宫殿之上,移转身形来到这里。

地下暗流隐隐流动着,发出细微幽暗的水流声。周围的泉水顺着冰冷岩石,滑落进巨大水潭里,白色泡沫泛起在黑暗中。亡灵大帝在黑暗中,亦目能视物。他此刻完全沉默了,其他人也都不说话,导致全场静悄悄的,氛围有诡异。

小马莉是最想说话的,但是偏偏解除不开禁言术。一团明明灭灭的火光亮起,在伽夜的手心轻摇晃动。颜北夕看到光亮便下意识看过去,却一眼只看见他近乎透明的白皙掌心。如同带她来此的那日,伽夜微微翻转手掌,将冷色火光溢散到上空,点亮幽暗的地底世界。

不知何时,亡灵大帝已经径直走到水潭中心,那座厚重的古石台边。“我的死神镰刀呢?我那么大一柄死神镰刀呢?”亡灵大帝画了一个大圈,但此刻没有人想跟他说镰刀是长条形的而不是圆圈形状的。“我那么大一支亡灵军队呢?”

亡灵大帝又一次画了一个大圈,他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地下水潭周围。死亡之神、魔狼萨尔、尘世巨蟒耶梦加得,他们每个人也都环顾四周,看向空落落的岩石和地面。这里本该有许多形态各异的黑暗亡灵骑士。而水潭中心的古石台上,那柄细长的神器——死神镰刀,也已经不翼而飞。

伽夜缓缓地往水潭中心走去,虚空踩在水面上,看似离水很近,但实则并没有任何接触面。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很从容。他面容沉静,却敛去了以往的所有神色,轻轻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使用过死神镰刀。”“而在我统一整个人类联邦的时候,亡灵军队不幸地,全军覆灭了。”

邪神的言语冷静而自持,他像从光里又像从阴影里走来。他的语气轻而缓慢,但从中无法解读出任何情绪。唯一可以知道的,那就是他从来都不曾畏惧过世间任何力量。亡灵大帝立即抬眼看向他,目光凛冽而凌厉,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但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而至于某位邪神,颜北夕和小马莉都已经发现了,他刚才的担忧和懊悔……都是装的,他根本一点都不在乎。第105章 亡灵大帝看向邪神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很好。”他的话中不带丝毫情绪,语气毫无波澜,“想不到你还能驱使我冥界的神物。”

邪神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眸子里却古井无波:“大帝,别生气嘛。”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似乎恰好牵动了亡灵大帝的情绪。那位曾经的冥界之主、象征着黑暗与死亡的冥界大帝,?他的右手已经平静地在身侧划出一个半圈,?随后便有一团黑蓝色焰火升起,陡然朝着邪神的方向迅速冲击过去。

伽夜微微抬起左手,仿佛有一堵无形的透明屏障,在他身前瞬间凝聚。而黑蓝色火焰,?已经在这位邪神眼前像流萤般溢散开。两人的交战一触即发。地底世界本来就没有光线透入,只有伽夜之前放出的冷色火光。颇为昏暗的地下水潭之上,两道黑色的身影交错在一起,他们出招的速度都快得惊人,霎时间残影漫天。

由于战况稍微有些激烈,?两人的魔法碰撞间,地底下的冷色火光也开始微微晃动。大概是伽夜在应对亡灵大帝时,?颇有些无暇顾及这边的光魔法。颜北夕稍稍往前走了半步,随即被死亡之神拦住,对方给了她一个微笑,?示意她不用担心:“看看他在大帝手中能撑多久。”

作为亡灵大帝的亲生子,?死亡之神埃尔维迪尔依旧称呼他为:大帝。颜北夕略略皱起眉头,?看向埃尔维迪尔:“老爸——我能这么叫你吧?”埃尔维迪尔起先愣了愣,?旋即点头展露笑颜:“当然。”虽然一直有些没心没肺,之前也未参与过颜北夕的成长,但他对这种亲密关系还算接受度良好。

不过至于“抱歉”或者“愧疚”之类的情绪,?他倒是……无。在他们这些人“死后”,作为孩子的颜北夕被流放到蓝星,在蓝星末世时代努力生存什么的……在死亡之神看来,这些似乎都不是什么事。他心里是这么以为的,但看向颜北夕的目光里,却夹杂上了不同的情绪。

然而颜北夕……似乎是真的没有什么情绪。她拍拍他的肩膀,下巴往那边打起来的场面扬了扬:“老爸,他们……”埃尔维迪尔温和一笑:“放心,你爷爷应该有分寸,不会伤了他的。”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关系这么好,自己女儿也是个善良的孩子呢!

颜北夕摇摇头,犹豫道:“不是。”她就是在想,爷爷要是想教训小辈,然后在教训的过程中却不太顺利,会不会觉得有点没面子。颜北夕想了想还是没说,说出来好像更让人没面子一点。果不其然,两人斗了须臾后,亡灵大帝的眉头紧缩,祭出幽冥火去焚烧对方的万古寒冰:“荒海神力、冰原神力,为何都在你身上?”

邪神伽夜冷冽的面容柔和下来,旋即灿然一笑,看向那边围观看戏的冥国国主:“北夕给我的。”语调不似先前那般沉了,反而有些扬起,像是调皮和炫耀。颜北夕:“……”不要乱丢锅啊,感觉她下一秒就要被全家质问了。

明明事实也不全是这样吧。小马莉抢先夺过话头:“事情是这样的,大帝……”刚才那边两人作战时,他身上的禁言术也有所松动了,他已经成功地自行解开。恰在此时,邪神伽夜浅淡的唇边,不小心勾勒出一抹蛊惑的弧度。

众人齐刷刷看去——颜北夕咽了咽口水:不要这么习惯乱笑啊,尤其是在这种时候!伽夜也迅速敛去笑意,左手虚握成拳放在唇边,轻咳道:“并无这种邪术。”所有禁术他都看过,是真的没有。如果有……他早就用了。

众人仍旧看着伽夜,脸上写满了可疑与警惕。亡灵大帝清了清嗓子,似乎在刻意掩饰着什么,他对伽夜沉声道:“把人类联邦的统治权,交出来。”全场静默了两秒,数道目光已经从邪神身上离开,稳当地落在亡灵大帝那边。

大帝向他要联邦的统治权?邪神会给吗?魔狼萨尔已经变幻成真身模样,舌头舔舐过尖牙,锐利的眼睛直盯着邪神伽夜。黑发少年小马莉倒是从容些,两手交叠环在胸前,脸上微微浮现一丝笑意。“邪神没听说过黑吃黑么?”耶梦加得歪着头,也准备好随时出手。那个成为人类指挥官的邪神夜,还是太高估了自己,居然敢这么孤身一人待在冥国,这里可都是他们的地盘,也都是他们的人。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